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艾森豪威尔主义的第一个恶果

第6版()
专栏:

艾森豪威尔主义的第一个恶果
本报评论员
约旦局势正在继续恶化。哈利迪内阁已经宣告辞职。一切政党都被解散。前任首相纳布西和许多陆军军官被捕。人民为要求奉行独立政策、反对帝国主义而举行的示威游行遭到镇压。这说明约旦的亲帝国主义势力现在企图用高压政策强行扭转约旦的和平中立的政治趋向。而他们之所以敢于这样违抗人民的意志,是由于美帝国主义和它在中东的走卒们的煽动和支持。这是艾森豪威尔主义在中东结下的第一个恶果。
在美国推行“艾森豪威尔主义”、控制中东各国的侵略计划中,约旦居于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美国企图把约旦变成它的附庸,以便达到孤立并进而动摇埃及和叙利亚的目的。在危机发生以前,美国一方面直接以军事、经济“援助”对约旦进行诱惑,另一方面指使某些阿拉伯国家向约旦提出所谓“共产主义威胁”的警告,进行挑拨和分化。在危机发生以后,美国驻约旦的外交人员公开干涉约旦的内政,一再表示坚决支持镇压人民反帝运动的措施,并且指使以色列、伊拉克等对约旦实行武力威胁。美国的这种公开干涉,加强了右翼势力不顾人民反对继续蛮干的决心。而当右翼势力采取极端措施来对付人民的反对的时候,美国更用出动第六舰队示威的威胁手段来予以声援。美国干涉约旦内政、破坏约旦独立的行为,艾森豪威尔主义的殖民主义实质,现在已经暴露无遗了。
美国国务院在25日叫嚷说,“约旦的独立和完整受到了国际共产主义的威胁”。它以为用这一派胡诌,就可以为强行推行艾森豪威尔主义、进一步公开干涉约旦内政准备好借口。但是,就在前一天,24日,有人问白宫新闻秘书哈格蒂说,艾森豪威尔或杜勒斯曾否发现“在约旦纠纷方面有共产党活动的迹象”。哈格蒂回答说:“没有,我认为这样说会是不公允的。”这真是给美国国务院准备好了的一记十分及时而且清脆的耳光。
从过去两个多星期的事态发展看来,约旦的反帝爱国的力量是强大的。这个力量不是右翼势力凭借美国的支持所能消灭的。约旦右翼势力所采取的高压措施,只能使目前这种混乱局势继续存在下去,只会招致帝国主义的进一步干涉和侵略。约旦人民刚刚从英国的殖民统治下挣脱出来,他们决不会愿意钻进美国布置下的艾森豪威尔主义的牢笼。侯赛因国王在25日说,他本人一直反对美国理查兹代表团访问约旦。这至少说明他是了解约旦人民的情绪的。约旦目前的局势并不是不可挽救的。只要约旦的爱国力量团结起来,美帝国主义对约旦、同时也是对所有自由的阿拉伯国家的这场凶恶的挑战,是可以击败的。

反对美国干涉老挝的内政

第6版()
专栏:

反对美国干涉老挝的内政
本报评论员
4月16日美国协同英、法政府给老挝王国政府一件内容相同的照会。这个照会粗暴地干涉了老挝的内政,极力挑拨老挝王国政府同寮国战斗部队之间的关系,企图破坏老挝的双方会谈,以阻挠联合政府的成立和破坏老挝的和平中立政策,从而在老挝重新挑起紧张局势。
美国的这种破坏行为决不是偶然的。自从去年8月间老挝王国政府和寮国战斗部队双方会谈开始以来,老挝人民在为祖国的和平统一的努力中已经取得了重大的成就。双方同意老挝应该执行和平中立政策,并在举行补充普选之前组织联合政府。这些协议获得了老挝人民的热烈支持,但是却遭到美国的激烈反对。3月30日一期的美国“民族”周刊就曾透露说,在去年年底,美国外交官员曾经对老挝说,如果寮方人员被接纳加入国家政府的话,美国将不再给予老挝任何“援助”。该周刊又说,美国当局一直在暗示,应该把12月28日的整个协定(按指王国政府首相富马和寮国战斗部队代表苏发努冯的联合公报)取消,王国政府应该结束同寮方的一切来往。周刊还透露,美国还企图在万象制造政变。
但是,美国的这些威胁并没有能够动摇老挝人民准备实现国家的和平统一的决心。老挝王国首相富马曾于3月间向国民议会表示,他希望在5月11日议会开会以前能同寮方就成立联合政府一事达成细节协议。4月9日他再度表示,已经开始的谈判仍在进行。这种情况当然不为力图控制和奴役老挝的美国所喜欢。为了破坏老挝人民为争取和平和统一的努力,美国竟然对老挝采取了公开的干涉,深切关怀老挝的亚洲人民对此不能不表示愤慨和反对。
中国人民一向认为老挝内部的问题应该由老挝人民自己解决,任何外国都不得加以干涉,参加1954年日内瓦会议的国家对此曾作了神圣的保证。美国是一直反对日内瓦协议的。但是英、法两国是日内瓦协议的签字国,现在竟追随美国对老挝内政横加干涉,这对英、法两国本身来说是不会带来任何好处的。老挝双方为了达成圆满的政治解决,意见的某些分歧总是会有的。但是只要双方本着谋求国家统一的真诚愿望,进行诚挚的协商,并拒绝一切外国干涉,便没有什么困难是不能克服的。我们深信只要老挝全体人民团结一致,任何来自外国的别有用心的干涉和破坏,都是注定要破产的。
中国人民忠实于日内瓦协议所规定的不干涉老挝内政的神圣义务,也坚决反对任何国家对老挝的内政进行干涉。中国人民深信通过老挝人民自己的努力,老挝终将成为一个独立统一民主和平的国家。

第六舰队奉命开往东地中海 美国明目张胆干涉约旦局势 新政府采恐怖手段 纳布西等横遭逮捕

第6版()
专栏:

第六舰队奉命开往东地中海
美国明目张胆干涉约旦局势
新政府采恐怖手段 纳布西等横遭逮捕
本报讯 美国为加剧中东紧张局势,正在对约旦政治危机进行公开的干涉。美国国防部25日宣布,目前在法国海面和意大利海面活动的美国第六舰队的舰只,25日已经奉命驶往东地中海。国防部的官员说,只要第六舰队到达东地中海,其中的一批舰只就可能去靠近约旦的黎巴嫩港口。美国通讯社承认,美国采取这个行动的意图,“是要把一支巨大的美国战斗力量放在靠近危机重重的约旦国家的地方”,以“在这个危机时刻帮助国王侯赛因”。美国官员说,第六舰队驶往东地中海是“炫耀力量”,是“为在必要时把艾森豪威尔主义全部实行起来打下基础”。巴黎的一些报纸评论也写道,美国第六舰队的出动,是同“英美干涉埃及”一样的“剑客行动”,美国可能进行“有计划的冒险”,以便“在这个地区试验一下力量”。
英国政府对约旦局势也表示跃跃欲试。英国外交部发言人25日说,英国关心约旦的“独立和完整”。英国正在就约旦局势同美国、法国、以色列和巴格达条约组织的成员国伊拉克、伊朗、土耳其和巴基斯坦各国政府进行商谈。伦敦外交界人士认为,英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谈话和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这以前发表的关于约旦局势的声明,无异于邀请约旦国王侯赛因要求两国帮助他保持王位。
在约旦国内,目前全国正处于戒严状态,气氛更加紧张。从25日清晨起,安曼、耶路撒冷、纳布鲁斯等城市实行宵禁。开罗电台报道,大批军警在安曼街道上巡逻,并且已经安置了铁丝网。据合众社消息,哈希姆内阁上台以后,前首相纳布西和其他一些左翼政党领袖以及一些约旦陆军军官都已被逮捕,有四个军官被谋杀。约旦和黎巴嫩之间的空运和电讯也已中断。据悉,早已驻在约旦的沙特阿拉伯军队已被调到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中心地纳布鲁斯,并包围了这一城市。同时有消息说,伊拉克的“志愿”装甲部队也已经开入了安曼和叙利亚边境之间的阵地。
另据耶路撒冷消息,所有美国人,包括外交人员在内,已于25日撤出了耶路撒冷的约旦区,合众社“预料”那里“可能发生严重的骚乱”。
目前约旦人民反对“艾森豪威尔主义”的情绪仍然十分高涨。约旦国王侯赛因为了缓和人民的反美情绪,在25日发表的演说中表示,他的国家无意接受“艾森豪威尔主义”,并且不准备邀请理查兹访问约旦。
据美国国务院4月25日宣布,国务卿杜勒斯已经决定暂时中断总统特使理查兹在中东的访问。理查兹将到西德去,以便在波恩同准备参加5月2日到4日举行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部长理事会会议的杜勒斯举行会谈。
有消息说,美国官方一直希望理查兹能访问约旦,但是由于约旦人民的反美情绪,国务院担心目前去访问“不合时宜”。
又讯 叙利亚总统库阿特利25日从大马士革到达开罗,就约旦局势同埃及总统纳赛尔进行了会谈。
26日早晨,叙利亚总统库阿特利同埃及总统特派的一个埃及代表团从开罗乘飞机前往沙特阿拉伯,同沙特国王就约旦和中东局势举行会谈。埃及代表团的团员包括:伊斯兰大会秘书长安瓦尔·萨达特,埃及总统府政治局局长阿里·萨布里和宗教基金部长巴库里。

约旦河以西地区

第6版()
专栏:国际知识

约旦河以西地区
约旦河发源于黎巴嫩,自北向南流入约旦以色列之间的死海。约旦河在约旦境内的这一段成为巴勒斯坦的约旦部分和外约旦的分界线。约旦河以东是外约旦,大部为沙漠地带,在这里居住的是游牧部落“贝都印人”。约旦河以西原是巴勒斯坦的部分,1948年,在阿拉伯国家同以色列进行的巴勒斯坦战争中,约旦占领了这一地区,居民中很多是从以色列部分流亡出来的难民。当时,耶路撒冷也分为约旦区(旧城)和以色列区(新城)。约旦河以西的其他城市,还有纳布鲁斯、拉马拉和海布隆。
约旦河以西地区的居民,是帝国主义分裂阿拉伯民族和挑拨以色列同阿拉伯国家战争的政策的受难者,经济、文化也比较发达,因此,在这里,约旦人民的反对帝国主义运动特别高涨。(右)

印度尼西亚军政领袖举行会议 苏加诺总统要求消灭官僚主义取缔贪污走私

第6版()
专栏:

印度尼西亚军政领袖举行会议
苏加诺总统要求消灭官僚主义取缔贪污走私
据新华社雅加达26日电 印度尼西亚中央军事当局、各军区和防区司令以及各省省长的联席会议今天在雅加达开始举行。会议由陆军参谋长纳苏蒂安主持。
各地军政负责人、检察长、警察长和步兵团长都已经到齐,并且出席了今天的会议,参加会议的还有内阁阁员、首席检察官、警察总长、空军和海军参谋长、宪兵司令、政府各部秘书长和陆军参谋部的全体人员等。
中苏门答腊事件的发动者,所谓“雄牛师委员会”的主席、中苏门答腊防区司令侯赛尼已经在今天下午两点赶来雅加达参加会议,同行的有中苏门答腊警察长、州长和地方议会代表。侯赛尼在机场上告诉记者说,在雅加达期间,他准备拜访哈达。
苏加诺今天上午在会议上提出一些原则作为会议讨论问题的方针。这些原则是关于消灭官僚主义、取缔贪污和走私以及培养建设干部的问题。
会议听取了陆军参谋长关于会议目的、军事戒严令和治安等问题的报告以及内政部秘书长关于实施地方自治和地方选举问题的报告。
今天晚上会议听取财政部、国家计划局和社会事务部三个单位的秘书长的报告。出席会议的人将划分小组进行讨论。
雅加达的舆论一致认为,这个会议非常重要,它将讨论军事戒严令在全国实施的问题和进一步解决地方问题的办法。
“印度尼西亚火炬报”认为,这个会议将决定现内阁能否冲破面临的困难,特别是对地方问题的解决,将起重要作用。雅加达“人民日报”说,这个会议对今后印度尼西亚局势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希望会议能够解决中苏门答腊、南苏门答腊和苏拉威西等地区发生的军事政变问题。

沙特阿拉伯石油管理局长 不满美石油公司的掠夺

第6版()
专栏:

沙特阿拉伯石油管理局长
不满美石油公司的掠夺
据新华社25日讯 塔斯社纽约24日讯:据“商务日报”报道,沙特阿拉伯石油管理局局长图拉伊基说,沙特阿拉伯对美国石油垄断资本的阿美石油公司在各种问题、主要是纳税问题上的政策感到不满。
报纸援引图拉伊基的话说,阿美石油公司靠损害沙特阿拉伯的利益发财,比如,它按每桶两美元六十九分的价格出售从沙特阿拉伯开采的石油,但是却按每桶一美元九十七分的价格纳税。这样一来,阿美石油公司就可以从每桶的石油获得七十二分的利润。

阿民族解放阵线代表 呼吁亚非各国给予支援

第6版()
专栏:

阿民族解放阵线代表
呼吁亚非各国给予支援
据新华社雅加达电 安塔拉通讯社报道,为纪念亚非会议两周年,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驻印度尼西亚的代表拉赫达尔·布拉希米24日发表声明,呼吁亚非各国以各种方式援助阿尔及利亚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
声明说,虽然万隆会议召开到现在已经两周年,但是阿尔及利亚人民目前的情况比过去更加悲惨;全阿尔及利亚人民已经成为五十万法国军队的屠杀对象。
声明说,阿尔及利亚的这种局势对世界和平是一个威胁,因此希望亚非国家同情和援助阿尔及利亚的独立斗争。(附图片)
法国人民4月12日举行抗议对阿尔及利亚的镇压和暴行的全国斗争日。这是雷诺汽车工厂的工人在举行抗议集会。 (新华社稿)

日共号召全党提高警惕 对付反动势力破坏活动

第6版()
专栏:

日共号召全党提高警惕 对付反动势力破坏活动
据新华社26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共产党神奈川县委员会4月23日发表声明,揭露日本警察机关的特务三部丰混入日共党内,收集情报。
三部过去曾经担任生产合作社主任,私自出卖公物和挪用公款。横滨市川和警察署抓住这个把柄,要三部充当特务。三部在1951年1月混入了日本共产党,进行间谍活动。警察署每月付给他一万五千日元的津贴。后来,三部还担任了日共横滨市委员会委员。他到了今年1月间不愿再干特务工作,把自己当特务的经过情况报告给日共横滨市委员会。
神奈川县警察本部部长已经承认日共神奈川县委员会揭露的事实。
据日本“赤旗报”报道,日共中央书记局曾经在3月7日发表文告,揭露敌人对党的破坏手法。文告特别指出,从去年年底以来,反动势力有意识地散布关于反对日共中央的宗派活动的挑拨性的情报。他们企图搜罗党内不满分子和掉队的人,组织反动派所计划的“民族共产党”。日共中央书记局号召全党提高革命警惕性,有系统地与敌人的破坏活动进行坚决的斗争,同时消灭反动分子的活动。

美英法污蔑寮国战斗部队 企图阻挠老挝的和平统一

第6版()
专栏:

美英法污蔑寮国战斗部队
企图阻挠老挝的和平统一
据新华社讯 美英法三国政府4月24日宣布了表明它们对老挝政策的声明,这份干涉老挝内政的声明的目的是企图阻挠老挝的和平统一。
西方三国政府已经在4月16日分别在华盛顿、巴黎和伦敦把同样内容的照会交给老挝使馆。美国政府在它的照会中滥肆抨击寮国战斗部队,硬说寮国战斗部队“不顾”日内瓦协议和国际委员会的决议,对老挝统一问题“加上不相干的条件”,而使这个问题未能解决。美国政府要老挝王国政府“继续保持它的决心”,即:“老挝王国的政治前途不得由不享有宪法地位的反对派集团决定”。
早在去年,老挝王国政府和寮国战斗部队之间就已经在一些重要问题上达成协议,其中包括成立有寮国战斗部队代表参加的联合政府,执行和平中立政策等。目前,老挝双方正在谈判如何具体实现这些协议。不过,在谈判中遇到了一些困难。
据今年3月30日纽约出版的“民族”周刊透露,美国一直在阻挠老挝双方合作,一直在“暗示”应该把去年12月28日有关成立老挝联合政府的整个协议取消。

广岛浩劫记忆犹新 人类生命必须尊重 世界公众要求英国停止试验氢弹

第6版()
专栏:

广岛浩劫记忆犹新 人类生命必须尊重
世界公众要求英国停止试验氢弹
本报综合报道 据新华社消息,最近,世界各国人民要求停止氢弹试验,缔结关于废除原子核武器协议的呼声日益高涨。
法国“世界报”23日登载了法国著名科学家约里奥—居里主张立即停止核武器试验的广播演说稿。
这位诺贝尔奖金得奖人,前法国原子能高级专员说:“我们不能消除原子弹在广岛和长崎所造成的浩劫的可怕的回忆,也不能消除比原子弹威力大千万倍的氢弹爆炸试验的回忆。”他说,如果要达成关于废除原子武器的任何协议,必须立即停止这些爆炸试验。他认为,世界上的氢弹爆炸试验如不停止,大气里的放射性因素将造成骨癌和白血病。
著名的法国医学家、哲学家、新教神学家和音乐家艾伯特·施维泽尔博士23日晚也在挪威电台网用五国语言发表广播演说,吁请结束原子弹试验性爆炸。这位1952年诺贝尔和平奖金的获得者说,他的呼吁是根据“尊重生命”的原则。因为这种爆炸对人类是一个危险,它将使人类后代受到放射线的伤害。
前法国总理埃加·富尔(法国反对党之一“左翼共和联盟”主席)25日呼吁立即停止核武器试验。富尔说,“每一个国家都必须在踏上死亡的道路以前止步”。
西德联邦议院主席格斯登美尔博士25日在向“斯图加特日报”记者谈话时表示欢迎施维泽尔的呼吁,并建议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应该停止原子核武器试验。
前印度总督拉贾戈帕拉查里25日在“新政治家与民族”杂志上发表的一封信中说,试验氢弹是一种莫大的罪行。应尽力去制止。他要求印度退出英联邦,作为阻止英国氢弹试验的一个措施。
阿根廷原子能委员会的生物和医学部主任努涅斯在4月22日表示反对进行原子核爆炸试验。他说:世界目前处在十字路口,它必须选择是不是要继续进行将长期毒化大气的原子爆炸试验。
新加坡前任首席部长马歇尔24日说,英国在圣诞岛将要举行氢弹试验,他很担心放射线的毒害对新加坡居民和他们的食物供应可能产生的影响。他着重指出日本人民对这样的试验深感不安。
英国的社会团体和一些报纸继续反对氢弹试验。英苏友好协会24日发表声明,呼吁英国政府“接受苏联的建议并同苏联一道呼吁美国同意停止今后一切核武器的试验”。
自由党的“新闻纪事报”24日要求政府采取主动首先停止核武器试验。这家报纸主张充分动员舆论,以迫使政府改变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工党的“每日先驱报”24日也要求政府在世界舆论面前首先推迟圣诞岛试验。“废除核武器全国委员会”决定在5月12日在伦敦市中心举行一次群众性的妇女游行,抗议预定在圣诞岛举行的氢弹试验。

裁军小组委员会 讨论导弹和火箭问题

第6版()
专栏:

裁军小组委员会
讨论导弹和火箭问题
新华社26日讯 伦敦消息:联合国裁军委员会小组委员会在复活节休会后,于4月25日复会。据西方通讯社透露,会议开始讨论议程上的第五个项目——导弹和火箭问题。据说,苏联在会上建议禁止火箭炮、导弹和包括原子大炮在内的各种类型的武器,作为总的禁止原子武器的禁令的一部分。西方国家代表在这个问题上强调必须首先建立监督体系。
小组委员会下次会议定在4月29日举行。

花絮

第6版()
专栏:花絮

花絮
皮包自动防劫
最近,西德发明了一种有特殊装置的皮包,如果暴徒抢劫皮包时,皮包就自动地发出汽笛声,并且放出催泪瓦斯,使抢劫犯不得不急急逃走。
母鸡变成“电影明星”
据布拉格“人民民主报”报道,切拉科维策地方的一只母鸡最近因为生下既大又重的怪蛋,变成了“电影明星”。它最近下的一些蛋特别大,每个重约半磅,蛋中有两个到三个蛋黄。
关于这只母鸡的非凡事例已经摄制成电影,布尔诺的牛奶和鸡蛋研究所正在对它的情况进行研究。

“回忆当年”

第6版()
专栏:随笔

“回忆当年”
方达
春天是人们换上新装的日子,可是春天的巴黎却换上了古装,为的是欢迎法国的贵宾——英国的女王伊丽莎白二世。
4月9日晚上,塞纳河上一片五彩缤纷的灯光。路易十四和路易十五时代的旗帜,迎着春风在河畔飘扬。卫兵们穿着拿破仑时代的服装和路易十五时代的服装。一百五十个穿着白袍的歌童唱着一首十五世纪的赞美诗,扩音机把歌声送到塞纳河上法国总统和英国女王乘坐的游艇上。……
在这次被称为“回忆当年”的盛会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法国总统为贵宾们举行了空前隆重的国宴。历史悠久的罗浮宫博物馆那天晚上重新装饰成了昔日的皇宫,乐队奏着十八世纪的轻音乐。
塞纳河上的游艇晚会和罗浮宫内的国宴,都在不能不说是亲密、欢欣的气氛中进行的。然而,这种“回忆当年”的排场里面,却着实有一股凄凉的味道。就像人们从书架上的旧书里翻出来的一朵残谢了的玫瑰。它的若有若无的一缕清香和黯淡了的花瓣,除了勾起伤逝的感叹之外,还能有什么呢?穿上拿破仑时代的服装的今日巴黎,只不过证明了这样一个事实:不可一世的法兰西帝国和不列颠帝国的声威,如今只能从“回忆当年”中去寻找了。
诚然,法国用这种“回忆当年”的排场来欢迎英国的贵宾,是为了策勉未来,希望英、法两国加强联盟,使拿破仑时代和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日子能够重见于二十世纪,希望他们的殖民帝国能够日拓版图。法国的邀请是在去年9月27日,也就是英、法策划进攻埃及的时候发出的,很可以说明它们的想法是什么。可是,英、法的联合是否就能与它们的“盟友”——美国争雄,还是一个问题,而殖民地人民争取独立自由的斗争,是再也镇压不住的了。
事有凑巧。正当戈蒂总统和伊丽莎白女王在塞纳河上欣赏这不可多得的良辰美景的时候,安东尼·艾登爵士却在美国波士顿医院的病房里“睡得很不安稳”。艾登从武装侵略埃及失败以后就病了,这病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好。英国的政治气候对他的病显然太不合适,因此他来到了美国,进了波士顿医院。这个不肯仅仅沉溺于“回忆当年”而想挣扎着回复到当年的人,为恢复英国殖民帝国的“光荣”鞠躬尽瘁了一辈子,现在却像不列颠帝国一样日暮途穷,老境凄凉。英国“每日邮报”的记者说他穷得连医药费也付不起,并且大声疾呼:“政府应当代艾登爵士付这笔医药费”。
当然,艾登爵士不至于真的穷到这步田地,就算他的确付不出医药费,英国政府也不会不给他代付。问题是,如果塞纳河上的古装的狂欢之夜是意味着英、法两国联合起来对付反殖民主义的力量的话,那末,英国政府将来在这种医药费方面的开支也许会多到不可胜计。

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 支持日本学生反对氢弹试验

第6版()
专栏:

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
支持日本学生反对氢弹试验
新华社26日讯 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今天致电全日本学生自治会总联合会,支持日本学生开展反对氢弹试验运动。
电报说,当日本学生和日本全国人民一道在4月27日开展为要求禁止圣诞岛氢弹试验、反对把冲绳岛变为原子武器基地的运动的时候,我们谨代表全中国学生向你们并通过你们向全日本同学们致以热烈的敬意。在日本人民保卫世界和平的运动中,热爱日本的日本青年学生是一支重要的力量,中国学生兴奋地注视和坚决地支持你们的斗争,并祝日本同学不断加强团结,在这个运动中取得胜利。

英吉利不吉利(图片)

第6版()
专栏:

英吉利不吉利 江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