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阿拉伯国家的坚定意志

第6版()
专栏:观察家评论

阿拉伯国家的坚定意志
埃及、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和约旦等四国领导人,在1月18日和19日在开罗举行了重要会议,他们对目前中东局势进行了讨论和研究,并在会后发表的公报中,对有关中东的主要问题表示了一致的意见。这个会议的召开和它的结果,突出地表现了阿拉伯国家在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主权的斗争中,团结一致,互相支援,继续为击退西方殖民势力而努力的坚决意志。
阿拉伯四国领导人一致谴责以色列军队对于埃及一部分领土的占领,“是英、法、以三国共同侵略行为的继续,并认为这使中东地区面临着最严重的后果”。大家知道,英法对埃及的侵略虽然已经彻底失败,但是,美英法等西方殖民国家仍在利用以色列的拖延撤军,继续玩弄着侵犯埃及领土主权和威胁中东和平的阴谋。联合国大会已于1月19日以压倒的多数通过了亚非二十五国的提案,再一次限令以色列从埃及撤军。作为同埃及休戚相关的其他阿拉伯国家,继续支持埃及人民维护领土主权的正义斗争,是很自然的。开罗会议的参加者对也门人民反对英国侵略的斗争,对阿尔及利亚人民反抗法国殖民统治的斗争,同样表示支持。他们还决定由埃及、沙特阿拉伯和叙利亚三国共同负担对约旦每年一千二百五十万英镑的财政援助,以帮助约旦废除英国—约旦不平等条约。这是对争取和维护独立的约旦人民的一个重大支持。
面对着来自美国殖民者的新的侵略威胁,阿拉伯四国领导人宣布了阿拉伯人民保卫自己民族独立的共同决心,一致驳斥了美国所谓中东“真空”的谬论。他们同时表示“决心永远不让他们的国家成为任何外国的势力范围”;并认为“阿拉伯民族主义是制订阿拉伯政策的唯一基础”。这是阿拉伯人民对于“艾森豪威尔主义”的一个坚定的回答。美国本想以莫须有的所谓“苏联对中东的威胁”作为烟幕,来向中东阿拉伯国家兜售“艾森豪威尔主义”,可是谎言是欺骗不了人的。阿拉伯四国会议公报表明,中东国家人民清楚地懂得谁是他们的敌人,谁是他们在争取和维护独立主权斗争中的朋友。叙利亚外交部长比塔尔说得好,美国的“所谓苏联渗入阿拉伯祖国的威胁,不过是为干涉阿拉伯世界的事务进行掩饰的借口而已”。
阿拉伯四国会议表明,尽管美国统治集团仍然做着独霸中东的迷梦,尽管它目空一切地提出了侵略中东的狂妄计划,但是今天决定中东和阿拉伯各国命运的决不是美国殖民主义者,而是中东和阿拉伯各国人民自己。在全世界和平力量的继续支持下,中东阿拉伯各国人民的团结一致,一定能够彻底粉碎华盛顿的新的殖民计划,粉碎万恶的“艾森豪威尔主义”!

不许外国借口“保护”来干涉约旦内政 约旦首相反对“填补真空”主义

第6版()
专栏:

不许外国借口“保护”来干涉约旦内政
约旦首相反对“填补真空”主义
新华社21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20日出版的“星火”杂志发表了约旦首相苏莱曼·纳布西同这家杂志记者的谈话。
纳布西在谈到艾森豪威尔计划时说,我应该坚决地说,我们原则上不接受“填补真空”的主义。保护阿拉伯国家的权利应该掌握在阿拉伯人自己的手中。我们不容许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以“保护”为名来干涉我们的内政。我们的独立是不容侵犯的。我们的自由和主权是不出卖的。
纳布西说,约旦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只是在不久之前才走上国际舞台。前几届政府在国际事务方面,在很大程度上是听从英国摆布的。现在,我国人民决心打破外国统治约旦的枷锁,因而在外交政策上也就摆脱了对外国的依靠。
纳布西说,约旦希望同所有尊重约旦主权的国家加强友好的联系。他说,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加强同自由阿拉伯各国兄弟般的合作,以巩固我们的自由,并且使其他阿拉伯民族摆脱对外国的依赖。他还谈到了阿拉伯国家经济合作的问题,约旦和叙利亚的内阁已经决定建立两国的经济联盟。
纳布西在谈到国内问题时说,现政府是由议会中的多数派的各政党代表组成的。它相信,国内问题是能够解决的。它希望全力发展经济,开发民族资源和自然财富。政府计划实行社会改革和鼓励工会的发展。

不准把加沙地带和亚喀巴湾国际化 埃官方谴责英国玩弄新阴谋 以共总书记要求以军立即撤出埃及

第6版()
专栏:

不准把加沙地带和亚喀巴湾国际化
埃官方谴责英国玩弄新阴谋
以共总书记要求以军立即撤出埃及
新华社开罗21日电 埃及一位官方人士19日晚间说,英国企图使加沙地带归国际管制以及使亚喀巴湾国际化的做法,是它串通以色列反对埃及和反对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的阴谋的继续。他说,这种企图违反联合国规定以色列退到停战线后面的决议。
这位人士的话是针对英国驻联合国代表在联合国大会讨论以色列部队撤出埃及问题时的发言而说的。
这位人士说,埃及决不能容忍这种阴谋,它坚持以色列应当执行联合国决议。
这位人士说,埃及已经同意依照联合国决议来清理运河,埃及还尽可能为清理运河工作提供便利。如果英国打算使以色列通过它的侵略得到好处,这将使问题大大复杂化。
这位人士还说,任何企图使联合国紧急部队成为占领军而影响埃及主权的做法,一定会遭到拒绝。他说,埃及政府是在它的主权应该得到充分维护这一基础上同意让这支部队进入埃及的。他指出,联合国关于成立联合国紧急部队的决议规定,这支部队只能在得到埃及政府的同意以后才能执行任务。
这位人士说,现在企图利用联合国紧急部队来实现殖民者的侵略目的的做法是蓄意要破坏对联合国的信任。
新华社21日讯 塔斯社特拉维夫20日讯:据“人民呼声报”报道,以色列共产党总书记米库尼斯在特拉维夫的群众大会上讲话,要求以色列军队立刻完全撤出埃及领土,并且要求拒绝“艾森豪威尔主义”。
大会通过决议,要求以色列政府立刻从埃及撤回军队,不再同殖民主义者勾结,承认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的正当的民族权利。

埃总统同叙总理会谈

第6版()
专栏:

埃总统同叙总理会谈
新华社21日讯 开罗消息:埃及总统纳赛尔同叙利亚总理阿萨利在20日举行了两小时的会谈。阿萨利在会谈后宣布,一个由叙利亚副总理哈勒德·阿泽姆率领的叙利亚部长代表团将在下周到达埃及来讨论“有关加强两国之间的阿拉伯团结的问题”。

以色列当局耍赖 顽抗联合国决议

第6版()
专栏:

以色列当局耍赖
顽抗联合国决议
据新华社21日讯 耶路撒冷消息:以色列外交部的一位发言人20日说,“从道义上讲”,不能够要求以色列严格遵照联合国决议办事。
这是以色列官方第一次正式评论联合国大会19日通过的要求以色列军队立即撤出埃及领土的决议。
据报道,以色列已经训令它驻在联合国的代表团设法在联合国规定的五天限期内取得一项保证以色列“切身利益”的协议。

印度将举行第二届大选

第6版()
专栏:

印度将举行第二届大选
新华社新德里21日电 印度总统普拉沙德19日发表公告,号召所有选区选举国会议员。印度选举委员会也发表公告,宣布了印度第二届大选的日期。
各邦邦长同时发表公告,号召选举邦议会议员。
据宣布,大选将在2月下旬开始,投票一直继续进行到3月中旬。除了喜马偕尔邦和北方邦的大雪复盖的地区以外,预料选举的最后结果可以在3月31日计算出来。那些愿意参加竞选的人已被要求在1月29日以前把他们的提名名单提上去。
将参加第二届大选的选民有一亿九千三百万人,比上届增加了二千万人。
在即将举行的选举中,印度选民们将选出五百名人民院议员,三千一百零二名邦立法会议议员。所有人民院议员都由直接选举产生。平均大约四十万选民选出一名人民院议员。联邦院和各邦立法院的选举是间接的。联邦院包括总统推荐的议员和各邦代表。联邦院和各邦立法院的三分之一的议员每两年改选一次。

印度尼西亚伊斯兰教师联合会 再次确定维持现内阁 指责社会党人企图混入联合会捣乱

第6版()
专栏:

印度尼西亚伊斯兰教师联合会
再次确定维持现内阁
指责社会党人企图混入联合会捣乱
新华社雅加达21日电 印度尼西亚伊斯兰教师联合会在18日举行的中央委员会会议上再次确定维持现内阁。会议重申解散内阁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动。
伊斯兰教师联合会中苏门答腊支部委员哈提布·努尔丁在21日指责印度尼西亚社会党人企图渗入伊斯兰教师联合会内部进行捣乱。一个自称为伊斯兰教师联合会中苏门答腊支部委员的社会党人贾伊德·阿比丁18日在电台广播说,伊斯兰教师联合会中央委员会如果不从现内阁中撤回阁员,中苏门答腊支部将断绝同中央的联系。努尔丁说,这个消息是不确实的,贾伊德·阿比丁根本不是伊斯兰教师联合会的党员。

加尔各答大学百年校庆 我国大学代表团应邀参加纪念仪式

第6版()
专栏:

加尔各答大学百年校庆
我国大学代表团应邀参加纪念仪式
新华社加尔各答21日电 加尔各答大学创办百周年纪念仪式20日下午在印度总统普拉沙德主持下举行。
成千上万的学生、校友、教授和学者们参加了这个仪式。中国的和其它外国的大学代表团也出席参加。
曾经在加尔各答大学学习的普拉沙德总统在致开会辞时追述了大学的历史。他说,过去,崇尚英语的风气得势,作为教学工具的英语给印度的教育强加上了一个沉重的负担。虽然在用外国语作为教学工具的情况下,印度曾经产生了一些学者和科学家,但是他们的人数是太少了。他说,公众舆论是赞成教育印度化的,英语派的主将们现在居于守势,而且由于民族的兴起和独立的共和国的建立,印度的语言即将恢复它们的本来面貌。他希望在以后若干年中印度语言将会有巨大的复活。
普拉沙德希望各大学以更多的力量改进教学,并且使将来毕业的学生具有担任各种职业的能力。
加尔各答大学校长、西孟加拉邦邦长奈都对外国和印度的来宾表示欢迎。
王亚南代表接受邀请的十四个中国大学的全体师生祝贺加尔各答大学创办一百周年。他说,加尔各答大学由于在科学和教育方面作出的贡献而闻名世界。在独立后,加尔各答大学在训练印度科学和文化建设人才方面取得了成就。他希望同加尔各答大学共同努力,以促进兄弟般的友谊和更紧密的接触和合作。
加尔各答大学是印度最大和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它由一百零六个学院组成,有几万名学生。
由中国大学的六个校长、副校长和著名教授组成的中国代表团,应加尔各答大学的邀请,1月16日到达加尔各答。他们参加了加尔各答大学新校舍奠基典礼,并且向加尔各答大学赠送了礼物。

世界工联支持反殖民主义斗争 要求联合国解决西伊里安和塞浦路斯问题

第6版()
专栏:

世界工联支持反殖民主义斗争
要求联合国解决西伊里安和塞浦路斯问题
据新华社布拉格20日电 据19日在这里发表的新闻公报说,世界工联总书记路易·赛扬1月17日写信给联合国大会主席那拉底,指出西伊里安问题一天不解决,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的领土完整就受到侵犯,这就构成了对这个国家安全和世界这一地区的和平的经常威胁。这封信要求立即通过公正和明确的决议,承认西伊里安属于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并且要求荷兰部队撤出这个地区。
路易·赛扬在另一封写给那拉底的信中,表示希望第十一届联合国大会根据塞浦路斯工人和全体人民的愿望,对塞浦路斯问题的解决做出有决定意义的贡献。
赛扬要求实行去年9、10月间在索非亚召开的世界工联理事会会议决议中所提到的措施:立即承认塞浦路斯人民的自决权,停止迫害,并且要求英国政府立即与塞浦路斯人民的代表开始谈判。

反对殖民主义政策 法国人民举行“争取阿尔及利亚和平斗争周” 法当局加紧镇压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运动

第6版()
专栏:

反对殖民主义政策
法国人民举行“争取阿尔及利亚和平斗争周”
法当局加紧镇压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运动
新华社21日讯 据塔斯社巴黎讯:根据法国全国和平理事会的决议,法国各地从20日起开始“争取阿尔及利亚和平斗争周”。在这一期间,各城市、大村镇、企业和机关里将举行群众大会和集会,要求立即停止阿尔及利亚战争和通过谈判解决阿尔及利亚问题。
同时,在全国范围内还开始了在要求阿尔及利亚和平的请愿书上签名的运动。
法兰西妇女联盟全国理事会20日讨论了法兰西妇女联盟在争取阿尔及利亚和平的斗争中所担当的任务。
新华社21日讯 法国当局在联合国讨论阿尔及利亚问题前夕加紧镇压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运动。
据西方通讯社消息:阿尔及尔市法军司令马休将军已经把自埃及撤出的法国外籍军团调进这个城市。大批装备齐全的保安部队、外籍军团的伞兵和其他部队20日在街道上到处巡逻,直升飞机在城市上空盘旋警戒。马休还下令“冲开”任何举行罢工的商店的大门,企图制止市民响应“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的号召而举行的罢工。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的驻节部长拉戈斯特已经下令禁止当地报纸刊载任何罢工的消息。
在阿兰省、君士坦丁省和其他地方,法国殖民军与阿尔及利亚起义者之间在20日发生了多次战斗。

美国独霸中东的野心勃勃 打算把英国踢出巴格达集团

第6版()
专栏:

美国独霸中东的野心勃勃
打算把英国踢出巴格达集团
新华社21日讯 据法新社华盛顿消息:美国高级官员正在考虑要不要英国参加中东地区的“防务”问题。
这些高级官员们对于英国继续参加巴格达条约是否符合“美国和整个自由世界的利益”,表示怀疑。美国的中东问题专家断定,英国参加中东地区的“防务”对美国是“弊多利少”的。
华盛顿外交观察家们认为,英国要求参加巴格达条约可能主要是想保持在伊拉克的地位。可是那里也愈来愈感到美国的势力,在最近以前只能得到英国军事物资的伊拉克军队,现在正在得到数量愈来愈大的美国物资。
目前,美国正在通过邀请中东国家领导人员访问美国的办法,对他们施加影响。法新社消息指出,当英国势力在中东一天比一天衰落的时候,美国专家们正在期待着中东国家转向美国。

替美国侵略中东鸣锣开道 巴格达条约穆斯林国家举行会议

第6版()
专栏:

替美国侵略中东鸣锣开道
巴格达条约穆斯林国家举行会议
新华社21日讯 安卡拉消息:巴格达条约四个穆斯林国家19日在安卡拉举行了第一次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巴基斯坦、伊朗、伊拉克和土耳其的总理及外长。美国和英国驻土耳其的大使出席了土耳其总理在会后为上述国家代表团举行的宴会。
消息透露,第一次会议讨论了中东问题,特别是所谓“共产主义渗入”问题。
这次会议是英法侵略埃及战争爆发以来巴格达条约四个穆斯林国家举行的第三次会议。上两次会议是在德黑兰和巴格达举行的。巴格达条约的另外一个成员国、发动侵埃战争的英国没有参加上述三次会议。
伊拉克首相赛义德在到达安卡拉时对报界发表声明,强调这四个穆斯林国家将在“消除共产主义在中东的渗入的必要性”方面采取一致的态度,他并且再一次要求美国赶快参加巴格达条约。

阿根廷印象

第6版()
专栏:

阿根廷印象
访南美中国艺术团副团长 王力
布宜诺斯艾利斯是南半球最大的城市,被称为“南方的巴黎”。
这个城市有四百五十万人口,连同它的近郊,阿根廷人叫“大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共有六百万人口。全国的工业有一半集中在这里,又是主要的吞吐港口。
在飞机上,可以看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座落在拉巴拉他河畔,往西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有着许多牧场和农庄,人们叫它“阿根廷中部平原区”。全国86%的农产品,65%的牲畜出产在这里。阿根廷人非常夸耀这块大平原。他们说:“从大西洋岸边,一犁头耕到安达斯山麓,可以碰不到一颗石子。”
10月,在阿根廷正是春天,天气时晴时雨,正像阿根廷变幻的政局。尽管如此,阿根廷人欢迎中国艺术团的热情,对中国的向往,还是如同盛开的花朵。
我们在阿根廷演出的组织者伊利白利先生,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在迎接我们的时候,愁容满面地说:“看上帝和全体圣徒的面子,让中国艺术团能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上演吧!”等到最后送别的时候,他喜笑颜开地说道:“阿兰布鲁总统对中国艺术团表示非常满意。”原来阿根廷当局起先拒绝发给中国艺术团入境签证,给了以后又“希望”艺术团只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旅行”而不演出。后来只是由于人民和舆论的要求,当局态度才有了改变。
阿兰布鲁临时政府是在去年庇隆政权被推翻以后不久,继洛纳迪临时政府的倒台而建立的。这时刚满一年。过去的议会已被解散,成立了一个包括一些党派的代表的“谘询委员会”。
临时政府的副总统多哈斯和外交部长、教育部长等观看了艺术团的表演。据哥伦剧院的经理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几乎所有的达官要人都观看了中国艺术团的表演。在剧院的历史上,这还是第一次。”
临时政府的教育兼司法部部长阿德罗格先生接见了楚图南团长,他说:“中国艺术团在阿根廷是受到特殊的尊敬。”他表示愿意加强阿中两国的文化交流。
阿根廷文化界的朋友和普通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人,给了中国艺术团最热烈的欢迎。他们怀着仰慕的心情欣赏着中国的艺术,一面热情地将阿根廷典型的民间歌舞一一介绍给我们。
中国艺术团的演出,一时形成当地舆论的中心。从资产阶级的“民族报”一直到天主教会的机关报,每天都刊载着关于艺术团的大量新闻。这时,和它同样吸引着阿根廷人的还有一个另外的中心。那就是人们关于财政、经济问题的谈论,以及发展民族工业的普遍呼声。
一些有名的政治界经济界人士,包括政府的畜牧部长奥来尔热赛在内,著文主张发展民族工业,建立重工业,保护关税,抵制外国资本。人们反对帝国主义者“农业阿根廷”的论调。
阿根廷财政部长柏朗梭宣布:“今后除非有特殊需要,凡是本国工业能生产的商品,政府均将不给予进口许可证。”
各界人士的种种言论,反映出阿根廷财政经济的困难处境。阿根廷是一个农牧业为主的国家,农牧产品历来都占阿根廷出口总值的绝大部分。去年,因为天气不好和播种面积缩减,农产品出口量减少,畜产品的出口价格被压低,临时政府面对着无法解决国际支付的困难。通货膨胀,货币不断贬值,生活费用上涨,工人实际工资下降,建筑、纺织、码头、五金等行业的工人陆续地在罢工。
为了寻找农牧产品的销路,用较合理的价格买进急需的燃料和机器,阿根廷很关心它同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之间的贸易。阿根廷原是南美各国中同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贸易关系最多、贸易额最大的国家。最近,从苏联购买阿根廷羊毛、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购买阿根廷皮革,以及苏联和波兰供应它大量燃料等许多迹象看来,这种贸易关系有进一步发展的趋势。临时政府也表示,它将考虑同社会主义国家贸易的全部问题。
乌拉圭驻北京商务代表、国会议员法林拉曾经把乌中贸易协定草案的副本给了阿根廷国家银行。阿根廷人正以浓厚的兴趣来研究这个草案。
我们在阿根廷逗留的时间不长,但对阿根廷人人具有的民族自豪感印象挺深。阿根廷人一直讨厌美国的垄断资本,著名的女作家玛丽亚·罗莎·奥利佛说:“我在美国生活过很久,受过美国教育。我也很喜欢美国,但是我很不喜欢美国政府对阿根廷的侵略政策。”
在“庇阿尔”民间歌舞俱乐部里,主席阿尔瓦来尔是一位退休的将军,他和他的会员们一起招待我们。这里,我们接触了许多普通的阿根廷人。他们对本民族的艺术传统表现出无限的尊重和热爱。人们尽情地弹着吉他,唱着“草原之歌”,跳着“桑巴”和其他许多南方和北方的民间舞。人们说:“但愿有一天,阿根廷的民间歌舞,能够像中国的一样得到发扬光大。”我们大家鼓掌以表示赞同;阿根廷人和中国人的掌声立刻联成了一片。
(附图片)
布宜诺斯艾利斯拉巴拉他河畔马路上的一座雕像 萧 光摄

摩勒政府还要在阿尔及利亚蛮干下去

第6版()
专栏:

摩勒政府还要在阿尔及利亚蛮干下去
徐拔
法国的社会党政府在对埃及的军事干涉遭到可耻的失败以后,又准备在阿尔及利亚加强殖民镇压了。1月9日摩勒在巴黎记者招待会上发表了法国政府关于阿尔及利亚问题的“意图宣言”,就表示“决不放弃阿尔及利亚”。
看来,摩勒政府还没有从阿尔及利亚这场肮脏战争中取得应有的教训。摩勒政府在上台以后,抛弃了关于和平解决阿尔及利亚问题的诺言,而在阿尔及利亚执行了武装镇压的政策;在去年10月,摩勒政府还可耻地绑架了五位阿尔及利亚民族领袖,企图借此削弱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运动的力量。但是,尽管这样,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的处境还是越来越困难了。两年前,阿尔及利亚的战区还局限在奥雷斯山区,而目前已经扩展到大半个阿尔及利亚。甚至在法国殖民当局的驻在地阿尔及尔市,军事行动也逐月增加:去年4月份是二十三起,5月份是三十三起,6月份是五十六起,7月份是四十四起,8月份是九十五起,9月份则达到一百十四起;到10月下旬,法国驻阿尔及利亚总督拉戈斯特甚至耽心地说,阿尔及尔市可能会被民族解放军短时间地占领。事实很清楚,为了民族独立而斗争的阿尔及利亚人民决不会在武力面前低头的;法国想用镇压手段来维持殖民统治是行不通的。
在阿尔及利亚的殖民战争,给法国的经济带来了严重的困难。去年年初,阿尔及利亚的军费开支规定为两千亿法郎,而现在实际上已经花了四千八百五十亿法郎。为了弥补由于沉重的军费开支所造成的财政赤字,摩勒政府一方面采取了增加赋税和发行公债的办法,使劳动人民承受了沉重的负担;另一方面又大量发行纸币,造成了通货膨胀和物价飞涨的严重恶果。因此,在去年下半年,法郎在自由市场上已经下降到三年来的最低价格。这种情况使欧洲经济合作局也提出警告说,如果法国政府对通货膨胀的情况再不加以严格控制,就会使法国经济面临严重的危机。
法国在阿尔及利亚坚持殖民政策,已经受到世界舆论的谴责,使它在国际上处于空前孤立的地位。法国驻阿尔及利亚总督拉戈斯特就曾经悲哀地承认: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的军事行动遭到了“几乎全世界的反对”。特别是在法国政府绑架了阿尔及利亚民族领袖以后,亚非地区的广大人民纷纷提出了严正的抗议。在这种情况下,法国同摩洛哥和突尼斯的关系也日趋紧张。突尼斯首相布尔吉巴指出,法国的这种做法可能“迫使整个北非同法国较量力量。”
摩勒政府为了挽救自己的失败,在埃及宣布把苏伊士运河公司收归国有以后,就企图通过对埃及的武装干涉来打击阿尔及利亚的民族解放斗争。但是,他们的打算又落空了。在埃及进行的军事行动遭到了可耻的失败,给法国带来的只是沉重的灾难。石油荒使得法国很多重要的工业部门生产大受影响,法国财政经济的危机加深了。全世界的舆论都谴责法国是侵略者,连英国工党的领袖艾德礼也把法国的社会党政府叫做最反动的殖民主义堡垒。
在法国国内,反对在阿尔及利亚进行武装镇压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了。法国共产党人坚决主张维护阿尔及利亚人民的自决权利,并且不断动员群众为制止在阿尔及利亚的“肮脏战争”而斗争。去年5月,激进社会党的领袖孟戴斯—弗朗斯因为反对摩勒的阿尔及利亚政策而退出了政府。激进社会党在去年10月举行的全国代表大会上,许多代表尖锐地指责社会党政府的阿尔及利亚政策。在社会党内,同样弥漫着不满情绪。去年11月24日,二十五名社会党议员和省、市政委员写信给党的领导说:社会党“政府所以能存在完全是靠右翼的选票,今后它会是右翼的俘虏。当初选民虽然得到了在阿尔及利亚实现和平的诺言,虽然党现在也要求这样做,可是阿尔及利亚的战争仍然在继续下去,所有的谈判一贯遭到拒绝。”此外,社会党指导委员会委员菲利普以及社会党的许多省组织都批评了摩勒的阿尔及利亚政策。
为了维持自己摇摇欲坠的地位,摩勒政府不顾国内外的反对和指责,又回过头来抓住阿尔及利亚问题作为救生草,以此来取得法国右翼势力对它的支持。他一面高唱起“改革”和“谈判”的调子,一面又布置着要扩大阿尔及利亚的肮脏战争。
摩勒政府的所谓“改革”究竟是什么呢?据西方通讯社报道,摩勒政府已经拟订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将允许阿尔及利亚有很大的行政权和立法自治权,规定了在阿尔及利亚和法国之间发生分歧时的仲裁程序,并且要求加速实行土地改革以及建立由穆斯林和欧洲籍居民都参加的新的市政机构。这一类的计划已经不是什么新东西了。在1945年和1947年,法国也在阿尔及利亚进行过所谓“改革”,大叫大嚷说要给伊斯兰居民以“选举权”和建立咨询性议会。但是,这两次所谓“改革”的结果是:八百万穆斯林只能和一百万欧洲籍居民选出同样数目的议员,而且法国总督的特权和一连串复杂的程序又使所谓“咨询性的议会”根本不能起什么作用。这一次的“改革”也不过是上几次“改革”的翻版,其目的只是使阿尔及利亚的伊斯兰居民仍然生活在殖民主义的镣铐下。至于“谈判”更是一张空头支票。摩勒政府根本不愿承认阿尔及利亚人民的独立权利,甚至还拒绝把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的代表作为谈判对象。那末它将跟谁去谈判呢?又有什么可以谈判的呢?而且,这种所谓“改革”和“谈判”的调子,同摩勒政府实际上在干的勾当是显得那末不协调。据法国官方人士宣布:法国驻在北非的军队已经增加到六十五万人,比摩勒政府上台时多了一倍多。今年法国的军费也要比去年多六百亿法郎。
摩勒政府之所以要在对阿尔及利亚人民加强镇压的同时唱起“改革”和“谈判”的调子,是有它的用意的,因为,一方面,在法国对埃及的军事干涉失败以后,阿尔及利亚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加强了,法国殖民军队受到的打击越来越沉重,因此它就企图用“改革”和“谈判”的欺骗手段来缓和阿尔及利亚人民的斗争情绪。另一方面,联合国大会不久就要讨论阿尔及利亚问题,由于世界反殖民主义的力量越来越壮大,法国已经不能像在上一届联大那样用退席的办法来阻挠讨论,因此就想施出一些手段来应付世界舆论。
但是,这种拙劣的障眼法是不能骗过什么人的。在摩勒发表了关于阿尔及利亚问题的“意图宣言”后,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的代表已经在1月11日宣布,法国必须首先承认阿尔及利亚的独立,才能实现停火;否则,阿尔及利亚人民将继续为民族独立而战斗,直到完全实现这个目标为止。亚非各国的代表在联大一般性辩论时已经严正地谴责了法国对阿尔及利亚的镇压政策,在讨论阿尔及利亚问题时法国必将受到更猛烈的抨击。
摩勒政府还要在阿尔及利亚蛮干下去,但是未来的结局是不会有利于法国殖民主义者的。不久以前,法国的一些报刊曾经谈论过法国将在那一天碰到“第二个奠边府”的问题。难道法国政府真要等到这一天才能清醒地来对待阿尔及利亚人民的独立要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