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刘少奇同志和宫本显治同志会谈 中共中央举行宴会热烈欢迎宫本显治同志 刘少奇朱德等同志和在京的一部分日本同志出席宴会 宾主为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中日两党的伟大团结和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全世界的胜利干杯

第1版()
专栏:

刘少奇同志和宫本显治同志会谈
中共中央举行宴会热烈欢迎宫本显治同志
刘少奇朱德等同志和在京的一部分日本同志出席宴会
宾主为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中日两党的伟大团结和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全世界的胜利干杯
新华社十日讯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刘少奇,今天下午会见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宫本显治,双方在热烈友好的气氛中,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了会谈。
参加会谈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彭真,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康生,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赵毅敏等。
新华社十日讯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今天晚上举行宴会,热烈欢迎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宫本显治和他的随行人员。
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朱德出席了宴会。
刘少奇同志和宫本显治同志在宴会上先后祝酒。他们提议为中日两国人民在反对美帝国主义斗争中的友谊,为中国共产党和日本共产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伟大团结,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全世界的胜利,干杯。
出席宴会的,还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彭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贺龙,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陆定一、康生,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杨尚昆,中共中央委员廖承志、林枫、安子文,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苏振华、徐冰、赵毅敏、孔原。
出席宴会的还有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各部门的负责人,人大常委会的负责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各人民团体的负责人。
在北京的一部分日本同志应邀出席了宴会。(附图片)
刘少奇同志和宫本显治同志举行会谈。图为刘少奇等同志与宫本显治同志(左四)合影。
新华社记者 刘庆瑞摄
中共中央举行宴会欢迎宫本显治同志。宫本显治同志、刘少奇同志、朱德同志在宴会上。 新华社记者 刘庆瑞摄

放下干部架子同普通工人一样地干活 干部更加关心工人工人更加热爱干部 湖南橡胶厂干部参加劳动的制度经过几年的实践逐步巩固起来

第1版()
专栏:

放下干部架子同普通工人一样地干活
干部更加关心工人工人更加热爱干部
湖南橡胶厂干部参加劳动的制度经过几年的实践逐步巩固起来
各级干部拜师学艺一百多人掌握技术半日劳动半日工作工人称赞能文能武
新华社长沙十日电 在湖南橡胶厂的生产车间里,每天都有不少干部在同工人一起劳动。他们之中,有厂长、党委书记,也有科室和车间干部,都穿着工作服同普通工人一样干活。不熟悉的人,很难认出他们谁是工人谁是干部。
副厂长刘书敬,被工人称为劳动上的多面手。各类胶鞋成型总共有十一道主要工序,他就可以在十道工序上顶班干。全厂一百多名干部,现在都学会了一项到几项生产技术。在业余时间,干部同工人经常相处在一起学习、谈心、商讨增产节约措施,或者一道进行文化娱乐活动。
湖南橡胶厂各级干部参加劳动的制度,是逐步建立和巩固起来的。从一九五八年起,他们就坚持参加一般性劳动。去年,厂里又推行了跟班劳动的制度,包括厂、科室、车间领导干部在内的各级干部,分别到生产小组拜师学艺,定期跟班劳动。今年六月底,他们又将干部劳动制度,改为半日劳动半日工作,力争干部有二分之一的时间参加劳动生产。
干部实行跟班劳动,就要服从班组长的调配。开始时,班组长不好意思指挥干部。可是由于干部真正放下架子积极劳动,这种情况很快就改变了。党委副书记陈应祥初到成型车间红霞班参加劳动时,有一次,上大底的汽压机上有个工人请了假,需要有人顶班。工人张桂英对互助小组的组长李瑞英建议,让陈书记去顶。李瑞英说:“他是党委书记,我怎好指挥他啊!”可是汽压机上缺人将要影响下道工序的生产,李瑞英无法,还是对陈应祥说了这件事。出乎李瑞英的意料,陈应祥立即丢下自己手里正在做的活,走上汽压机,并对李瑞英说:“我到你们组里劳动,就是你们组里的工人,叫干啥就干啥,一定服从你的分配。”经过一段时间的共同劳动,李瑞英感到陈应祥同一个普通工人一样,没有一点特殊,而且还是遵守劳动纪律的模范。以后,她象指挥自己组里其他工人一样,在生产上指挥陈应祥。有时陈应祥做的产品质量不够好,她就当面向陈应祥指点,告诉他应当怎么做。组里的工人对陈应祥,也象同其他工人兄弟姊妹一样的看待,相互学习谈心,毫不拘束。
干部坚持长期同工人一起劳动、生活,主要的收获之一,是进一步密切了干部同群众之间的关系。干部关心工人,工人更加热爱干部。现在,这个厂从厂长、党委书记到一般干部,经常有人到工人家里串门。工人家属来工厂探亲,干部积极帮助安排住宿,有人并把自己的被子借给他们盖。供销科副科长龙福康,看到工人姜春秀的脚被机器碰伤了,立即到街上草药店买回草药给她敷。工人们称干部是:“知心人,能文能武的劳动人”。工人对干部更加尊重了。他们经常到干部家里做客。有时干部白天上了班,深夜还在车间里转,工人就亲切地对干部说:“你们白天劳累一天,应该早点休息,不要把身体弄坏了!”
干部同工人一起劳动,共同研究改进生产,也使一些长期得不到解决的老问题得到解决。这个厂生产的海绵底,长时间存在着不平整的毛病。工厂技术科过去曾说,这主要是车间生产工人没有严格按照技术操作规程办事,工厂领导也同意这种说法。后来,副厂长刘书敬同工人一起参加劳动的时候,看到工人按照技术资料一丝不苟地生产,为了防止海绵底不平整的毛病,还多加了一道工序,他自己也照着这样做,可是生产的海绵底仍然不平。经过一段时间劳动后,他同工人一起找问题,终于发现是技术科制订的配方和操作规程,没有考虑本厂设备条件和当时的气候等情况。他找了工程师、技术员和生产工人一道,共同解决了这个问题。

泡子沿信用社运用信贷这个阶级斗争工具为社会主义服务 把扶持贫下中农改善经济状况放在首位

第1版()
专栏:

泡子沿信用社运用信贷这个阶级斗争工具为社会主义服务
把扶持贫下中农改善经济状况放在首位
他们从生产入手,同有关部门一道,帮助六十多户贫下中农赶上或超过了当地社员中等生活水平,信用社资金力量也逐步壮大。
据新华社沈阳电 辽宁省宽甸县泡子沿信用社认真执行党在农村的阶级路线,在业务活动中热情扶持贫农下中农社员。几年来他们同有关部门一道,帮助六十多户贫农下中农困难户赶上或超过了当地社员的中等生活水平,其中有二十几户由贷款户变成了存款户。
泡子沿信用社的三名干部都是共产党员,他们时刻关心阶级兄弟,经常访贫问苦,发现服务区内谁家有困难,就及时帮助解决。他们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感到:生活贷款只能解决临时性的问题,要使有困难的贫农下中农社员摆脱困难,还必须从生产入手帮助他们增加收入。因此,泡子沿信用社在办理存放款业务的同时,每年都要到服务区内比较困难的社员家里,特别是贫农下中农社员家里,进行一两次调查,根据每家的困难程度和原因,和生产大队、生产队干部共同研究扶持的方法。几年来,经过信用社协助生产队安排,有三十二家有一定劳动条件的困难户参加了力所能及的劳动,经济状况都不断地好起来了。
对于有条件从事家庭副业只是缺少钱的困难户,信用社就给予贷款支持。一九五九年以来,用贷款帮助三十多户养了八十多头猪。贫农社员张廷喜全家九口人,只有一个劳动力,困难比较大。信用社不仅主动借给他一笔买猪的贷款,信用社主任赵允贤还跑了几个村子帮他买到一头良种小母猪,从三十里外背了回来。现在张廷喜养的这头母猪已经产了七窝猪仔,用卖猪仔的钱,还清了欠款,添置了衣物家具,并且有了少量的存款。
有些经济有困难的社员,由于生病或人口多、拖累大等原因,总感到负担重,精神不大振作。对于这样的社员,信用社一面从经济上扶持,一面配合党组织和生产队加强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增强他们克服困难的信心。
信用社服务得越好,社员就越支持信用社的工作。北吊幌子大队第五生产队贫农社员陈德林,在信用社帮助下生活改善以后,不仅自己有余钱存到信用社,还协助信用社吸收存款一千六百元。象这样热心支持信用社的贫下中农社员,在这里的五十多个生产队里队队都有,泡子沿信用社就是依靠这些骨干力量,团结广大社员群众越办越好的。几年以前这个信用社的社员存款不到一万元,近两年内最多时到过七八万元,目前虽然是社员存款的淡季,存款额仍然有五万元左右。
泡子沿信用社在工作当中,也曾走过一段弯路。一九五八年以前,这个信用社办得不太好,当时有的社干部认为:“信用社的钱要有借有还,有偿还能力的就借,没有偿还能力的就不借。”在这种思想支配下,信用社同贫农、下中农疏远了。一九五八年冬,这个信用社经过了整顿,改选赵允贤为社主任,以后又陆续补选卞永祥、于长荣分别担任了业务员和会计。新的社干部吸取了前一阶段没有认真贯彻党在农村的阶级路线的严重教训,树立和加强了依靠贫农下中农的思想,信用社得到了进一步发展。现在,泡子沿信用社有理事、监事和社员代表六十五人,其中贫农下中农成份的就有六十三人。

苏丹首任大使拜会朱德委员长

第1版()
专栏:

苏丹首任大使拜会朱德委员长
新华社十日讯 苏丹共和国首任驻华大使法赫尔·埃丁·穆罕默德今天下午拜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朱德。
拜会时在座的,有外交部西亚北非司司长陈楚。

依靠贫农和下中农办好信用合作社

第1版()
专栏:社论

依靠贫农和下中农办好信用合作社
怎样充分发挥农村信用合作社的作用,把农村信用合作社办得更适应当前农村阶级斗争和生产斗争的需要呢?
办好农村信用合作社,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为什么人服务,即怎样帮助贫农、下中农社员克服生产上和生活上的困难的问题;一个是依靠什么人办社,即怎样使农村信用合作社的领导权切实掌握在无产阶级革命者手里的问题。这两个问题的实质,也就是如何正确地贯彻执行党在农村的阶级路线问题。
农村信用合作社在信贷工作中,贷款给什么人,扶持什么人,这是一个头等重要的问题。
农村信用合作社积极扶持贫农、下中农改善经济状况,不仅有重大的经济意义,而且有重大的政治意义。在农村金融方面,也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这种阶级斗争同样是长期的、复杂的。农村的金融阵地,社会主义不去占领,资本主义就会去占领。在这种形势下,如果社会主义集体金融组织的农村信用合作社,不去积极地帮助某些社员、特别是贫农、下中农解决生产和生活上的困难,资本主义高利贷就会趁机死灰复燃,这对于巩固集体经济,发展农业生产,是极为不利的。由此可见,农村信用合作社是不是全心全意地扶持贫农、下中农,决不只是一个业务经营问题,而是关系到农村两条道路斗争的重大问题。农村信用合作社应当时刻把扶持贫农、下中农进一步改善经济状况,摆在工作的首要地位,更加自觉地运用信贷这个阶级斗争工具,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服务。
当然,我们说农村信用合作社必须贯彻执行党的阶级路线,积极热情地扶持贫农、下中农改善经济状况,这绝不是说可以放弃信贷“有借有还”的原则,而是说信用合作社贷款应该贷得合理,并且指导贫农、下中农使用得当,同时善于运用适当的工作方法把两者统一起来。要做到这一点,就要正确解决怎样为贫农、下中农服务的问题。
农村信用合作社可以有两种为贫农、下中农服务的方法。有的信用社把大部分贷款,用于解决社员生活上的临时困难,虽然解决了一时的问题,但有困难的社员的经济状况,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改善,还往往增加了债务负担。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有些信用社则从生产入手,帮助有困难的社员解决实际困难,有效地提高了贫农、下中农的经济地位。这是帮助贫农、下中农改善经济状况的正确途径。我们提倡和推广这种从生产入手,帮助贫农、下中农社员解决生活困难的做法。
从生产入手,就要同生产队的领导配合好,帮助生活上有困难的社员奋发图强、自力更生地搞好集体生产。社员的主要收入是靠集体分配,只有首先搞好集体生产,才能可靠地增加经济收入。在帮助他们搞好集体生产的前提下,还要帮助他们搞好作为集体经济补充部分的家庭副业,使这种副业的发展,既能增加社员的收入,又有利于集体经济的发展和巩固。这就是说,帮助有困难的贫农、下中农社员摆脱比较困难的经济处境,要同巩固和发展集体经济结合起来。只有这样,社员借了款,才能做到有借有还,按期归还。而且,社员的收入增加了,贷款户就能变为存款户,进一步壮大信用合作社的资金力量。把贫农、下中农社员的困难看作“包袱”,在贷款方面歧视他们,是和党在农村的阶级路线相违背的,应当防止和纠正。
农村信用合作社贷款的重点,是生产队还是社员个人?这是能不能正确贯彻执行党的阶级路线的又一重要问题。有些信用社的干部认为,支援社员和支援集体经济无关,因此往往把向社员个人贷款放在次要地位。这显然是不对的。信用合作社要充分发挥它作为群众性的资金互助组织的作用。贷款重点必须是社员个人。这一贷款原则,是由它的所有制性质决定的。信用合作社是由社员群众自筹股金办起来的,社员群众组织信用合作社的目的,首先就是希望信用合作社帮助大家调济资金。
信用合作社以主要力量帮助社员个人克服困难,这就同国家银行在农业信贷资金运用上作了分工。集体经济需要的生产资金,应该根据自力更生为主、国家支援为辅的原则,充分动员生产队的资金潜力去解决,不足部分国家银行可以贷款支持;信用合作社资金有限,应该首先用来解决社员个人的资金困难。当然,如果信用合作社的资金确实比较充裕,社员由于收入增加,生产和生活上的困难已经不多,那么,信用合作社在满足了社员个人的贷款以后,对生产队的生产费用的不足部分,给以适当的、期限不超过一年的贷款支援,也是应该的。
信用合作社帮助社员个人解决了生产上和生活上的资金困难,使他们的生产和生活得到妥善的安排,就能进一步调动他们参加集体生产的积极性。他们参加集体生产的积极性提高了,收入增加了,就可以减少向生产队的预支和预借,使生产队的资金得以集中用于发展集体生产,这正是信用合作社对集体经济的有力支持。许多办得好的信用社的经验都证明,信用社对于社员个人的资金困难解决得好,吸收的存款就多,社员的贷款就会逐渐减少,而用于支援集体经济的资金也就越多。可见,办好信用合作社,不仅可以帮助社员个人克服临时性的困难,而且可以充分调动群众的资金,自力更生发展农业生产。
要办好农村信用合作社,还要解决依靠什么人办社,即领导权掌握在什么人手里的问题。这对于能否贯彻执行党的阶级路线具有决定性意义。依靠贫农、下中农,是我们党在农村进行一切工作所应当遵循的阶级路线,要办好农村信用合作社,也必须坚决依靠贫农、下中农这支阶级队伍,并在贫农、下中农的监督和支持下进行工作。
贫农、下中农有受旧社会高利贷剥削的切肤之痛,他们把社会主义的信用合作社,看作是自己的“小银行”,热烈地爱护它,积极地支持它。信用合作社也正是根据他们的需要来办的。他们对农村中可能伺机而起的高利贷活动最为敏感,他们是坚持农村社会主义信贷阵地的最可靠的力量。贫农、下中农对于阶级兄弟生产和生活方面的资金困难最为关心,感受最深,是农村信用社贯彻执行党在农村的阶级路线必须依靠的最积极的力量。
贫农、下中农是农民中的多数,他们的储蓄存款和缴纳的股金,是信用社资金来源的主要部分。因此,信用合作社的领导权必须切实地掌握在贫农和下中农的手中。信用合作社的领导机构,诸如社员代表大会、理事会、监事会,都应该牢固地树立贫农、下中农的绝对优势;生产队的信用社社员小组,也要由贫农、下中农社员担任组长。信用合作社在制订业务方针、计划和进行信贷活动的时候,也要充分听取贫农、下中农的意见。
依靠什么人办社,同信用社为什么人服务一样,是一个贯彻执行党在农村中的阶级路线的重大问题。信用合作社的各项业务活动,一定要置于贫农、下中农组织的监督之下。信用合作社的工作人员,要挑选经过阶级斗争考验、立场坚定、政治可靠、热爱信用合作事业、在群众中享有较高威信并且熟悉业务的人来担任。农村信用合作社只有紧紧地依靠贫农、下中农这支阶级队伍,才能联合和团结中农,孤立和打击高利贷者,支持集体经济,更好地为农村的阶级斗争和生产斗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