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为社会主义歌唱一辈子

第6版()
专栏:

为社会主义歌唱一辈子
四川省文化局 高文 本报记者 周祖佑
在四川少数民族地区的千百个村寨里,有着许多善于自编自演的歌舞能手和乐器手。那大小凉山的彝族翻身奴隶井古阿合,用古老的葫芦笙吹奏出今天丰收的欢乐;那川西北山区的羌族社员,用流传多年的锅庄舞来表现他们修建第一座水电站的劳动和喜悦。崭新的内容,使不少传统艺术形式获得新的生命力,成为鼓舞、教育群众、打击敌人、促进生产的锐利武器。在一个个自编自演的节目中,过去被反动统治者视为最愚昧落后的广大劳动者,展示了他们的智慧和艺术才能。冕宁县藏族歌手吴有伦,就是一个自编自演的多面手。
“我从前不爱唱山歌,人又穷来苦又多;有了党的好领导,我自编自唱自创作。歌头唱到北京城,歌尾还在安宁河。……”
这是藏族歌手吴有伦自己编唱的一首山歌。这位过去一字不识的三十九岁的贫苦农民,也是在实行民主改革,彻底摧毁封建统治以后,才从自己的劳动和生活中,发现了唱不尽写不完的崭新题材。往往深夜睡在床上,他也会突然想到一些精彩的词句,立即披衣起床,用刚学得的文字,用种种代替的符号,把它们记录下来。据不完全的统计,八年来,他创作的民歌和其他形式的文艺节目,总共有一百多个。
为了表达他成为人民公社社员的欢快心情,这位藏族歌手创作了歌曲《多快乐》,现在,这首歌已经流传到四川许多地方。为了欢迎成都市的知识青年来到山区安家落户,他编唱了《远方亲人进山来》,歌中“采束鲜花烧碗茶,欢迎亲人到我家……”的真挚亲切的语句,激动了多少青年的心!有一次,他听到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当前国际形势是“东风压倒西风”的英明论断,也立即创作了一首题名《东风压倒西风》的歌曲,很快在群众中传唱开来。
这位藏族歌手在创作中采用的艺术表现形式,也正象他的创作题材一样丰富多彩。他的家乡是个多民族杂居区。他会汉、藏、彝三种民族的语言,熟悉这三个民族的民歌。同时,他还经常编演话剧、小歌剧、诗歌、快板,甚至相声等等。吴有伦说:只是唱唱歌,怎么能把我心里的话全部说出来呢?
在开始自编自演活动的时候,吴有伦曾经遭到个别社员的嘲笑,他们说:麻雀别想学老鹰,那是人家翰林干的事。就连他的妻子也不了解他,常常责难他。但是,吴有伦得到党组织和绝大多数群众的支持和鼓励。他曾经多次参加四川省群众文艺和民间文艺会演。在这些会演中,他认识到今天的自编自唱绝不仅是为了消遣散心,而是为了教育群众,为了占领农村社会主义思想阵地。他曾经这样表示决心说:“只要党号召我干啥,哪怕我胡子白了,也要坚持干下去!”
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意,吴有伦把他自编自演的每只歌和每出戏,都当作教育群众、打击敌人、促进生产的一种武器。他每件作品的产生,几乎都包含着一个曲折的过程。
吴有伦的青少年时代是在颠沛流离中度过的。在他十岁的时候,他的伯父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父亲又被追捕,于是,年小的吴有伦就开始跟着父亲四处流浪,乞讨,帮工,什么样的苦难没有经历过?对比着今天翻身解放的幸福生活,吴有伦特别忘不了过去。有一次,在田间劳动中,他向一些年轻人谈起往昔的悲惨生活时,几个年轻人听了哈哈大笑,反而问他:为啥不买把刀来和那些坏蛋干一场?这件事引起吴有伦的深思。他知道,这些小伙子中,最调皮的罗水长,父亲就是被恶霸地主打死在田坎边的。但是,这个年轻人却经常不努力参加集体劳动,“难道他们都把过去的仇恨忘掉了?”吴有伦深深感到自己负有严重的责任。一天夜晚,他躺在床上,猛然想起两年前在附近绿林区听见一位大队党支部书记亲口诉说的血泪家史。当时,吴有伦亲眼看了那位支部书记在旧社会住了许多年的阴森岩洞,也看了今天新盖的崭新瓦房,了解了那位支部书记坚决领导群众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先进事迹。他翻身起床,以那位支部书记的亲身经历为题材,用强烈对比的手法,写成了一个忆苦思甜的相声《比一比》。
几天以后,这个新相声《比一比》,由吴有伦和另一位同伴排练出来,在生产大队演出了。这个新节目立即在社员群众中引起深刻的反响。有的人说,旧社会的苦处就和这节目说的一个样。有的人当场诉说起自己和亲友们在旧社会遭到的种种磨难。有一位老大爷还拉住吴有伦,问他咋会想到编演这样一个好节目,鼓励他以后多唱唱过去的苦难,好好开导现在的年轻人。第二天,吴有伦在地里遇见罗水长,罗水长的神情显得很惭愧,他说道:“有伦叔,没有比较,不知道水长山高。这几年我硬是忘了本啦!”后来,经过干部和社员的耐心帮助,罗水长的劳动态度便一天天改变了。最难使的牛,他挺身而出,赶着那条牛接连犁五天田;最艰巨的农活,他自愿带头去干,并且干得又快又好。现在,罗水长已经被评选为公社的五好社员。
又一次,吴有伦有事外出,他的一个小女儿生了病。老祖父不去请医生,反而请来一个端公,杀猪送鬼。结果,猪杀了,孙女的病却更加沉重。吴有伦回来知道了这件事,当时就和父亲争吵起来。这天夜晚,吴有伦在床上反复寻思。他联想起群众中残存的封建迷信思想的影响,联想起附近村寨里常常发现的一些搞迷信活动的人。他想,这不只是他父亲一个人的问题,应该想办法来破除群众中残存的封建迷信思想的影响。后来,他编写了一个小话剧《张三李四》,经过公社党委同意,搬到队里一个“端公”居住的院落里演出,教育群众相信科学,破除迷信。他自己还在剧中扮演了“端公”的角色。演出结束以后,院落里似乎变成了一个讨论会的会场,社员们纷纷争相发言,揭发一些端公、道士的骗人把戏。后来,队里搞迷信活动的人就再也不敢当众装神弄鬼了。
吴有伦是四川省少数民族地区正在成长中的新型文艺工作者的一个代表。他满怀着对党对毛主席的无限深情,希望用自己的歌唱和表演,为建设社会主义祖国出一分力。当他带着自编自演的节目来到祖国首都的时候,心情是多么激动!他编唱了一首新山歌《水淌火烧不变心》。他说,我一定牢牢记住党的教导,为社会主义歌唱一辈子!

唱出农奴的心声

第6版()
专栏:

唱出农奴的心声
武单
距离拉萨数十公里的堆龙德庆县乃穷区的加热乡和扎拉乡,在地理上紧紧相连。乡里青年们参加群众业余艺术活动很活跃。特别是民主改革以后,他们那受压抑的心声和艺术才能就象喷泉一样地喷射出来,他们唱不尽胸中的欢乐和幸福,唱不尽解放了的农奴对党的感激和歌颂。
两个乡这次派出五名农奴出身的青年来北京参加全国少数民族群众业余艺术观摩演出会,他们的名字是:多吉、尼玛、强巴、曲扎、群培平措。
多吉担任扎拉乡农会的文教委员,他弹得一手好六弦琴,又能吹笛子,平时除了在地头休息时给群众演奏一些民歌小调以外,他还紧密地配合当前的政治任务编演一些小型的节目,宣传党的政策。例如区长在上午作报告谈卖余粮的事,下午,他便把这事记在心间,趁参加劳动的空隙编词作句。到了夜里,人们在打麦场上便可以看到他新编的卖余粮故事的小戏。戏里根据村里几户人家的事,综合编成一个农奴在翻身前后生活对比的故事;然后又把区长讲话的主要精神贯穿到戏里去。有的群众看了高兴地说:“这不是白天区长说的事吗!”有的群众看了农奴的今昔对比,感动得落了泪,看完戏找到演员说:“你们说得对,我是忘了过去的苦了。明天一早我便去找领导,谈卖余粮的事。”
多吉和他的伙伴们编的每一首短歌,都是在生活里有所感而发的;他们编的每一段小演唱,都是为了服务于当前的政治斗争的。这些年轻人的文化水平都不高,但是,他们怀着对党的深厚热爱、对阶级敌人的无比仇恨,每遇到一件值得群众欢欣鼓舞或者是义愤填膺的事,他们总有一种强烈的愿望,要把大家心底的话唱出来,演出来;这种强烈的创作要求的产生,正是由于他们生活、斗争在群众中间,正因为他们本身就有着强烈的是非观念和阶级感情。
最近,多吉他们又编了一个反映当前阶级斗争的小演唱。演出以后群众反应很强烈,都说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教育。这个小戏的产生是多吉在乡农委会上得到的材料,有个反动领主代理人嘱咐他的小儿子要永远记住村里谁分了他家的马。他听了很气愤,觉得这是反动统治阶级想阴谋复辟的行为,他和伙伴们继续深入了解情况,又查出这个代理人一直是仇视新社会的,平时他总诅咒互助组的庄稼长不好,希望天灾快快降临人间,并且到处散布说谁要吃了他家地里长出来的粮食,谁就会死去,等等。阶级敌人妄想复辟的阴谋使多吉他们提高了阶级警惕,也促使了他们想用文艺的形式来反击阶级敌人的进攻和教育更多的群众。他们觉得心里的话不赶快说出来实在憋得难受,便很快地进行创作,以小演唱的形式把这个领主代理人的阴谋活动给以无情的揭露。演出之后,乡亲们都大吃一惊,有的人说:“原来这些坏家伙没有真正服输呵!我们决不能让统治阶级再来压迫我们,我们决不再当农奴!”这个小戏的演出显示了解放了的农奴在党的领导下的坚强力量,同时这对乡里的所有领主代理人也是一个警告。

提倡自编自演

第6版()
专栏:文艺短评

提倡自编自演
大量优秀的自编自演节目的涌现,是这次全国少数民族群众业余艺术观摩演出会一个十分可喜的特色。这些题材丰富多样、形式短小精悍的节目,以它浓郁的生活气息和真挚丰富的感情,激动了观众,鼓舞了专业的文艺工作者。
业余文艺工作者们,他们生活在人民群众中间,和劳动人民一起斗争,一起生活和劳动,最了解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也最熟悉本地区本民族群众所喜爱的文艺形式。提倡自编自演,这就有利于他们紧密结合当时当地的生活和斗争,充分运用群众所喜闻乐见的文艺形式,及时编演各种节目向群众进行教育。这样的节目,不但会使群众感到分外亲切,也更容易为群众所接受。今天本版发表的藏族歌手吴有伦自编自演的生动事迹,就是很好的例子。他紧紧抓住党的政策,抓住当前的中心工作,抓住群众中的活思想,运用山歌、对歌等群众所喜爱的文艺活动形式教育群众,使党的政策深入人心,提高了群众的阶级觉悟,鼓舞了群众的劳动热情。
今天,广大的业余文艺工作者已经能够使用文艺这一武器和敌人斗争,教育自己的阶级兄弟;但由于受旧社会反动统治和压迫的影响,他们当中很多人的文化水平、文艺修养还不是很高的,怎样提高他们呢?学习政治、学习文化固然很重要,而经常不懈自编自演的艺术实践,也能起很大的促进作用。吴有伦刚开始自编自演活动的时候,有人嘲笑他说:“麻雀别想学老鹰”。结果呢?由于他不断的努力,如今终于成为一个自编自演的多面手,成为业余文艺战线上一名出色的战士。
提倡自编自演,当然不是说就不需要学习和采用专业作家和其他业余作者的作品了,如果这样,只能阻碍自己进一步提高,也会影响群众不能从更多更好的革命文艺中受到教益。在自编自演的同时,应该很好地向专业的和其他业余的文艺工作者学习,把更多更好的革命文艺送给群众,自己也从中吸取养料,把自己充实起来,丰富起来。

图片

第6版()
专栏:

土家族民歌:《油茶献给毛主席》
〔湖北省代表团、土家族田大耀、卢友莲演唱〕
本报记者 王聚宝摄

图片

第6版()
专栏:

白族曲艺大本曲:《试验田中一枝花》
〔云南省代表团大本曲民间艺人国贤、庆顺演出〕
新华社记者 丁峻摄

图片

第6版()
专栏:

哈萨克民间乐器冬不拉合奏:
《欢乐的巩乃斯草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代表团公
社社员沙合提哈孜等演奏〕
新华社记者 何宗跃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