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晋中平原上的一个歼灭战

第7版()
专栏:革命回忆录

晋中平原上的一个歼灭战
周士第
1948年5月,我军解放晋中名城临汾。这时,阎锡山还占据有晋中地区南起灵石、北至忻县十五座县城和附近乡村;有正规军十余万人,二十二个保安团,二十一个保警大队,第八、九、十三个总队。第十总队是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丧心病狂到极点,在日寇投降时授意阎锡山留用以屠杀中国人民的数千名日军组编的;此外又强迫人民组织“民卫军”,由阎锡山的特务组织控制,为美蒋阎充当炮灰。阎匪利用太原兵工厂,大事造枪炮、弹药,抓丁扩军;利用太原钢铁厂、水泥厂的生产,大肆构筑钢筋水泥碉堡。晋中各县城、重要市镇、村庄和山区边沿要地均建为据点,把晋中形成了由千万个高碉堡低碉堡、千百个大据点小据点组成的要塞地区。阎锡山在美帝国主义大力支持下,曾自吹武装了人,武装了地,每个阵地能抵一万发炮弹,五千个堡垒足抵五十万精兵,永保晋中,万无一失。美帝国主义对阎锡山的反共反人民的措施大为赞赏,曾派美国记者到太原参观,并在报章上为阎匪的反共反人民的措施大肆宣扬。
晋中平原,经过阎锡山三十多年的反动统治,日寇八年的残酷压榨,日寇投降时,阎锡山在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支持下,与日寇勾结,窃取人民抗战的胜利果实,又由陕西之秋林重返晋中,施行“兵农合一”、“白日转生”、“三自传训”、“肃清伪装”、抓丁杀人、苛捐杂税等残酷恐怖统治,晋中已成为人间地狱。晋中人民含着眼泪、抱着仇恨,到处流传着“兵农合一好,遍地长青草”、“兵农合一聚宝盆,又没粮食又没人”、“地里蒿草多,村里病人多,家里女人多”等民歌,来控诉阎匪的血腥统治。
1936年2月,毛主席率领红军渡过天险黄河东征抗日时,曾派一支红军到晋中方面活动,给晋中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1937年后,中国共产党领导晋中人民进行八年英勇抗战,八路军一直与晋中人民一起打击日寇。日寇投降后,有些乡村曾经一度得到解放,进行过反奸、反霸、减租、反贪污的斗争。因而晋中人民深爱共产党和党所领导的红军、八路军、人民解放军。1948年5、6月麦收将届的时候,晋中人民望着滚滚的麦浪说:“麦子麦子不要黄,黄了不够交公粮。”“麦子麦子慢慢长,解放军来了你再黄。”这是何等的渴望共产党、毛主席、人民解放军啊!
1948年6月初,中央军委、华北局、华北军区根据总的形势和晋中情况,决定组织晋中战役,保卫麦收,大量削弱敌人的实力,创造攻取太原的有利条件。华北局并发出进入晋中地区的指示,指示初期不进行系统的社会改革,团结各阶层人民,废除阎锡山的一切苛捐杂税,实行人民政府合理税收政策,广泛宣传党的政策和解放军宣言,安定社会秩序等问题。参战部队有华北第一兵团,华北军区炮兵旅一部、各区地方部队,晋绥军区各独立旅、各区地方部队等,共六万余人,由华北第一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徐向前同志统一指挥。北岳、太行、太岳、吕梁等区党政军民组织全力参加此次战役,每个地区都有大批民兵参战,仅太行、太岳两区先后参战民工就有二十三万七千多人。
军委、华北局、华北军区组织领导这次战役,是完全贯彻毛主席的人民战争思想和执行毛主席对战役的指示的。
要进入敌人兵力比我众多、装备比我优良,而且碉堡、据点林立的晋中地区作战,是有很大困难的,我们遵照毛主席的“错觉和不意,可以丧失优势和主动。因而有计划地造成敌人的错觉,给以不意的攻击,是造成优势和夺取主动的方法,而且是重要的方法”(《毛泽东选集》第二卷481页)这一战术思想,先派晋绥独立第三旅、独立第七旅出现于汾阳、孝义地区,接着派十五纵队出现于灵石地区,以制造敌人的错觉。兵团主力(第八纵队、第十三纵队)由临汾附近迟数天出动,然后到平遥东南地区隐蔽,准备给敌人以不意的攻击,以争取初战必胜,争取主动权。
6月11日,独立第三旅、第七旅出现于汾阳、孝义以西之阳高镇地区,12日,第十五纵队攻占灵石县城。灵得很,敌人听我们指挥了。13日,敌“闪击兵团”(三十三军、三十四军、六十一军各一部和亲训炮团共十三个团组成,由三十四军军长高卓之指挥)分由汾阳、孝义、平遥、介休出动,以所谓“三只老虎爪子”战术合击阳高镇地区。14日至17日,独立第三旅、独立第七旅在阳高镇地区坚决抗击敌人,拖住敌人。18日,第八纵队、第十三纵队以隐蔽突然动作攻破平遥以东山边敌各据点,19日攻克元台沟、菩萨村、北汪港、金庄、岳壁、段村、洪山等据点,完全突破了阎匪晋中要塞边沿阵地,进入了晋中平原,向铁路线进逼。围攻我阳高镇地区之敌“闪击兵团”,遂仓皇转回平遥、介休方面应战。我又“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毛泽东选集》第四卷1195页),在独立第三旅、独立第七旅的有力配合下,第八纵队、第十五纵队于21日歼灭敌亲训师(第七十二师)和亲训炮团于平遥西南地区;24日,第十三纵队歼灭敌第四十师于平遥西北地区。
这时,阎锡山有些慌了,但蒋介石指示阎锡山说,我军主力均已开到东北、华东、中原和西北战场,晋中仅有地方部队数万人,要阎锡山大胆与我决战,保卫晋中。阎锡山乃令太原绥署中将副主任兼山西省保安副司令兼山西野战军总司令赵承绶和元全福(原名原泉馨,系前日寇驻长治之独立第十四旅团长,是两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战犯,日本投降时,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授意阎锡山留用并授予中将军衔,委为山西省保安司令部中将前方指挥官兼山西野战军副总司令)率第十总队由太原前来指挥,并采取攻势,寻机与我决战,以掩护其抢粮抓丁。
26、27日,当敌人向我采取攻势时,我以小数部队应战,迷惑敌人,诱引敌人。敌人兵力分散后,我集中第一兵团全部和独立第三旅、独立第七旅,拟于29日诱敌第三十四军到平遥东北地区歼灭之。因为有些部队没有占好阵地,致第三十三军与第三十四军得以靠拢。不好打了,遂放弃歼灭第三十四军的计划。至此,在平遥、介休地区消灭敌人已极困难了,故决定调动敌人,另创战机。
此时,晋中平原现出一片一片的金黄色的麦浪,人民正在忙于收获长年辛勤所得来的麦子。阎匪为着掠夺人民的劳动果实,制定了快抢快运(运到太原)的抢麦计划。人民针对着阎匪的抢麦计划,提出“快收快藏”的口号。我们为着调动敌人,创造战机,消灭敌人,夺取要点,保护群众麦收,打击敌人抢麦运麦,决定全部兵力转到榆次、祁县、交城敌人守备空虚地区,威胁太原。独立第三旅、独立第七旅转到文水、交城方面;以第十五纵队和晋中部队(由北岳二分区、太行二分区共五个团组成)在榆次、太谷间破坏铁路,打断敌与太原的交通线,攻其必救。这一着打中了敌人要害,敌第三十三军、第三十四军、第十总队均由平遥地区向北调动了。
战役发起时,徐向前同志派我去军委、华北局、华北军区,请示关于华北第一兵团的组织和晋中战役问题。
6月下旬的一天中午,我在西柏坡晋见了毛主席。毛主席对晋中战役给了极重要的指示,说:保卫麦收这个口号很好,可以动员广大人民参加。晋中人民要收麦子,阎锡山要抢麦子,这是一场极其严重的斗争。敌人要抢粮就要出动,你们就有机会在运动中消灭敌人。灵石解放了,阎锡山还有十四座县城,只要再打掉一两个,敌人就会慌乱了。此次战役是保卫麦收的战役,但是战役的重心还是要放在消灭敌人方面,消灭了敌人就是最有效地保卫麦收。主席又说:要达到消灭敌人、保卫麦收的目的,要经过艰苦的战斗才行。不但要善于打运动战,而且要善于打阵地战;不但要会攻,而且要会防。主席还指示加强部队政策教育、纪律教育等问题。主席这个指示,给我们很大的启发和教育。
我回来时,兵团主力已调到太谷、祁县地区作战。兵团指挥机关驻在祁县东南之下八洞村。我把毛主席的指示向徐向前同志报告,他很细心地研究了毛主席的指示,并把毛主席的指示在部队中进行传达。部队听到毛主席的指示,全军更加奋起,到处都听到战士们喊出消灭了敌人就是最有效地保卫麦收的口号。
为逼使敌人离开碉堡林立、据点众多之铁路线,以达到在运动战中消灭之目的,我以第十五纵队和晋中部队控制太谷、榆次间铁路线,以第十五纵队一部固守太谷以北之董村,使太谷以南之敌不能沿铁路线返回榆次、太原。7月3日至6日,赵承绶、元全福亲自指挥两个师、两个总队、炮七十余门、铁甲车三列、装甲车五辆、飞机数架,连续向我董村阵地猛烈攻击。我守军第十五纵队第一二九团和第一二二团一个营,英勇顽强地击退敌人无数次的进攻。当敌飞机四架掩护装甲车五辆突破我前沿阵地冲进村口,情况很为危急时,第四连战士徐英战斗小组登上房屋,以炸药包炸毁敌装甲车,巩固了阵地。敌人连日进攻董村失败,又伤亡了一千多人,在我军进逼下,感到处境危险,于6日夜离开董村和铁路线,转向榆次、徐沟间夺路北逃。
我们根据毛主席的“第一是在善于捕捉战机,勇敢坚决,多打胜仗”(《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231页)的战术思想,于7日早以第十三纵队和第八纵队第二十二旅强行军先敌插入徐沟以东北郭村、史家社、东堡、西堡地区,切断敌向徐沟北窜的道路;晋中部队、第十五纵队迅速进到车辋、的音村地区,与第十三纵队衔接,切断敌向榆次北逃的道路,把赵承绶集团(第三十三军、第三十四军共五个师和第十总队)完全包围于西贾村、东贾村、大常镇、戴李青、杨李青、温李青、南庄、西范、南席村、新戴村、小常村地区。独立第三旅、独立第七旅6日攻占交城城,7日渡过汾河,进占榆次西南永康镇、怀仁镇地区,担任打援堵溃。第八纵队第二十三旅、第二十四旅7日黄昏攻破祁县城,全歼守敌第三十七师和民卫军,8日进到徐沟东南张楚王、东西怀远地区。兵团指挥机关进到徐沟以南粮家庄。这是完全按照毛主席的“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两倍、三倍、四倍、有时甚至是五倍或六倍于敌之兵力),四面包围敌人,力求全歼,不使漏网”(《毛泽东选集》第四卷1247页)这一指示去做的。我们占领了祁城和交城后,平遥、介休、汾阳、孝义、文水五县之敌,与太原完全隔断了,当时晋中人民称为“腰斩阎锡山”。当地人民纷纷起来参加战斗。我军既有众多人民为依靠,又有广大地区可机动,创造了消灭赵承绶集团的有利条件。
7日,晋中部队进到车辋村时,部队把学过的“人人学会歼灭敌人、唤起民众两套本领”(《毛泽东选集》第四卷1239页)落到实处,干部、战士见人就做宣传工作。车辋村一带群众纷纷向部队控诉阎锡山的罪行。部队赶做工事时,车辋村一带很多群众都自动来帮助,所以在7日夜间就把车辋村很多防御工事都做好了。8日至10日,优势敌人在飞机配合下,不断向车辋村进攻,向北突围。战士们坚守阵地,击退敌人无数次陆空配合的进攻,毙伤俘敌一千余,始终保持车辋村阵地,使敌不能越雷池一步。
8日,天还没有很亮,敌第四十六师在七架飞机掩护下,向敦坊村进攻,企图向徐沟方面突围。我守军第十三纵队第一一七团坚决抗击敌人。该团第八连以无比的英勇顽强坚守阵地,在激烈战斗中,连长、指导员牺牲了,排长、班长全部伤亡,全连仅剩下十个人。有些人想退却,第一班王副班长挺身而出,鼓励大家说:“党教育我们,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我们现在还有十个人,一定要坚守阵地,完成战斗任务。”这九个不同排班的战士,都一致拥护王副班长的意见,在王副班长的指挥下,同心同德,英勇顽强,打退敌人许多次进攻,终于保持了敦坊村阵地。
同日,敌另一部由戴李青、东楚旺向徐沟方面突围。我第十三纵队第三十八旅旅长安东原同志在徐沟以东之史家社指挥该旅坚决抗击,敌人始终不能与徐沟城之敌接通,使我军站稳包围赵承绶集团的有利态势。安东原同志负重伤,光荣牺牲。
由于我军连日从各方面阻击,敌人突围计划失败了。但敌人已将占据的十几个村庄都建成了临时据点,各个村庄都能独立作战,村沿有地堡、野战工事、交通壕,村中各高大房屋均加强工事,能够独立固守。每天从早到晚,不停息地由太原起飞空军协助防守,大量投下美帝国主义送给阎锡山的重型、轻型炸弹和燃烧弹,阻止我军运动和攻击。敌人又有仅距十余里之徐沟县城、太谷县城和仅距三十里之榆次县城为依靠,我军要消灭这么大的一股敌人,不是没有困难的。但是,部队掌握了毛主席的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的思想,应用毛主席的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方法,终于消灭了赵承绶集团。
10日拂晓发起总攻击。部队采取集中步兵和炮兵逐村攻击,战斗小组逐屋爆破、逐屋夺取的战术。第十三纵队由西北、第八纵队由西南为主攻,第十五纵队由东南、晋中部队由东北为助攻。10日至12日午夜,第十五纵队攻占西贾村、东贾村、大常镇,完全消灭敌第三十四军军部(仅军长高卓之负伤后化装潜逃)和第七十三师;第八纵队攻占戴李青、杨李青、温李青、南庄,消灭第四十四师全部和第十总队大部。
7月12日,正当我攻击第三十四军、在南庄村里与第十总队日寇白刃肉搏的时候,文水敌第六十一军军部和第六十九师,汾阳、孝义敌第四十三军军部和第七十师,平遥敌第十九军一部,均集结于文水以北地区,声言要开到徐沟地区,协助三十三军、三十四军攻击我军。榆次敌人声言太原大军即要到来,解三十三军、三十四军之围。榆次城、太谷城之敌也准备出城增援。
兵团指挥机关不断地从电话、电台以及骑兵侦察员、通信员嘴里得到各种情报,情况很复杂,战况很紧张。一方面要消灭赵承绶集团不让它跑掉,一方面要防太原、榆次、太谷方面敌人的增援,一方面又要对付集结于文水以北地区之敌。我们用毛主席的“将侦察得来的敌方情况的各种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索,然后将自己方面的情况加上去,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因而构成判断,定下决心,作出计划。”(《毛泽东选集》第一卷173页)这一思想作指导,解决了这个紧张复杂的问题。断定文水以北地区之敌,有增援赵承绶集团和逃回太原的两种可能性,后者可能性较大。对这两种可能性都作了准备,调独立第三旅、独立第七旅、独立第十旅、第八分区部队来对付;依照原定计划加紧对赵承绶集团的包围,加紧对三十四军和第十总队的攻击。所以激战至12日午夜,将第三十四军、第十总队歼灭。
13日,文水以北地区之敌,沿太(原)汾(阳)公路及其以西之山区向太原逃走。独立第三旅、独立第七旅、独立第十旅、第八分区部队和第二十四旅,截击于太原、交城之间地区,共歼敌一万余,仅敌第六十一军军部和第六十九师等残部逃回太原。在战地访问的我新华社记者三人也参加了战斗,他们俘虏了敌排长以下三十七人,缴大炮两门、轻机枪两挺、步枪十多支。13日,太谷守敌第九总队弃城逃走,也为我全歼。
15日,第十三纵队第三十七旅、第三十九旅和第二十二旅攻占西范村,击毙敌野战军副总司令日寇战犯元全福。同日,第十五纵队攻占南席村、新戴村。敌一万余人全部集结于小常村,加强防守,以作最后挣扎。
战役已进行一个多月,不断行军、不断战斗,部队极其疲劳,有些部队伤亡又相当大;敌人还没有完全歼灭,战斗还要继续。在这种情况下,部队始终保持着坚强的战斗意志,士气旺盛。但也有些部队表现出畏难情绪,想休息一下。兵团及时发出指示,号召全军贯彻毛主席的“发扬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即在短期内不休息地接连打几仗)的作风”(《毛泽东选集》第四卷1247页),以达到全歼敌人,取得全胜的目的。全军响应了这一号召,各级党委、政治机关都派人深入连队,进行政治动员,改变了有些部队的畏难情绪,全军更加奋起,人人奋勇投入最后全歼赵承绶集团的战斗。
自7日起围攻赵承绶集团,已经战斗了八天,大军云集,日夜激战,弹药、粮草消耗很大,前输后送非常繁忙。老解放区人民大力支援,大批民兵协同作战,出现许多英勇事迹。在战场地区,我军各部坚决执行党的各项政策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因此,又得到战场地区广大人民的积极支援,帮助我们侦察敌情、瓦解敌军、打击敌人、筹集粮草、运送弹药。广大人民的支援,也是我军能够消灭赵承绶集团的因素之一。
16日十六时,正当我军发起总攻小常村的时候,敌人飞机七架低空向我猛烈扫射轰炸,小常村敌人拚命向榆次方向突围。同时,阎锡山以第四十五师、第四十九师组成南援兵团,进到怀仁镇、马村一带接应。我以第十三纵队、第十五纵队各一部和晋中部队打敌南援兵团,以第八纵队、第十三纵队、第十五纵队主力围歼突围之敌和守在小常村之敌。一举攻入小常村,敌人一群一群地放下武器,第三十三军军长沈瑞被我活捉,躲在小常村一个地洞里的赵承绶,也派出副官打着白旗要求投降。至此,赵承绶集团被我全部歼灭了。
小常村里,有我们的负伤人员,也有敌军的负伤人员,当地群众很快就把我们的负伤人员送到医院,但是坚决不愿意抬敌军负伤人员。我们的工作人员对群众解释说:“你们痛恨敌人是应当的,是对的,但他们已经放下武器,不与人民为敌,负伤了就应当收容他们,给他们治疗。毛主席数十年前就制定了对敌军负伤人员与我军负伤人员一样收容治疗的政策,我们一直是执行这个政策的。”经过我们工作人员的再三解释,群众才把敌军负伤人员送到医院。后来,他们伤愈出院时,有些人感动得流泪,不愿离开医院;有些人发誓说:此生绝不会忘掉共产党、毛主席的恩情。
赵承绶集团被我歼灭后,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又大力支援阎锡山守太原。帮助蒋介石屠杀中国人民最得力的凶手美帝国主义的陈纳德,又帮助敌人由西安空运援兵,7月17日起,把第三十师陆续运到太原。我军乘胜扩张战果,在忻县方面之警备第二旅、独立第十二旅接到兵团给予消灭第三十九师的战斗任务时,部队中掀起贯彻毛主席的歼灭战思想的热潮。政治部进行政治动员时,引用了毛主席历次关于歼灭战思想的指示,毛主席早就说过“对于敌,击溃其十个师不如歼灭其一个师”(《毛泽东选集》第一卷231页),要求此次战斗务必将敌全歼,不使漏网。21日,该两旅和第六分区部队全歼向太原逃走之敌第三十九师于小豆罗村一带。我军各部从四面向太原进逼,晋中地区全获解放,阎匪仅据守由五千多个碉堡构成的太原百里防线了。
晋中战役,由6月11日起至7月21日结束,共歼敌八个整师和一个野战军总司令部、四个军部、两个总队、四个整团以及游杂武装等十万余人;击落敌机三架,缴野炮、山炮、迫击炮三百多门,六零等小炮三千多门,轻重机枪两千多挺,长短枪三万多支;解放了灵石、介休、平遥、祁县、太谷、榆次、孝义、汾阳、文水、交城、清源、徐沟、晋源、忻县等十四座县城。
晋中战役获得如此辉煌战绩,是由于我们在军委、华北局、华北军区领导下,掌握毛主席的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的思想,应用毛主席的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方法,发扬毛主席的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执行毛主席对晋中战役的消灭了敌人就是最有效地保卫麦收的指示的结果。

民工支前(图片)

第7版()
专栏:

民工支前(油画) 萧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