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在京的越南留学生集会

第4版()
专栏: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五周年
在京的越南留学生集会
据新华社二十七日讯 在北京的越南留学生三百多人今天下午在清华大学集会,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五周年。
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常驻中国代表团副团长阮明芳、越南驻华大使馆参赞黎新和使馆外交官员,以及越南人民军总政治局歌舞团负责人阮春耀等也出席了庆祝大会。
高等教育部代表钱其琛、中越友协理事鲁之俊、全国学联副主席潘丽华,以及北京各高等院校负责人和一千多名学生应邀参加了大会。
越南留学生代表胡庭松和北京市学联主席张福森在会上先后讲了话。

尼泊尔举办中国图片展览

第4版()
专栏:

尼泊尔举办中国图片展览
据新华社加德满都二十七日电 尼泊尔中国友好协会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五周年而举办的中国公共卫生工作图片展览会今天下午在这里开幕。尼泊尔公共工程、交通和卫生大臣纳盖斯瓦尔·普拉萨德·辛格为展览会剪彩。
辛格在讲话中说,中国在过去十五年中取得的进展给予尼泊尔人民十分深刻的印象。他还赞扬尼中两国间的友好合作。尼泊尔中国友好协会会长普尔纳·巴哈杜尔也讲了话,他赞扬中国人民在毛泽东主席领导下取得的伟大成就。
中国驻尼泊尔大使张世杰介绍了中国在十五年中取得的成就,并赞扬了尼泊尔在马亨德拉国王领导下所取得的进步。

朝中友谊合作农场集会

第4版()
专栏:

朝中友谊合作农场集会
据新华社平壤二十八日电 朝鲜平安南道顺安郡宅奄里朝中友谊合作农场二十七日晚举行集会,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五周年。
朝中友好协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全炳哲,平安南道农业管理委员会副委员长杨明锡等出席了集会。
由张苏率领的中朝友好协会代表团全体成员和中国驻朝鲜大使馆文化参赞鲁明等应邀参加了集会。
合作农场管理委员会委员长金礼植和张苏在会上讲了话。
会上还宣读了农场全体场员致北京市大兴县红星中朝友好人民公社全体社员的节日贺信。会后,农场的业余艺术小组表演了精彩的节目。

制止美国扩大战争的新阴谋

第4版()
专栏:

制止美国扩大战争的新阴谋
本报评论员
约翰逊政府在它捏造的九月十八日新的北部湾“事件”的弥天大谎破产之后,又在加紧策划侵犯越南民主共和国和扩大战争冒险的新的玩火阴谋了。据华盛顿“权威人士”透露,约翰逊已“授权”美国飞机进入中国和越南民主共和国的领空,以“追赶任何在东京湾袭击美国海军舰只的共产党飞机”。同时,美国武装力量也“被授权越过共产党人所声称的十二海里的界线在敌人领土上追击袭击者”。对于美帝国主义这一明目张胆的战争叫嚣,越南通讯社已于九月二十七日受权发表声明,指出这是美帝国主义进行挑衅和把战争扩大到越南北方、整个印度支那和东南亚的计划中的一个极其危险的阴谋,并且再一次对美国侵略者提出了严正的警告。中国人民完全支持越南民主共和国反侵略的正义立场,并且愤怒地谴责美帝国主义的这一个新的好战罪行。
美帝国主义叫嚷说,他们要实行的是“穷追的原则”。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则”呢?不论约翰逊政府如何进行诡辩和掩饰,人们清楚地懂得,所谓“穷追的原则”,就是恣意侵犯别国主权、发动公开侵略的“原则”,也就是美帝国主义蓄意扩大战争冒险的“原则”。本来,美国派遣它的海空军远涉重洋到越南民主共和国附近海面去进行所谓“巡逻”和侦察,这些行动已经构成了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侵犯和战争挑衅。可是,现在美国政府不以此为满足,还要进一步取得在任何时候,随意捏造一个借口就可以自由侵入越南民主共和国的领空和领海的权利,这不是赤裸裸地暴露了约翰逊政府蓄意要在印度支那和东南亚扩大战争冒险的罪恶图谋吗?不仅如此,它还把中国的领海和领空包括在所谓“穷追”的范围之内,这岂非疯狂到了极点?
人们注意到,美国侵略者在南越的处境近来更加全面恶化。南越少数民族伪军的哗变和反抗,西贡市政工人的连续罢工以及傀儡集团内部倾轧的加剧,仅仅是最近一个多星期来发生的突出事件。美阮集团在南越的统治,已经处于风雨飘摇的境地。美帝国主义迫不及待地企图寻找扩大战争的种种借口,只能表明它已经到了狗急跳墙的穷途末路。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有必要对美帝国主义蓄意扩大侵略印度支那战争的玩火行为,保持高度的警惕,继续彻底揭穿美帝国主义随时制造借口扩大冒险的阴谋,坚决击败美帝国主义的侵略计划和战争计划。
中国政府和人民再次警告约翰逊政府,必须立即停止这种轻率的玩火行为。如果它竟然胆敢一意孤行,扩大战争冒险,必将为这种危险的尝试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正如越南通讯社在受权声明中所指出的,美国政府及其走狗必须对由他们在这个地区的好战行动所造成的一切严重后果承担完全的责任。

新华社记者严正批驳巴西当局诬告我人员的“起诉书” “起诉书”全是臆造和伪证根本不能成立 巴西当局应早日纠正错误释放中国人员

第4版()
专栏:

新华社记者严正批驳巴西当局诬告我人员的“起诉书”
“起诉书”全是臆造和伪证根本不能成立
巴西当局应早日纠正错误释放中国人员
新华社二十八日讯 本社记者评论巴西临时检察官向巴西军事法庭提出诬告九名中国人员的“起诉书”说,这个“起诉书”对中国人员进行诬控诸如“发动群众革命”,“改变(巴西的)政权”,因而违反了巴西“国家安全法”等罪名都是无法成立的。而且“起诉书”根本举不出任何证据来支持这种指控,因此“起诉书”本身也是完全不能成立的。
“起诉书”根据什么控告中国人员呢?它所列举的事实只是新华社记者从巴西发出的消息,即:古拉特政府要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可能,巴西的政党活动,社会面貌等,还举出中国贸易人员筹备举办展览会和建立中巴产品的交易。这些事实不是恰恰说明中国人员是从事正常业务活动的普通新闻记者和普通贸易人员吗?他们连同翻译和助手在内,一共九个人,其中大部分人员还不懂巴西使用的语言文字,这样九个人就能“改变巴西的政治制度”吗?就能在巴西“发动群众革命”吗?发表新闻,办个展览会就能够“改变已建立的政权”吗?一个国家的政权是这样容易改变的吗?
“起诉书”没有也根本不能说明这些问题。而只是臆造说,中国人员“在某些被控的巴西人的秘密合作下,和其他人的公开合作下,在巴西发展中国的共产主义”,“曾经同共产党党员和由他们自己开过好几次秘密会议,这清楚地表明他们有一个进行间谍工作的秘密机构”,“进行深入地说教以达到同样的目的,也就是说,在他们的国家的协助下改变(巴西的)政权”。这完全是没有事实根据的臆造。“起诉书”所举出的材料,只不过是在中国人员的寓所找到了“印刷品”,也就是公开发行的介绍中国的图书刊物,这怎么可以成为“罪证”呢?还有所谓和巴西人士的“合作”,只不过是说中国人员和巴西人士有过接触。新闻记者采访消息,贸易人员筹备展览会,当然要和巴西人士接触。他们曾经和政府人士接触,也曾经和各界人士接触,难道这都是违法的吗?中国人员进行光明正大的业务活动,怎么可以凭空诬指为“间谍工作”?中国人员自己开开会,又怎么成了“间谍工作的秘密机构”呢?全世界都知道“协助”改变了巴西政权的另有其人,但绝不是中国人。“起诉书”不过是常见的反华反共的政治诽谤,没有一点法律根据。
我们再深入地研究一下,“起诉书”指控中国人员企图“改变巴西的政权”,是指的哪个政权呢?九位中国人员都是在古拉特总统执政时去到巴西的。王唯真合法居留两年多。侯法曾举办展览会,曾得到巴西政府的同意,批准书刊登在一九六一年六月十二日的巴西《政府公报》上。王耀庭在一九六四年一月十四日到巴西洽谈贸易和筹备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巴西代表处事宜,还没有来得及谈到成交和完成筹建工作,四月三日就被捕入狱了。他们是由古拉特政府同意给予合法居留权的,他们为什么要“改变”古拉特的政权呢?中国人员在古拉特政权真的改变之后,被捕入狱了。中国人员被捕以后,巴西警察当局曾经宣布,长期以来,巴西警察一直严密监视着中国人员,连中国人员每天的菜单都了解得清清楚楚。怎么中国人员“企图改变巴西的政权”,古拉特政府竟然会不知道吗?假如有那样的事,那是对古拉特政府一种危害,那么为什么古拉特总统没有驱逐或逮捕他们,反而准许中国贸易人员去到巴西,还邀请他们一同进餐呢?“起诉书”援引的一九五三年巴西“国家安全法”,在古拉特政府时代也是有效的,为什么古拉特政府没有指责中国人员触犯这个法律呢?如果说中国人员企图“改变”的不是古拉特政府,而是古拉特政府以后的政府,那么中国人员怎么能预先知道巴西要成立新政府呢?而且,巴西政变之后他们立即被投入监狱,怎样也来不及“改变”巴西的政权了罢。可见,“起诉书”所提出的罪名,是根本不能成立的。
九名中国人员中间,有从事新闻工作多年的记者,有各国贸易界所熟知的贸易人员和鉴别棉花的人员,还有翻译人员,硬把他们的正常业务活动和巴西的政治问题牵扯在一起,显然是栽赃诬陷,是蓄意的政治迫害。中国的建设成就展览会曾在世界上许多国家举办过,博得极高的声誉。在巴西政变前和政变后,还在拉丁美洲的墨西哥和智利都分别举办过,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怎么能说一个国家的政权会由外国的展览会所左右呢?墨西哥还不是墨西哥,智利还不是智利,有什么可怕的呢?一个领土八百多万平方公里、人口七千多万的巴西,九个中国人员就能随便“发动”什么“群众革命”来“改变已建立的政权”吗?这种说法,不是过于荒诞了吗?
九名中国人员是合法居留在巴西的外国公民,巴西虽然发生了政变,当局却不应背弃国际信义,无缘无故逮捕他们。这是一大错误。事情的真相早已大白,仍然拘禁不放,这更是错上加错,怎能逃避国际舆论的谴责呢?
“起诉书”还提到两件伪造的“罪证”:信件和手枪。这些东西不仅国际舆论早已揭露过,七月十二日《巴西日报》也刊登文章,揭穿了信件是伪造品。这些伪证只能证明美蒋特务确实插进了罪恶的黑手,和中国人员毫无关系。
巴西当局非法逮捕拘禁中国人员,已五个多月。经过五个月“侦讯”之后提出来的“起诉书”,完全是臆造和伪证,这就是巴西当局自己证明了逮捕和拘禁中国人员确实是没有根据的,而诉诸司法就更不能成立。“起诉书”本身就等于宣告中国人员无罪。巴西当局再也没有理由拘禁他们了,只能而且必须按照国际法准则,立即恢复中国人员的自由。中国人民一向按照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办事,我们愿意看见巴西当局早日纠正错误,立即释放九名中国人员。

越《人民报》强烈谴责美国阴谋进一步向中越挑衅 越南人民决不饶恕美国侵犯者 美国必须对其越界“追击”的强盗行径后果负责

第4版()
专栏:

越《人民报》强烈谴责美国阴谋进一步向中越挑衅
越南人民决不饶恕美国侵犯者
美国必须对其越界“追击”的强盗行径后果负责
新华社河内二十八日电 越南《人民报》今天发表评论,强烈谴责美国当局命令它的武装力量有权“越过中共或北越边界”追击它想象出来的所谓“进攻”的飞机的强盗行径。
评论指出,约翰逊集团的这一决定明目张胆地违反国际法,它再一次证明,美帝国主义正在继续阴谋对越南民主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挑衅和发动战争。
评论说,越南人民决不会饶恕派遣飞机侵犯自己领空的美帝国主义,也不会饶恕侵犯自己领海的美国军舰。
评论强调说,“面对美帝国主义的阴谋、挑衅和战争计划,越南人民保持高度的警惕,坚决增强自己的国防力量,竭力保卫自己的领空、领海、领土和主权的完整,随时准备给予美帝国主义的一切进攻和挑衅行动以还击。”
《人民报》的评论指出,美帝国主义自行授权它的海军在北部湾的公海上横行,侵犯越南的领海,袭击那些它“怀疑”有所谓进攻意图的船只,还授权美国武装力量在越南领海附近活动,其目的是为了把战争扩大到越南北方,侵犯越南人民的民族主权,严重威胁远东和东南亚地区其它国家的和平和安全,妄图挽救它在南越、老挝和柬埔寨的严重失败。
评论又说,约翰逊集团的决定还为了达到以下具体目的:让美国取得在北部湾公海和空中活动的特权,以便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捏造出那些荒唐的事件,诬蔑说是“共产党飞机”发动“进攻”。它的飞机和军舰就利用这些借口对越南民主共和国制造挑衅事件,就象他们最近所制造的所谓“北部湾事件”一样。
评论要求美帝国主义把它的海军和空军力量全部撤出北部湾,严正履行关于越南问题的日内瓦协议。评论警告说,美国政府及其走狗必须对由于它们在北部湾制造的挑衅和战争行动而造成的一切后果担负完全责任。

柬国民议会议长和王国议会议长致电朱德委员长 感谢中国人民支持柬埔寨正义斗争

第4版()
专栏:

柬国民议会议长和王国议会议长致电朱德委员长
感谢中国人民支持柬埔寨正义斗争
新华社二十八日讯 朱德委员长收到了柬埔寨国民议会议长黄鸿萨和王国议会议长诺罗敦·蒙达那亲王就朱德委员长表示坚决支持柬埔寨揭露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对柬埔寨和平居民的野蛮行为的电报发给他的感谢电。电报全文如下: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朱德元帅先生阁下委员长先生:
阁下对一九六四年八月六日“高棉议会决议”的热情的复电,已经通知国民议会和王国议会的全体议员。阁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坚决支持我们在世界舆论前揭露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对柬埔寨和平居民的野蛮行为,再一次表明你们支援高棉人民和一切为反对帝国主义和新殖民主义而斗争的人民。
请允许我们代表国民议会和王国议会,向阁下,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英勇的中国人民再一次表示我们衷心的谢意,感谢你们一贯有效地支持我们为维护独立、中立和领土完整而进行的正义斗争。正如我国国家元首和尊敬的领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所强调指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永远是我国的最忠诚、最可靠的朋友,柬埔寨对它的指望从来是不会落空的。
我们借此机会向阁下重申:在任何情况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伟大的中国人民可以相应地指望柬埔寨国家和高棉人民的兄弟般的友谊和全力的支持。
顺致最崇高的、最热烈的敬意。
国民议会议长 黄鸿萨
王国议会议长 诺罗敦
·蒙达那亲王殿下
一九六四年九月二十三日
于金边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同西柏林当局 签订西柏林居民探亲通行证新协议

第4版()
专栏: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同西柏林当局
签订西柏林居民探亲通行证新协议
新华社柏林二十七日电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西柏林当局的代表二十四日在这里签订了关于西柏林居民到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首都柏林探亲通行证的协议。
协议规定,除了违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法律的人以外,凡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首都有直系和旁系亲属的西柏林居民都可申请探亲通行证。每次申请的有效期为一天。为办理申请,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将在西柏林设立十六个通行证颁发站。

不顾国际舆论抗议 重搬美蒋伪造罪证 巴西当局悍然对我人员进行军事审判 平托律师驳巴西当局无理指控并要求承认我人员正大光明

第4版()
专栏:

不顾国际舆论抗议 重搬美蒋伪造罪证
巴西当局悍然对我人员进行军事审判
平托律师驳巴西当局无理指控并要求承认我人员正大光明
新华社二十八日讯 巴西军事当局不顾国际舆论的强烈抗议,悍然对已被非法拘禁了五个多月的九个中国人员实行军事法庭审判。巴西第一军区第二军事法庭在九月四日对无辜的中国人员进行了初审。
据巴西报纸报道,在法庭上,军法官托雷斯询问了九名中国人员的姓名、年龄和家庭情况。为中国人员辩护的平托律师进行了初步辩护。军法官托雷斯宣布,将在最近对他们进行“简易审判”。
在初审法庭上没有宣读对九名中国人员的起诉书。但是在审判之前两个星期,巴西报纸刊载了由第一临时检察官向军事法庭提出的起诉书。
这份起诉书荒唐地诬告九个中国人员在巴西从事新闻和贸易活动是“企图在巴西建立共产主义”,“在他们国家的协助下,改变(巴西的)政权。”说什么这九个中国人员竟要在巴西“发动一次群众革命”,因而违反了巴西的“国家安全法”。起诉书还诬蔑中国人员业务上的正常合法活动是“进行深入的说教”,甚至说他们“同共产党党员和由他们自己开过好几次秘密会议”、“有一个进行间谍工作的秘密机构”。
尽管巴西军事当局在非法逮捕这些中国人员之时进行过八小时以上的现场搜查,事后又经过了长达五个月的侦查,起诉书除了空洞地对中国人员进行政治诽谤并强加上述这些罪名外,举不出任何一件确凿的事实和证据。
起诉书又一次搬出已被世界舆论和巴西报纸彻底揭穿的、由美蒋特务分子伪造的罪证来,把这些诬陷中国人员的伪证说成是“中国人在巴西的真实使命的真正记录”。
据巴西报纸报道,平托律师在初步辩护中指出,“这个指控被告企图颠覆或改变巴西宪法规定的秩序的起诉书,没有举出一项被告犯罪的事实、行动或行为。”他说,“没有指出一个行动,只不过是进行间谍活动的指控罢了。”平托律师指出,这九个中国人员是在中国政府同当时的巴西政府取得协议后到巴西来的。“被告人是作为记者和工业家来到巴西的,来此是为了建立巴西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的友好联系。他们进入我国是得到合法许可的。”他举出了巴西前总统夸德罗斯一九六一年五月十六日对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在巴西举办展览会的批准书,这项批准书刊登在同年六月十二日的《政府公报》上。
平托律师指出,不幸,这些中国人员“被剥夺了一切权利,被污蔑和诽谤,被没收了所有的财物、钱币和用品,就好象他们是匪徒和罪犯一般。他们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这房间是第一警卫营的军曹监狱。他们不能同任何人接触。他们一直被置于严密的、无间断的监视之下,就好象巴西的安全全靠这种绝对的、完全的隔离来维持似的”。他还说,前往巴西探视的中国人员家属代表“日夜受到一个警察大军的监视,每当走出旅馆一步,即被紧紧地跟随着。她们和丈夫见面只容许三十分钟左右,他们的谈话被录音,录音机就放在谈话人的旁边。”
平托律师要求法庭“承认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九名公民的正大光明”。

图片

第4版()
专栏:

九月二十八日,尼泊尔王国大臣会议副主席兼财政、经济计划、司法和行政管理大臣苏里雅·巴哈杜尔·塔帕(左四)率领的尼泊尔王国政府代表团和由巴基斯坦政府交通部长汗·阿·萨布尔·汗(左六)率领的巴基斯坦友好代表团抵京时,由贺龙、薄一波副总理等陪同步出机场。
新华社记者 陈娟美摄

图片

第4版()
专栏:

九月二十八日,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接见由越南《学习》杂志总编辑武遵率领的越南《学习》杂志代表团。图为邓小平总书记和越南《学习》杂志代表团合影。前左三是团长武遵。
新华社记者 李长永摄

图片

第4版()
专栏:

九月二十八日,以缅甸革命委员会委员丁吴上校(前右)为首的缅甸联邦政府代表团抵京时,由陈毅副总理等陪同步出机场。
  新华社记者 丁峻摄

图片

第4版()
专栏:

九月二十八日,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接见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代表团。图为邓小平总书记和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代表团合影。前左三是团长奈巴霍。
新华社记者 刘庆瑞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