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贵宁·奔舍那和苏发努冯发表会谈公报 团结全国力量坚决反对侵略者 要求召开日内瓦会议参加国会议彻底履行日内瓦协议

第6版()
专栏:

贵宁·奔舍那和苏发努冯发表会谈公报
团结全国力量坚决反对侵略者
要求召开日内瓦会议参加国会议彻底履行日内瓦协议
新华社河内27日电 据寮国战斗部队电台今天晚上广播,老挝王国政府代表贵宁·奔舍那和老挝爱国战线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苏发努冯亲王12月26日在桑怒发表的会谈公报中宣布,“双方要求日内瓦会议两位主席立即召开1954年日内瓦会议参加国的会议,并且采取紧急和有效的措施,保证日内瓦协议得到尊重和彻底履行”。
双方在公报中重申,“老挝王国的合法政府和老挝爱国战线党在实现和平中立、真正的民族和睦的共同斗争中将紧密合作”;并且宣布,“老挝王国军队和寮国战斗部队武装力量,将加强团结,协力战斗,反对侵略者和叛国分子,建设一个和平中立、民族和睦、统一、独立的老挝”。
公报说,老挝王国合法政府代表贵宁·奔舍那1960年12月22日访问了桑怒,并且同老挝爱国战线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苏发努冯亲王举行了亲密的会谈。公报说,双方共同认为老挝最近以来局势变得极其严重。
公报在回顾了文翁·纳占巴塞—富米·诺萨万叛乱集团在美国和泰国的支持下进攻和占领首都万象以及成立非法的傀儡“临时政府”的活动后指出,它们的上述阴谋和罪恶活动受到全体老挝人民的极端愤恨和坚决的反对。公报说,“双方认为,万象军民和老挝全国军民,在保卫首都中的英勇战斗,是一个巨大的胜利,双方对我们人民和军队都表现的不屈的战斗精神,表示热烈欢迎和赞扬。”公报又说,“双方对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同情和支持,以及苏联政府和人民的非常宝贵的援助,亚非各国政府和人民及其他爱好和平各国对处在困难中的老挝王国的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
公报指出,政府和军队暂时撤出万象,对于保全力量以进行解放祖国的长期战斗是必要的。公报说,“双方坚信:在全民团结、长期艰苦奋斗、对敌人永不屈服的条件下,在全世界爱好和平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同情和支持下,我国人民的正义斗争一定会取得最后胜利。”
公报说,“面对着祖国目前局势的发展,双方强调指出,梭发那·富马首相亲王和老挝爱国战线党主席苏发努冯亲王1960年11月20日发表的联合公报的内容是完全正确和必须继续实行的。”
富马首相和苏发努冯亲王在联合公报中声明老挝必须坚决奉行和平中立路线,接受各国真诚的、不附带任何束缚条件的援助并同这些国家建立外交关系,有必要成立包括各民族、各爱国党派,其中有老挝爱国战线党的代表的联合政府。
公报又说,“双方再次郑重声明,老挝人民只承认已经得到国会信任和国王批准、由梭发那·富马亲王为首的唯一合法政府。这个政府曾经宣布并且已经初步实现了真正和平中立、民族和睦政策。这个政府符合于全国人民的愿望,并符合于日内瓦协议和万象协议的精神。”双方代表老挝王国合法政府和老挝爱国战线党,在公报中呼吁老挝全国各阶层、各族人民、各宗教信徒、各政党、爱国人士、僧侣、军队、警察、公务人员、青年、学生等,紧密地团结在合法政府周围,坚决为实现和平中立、民族和睦政策和祖国的独立统一而坚决斗争。双方还呼吁世界爱好和平各国人民和政府,支持老挝政府和人民为实现和平中立、民族和睦政策和保卫祖国独立统一、为维护亚洲和平而进行的斗争。
据新华社河内28日电 寮国战斗部队电台今天转播“老挝之声”电台广播的争取和平中立、民族和睦和统一国家委员会发表的声明,谴责美国、泰国和越南南方当局露骨地干涉和侵略老挝。
声明说,老挝人民对美帝国主义及其仆从泰国和南越侵略老挝、破坏老挝的和平和日内瓦协议、死心塌地地与老挝人民为敌的行为,表示非常愤恨,老挝人民决不能饶恕它们的罪恶。
声明宣布:
(一)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泰国和南越反动派对老挝的侵略。侵略者要对它们行动的一切后果担负完全责任。必须停止对老挝的侵略,立即把所有军队撤出老挝。
(二)呼吁老挝各民族、各宗教、各阶层人民记住美帝国主义、泰国和南越侵略者的罪行,彻底消灭它们的走狗富米—文翁叛国集团。在斗争中要发挥爱国主义精神和紧密团结起来。
(三)呼吁世界爱好和平的各国人民、尤其是与签订关于老挝问题的日内瓦协议有关各国立即采取有效措施,以制止美帝国主义、泰国和南越对老挝的侵略;帮助老挝人民争取独立、统一和和平中立的事业。

老挝爱国军民重创叛军 万象二千多僧侣前往抗战根据地和农村

第6版()
专栏:

老挝爱国军民重创叛军
万象二千多僧侣前往抗战根据地和农村
据新华社河内28日电 “老挝之声”电台今天广播万象卫戍指挥部26日发布的战报说,进攻万象以北地区的叛军受到了政府军和地方人民的连续伏击。叛军以坦克和大炮盲目轰击,使居民的房屋和谷仓受到严重破坏。在叛军“扫荡”的地区,人民都跑到森林里躲避。由于得不到人民支持,叛军在进军中遇到许多困难。叛军士兵害怕政府军的突然进攻,士气低落。
新华社河内28日电 寮国战斗部队电台27日晚广播了寮国战斗部队武装力量指挥部26日发表的战报。
战报说,寮国战斗部队23日在川圹省探拉地区截击叛军部队二百多人。叛军当即被分割成三股,其中两股被完全消灭,一股狼狈逃窜,遗尸五具、丢弃六十毫米迫击炮两门和许多弹药、军事物资。
新华社河内27日电 据老挝王国合法政府的“老挝之声”电台今天广播,万象的爱国僧侣为了反对美国和泰国的干涉以及富米·诺萨万—文翁·纳占巴塞叛国集团背叛祖国的行动,已有二千多人离开万象前往抗战根据地和农村。
电台说,僧侣们表示非常仇恨残暴地破坏祖国、村庄以及迫害人民和僧侣的美、泰侵略者和富米—文翁叛国集团。这家电台赞扬他们的爱国行为。(附图片)
寮国战斗部队的一支队伍在挺进

肃清殖民文化遗毒 服务当前革命斗争 古巴民族文化欣欣向荣 许多作家和艺术家准备深入群众丰富创作

第6版()
专栏:

肃清殖民文化遗毒 服务当前革命斗争
古巴民族文化欣欣向荣
许多作家和艺术家准备深入群众丰富创作
新华社哈瓦那27日电 古巴的作家和艺术家目前正在筹备明年召开的全国代表大会,来讨论文艺方针和促进民族文化的进一步发展。三百多名作家、艺术家和知识分子最近为此发表了联合声明,号召古巴所有的文艺工作者更加接近人民,根据革命的需要进行创作和为发展民族文化而斗争。
这个战斗号召鲜明地代表了古巴民族文化发展的要求,得到了古巴的作家和艺术家们的热烈响应。不少的作家和艺术家准备在明年上山下乡和群众同甘共苦。目前,他们正在不断消除美帝国主义殖民文化的毒害,努力促进为革命、为人民群众服务的新的民族文学和艺术的发展。
革命胜利前,美国的殖民文化窒息着古巴民族的文学和艺术。好莱坞的黄色影片充斥着古巴的电影院,美国的堕落的、令人消沉的音乐侵蚀着古巴人民。而革命胜利以来,古巴人民在反对腐朽的美国文化侵略、促进民族文化的发展上已经取得了可贵的成就。
革命政府建立了自己的电影业,两年来拍摄了三十部左右的优秀纪录片。描写七年反独裁斗争的第一部大型影片“革命史”很快就要在哈瓦那和观众见面。已经放映的本国纪录片有记录了发表哈瓦那宣言那次大会的影片“全国大会”,有反对种族歧视的“黑人”,有表明古巴人民只有拿起武器去推翻统治阶级的“为什么诞生了起义军”,有揭露大庄园主残酷剥削农民的“我们的这块土地”以及表示土地改革成就的影片“农牧合作社”等。所有这些纪录片都具有丰富的革命内容和密切结合古巴目前的政治和经济斗争的特点。
在古巴,高昂的革命音乐和健康的民族音乐压倒了美国的靡靡之音。同当前反对美帝国主义和保卫祖国的斗争紧密配合是今天古巴民歌的特点。首都的电台每天都播送《农民十言歌》的节目。农民们利用这种形式弹着吉他即席弹唱他们的生活和斗争,用歌声揭露敌人和唤醒人民。著名的印第安人民诗人纳沃里领导的农民十言歌演唱团最近走遍了拉斯维利亚斯省的农村,演唱农村民歌,动员农民参加民兵,保卫祖国和家园。
业余艺术团体像雨后春笋一样在全国各地出现。起义军、起义青年联合会和其他群众团体今天都有自己的合唱团,他们经常在群众集会上演唱《7月26日进行曲》、“民兵进行曲”和《土地改革进行曲》等革命歌曲。三十年来一直坚持武装斗争的第十八国有土地区农民组织的歌舞团最近在圣地亚哥剧院为城市居民进行了演出,受到热烈欢迎。
古巴第一个民族交响乐队已经在政府大力支持下成立,今年10月举行了第一次音乐会,演奏了充满民族色彩的交响乐。革命胜利前一直遭到歧视的黑人音乐今天也受到了尊重,每当黑人的民间艺术团在国家剧院演出的时候,总是座无虚席。
反映现实的革命造型艺术受到艺术界的重视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革命艺术家在圣地亚哥建立了人民造型艺术室,创作了具有革命内容、色调质朴的朝气蓬勃的作品。最近在全国美术博物馆举行了“革命造型艺术展览会”。画家以他们的艺术天才歌颂了古巴和拉丁美洲人民所进行的反对美帝国主义和争取民族解放的持续不断的英勇斗争。
具有为人民革命斗争服务的优良传统的古巴诗歌在革命胜利后也得到了发展。诗人纪廉和西班牙著名诗人阿耳贝蒂所发起的捐献“诗歌号飞机”的运动变成了动员古巴诗人为革命写作和保卫祖国的号召。在卡马圭省的合作社中,在英雄的圣地亚哥的大街上,在哈瓦那的工会中,都举行了诗歌朗诵会。在这些朗诵会上,诗人们以诗的语言歌唱土地改革和古巴人民保卫祖国的不可征服的意志。
为了把印刷业掌握在自己手中来为革命的文化服务,政府创办了国家印刷厂。过去一向遭到反动政权迫害的胡安·马里内略、尼古拉斯·纪廉、阿莱霍·卡彭铁、纳瓦拉·卢纳、费利克斯·皮塔·罗德里格斯以及其他革命作家的作品,现在广为流传。此外,国家印刷厂还出版了大量通俗读物和课本来促进扫盲运动。

比利时六十万工人坚持罢工 伊斯更斯政府从西德赶调军队回国加紧镇压 刘长胜致电支持比利时工人罢工斗争

第6版()
专栏:

比利时六十万工人坚持罢工
伊斯更斯政府从西德赶调军队回国加紧镇压
刘长胜致电支持比利时工人罢工斗争
新华社28日讯 布鲁塞尔消息:两万名比利时罢工工人27日在比利时南部工业重镇拉鲁维尔举行大示威,表示坚持斗争反对政府的反动经济政策的决心。据比利时社会党人士估计,全国罢工人数已达六十万人。
同一天,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七千人也举行了示威游行。这是比利时工人在政府调兵遣将加紧镇压的面前,表示他们威武不屈的誓师大会。布鲁塞尔的工人在电车、汽车和路灯柱上贴了许多标语,标语上写道:“节约法案是苦难的法案。”
在列日省的煤矿中心蒙斯,罢工的工人在主要公路上筑起了路障。在这个地区,所有煤矿以及钢铁、化学和水泥工厂已全部停工。据报道,在列日省省会列日市这个工业中心,方圆二十四公里内层层叠叠的工厂中,没有一家的烟囱冒烟,也没有一架起重机在工作。
佛兰德省的工人26日晚把数十辆仍在行驶的火车头开回车库。首都布鲁塞尔屠宰工人也参加了罢工的行列。
伊斯更斯政府正在加紧镇压罢工的工人。七百名驻在西德的比利时军队已奉调回国内并且征召后备兵入伍,以便镇压工人。在布鲁塞尔附近,武装警察昨天甚至对罢工工人开枪,使得好几个人受了伤。现在,满载军队的卡车在首都大街上不断来回巡逻。当局还出动直升飞机,配合军警在市中心区布下重重岗哨。西方通讯社说,那里“很快就呈现出一个军营的景象”。
政府的这些反动措施,激起了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更大的愤怒。在群众的压力下,在比利时南部操法语的华伦地区,有大约四百名市长不得不拒绝执行内政部关于开列参加罢工的市政府职员的黑名单的指示。
新华社28日讯 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刘长胜27日打电报给比利时总工会副总书记雷纳,表示中国工人十分同情与坚决支持比利时工人阶级为反对反动的“经济节约计划”和保卫工人切身利益所进行的英勇斗争。
刘长胜在电报中祝比利时工人在斗争中加强团结,取得胜利。

贝勒卡塞姆说阿政府决不承认戴高乐的“公民投票” 阿尔及利亚人民将战斗到完全独立 戴高乐“公民投票”骗局遭到法国人民强烈反对

第6版()
专栏:

贝勒卡塞姆说阿政府决不承认戴高乐的“公民投票”
阿尔及利亚人民将战斗到完全独立
戴高乐“公民投票”骗局遭到法国人民强烈反对
新华社开罗27日电 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贝勒卡塞姆今天在这里说,阿尔及利亚人民和军队不仅在对法国军队作战,他们还在对所有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作战,“因为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特别是美国,正在积极参预阿尔及利亚的战事”。他说,“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的任务是把斗争进行到成功的结果,换句话说,直到阿尔及利亚获得它完全的独立。”
贝勒卡塞姆在谈到戴高乐策划明年1月上旬在阿尔及利亚举行“公民投票”的阴谋时强调说,阿尔及利亚政府将不承认这种“公民投票”,“因为这是在掌握在法国军队手中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武器的威胁下进行的。”
关于阿尔及利亚问题的最后解决,他说,这个问题可以用两种非此即彼的办法来解决:要末继续进行武装敌对行动,而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对于进行这种敌对行动是完全有准备的;要末法国政府和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谈判。
贝勒卡塞姆最后呼吁亚非国家进一步支持阿尔及利亚人民争取民族独立的英勇斗争。
新华社28日讯 据塔斯社巴黎27日讯:戴高乐策划在明年1月8日就阿尔及利亚问题举行“公民投票”的骗局正在遭到越来越强烈的反对。
法国共产党、统一社会党、总工会、法兰西妇女联盟、法兰西共产主义青年联盟以及其他一些群众团体在诺尔省的地方组织联合向这个省的居民发出呼吁,要求他们坚决反对戴高乐的骗局,并且在“公民投票”时投反对票。
共产党和统一社会党在沼原省和下塞纳省费康市的组织也发出了同样的呼吁书,在对沼原居民发出的呼吁书中指出,对“公民投票”回答“不”,将意味着对在阿尔及利亚继续进行殖民战争回答“不”。
在伊塞尔省蓬德—博乌阿泽市,共产党、统一社会党、总工会、全国教师工会、教育工作者联合会和法兰西妇女联盟等组织一致决定反对政府在阿尔及利亚问题上的骗局。

刚果合法政府代表萨卢谬发表谈话 谴责美英比帝国主义支持蒙博托匪徒

第6版()
专栏:

刚果合法政府代表萨卢谬发表谈话
谴责美英比帝国主义支持蒙博托匪徒
新华社雅加达27日电 据安塔拉通讯社报道,正在开罗访问的刚果政府代表团负责人萨卢谬向安塔拉通讯社记者说,驻在布拉柴维尔的美国、英国、法国和比利时的伞兵至少有九千人,他们准备向蒙博托—卡萨武布政权提供支持。
萨卢谬说,他的政府“拥有确实的证据,证明帝国主义者阴谋通过以蒙博托和卡萨武布集团来控制刚果。美国、英国、法国和比利时帝国主义者向蒙博托和卡萨武布提供金钱和武器,用以反对以卢蒙巴总理为首的刚果合法政府。”
他说,“除此以外,在利奥波德维尔还有美国军事专家,他们穿着平民服装作为掩护。现在在刚果的比利时人的人数比刚果宣布独立以前在刚果的人数还要多。他们之中的大部分是被派遣到刚果去进行分裂活动的军人。”
萨卢谬在回答问题时指责了在刚果的联合国军司令部。他说,若干亚非国家把它们的军队从刚果撤出的决定是很自然的。
他说,解决刚果问题的唯一办法是解除蒙博托匪徒的武装,释放卢蒙巴和恢复合法的刚果政府,并且把比利时和其他殖民主义者赶出刚果,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办法。

埃塞俄比亚当局决定 禁售两家美国杂志

第6版()
专栏:

埃塞俄比亚当局决定
禁售两家美国杂志
新华社27日讯塔斯社亚的斯亚贝巴26日讯:埃塞俄比亚当局决定禁止最近一期的美国《时代》周刊和《新闻周刊》在埃塞俄比亚出售,因为它们对埃塞俄比亚不久前发生的事件作了虚假的报道。
《埃塞俄比亚先驱报》在社论中写道,“这些杂志的文章是怀着对埃塞俄比亚人民不友好的态度编造出来的耸人听闻的胡言乱语”。

我临时代办向南斯拉夫当局递交备忘录 严重抗议袭击新华社记者事件 要求查究肇事者并采取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发生

第6版()
专栏:

我临时代办向南斯拉夫当局递交备忘录
严重抗议袭击新华社记者事件
要求查究肇事者并采取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发生
新华社贝尔格莱德28日电 新华社驻贝尔格莱德记者丁曼12月15日上午在赴南斯拉夫诺维萨特市执行公务途中,遭到突然袭击。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临时代办周秋野于12月26日下午就此事件向南斯拉夫联邦执行委员会外交国务秘书处提出了严重抗议并递交了备忘录。
周秋野代办在会见南斯拉夫外交国务秘书处第一司司长扎尔科维奇时宣读了这一备忘录。
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备忘录说:“1960年12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新华社驻贝尔格莱德记者丁曼,应南斯拉夫联邦执行委员会新闻秘书处和诺维萨特博览会代理总经理的邀请,乘坐汽车前往诺维萨特参加伏伊伏丁那自治省执行委员会经济委员会主席杜山·博格达诺夫举行的记者招待会和尤里耶·德拉西诺维尔代理总经理为第二十八届国际农业博览会同新闻界代表的谈话和酒会。在上午十一时三十分(当地时间),当车行至诺维萨特市近郊时,他遭到突然袭击,汽车的前窗玻璃被枪弹击中。丁曼随即将此事通知了诺维萨特市的路警和内务秘书处,该市内务秘书处派人进行了调查,他们清楚地看到了汽车玻璃被击中的事实。12月16日,丁曼又将此事通知了联邦执行委员会新闻秘书处,该处曾允给予答复,但至今并未答复。显然,南斯拉夫政府当局至今未对此严重事件给以应有的注意。”
备忘录强调指出:“这次新华社记者在执行公务途中遭受袭击,决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它是长期以来南斯拉夫方面一系列敌视新华社记者事件的严重发展。新华社记者在受到南斯拉夫方面的歧视、限制和公开的人身攻击之后,现在生命安全已经受到威胁。”
备忘录最后说:“中国大使馆对此不能不向外交国务秘书处提出严重抗议,要求南斯拉夫有关当局查究肇事者,并采取有效措施,保证新华社记者的生命安全,防止类似事件发生。”
扎尔科维奇在听完周秋野代办宣读了这份备忘录后当场力图推卸南斯拉夫当局对此严重事件所应负的责任并进行狡辩。他硬说,不应该将此事件与南斯拉夫政府对新华社记者的态度相联系,他并表示“最坚决地拒绝”备忘录中提及此一联系的部分。他还诬蔑说我大使馆提出的严正抗议是“故意恶化两国关系”,并对周代办进行人身攻击。
周代办对扎尔科维奇的狡辩和诬蔑当场一一加以严词驳斥并坚持了抗议。
但是,扎尔科维奇不得不接受备忘录,并表示“将以一切严肃性来调查此事”。

拉丁美洲零讯

第6版()
专栏:拉丁美洲零讯

拉丁美洲零讯
哥斯达黎加农民占领庄园主土地
圣约瑟讯 由于地主使大片土地荒芜,哥斯达黎加瓜纳卡斯特省的二百名无地农民占领了名叫“溺死者”的大庄园。当局逮捕了五十名农民,但是其余的农民仍然坚持在大庄园里。
哥斯达黎加农民联合会将派遣代表前往这个大庄园,并给予占领土地的农民以合法的保护。首都圣约瑟的工人和知识分子也支持农民的正义斗争。
利马城市贫民展开建造住房斗争
利马讯 五千名没有住房的利马居民二十四日占领了秘鲁首都利马附近的一个地区,迅速地用木棍、席子和纸板搭盖起了茅屋,再次建立了命名为“独立城”的卫星城。这五千居民由于房租过高曾被迫于十一月中旬占有距利马六公里的一片国有荒地,并在那里建立了一个卫星城,后来警察残酷地用催泪性毒瓦斯把他们赶走。
西克罗斯夫人发出呼吁
哈瓦那讯 墨西哥共产党总书记、著名壁画家戴维·阿耳法罗·西克罗斯的夫人安赫利卡·阿雷纳耳最近写信给这里的一些著名人士,呼吁全世界进步人士争取释放西克罗斯。
信件指出,西克罗斯为了墨西哥人民的权利不懈地进行了斗争。最近他和三十五位政治犯以及被捕的工会领导人一起英勇地参加了延续一百五十小时的绝食斗争。经过这次斗争有八个人获得了自由。
委内瑞拉新闻工作者罢工
加拉加斯讯 委内瑞拉首都一些报刊杂志的记者、编辑和排字工人宣布举行罢工,抗议资方拒绝付给他们年终红利。
这些报刊杂志是属于同美国垄断资本有联系的卡普里莱斯系统的报业托辣斯的。
智利社会党总书记被判处流放
圣地亚哥讯 智利圣地亚哥上诉法庭已经判处社会党总书记萨洛蒙·科尔巴兰流放智利北部小城弗雷里纳一百天。对科尔巴兰的审判是根据智利政府对他提出的关于“悔辱总统”的控诉进行的。科尔巴兰在今年七月间发表的演说中,指责了政府把外国的救济面粉卖掉而没有首先发给农民的不法活动。这位社会党领导人在初审中曾经被法官判处一百八十天流放。

西德社会民主党领袖们的无耻面目

第6版()
专栏:波恩通讯

西德社会民主党领袖们的无耻面目
李越
最近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发表的声明中指出:“某些右翼社会民主党领袖公开转向帝国主义立场,维护资本主义体系,分裂工人阶级。由于敌视共产主义,害怕社会主义在世界舞台上日益增长的影响,他们向反动保守势力投降。”这一段话,对于西德社会民主党的右翼领袖们来说,是最确切不过的写照。
不久以前,西德社会民主党在汉诺威举行了以准备竞选为中心的代表大会。在这次代表大会上,社会民主党的右翼领导不顾广大基层党员的反对,通过了一项反苏、反共、投靠美帝国主义和西德军国主义、彻底叛卖工人阶级利益的竞选纲领。在这次大会通过的决议和党领导人的发言,一再强调要“信任”和“依靠”美国和它的新总统,公开声称,西德要为“忠实地”完成它对北大西洋集团的“义务”而作出更多的“贡献”,并且主张“有效地装备”西德“联邦国防军”。党的副主席魏纳在一项报告中还要求同阿登纳的执政党执行“共同的”外交政策,要“撤回”在外交政策方面同阿登纳党的“一切意见分歧和对立”。在国内经济政策上,党的右翼领导集团公然反对生产资料“社会化”的口号,而大肆宣传“经济上最大限度的自由”、“建立一个竞赛制度”等资本主义口号。代表大会并推举美帝国主义的忠仆、冷战的狂热的鼓吹者、西柏林市长勃兰特为明年大选中的总理候选人。西德社会民主党右翼领袖的无耻行径,彻底暴露了他们实质上只是帝国主义和西德垄断资产阶级的忠仆。
事实上,西德社会民主党右翼领袖早已在有关西德工人阶级的根本利益的问题上站在维护资产阶级的立场上。而过去他们还遮遮掩掩,打着“工人阶级”“社会主义”的假招牌。最近,特别是今年美国破坏四国首脑会议之后,为了适合帝国主义挽救其侵略政策的失败、加紧制造国际紧张局势、复活西德军国主义及敌视社会主义阵营的需要,他们就公开打起反苏反共反对工人阶级的旗帜。随着明年西德大选的临近,社会民主党的亲美派头目更企图以取罪美国赢得美国的支持,来争取大选中的胜利。同时美国也竭力想利用社会民主党的公开右倾进一步控制西德。这就使西德社会民主党的领导人更加积极、彻底地变成帝国主义的走卒。
还在四国政府首脑会议刚刚破裂,西德社会民主党主席奥伦豪尔就连续发表声明和讲话替美国破坏首脑会议的罪行辩解,硬说会议没有开成是由于“赫鲁晓夫的过错”。奥伦豪尔在西德联邦议院发表的声明还表示反对苏联关于西柏林和德国问题的建议,并支持西方国家和阿登纳企图吞并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德国重新统一”侵略政策。这个党的副主席魏纳甚至公然说“现在敌人就是乌布利希”。
与此同时,社会民主党右翼领导人又竭力在行动上取媚于阿登纳政府。在6月30日西德议会外交辩论中,魏纳和社会民主党议会党团的其他领袖甚至宣布去年3月社会民主党发表的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西德人民要求缓和局势的愿望的“德国计划”(其中主张在中欧建立限制军备和无原子武器区,主张两个德国以同等数目代表组成全德机构等)已经“属于历史”而不能再作为“新的要求”提出来了。总之,他们这时是在极力向阿登纳表示:我们和你们有着这么多的“共同性”,请接受我们的
“共同政策”要求吧!无怪乎不仅社会民主党下层党员把魏纳的发言称为“投降演说”,甚至一些社会民主党议员也感到屈辱——当时就有二十一人在表决前退出了会场。
在这次代表大会以前几个月中,社会民主党右翼领导集团积极活动,努力贯彻和发展他们的“新路线”,进一步表示他们对西德军国主义化的竭力支持。这特别明显地表现在对待西德原子武装的态度上。尽管他们当中有些人还在说他们的党反对西德原子武装,但是这只不过是迫于下层广大党员的要求而作的姿态而已。党执行委员会发言人巴尔济希就把西德的原子武装说成是无关紧要的“纯粹军事技术问题”。魏纳则更进一步说西德的原子武装是一个“军事上的必要性”的问题,社会民主党既然已经“坚决赞同”了西德的“国防”就不能忽视这种“必要性”。巴尔济希还把由社会民主党主持成立的“向原子死亡作斗争委员会”说成是与党组织无关的“私人行动”,并竭力阻挠西德人民开展反对西德原子武装的运动。
不仅如此,这一期间右翼社会民主党人还在同西德“国防军”紧密勾结。不久前在北莱因的一个小城,一些社会民主党的政客同“国防”军官兵举行了“建立联系”的“第一次聚会”。社会民主党的新闻公报肉麻地宣传这次聚会取得了“圆满的成就”,说这种聚会可以
“消除可能存在的误解”而“创造一种充满信任的合作气候”。社会民主党工会负责人里希特尔(受该党领导的西德工会联合会主席)等在9月中旬也同波恩国防部长施特劳斯和“国防”军负责人举行了会谈。据透露,工会负责人同意了施特劳斯的要求:让“国防军”军官到青年工人集会上去讲话招募新兵,并且要“整顿”六百多万工会会员反对西德原子武装的态度。
对于波恩政府即将提交西德联邦议院讨论的、剥夺西德人民民主权利的“紧急状态”法案,社会民主党右翼领导人在原则上也已经同意。这就是说他们对西德统治者加紧法西斯统治的措施也准备加以支持。
西德社会民主党右翼领导如此取媚于西德军国主义者是一点也不奇怪的。本来社会民主党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西方国家扶植下成立以来,它的右翼领导集团一直就是反共的急先锋、标榜资产阶级的“自由”“民主”。翻开这些打着“工人阶级”招牌的社会民主党右翼领导者肮脏家底看一下,那么对于他们这种无耻的投降也就一目了然了。他们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工人阶级,其中有些是每年拿着数万马克津贴和红利的大康采恩董事(如戴斯特和里希特尔)、有些则是垄断资产阶级豢养的大知识分子(如卡洛·施密特)。
大资产阶级老板当需要加紧反苏反共,加速西德军国主义化,就有必要积极利用工人贵族和无产阶级叛徒在西德工人和人民群众中进行欺骗活动。西德社会民主党实际上成为大资产阶级装点“民主”门面、欺骗工人的工具。但是由于战后西德人民迫切要求和平、反对战争的形势下,这个党的领导也不得不表示反对阿登纳依附北大西洋侵略集团复活军国主义的政策,并在表面上提出一些维护工人利益的空洞的“社会主义”纲领。但是这一切骗人的花招不久就完全露出了真面目。早在1958年5月这个党在斯图加特召开的第八次代表大会之后,一些右翼领导人就放弃斗争,转而压制工人举行政治性罢工的要求。而到了去年11月的巴德哥德斯堡特别代表大会上,更通过了一个彻头彻尾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所谓“基本原则纲领”。这个新的党纲实际上就是这次反动竞选纲领的蓝本。
但是今天西德社会民主党领导集团的公开右倾只能暴露出他们的垄断资本忠实奴仆的面目,从而从反面教育这个党的下层工人党员和西德的广大群众,在日益觉悟的下层党员和西德广大群众面前陷于破产。就在魏纳在议会发表“投降演说”后,许多地方党组织向中央领导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和抗议。法兰克福地方党组织7月上旬举行的代表大会要求党的执委会放弃投降路线,继续加强反对西德原子武装、反对在西德土地上存放美国原子武器的斗争。许多党基层组织的代表和地方干部认为,魏纳等右翼领导人的投降行为导致了党的“最严重的危机”,是“造成党的分裂的实际威胁”。事实上社会民主党也正日趋分裂。11月6日该党的几百名有影响的左翼成员,坚决脱离右翼领导所控制的社会民主党,而成立了一个“独立社会主义联合会”就是一个迹象。
现在许多地方的社会民主党基层组织不顾右翼领导的压制,自行发动反对西德阿登纳政府的原子武装政策的集会和示威运动。例如不久前在汉诺威举行的建筑工会代表大会违反了社会民主党领导的意愿通过了反对西德原子武装的决议。同时社会民主党的“向原子死亡作斗争委员会”各地方组织也不顾委员会主席的禁令积极参加了广岛被炸十五周年的纪念活动。就在这次代表大会上,许多代表不顾右翼领导人的压制,表示反对执委会强令会议通过的决议,并要求坚决、明确地反对西德原子武装。这一切使得社会民主党领导集团和广大基层党员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右翼领导集团的地位越来越孤立。
现在西德社会民主党的右翼领导正在设法压制下层党员和干部的反对意见。这里首先是用“党的纪律”来威胁。在今年2月该党执委会发表的一项反共文件中,就曾规定了十四条开除党员的“理由”。同时它又威逼诱骗兼施。但是这一切也都起不了什么作用,现在连一些党的中上层人士也在担心社会民主党党内“团结”能维持到什么程度。
西德社会民主党右翼分子的叛卖行为并不是西欧国家中独一无二的。这可以从英国的工党、法国的社会党的右倾面目上看出来。社会民主党右翼分子投降资产阶级的奴才面目的暴露,显然是一件好事情,它将使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更好地认清这些奴仆们的反动本质,从而摆脱他们的影响,更坚决地同他们的反动政策进行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