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通知》

第1版()
专栏:

我国正面临着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高潮。这个高潮有力地冲击着资产阶级和封建残余还保存的一切腐朽的思想阵地和文化阵地。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通知》

春满小岛

第1版()
专栏:

春风杨柳万千条
在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的伟大历史文件——中共中央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通知》发出两周年前夕,出席南京部队第三届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的代表们,满怀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无限热爱的无产阶级深厚感情,赞颂两年来在这一伟大历史文件指引下,全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好形势。这些来自不同战斗岗位的代表们,根据自己的切身体会,列举大量生动事实,说明广大人民群众在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精神振奋,斗志昂扬,踊跃投入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洪流。
驻守在东海前哨的某部政治指导员乔荣卿同志满怀激情地说:现在,亿万革命群众都在关心国家大事,都在关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是毛主席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必胜的重要条件,这是形势大好的重要标志,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就。他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春满小岛
我们守卫在祖国东海前哨的一个小岛上。这个岛子,面积只有零点四平方公里,人口只有二十七户。小岛远离大陆,风急浪险。每当大风一来,交通断绝,常常十天半个月收不到一封信,看不到一张报。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滚滚巨浪,把这二十七户人家也卷了进去。现在,我们全岛军民,人人都关心国家大事,人人都谈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人人都学习“老三篇”。人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岛上有个播音喇叭,原先只用它转播气象预报,保证海上的安全生产,到晚上八点半钟就停止广播。文化大革命以来,渔民们的胸襟开阔了,眼界扩大了。他们说:“我们要关心自然气候,但更要关心政治气候;自然气候仅仅关系到队里的生产好坏,个人的生命安全;政治气候却关系到国家的安危,人类的命运。”他们主动向生产队提出意见,要求将播音时间延长到九点以后,使大家每天可以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联播节目。从那以后,每当喇叭里发出响彻海空的《东方红》乐曲声,全岛男女老少都围坐在喇叭下,聚精会神地聆听来自北京的声音。靠着这只播音喇叭,靠着全岛军民一颗无限忠于毛主席的红心,我们全岛军民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奋勇前进。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东风,吹遍了全岛家家户户。
我们连队门口,住着一位张阿凤大妈。前一个时期,有一天,战士陈祥官路过她家,被她一把拉住。她要小陈给念念门上刚贴上的两张大字报。小陈一看,都是大妈的女儿兆娣写的。一张批评妈妈不关心国家大事,另一张批评哥哥兆华不该退出战斗队。
原来,兆华和兆娣因为观点不同,一个参加了“前哨”战斗队,一个参加了“红色娘子军”。他俩碰到一块就辩论。有一天晚上,两人又争得不可开交,张大妈听了便生气地说:“不要争了,明天都给我退出战斗队!”兆华正在火头上,听阿妈这一说,退就退,第二天就退出了战斗队。兆娣为这事对阿妈和哥哥有意见,当晚就写了这两张大字报。
张大妈听小陈念完,觉着女儿的话虽然在理,但又认为他们的争吵没有必要。因此,她没理睬女儿的大字报。
不久,张大妈参加了生产队里的一次批判会。会上,大家揭发了中国赫鲁晓夫和岛上一个渔霸的滔天罪行。这一件件、一桩桩严重的阶级斗争事实,使张大妈想起了旧社会的苦难。那时,打鱼人没有打鱼船,种地人没有半垄地。张大妈一家人做渔工,受尽了渔霸的欺凌。鱼汛一过,船底朝天,生活无着。……如今中国赫鲁晓夫跟渔霸一鼻孔出气,替万恶的渔霸说话,说什么“剥削有功”,想把广大贫苦渔民拉回到苦难的旧社会去。我们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想到这里,张大妈愤怒地振臂高呼:“打倒中国赫鲁晓夫!”
真是“阶级斗争,一抓就灵”。通过这次批判会,张大妈懂得了:以中国赫鲁晓夫为首的党内一小撮走资派,就是地主、渔霸、资本家在革命队伍里的代理人。要是不搞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让中国赫鲁晓夫专了我们的政,渔霸就会复辟,国家就会变色,渔工就会吃二遍苦。从此,她不但积极鼓励儿女们参加战斗队,搞好文化大革命,而且还动员老伴参加了“前哨”战斗队,自己参加了“红色娘子军”。现在,连不满十岁的小女儿,也当上了学校里的红小兵。全家五口,斗志昂扬地投入了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
如今张阿凤大妈已经成了岛上的“红人”。开批判会,她发言最积极;学“老三篇”,她学得最勤奋。是什么力量使张大妈发生了这样的变化?是毛泽东思想的光芒,照亮了她的心田,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春风,吹开了她的心窍,使她从家门口看到了全中国,使她关心起国家大事来了。

喜看煤海春潮涌

第1版()
专栏:

在淮南煤矿支左的某部班长郭华长同志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从根本上提高了人民的思想觉悟,广大无产阶级革命派以国家主人翁的高度政治责任感,热烈响应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伟大号召,使祖国社会主义建设出现了新的高涨。这真是:阳光普照大地红——
喜看煤海春潮涌
在淮南矿区,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战斗洗礼的煤炭大军,日夜坚守在战斗岗位上。上井抓革命,革命烈火熊熊,下井促生产,生产逐浪高。全矿呈现出一派朝气蓬勃的大好景象。
淮南是我国著名的煤城。党内两个最大的走资派,都曾经先后赤膊上阵,来到这里,发过黑指示,作过黑报告。他们大肆贩卖“奖金挂帅”、“物质刺激”等黑货,拚命推行修正主义的企业管理路线,妄图复辟资本主义。
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粉碎了中国赫鲁晓夫及其在淮南地区代理人的黄粱美梦。一张张大字报,一次次声讨会、批判会,一个个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以“横扫千军如卷席”之势,把束缚工人的种种修正主义制度砸了个稀烂,把“物质刺激”、“奖金挂帅”等破烂货批得臭不可闻。煤矿工人眼界更开阔了,心胸更远大了,一个个精神振奋,斗志昂扬。
过去,中国赫鲁晓夫用“奖金挂帅”、“物质刺激”等束缚工人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少数工人曾经上过当。有的“只要挣钱多,不管棚子(坑道里的支撑架)扭秧歌”;有的上工抢好料,把坏工具给别人。现在,他们砸烂了中国赫鲁晓夫加在他们身上的精神枷锁,焕发出冲天的革命干劲,好人好事层出不穷。有的队见兄弟队人手不够,就主动抽人去协助;有的组主动帮助兄弟组备料,把好材料送到兄弟组的作业面上;有的工人提前上班,替全组作好生产准备。在生产中,工人们发扬了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谢三矿掘井一队老工人周学诗,生产时衣服被水淋透了,大家劝他休息,他不肯;后来,矸子压了他的身子,大家硬是要他下去,他还是不肯。他说:“不要管我,抓革命促生产要紧!”
有一位姓菊的工人,过去心里只装着小家庭,上班赶进度,为了多挣钱,下班把矿上的煤拣回家,为了省钱。文化大革命中,他愤怒控诉了中国赫鲁晓夫对他的毒害,眼界开阔起来。他认识到:中国赫鲁晓夫的“物质刺激”,是裹着糖衣的砒霜,是培养“私”字的臭水沟,是“和平演变”的根子。他说:“我们工人阶级要解放全人类,首先要使自己从‘私’字里解放出来。”破私立公靠伟大的毛泽东思想,靠“老三篇”。有一天,他半夜起床,冒着风雨,从城里买回了五十多本“老三篇”,六十多幅毛主席像,分送给工人。从此,他随身带着“老三篇”,脑子里经常装着张思德、白求恩、老愚公三个光辉形象,经常用毛主席“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教导来检验自己的一言一行。他革命和生产的干劲更大了。下井后,尽拣重活干。为了多出一块煤,他不怕劳累,出矸子时,细心地把煤块拣出来。
八公山下红旗飘,煤城内外尽朝晖。现在,淮南各矿生产捷报频传,产量节节上升。李一矿掘进一队红旗小组始终坚持业余闹革命,月月超额完成任务,今年第一季度超额完成生产任务一倍以上。最近,大通矿以日产二千五百吨,创造了建矿以来的最高纪录。

红太阳照亮了深山沟

第1版()
专栏:

在安徽大别山区执行支左任务的工程兵战士庄敖洪同志说: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伟大胜利的源泉。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群众运动空前大发展,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最大的成就。他也说了一个故事——
红太阳照亮了深山沟
去年,我在安徽大别山全军公社支左。这里高山连着高山,密林接着密林,从区里到公社八十多里路,就得翻五十多个山头。全公社一千三百多户人家,散居在成百个山冲里。由于中国赫鲁晓夫及其代理人极力封锁,过去整个公社只有两本毛主席著作。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声春雷,光芒四射的毛泽东思想普照山区,从此,深山沟升起了永远不落的红太阳。现在,人人都读毛主席的书,家家都挂毛主席的像,村村都办起了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亮了山区人民的心。
在一个大山坡的竹林丛中,住着贫农郭大娘一家。两年前,她家堂屋里还设着“天、地、君、亲、师”的牌位。文化大革命的滚滚洪流,荡涤了一切污泥浊水,全家齐动手,将这些旧牌位砸了个稀巴烂。儿媳妇从几十里外买来了三十多张毛主席画像,在堂屋里布置了三个“红太阳”画栏,使全家人天天看到毛主席的伟大形象。全家人都学习毛主席著作,用毛泽东思想来揩掉自己思想上的灰尘,来统帅全家的活动,来指挥每天的工作。
郭大娘不识字,眼也花了,可是,学习毛泽东思想很积极。她叫八岁的小孙子做她的老师,一字一字地教,一字一字地认。就这样,她背会了“老三篇”,记住了好多条毛主席语录。毛泽东思想把她从家庭的小天地里解放了出来。以前,她关心的只是柴米油盐、儿孙、老伴;如今,她一个心眼想着集体、国家和革命。
郭大娘家的自留地,紧挨着生产队的芝麻地。郭大爷有私心,一天中午,顺手把生产队的地往自留地耙了一垄过来,种上了一行烟叶。这事正好叫郭大娘见着,气得和老伴争吵起来。郭大爷不服,锄头一扛,上工去了。
晚上,祖孙三代围坐在毛主席像前,家庭学习班开始学习了。先学了毛主席的教导:“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接着,郭大娘一五一十地把老伴耙地的事端了出来,并且批评说:“一垄地虽小,可有个公私之分哪!光顾自己,损害集体,不符合毛主席的教导。”大儿子说:“‘私’字是害人精,中国赫鲁晓夫就想利用咱们头脑里的‘私’字搞‘三自一包’,把咱们拉回旧社会的老路。咱们可不能上当!”小孙子也说:“解放军叔叔不是常讲,全世界还有好多穷人在受苦吗?咱们可不能忘了他们呀!”
毛主席的伟大教导,亲人们的诚恳批评,句句打动郭大爷的心,勾起了他一桩桩辛酸的往事:祖祖辈辈帮工要饭,受尽了剥削的苦。有一年大旱,颗粒无收,地主老财逼租,逼得全家逃荒要饭。到了年关,大雪封山,叫天天不应,入地地无门,全家只好聚在草窝里哭成一团。解放了,毛主席领导全国人民走社会主义道路,一家才有了好日子。他看看新房子,点点新家具,激动得热泪盈眶地说:“要不是毛主席领导我们走社会主义道路,哪来的今天?‘修’是祸,‘私’是根,‘私’字迷了心窍,就会叫中国赫鲁晓夫牵着鼻子朝老路上走,我绝不上这个当。我一定跟着毛主席走到底!”
第二天天刚破晓,郭大爷走进自留地,拔掉了那行烟叶,把一垄地又耙回到生产队的大田里,并且细心地栽上了一行芝麻。

图片

第1版()
专栏:

在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在中共中央《通知》的指引下,北京印染厂革命职工狠抓革命,猛促生产,坚持业余闹革命,生产计划月月完成。五月份以来,日产量达到建厂以来的最高水平。  新华社记者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