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西安广大干部职工学生响应节约号召 准备简单朴素过春节

第4版()
专栏:

西安广大干部职工学生响应节约号召
准备简单朴素过春节
本报讯 西安市的广大劳动人民都准备简单朴素地欢度今年的春节。
最近,西安地区的许多工厂、工地、机关和学校里的广大职工、干部和教师、学生,纷纷提出在春节期间少买或不买猪肉,进城和出外时,没有急事,一般不乘坐公共汽车,在街道上不和一般居民群众争购东西等。大华纺织厂工人、共产党员宋小旦,向党组织提出在春节不买猪肉,并要给家里人说清道理,也不要抢购猪肉。这个工厂的许多党员,都提出把自己不买的猪肉,让给一般居民群众。交通大学西安新校的家属们,热烈响应党的增产节约号召,提出要学习西安人民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在今年春节做到“有啥吃啥”,不过多地花销。
青年团员梁培生、张刚、王淑英等十一人,在本月上旬向全市团员和青年,提出了“勤俭过春节”的五项倡议,保证在春节期间不铺张浪费,不大吃大喝,不乱花钱;回乡青年不在农民面前显体面、耍阔气、夸生活,到处向群众宣传党的各项政策。这个倡议得到青年团西安市委员会的支持,已成为全市团员和青年的普遍行动。
节约烤火用煤和烧饭用煤,也成为西安市各机关、团体、学校、企业、部队等的实际行动。按照西安市人民委员会的规定,全市这些单位要在今春烤火期间节约九千至一万二千吨煤炭;在第一季度内节约六千至九千吨烧饭用煤。最近有些居民群众,也提出不再购买春节政府给他们增加供应的煤炭。
西安市商业、服务业全体人员,最近正加强调运春节物资,并决定在春节供应期间改进售货方法,适当延长营业时间,使群众购买方便。西安市食品、贸易、糖业糕点等公司的一些行政管理人员,还要在供应期间抽空参加营业,尽量使群众买到节日用品,欢度春节。 (西安日报)

“钱要花得少,春节又能过得好” 武汉“五好”小组安排过节计划

第4版()
专栏:

“钱要花得少,春节又能过得好”
武汉“五好”小组安排过节计划
新华社武汉18日电 武汉“五好”家庭热烈讨论过春节的计划。武汉市粮道街全安巷“五好”小组“钱要花得少、春节又能过得好”的安排过春节的作法,受到全市“五好”家庭的重视,很多人已学习了他们的经验,订出了自己过春节的计划。武汉市民主妇女联合会还召开了全市“五好”积极分子座谈会,介绍了她们的经验。
有三十二户人家的粮道街全安巷“五好”小组,从去年国庆节以来就每人每天节约几分或一角钱,准备到春节时花用;现在一共积存了一百七十二元,经过算细账后,准备拿出一百零二元作为大家春节时参观游览和买“年货”用,剩下的作为孩子学费或买公债用;在春节期间,准备改变旧习俗,不请客、不送礼、不炒米泡、不晒粉子、不烫豆丝,为国家节省一百二十二斤粮食,她们还准备在春节以前帮助住在邻近的聋子、瞎子和孤独的老人们干些活,在旧历元旦,给烈属、军属拜年和访问姊妹“五好”组。在计划里还保证作好保卫和防火工作,鼓励爱人春节前后不缺勤。

涿鹿县级机关人员春节期间不买肉类供给劳动人民食用

第4版()
专栏:

涿鹿县级机关人员春节期间不买肉类供给劳动人民食用
本报讯 河北涿鹿县人民委员会,在本月8日召开了县级各机关的秘书、总务人员会议,号召所有机关在春节期间不买猪、牛、羊肉,以节约出大量肉食来供应部队、工人、农民、市民在春节期间的需要。经过参加会议的干部热烈讨论,订出了几项节约肉食的办法。这样可节约出一万多斤猪、牛、羊肉,供给一万多工人、农民和市民过好春节。这些办法在县级各机关传达后,所有干部都表示坚决执行。
(吴桂芝、 白谦)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委员会扩大会议 决定精简机构厉行节约

第4版()
专栏: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委员会扩大会议
决定精简机构厉行节约
新华社呼和浩特18日电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委员会在15日举行的委员会扩大会议上决定精简机构和在全区厉行节约。
会议决定,撤消不必要的机构,合并同类性质的单位和严格划清行政与企业编制的界限,改变行政机构臃肿现象;并决定从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委员会所辖部门抽调一千多个工作人员,充实农牧区基层组织和转入工业、林业和商业等生产建设单位。
会议就反对铺张浪费、厉行节约、发扬艰苦朴素作风等问题进行讨论后,决定:合理调剂使用机关现有房屋和办公设备,确定在1957年内不再新建房屋和购置办公用具,健全财务制度,严格控制事业费开支,降低办公费开支标准,并节约其他各项用费开支;各部门行政性和专业性的会议的召开,须一律报请自治区人民委员会批准,未经批准的会议,其费用开支一律不予报销;一切干部会议不举办晚会、不会餐、不照像、不发纪念章和纪念册;加强对机关工作人员进行爱护公共财产教育,全面展开节约运动。
会议还讨论了反对官僚主义,改进领导作风,领导干部下乡下厂,加强调查研究,树立深入实际、联系群众的工作作风等问题。

我国速度滑冰运动员在莫斯科创全国新纪录

第4版()
专栏:体育新闻

我国速度滑冰运动员在莫斯科创全国新纪录
新华社莫斯科21日电 中国速度滑冰队19、20日在莫斯科和捷克斯洛伐克、莫斯科市滑冰运动员所举行的一次速度滑冰比赛中打破了几项我国1956年的速度滑冰全国纪录。
在男子五百公尺比赛中,郑弘道以四十五秒九的成绩打破了1956年四十六秒五的全国纪录。在女子一千公尺比赛中,许明淑以一分五十二秒七、孙洪霞以一分五十四秒六打破了1956年一分五十五秒四的全国纪录。在女子一千五百公尺的比赛中,孙洪霞以二分五十五秒五、许明淑以二分五十八秒八,打破了1956年三分零秒四的全国纪录。
在女子三千公尺的比赛中,许明淑以六分十秒五、孙洪霞以六分十二秒六、卢成玉以六分十四秒九打破1956年六分二十六秒五的全国纪录。许明淑以二三二点九零零分、孙洪霞以二三三点一零零分打破1956年速度滑冰全能全国女子最高纪录二四二点六四九分。卢成玉以二四二点六四九分同1956年相平。

简讯

第4版()
专栏:简讯

简讯
收集革命历史档案
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家档案局最近向各地发出了关于收集革命历史档案的办法的通知。
通知规定革命历史档案的收集范围是:从1919年“五四”运动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整个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内,共产党和它所领导的人民政权、军队、青年团以及其它革命群众团体所形成的档案。
通知要求,在1957年内要查明革命历史档案散存地点,登记目录,作出统计,准备集中。个人保存多年的重要文件上交时,应予以表扬,必要时可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必须继续使用的文件,还可以为保存人复制抄件。
福建华侨投资建设总额大增
福建华侨投资公司按照年息八厘,在15日开始发放1956年度股息。这个公司1956年度的股息总额等于1955年度的一倍半以上。去年向投资公司投资的华侨、归国华侨、侨眷以及香港和澳门的同胞,比前年增加30%,投资金额增加一倍以上。去年利用投资新建和扩建的七个厂、矿中,有四个厂、矿已经投入生产。连同已经建成的工厂在内,这个公司已经拥有十五个厂、矿。
上海市一批干部下到基层
本月17日上海市四百多个机关干部被调到基层单位工作。这些干部将在三百多个公私合营的工商企业单位担任公方代表、经理等职务。
中共上海市委已决定在今年1、2月内,从市、区两级机关中再抽调一千多个干部,充实公私合营企业的基层领导力量。
河南优秀司法工作者受奖
河南省第一届先进司法工作者代表会议最近在郑州市举行。有一百四十一位优秀的司法工作者在会上受到表扬和奖励。
会议集中地交流了司法工作中以健全法制为中心的先进经验。许多审判工作人员和律师在会上介绍他们如何勤勤恳恳、小心审慎地为人民排难除害的范例。
济南出现许多“五好”新家庭
济南市在10日到12日,举行了第一次“五好”工作代表会议,出席会议的“五好”代表共四百多人。现在,济南市的居民中出现了一万七千八百八十户尊敬老人、夫妻互敬互爱、同邻居亲密团结等“五好”的新家庭。 (据新华社讯)

我们面对着本身难以解决的困难

第4版()
专栏:

我们面对着本身难以解决的困难
浙江省东阳县县长 贾守第 副县长 王德钰 吕传德
编者按 这篇文章说明,目前县级机关在克服官僚主义、改进领导作风时遇到不少实际困难,这些困难是由上级机关造成的。县以上的领导机关在领导作风和方法上存在的缺点不能不影响县级机关的领导,使他们的工作陷于被动、忙乱,甚至“明知故犯”。因此,要克服官僚主义,必须进行自上而下的努力,只有上级领导机关的领导作风和领导方法改进了,才能给下级领导机关改进领导创造更有利的条件。
人民日报10月23日登了一篇以“只‘挂帅’不‘出马’的县长”为标题的党员来信,对我们的工作提出了恰如其份的批评。我们已在县人民委员会党组扩大会议上作了检查,并且研究了改进领导的方法。我们欢迎这种同志式的批评和帮助。
但同时,也该指出,我们正面对着一些本身很难解决的困难,这些困难是造成工作中许多缺点的主要原因之一。由于这些困难不能解决,我们往往是明知故犯。因此,我们有必要把这些困难提出来。
一、我们没有时间安排政府工作,一天天的时间都被数不清的会议夺去了。我们三人曾算了一下工作时间的账,60%至70%的时间都用在各种会议上,其中有一人自3
月1日到9月5日的一百八十九个工作日中,出席专署、省人民委员会召开的对私营工商业改造会、卫生工作会、计划会议等等用去七十六天;出席县召开的政治协商会、人民代表大会、党代表大会(包括预备会)用去三十天;县委召开的三级干部大会(或乡支书会)每月平均十天(包括预备会)计用去六十天,以上各种会议合计共用去一百六十六天,在农村工作的时间只有十八天,那么真正可以处理自己分管工作的时间实在太少了。因为这类会议所占用的时间过多和不定时,就把我们自己安排的工作打乱了。例如需由我们主持召开的某些行政会议,当通知已经发出或正在开会的时候,又临时接到召开县委会的通知,只好把行政会议改日再开或中途停止或草草结束,对改日再开的会议往往就被无限期的拖下去。和同志们约定研究工作的时间也因会议一再拖延,失去信用,虽然随时进行解释,但是各局、科仍有很多意见。对某些重大问题虽然进行了集体讨论,但是因为时间急促,开得了草,不能充分发挥大家的积极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对一般公文的处理就更缺乏严肃慎重的态度。经常把公文带一部分在参加县委会议时看,或是利用早上学习的时间看。许多公文不经过集体研究,个人又未深入思考就签署办理意见。这样,实际上是违犯集体领导原则的。但不这样又怎样办才好呢?对所有的公文如果都要我们去处理,又要成为事务主义和文牍主义者。为此,我们亦曾把公文大体上分为二类:属于上级的指示,在政策上有某些变更的通知,牵扯面较广的工作部署,对事业的发展问题,全面性的计划问题,和县人民委员会下达给所属区公所、乡人民委员会的指示、通知等等,都需要经过集体研究或县长阅批后办理。属于上级业务部门在党委既定的方针政策的基础上加强某项工作的通知和一般性的公文等,由办公室直接批办。但是事实上这一点我们也没能及时作到。我们三人都共同感觉到长期埋在会议堆里的滋味是多么苦闷!
二、党、政分工重叠,界限不清。县委根据新形势的发展,对各项工作采取了按性质分战线负责制。县委委员分管一项或几项专
门工作,在县委统一领导下分头执
行。县人民委员会各科、局的工作
也分成三条战线,我们三人分工负
责。这固然是比较科学的领导方法,
但是县委各部的分工又包括了县人
民委员会各科、局的事务工作,同
我们三人的分工互不衔接。这就使各科、局的工作在执行上感到多头多脑。有的科长反映:同县长研究了工作代替不了部长。这样不但使党委各部应做什么,政府应做什么的责任分不清楚,更使党委在日常行政事务过多的压迫下,放松了政治、思想领导,使行政机构对党委不能不存在等待、依赖的思想。
三、事事要求“专管、亲干”。我们三人对人民委员会的工作虽然进行了分工,但是上级却又将一连串的工作,如肃反、基层选举、粮食等工作都指定县长、副县长专门负责,甚至“脱产”(即丢开他所分工的其他工作)专门领导上级指定的那一项工作。到迫不得已去处理一些自己所分管的工作时,往往还要受到“条条上级”的指责。在这种气氛中就更助长了我们的工作本来就不全面的观点,在思想上只重视了重点工作,即上级指定我们专门负责的那项工作,而放松了对其他工作的领导。此外,省人民委员会、专署对许多工作会议如水利、茶叶生产、毛猪生产、交通工作、卫生工作、撤区并乡、行政编制、工资改革、基层选举、计划工作、粮食工作等会议,都强调要县长、副县长参加,但是本县县长、副县长只有三人,实在不能适应上级对专责领导一项工作的要求。上级这种要求使我们在出席专署召开的会议中所布置的任务还未来得及向下贯彻,又接到省里召开会议的通知。有时还会同时接到省、专署要县长出席会议的通知。在我们都东跑西跑的出席各种会议还应付不过来时,只得去找代替人。上行下效,我们对区、乡也有类似现象。
四、没有分工负责全面领导人民委员会工作的县长。我们三人都是县委委员,毫无例外在县委同样分管了一项工作,但是对县人民委员会这个庞大的行政机关却无人分工负责,全面领导。特别是对加强办公室的具体领导更差,形成分工分家现象。由于过去一段县人民委员会行政会议开的较少,各部门之间在工作上的关系未能及时解决,这些工作关系逐渐转成同志之间的关系,影响了互相团结。
五、机构重叠,人浮于事。一年来县级机构不是精简了而是增多了!至去年12月止县级机构较前年增加了十个,工作人员增加了二百零六人(比前年增加48%)。省内某项事业发展了,省里强调各县从组织机构上去适应事业的发展,这在某些情况下是需要的,但各县因为生产的基础、条件不同,其发展的速度也会有所不同。如果不分析各县的具体情况,千篇一律地提要求、规定,硬要下面执行就不会有好处。如我县粮食局机构的改变就是如此,粮食的征、购、销和保管调运加工等工作都在农村。去年根据省的通知把原在基层工作的干部调到县粮食局,分别成立了六个公司。粮食基层组织的力量,特别是领导骨干和技术骨干的力量削弱了。其结果去年的虫害粮比前年增加了50%。这固然是我们水平不高,对执行上级指示不结合实际情况所造成的,但是与上级不重视下级反映的意见也是分不开的。在全省第三次粮食会议上,我们曾再三地提出:应根据各县情况建立机构,对已经建立但又不急需的机构,要求省人民委员会再明文撤消,省人民委员会并没有采纳这些意见,仍坚持采取一套机关几个牌子的办法。因为公司的牌子挂在门口,条条上级就向我们要干部,如新成立的油脂公司,已配备了十五个干部,上级一再要求配足三十个干部。当然油脂工作是很重要的,可是我县当前的油脂生产还仅是寥寥无几呀!不错,在过去的二年我县的确发展了十多万亩油茶,可是这仅是油脂工作的前途,现在还没有茶子生产出来!本县年度生产的油脂原料仅有桕子一百三十万斤、桐子三十一万斤、菜子、花生、芝麻等约九十万斤。这些油脂原料的收购加工都有很强的季节性。我们认为现有的干部可以作好以上油料的委托收购、加工管理和食油市场管理等工作,以后再根据生产发展情况加强经营油脂的力量是可以的。油脂生产的发展,首先应加强生产部门的组织,生产力量不加强,先去强调经营的力量是本末倒置的做法。目前要加强油脂工作,势必削弱粮食工作的力量,根据本县情况这样做是否对呢?
由于大量的工作人员陆续调集到县级机关,而带来许多具体的又是一时难以解决的问题,如房子拥挤、办公用具不够用等,又因为这些东西分配的不够合理,相互有意见,影响了工作和上下级的关系。
我们三人以上这些粗浅的认识和意见,不一定是正确的,请求领导上加以批评、指正。

一个镇不该两个省管

第4版()
专栏:读者来信

一个镇不该两个省管编辑同志:
在省和省交界的地方,常有一个集镇而又分而治之的情况,这样不但机构重叠,而且增加工作上的困难。就以安徽省来说,这样的集镇就有两个。一个是叶穴集,同河南省交界,中间只有一桥之隔。同是一个镇,桥西属河南省,桥东则属安徽省。另一个是丹阳镇,同江苏省交界,中间只隔一小巷口,巷的南部属安徽,北部属江苏。这样就设立了两个镇人民委员会,两个银行,两个合作社,……。凡是应该设立的机构,都具备了双套,这样不独造成人力物力的浪费,而且在工作上步调不一。我是一个商业工作者,仅就商业工作来讲,也有很多困难。比如价格政策的不能统一执行,引起市场混乱,货源的供应也不平衡等等。其他省份也有类似情况。我建议把由两省分而治之的市镇,根据当地具体情况划归一个省管理。 花雨农

不要提倡赠送锦旗

第4版()
专栏:读者来信

不要提倡赠送锦旗编辑同志:
我是做农村工作的,在农村里,每当农业社、乡信用社、供销社成立时,乡人民委员会、党、团支部、妇女会和一些农业社都要送锦旗表示祝贺。于是,这些社的墙壁上挂满了红绿颜色、大小不一的锦旗,有的社里挂不下,就用竹竿挑起挂在路旁。我认为农村里要成立很多这样的组织,如果都互相模仿送锦旗,会造成绸布和金钱大量的浪费,这种风气是不应该提倡的。
钟醒群

一个作风朴素的同志

第4版()
专栏:

一个作风朴素的同志
湘江
最近,我因事到武汉市江岸区人民委员会去,许多同志同我谈起了江岸区区长、共产党员苏启德,告诉了我不少关于他的艰苦朴素的事情。我听了以后,也总是忍不住地想把听来的事情告诉给别人。
这里的区长,相当于专区一级的干部,在生活上本来是可以受到很多照顾的,但是,在去年10月份以前,苏区长却一直只占用着一间又办公、又睡觉的房子。去年10月他结了婚,最初,他仍然坚持着只要住那一间,他总说:“把房子先分配给那些更需要的同志吧!”后来有些同志提出意见,说去他那里谈工作,不太方便,他才接受了另外一间房子。
他的办公室墙壁上的白粉,早已经剥落了不少,总务股准备给他粉刷一下,再打上一层油漆。苏区长只同意上粉,无论如何不同意上油漆。他说:“粉刷一下就很不错了,把油漆的钱省下来,去解决其他问题。”
天气冷了,工人去给苏区长的办公室安装火炉,他却说:“我经常下街道,在家的时候很少,安个火炉太浪费,你们给我个火盆,需要的时候烧点木炭烤烤就行了。”
苏区长下街道去参加什么会议,不管是七、八月那样热,还是现在这样冷,近的走着去,远的就骑自行车。市里发给中共江岸区委会和区人民委员会一辆小汽车,苏区长从来不坐汽车;区人民委员会有一辆三轮车,他也不用,搁着给机关里拉东西。他总是说:“下街道,老百姓看你坐了一辆小包车,谈话就不自然了!”
按规定,武汉市各区负责干部每月有十元的临时特别费,苏区长自1954年到区工作后,一直没有用过这笔钱,月月都原封不动地节约上交。
苏区长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是这样艰苦朴素,对于一般干部却是关心备至。他看到有些街道办事处开会时没有凳子,回来就和总务股商量,看看能不能立即解决,如果目前解决不了,能不能先调剂一下。他说:“我那房子里的两个凳子,也可以抽出来!”目前,江岸区人民委员会已为各街道办事处做了十条可坐两个人的板凳,做好了,就可以发下去。
建设科的周文华同志对我说过这样一件事:前年,他在福建街办事处工作,因为附近没有机关,办事处的六、七个干部没地方搭伙,大家平日就在外面的摊子上买着吃。苏区长听说后,就和人事科说:“一定得帮他们解决这个问题,不让干部吃好饭,怎么能做工作呢?”不久,区里就每月补助他们几块钱,他们请了一个会做饭的,问题就解决了。
我去他们机关的那一天,总务股的王云阶同志还告诉了我当天发生的一件小事:建设科的办公室的一个窗子上,有一根横木裂了一道不大的口子,往屋里面灌风,苏区长知道了,就对总务股的同志说:“为什么不请人给他们修一下呢?天气这样冷,又有风,人家怎么办公呢?”
也许有人说,这些都是些小事,但是群众正是通过这样一些事情,才更加爱戴苏区长,并且都悄悄地在向他学习哩。

争购汽车和滥用汽车

第4版()
专栏:

争购汽车和滥用汽车
邵礼昆
据北京市交通电工器材公司统计,自去年第一季度到11月中旬,有北京市和中央的几百个单位向该公司登记购买各种汽车五千多辆,其中有小汽车一千多辆。目前,我国还不能大量生产汽车,进口数量也很有限,因此市场上汽车供应情况非常紧张。在这个公司里,每天总有几十个单位派人来交涉购买汽车,有些单位的司长、局长、处长和院长、厂长等还亲自来交涉。不少单位听到年前无车供应的消息后,怕年终余款要上缴,情愿先付款,过年再领车子。
在这许多买汽车的单位中,固然有不少是新成立的机构和由于业务范围扩大,的确急需购置车辆。但是,是否所有要买汽车的单位都是迫切需要车子?是否所有单位对于现有的汽车已经做到完全合理使用?并不是。
最近我曾访问了煤炭工业部和铁道部等国家机关,发现这些单位里某些领导干部在使用汽车上有不够节约和不按制度滥用汽车等浪费现象。
煤炭工业部去年向北京市交通电工器材公司订购两辆小汽车,实际部里的现有汽车是完全够用的,而且还有滥用汽车的现象。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规定,部长助理是没有专用汽车的。但是,前一时期,煤炭工业部的几位部长助理实际上都有了专用车,不仅中午回家吃饭往返坐小汽车,星期日和爱人、孩子坐着小汽车去游公园、逛百货大楼的现象也并不鲜见,他们习惯坐的那辆小汽车也不参加部里小汽车的统一编号、使用。煤炭工业部里司、局长上、下班都用小汽车接送。这样,不仅浪费了许多汽油,也影响了司机的休息。这种不合理的现象,曾引起部里的司机和一般干部的不满,自行政司向领导上反映以后,目前虽有了一些改正,但是,还没有完全纠正。
铁道部现有各种小汽车二十多辆,也基本上能满足司、局长以上的领导干部工作上的需要。为了保养小汽车,减少汽油的消耗量,部里规定司长、局长也和一般干部一样,上、下班都用大汽车接送。但是,个别司、局长嫌大汽车人多、开得慢,因此常找各种理由不坐大汽车。据该部行政司总务处统计,货运局庄局长自去年6月份以来经常叫小汽车接送他上、下班,每月多者有十五次,少者也有六次。有几次在大汽车开出还不到五分钟,他就打电话要小汽车送他回家。有一次,人事局袁局长到公安部开会,汽车科按照小汽车编号次序,派给他一辆旅行吉普车,他就气势汹汹地打电话给汽车科:“真是岂有此理,我一个人出去,怎么给我这辆大车,简直是浪费!”对方告诉他,旅行吉普车只有四个汽缸,并不费汽油,只是不大舒服。但是,解释无效,汽车科只好重开去一辆八个汽缸的别克牌小汽车去,给袁局长使用。其实,公安部和铁道部同在一条马路上,而且非常近,步行去一刻钟也尽够了。
从上面这些情况可以看出,我们某些国家机关里在使用汽车方面的确还存在着不够合理和不够节约的现象。如果所有单位的领导干部都能够本着艰苦朴素的精神来使用汽车,使每一辆汽车都能发挥它最大的作用,使每一滴汽油都用在它应该用的地方,这样既节省了车辆和汽油,而且也有助于缓和目前汽车供应的紧张情况。

寸步难行(图片)

第4版()
专栏:

寸步难行 英韬

祖国风光(图片)

第4版()
专栏:

祖国风光
广东省高要县七星岩人工湖是有名的人工淡水湖泊。全湖面积约有二十平方公里,可以灌溉农田二十多万亩。这里又是养殖淡水鱼的好地方。这是人工湖的一角。 管绍熙摄(新华社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