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深受社员欢迎的决议

第3版()
专栏:

深受社员欢迎的决议
陕西蒲城县保南乡八一农业社,最近通过了一个深受社员欢迎的决议——让社员欢欢乐乐地过春节。决议中提出:由社里的豆腐坊和粉坊,供给每人四两粉条、一斤四两豆腐,有豆子的社员交豆子,没有的到今年秋收分配的时候再扣;社里计划杀四口猪,供给每人半斤肉;还用八斗软糜子,再买些枣子,蒸成晶糕,供给社员走亲戚之用;另外,为使社员有钱买青菜、年货,社里决定从副业收入中预支一部分。
社员们都兴奋地说:社里想得真周到,不光让大家快快乐乐过个节,还可以节省很多钱。(井全成)

春节前后放几天假

第3版()
专栏:

春节前后放几天假
辽宁岫岩县牌坊乡新生农业社,决定春节前后放假十天,让社员欢度合作化后第一个春节。
新生农业社从建社以来就忙着生产,社员从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年来辛勤劳累获得了丰收。社管理委员会为了让社员快快乐乐度过春节,好好休息一下,以便更好地安排家庭零活,和照顾新婚青年男女串亲戚以及社员文娱活动等,决定从1月26日起到2月4日止,放假十天。假期内,车夫和饲养员,仍然要喂牲口或作一些临时活,决定1月30日、31日两天给加班奖励(这两天记双劳动日)。社管理委员会同时向社员提出要求:在春节期间开好家庭会,选好当家人,做出全年收支计划,参加拥军优属活动,同时还要提高警惕,安全度过春节。 (张秉高)

在“北大荒”的移民新村里

第3版()
专栏:

在“北大荒”的移民新村里
在黑龙江省“北大荒”上建立了四百多个新村的移民们,高高兴兴地欢度在这里安家立业以后的第一个春节。
移民新村里社社都排练了东北大秧歌、山东快书、小型歌剧、话剧等文娱节目,准备在春节演出。肇州县对喜乡新村的移民准备同附近老居户在春节期间举行联欢,他们将向邻居们演出自己故乡的节目——山东大鼓等。
在节日前,有些移民的家属已经从故乡来到新村,将要和他们的子弟一起定居在这里。家属还没有接到新村的垦荒队员们,这几天正在把收入的钱寄回家去,让亲人在故乡欢度春节。富裕县富胜乡有60%的队员给家里寄了钱。这个县幸福乡的垦荒队员苏全明还写信告诉他的父母亲说,他们的新村已盖起了六十三间房子,收获了五十多万斤粮食,冬天大家都穿上了新棉袄棉裤,做了新棉被。他在信里还向父母报告了一件大喜事:他已经和同村前来的女队员陈金凤在劳动中建立了爱情,并且在最近结了婚。有许多垦荒队员在春节前也接到了家乡亲友的来信,对他们叙述故乡的变化,并鼓励他们在“北大荒”上安心生产。
黑龙江省人民委员会、山东省移民局最近分别给移民们写了春节贺信。垦区各县的政府和党组织都成立了慰问组织,将在春节期间到新村和移民联欢。各地供销合作社也增加了对新村的乐器和食品的供应。 (新华社)

劳动中相爱,佳节里成亲

第3版()
专栏:

劳动中相爱,佳节里成亲
获得空前丰收的吉林省白城县东方红农业社,有二十多对青年男女,要在春节前后结婚。
这个社的社员、青年团总支书记任树生在去年推广苞米一埯双株先进经验时创造了“五摸”作业法,使全村两千七百垧苞米播种工作节省了四千个人工,保证了适时播种,获得了空前丰收。他和全村劳动最好的女社员胡秀琴结婚了。她们俩人用劳动所得,添买了三间新房。
女青年社员张素芝的父亲,不同意她和心爱的人自主结婚,要把她赶出去。张素芝向她父亲说:“如果要赶我,请把我挣的一千五百个劳动工分给我自己处理”,她父亲只好尊重女儿的意见,同意她们结婚。
这个社的许多男女青年在去年的生产中互相比赛,有的女青年在锄地时赶到男青年的前面,故意把恋爱信埋在土块下面,男社员赶上去拾起来藏在怀里,他们就这样从劳动竞赛中建立起爱情,并且双双对对地安家立业了。
这个社在“八百里旱海”境内,过去经常遭受旱灾。社主任宗德祥说,往年春天社里农民多半靠政府发救济粮过活。从去年实现了合作化以后,这种情况改变了。据统计:去年全社打井一百九十三眼,用井水浇地每垧比旱地增产八百斤粮食。全社农副业收入达二十二万多元,每个劳动日分一元八角,一般一个中等劳动力全年可收入五百元钱,全社社员都增加了收入。
(新华社)

肉菜粮钱,样样齐全

第3版()
专栏:

肉菜粮钱,样样齐全
山西闻喜县河底乡先锋农业社,为了使社员们过好春节,准备好二十一头猪(包括社员的猪)和八十只羊,共可杀肉四千八百斤。同时,还准备好白菜三万二千斤,豆腐八千斤,粉条二千斤,粉面五百斤。此外,从社里存粮中拿出小麦五万二千五百斤,按每个劳动日四两分给社员;又从副业收入中抽出五千元,按每个劳动日二分分给社员。这样,全社每个社员平均可吃到一斤多肉,八斤白菜,二斤豆腐,半斤粉条,还可分到十三斤小麦和一元二角零花钱。这些数字,比解放前的1946年要高一倍,也是解放后最多的一年。全社的十二户“五保”户更是幸福,他们每人可吃到二斤半到三斤肉,五斤豆腐,还可用到五元零花钱。这些肉、菜、粮、钱,很早就分配到社员手里。社员们都高兴地说:社会主义有奔头,吃不熬煎穿不愁,肉菜粮钱样样有,过年过节真幸福,享福不忘共产党,今后生产更加油。  (文振威)

歌声四起,锣鼓喧天

第3版()
专栏:

歌声四起,锣鼓喧天
江苏省四万八千多个农村俱乐部准备在不花钱和少花钱的原则下,做到春节歌声四起,锣鼓喧天。
江苏省各县自去年12月份起集训了大批农村文娱骨干。宜兴、武进等地的农村俱乐部春节将举行除夕晚会、工农知识分子联欢会、新年茶社、讲座等,要做到乡乡搞公演,社社有联欢,部部(俱乐部)有活动,处处有宣传。在进入高级合作社后第一年获得了丰收的海安县平等乡鲜河农业社里,社员们把车水积肥时捕到的鱼卖掉,作为春节文娱活动经费。社员们个个欢欣鼓舞,白天在沟里捕鱼,晚上去俱乐部排戏。海门县占先乡中心俱乐部正在排演农民自编的小演唱“爱社如家”和“三户贫农坚持办社”等节目。 (新华社)

“三头满意”的好事

第3版()
专栏:

“三头满意”的好事
春节前夕,黑龙江省肇东县胜利农业社的社员们却并不在忙着推米磨面,而仍然在忙着搞冬季生产。原来他们过春节需用的米、面,早已由社里的碾房给制好了。
胜利农业社的碾房是利用社员原有的七个碾房设备,固定由几个老人和一批老弱马匹专门给社员碾米、磨面的。社员只要把原粮送到碾房去,半天之后,米、糠或面、麸就送到家来。每碾一百斤米,社员出两分工做为报酬。
胜利农业社在去年春天刚建立的时候,天天有社员请假碾米或磨面,请假最多的一天曾经达到七十多人。他们还争用社里的马匹。因此,妨碍了社的生产。社的管理委员会研究以后,便建立了碾房。社员们认为这样做三头满意:不误农业社的人工和马工,保证了社的生产;老人弱马有活可做,增加了老人的收入;推米、磨面方便,保证了社员的生活需要。 (新华社)

过节以后要更加劲生产

第3版()
专栏:

过节以后要更加劲生产
春节前夕,陕西醴泉县烽火农业社的绝大多数社员都高兴地忙着办年货、缝新衣;可是仍有个别社员担心自己过不了年。这倒不是这些人的收入减少了,而是有着种种客观原因。比如,有的因为遭了病、丧事故,有的是以往盲目改善生活,花费过多。
正当这些人发愁的时候,社里帮助他们解决了困难,应该照顾的给予照顾,要借钱的也借了,没有麦过年的也给调剂了。社员王振吉的母亲刘真贤感动地说:农业社不仅给我儿子治好了病,还帮助我家过春节,我们世世辈辈忘不了这恩情。
现在,这些困难户都和其他社员一样,上年集买回自己需要的东西,他们一致表示:过了春节以后,要努力生产,争取更大丰收。

欢欢喜喜过春节

第3版()
专栏:

欢欢喜喜过春节
新华社记者集体采写
进入1月下旬,去年获得空前丰收的山东农村就开始为迎接春节而忙碌起来。遍布农村的上万个供销合作社的门市部和零售店里,售货员们接待着要比平时多一倍的顾客。许多农业社在进行着节日前的最后一次分配,好让社员们有充裕的粮食和现款来欢度春节。全省的两万多个农村业余剧团、歌咏舞蹈小组、曲艺小组等,也在忙着筹备春节期间的文娱活动。人们都想把合作化以后的第一个春节,过得比往年更好。
当记者日前到全国农业劳动模范吕鸿宾所领导的莒县爱国农业社去的时候,社里正在把二万二千元现款、六千斤小麦、一万斤大豆和一万八千斤花生分给社员过春节。这个社的五十户“五保”户,每个人也都分到五斤小麦、一斤猪肉和半斤粉皮。春节,向来是农村青年男女办喜事的好日子,在爱国农业社里,春节前结婚的青年社员就有五十七对。记者访问了定于29日结婚的一对青年男女,男的叫吕春满,女的叫杜英秀,他俩同在一个生产队里,又都是劳动能手。新娘去年一年共做了一百六十个劳动日,她已经用自己的劳动所得给吕春满买了一顶帽子,做了很讲究的棉鞋和单鞋,同时也给自己做了崭新的线哔叽面子的棉衣、棉裤和棉鞋。
在沂蒙山区的沂水县岳庄农业社里,一些心急的儿童已经穿上了过节的新衣裳,鞭炮声也已经稀稀落落地响了起来。这个社正准备从公益金里拿钱买些猪肉,另外还准备了一些小麦,来慰问社里的八十三户烈军属。光荣灯和春联也已经给烈军属们准备好了。这八十三户烈军属,去年也和别的社员一样,得到了好收入。烈属张文乐前年在社外的时候,收的粮食刚刚够吃,去年在社里一共分了两千六百斤粮食和七十多元现金,变成了余粮户,现在他们全家六口已经准备好了六斤猪肉和三十多斤白面过节。在烈属王日庆家里,他的四个孩子正在争着试穿新衣,给孩子们试衣的王大嫂笑着对记者说:“合作社给了一个富裕年。”
以养猪肥田闻名全国的阳谷县石门宋乡农业社,除了把七百五十多头肥猪供应外地过春节以外,社里也杀了三百四十二头肥猪,平均每个社员分到了三斤肉。阳谷县和邻近的寿张县,过去一直都没有养猪习惯,去年过春节的时候,这两个县从外地运来三十五万多斤肉类,每人还只合到一斤多肉。可是今年就大不一样了。近几天,两个县的一百九十二个农业社,社社杀猪,队队宰羊。而且在进入旧历腊月以来,这两个县每天都有成批的猪肉外运,到现在为止,供应附近城乡的各种肉类已经有七十七万多斤。
当记者来到山东半岛的时候,供销合作社的工作人员正在大雪纷飞中不停地为农民采办和运送年货。栖霞县苏家庄的农民,正在因为大雪盖住山路不能下山购买年货而着急,想不到桃村供销社的售货员爬着滑溜溜的山路,把年货送到了门上。这个丘陵地区的各个初级市场近来也显得格外活跃,每逢集日,在街墙下,在小摊上,在赶集人们的篮子里,春联、窗花、鞭炮、彩色的泥娃娃……,形形色色。在桃村的最近一个集日,供销社就卖出了一万七千多元的货物,连同小商贩和农民贸易,全集的交易额达到了三万多元。
每逢节日,最忙的总是妇女们,她们忙着推磨压碾、做豆腐、糊窗户、赶制新衣。在莱阳县的山前店乡,近来每到晚上村里灯火闪烁,那都是妇女们在忙了一天以后,又在推磨压碾。这个乡的农业社为了减轻女社员们的劳动,特地拨出一些牲口来为社员推磨压碾。在黄河下游的产棉区高唐县,妇女们过去除了拾棉花以外就不大出门活动。但今年这个县的三百三十六个业余剧团和许多歌咏队、舞蹈队、曲艺小组里,青年妇女就占了总人数的一半,她们将要在春节演出中大显身手。宏亮农业社的女社员王金兰和她的小姑董春荣过去都从不下地,但去年她俩一共在社里做了五百二十多个劳动日,而且还成了社里的活跃分子。现在,她们姑嫂俩正在排练“小姑贤”这个戏剧,而且恰合自己身份地分担着剧中的姑嫂两个角色。

南国花开早迎春

第3版()
专栏:

南国花开早迎春
黄向青
春节以前,广州市年年划为花市的几条街,已经变成五彩缤纷的花的海洋。路旁搭起来的棚架上,盛放的、含苞半吐的、红蕊点点的桃花,形成夹道的桃林;衬托着一堵彩墙,是金黄色的紫色的菊花,大红的、红里敷粉的芍药,还有幽香洁白的水仙;盆栽柑橘、朱砂桔在万花丛中好似万朵火花。这里簇拥着人群,买花的人把鲜花举在头上向前涌着。当人们把鲜花带回家,小孩子拍手欢叫,老年人喜在心头:春天又来临了!
花地农业社的种花五十年的师傅黎远老伯对我说:“这几年,广州的花市一年比一年兴旺。我们社今年上市二万多盆花木,比去年多了三分之一。”他接着说:“旧时代也有过兴旺的生意,不过那时候是靠大主顾,高价少卖。现在价钱合理,人民的生活也改善了,谁都愿意花上个三元两块,买来个满门吉庆。”
几天前,我渡过珠江,访问了著名的花地和涌口两个农业社。有人告诉我说,栽植花木压本较大,单干的时候人们经常为了缺少本钱发愁;现在合作化了,种花的人变得无忧无愁了。这几年,由于茶业公司和酿酒厂大量收购鲜花,使这里的鲜花生产有了稳定的销路。种花的人收入增加了,生活因此改善了。为了过春节,每户都可以向社里预支五十元到一百多元,社员们都在欢欢喜喜地买年货,准备快快乐乐地过春节。
全国第一个国营香花浸提厂1955年10月在花地建立,1956年6月已经装好一小部分机器,现在可以提练茉莉浸膏;全厂建成以后,还可生产白玉兰、玫瑰、玳玳花等天然香精。这些香精将成为国际市场上的佳品。
前人曾用“花田儿女不簪花”的诗句来反映花农生活的痛苦;现在,这已经成为往事了。在这万象更新的春节里,他们将培育更多更美的鲜花,给劳动人民,迎接又一个美好的春天。

再也不愁吃,不愁债了

第3版()
专栏:

再也不愁吃,不愁债了
新华社记者 沈其如
往年这个时候,陕西省蒲城县的许多缺粮农民正在挟着口袋到处借粮准备过春节。当地民谣形容这种“借年麦”的苦况的时候说:“借着吃,打着还,跟着碌碡过个年。”但是今年这种景象已经见不到了。
现在,在蒲城县的农村里到处都是隆隆地磨面声。半夜里还可听见煽火蒸馍的风箱呼嗒呼嗒声。往年缺粮户占到四分之三左右的白卤乡东鲁社和翔村乡先锋社,今年没有一户缺粮。先锋社的社员李树贤去年还是借粮过年的,现在,家里的粮食够吃两年。王家村社过去也是个缺粮社,现在家家户户有余粮。他们为了纪念合作化带来的好处,给在冬季新诞生的三个小孩分别命名为“高社”、“进社”和“转社”。母亲们已为他们作了新衣,并用软糜子和着枣泥做了可口的“景糕”。原任乡群英社社员梁正义,去年入社不久,怕在社里分不到多少粮食,曾经十三次要求退社。现在,他分得的粮食多得吃不了,在旧历腊月二十三那天,他在粮仓上贴了一张大红纸条,上写着“粮食满仓”四个字。他说:“用八人轿抬我也不出社了。”
今年春节前,这个县的农民债务负担也起了根本变化,过去比较贫困的广阳、翔村、原任和白卤等几个乡,今年农业社员中一般还都没有借债过春节的,很多人还清了历年的陈账和国家的贷款。翔村乡八福村农民,解放后虽然生活逐渐上升,但是因为债务而破产的也还没有断绝。今年是他们第一个“无债年”。全村去年春荒的时候曾用国家贷款四千多元,现在已经基本还清,很多人还在信用社里存了款。白卤乡东鲁社社员任敬诚,过去年年缺吃缺穿,从解放后起亏欠私人和国家的债款已经达到六百多元。往年一到腊月就愁“年关”难过。但是在去年决分后一下子就把全部债务都还清了。现在他一家人都添置了新衣服,欢天喜地的准备过春节。
1956年,蒲城县虽然有95%以上的社员比往年增加了收入,但是还有5%的社员因收入减少生活发生困难。对于这些社员,各农业社在春节前都普遍进行了访问,给他们预支今年劳动日的报酬,或从公益金中拨款救济。据白卤乡统计,农业社已支给困难户六千元左右,帮助他们解决了过春节的困难。
地处渭北高原的蒲城县,在历史上从来就是饥荒不断的一个县。据当地“县志”记载,因为“蒲邑地势高燥,全赖天泽”,所以“岁或不登”饥民便四出逃荒。在解放前近六、七十年中,就曾先后发生四次大灾荒。每次饥民都达到十万人以上。小灾则几乎连年不断。全县人口曾一度由三十多万减少到十多万。解放后虽然生产连年上升,但是农民的生活还是比较贫困。直到1955年,全县仍有60%左右的农户缺粮。但是在去年合作化的第一年中,由于农民生产热情很高,耕作由粗放变为精作;加以自然条件较好,全县粮食总产量比最高的1954年还多产一亿一千多万斤。全县粮食产量已达到了“耕一余一”。在农业社员中已经消灭了缺粮情况。春节以前,这个县的农民已把八千多万斤粮食卖给国家,归还了80%以上的国家到期贷款。农民们在银行和信用社中的存款,全县平均每人有四元多。

笑迎春

第3版()
专栏:

笑迎春
卢恭敏
这些日子,首都城内和郊区到处喜气迎人。传统节日所特有的气氛,加上天空飞舞着预兆丰年的雪花,使得成年人和孩童心头上都充满着一种说不出的欢乐和希望。花房和鲜花店里,迎春、腊梅、月季、茶花、海棠、水仙等鲜花正在盛开,向人们透露着春天快要到来的消息。
让人们愉快地过节
几条繁华的大街更加热闹了。几千家国营和公私合营商店的货柜和橱窗里,都陈设得美丽而别致。到处是以商品组成的“迎春”和“春节快乐”的彩色字样,迎接着比平常多几倍的顾客。每天天一亮,许多家庭主妇就匆忙起床,带着早已计划好的“年货”单,到零售店或菜市场买东西。在卖鞭炮、年画、灯笼和儿童玩具的地方,终日吸引着成群的孩子。理发、浴室、洗染、缝纫等服务行业的人员,在节前正为最后一批迟来的顾客服务,烫熨最后的几件衣服;接连十多天的“紧张”,总算过去了,他们觉得全身无比的轻松。
商业工作者为了让人们愉快地过春节,一周多来,取消了各种休假,夜以继日地调运着商品,延长营业时间,还增设了成百个临时售货站,想办法扩大货场,便利顾客购买。许多领导干部一天到晚不停地巡回在商店之间,帮助工作。
由于农民踊跃出售各种副业产品支持城市,在副食品供应不足的情况下,今年全市供应的猪肉、小鸡、鱼虾和蔬菜,都比去年增加了。就在春节前夕,郊区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社员,还在冒着寒冷,把刚从温室摘下的韭黄等细菜运进城里,供应市民做饺子馅用。
过节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许多家庭在商量着春节怎样逛“厂甸”,给孩子买什么样的风筝和风车。这个一年一度的盛大集会,今年规模更大了。在这里人们不但能买到各种民间玩具、工艺品和北京的著名特产,在新辟的一个自由市场上,还将可选购外地的各种土、特产品。集会期间,当地文化馆还要举办高跷、小车会、耍狮子等民间艺术表演。北京市花木公司也正在调集各种鲜花,准备在这里摆出来供游人欣赏。
过节不忘庄稼人
当整个城市沉浸在节日欢乐中的时候,人们并没有忘掉农民。城市和乡村紧密地相连着。一个月来,昼夜不断有许多列车和汽车,满载着年货和节日需用的商品运往农村。许多工厂和手工业生产合作社,早在去年12月下旬开始,就为农民赶制着小孩帽子、袜子等各种结实耐用的商品。同农村联系特别密切的东晓市市场,在春节前,出现了历史上没有过的繁荣景象。这里每天都接待着成百上千选购“年货”的农民、农村小贩和县供销社的业务员;最近一个多月,销售的商品在六百万元以上,差不多快抵上百货大楼一个月的销货额了,比平常增加了好几倍,其中有一多半运销到河北、山西等省广大农村去了。在数不清的一排排货台上,堆满了农民喜爱的发网、绒头绳、童帽、鞋花、发夹、印花手绢、年画和小圆镜等商品,五光十色,好像是一幅美丽的彩色图画。这些商品常常是刚摆出来就卖光了。八个制帽生产合作社一个来月生产的三万打童帽,几乎就这样的全部销到农村。春节前上市的一万多打印花手绢,上面用不同彩色印着“梁山伯与祝英台”“牛郎织女”等故事画,特别受到农民欢迎,真是供不应求。姑娘用的各色绒头绳和鞋花,近来也大量销到农村。农民对这个市场今年春节供应的商品种类、花色和质量,普遍感到满意。在京郊的农村里
在首都郊区的农村里,热闹的春节庙会和集市纷纷出现了,农民熙熙攘攘忙着赶集买年货。分布在各乡的一千多个合作社分销处,已经把准备好的红糖、肉食、写对联用的红纸、年画等年货,供应到农民手里了,其中光年画就有二十多万张。在南苑区偏僻的鹿圈村,春节前,老年人组成的清洁队把全村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挂满年画的中心商店,每天简直像变成了儿童世界,有的在帮助妈妈买东西,有的就在货柜前不停地跳呀唱起来。四、五天来,这个店每天的销货额都在一千元以上,比平常增加一倍多。过去这里很少供应花布,这次新添了十几匹,很吸引人。一个叫贾桂芝的女社员,高兴地在节前买了一丈花哔叽,准备给两个孩子赶制新衣过节。店里的两部流动售货车,整日在附近的小村里流动,出售各种副食品、棉布、日用百货和其他过节用的商品。全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挂上了新买的年画。老年人特别喜欢刘胡兰、黄继光的英雄像,高高地挂在屋中央,仔细地看了又看。年轻的女社员崔秀英这些天好像比谁都高兴,一见人就笑得合不拢嘴,原来她要在春节结婚了。六十多岁的妈妈只有这一个闺女,老早就想到镇上给她多买些东西,可女儿不答应,说:大家事事都在节约,结婚虽是大事,也不能多花钱。既这样,妈妈也就不愿和女儿闹别扭,好在本村商店里啥货都准备得很全,很快就把嫁妆置备齐了。妈妈还特别买了三斤肉,十多斤面,准备招待亲朋。
人们在欢笑着迎接春天——为新的大丰收作准备的又一个春天。

京郊迎春处处欢(图片)

第3版()
专栏:

京郊迎春处处欢
春节前夕,军属陈德山受到北京市东郊团结农业社和东郊区人民委员会小庄办事处的亲切慰问。这是陈德山在看慰问信。
本报记者 刘长忠、袁毅平摄
北郊和平农业社社员张秀华和女儿在碾烙糕面。
西郊中苏友好农业社社员樊文萃和她的女儿在剪贴窗花。
南郊红星集体农庄第八生产大队业余剧团的女声合唱队在练歌,准备在春节期间和附近驻军联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