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象普通劳动者那样真正劳动——评重庆水轮机厂“三定一顶”的干部参加劳动的制度

第1版()
专栏:社论

象普通劳动者那样真正劳动
——评重庆水轮机厂“三定一顶”的干部参加劳动的制度
工业企业的干部,特别是担负领导责任的干部,是不是象一个普通劳动者那样真正地参加劳动,是一个是否有决心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的重大问题。
在工业战线上,象在其它各个战线上一样,充满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社会主义革命,无例外地在每个工业企业继续进行着。工业企业的干部,能不能通过一个又一个阶级斗争的关口,把社会主义革命一步又一步地向前推进,一直进行到底,关键之一,就是能不能坚持参加劳动。
工业企业的干部,如果长期脱离体力劳动,把自己放在一个特殊的地位,只能动嘴,不能动手,只贪图安逸,不参加生产劳动;这样,资产阶级思想就会乘虚而入,就会使一个干部在思想上、感情上逐渐脱离劳动人民,甚至蜕化变质。即便是工人阶级出身的干部也不例外。
工业企业的干部,长期脱离劳动,必然和群众疏远起来,不关心群众的疾苦,不了解群众的思想、政治状况,不能发现阶级敌人的动态,因而也就不能很好地领导群众开展阶级斗争。
工业企业的干部,不参加实际的生产劳动,就不可能具体了解生产的实际情况,不可能提出切合生产实际的有效措施,因而也就不可能真正学到管理生产的硬本领,不可能领导群众有效地开展生产斗争。
工业企业的干部坚持参加劳动,既能使自己免于特殊化,永远保持劳动人民的勤俭本色,又能同工人群众同甘苦,同呼吸,同工人群众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工业企业的干部,结合本身业务,尽可能地参加本企业主要生产过程的劳动,就比较容易发现生产中的关键问题,比较有利于积累管理企业的经验。
因而,工业企业的干部坚持经常参加劳动,是防止资产阶级思想腐蚀,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的有效保证,是同工人群众保持广泛的、经常的、密切的联系的有效保证,是达到又红又专目标的有效保证。
工业企业的干部,永远把自己放在一个普通劳动者的地位,既能从事脑力劳动,又能从事体力劳动,这不仅有助于我们克服官僚主义,防止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而且从长远来说,可以逐步缩小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使企业的管理者同普通劳动者越来越接近,以至于到最后消灭这种差别。消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应当从我们这一代积极着手,要逐渐缩小、逐步消灭,决不能逐渐扩大这种差别。
既然干部参加劳动,具有这样重大的政治意义和经济意义,我们就应当十分认真、十分严肃地对待这个问题。参加劳动,不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必须坚持下去,必须经常化;参加劳动,也不是到车间随随便便参加劳动,而必须切切实实真正劳动。要做到这些,关键在于要有一套组织企业干部参加劳动的制度。
怎样适应工业企业的特点,组织工业企业的干部参加劳动,并且使其制度化,对于我们来说确是一个新的课题。许多地方都在摸索这方面的经验。今天本报介绍的重庆水轮机厂实行“三定一顶”的干部参加劳动的制度(新闻见第二版),经过半年多的实践,证明是一个比较有效的制度。在四川省委直接领导下,这个制度在不断总结提高,比较全面比较完善,现在已经在全省工业、交通运输等许多企业中逐步推广。
所谓“三定一顶”的制度,就是:干部参加劳动,固定时间、固定岗位、固定职责,并在技术水平提高、能够独立操作以后,就顶替班组的定员,象普通劳动者那样真正劳动。
在实行“三定一顶”的劳动制度中,这个厂从现有干部的技术水平和体力情况出发,并适应不同工作岗位的干部的需要,采取了多种劳动形式。目前有以下四种劳动形式:
一、一部分具有较高的生产操作水平的干部,分别固定在与本身业务有密切关系的生产班组里,经过一个时期的试验后,实行顶替班组里的定员,和工人负担同等的生产定额。他们绝大部分是过去由技术工人提拔起来的干部,也有一些是有一定实际操作经验的技术人员,技术水平相当于二级到八级工。
二、部分不会生产操作技术的干部,当前的工作岗位又与主要生产过程紧密相关,就有组织地向老工人拜师学艺,定期学会一门生产技术,为顶替班组定员创造条件。
三、供销、总务等后勤部门的干部,主要参加送料上门、做饭等辅助劳动。
四、设计和工艺等部门的技术干部到关键地方跟班劳动,有的固定时间跟一班,有的继续跟几班。
现在,这个工厂除老弱病号外,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干部都参加了劳动。厂级领导干部也同样组织在这种生产劳动中。他们也分别根据自己的操作水平和业务需要,有的顶班劳动,有的拜师学艺,有的结合业务跟班劳动。
重庆水轮机厂组织干部参加劳动的最重要的经验在于两个字,一个是“定”,一个是“顶”。定,就是固定时间、固定岗位、固定职责。有了这三定,就有可能把参加劳动经常化制度化。如果在时间、岗位和职责上不固定,同生产没有直接联系,干部参加劳动是没有保证的,也就是说,是可以参加,也可以不参加,可以经常参加,也可以经常不参加。
有了“三定”以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干部参加劳动,成为企业生产活动一部分,每个干部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劳动,在什么岗位上劳动,担负什么职责,都固定下来了,干部参加劳动就有了一个基本的保证。
不过,只有“三定”,而无“一顶”,干部参加劳动仍然是很难坚持到底。为什么呢?因为“顶”的实质,是要一切有条件学会一门技术的干部,都能在一定的时间内学会一门技术,以便在自己劳动的时间内,能逐步独立操作,逐步顶替班组成员。如果不能“顶”,也就是说,还没有学会普通劳动者的劳动技能,不能真正象普通工人那样坚持劳动,在劳动时过不了硬,在生产岗位上还是站不住脚,生不下根。因而企业干部同工人群众还是不能真正打成一片,不能真正同呼吸、共命运,还是不能对企业中的政治情况和业务情况深入了解。所以,在“三定一顶”中,关键又在这个“顶”字上。
企业的领导干部,真正做到能“顶”,就能象一个普通劳动者那样独立操作,就能真正从外行变为内行,就能真正懂得生产和生产者,就能真正取得正确领导企业里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过硬本领。
重庆水轮机厂党委领导全体干部,在实践中进一步认识到企业干部参加劳动,不仅仅是一个正确领导生产的重要问题,而且是一个用无产阶级的思想作风,去战胜资产阶级的思想作风,胜利地经受阶级斗争的考验,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的政治原则性问题,因而他们坚决实行“三定一顶”的制度。同时,他们又认识到从解决思想问题到自觉行动还是有一个过程的。在这个过程中,也需要采取适当措施,解决一些实际问题。例如要从实际出发解决参加劳动与业务工作的矛盾。一面要反对那种借口业务忙、条件特殊而不去积极参加劳动的错误态度,一面要采取适宜的措施和办法来解决这个矛盾。这就是说,解决了思想问题,也还要解决方法问题。
应当承认,在现代化的工业企业中,如果没有切合实际的措施和方法,不为干部参加劳动创造必要的条件,是不能很好地组织干部参加劳动的。即使一时热热闹闹,也还是不能持久的。特别是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具有生产连续、岗位固定、技术复杂、管理严格等特点,怎样适应这些特点,使工业企业的干部参加劳动,有利于加强管理,有利于提高生产,确是一个重要问题。
企业中有各种不同类型的干部:有做领导工作的干部,有做基层工作的干部;有做管理工作的干部,有做技术工作的干部;有会操作技术的干部,有根本不懂操作的干部;有年纪老的干部,有年纪轻的干部;应当从这些人的具体特点出发,来组织他们参加劳动。并且要循序渐进,而不要希望在一个短时间内就都能去顶,或者不管什么岗位,都要去顶。例如企业中的一些要害部门,一些质量要求特别高的劳动岗位,一般说,不适宜干部去轮流顶班。
重庆水轮机厂就是这样做的,因而效果比较好。车间主任和支部书记,一周劳动两天到三天,厂级领导干部,一周劳动一天。这是从车间和厂级领导干部不同的工作情况出发考虑的。一般的科室干部每周劳动一天,设计人员除每周劳动半天外,在装配自己设计的产品时,还集中劳动几天。这是从设计部门的具体业务出发拟定的。总务部门的干部不到机床上去劳动,而是参加食堂的劳动;有操作技术的干部,按时顶替班组成员,没有操作技术的干部,则去拜师学艺,学会一门技术,为“顶”创造条件。不能“顶”,或者不需要“顶”的岗位,干部就去跟班劳动;年老的,体弱的,有病的,可以分别具体情况,不要他们参加劳动,或者参加较少的轻微劳动。这些都是符合因人制宜,因事制宜,循序渐进的方法的。
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指示我们:干部参加集体的生产劳动,是社会主义制度下一件带根本性的大事,具有伟大的革命意义。我们的工业企业干部,一方面,担负着领导群众进行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重大革命任务,一方面,也是普通劳动者,而不是什么特殊人物,更不是骑在人民头上的官老爷。干部既然是普通劳动者,就应当按照规定的制度,象普通劳动者那样真正劳动,并且通过参加劳动,同劳动人民保持最广泛的、经常的、密切的联系。
不论是哪一行的工业企业的干部,都必须严格、认真地把参加劳动当作是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的一条根本大计。在组织这项工作时,又都应当象重庆水轮机厂那样,坚持“三定一顶”的劳动制度,从实际出发,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这样,组织工业企业的干部参加生产劳动,就可能逐步形成制度,而且坚持下去,越作越好。

费尔南多议长率锡议会代表团到京 朱德委员长设宴热烈欢迎锡兰贵宾

第1版()
专栏:

费尔南多议长率锡议会代表团到京
朱德委员长设宴热烈欢迎锡兰贵宾
朱德委员长在宴会上说,通过锡兰代表团的访问,将为增进中锡友谊做出新的贡献费尔南多议长说,锡兰人民在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斗争中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
新华社二十一日讯 由锡兰众议院议长休·费尔南多率领的锡兰议会代表团一行十三人,今天上午乘专机由沈阳到达北京。代表团是应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朱德的邀请,前来我国进行友好访问的。
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朱德,副委员长郭沫若、林枫等到机场热烈欢迎。
今天,机场上空飘扬着中国和锡兰两国的国旗。
十时二十分,休·费尔南多等贵宾们乘坐的专机徐徐降落时,在机场欢迎的一千多人敲锣打鼓,热烈欢迎锡兰贵宾。
朱德委员长,郭沫若、林枫副委员长,人大常委委员、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有关方面和北京市的负责人包尔汉、周荣鑫、王维舟、史良、陈劭先、陈其尤、武新宇、张治中、季方、赵寿山、胡子昂、胡愈之、许广平、梅龚彬、杨明轩、许德珩、王绍鏊、吴德峰、黄火星、张志让、乐松生、赵朴初等到飞机旁边迎接休·费尔南多等贵宾,同他们热烈握手。首都少年儿童向贵宾们献花。
当贵宾们同欢迎的群众见面时,人们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并且挥动着花束高呼:“欢迎锡兰议会代表团!”“中国和锡兰两国人民的友谊万岁!”“全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同机到达的锡兰议会代表团成员有:托·昆·费尔南多、唐·本·鲁·古纳瓦德纳、埃·彼·萨马拉科迪、杜·加·赫·西里塞纳、珀·阿·魏克马沁格、唐·埃·蒂莱克拉特尼、拉·拉贾帕克西、科·穆·波·拉贾拉特纳、库·拉贾拉特纳夫人、穆·埃·哈·穆罕默德·阿里,萨·塞·威吉辛哈、桑·尼·塞内维拉特尼。
专程前往沈阳迎接锡兰贵宾的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连贯,今天也同机到达。
锡兰驻中国大使斯·弗·德席尔瓦,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郑凤珪也到机场欢迎。
新华社二十一日讯 朱德委员长今晚举行宴会,热烈欢迎由锡兰众议院议长休·费尔南多率领的锡兰议会代表团。
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郭沫若、林枫,国务院副总理邓子恢等出席了宴会。
朱德委员长在宴会上讲话。他代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中国人民,向锡兰贵宾们表示热烈欢迎。
朱委员长称颂锡兰人民是具有反抗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光荣斗争传统的人民。他说,特别是近几年来,以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总理为首的锡兰政府,在维护国家主权、清除殖民主义势力、发展民族经济和民族文化方面都取得了显著的成就。在国际事务方面,锡兰一向坚持独立自主和和平中立的政策,对促进亚非团结、维护亚洲和世界和平,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在谈到中锡两国人民有着传统的亲密友谊时,朱德委员长说,中锡两国共同参加了著名的万隆会议,我们两国确认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万隆会议十项原则作为指导两国关系的准则。中锡两国在经济和文化方面的联系日益扩大。我们在平等互利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经济贸易关系,为亚非国家之间的友好合作树立了一个范例。
他说,我们相信,通过代表团的访问,将为密切两国议会的联系和增进中锡友谊做出新的贡献。
朱德委员长谈到目前亚洲的形势时,严厉谴责美帝国主义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武装侵犯。他说,美帝国主义最近又再次捏造美舰遭到袭击的谎言,并且酝酿要对越南民主共和国采取新的侵略行动。中国政府早已宣布:任何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侵犯,就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侵犯。全中国人民正在密切地注视着美帝国主义新的军事冒险行动,并且坚信它的任何侵略阴谋一定会被彻底粉碎。
朱德委员长表示,为了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为了保卫亚洲和世界和平,中国人民将永远同锡兰人民并肩斗争,同全世界各大洲的人民并肩斗争。
休·费尔南多团长在讲话中感谢中国主人的盛情款待。他说,当锡兰遇到困难的时候,中国提供了不小的帮助,锡兰人民对中国人民善意、友谊的援助表示衷心的感谢。
他说,对于锡兰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最重要的是你们对于锡兰的援助,是基于相互合作、友谊和国际主义精神的;你们的援助,一贯是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不干涉我国的内政的;你们的援助对于那些通过援助企图恢复帝国主义、维护资本主义的大国是一个榜样。
团长说,我相信,来自锡兰的代表团的同事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亲眼看到中国是这样的:中国的农业、工业、技术、文化是相当发达的,你们的国家是有纪律的。我们在参观访问中发现每一个身强力壮的人,不但是有职业,而且是创造性、生产性的职业。你们伟大的领袖毛泽东主席不是以说教而是以实际行动向工人和农民指出劳动的崇高意义。
团长说,在你们的工厂,我们遇见许多工人,他们的笑脸和他们强壮的身体,说明他们的满意和愉快。他说,我们知道,一个人可以用催泪瓦斯使他哭,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能够强迫人笑,直到现在,还没有人发明催笑瓦斯。
休·费尔南多赞扬中国始终是反对帝国主义斗争的长城。他说,锡兰人民在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斗争中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
出席宴会的还有人大常委会委员、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有关方面和北京市的负责人等。
锡兰驻中国大使斯·弗·德席尔瓦也应邀出席了宴会。
新华社二十一日讯 朱德委员长今晚接见了锡兰众议院议长休·费尔南多和由他率领的锡兰议会代表团全体成员,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接见时在座的,有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郭沫若、林枫、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人大常委会委员王维舟、武新宇,副秘书长连贯、中锡友协会长张志让。
锡兰驻中国大使斯·弗·德席尔瓦也在座。
新华社沈阳二十一日电 应朱德委员长邀请来我国进行友好访问的锡兰议会代表团,结束了在沈阳的参观访问,今天上午乘专机前往北京。
专程从北京来沈阳迎接锡兰议会代表团的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连贯,陪同贵宾同机离开沈阳。
辽宁省省长黄欧东,陪同贵宾到机场。少先队员向客人们献了鲜花。到机场欢送的有:辽宁省副省长仇友文、张庆泰、王坤骋、曲径,政协辽宁省委员会副主席宁武、车向忱、巩天民,沈阳市副市长陈鹤轩、张盘新、刘慎谔和各民主党派省市地方组织、各人民团体负责人等。(附图片)
下图:休·费尔南多议长(前右四)等锡兰贵宾由朱德委员长,郭沫若、林枫副委员长陪同步出机场,受到首都各界群众的热烈欢迎。 新华社记者 李基禄摄

毛主席接见阿尔及利亚政府经济代表团

第1版()
专栏:

毛主席接见阿尔及利亚政府经济代表团
新华社二十一日讯 毛泽东主席接见了阿尔及利亚国民经济部长、民族解放阵线政治局委员巴希尔·布马扎和由他率领的阿尔及利亚政府经济代表团的成员,其中有议员、民族解放阵线中央委员阿里·叶海亚·阿卜德努尔,阿尔及利亚驻中国大使穆罕默德·亚拉,议员吉拉尼·恩巴雷克。
毛主席同阿尔及利亚客人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接见时在座的有叶季壮。(附图片)
毛泽东主席和阿尔及利亚政府经济代表团合影。前左五是巴希尔·布马扎团长。 新华社记者 孟庆彪摄

刘主席 周总理 陈外长 电贺马里共和国国庆

第1版()
专栏:

刘主席 周总理 陈外长
电贺马里共和国国庆
新华社二十一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和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二十日打电报给马里共和国总统莫迪博·凯塔,热烈祝贺马里共和国国庆。电文如下:巴马科马里共和国莫迪博·凯塔总统阁下:
在马里共和国国庆的时候,我们向阁下、马里人民和马里共和国政府表示热烈的祝贺。
中国人民怀着愉快的心情看到,马里共和国在阁下的领导下,在反对帝国主义的政治颠覆和经济压力的斗争中,在肃清殖民主义势力、发展民族经济和民族文化的事业中取得了显著的成就。马里共和国奉行和平中立的不结盟政策,积极支持非洲人民争取独立和自由的斗争,为促进亚非团结和保卫世界和平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中国人民祝愿马里人民今后在维护主权、建设国家、反对新老殖民主义的斗争中取得新的更大的成就。
中马两国人民在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在建设各自国家的事业中结成了深厚的友谊。近年来,我们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在万隆会议十项原则的基础上,有了新的重大的发展。这不仅完全符合我们两国人民的共同愿望,而且有利于亚非各国人民的友好团结。我们深信,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这种友好关系必将获得进一步的巩固和发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刘少奇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周恩来
一九六四年九月二十日
新华社二十一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陈毅二十日打电报给马里共和国外交部长莫迪博·凯塔,祝贺马里共和国国庆。电文如下:巴马科马里共和国外交部长莫迪博·凯塔先生阁下:
在马里共和国国庆的时候,请接受我衷心的祝贺。祝马里人民和阁下在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增进中马两国的友好关系以及保卫世界和平的事业中不断取得新的成就。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 陈毅
一九六四年九月二十日

刚果(布)首任驻华大使拜会周总理

第1版()
专栏:

刚果(布)首任驻华大使拜会周总理
新华社二十一日讯 刚果(布)首任驻华大使阿方斯·贝约纳今天中午拜会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周恩来总理同他进行了友好的谈话。
拜会时在座的,有外交部礼宾司副司长马振武、非洲司副司长谢丰。

萧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

第1版()
专栏:

萧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
新华社二十一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根据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一二五次会议的决定,任命萧华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

陈毅副总理 接见越南方民族解放阵线驻华代表团

第1版()
专栏:

陈毅副总理
接见越南方民族解放阵线驻华代表团
陈毅副总理说,越南南方人民打得很好,使美帝国主义和它的走狗陷于一片混乱。陈文成团长表示,在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中,越南南方人民坚决用枪杆子对付敌人。
新华社二十一日讯 陈毅副总理今天中午接见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常驻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团长陈文成,副团长阮明芳以及代表团的成员。
陈毅副总理在谈话中赞扬说,越南南方人民站在世界人民反帝斗争的最前线。越南南方人民打得很好,使美帝国主义和它的走狗陷于一片混乱。他说,全世界都注视着越南南方人民的斗争,中国人民完全同你们站在一起,坚决支持越南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和争取祖国统一的正义斗争,直到最后的胜利。
陈文成团长在谈话中表示,在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中,越南南方人民坚决用枪杆子对付敌人。
参加接见的,有中国亚非团结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承志,以及区棠亮、姚广、朱子奇、王明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