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大胆放手,开放剧目

第1版()
专栏:社论

大胆放手,开放剧目
去年6月间第一次全国戏曲剧目工作会议以来,各地进行了大量的挖掘整理戏曲剧目的工作,使得戏曲舞台的演出状况为之一变。数以万计的剧目重新复活到舞台上,打破了上演节目贫乏的局面,活跃了艺术创造,适当满足了群众的文化娱乐需要,大多数剧场的上座率也得以普遍提高,艺人的生活也因之有所改善。此外,从挖掘剧目中发现了许多被遗忘的剧种;也从发掘中组织成了一支包括职业和业余戏曲作家的队伍。所有这些,都是在戏曲工作中,大力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所得到的可喜的收获。
在不过几个月的短时期内,就取得了这样巨大的成果,完全证明我国的戏曲遗产实在是非常丰富。这一份千百年来劳动人民所创造的宝贵财富,我们是有责任把它继承下来加以发扬的,我们这一辈的戏曲艺术家和戏剧工作者们是负有这个戏曲上继往开来的历史任务的。
最近,中央文化部为了总结这一阶段的工作成绩,交流经验,克服缺点,进一步把戏曲剧目工作做好,又召开了第二次全国戏曲剧目工作会议,会上根据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指示,热烈讨论戏曲工作中所发生的各种问题,确定了必须在大力贯彻中央方针和巩固已有成绩的基础上,继续大胆放手,开放剧目。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
在去年开放剧目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少数思想内容不健康的剧目,于是有人惊慌了,要求“收”,要求
“禁”。他们害怕剧场混乱起来。其实,根据各地的调查统计,含有毒素的坏剧目是极少数,不及上演剧目的1%。目前的问题,不是戏曲剧目开放已经够了,而是“放”的还很不够。对挖掘整理传统剧目的重要性认识不足,估计不够,仍是目前相当普遍的现象。
我们认为对传统剧目采取大胆放手的方针,是利多弊少的。我们存在着有利的条件:一、绝大多数观众鉴别的能力提高了。二、广大艺人的政治思想水平提高了。三、戏曲基本上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大多数带着强烈的人民性。四、各级文化领导部门,对戏曲工作有了一定的经验。有这四条,那些善意的人们,应当不必再害怕了,应当相信在戏曲这块园地内让“百花齐放”,是不会“天下大乱”的了。
开放剧目的意义究竟何在呢?目前表现新生活的剧目还少,为什么偏要这样重视传统剧目呢?如果把创造新艺术和继承传统对立起来看,就会越想越不通。但是一旦认识到社会主义的民族新艺术,必须建立在民族艺术遗产的基础上,它只能是民族艺术遗产继承和发展的产物,那就不会怀疑了。传统的戏曲艺术中虽然会被淘汰一部分即糟粕的部分,但对其中优良的部分必然要继承下来,加以发展。在继承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发展社会主义的民族新艺术,这乃是必然的趋势,但这决不是直线地、毫无困难地发展的;而是要经过长期的艰苦工作,曲折的道路,才能完成。所以急于求成是不行的。教条主义者便不懂这个道理,他们总希图在一个早晨,来个“突变”,“全新”的戏曲就出现了。他们总是把“陈”与“新”形而上学地对立起来,划一道鸿沟,不晓得推陈出新是辩证的发展关系。更因为近二三十年来,特别是抗日战争以后,戏曲文化遭到了很大的破坏:许多剧种失传,剧团流散,老艺人息影,后继缺人,青黄不接。解放后,虽有很大的恢复,但是还不够得很,因此,在现阶段对于戏曲的传统剧目,传统的表演艺术和音乐唱腔等,应予特别重视,全面挖掘,这才能使得戏曲艺术的发展,建立在稳固和雄厚的基础上。
为了做好这个工作,现在就戏曲工作中的几个较重要的问题提出意见,供各地党政领导机关、文化主管部门和艺术工作者考虑。
一、现在有些人问:“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方针是否改变了呢?“推陈出新”这一条是否可以不讲了呢?我们的回答是:决不可以。这个戏曲发展的根本方针是不能割裂的。在百花齐放、争妍斗盛的当中,出现一些毒草是难免的。鲜花与毒草争长,好戏与坏戏竞赛,正是“百花齐放”的局面中合乎艺术发展规律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决不能忽视“推陈出新”的这一面。正是要经过“推陈出新”才能使鲜花战胜毒草。当我们正确掌握了“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方针去进行工作之后,可以乐观地预料,在若干年后,成千上万的优秀传统剧目,经过我们这一代人的辛勤劳动,会成为社会主义的民族新文化中的一笔大财富。
二、现在提倡挖掘整理传统剧目,是不是忽视新编剧目呢?我们的回答是:决不是。“百花齐放”一面把老剧目放出来,一面也必须帮助把新剧目生长发展起来。新编的历史剧和现代剧,无疑是非常需要的。问题是目前戏曲剧作者的队伍还很不大而面临着挖掘、整理、改编、创作这一系列的繁重任务时我们如何统筹安排。我们现在首先面临的是数以万计的传统剧目,如何整理它、上演它,是一个迫切的问题。很难设想,我们可以抛开这样大量的现成剧目不管,不去整理,不去研究,只管关门创作。应当认识,对于传统剧目的整理改编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过程,是可以为我们的创作打下基础。同时改编得好,也就是好的创作。轻视这方面工作的人,实质上还是对民族艺术的一种虚无主义的思想表现。但是,传统剧目的整理改编工作,是一个相当长期的工作,不可能先把传统剧目都整理完了然后再去创作,因此,在整理传统剧目的同时,必须对新剧本的创作做适当的安排。这一点希望各地文化主管部门,根据当地的具体情况作妥善的考虑。就一个戏曲作家来说,他应该是既有兴趣整理和改编老剧目,也努力采用新题材(包括现代的和历史的)创作新剧目,这两方面的工作是可以结合起来进行的。
三、戏曲是集体性很强的一种艺术,单靠一方面的艺术家去努力,工作是做不好的。因此特别需要加强多方面的团结与合作。比如剧种之间,剧团之间,艺人之间,艺人与新文艺工作者之间,青年演员和老艺人之间,戏曲和其他姊妹艺术之间的合作等等。特别是艺人与新文艺工作者的合作,关系着戏曲发展的前途。老艺人和新文艺工作者在发展戏曲工作中都有重大的作用。在今天,新文艺工作者首先要向艺人虚心学习,努力掌握传统戏曲艺术的知识和规律,力戒教条主义和宗派主义的作风。艺人们也要向新文艺工作者学习,取得现代的文化科学知识,才有助于在艺术上的提高;彼此如能取长补短,互助合作,对于戏曲艺术的发展,是能起决定性的推动作用的。还有青年演员们,更要辛勤刻苦地向老艺人学习,把丰富的表演艺术,尽量掌握起来,必须认识到自己是老艺人的接班人,戏曲中千锤百炼的优秀技术,是需要靠自己来继承、发展和传授下去的。轻视技术的观点和不尊重老师傅的态度是完全错误的。
四、戏曲是群众性很强的一种艺术,每天的演出,联系着千百万观众,影响着千百万人民群众的生活和思想。它是党和人民政府教育人民的一项重要工具。因此,各地党委、政府和文化主管部门,应当足够地重视这项事业,指导戏曲很好地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帮助戏曲工作者跟工农兵和知识分子这一广大的新的观众建立多方面的、新的、密切的联系。那种认为戏曲落后不屑一顾的态度,是完全错误的。至于随意禁演剧目,蛮不讲理地刁难剧团,这种事如果发生在任何机关或任何领导人身上,都是违法乱纪的行为,尤其必须坚决制止。
七年来,戏曲工作的成绩是巨大的。可以相信,在目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新方针的指导下,有着群众基础的戏曲,定会更加迅速地发展;相信这戏曲花园中的鲜花,定会更加争妍斗盛地开放起来。

正确处理内部矛盾 继续加强民族团结 内蒙古和新疆两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展开热烈讨论

第1版()
专栏:

正确处理内部矛盾 继续加强民族团结
内蒙古和新疆两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展开热烈讨论
据新华社呼和浩特26日电 内蒙古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昨天闭幕。
这次会议着重地讨论了正确认识和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代表们认为,内蒙古自治区在过去一年中取得了社会主义改造的决定性胜利,党在各族人民群众中的威信更加提高了,进一步加强了民族团结。但是,在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过程中,又发生了一系列新的问题。目前农村中有些农业社过分强调集体利益,忽视社员的要求,而社员也有忽视集体利益和国家利益的倾向。在牧区工作上,物资供应不及时,牲畜和畜产品价格下降,引起牧民不满。在民族关系上,目前主要是大民族主义和某些地方民族主义倾向仍然存在,主要的表现是忽视民族情感和民族特点。农业区和半农半牧区工作中曾发生重农轻牧,强迫散畜作价入社,以致造成农业区、半农半牧区大量宰杀牲畜出卖的严重后果。某些农业社对民族特点注意不够,曾使部分蒙古族社员减少收入。
怎样解决当前存在的人民内部的矛盾?内蒙古自治区主席乌兰夫提出了几项具体措施:一、积极扩大民主生活,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等各种会议上造成让群众自由发表意见的空气。二、加强调查研究。经常深入基层视察和检查工作,健全人民来访制度。三、加强在群众中的政治思想工作和民族政策教育,加强对各界民主人士、知识分子的团结教育。
参加这次会议的有蒙古、汉、达呼尔、回、朝鲜、满、鄂伦春等民族的人民代表三百多人。会议通过了在全自治区范围内大力开展增产节约运动等决议。
新华社乌鲁木齐25日电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到会代表们用两天时间就如何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在讨论前,来自天山南北的二百七十多名各民族的代表和一百多名列席会议的各民族高级知识分子、民主人士等,听了前来新疆视察工作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包尔汉关于这个问题的传达报告。在小组讨论和大会发言中,各族代表和列席会议的人士都根据本地区和本部门的情况,热烈地谈出了自己的认识和意见。大家一致认为,毛主席的指示十分及时,非常重要,使他们分清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的区别,明确了在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时应该抱的态度。许多农村和牧区的代表还建议进一步密切政府和各族人民的联系,克服领导上的官僚主义和主观主义的缺点,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工作。
在讨论中,各族代表都表示要广泛地向群众宣传解释毛主席的指示,协助政府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搞好工作。
从15日开始举行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已经在24日闭幕。会议期间还讨论了争取1957年农牧业大丰收和增产节约等问题。

全国戏曲剧目工作会议确定大放手地发掘和整理传统剧目

第1版()
专栏:

全国戏曲剧目工作会议确定大放手地发掘和整理传统剧目
本报讯 文化部召开的第二次全国戏曲剧目工作会议,从10日到24日在北京举行。在这个会议上,确定大放手地发掘和整理传统戏曲剧目,以便更多更好地放出万紫千红的花朵,并在香花同毒草进行长时期的竞赛的基础上发展社会主义的民族的新文化。
会议指出,一年来剧目开放工作取得很大成绩。一年以来,全国各地共发掘了包括三百多个剧种的五万多个剧目,记录了一万四千多个剧目,整理了四千二百多个剧目。在已经上演的一万零五百多个剧目中,好的有一千多个,坏的只有一百一十多个。
会议期间,对于今后剧目工作是放、是收,如何放等问题,进行了比较深入的讨论。反映出了地方戏曲工作者的一些思想情况。有的人原来准备到会上学一套如何“收”的办法。有的人是反对“放”的,认为戏曲的任务是教育人民,如果放出毒草,对人民群众产生了坏作用,谁来负责?有的人却认为:戏曲剧目中的精华与糟粕常是错综复杂的,不能因为怕糟粕出来而影响“放”;只有在“放”的过程中,才能逐渐提高我们的鉴别和分析能力。有的人赞成开放剧目,但觉得开放剧目应该有尺度,应该是“因地制宜”的。更多的人反对上面这些意见,认为开放剧目就要大放手,“因地制宜”等等实质上是清规戒律;掌握着“放”,实际上是不放心。今天应该改变领导方式了。有的人并指出不仅有的文化部门对剧目开放不放心,其他部门对剧目开放的阻力也是不小的。会上,对于“放”的方式方法,也进行了讨论。
文化部副部长刘芝明在会议上作总结报告时指出,戏曲剧目中的香花和毒草,都是客观存在的,毒草并不会因行政命令而减少,要让香花同毒草竞赛,让群众去取舍。在放手发掘和整理传统剧目工作中,必须反对教条主义和机会主义。
刘芝明指出,今后应有计划地、全面地进行发掘和整理传统戏曲剧目的工作,要作得既深且透。不仅要挖掘剧目,对表演艺术、唱腔、曲牌也应注意发现和整理。在发掘和整理工作中,要注意依靠广大艺人及社会力量。
文化部副部长钱俊瑞希望戏曲工作者要贯彻长期的“大放手”的方针,消除四怕——怕坏戏、怕新戏少、怕艺人不负责任、怕群众不识货。应该相信,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情况下,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方针一定能得到更好的贯彻,在继承和发扬传统戏曲艺术的基础上,一定会出现更多更好的新戏。
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周扬在会议的最后一天讲了话。他指出,戏曲改革工作的任务现在已经完成,今后的任务就是要在戏曲事业中进一步贯彻“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方针,使戏曲艺术获得新的更大的发展。在今天的新形势下,戏曲的花将更放得万紫千红。
周扬认为,戏曲工作者和戏曲艺人们应在现有基础上,继续进行全面的发掘工作,并结合演出,进行重点的整理和加工,给观众拿出更多的好戏来,用好戏去赛过坏戏,不要用行政方法禁止坏戏。对于坏戏,可以批评,但批评要恰当,受了批评的戏仍然可以上演。周扬说,不要把整理旧剧目和创造新剧目这两个任务对立起来。整理的好,就是一种创作;也不要只整理旧有剧目而放弃创作新的剧本,要用各种方法鼓励剧本创作。
周扬指出,新文艺工作者参加戏曲工作,对于戏曲艺术的革新和发展是有贡献的。他们应和戏曲艺人建立亲密的、同志般的合作关系,在业务上应多向艺人学习,尊重艺人的经验和劳动。年青的戏曲工作者必须努力掌握传统的表演艺术的技术,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上,才能对戏曲艺术有所革新和创造。

萧恢塔议长到北京

第1版()
专栏:

萧恢塔议长到北京
新华社26日讯 缅甸联邦民族院议长、前总统萧恢塔和他的夫人马哈德维(代表院议员)等今晚乘火车从天津到达北京。
萧恢塔是应我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邀请来中国访问的,在本月5日到达昆明。在那里,他曾会见了阔别多年的一些亲戚和童年时代的朋友。随后,他还先后到重庆、武汉、杭州、上海、南京、天津等地参观访问。
今晚到车站欢迎的,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李济深、黄炎培和委员,以及外交部、中缅友好协会、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中国佛教协会的负责人。
缅甸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吴巴茂也到车站欢迎。
陪同萧恢塔来北京的,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秘书长刘贯一。(附图片)
萧恢塔议长(前排右第二人)和前往欢迎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李济深、黄炎培在车站上。 新华社记者 吕厚民摄

越南新大使向毛主席递交国书

第1版()
专栏:

越南新大使向毛主席递交国书
新华社26日讯 越南民主共和国新任驻华特命全权大使阮康偕参赞周亮等外交官,今天晚上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递交国书。
递交国书时在场的有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典礼局局长余心清,外交部亚洲司司长章文晋和礼宾司副司长张世杰。
阮康大使颂词
阮康大使在递交国书时向毛泽东主席致颂词说:“很久以来,越、中两国人民就在兄弟般的真诚的友谊和合作中紧密地互相联结在一起。
越南人民对中国人民和政府在越南民族解放斗争事业中所给予的热烈支持,和对印度支那和平的恢复所作出的重大贡献;特别是自从和平恢复以来在越南人民和政府恢复国民经济和发展文化的工作中所给予的竭诚援助,表示深切的感谢。
越南人民一向怀着深厚的情谊关注着中国人民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并对中国人民在各个战线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为维护亚洲和世界的和平事业奠定了可靠的基础,感到无比的欢欣。
越南人民和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非常重视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里的各国的友谊和团结。并且清楚地认识到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的基础上,毫不间断地巩固和发展这种友好关系,是对越南人民在进行国家建设和为统一越南领土而斗争的事业的一个极其有力的支持。”
毛泽东主席答词
毛泽东主席致答词说:“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后,越南人民为了反抗帝国主义的侵略,坚持了八年的艰苦抗战,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和平恢复两年多以来,越南人民又在越南劳动党和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的领导下,在经济恢复和建设事业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就。我相信,越南人民在今后发展国民经济及和平统一祖国的事业中定将取得新的更大的胜利。
诚如大使同志所说,很久以来,中、越两国人民就在兄弟般的真诚的友谊和合作中紧密地互相联结在一起。几年来,我们两国人民和政府之间的关系日益密切,经济和文化合作和各种形式的接触往来日益扩大和发展。我深信,中越两国人民的兄弟般的友谊将会进一步巩固和发展。这不仅有利于增进我们两国人民的繁荣和幸福,而且也有利于增强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团结以及亚洲和世界和平。”

越南新大使拜会章汉夫

第1版()
专栏:

越南新大使拜会章汉夫
新华社26日讯 越南民主共和国新任驻华特命全权大使阮康今天下午拜会我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商谈递交国书事宜。拜会时在座的有外交部亚洲司司长章文晋,礼宾司副司长张世杰。

来我国参加“五一”节观礼 各国工会代表团陆续到京

第1版()
专栏:

来我国参加“五一”节观礼
各国工会代表团陆续到京
新华社26日讯 应中华全国总工会和中国各产业工会的邀请,前来北京参加“五一”节观礼的各国工会代表团和工会代表正陆续抵达北京。
今天下午到达北京的,有由古列耶夫率领的苏联工会代表团,以瓦茨瓦夫·杜沃杰茨基为首的波兰工会代表团,以阿里·科巴里为首的伊朗工会代表团,以朴德华为首的朝鲜工会代表团。
在此以前,先后到达北京的有以阮功和为首的越南工会代表团,以蒂米斯为首的锡兰独立工商工人工会代表团,以安德烈·梅洛为首的法国总工会代表团和法国电业工会的两位代表,阿尔及利亚工会总联合会书记乌日那·达里斯,以奥·米里什为首的捷克斯洛伐克工会代表团,以弗兰斯·马丁为首的匈牙利工会代表团,以米·慕日克为首的罗马尼亚工会代表团,以哈·阿利梅尔科为首的阿尔巴尼亚工会代表团。
已经接受中华全国总工会和中国各产业工会邀请的还有亚洲、非洲、拉丁美洲、澳洲和欧洲许多国家的工会代表团。这些代表团正在来华途中,将在日内先后到达北京。

南斯拉夫一代表团到京

第1版()
专栏:

南斯拉夫一代表团到京
本报讯 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社会福利、卫生工作者和工会工作者联合组成的代表团,在24日下午乘飞机抵达北京。代表团是应我卫生部和中华全国总工会的邀请来参加“五一”节观礼和访问的。

巴西议员卡斯特罗到京

第1版()
专栏:

巴西议员卡斯特罗到京
新华社26日讯 应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邀请来我国参观访问的巴西众议员、前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主席若泽·德·卡斯特罗夫妇两人在今天到达北京。

日本社会党访华团离广州回国

第1版()
专栏:

日本社会党访华团离广州回国
新华社广州26日电 日本社会党访华亲善使节团团长、日本社会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书记长浅沼稻次郎在离开广州返国前夕,对广州市的新闻记者发表了谈话。他说,为了日中两国的长久互助合作和远东的和平,必须恢复日中两国的邦交。
浅沼稻次郎说,日本社会党是日本在野的政党,他们回国以后准备大力敦促日本政府实现日本社会党访华亲善使节团在北京和中国方面会谈所达成的一致意见。他并且希望记者转达他对毛主席和中国政府领导人以及中国人民的谢意。
日本社会党访华亲善使节团是在25日从武汉乘飞机到达广州的。当天晚上,他们出席了广州市市长朱光举行的招待宴会。
使节团人员在今晨离开广州取道香港返国。

保军事代表团到北京 彭德怀元帅设宴欢迎

第1版()
专栏:

保军事代表团到北京
彭德怀元帅设宴欢迎
新华社26日讯 以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人民军总参谋长波奇瓦罗夫中将为首的保加利亚军事代表团今天下午乘飞机到达北京。
代表团是应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彭德怀元帅邀请前来作友好访问的。
到机场欢迎的有黄克诚大将、陈赓大将、李达上将、甘泗淇上将、杨成武上将、肖向荣中将、罗舜初中将、常乾坤中将、杨秀山中将、郑维山中将、陈锐廷少将和朱开印大校等。
保加利亚驻华特命全权大使安东·涅加尔科夫和各国驻华武官也到机场欢迎。
新华社26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今晚设宴欢迎以波奇瓦罗夫中将为首的保加利亚军事代表团。
彭德怀元帅在宴会上致词,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对保加利亚军事代表团表示热烈欢迎。他说,光荣的保加利亚人民军,是一支有着光荣战斗传统的军队。去年我国军事代表团到保加利亚访问,学习到许多宝贵的经验。
彭德怀说,中保两国的军队,都是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建立起来的军队,我们共同保卫着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安全和世界和平,保卫着中保两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我深信,经过你们这次访问,必将更加增强两国军队兄弟般的友谊,必将更加促进两国军队的建设。
波奇瓦罗夫中将在宴会上讲话说,中保两国人民和军队之间的友谊是诚挚的、巩固的牢不可破的。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破坏我们这种友谊。
他说,保加利亚人民军全体官兵和全体保加利亚人民十分热爱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分钦佩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所表现的国际主义精神。
保加利亚驻华特命全权大使安东·涅加尔科夫和各国驻华武官应邀出席了宴会。
出席宴会作陪的有黄克诚大将、陈赓大将、许光达大将、李达上将、李克农上将、甘泗淇上将、洪学智上将、杨成武上将、陈士榘上将、萧向荣中将等和朱开印大校。
在宴会前,彭德怀元帅接见了保加利亚军事代表团全体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