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为农村基层干部撑腰

第1版()
专栏:社论

为农村基层干部撑腰
广大的农村基层干部,一般都是农业互助合作运动中的积极分子,其中很大一部分还经过历次群众革命运动的锻炼和考验。这是人所共知的。但是,有一些人对于农村基层干部的积极性估计不足,并且把工作中发生的某些缺点和错误的责任过多地推在农村基层干部身上。这就使我们不能不替农村基层干部说几句话,为他们撑腰。
在前年秋季开始的农业合作化高潮当中,农村基层干部首先响应党的号召,积极发动和组织群众,建立起农业生产合作社,被农民群众选为乡村中党政领导人和农业合作社的领导骨干。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在工作中都很辛勤,作风也很朴实。为了计划和安排生产,他们常常牺牲必要的休息时间。为了鼓励社员积极劳动,他们常常带头干重活,作榜样。合作社资金有了困难,他们就尽力投资。发生了自然灾害,他们首先站出来抵挡。他们坚决维护社的集体利益,不留情面地向一切损害集体利益的现象作斗争。在领导生产当中,他们坚决完成国家的计划,勇于接受新的技术经验。他们对于争取农业增产充满了信心。我们国家的农业合作化和农业生产能够迅速取得伟大的胜利,是同他们的积极努力分不开的。尽管基层干部当中也有一些投机取巧、假公济私、贪污腐化、对群众作威作福的分子,但那是少数的,个别的。整个说来,农村的基层干部是能够代表群众利益而为群众服务的。
农村基层干部虽然一心一意要把事情办好,但是,经营大规模的集体农业,是一项完全新的事业,对于缺乏这种经验的乡、社干部就免不了发生一些缺点和错误。有许多地方和许多时候,他们的民主作风不够,有不同程度的强迫命令作风,引起社员群众的不满,造成了工作中的某些损失。现在各地在整顿农业合作社的工作中强调发扬民主,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帮助社干部改进领导作风,这是非常必要的。
可是,目前有一部分乡村在整社的时候,对社干部和他们的工作缺乏正确的估计,片面地夸大了缺点和错误,对于产生缺点和错误的原因缺乏具体的分析,把一切强迫命令现象都归咎于社干部。有少数的社因为经营管理不善而减产,也完全怪罪社干部。有些地方整社变成了整社干部,对社干部一片声地加以批评指责,给他们扣上许多大帽子,要他们“人人检讨,个个过关”。这样做的结果,不仅没有提高社干部的觉悟程度和工作能力,反而损伤了他们的积极性。农业合作社的正常民主生活也没有建立起来。在少数社里,现在社干部对社员说话,只要大声一点,社员就说他强迫命令。社干部生活上有困难,也不能和社员一样得到必要的照顾。在这种情况之下,社干部在工作中就缩手缩脚,不敢领导了。有些地方冬季生产搞得不好,同这些基层干部的消极情绪有很大的关系。
当然,实行民主是办好农业合作社的根本关键。强迫命令现象应该反对。社员当家作主的权利必须受到尊重。社员对社干部提出正确的批评和建议必须得到充分的支持。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集体的力量,把社办好。但是,简单地把社干部批评一通,并不能达到这样的目的。
社干部在工作中发生某些违反民主原则和强迫命令的作风,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大多数社干部缺乏领导集体大生产的经验,办社初期的各种制度都不健全,大小事务都集中在少数干部身上,而生产建设的任务又非常繁重和紧迫,这些都是造成工作中的许多缺点和错误的原因。特别是好多个村庄联合组成的大社,往往开个干部会或代表会都很不容易。即便有时开了会,社干部也由于工作经验和思想水平的限制,很难保证把社员的意见很好地集中起来,作透彻的研究和系统的处理。加上正常的民主作风和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在一部分干部中还没有养成习惯,少数社干部也就不一定能完全了解社内各方面情况和社员群众的意见。上面有任务交下来了,他们就从上到下地层层硬派,这自然不免要发生某些错误。还有一些乡、社干部看到顺利条件,就忘掉了困难条件;注意了经济工作,就忘记了政治工作和思想工作;注意了对上级对国家负责,就忘记了对社员群众负责。他们认为既要完成上级分配的任务,就顾不得群众的意见;既要维护集体利益,就不能照顾个人利益。这些观点当然是不对的,是必须纠正的。
我们必须注意的是:有许多乡、社干部所犯的错误,是上级领导机关的主观主义和官僚主义促成的。有些领导机关对农业合作社提出过高的增产指标和过多的建设任务,在工作过程中又不重视下级干部的意见。有些地方的领导机关甚至机械地规定所谓“技术操作规程”,硬要各社按照规程耕作。有些事情基层干部自己就不同意或不了解,当然无法向社员讲清道理,说服社员。这样,怎能不产生强迫命令呢?由于这种原因而产生的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根本没有理由要乡、社干部负责。因此,整社的时候不应该仅仅是为了大家出出气,对社干部乱批评一通了事,而是要注意保护社干部的积极性,加强领导。
社干部和社员都是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他们的利害关系是完全一致的。损伤了社干部的积极性,削弱了社的领导,使生产受到损失,对社员也是不利的。整社工作要想收到良好的效果,必须本着友爱团结的精神,从搞好当前的生产出发,对过去的工作实事求是地加以总结,肯定成绩,找出问题,进行具体的分析。属于上级领导机关的主观主义、官僚主义产生的缺点或错误,应该由上级领导人员向社员和干部作自我批评。属于社内组织机构和管理制度方面的问题,应该经过社员大会决定整顿组织机构,建立和健全管理制度。至于社干部思想作风的问题,一般地应该从教育工作着手,提高社干部的思想水平,组织他们学习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只有对少数品质恶劣、欺压群众、错误情节严重的人,才必须根据社员的意见予以组织上的处理。错误的责任分清了,性质分清了,社干部的思想认识提高了,他们就能够自觉自愿地向社员进行自我批评,取得社员的谅解。河北省通县古城乡东方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一些干部,原来强迫命令作风比较严重,社员很不满意。当社干部认识了自己的错误,向社员进行了自我批评并且改正以后,社员们说:“谁做工作能够没有一点错误?只要能改正就好。地今年种不好,明年还要种,只要社员干部团结一心,今年的损失明年就能弥补起来。”这些社员的意见是正确的。
我们希望各地在整顿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时候,要充分地注意保护基层干部的积极性,为乡、社干部撑腰,努力减少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巩固和发展农业合作化运动的伟大成果。

保卫社会主义建设 支援社会主义建设 解放军去年拥政爱民成绩巨大

第1版()
专栏:

保卫社会主义建设 支援社会主义建设
解放军去年拥政爱民成绩巨大
本报讯 中国人民解放军1956年在保卫祖国和进行现代化正规化建设的同时,继续发扬了拥政爱民的光荣传统,在支援国家社会主义建设和帮助人民群众发展生产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解放军官兵是祖国建设的英勇保卫者。守卫在边防和海防的战士们,成年累月,日日夜夜,以高山为营,荒岛为家,经受许多艰难困苦,保卫祖国的安全,使全国人民享有和平建设的条件。在农忙和渔汛季节,福建前线的海防部队经常派出飞机和舰艇,增加值班炮火,直接保卫了沿海人民和渔民的生产。
人民解放军官兵保持和发扬了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的革命本色。在全国农业合作化高潮中,解放军全军发起了“支援农民兄弟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大规模运动。许多部队组成工作队,在各地党委的统一领导下,参加农民的建社和整社工作。驻云南的公安军部队,就派出了一千多人组成工作组,帮助云南各族农民建立了七十八个农业生产合作社。福建前线的部队在紧张的对敌斗争中,抽出了官兵近千名,组成四十六个工作组,参加了沿海二十八个县、市的农业、渔业和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工作。许多部队帮助农业社开办了会计、卫生、兽医等训练班,建立了接生站和医疗站,开办了文化夜校。各单位的通信兵在农村和市郊帮助架设的电话、广播线路共长六千五百多公里。
在群众生产紧张繁忙的季节,解放军各部队组成劳动大军,帮助农民开荒、播种、锄草、收割和建造水库水渠、架桥修路等。新疆军区生产部队向农业社传授生产技术和进行政治工作,帮助新疆的一百八十五个农业社在去年获得了丰收。驻江苏、浙江、江西等地部队,就为各地农村建设了六十多个水库、水塘。驻云南部队和当地人民一起修建了“东白沙水库”,使广大农田得到良好的灌溉。驻北京市的机关、部队官兵曾用十三万多个劳动日参加永定河的引水工程和扩大玉渊潭湖面等工程。
广大官兵还踊跃参加灭除害虫害兽和植树护林工作。据二十个单位的统计,去年春天共植树四千五百三十多万株。去年5月,黑龙江呼玛、嫩江和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族等森林区曾发生较严重的火灾,驻在这些地区的解放军奋勇参加扑救,使火灾得以迅速制止,保护了祖国的森林资源。驻云南、江西等地部队还经常组织人力上山围剿害兽。
为了帮助各地农村增加生产,去年解放军掀起了捐献拖拉机运动。全军官兵捐赠购买拖拉机的现款达一千七百九十二万八千元,并且已经在延安、北京、许昌等地建成了八个拖拉机站。此外,赠送给农业社双轮双铧犁两千七百多部,其他农具一万三千多件,肥料三亿多斤,现款一百一十三万多元。
去年我国不少地区遭受水、旱、风灾,驻在这些地区的部队踊跃参加抢险救灾工作。春夏之间,广东、海南岛等地呈现旱象,当地部队全力协助群众打井、开渠、浇水和抢种。秋季,浙江、山东、黑龙江等地遭受台风或洪水灾害,许多部队的官兵和当地人民一起英勇地抢救国家物资和人民生命财产。驻浙江部队在台风袭击的时候,救出了一千六百多名灾民,救出粮食一百六十多万斤,牲口五百多头及其他大量物资。空军部队的飞行员和地勤人员,不顾倾盆大雨,连日出动飞机,把一批批的救生器材、食物,投给被洪水包围的群众。驻哈尔滨市的部队,日夜冒雨防护着松花江大堤的险要地段。
解放军官兵表现了和人民同甘苦共命运的伟大精神。广大官兵在台风和水灾过后,纷纷节衣缩食,把节省下来的钱、粮食和衣服等日用品捐赠给受灾人民,并派出医疗队为灾民治病。据不完全的统计,共捐献现金八十五万七千多元,各种衣物八十多万件,并写了大批的慰问信。驻灾区部队对受灾群众更进行了多方面的帮助,如排除农田积水,修理倒塌的房屋,防治病疫,帮助开展副业生产。这就大大鼓舞了群众克服困难、渡过灾荒的信心。
一年来,人民解放军还从各方面支援了国家的工业、交通运输和城市建设。铁道兵部队在去年一年全力参加了修建鹰厦铁路工程,并按原定计划提前完成了这一艰巨的工程,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器材和资金。为了协助国家解除各地物资运输的紧张情况,海军东海舰队派出了各式舰只在重庆、汉口和上海间的长江航线上往返运输。三个月安全运输物资七千五百五十多万吨公里。基本上疏散了长江各口岸被压积的物资。京津卫戍区汽车部队在去年年底为北京市各建筑工地运送了十一万一千多吨建筑材料,及时地支援了市内各项建筑工程。在天津,部队派出了二百多辆汽车和马车参加运输,使天津市入冬以来的运输紧张状态基本上消除。其他各技术兵种也都参加和支援了国家各项建设事业。如空军参加开辟北京—拉萨航线,测绘兵参加国家基本建设工程的测绘工作,工程兵参加修建桥梁、公路等。他们都对国家经济建设作出了良好的贡献。
为了使国家集中更多的建设资金,全军官兵踊跃地认购了1956年国家经济建设公债,缴款数超过国家分配给部队的认购数字50%以上。许多部队开展了群众性的节约运动,提出了不少合理化建议。驻南京地区部队各单位食堂由于改善了锅灶和做饭方法,去年上半年便节省烧煤六百多万斤。新疆军区所属汽车部队开展安全、节约、十万公里无大修运动,十个月节约的汽油、车胎、保养费等,折合现金可购买“解放牌”新卡车五十辆。有些驻海岛和边疆的部队还自己动手生产,减少国家的供应。
由于军队热爱人民,人民群众无限地关怀自己的子弟兵。他们积极地为部队解决各种困难,协助部队守卫边防,架桥修路和运送物资。这对解放军胜利地完成巩固国防和战斗训练的任务起了很大的作用。

在加德满都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 周恩来总理谈中美关系 中美会谈陷于僵局,证明美国老是希望别人让步,而自己却不想作任何让步

第1版()
专栏:

在加德满都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
周恩来总理谈中美关系
中美会谈陷于僵局,证明美国老是希望别人让步,而自己却不想作任何让步
新华社加尔各答30日电 周恩来总理29日上午在离开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前,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中国提出的关于召开中美外交部长会议的建议仍然有效。他说,但是,由于中国一再就这个问题提出的建议遭到了美国的非常冷淡的对待,中国不愿再遭到美国政府的拒绝。
周恩来总理是在回答关于他是否会在友好的尼泊尔土地上再次建议举行中美外长会议的问题时说这番话的。周恩来说,“如果你问我们,我们是否仍然支持这个建议,那么回答是肯定的,不仅在友好的尼泊尔土地上是这样,而且在任何其它土地上也是这样。”
关于由于日内瓦的中美会谈并没有什么进展,他是否会建议在日内瓦以外的另外一个地方,譬如新德里,来举行这种会议的问题,周恩来说,“问题最好是向杜勒斯先生提”,因为中国很久以前就提出了这个建议,并且一再地提出,但是并没有得到任何肯定的答复。
在国家大厦里举行的七十分钟的记者招待会上,大部分时间用于回答印度新闻界代表和路透社代表们提出的有关中国和美国的问题。周恩来的回答被译成英文和尼泊尔文。
印度记者说,释放被监禁在中国的美国人的友好表示会改变美国对中国的态度,周恩来就这个问题的各个方面作了详细的回答。他说,尼赫鲁总理最近访问了美国,这可以说是向美国表示了友好态度。他说,“但是结果怎样呢?”他提到美国和其它四个国家发起的关于克什米尔的提案。
在问到他是否认为这是一个教训时,周恩来说:“是的”,但是,他不同意所谓美国的态度决定了中国对美国犯人的政策的说法。他说:“中国政府对美国犯人的政策是中国的法律问题。中国政府已经一再宣布,它将根据犯人的表现来决定对他们的态度,那就是说,可能在他们刑满前释放他们。这是我们的固定政策,决不受美国政策的影响。”
周恩来说,他在德里说过,他感到“非常奇怪的”是美国政府把这个问题同改善美国和中国关系的问题混淆起来。
他继续说:“即令我们根据艾森豪威尔先生的看法把这两个问题合在一起来看,我们也能够很容易地看出希望改善两国之间的关系的究竟是中国,还是美国。”
周总理指出,在四十四名美国罪犯中,已有三十四名获得释放。但是,在美国政府所宣布的拘禁在美国监狱中的三十四名中国人中,只有一人获得释放。
周总理接着谈到已经进行了一年半之久的日内瓦中美大使会谈的问题。他说,议程上的第一个问题,也就是遣返两国平民的问题,在会谈开始后就很快地达成了协议。但在第二个项目上,尽管我们提出了许多建议来设法迎接美方的意见,然而,这些建议都被拒绝了。因此,日内瓦会谈陷于僵局。
周恩来说:“这证明美国老是希望别人让步,而自己却不想作任何让步。这就是不能达成妥协的原因。只有双方向前走,他们才能握手。但是美国却甚至在我们伸出了手的时候也拒绝握它。”
当路透社记者建议三十三个被监禁的中国人同十个被监禁的美国人交换的时候,周恩来微笑说:“你是个很好的顾问,但是顾问的建议是供研究和考虑的。我将研究这个主意。”
周恩来在回答问题时又说,他认为尼赫鲁最近的美国之行几乎没有改变美国对中国的态度。
周总理请尼泊尔记者首先提问题。尼泊尔记者问他访问尼泊尔的印象。总理说,四天的访问即使要看看加德满都也太短了,他没有时间到加德满都以外的地方去。“但是我们对美丽的景色、肥沃的土地、传统的民族文化、勤劳勇敢和热心的尼泊尔人民印象很深。我们确信这种国家和这种人民将有光辉的前途。”他感谢尼泊尔国王、尼泊尔人民和尼泊尔政府官员的热烈招待。“我们对这一切深为感动,并且将把这一切感情带回中国。我相信中国和尼泊尔之间的友谊将永远发展下去。”
有人向周恩来总理提出关于中国和尼泊尔的边境的两边都设有检查站的问题。他说,在沿着一千公里长的边境的某些地点的确设立有检查站,其目的是为了管理交通。“我们也认为它们应当尽量少一些。如果能够完全取消,那是最好了。我们也希望在两国之间的边境简化入境手续,特别是对香客给予更多的便利。”但是,周恩来总理指出,“有一些非尼泊尔的和非印度的冒险家想窥伺西藏,虽然并没有什么可看的。这不能不使我们保持警惕。”
关于开辟加德满都与拉萨之间的航线和公路交通的问题,周恩来说,这是一个好主意,但是这需要时间,而且必须克服技术上的困难。
对于中国、印度和尼泊尔三国之间意见上的不同是否会妨碍亚非团结的问题,周恩来说:“印度、尼泊尔和中国三国之间对于匈牙利问题的看法并不是完全不同的。事实上,它们有很多看法是共同的。当然,也有不同的意见。但是这种不同正像尼赫鲁总理所恰当地说明的,是友好的不同。它们决不会妨碍尼泊尔、印度和中国三国之间的友好和团结,也不会妨碍亚非国家的团结。”他说,此外,印度和中国都承认卡达尔政府。“我到布达佩斯去过。那里的情况正愈来愈好,我相信它将更加稳定。”
有人请他就联合国对克什米尔问题的决议发表意见,周恩来说,他在这次访问南亚国家的时候才开始研究克什米尔问题。他已经说过好几次,他要很仔细地研究这个问题,不愿意随便作答。
但是他说,他曾经一再说过,把这个问题提交联合国是得不到什么良好的结果的。“我曾经诚恳地劝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两个姊妹国家自己坐下来讨论和解决问题。”

达赖喇嘛到锡金访问

第1版()
专栏:

达赖喇嘛到锡金访问
新华社新德里30日电 达赖喇嘛一行应锡金大君的邀请,在1月29日上午从噶伦堡乘汽车到达锡金森林密布的首都刚渡。
锡金大君穿着闪亮的黄色缎子衣服在山顶上的宫殿似的寺院里欢迎客人。他和达赖喇嘛互相献了哈达。在沿着这个城市的各条街道,人们在香炉里燃起了香料和松叶,并且排成行列合掌欢迎客人。
当达赖喇嘛一行越过印度和锡金的边界到达在刚渡东南的二十四英里的锡金兰波镇的时候,达赖受到锡金的两位亲王佩尔登·桑杜普·纳希加尔和季格德耳·蔡万以及锡金首相的迎接,并且检阅了由锡金警察组成的仪仗队。
达赖喇嘛将在锡金停留六天。

班禅额尔德尼回拉萨

第1版()
专栏:

班禅额尔德尼回拉萨
新华社拉萨30日电 班禅额尔德尼于昨天从印度回到我国拉萨。
昨天上午十时五十四分,班禅额尔德尼所乘的专机抵达西藏拉萨附近的当雄飞机场。班禅额尔德尼在机场上受到了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中共西藏工委、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等机关的藏族、汉族负责干部的热烈欢迎。
班禅额尔德尼的主要随员扎萨詹东·计晋美等已在26日先期乘飞机回国。

潘自力为周总理举行招待会

第1版()
专栏:

潘自力为周总理举行招待会
新华社加德满都29日电 (迟到)中国驻印度和尼泊尔大使潘自力28日晚在尼泊尔政府的迎宾馆为周恩来总理访问尼泊尔举行招待会。出席招待会的有马亨德拉国王的兄弟喜马拉雅亲王殿下、尼泊尔首相阿查里雅、内阁大臣、军政官员、尼泊尔各界的代表和外交界人士。中国总理走到客人中间,并且和他们中许多人进行了亲切的交谈。
在这天晚上的晚些时候,阿查里雅首相邀请中国总理和他的一行人员观看了文艺节目表演。

铁托接见我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团 伍修权为代表团访南举行招待会

第1版()
专栏:

铁托接见我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团
伍修权为代表团访南举行招待会
新华社贝尔格莱德30日电 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总统铁托,29日在总统府接见了在南斯拉夫进行友好访问的、以彭真为首的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团和北京市人民委员会代表团全体人员。
在接见时,铁托总统和代表团彭真团长进行了长时间的亲切的谈话。在代表团人员向总统告辞前,铁托总统同代表团人员共同摄影留念。
接见时在座的有:南斯拉夫联邦国民议会副主席申丘尔茨、联邦国民议会联邦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弗拉霍维奇等。中国方面陪同受接见的有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伍修权。
新华社贝尔格莱德30日电 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伍修权,为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团和北京市人民委员会代表团到南斯拉夫进行友好访问,于29日在使馆举行盛大招待会。
出席招待会的南斯拉夫方面有联邦国民议会主席皮雅杰、联邦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卡德尔、兰科维奇、伏克曼诺维奇、乔拉柯维奇、联邦国民议会副主席西米奇、申丘尔茨、国防国务秘书长戈什尼亚克、外交国务秘书长波波维奇、南斯拉夫工会联合会主席萨拉伊、贝尔格莱德市人民委员会主席米尼奇、联邦议会两院议员、联邦执行委员会负责人以及各界知名人士。出席招待会的还有各国驻南斯拉夫外交使节。出席招待会的宾客共二百余人。

尼泊尔各阶层人民的代表 热情向周恩来总理赠送礼品

第1版()
专栏:

尼泊尔各阶层人民的代表
热情向周恩来总理赠送礼品
据新华社加德满都29日电(迟到)在尼泊尔—中国友好协会28日下午举行的招待会上,各阶层人民的代表向周恩来总理赠送各种各样的礼物以表示尼泊尔人民对中国的友谊。礼物的种类多种多样,有尼泊尔的艺术家、作家、雕刻家和手工艺艺人创作的艺术品,也有农民家庭制造的手织布,美丽的花束和尼泊尔特产的水果。
尼泊尔妇女协会的代表在赠礼时致欢迎词,称赞中国妇女取得的成就,并且邀请宋庆龄女士到尼泊尔访问。
尼泊尔—中国友好协会的主席普尔纳·巴哈杜尔在致欢迎词的时候说,中国总理的访问在我们两国的历史上是一个划时代的事件。他说:由于万隆决议的精神日益巩固,亚洲国家应该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应该互相建立善意和交流国内发展的经验。巴哈杜尔说,中国政府最近关于援助尼泊尔的建议已经确证了这一点,我们感谢中国政府的援助。他谈到两国间悠久的友谊和文化交流,他说:“在尼泊尔的语言中,把‘中国’这个字眼作形容词用时,是表示非常好、美丽、非常甜蜜的意思,这说明我国人民对于中国和中国人民所抱的喜爱的态度。”
周恩来在致答词时赞扬了协会的工作,并且说发展友谊的任务并不光是政府的工作。巩固两国友谊的最好方法,就是使两国人民彼此具有最充分的了解和同情。他又说,“国无论大小,每一国都对人类共同的文化宝库有所贡献,每一国都有值得别国学习的优点”。
阿查里雅首相和内阁大臣们都出席了招待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