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焦作大同阳泉铜川等煤矿职工 响应国家号召在春节增产煤炭

第2版()
专栏:

焦作大同阳泉铜川等煤矿职工
响应国家号召在春节增产煤炭
据新华社郑州29日电 焦作矿务局所属的王封、李封、三九号井、小马村等四个煤矿的近万名职工热烈响应国务院号召,纷纷提出保证春节假期一天不歇或只歇一天,争取第一季度给国家增产原煤五万吨。截至本月28日为止,这四个煤矿的职工,已经比1月份计划多生产了两万多吨煤。
这四个煤矿的许多工人,原来都打算在春节放假期间去探亲访友,他们听了矿领导上传达国务院的通知以后,现在都改变了计划,要在夏历正月初二、初三照常生产。三九号井全矿96%的工人都制定出初二、初三出勤保证书。小马村矿工人韩树凤从1951年到焦作至今六年没有回过老家(山西),最近家里连续来信五封,催他回家结婚,他已经向矿上请了二十天假,准备趁春节时回去。他在听了国务院的通知以后,就向领导上提出春节期间不请假,并且告诉家里准备再过一些时间结婚。
焦作矿务局五个正副局长和各矿矿长,都计划在春节期间深入矿井,同工人们一起在紧张的生产中度过春节。
本报太原29日电 大同、阳泉两个矿区的人们,正兴高采烈地迎接春节。大同煤矿忻州窑矿的全体炊事员,为鼓励矿工们在春节的两天假日里勤奋劳动,保证让大家在三天内吃到各种美味的饭菜。阳泉矿务局四矿有七百多名职工家属组织起来,准备帮助单身工人洗衣服,包饺子。
国务院的号召和人们的热情支持,使矿工们非常感动。大同矿务局有八十多名已经买好车票准备回家过春节的职工都退了票。许多单位的工人都表示保证百分之百出勤。阳泉矿务局四矿八十一采煤队以保证全勤向全局职工挑战。这个矿原有三百多人打算回家,现在都决定留下来参加生产。到矿山来不到一年的采煤工人崔凤岐说:我一个人回家过节,叫很多人没有煤烧,过不好节,这可不行!
据新华社西安29日电 陕西省铜川煤矿的全体职工,坚决响应国务院号召,保证在春节期间给国家增产四千三百吨煤。
28日,西安煤炭管理局副局长庞镇华带领一个工作组去铜川煤矿,他们将协助各矿井在春节前做好机械检修工作,并且同煤矿工人一起度过春节。铜川矿务局也组织了八十多人的工作组,由负责同志带领着到各矿井去具体协助工作。

洛阳各企业职工访问农村 和农民同吃同住受到了很大的教益

第2版()
专栏:

洛阳各企业职工访问农村
和农民同吃同住受到了很大的教益
本报讯 洛阳市各企业单位的党组织,采取各种措施向职工进行工农联盟、勤俭建国的教育。
集结在洛阳的工人队伍,两年来用自己的双手,把洛阳古城逐渐地建成为一个新兴的工业城市。随着建设事业的发展,工人队伍里增加了大批新工人,其中有农民、转业军人、学生、自由职业者、商人、小资本家、地主、富农等。他们带来了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意识和作风。障碍了建设事业的发展。有些人轻视劳动,贪图享受,比安逸、比待遇、比阔气;在工资、福利、工作地位、级别方面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个别的甚至腐化堕落,偷盗、赌博,严重地败坏了工人阶级的道德品质,完全忘记了先辈们遗留给他们的艰苦朴素的美德,英勇奋斗的优良传统。
为了克服这些不良倾向,最近一个月来,洛阳市各企业单位党组织,在职工中加强关于国家和个人利益关系,巩固工农联盟,勤俭建国的教育。组织职工分批到农村进行访问,在访问之先,各厂都派人去农村联系,做好准备工作。访问中同农民一块儿吃、住,举行系统的生活座谈,参观农民的生产。因而,职工们在这次访问中,感到给自己上了有益的一课。
拖拉机厂木工车间的职工在访问了孟津县平乐集体农庄回厂后,认识到自己的生活水平不应该脱离广大的农民群众,否则将要影响工农的团结。木模工部工段长狄永成,每月工资八十多元,养一家七口,还叫困难,这次了解到,农民兄弟们虽然解放后生活改善了,特别是在合作化以后,大多数人的收入都有增加,但是他们仍然省吃俭用地生活着,心里很受感动,觉得自己实在不该叫苦,要更加俭朴地过日子。吴有义看到农民兄弟在零下几度的严寒里在田野上进行冬耕,就觉悟到自己平常穿着毛衣毛裤在车间干活不应该嫌冷。上海迁来的三乐食品厂的职工,每年元旦照例要吃喝一次,但他们参观了农民兄弟的生活以后,大多数人提出了反对过年乱花钱的意见,给厂里节省了这笔开支。有一些外来职工曾经强调说洛阳生活艰苦,他们看到了农民兄弟克勤克俭生活情景,也开始转变了。
目前,洛阳市各企业单位的党组织,除了继续组织职工分批访问农村外,还分别聘请专人向职工们讲中国共产党的光辉的历史,同时在许多大厂的工人政治训练课目中,规定了以学习“八大”文件和贯彻八届二中全会决议精神为主要内容,进行系统的政治思想教育。

兰州工程总公司二处二工段 干部和工人同甘共苦亲密团结

第2版()
专栏:

兰州工程总公司二处二工段
干部和工人同甘共苦亲密团结
据甘肃日报消息 兰州工程总公司第二工程处第二工段和所属基层组织的领导干部,改进领导作风,跟工人群众同吃、同住,共甘苦,使领导跟群众关系更加密切,大大地改变了生产面貌。
二工段党群干部和行政干部原来同工人关系不太密切,上班来下班去,对工人思想与生活情况了解关心不够。去年10月以后,党总支动员全体干部改进工作作风。队的支部书记、队长、专业工长等同工人住在一起。晚上,工人下班以后,总支书记、段长、工会主席和其他干部就到工人宿舍去,和工人们谈生活、谈思想、谈生产,征求工人们的意见。党支部的办公室里常常可以看到成群成伙的工人。管理财务的干部到工人宿舍去时,兼办报销和领款事项,节省了工人们的时间。
跟工人生活在一起,对工人的实际困难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并可以即时设法帮助解决工人的困难。工人宿舍炉子不好、窗户漏风,行政上就限期修好。全段三十六户工人生活困难,工会就予以救济。新年时职工家属买不到大肉和葱,工会就统一买了一批给家属食用,同时还慰问了有病的工人和家属。
由于领导干部在思想上、生活上对工人们的关怀,使工人深受感动,原来要回家的不回了,想到别处找工作的不找了。到去年12月份,全段先进生产者占到职工总数的80%,完成全月计划两倍以上,弥补了以前未完成计划的缺额,使全段超额1.6%完成了全年计划。

春节前繁忙的客运 半个月一千五百万人坐火车 十天内四十二万多人乘轮船

第2版()
专栏:

春节前繁忙的客运
半个月一千五百万人坐火车
十天内四十二万多人乘轮船
新华社30日讯 春节前繁重的旅客运输工作已经基本结束。全国铁路从16日起到今天为止的半个月中,总共运输旅客一千五百万人左右。航运方面,长江和沿海(宁波以北)的轮船在过去十天中共运输了旅客四十二万多人。
铁路旅客运量最高是1月27日。这一天运输的旅客达一百一十多万人,比去年春节前最高一天的客运量还多三十一万多人。航运方面,从上海到苏北的航线前两天运输的旅客都多达两万六千人,比平时增加五倍。从今天起,全国铁路和海、河运输的旅客数量都开始下降了。
为了尽量满足春节客运的需要,交通运输部门在国务院的指示下,采取了许多有效的措施。铁道部除了动用所有可以利用的客车以外,还挑选出两千八百多辆棚车代替短途客车使用。为了使铁路能够通过更多的旅客列车,有些线路并且停止中修或复线施工。在过去半个月中,全国铁路总共多开了一千六百多列临时列车。航运方面,仅长江就增加了十五条船参加客运。其中旅客比较多的上海到苏北的航线就增加了八条船。
虽然交通运输部门事前采取措施增加运输力量,各地对春节旅客运输又做了许多组织工作,但是,因为旅客数量很大,车、船上还是避免不了拥挤的现象。
春节以后的旅客运输任务仍然是繁重的。有关部门正在注意加强这一方面的工作。

切实摸清家底合理安排生产 经委、监察部、统计局联合检查库存物资 查出大批漏报的钢材木材

第2版()
专栏:

切实摸清家底合理安排生产
经委、监察部、统计局联合检查库存物资
查出大批漏报的钢材木材
本报讯 国家经济委员会、监察部、国家统计局为了切实弄清家底,联合检查了库存物资,在检查中,查出了大批漏报钢材和木材等材料。
去年年底上述三个单位曾联合发出了关于作好库存普查和处理多余库存物资的通知。各部门和各省市在接到通知后,大都迅速作了布置,并且抽调了许多干部组成了检查组,深入重点进行检查。山西省除了布置所属单位进行检查外,并确定由焦副省长亲自领导这一工作,从省监察厅、统计局、物资供应局等单位抽调了六十多名干部,分组深入重点单位进行抽查。湖南省除了布置八十三个企业组织自查外,也由省监察厅、计划委员会、统计局、物资供应局等单位,组织了六十多名干部,深入二十五个国营和地方国营企业重点抽查。但是也有少数单位对这次检查不够重视,有的还存在着一些思想顾虑和抵触情绪。
从抽查某些重点单位所发现的初步情况看,不少单位今年1月1日物资库存普查中,漏报、错报的现象是相当严重的。根据北京市系统抽查的北京市木材厂、金属结构厂、光华木材厂等十六个单位的初步统计,共查出漏报钢材二千五百多吨,原木、板材等一万四千九百多立方公尺,水泥七千八百多吨,以及轴承、炉片等许多物资。铁道部根据几个工程局抽查中很不完整的统计,也已经发现漏报钢轨二千多吨,枕木二万四千多根,以及一部分钢材、木材、水泥等材料。天津地区六个国营企业和仓库初步抽查结果,共少报钢材七百多吨,有色金属八十多吨。有些单位漏报的比重相当大。如天津某国营工厂,在今年1月1日的普查报告中说有黑色金属二百五十吨,有色金属六十三吨。但是这次查出来漏报的黑色金属就有二百一十五吨,有色金属三十四吨。建筑材料工业部第二工程公司洛阳工程处,实际上有钢材三百多吨,木材三千五百多立方公尺,但是普查报告中只上报钢材二百多吨,木材九百多立方公尺。
这些情况说明许多单位物资库存普查不实,家底不清,管理混乱的情况还是相当严重的。有些单位在这次普查中没有认真进行盘点清理,以致库存不清,账、卡、料不符的情况普遍存在;有些单位没有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规定统计上报,尤其是许多待验收入账的,存放在车间、工地尚未耗用的,委托其他单位代管或其他单位委托加工的材料,没有按照规定统计进去;有些单位计算差错的情况也很多,有的在汇总时甚至把整个单位的材料都漏了;其中也有一些单位是在本位主义的思想指导下,打埋伏,打折扣,隐瞒少报。为了切实纠正这些现象,进一步改进材料管理工作,有关部门仍在继续进行清查中。

弄清库存,反对打埋伏

第2版()
专栏:

弄清库存,反对打埋伏
本报评论员
目前,我国在工业生产和基本建设当中,存在着原材料供应不足的困难。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厂矿企业和基本建设单位,都能从核实需要,精打细算,降低消耗定额,继续查清库存,组织互相调剂等方面,来保证生产和基本建设的需要。但也有不少企业单位,在对待清查物资这一工作的态度上是有问题的。在对1956年10月1日的库存物资进行普查的时候,国家统计部门抽查的八十八个企业单位中,就有三十多个企业存在着漏报、隐瞒不报和错报库存物资等现象。国家监察机关和经济计划部门抽查部分企业的仓库,也同样发现了填报库存物资严重不实的现象。这中间比较普遍的是:帐面数字小于库存实物数字;向直属上级机关报告的数字,小于帐面数字;向国家统计部门报告的数字,又小于向直属上级机关报告的数字。武汉冶金建筑总公司所属大冶分公司,库存钢材一千零十二吨,但在填报时却只报了五百五十六吨;这个分公司的一个加工厂,实有各种钢材七百二十吨,填报时只报了一百五十六吨。太原市政工程公司二工区在填报库存物资情况时,少报了四千六百四十六袋水泥,占这个工区上报库存水泥总数的42%。张家口矿山机械厂被检查的八种钢材,就少报了一百多吨。长沙机床厂有九种钢材漏报比上报的数字多两倍以上。最近在北京市抽查的十六个单位初步统计,漏报钢材一千五百多吨,原木、板材近一万五千立方公尺,水泥七千八百多吨。铁道部几个工程局就漏报了二千多吨钢轨。光华木材厂,库存各种木材有一万五千多立方公尺,只报了一万二千多立方公尺。
检查的结果证明:不少单位的物资储备大大超过定额,但他们也在吵嚷缺乏原材料。第二机械工业部检查所属二十一个单位中,有十五个单位除去合理库存物资以外,还多余黑色金属材料二万二千二百七十多吨,多余有色金属材料二千四百一十多吨。广州通用机器厂1956年向国家申请物资时,就多要了20%的金属材料。沈阳机床厂多要了40%,有的企业甚至多要50%以上。沈阳市国营企业的库存物资,都超过储存定额20%以上。沈阳市国营企业积压的各种原材料总值有四千多万元,其中有三千多万元的原材料,已积压达三年之久。
为什么在物资供应工作上会产生上述这些混乱现象呢?从检查出来的各种情况看来,原因是很多的。有少数企业对于检查库存物资和填报库存数目的工作采取敷衍塞责的态度,他们的仓库里究竟有些什么东西,有多少,本来就是一笔糊涂帐,于是,他们就随便填随便报,但总是少报。也有些企业单位由于基层统计工作人员业务水平低,什么应该填报,什么不应该填报,他们混淆不清,领导人员听之任之,也造成了库存物资报告不实的恶果。更糟的是,有一些单位由于部分领导人员存着严重的本位主义思想,有意地打埋伏。他们为了向国家多要东西,在使自己用起来方便,便故意夸大消耗定额,尽量少报库存。有些企业单位在听到有人要来检查仓库的消息的时候,就急急忙忙组织应付:有的把多余的库存物资送到车间里,画上几条线当成在制品;有的单位把多余的库存物资送到其他单位去寄存起来;有的单位甚至把多余物资埋藏起来,以逃避检查。第二机械工业部第七局,为了不让国家统计部门发觉他们有多余物资,在填报库存物资状况的时候,甚至把基层单位在基本建设中多余的五百多吨钢材和五十多吨水泥的帐目全部删掉了。
大家知道,在目前各种原材料不足的情况下,物资供应工作的好坏,原材料储备的合理与否,都直接影响着生产的发展和基本建设的施工进度。正因为原材料不足,各企业之间的互相调剂、调度就需要更加灵活,库存储备量也需要更加合理。储备量不足或过少,会造成停工待料的损失,储备量过多,就会造成原材料积压,就会降低企业资金周转速度,并且影响别部门的生产,都同样会给国家建设事业带来损失。所以,查清库存、摸清家底,让国家物资分配部门和企业主管部门确切地掌握国家现有物资分布状况,并据以有计划地合理地进行安排,是消除当前原材料不足和此多彼少、余缺不均等现象的一种重要措施。同时,通过库存物资的清查,使企业领导者摸清本单位的家底,对于充分地发挥和利用企业内部潜在力量,更好地组织生产和基本建设施工,使企业管理水平提高一步,也是大有好处的。因此,在清查物资的时候,那种打埋伏的本位主义思想是极端有害的,也是必须纠正的。现在监察部、国家经济委员会、国家统计局正在对1957年1月1日的库存材料普查进行复查,希望各企业主管部门和企业本身,都能认真地配合作好这一工作。
在物资供应制度方面,也存在着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例如,目前各使用原材料的企业单位,对于原材料储备的天数就各行其是。同样的原材料,有的企业单位规定国内产品半年,国外产品一年。有的企业单位规定国内产品三个月,国外产品半年。有的企业单位规定国内产品一百天,国外产品二百七十天。而掌握物资审批部门的审批原则,一般是国内产品三十或五十天,国外产品九十或一百二十天。又例如原材料请领定额,至今也没有明确的规定。由于企业定额管理水平不高,虽说原材料数量应根据科学的技术计算的消耗定额申请,可是目前能够这样做的只是极少数企业,而大多数企业单位只是根据以往消耗情况申请。也还有不少企业甚至是大体上估算一下,拿估算的数字作申请原材料的依据。而生产和供应部门又长期不能按计划按规格按品种供应,需要的到时不来,不要的反而来了。由于这些带有根本性的问题至今没有解决,原材料的申请和储备没有准确的根据,申请原材料的单位常常耽心审批部门少给,就希望多领;而审批部门往往又认为企业单位总是多要,就一律削减。这就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物资供应工作中的混乱。因此,在认真地纠正部分企业单位对于物资供应工作的本位主义思想和打埋伏的行为的同时,也希望有关部门能注意解决这些制度问题,逐级负责加强定额管理工作,以利于从根本上消除物资供应工作中的混乱现象。

上海一年间的巨大变化

第2版()
专栏:

上海一年间的巨大变化
本报记者 季音
1月20日,是上海人民永远难忘的一天。去年的这一天,我国资本主义最发达的城市——上海,向社会主义迈进了决定性的一步:全市八万四千多家资本主义企业,一次被批准实行了国家资本主义的高级形式——公私合营。
一年过去了。在这一年里,上海在这方面又做了些什么呢?它有些什么新的发展和收获?
详尽地回答这个问题不是容易的。1956年,是上海在公私合营方面进行了最大规模工作的一年,也是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的一年。一年来,总的发展是顺利的。改变了生产关系以后的八万多户新公私合营企业,就像出笼的骏马似地往前飞奔着。两万多家新合营工厂的总产值比1955年增长了37.5%。新公私合营的纯商业销售额,比1955年增长了10.6%。合营前月月亏本的企业,变得月月有盈余。合营以前出废品、次品闻名的单位,也变成了出产优良产品的工厂。据不完全统计,仅上海新合营后的部分轻工业工厂,去年一年中就试制成功了一千三百多种新产品。上海市的经济生活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工业生产水平超过了上海历史上的最高纪录。六十多万公私合营企业职工的生活也普遍地有所改善。一切都说明了,新制度无限地优越于旧制度。
在元旦前后,我访问了几个工厂,这些厂欣欣向荣的一片新景象,使我受到很大的感动。公私合营上海第七钢厂,在合营以前,只是五家私营小轧钢厂。那时候,每个厂的厂房只有几分地那么大的一间,几十个工人,常年累月挤在一百几十度高温的“蒸笼”里工作着,经常发生轧断腿、烧伤脚的事故。工厂的产量低,亏本。其中三个厂的资金已经倒挂(全部资金还不足抵偿负债),机器上都贴上了银行抵押品的条子。……这些旧日的痕迹,今天已不容易找到了。在旧基地上已建起了高大的新厂房,生产场地已比过去扩大了近三倍。轧钢车间的变化更多,自动滚道机、各种降温设备都装上了。带我参观的机械师马相柏同志说:“一年里,厂里的工人已经增加一倍多,产量已由过去月产一千吨增长到三千吨,质量也显著提高了。”
有人告诉我一件有趣的事情:上海公私合营生生美术印刷厂的私方副厂长沈毓光,看到工厂在合营后生产蓬勃发展,很受感动。有一天,他感慨万端地寻出了一大堆文件,对公方厂长说:“过去我何尝不想搞好企业呢?我日日夜夜想办法,订计划,这些文件就是我过去亲手拟订的各种如何办好工厂的计划和制度。我为它不知绞尽了多少心血,但这些计划怎么也行不通!”工厂在合营后,生产一天天的改观了,工人们主动跑到兄弟厂去学习先进经验,在旧的机器上印出了精美的出口画片。在1956年全市印刷业的质量大检查中,它被评为优胜单位。产量也由过去每月印一千五、六百令提高到二千令。这些成绩,都远远超过了他当初计划中所提出来的渺茫的希望。
谁是这许多奇迹的创造者呢?主要的功迹应归于上海新公私合营企业的六十万职工。他们去年第一次以企业主人的姿态进行劳动,展开了规模空前的社会主义竞赛。仅仅在半年中,就出现了二千名先进生产者,提出了十万多件合理化建议。去年春天,在国家派出的一万多名干部中,就有70%以上是从工人中间选拔的。有二千二百多职工,已经担任了工厂的公方厂长、区店经理等职务。
在新合营企业中的资本家及其代理人,在去年一年中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春天,他们以鞭炮和锣鼓迎接了公私合营。今天,他们已作为一个国家工作人员,出现在专业公司的经理室、厂长办公室、各个责任科室,以及其他工作岗位上。一年里,上海共有一万三千七百四十三个资方人员被分配担任了经理、副经理、厂长、副厂长的职务。在商业方面,有七十一个资方人员做了专业公司经理,有四百五十三人做了区店的经理。他们管理的已不是一个企业,而是几十个工厂和商店。许多资本家及其代理人被分配担任了顾问、专员、董事等职务。
根据党的赎买政策,去年一年中,上海对申请合营的资本家进行了“四定”工作,即定股、定息、定职、定薪。按照“从宽处理、尽量了结”的方针,进行了企业的财产清理估价和财务处理工作,发放了股息(一般的年息五厘,个别企业定息还超过五厘)。对资本家的薪金实行了“高的不动,低的逐步调整”的原则。股金在二千元以下的私方人员,本人疾病医疗费和病假期间的工资支付,同职工享受同等的待遇。合营后对他们的工作也作了妥当的安排。安排为工厂经理和厂长的私方人员中,半数以上担任了正职。基层厂、店的私方人员大多数都维持原职。
特别使私方人员感动的,是国家对困难户的照顾。上海在进行清产定股的时候,发现有三千八百三十三户私营企业由于过去的资本主义经营而陷于资产倒挂的窘境,倒挂资金达五千三百多万元。在这次社会主义改造中,国家尽力挽救了它们,减免了他们欠国家的款项,用协商的办法处理了他们欠职工的薪金和其他的债务,不使他们破产,并且尽可能给他们保留了一部分私股。只有极少数经营作风一贯恶劣、为同业所不满的企业,才作为破产处理。在这次改组中,撤除了二千四百多户因过去盲目发展等原因而陷于严重困难的商店,但给这些商店的全部从业人员八千多人分配了工作。也有一部分商店和人员,被输送到新兴工业城市去工作。
这一系列措施,得到了资本家们的衷心拥护。事实使他们信服了,社会主义改造不是窒息了他们的生活,而是为他们开辟了更宽广光明的天地。
一年来,随着企业性质的改变,资本家和工人的关系也起了变化。私营时期层出不穷的劳资纠纷大大减少,以至渐趋于消灭。上海市劳动局在1955年第四季度里曾经受理了劳资争议九百二十六件,到了去年全行业合营后的第一季度,就减少到只有五十九件。以后,愈来愈少了;有的区劳动科没有接到一起争议案件。
上海的私方人员们,以实际行动回答了党的和平改造的政策。去年,有五万六千多私方人员积极地参加了企业的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十多万人有组织地参加了政治学习,有八千一百五十三个私方人员在竞赛中被评为先进生产者和先进工作者,或得到其他奖励。他们通过这些活动,逐步地改造着自己。
一年来,上海新公私合营企业生产上有了巨大发展,还由于正确地进行了生产改组,把八万多个新合营企业的生产初步纳入了国家计划的轨道。对二万多个工厂采取了“分片管理、以点带面”的方法,根据“产品相同、照顾相近地区”的原则,建立了二千七百九十多个“中心厂”。中心厂统一领导一部分“卫星厂”,但分散生产,各计盈亏。另外,上海还有许多具有生产特色、有特殊技术、规模小、生产一些特殊产品的工厂;有些厂规模较大、组织健全、管理能力较强。这些工厂就被确定为独立生产单位,以保持它们的特色。上海共有八百四十家工厂被作为独立厂。采用这些方式,就把上海数量庞大而分散的二万多新合营厂全部管起来了。在商业方面,建立了三百九十一个区店,区店领导一部分同行业的小商店。这样,把上海庞大的商业网也管起来了。
中心厂、独立厂和区店的领导机关就是专业公司。上海在去年共按行业成立了一百四十个专业公司。专业公司代表国家领导新合营企业。这一整套的管理办法,是极其重要的。通过这些办法,便可以把全市大量分散复杂的新合营企业统统组织起来,从而能够有领导、有计划地进行企业的改造工作,组织了企业的生产活动。
仅仅管起来还不够,还必须对许多从旧企业中带来的脓疮实行开刀治疗。上海去年又在一部分工业行业内进行了“裁并改合”工作:把可以合并的一些工厂合并起来;在有些工厂间进行了机器设备的互相调配;有计划地外迁一部分剩余工厂。许多工厂经过改组,企业面貌彻底改观了。新华伦毛纺厂,是由四个小毛纺厂合并而成的。过去四个厂的设备都残缺不全,有的没有染色、整理设备,有的只会织布,不会纺纱。合并以后就成了全能厂,产品的合格率达到99%,专门生产优良的出口毛织品(过去的产品从来不能出口)。1955年各厂共计亏蚀了二十五万元,去年合营后企业盈余了二十八万元。这是各厂在解放后几年来第一次有盈余。大部分经过生产改组的工厂都发生了这种变化。上海在经济改组中,也曾经发生过一些混乱,有的打乱了原有的协作关系;有的在合并时过于草率,把不该并的也并了。这些现象,现在基本上都已经纠正了。
可以说,1956年是上海近百年来变化最深刻巨大的一年。现在,1956年已经过去了,但是上海人民这一年来在资本主义改造方面所取得的伟大胜利,则将永远记载在历史重要的一页上,并鼓舞人们为最后地消灭剥削制度、实现社会主义的伟大理想而努力。

新中国的女航海员(图片)

第2版()
专栏:

新中国的女航海员 李慕白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