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关于政治局的政治报告的决议

第3版()
专栏:

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关于政治局的政治报告的决议
新华社雅加达十四日电 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机关报
《人民日报》一月十五日刊载了印度尼西亚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就艾地的政治报告所作的决议。标题是
《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关于政治局的政治报告的决议》,全文如下: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六日在雅加达举行的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在听取和深入讨论了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艾地同志作的政治局的政治报告后,一致决议完全同意这个政治报告,并号召全体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共同完成在政治报告中所阐述的国内外的迫切的任务。
全体会议完全同意政治报告这个结论:自第一次全体会议提出“勇敢、勇敢、再勇敢”的口号后,我们党已经展开激烈的斗争和广泛的活动,已成功地更高举起了民族的三面旗帜:民族阵线的旗帜、党的建设的旗帜和一九四五年八月革命的旗帜。在勇敢的精神日益高涨的形势下,印度尼西亚人民已下定决心,粉碎所谓“马来西亚”。为了在一切方面同腐朽的帝国主义这个方案进行对抗,我们已经成功地举办了新运会,并取得巨大的成就。如果印度尼西亚人民和政府在反对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斗争中缺乏勇敢的精神,新运会就不可能取得成功。
全体会议强调在政治报告中所总结的两个重要的经验。第一、举办新运会的经验证明,粉碎现代修正主义不仅仅是共产党人的事,而且也是所有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新殖民主义的爱国人士的事。修正主义者是帝国主义者在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的志愿军。
另一经验是,我们所取得的一切成就,是由于我们在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党员和人民当中发扬了雄牛精神,相信自己力量的精神,自力更生的精神,坚决维护革命立场和“坚决前进,决不后退”的精神。
第一部分
全体会议同意政治报告这个结论:印度尼西亚近十年来,尤其是近几年来和近几个月来的政治形势,继续向左转,但是力量对比基本上还保持原状,就是说,如果中间力量同右派力量团结,还会超过进步力量,如果进步力量同中间力量团结,也会超过右派力量。中间力量倾向左的人越来越多,这对建立右派内阁是一种障碍。但目前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建立以纳沙贡为核心的互助合作内阁。
如果政治形势继续向左转,在经济方面就不会发展成这种情况。尤其是,自从执行了“一九六三年五月二十六日”的错误路线,就是说自从颁布直接违反和破坏经济宣言的财经条例后,经济状况,特别是衣食情况,越来越恶化,这是由于在旧结构性质的内阁中的一些反人民的部长所采取的反动政策的结果,也是由于那些卖身给美帝国主义的部长所采取的奴隶政策的结果。他们是在国际货币基金会“援助”的背景下,通过
“经济稳定计划”卖身给美帝国主义的。
印度尼西亚工人把国内形势的发展概括成如下的一句简要的话:“政治继续向左移,而肚子向右移”。
虽然他们得出了“肚子继续向右”的结论,但是他们仍旧热情地欢迎革命的政府的每项粉碎帝国主义、种族主义和反革命等的建议和政策,这是很感动人的。总的说来,他们认为最好是“政治向左、肚子也向左”,但是既然现在不可能所有一切都向左,那么与其“政治向右,肚子向左”倒不如“政治向左,肚子向右”更好,因为只要政治继续向左发展,我们将会更迅速地结束贫困的生活。这表明印度尼西亚人民的政治觉悟是多么高。
人心要比饥饿更坚强,这就是印度尼西亚工人在面对当前的形势所采取的态度和意志。这像一粒神奇的子弹,射向反动派和修正主义者的。是的,也是射向修正主义者的,因为修正主义者宣扬采取温和和软弱的态度,并以“经济”比革命的政治“更重要”的迷惑人的口实鼓吹对敌人投降。
全体会议再次强调政治报告所提醒的东西。政治报告指出,真正的革命领导人,尤其是共产党人,不能光是承认人民是有觉悟的,是有决心的,而且应当认识到,在他们肩上所担负的责任是使人民的生活迅速地从右转到左。
从这个立场出发,印度尼西亚共产党热烈欢迎工作内阁的新纲领,并以最深刻的谅解坚决地执行这项新纲领。这项新纲领是:一、衣食;二、粉碎“马来西亚”;三、继续进行建设。但是印度尼西亚共产党认为,为了使工作内阁纲领能取得成就,应当履行以下的条件:实行彻底的土地改革,结束“一九六三年五月二十六日”错误路线,消灭反革命;建立以纳沙贡为核心的互助合作内阁,并使政权制度民主化。
关于衣食问题,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人早就主张,印度尼西亚人民在解决这个问题时,也应当实行自力更生。为了做到这点,应该走的第一步是实行彻底的土地改革,而不是增加进口,不是改变吃的东西,不是建立化肥厂等,因为所有这一切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也不是今后将采取的措施。
但是,由于民族资产阶级还未能接受印度尼西亚共产党的彻底的土地纲领,那么为了克服粮食的困难,至少也应当彻底实现土地基本法令,重视农民的利益。
全体会议以上述的论点为依据,重申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人早就提出的主张,他们认为我们必须以农业和种植园为我国经济的基础,因为如果我国的经济有了强大的基础即有先进和发达的农业和种植园,我们才有可能建设和加强作为我国经济骨干的工业。
鉴于目前的实际情况和印度尼西亚革命的前途,全体会议号召印度尼西亚全体共产党人和其他革命者把自己同农民运动全面结合起来,并对农村、农民和种植园工人给予最大的关怀。
关于粉碎“马来西亚”问题,当前的问题在于印度尼西亚人民和政府应当怎样最完善地来执行粉碎“马来西亚”的纲领,尤其是,应当怎样使这项纲领能同印度尼西亚人民和政府的其它纲领和任务协调地结合起来。
政府的新的三点纲领将是互相补充和互相充实的,如果它掌握在那些有着良好愿望和诚意的部长手中。执行衣食纲领将加强国内的力量,而国内力量强大了,就会给“马来西亚”以更沉重的打击。已经证实的是,执行粉碎“马来西亚”纲领后,使印度尼西亚摆脱了马来亚和新加坡的垄断资本家和买办的控制,从而使印度尼西亚能够同它的出口商品的消费者和它的进口商品的生产者直接建立关系。印度尼西亚在进出口方面摆脱了马来亚和新加坡的控制后,为它改变它的长期偏重于同资本主义国家进行对外贸易的方针创造了新的可能性。这个方针的改变,对印度尼西亚在克服衣食困难和继续进行建设方面的努力,将起重要的作用。要想继续进行建设,衣食问题,特别是人民的吃饭问题就得有保证,否则,空着肚皮,是不可能进行建设的。
总之,只有迅速结束“一九六三年五月二十六日”错误路线,只有把反革命彻底消灭,只有迅速建立以纳沙贡为核心的互助合作内阁,粉碎“马来西亚”纲领才有可能顺利执行。
关于粉碎“马来西亚”纲领问题,全体会议重申这个结论:我们一方面要认识到,英国盘踞在“马来西亚”比起荷兰盘踞在西伊里安,对东南亚人民的斗争和和平更加具有危险性。但另一方面,如果夸大英国在“马来西亚”的力量也是错误的,因为“马来西亚”只不过是正在腐朽的帝国主义的计划,它是由于帝国主义害怕会在东南亚失去它的地位而匆匆忙忙建立起来的。在执行粉碎“马来西亚”的任务时,绝对不能忘记,印度尼西亚人民最危险的和头号的敌人是美帝国主义。美帝国主义是十分需要来维护这个作为新殖民主义形式的“马来西亚”。因此,反对“马来西亚”的斗争,不只是意味着反对英帝国主义,而且也意味着反对美帝国主义。
可见“马来西亚”不只是马来亚、新加坡、沙巴、沙捞越和印度尼西亚人民的事,也是整个东南亚人民的事,因此,不能认为这件事同全世界人民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新殖民主义的斗争是没有联系的。因此,印度尼西亚人民粉碎“马来西亚”的斗争,得到全世界反帝力量的支援是合乎情理的。
关于政治对抗问题,全体会议要求政府立即承认在阿扎哈里总理领导下的北加里曼丹统一国家部队的北加里曼丹统一国家是北加里曼丹的唯一合法政权,这样,对北加里曼丹人民的斗争,便提供了一切援助的强有力的政治基础。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全体会议认为有必要强调的是,不管印度尼西亚和其它国家给了多大的援助,起最大决定作用的是北加里曼丹人民本身的武装斗争。因此,双方,不论是北加里曼丹方面或者是印度尼西亚方面,都得坚持这个原则,即解放这个国家人民的是北加里曼丹人民。
关于继续进行建设的问题,最主要的是结束“一九六三年五月二十六日”的错误路线,同时履行《印度尼西亚革命回声》中所明确规定的东西,即“着重提高生产”是“责无旁贷”的,因为“必须积极地发展工农业的生产力”。
“五月二十六日经济条例”不但不是履行《印度尼西亚革命回声》中所提出的发展工农业生产力的指示,恰恰是压制生产力的发展。
从一九六三——一九六四年国家收支预算的数字中,尤其是自执行“五月二十六日经济条例”后的几个月来,可以清楚地看出:“五月二十六日经济条例”是一个障碍物。
关于同“马来西亚”对抗的问题,我们主要的任务是巩固已经采取了的经济措施,同时反对反动的方案。
根据印度尼西亚进步的国内外政策,那么最近签订的以外国投资为名的石油“合同”应当取消。
在政府承认“五月二十六日条例”失败后,我们现在的任务是敦促政府恢复经济宣言,并彻底实现它。与此同时,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人必须集中最大的力量来实现经济宣言。
只有这一切都实现了,才有可能改善人民的生活,也才是对经济建设有意义的开端。
第二部分
全体会议完全同意政治报告所说的,国际形势对全世界革命力量的发展十分有利,而对全世界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新殖民主义、修正主义者和其它反动派的力量越来越不利;全世界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民主、世界和平和社会主义而进行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颠覆和干涉政策的斗争还在继续向前发展;帝国主义的“全球战略”遭到了挫败,到处都遭到挫败。在帝国主义阵营内部的力量对比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
全体会议重申政治报告这一结论,现在,世界上存在着四个基本矛盾,一、社会主义同帝国主义(垄断资本主义)之间的矛盾;二、无产阶级同资本主义各国的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三、被压迫民族同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四、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而今天,社会主义同帝国主义(垄断资本主义)之间的矛盾和被压迫民族同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形成了两股巨流,这两股巨流汇成一股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巨流,因此,这两个矛盾是我们当前世界的主要矛盾。由于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目前的革命形势日益高涨和成熟,所以很清楚,被压迫民族同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是这两个主要矛盾中的最主要的矛盾。
因此,全体会议重申这个结论,只有人民在革命者的领导下起来彻底推翻资产阶级政权,才有可能导致这四个矛盾的解决,因此,只能通过革命的道路来解决。
政治报告的结论指出,由于推翻资产阶级政权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因此,如果认为在社会主义国家里不会发生资本主义的复辟,那是非常错误的。
鉴于某些人认为主要矛盾在于资本主义的欧洲,说什么在世界的这一部分最有可能爆发无产阶级革命,全体会议批判了“欧洲中心论”的思想,认为这是第二国际机会主义政党对于无产阶级革命的教条主义观点的变种。正是列宁本人从他的伟大的十月革命的理论或实践中证实了这点,他认为革命首先不会在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中爆发,而是在帝国主义最薄弱的环节里爆发。对于某些共产党人认为如果我们把被压迫民族同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作为主要矛盾就意味着把农民置于革命领导的地位的看法,全体会议认为,其实,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对工人阶级领导的必要性发生了动摇。我们共产党人对于工人阶级在革命中起领导作用的必要性,用不着去怀疑,因为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也将不会有任何没有工人阶级领导的农民革命能够获胜。无论是马克思、恩格斯或者列宁,都对农村和殖民地国家,就是说对农民给以极大的关怀。
正因为这样,全体会议认为政治报告下的这个结论非常重要。这个结论指出,从世界的角度来看,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是世界的农村,而欧洲和北美洲是世界的城市;如果要想赢得世界革命的胜利,世界无产阶级就得把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革命放在重要的地位。就是说,把世界农村的革命放在重要的地位,别的办法是没有的。为了赢得世界革命的胜利,世界无产阶级“必须到这三大洲去”。
全体会议也一致同意政治报告对认为民族独立斗争没有社会主义国家的援助就不可能获得成功的观点所进行的批判。这种观点对辩证唯物主义哲学来说是陌生的东西,因为我们从辩证唯物主义得到的教益是,内因才促使事物的质变,而外因只是起辅助作用而已。因此,我们的党教育它的党员和印度尼西亚人民大胆地实行自力更生,相信自己的力量,下决心“坚决前进,决不后退”,并以红色雄牛的精神教育人民,这是非常正确的。
关于东南亚问题,根据政治报告的正确的分析,亚洲的这个部分(东南亚)是世界主要矛盾地区的焦点之一,这里的革命形势目前正在继续高涨和成熟。因此,这个地区的民族解放运动定会取得胜利,定会发展成为反对资本的斗争。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帝国主义在东南亚的总崩溃是不可避免的。帝国主义在这个地区的堡垒崩溃的形势,将像巨大洪水般冲击帝国主义,这大大有助于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发展。
在这个地区还在为民族解放而斗争的各国共产党负有以下的共同的主要任务:一、吸收尽可能多的人民群众并把他们组织到民族阵线中;二、最广泛地深入到农村中去建立工农联盟;三、加强党对广大人民群众的领导,并善于利用一切斗争的形式;四、加强东南亚各国的人民和共产党的合作。这就是推翻东南亚的四座魔鬼大山的四个法宝。这四座魔鬼大山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买办资本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
全体会议深刻地认识到,印度尼西亚的革命者在东南亚的民族解放斗争中所发挥的作用和负有的责任。印度尼西亚革命的胜利,将意味着帝国主义堡垒遭到极大的毁坏,将意味着反帝斗争中的一个跃进,它的光辉将会照耀到东南亚地区以外遥远的地方。
关于莫斯科三国条约问题,全体会议完全同意政治报告所下的结论,它指出,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人根据他们要求进行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和平的斗争,认为最好完全没有这项条约,其理由是我们必须把掌握在社会主义国家手中的核武器和掌握在资本主义国家手中的核武器区别开来,把社会主义国家的核试验同资本主义国家的核试验区别开来,前者是为了加强和平,而后者是为了扩大侵略战争的危险。同时,事实也证明,这项条约签订后,世界和平运动陷入了瘫痪。美国继续不断地进行地下核试验,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反对,因为它得到这项条约的准许。
本着忠于斯德哥尔摩呼吁和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本身纲领的精神,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人仍旧要求把一切核武器扔到海里去,对核武器的一切试验、制造、储存和使用实行全面的禁止,并且加以有效的监督。我们对于核武器的立场是:虽然核力量的发现影响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但是它并不改变社会发展规律。因此,我们不能对帝国主义者的核讹诈投降,我们反对崇拜核武器并谴责核迷信。
全体会议十分同意政治报告这一结论,只要世界帝国主义还存在,要在一个国家或几个国家里实行共产主义社会的建设,那是办不到的,是不负责任的和不符合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的。在军事上和意识形态上还受到帝国主义的威胁的情况下,不仅大大限制了社会主义国家进行经济建设,而且所有社会主义国家也有义务来加强无产阶级国家联盟,使它成为粉碎世界上的帝国主义和镇压国内的资产阶级势力的残余的最重要的工具。
由于和平是建设共产主义社会的先决条件,然而,今天的世界还面临着两种可能性:战争与和平。因此,全体会议认为,在这种世界形势下,这个共产主义社会建设计划只能是削弱世界革命运动的一项主观计划。这项主观计划把目前国际形势理想化了,把到处进行干涉、颠覆和侵略的帝国主义者及其头目理想化了,并把他们说成是“爱好和平”和“明智”的人。
关于同其它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关系的问题,全体会议重申政治报告所强调的:有必要更坚决地保持独立和平等或权利平等的态度。
政治报告对于目前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出现四种类型的共产党和工人党所作出的结论,也是非常正确的。这四种类型的共产党和工人党是: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共产党和工人党;二、其领导权受修正主义控制,但其内部出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反对力量;三、完全受修正主义控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而被开除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已建立马克思列宁主义组织;四、其领导权掌握在修正主义者手中,但已建立有新的共产党同修正主义并存。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属于第一类型的共产党。在对待目前在许多国家的共产党内部正在进行的分化和选择,我们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人应当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一九五七年莫斯科宣言和一九六○年莫斯科声明的革命原则,尽可能采取最客观的态度。在面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所发生的一切问题上,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从一开始直到现在和将来,将继续采取坚决的态度。
对于召开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种种可能性的问题,全体会议同政治报告的意见是一致的,在尚未召开各国共产党国际会议之前,双边会谈必须继续举行。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在等待召开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良好时机到来的同时,将高高举起下列六面旗帜:一、反对修正主义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旗帜;二、反对投降主义的革命旗帜;三、反对抽象和平的具体和平旗帜;四、反对大国利己主义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旗帜;五、反对分裂的团结旗帜;六、反对悲观主义的革命乐观主义旗帜,来继续粉碎修正主义。
第三部分
全体会议怀着高兴而谦虚的心情欢迎政治报告的这个结论:我们的党在完成党的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两项三年计划之后,已成为群众的党和干部的党了。在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人的领导下目前已经把七百多万的农民组织起来了。
这意味着我们的党基本上已把自己同农民结合起来,工农联盟基本上也建立起来了,而且越来越巩固,我国的民族阵线有了强固和富有战斗的基础,这一切对挫败反动派挑拨部族和部族之间、地区和中央之间,以及民族阵线内部力量之间的分裂的任何阴谋活动更加有保证。这也意味着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基本上已成功地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印度尼西亚化,实质上它意味着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同农民结合起来。
在推进党的农民工作方面,全体会议认为,这个印度尼西亚革命理论极为简单的公式是十分重要的,那就是:一一二三四,或者唱多多来米法,这条公式的意义是,在革命中有一个先锋队,即工人阶级;一个主要力量,即农民;民族阵线的两个基础,即工人和农民;革命的三个动力,即工人、农民和小资产阶级,就是说,所有的劳动人民;民族阵线的四种力量,即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农民在我国革命中占的地位是那么重要,因此,如果我们不把几百万农民组织和动员起来,我国的革命就不可能获胜。
一九四五年八月革命的经验表明,农民的作用是极为重要的,(一)农民或农村是粮食的来源,没有粮食就不可能进行革命;(二)农民或农村是士兵的来源,没有革命的士兵就不可能进行革命;(三)农民或农村是革命后退的地方,如果在城市遭到打击,没有后退的地方,革命力量就会在城市里被粉碎;(四)农民或农村是进攻敌人和重新夺回原先被迫放弃的城市的根据地,如果没有农村作为进攻的根据地,想夺回城市是不可能的。总而言之,农民或农村问题是革命成败的问题,是革命干部生死存亡的问题。
鉴于农民对革命的作用是那么重要,全体会议认为,政治报告所提出的路线是十分正确的,那就是必须把关于文化、思想和组织的四年计划同巩固我们党和农民结合的路线密切地联系起来。这就是说,文化工作必须首先提高农民的文化水平,提高农民的战斗精神和热情,我们的思想工作必须首先使党的所有干部在思想方面,同农民进一步结合起来,和加强对从事搞农民工作的干部的无产阶级的思想工作,我们的组织工作必须首先扩大和进一步巩固我们的党和我国农民的革命群众组织,以便在组织方面、纪律方面和战斗力方面,保证取得思想上的一致。我们党的工作倘若是青年方面的,就得首先面向青年农民,倘若是妇女方面的就得首先面向农村妇女,倘若是艺术方面的,就得首先面向农村的艺术工作者,倘若是教员方面的,就得首先面向农村的教员,倘若是儿童方面的,就得首先面向农民子弟,等等。
要想实现建立以纳沙贡为核心的互助合作内阁这个要求,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巩固进步力量、团结中间力量和继续孤立顽固力量这条路线的执行情况,是共产党人的群众工作,特别是农民工作的关键。
全体会议怀着愉快的心情欢迎政治报告这个结论:在执行农民运动的四项主要任务方面获得了重大的进展。这四项任务是:(一)开展“六好”运动;(二)广泛开展和改进农村的调查研究工作;(三)加紧努力使印度尼西亚农民阵线成为贫雇农的群众组织,但并不拒绝中农参加这个组织并吸收中农参加合作社;(四)加强和推广对从事农民工作的干部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这四项任务的重点是“六好”运动:(一)减租,主要是以收成分配合同法令为依据;(二)减息;(三)提高雇农工资;(四)提高农业生产,包括千方百计运动和灭鼠运动的工作在内;(五)提高农民的文化水平;(六)提高农民的政治觉悟。
从第二个三年计划所取得的成功经验中,政治报告得出这个重要的结论:活跃所有基层委员会的工作是党组织生活的主要问题,是群众政治活动和革命群众组织活动的关键,为了使基层组织能发挥它们应有的作用,关键在于区委身上,对爪哇以外地区,必须首先使县委活跃起来,以便带动区委和支委也活跃起来。因此,在我们党组织的建设中,总的来说,应当把注意力集中在建立在政治思想上一致的,具有良好的领导方法和工作作风的区委。
全体会议决心以红色雄牛的精神,争取关于文化、思想和组织的四年计划获得成功,它的核心是“十个提高”,即:(一)提高党员和人民群众的文化水平;(二)提高党员和人民的思想水平;(三)增加党和群众组织的成员人数;(四)增加预备党员的转正人数;(五)增加党员和预备党员;(六)加强区委、支委、支部和小组的组织生活;(七)增加党费收入;(八)进一步调配和安置干部到更合适的岗位;(九)加强推动下基层运动;(十)改进领导方法和工作作风。在执行这项提高文化和思想的计划时,关键在于教员问题。
由于我国知识分子的政治觉悟提高了,那么党在这方面的工作当然会有好的前途。
关于文化事业问题,全体会议强调政治报告所提出的希望,要求作家、艺术家和其它的革命文化工作者着重于创造性地劳动。为此,除了继续深入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治理论外,艺术家、作家和革命文化工作者一般来说,应该更多地下基层去,更多地写出富有艺术性、现实性和革命性的作品和其它创作,使这些作品和创作具有启发性的力量,从而能推动和发动群众斗争。
为此,全体会议重申政治报告这一指示:艺术和文学领域是富有感情的,它们最容易接受和滋长修正主义,因此,共产党的作家和艺术家必须提高警惕,以便防止自己和自己的领域受到修正主义毒素的感染。
最后,全体会议认为,政治报告所下的这个结论十分重要,这个结论是,有必要在所有(党的)委员会中建立政府和代表机构的小组委员会,在它们的领导下,协助那些在政府机关和代表机构中任职的党员进行工作,并监督他们的活动,如果必要时,及时地对他们提出批评。

巴黎观众争看《白蛇传》 演员的精湛表演博得雷动掌声和热烈赞赏

第3版()
专栏:

巴黎观众争看《白蛇传》
演员的精湛表演博得雷动掌声和热烈赞赏
新华社巴黎电 中国艺术团九日晚在巴黎阿隆勃拉剧院首次演出了中国古典神话京剧《白蛇传》。这次演出受到了观众的热烈欢迎。
当演出《白蛇传》的海报公布后,为中国艺术所倾倒的巴黎观众纷纷前往剧院预订座位。演出前,剧院门前仍然排列着购票观众的长队。在座票全部售尽后,还有许多观众愿意购买站票欣赏这场演出。开演前,剧院门口的观众挤得水泄不通。为了让观众顺序入场,剧院不得不把开演时间推迟了一刻钟。
这出文武兼备、唱作并茂的大型京剧,自始至终抓住了观众的情绪。扮演主角白素贞的著名京剧女演员杜近芳,以细腻入微的表情,优美动人、富有感情的唱腔和婀娜多姿的舞蹈动作赢得了全场观众的热烈赞扬;特别是游湖、盗草、水战和断桥等几场戏,不断激起了全场的赞叹声和掌声,演出后全场掌声雷动,演员们向观众一连谢幕五次。观众还向主要演员献了花篮和鲜花。
法新社在一篇报道这次演出盛况的消息中,盛赞杜近芳的歌唱、表演、舞蹈和武打所表现的高度水平。

我佛教协会欢宴日佛教界人士

第3版()
专栏:

我佛教协会欢宴日佛教界人士
新华社十四日讯 中国佛教协会今晚举行宴会,欢迎日本佛教界西川景文长老及夫人,大河内隆弘长老及夫人、中浓教笃法师。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喜饶嘉错、中国日本友好协会会长廖承志、中国红十字会会长李德全、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会长楚图南、国务院宗教事物局副局长高山和有关方面人士出席了宴会。在京的日本和平人士西园寺公一也应邀出席。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在宴会上讲话。他热烈赞扬西川景文长老等日本客人对促进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和对和平事业所作的贡献。大河内隆弘也在宴会上讲了话。

我体育代表团离古巴去阿

第3版()
专栏:

我体育代表团离古巴去阿
据新华社哈瓦那十二日电 由荣高棠率领的中国体育代表团在古巴进行了二十二天友好访问后,今天上午离开哈瓦那前往阿尔巴尼亚进行友好访问。

我贸易代表团抵柏林

第3版()
专栏:

我贸易代表团抵柏林
新华社柏林十二日电 中国政府贸易代表团十二日乘飞机抵达柏林。代表团是前来进行中、德两国一九六四年贸易谈判的。

我妇女代表团去马里

第3版()
专栏:

我妇女代表团去马里
据新华社十三日讯 应马里苏丹联盟党妇女组织执行局邀请的中国妇女访问马里代表团团长、全国妇联主席团委员曹孟君,今天上午乘飞机离开北京前往马里进行友好访问。
代表团团员钱行、沈元辉已在国外。

我青年乒乓球队抵莫斯科

第3版()
专栏:

我青年乒乓球队抵莫斯科
新华社莫斯科十四日电 中国青年男女乒乓球队在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陈先的率领下,十三日晚到达莫斯科。他们是来参加将在十六日——十七日在莫斯科举行的国际乒乓球比赛的。乒乓球队教练是容国团和孙梅英,运动员是:王家声、王雪坤、于贻泽、何祖斌、李联益、林慧卿、韩玉珍和李赫男。

我展览团负责人拜会智内长

第3版()
专栏:

我展览团负责人拜会智内长
新华社圣地亚哥十一日电 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和贸易展览团团长张光斗、展览团秘书长梁丰珠、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公司驻智利商业新闻办公室负责人李言年今天在智利参议员霍纳斯·戈麦斯的陪同下拜会了智利内政部长索特罗·德尔里奥博士。
德尔里奥博士对他们说,智利对同中国开展贸易感到兴趣。他说,智利希望促进同全世界各国的贸易。他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在这里举办展览会而感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