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重庆不少工矿交通企业 根据增产节约精神订出先进的生产计划

第2版()
专栏:

重庆不少工矿交通企业
根据增产节约精神订出先进的生产计划
新华社重庆20日电 重庆市不少工矿、交通企业根据增产节约精神,订出了今年的生产计划。
煤炭工业部重庆管理局针对重庆和四川地区用煤量迅速增加的情况,在安排今年计划的时候,确定首先集中相当的资金、人力,加速即将投入生产的新井建设工程和旧井的改建扩建,同时很好挖掘现有矿井的生产潜力。这样,这个局今年的生产计划,将比原来五年计划规定的1957年计划产量增长25%,比去年产量增加二十八万吨。重庆铁路管理局在总结去年的生产运输工作中,认为成绩虽然很大,但是安全事故严重,全年发生的行车事故,就有六百一十次。同时,线路、机车等的养护维修工作不好,运输质量显著下降。这些都影响了运输潜力的发挥。针对这些缺点,这个局在制定今年的计划中,以提高运输质量和保证安全为中心,提出了有效的措施。这样全局仅今年第一季度的计划,即比铁道部下达的任务增加四十二万吨货运,十五万人次客运。
有些计划订得不切实际的单位,还根据增产节约的精神重新修订了计划。重庆发电厂第一次制定的今年计划比较草率;最近重新组织力量,深入调查研究人力、设备等方面的潜力以后,重新修订了计划。这个厂在第一次订计划的时候,认为劳动力不够,决定增加管理干部五十多人,经过切实的调查,发现各车间、科室在使用劳动力上都有浪费,决定缩减编制,有效使用人力,全厂不但不必增加人,反减少了劳动力,此外,这个厂还根据调查研究的情况,降低了十四万六千多度厂用电和几百吨原煤的消耗,削减了可建可不建的工程投资一万八千多元。綦江铁矿在具体研究之后,也将原来要求国家投资增加设备来完成今年生产任务的计划作了修改。全矿共削减了投资四十三万多元,同样能保证增加生产。这个矿在重新编制的计划中,着重从精简生产机构,改善劳动组织,发挥设备潜力等方面来增产节约。如将两个生产坑口合并为一个以后,就能节约大量添置的物资、工具,减少了三百多个劳动力,同时,使采矿工作更能集中管理。
中南橡胶厂、西南制药厂、北碚玻璃厂等单位,都将生产计划交给职工进行了反复讨论和修正补充。北碚玻璃厂召开全厂职工代表会议讨论了生产计划,职工们提出了许多增加产量、提高品质、扩大品种的意见、使全厂今年的生产总值和上缴利润,可比去年提高48%到53%以上。西南制药厂职工最近提出了有关增产节约和保证安全、质量的措施三十九项,实行其中八项主要措施,就可以节约二十一万多元。

鞍钢职工纷纷突破今年新定额 炼钢厂上半月增产九千多吨钢

第2版()
专栏:

鞍钢职工纷纷突破今年新定额
炼钢厂上半月增产九千多吨钢
新华社鞍山电 鞍山钢铁公司许多厂矿职工,在1月上半月里突破了今年的新定额。在1月上半月里,贫矿、人造富矿、钢锭、钢坯、中型钢材、冶金焦等十一种主要产品,都超额完成了生产计划。其中钢产量比去年同期增加四万七千三百多吨,钢坯增加五万六千五百吨,钢材增加近二万吨,大孤山铁矿的贫矿产量增加十一万多吨。
初轧厂职工在年前就做好了今年的生产准备工作,有计划地把主要生产设备加以检修,因此在元旦创造了日产量最高新纪录,这一天就增产八百多吨钢坯。这个厂半个月来都逐日地超额完成生产计划。
第一炼钢厂在半个月里用快速炼钢方法炼出了一百九十九炉钢,每炉钢的炼钢时间比计划缩短了四十六分钟。
冒着严寒在大孤山铁矿露天作业的矿工们,为了保证炼铁、烧结原料的供应,半个月里共增产矿石五千三百多吨,总产量比去年同期增加达十一万多吨。
中型轧钢厂职工密切结合生产讨论今年的计划,热情空前高涨,新的生产成就不断出现,半个月就比计划多生产钢材一千四百六十多吨。
由于职工们纷纷突破新定额,许多厂矿的技术经济指标有了显著提高。中型轧钢厂上半个月每小时的轧钢能力比去年同期提高63.5%,大型轧钢厂提高40%。
新华社鞍山电 鞍山钢铁公司两个炼钢厂的职工,在1月上半月比计划多生产了九千多吨钢。
去年为国家增产三万七千多吨钢的第一炼钢厂的职工们,新年生产情绪更加高涨,他们满怀信心地争取在1月份内再次创造开厂以来月产量的最高纪录。从元旦那天开始,炼钢工人就在维护好炉体的基础上展开了快速炼钢竞赛。刚从苏联参观学习归来的炼钢能手李尚忠,在元旦那天就用快速炼钢的方法炼出了一炉钢,比计划炼钢时间缩短了两个多钟头。
在这半个月中,第一炼钢厂的炼钢工人平均每炼一炉钢的时间,比去年炼钢时间最快的一个月又缩短了一刻钟。
在去年刚刚大体上建设完成的第二炼钢厂,工人们也克服了种种困难,超额完成了1月上半月的生产计划。

从烟囱里跑掉的财富

第2版()
专栏:

从烟囱里跑掉的财富
新华社记者 顾铁风
在不久以前,有一架民航客机冒着严寒从哈尔滨飞来沈阳。当飞机飞临沈阳市上空的时候,全城已经被浓烟笼罩起来,飞机驾驶员看不清飞机场上的跑道,只好另想主意,被迫降落在远远的长春飞机场。
在沈阳,工厂和房屋采暖的烟囱林立,每天从烟囱里不断冒出漆黑的浓烟。每当早晨或晚上,遇到气压低的时候,浓烟便弥漫整个沈阳。白天,行人鼻孔里常常粘着漆黑的煤末;晚上,街头灯光也暗淡失色;皑皑白雪上,浮上一层黑色的煤末。
第一次在沈阳过冬的苏联专家多罗欣,他在苏联见过的烟色一般是淡白、淡黄的,但是,沈阳的烟色是浓黑的。在飞机上、在办公室里、在马路上,他都看见弥漫着沈阳市的浓烟。浓烟,损害着居民的健康,浪费着国家的煤炭,不知有多少煤炭从烟里跑掉了!
有一天,他走出寝室,在院子里挖出一块雪,溶化成雪水进行了化验。结果,在四分之一平方公尺面积上的积雪里,含有纯炭六百五十五毫克。这次有趣的化验证明,混杂在烟里吹落在地上的煤末很多。据粗略计算,冬季全市混在烟里跑掉的煤末,大约有三千一百多吨。
多罗欣专家经过研究以后,最近向沈阳市有关部门提出了一项建议:应该迅速教会工人省煤的燃烧方法,并且在锅炉上增设除尘器等设备,为国家节省煤,增进居民的身体健康。目前,沈阳市的有关部门正在研究这个建议。

特种手工艺也要百花齐放

第2版()
专栏:

特种手工艺也要百花齐放
罗丁
我国工艺美术品的种类很多,仅浙江省就有雕刻、塑造、编织、刺绣、印染、剪贴、采绘和金属工艺品八类,四十个行业,从业人员四十二万人。产品中如青田石雕、东杨木雕、黄杨木雕、翻簧竹刻、竹编、金丝草帽、瓯绣等等,在国内外都很有名。但是,近几年来,由于订货部门对产品规格和价格的限制太严,不仅新的品种很少,而且连传统的品种也逐渐减少,艺人们也感到没有办法独立思考,独立创作。
手工艺品本来包含着艺术创作。比如青田石雕,是用一种天然彩石雕成的,大部分都是就料取裁,根据石头上冻(乳黄色透明石片)的大小位置来决定,或刻成山,在山上长着透明的葡萄;或刻成梅,盛开着一朵朵白色花;或刻成别的什么花样。这其中高矮、大小、形状都不一样,堪称丰富多采。但是,订货部门一定要把丰富多采的作品,统一变成一个“规格”,例如烟缸,只要方的;花瓶,一律一尺高。艺人们为了适合订货部门的要求,把本来可以刻成圆烟缸的料磨成方的,把本来可以刻成一尺多高花瓶的石料刻成一尺高的;要是石料不够一尺高,就在花瓶下面加上个木头垫子。以前,青田石雕有以历史故事和现代英雄模范为题材的雕刻,还有梅花筒、灯台、山水、各种水果形状的小酒杯等等三百多种,现在大部分都不生产了。萧山有名的花边,以前有台布、椅背套、领圈、舞衣、舞帽等等十几种产品,现在只剩下三种,而且是五十多年一直没有改变过的式样。图案设计人员何尝不想把花样设计得更美,只是因新花样要多用线,要增加成本,超出“规定”,订货部门不同意。所以,有的艺人们感叹地说:我们不是在创作,而是“照样画葫芦”。
特种手工艺品,无论过去和现在,一向是受国内外人民喜爱的。品种多和出口并不矛盾。当然,在组织生产的时候,应该注意它们的艺术性和实用性,尽量把两者结合起来,但这跟品种花样的多样性也不是矛盾的。有些订货部门所以死抓住少数品种和规格的手工艺品不放,主要是把比较受人喜欢过、销路比较多的东西,看成人们永远喜欢的东西。其实人们的要求是一天天在变化的,很多人把我们出口的手工艺品当成古董,有些外国人看到萧山的花边就说是“老祖母时代的花样”。如果订货部门再不扩大品种花样的范围,恐怕“老祖母时代的花样”要传给她的曾孙了。
工艺美术品的生产和其他工业品的生产不同。合作化以后,有些领导人盲目组织大社,有些石刻生产合作社,还采取了流水作业,打排的专门打排,凿孔的专门凿孔;刻山的专门刻山,刻人的专门刻人。用心虽好,生产效率也有所提高,但是做出来的一件具有山水、人物、亭子、花木的艺术品,艺术风格不一致,不如一个人雕的好看。社员们也感到搞流水作业,技艺提不高,心里很苦闷。有些人不了解艺人们的生活,用粗暴的态度对待老艺人。已故老艺人金精一,在创作之前喜欢喝喝酒,出去跑跑,回来再创作。他这种癖好被说成是“不遵守劳动纪律”。这些事情看起来很细小,但如果不去注意,也会影响艺人们的生产情绪。正z 艺人们自己说的:“不高兴的时候,刻出来的人都是生气的。”
浙江青田和方山一带出产的石雕石,老的作雕刻,嫩的是很好的工业原料。最近随着工业的发展,工业用的石料数量增大,因为分配得不好,有些石刻生产合作社买不到好石头。据说今年要用机器开采,采出来的碎石不能雕刻。如果不很好安排,将会给艺人们带来很大困难。
特种工艺品是我们祖国宝贵的遗产,我们必须保护它,发扬它。为此,希望能给予特种手工艺品的生产创造有利的条件,消除各种人为的障碍。这不是哪一个部门的责任,这是和特种工艺品有关的各个部门共同的责任。

秦淮河畔的会见

第2版()
专栏:

秦淮河畔的会见
新华社记者 古平 孙振
这是一次不平凡的会见。秦淮河水流了千万年,河畔上还少有这样的会见。南京市白下区七个金属手工业生产合作社的工人,在这里访问了高桥和梅家廊两个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社员。
20日早晨,工人的队伍出城沿着秦淮河前进。他们推着装满了镰刀、锄头、喷雾器等农具的板车,把这些亲手作的东西送给农民。前一天,解放手工业社工人宣章德和三个助手就赶制镰刀和锄头,忙了一天。他们说:送给农民兄弟的礼物要使他们用起来称心满意。他们让每一锻件都炼到确到好处才出炉,每一锤都打得又稳又平。他们把打好的镰刀破例地磨了一遍又一遍。晚饭以后,老木工张学林还不休息,又工作了三个多钟头。由木工、锻工等六个工种六十多个工人组成的修配组,也早就准备好了全副工具,去为农民修理农具及家庭用物。
在河畔一个广场上,像市场一样地热闹起来了,工人们一到广场就忙着升火炉,安装鼓风机。农业社社员们从四面八方像赶集一样赶来向工人问好致意。有些农民带着需要修理的铁锹、锄头、镰刀、面盆、茶壶、剪刀、木盆,请工人修理,叮当的铁锤声、嚓嚓的磨刀声、哗哗的锯木声响成一片。工人和农民相互问候,孩子们欢天喜地地跑来跑去,争看热闹。工人们耐心地把成堆的破旧用物,一件一件修补焊接。锻工们每锻好一把锄头、铁锹,都要问:“这样行不行?”修焊工人小组每修好一个茶壶、一个面盆,都有专人把它仔细地放在水里试验。只要发现有一点小砂眼,就随即重新修焊。
高桥农业社和梅家廊农业社的社长,代表社员接受了工人们送的礼物,感谢工人为他们修好了许多农具和用具。他们还向工人们介绍了农业生产情况。这两个社1956年曾遭到三次大水、两次台风灾害。高桥社社长说:“我们社遭灾后,生活、生产都有困难,但是比起合作化以前还是好得多,不像过去了,现在有困难我们也有可能、有信心去克服它。”他们介绍在合作化以前,有一年遭到水灾,梅家廊二十六户人家有二十五户流离外乡,而去年遭灾后,这两个社都没有一户外出逃荒。相反地,他们积极地开展了副业和农业生产,并且争取麦子产量达到1955年最大的丰收年产量,即每亩二百斤到三百斤。
这天,工人们也到受灾的社员家里作了慰问。
当晚,工人们在秦淮河畔向农民们告别。工农友谊将像秦淮河水一样永远地流着,流着。

深厚的友谊

第2版()
专栏:

深厚的友谊
新华社沈阳20日电 沈阳市机械和电器制造企业的工人同郊区农民去年在互相帮助、互相支援的过程中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去年年初,沈阳第一机床厂、农业机械厂等二十六个工厂和市郊高坎、四方台等地二十四个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建立了经常的联系。据不完全统计,一年中工人和农民往来三百五十多次,只是各厂派职工代表到农业生产合作社进行时事、政策报告,参观、访问等即达二百一十七次。去年,各工厂工人赠给农民许多农具,另外还赠给农民大批图书、乐器等文娱体育用品,帮助农民培养了卫生人员和保育人员。沈阳电工机械厂和大青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建立关系以后,把本厂暂不使用的水泵送给合作社,帮助兴修小型水渠,使水稻产量增加。去年一年中,农民们除了努力搞好生产答谢工人老大哥的帮助以外,还抽出了人力、车辆等直接支援了工厂的生产建设。倾柳匠屯等四个农业生产合作社就派出了六百八十四名农民,四十八台大车,烧了一百一十万块砖,支援了空气压缩机厂等四个单位的修建工程。

瓦房店滚珠轴承厂职工的创造

第2版()
专栏:

瓦房店滚珠轴承厂职工的创造
国营瓦房店滚珠轴承厂在20日召开的全厂第四届先进生产者大会上,通过了一项在全厂推广节省钢材办法的决议。决议包括两种节省钢材办法,一种是用压力机冷切滚珠钢来减少钢材损耗,另一种是用成型胎锻造滚珠轴承圈来减少下道工序车削量。这两种节省钢材的办法,是由工程师金开泰同有关科室职员、车间工人在今年1月15日试验成功的。
压力冷切滚珠钢材的办法,是把滚珠钢材放在摩擦压力机上,不用加热退火处理就可以切断。使用这种方法切断钢材,不但能免去过去加热退火处理过程中所耗费的人工、燃料等费用和钢材加热处理后的损耗,同时也避免了过去用车床切断时刀口损耗钢材的现象。使用这种方法平均每切断一个滚珠轴承能比过去节省3%的钢材。
用成型胎锻造轴承圈来减少下道工序车削量的办法,主要是把过去初型胎改变为成型胎,使产品一次锻造成型。据试验,改用成型胎锻造以后,每个轴承圈只要车一次就成为成品了。它的好处主要是减少了车床车削量,避免钢材损耗。据这个厂的初步计算,单是推广这一项办法,全厂今年就可以节省七十吨滚珠钢。 (新华社)

钢筋混凝土电杆

第2版()
专栏:

钢筋混凝土电杆
在架设高压输电线的时候,遇到通航河道或密集的居民点,一般都用铁塔把高压线抬高几公尺或十多公尺。上海电力设计分院在设计上海到望亭、南京到马鞍山等八条输电线路中,用钢筋混凝土杆代替了八十多座铁塔,可以节省钢材两百多吨和建筑塔基用的水泥一百多吨。

回收“活页箱”

第2版()
专栏:

回收“活页箱”
第一机械工业部决定今年起在所属各专业系统中逐步推行大连机床厂制造和回收“活页箱”的经验。
每年,各个工业部门制造产品的包装箱,都要耗费大量木材;一当产品运抵需货单位,包装箱大抵都作废了。因此,组织包装箱回收,进行加工利用,一直是各个工业部门都很关心的问题,并研究出一些措施,大连机床厂的“活页箱”就是其中较好的一种。据第一机械工业部计算,每个“活页箱”可以使用四次到五次,约可节约木材四分之三。由于这种“活页箱”可以折叠成件,能缩小容积,因而回收便利,也能节省运力。需货单位只要及时把“活页箱”退回发货单位,只需付少许租箱费,也能节约一部分资金。 (李铁夫)

利用挥发的汽油

第2版()
专栏:

利用挥发的汽油
广州市公私合营新华联合敷料厂最近在胶布车间涂膏机上安装了回收汽油的设备,把挥发在空气中的汽油收回来。1月9日试车,效果很好,这天就收回了汽油五十八公斤,预计全年可节约二万九千多公斤汽油。
新华联合敷料厂制造胶布,每年需用汽油四万多公斤,而汽油用来溶解橡胶后便挥发掉了。去年第四季度,这个工厂的党支部和公方代表领导着职工,团结和鼓励私方人员,开始研究回收汽油的机器,到今年1月8日就把机器全部安装好了。
(梁巨生)

石灰三合土桥面

第2版()
专栏:

石灰三合土桥面
浙江省有五百一十六座公路桥梁采用了石灰三合土桥面。据浙江省交通厅公路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修建这种桥面的桥梁比公路上常采的木面桥面的桥梁使用年限预计要延长一倍;节约的木材相当于桥梁造价的12%;平时的养路费用要节约70%。
1951年,浙江省交通厅曾经在杭州、温州线上修了二十二座木面桥;同时,在这条线的同一地段用同类型的木材修建了三座石灰三合土桥面的桥梁。到1956年年底为止,木面桥已经有十三座重建,而三座石灰三合土桥面的桥梁至今全部完好,没有修理过。 (新华社)

用猪绒纺毛线

第2版()
专栏:

用猪绒纺毛线
过去大部分用以肥田的猪绒,其实可以同棉纤维或苎麻纤维混合纺成毛线,用来编织毛衣、毛毯。
安徽省阜阳专署农产品采购局所属的猪鬃工厂,根据猪鬃技术员张贯珠的建议,去年第四季度就试纺成功了。他们用80%的猪绒和20%的苎麻,或者用75%的猪绒和25%的棉花纺出的混合毛线,同西北出产的手纺毛线相比,拉力一样,线支稍为粗一些,用麻和猪绒混纺的毛线还有光泽。它的成本很低。
猪绒是猪身上的细软绒毛,是加工猪鬃的一种副产品。芜湖猪鬃加工厂曾成功地用它试作过被胎。 (新华社)

一个用旧机器和废料生产的工厂

第2版()
专栏:

一个用旧机器和废料生产的工厂
一个全部用旧机器装配的、并且全部利用废料进行生产的工厂——天津市棉毯厂,去年生产了十四万二千多条受到消费者欢迎的棉毯,这些棉毯已经行销到内蒙古自治区和哈尔滨、上海等三十多个地方。今年,这个工厂接到的订货又超过了自己的生产能力。
在1954年,开展增产节约运动的时候,天津市有关部门指定专人收集织染、毛织、帆布等厂中将要处理的残缺不全的机器,经过一年的装修、试验,在1955年底成立了棉毯工厂,开始利用做绒衣、胶鞋等留下的下脚料和废料生产棉毯。由于机器都是生产毛织品用的,不完全适合生产棉毯,职工们就在梳纺机上加了木罩,使棉纤维不会随着机器的转动飞跑,并且根据下脚料纤维比较短的情况,采取棉条直接加捻后编织棉毯的办法,使毯子更结实,棉毯的成本也不高。
今年,这个工厂除了回收天津市针织厂和天津市棉纺等系统中的下脚料和废料以外,还派人去郑州回收废料,同时再装修一部分旧机器。这样,今年的产量将比去年增加一倍左右。
(新华社)

改建宝兰路

第2版()
专栏:

改建宝兰路
柯月霖
乘车经过宝(鸡)兰(州)铁路,在绵延的秦岭和陇山山脉的山谷间,在渭河的峡谷里,可以看到成群结队挑土、抬石头的工人来回穿梭不停。在陡削的崖壁上,套着安全带的工人,正把经常坍方的陡坡上的滑动砂石刷落下来。火车经过隧道时,速度特别放慢,透过车窗外望,洞内还亮着灯,依稀能看见套着绳索的活动脚手架的阴影。一批戴着藤条帽的隧道工人伫立在洞口,仰首等待火车通过。
原来宝兰铁路正在全面改建。
人们都关心铁路的建设,但通常,他们关心的是从哪儿到哪儿又修了一条铁路,或正在修一条铁路。其实,同新建铁路同样重要的,还有旧铁路的改建。拿这条宝兰铁路来说,它的西面,新建的兰新铁路一段一段地向前伸展;可是兰新铁路不是孤立的,它要沟通中原、西北,就要同宝兰铁路、陇海铁路连结起来,兰新铁路运多少支援西北建设的物资,先就需要宝兰铁路运多少过去。旧铁路不能同新铁路站在相适应的水平上,新铁路就不能充分发挥作用。
宝兰铁路正处在这种运输能力不能同兰新铁路相适应的情况中,所以人们把它叫作西北铁路的“盲肠”。
其实,所谓“盲肠”主要是指宝鸡至天水的一段。这一段线路全长一百五十多公里,是解放前国民党政府用了整整六年的时间才修成的。由于选线不当和盲目施工,再加上国民党修路人员和包商狼狈为奸,一味偷工减料,线路标准一再降低,工程质量十分低劣。全段竟铺着五十多种杂形钢轨,桥梁上的很多钢梁也是从别的线路上拆下来的,不少隧道是用砖砌的,没有灌过浆,很不牢固,站场的股道也短,车皮多了就放不下。这样一条拼拼凑凑修起来的铁路,通过能力之弱,事故之多,可想而知。当时,沿线流传着这样的歌谣:“宝天路,瞎胡闹,不是坍方就掉道!”
至于宝兰铁路天水至兰州的一段,全长三百四十余公里,是由我们花了两年多时间,比原定期限提早八个多月修通的。这一段工程,同宝天段相比当然强多了,但当时为了早日支援西北建设,修路时有些单纯图快,缺乏从长远的运量上考虑,因此很多桥涵不够坚固,沿线货场、会让站、机库和给水等设备也比较简陋,影响行车速度和通过能力;有时洪水冲来也会断道。
因此,宝兰路改建的重点虽然放在宝天段上,天兰段也要进行适当的改建。
在解放后的头几年,宝兰铁路运量和运输能力之间的矛盾还不怎么容易看得出来;可是,随着国民经济的迅速发展,西北建设的规模日益扩大,这个矛盾就一天比一天尖锐。拿兰州市来说,这是个新兴的工业基地,1949年只有二十一万人,到去年8月,已增加到六十万人。不仅工业建设必需的建筑材料和机器设备需要通过宝兰铁路运进来,日益增长的人民的生活日用品也都依赖着这条铁路。随着青海柴达木盆地和新疆克拉玛依油田的加速开发,兰新铁路铺轨里程的延长,这条铁路负担的运输任务更加繁重。根据最近的统计,每天需要通过宝兰路运输的货物达四、五百车,而实际只能运送三百车。因此,很多物资积压在宝鸡或郑州运不进去,而西北的某些工程却不得不因此停工,甚至发生某些日用品脱销的现象。
可是,怎样来改建宝兰铁路呢?过去走了一些弯路。最初,由于方针不明确,只是哪里发生水害,哪里坍了方,便调一批工人到哪里去抢修。由于不是根本的整治,虽然能维持通车于一时,日久天长,病害仍继续不断发生。
后来,有了一个长远的打算,进行了勘测设计,重新安排了施工。可是,改建的内容很多:病害要整治,标准要提高,有些地方还要考虑到将来电气化的需要。怎样区别运输上的当前需要和长远需要来安排这些改建项目,都没有很好的考虑。因而事情做了不少,对解决运输紧张的燃眉之急,却不能收到应有的功效,加上设计部门和施工部门都有些小打算,设计部门
拣容易设计的先交付施工,施工部门为了完成产值计划,往往也就抢产值大的工程先做。这样,宝兰铁路的运输能力还是不能随着运量的增长在改建过程中逐步提高。
现在,怎样改建宝兰铁路的问题已经解决了。铁路的改建工程既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也不能忽视目前运输上的需要,一味“从长远看”。改建一条铁路应该看到将来的发展,也应该有计划地满足运输部门当前的需要,把提高运输能力的工程放在首位,把电气化等等技术改造部分往后搁一搁。
宝兰铁路的改建工程正循着这样的方针全面进行。
过去,我总认为改建工程既然是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一定不像新线建设那样艰巨、复杂。这次去宝兰路看了以后,才感到这种看法是不对的。从宝兰路的改建工程来看,它不仅具有同新线建设一样的规模,诸如隧道、铺轨、站场等工程几乎无所不包,而且它还有新线施工所不会遇到的特殊困难:例如运输对施工的干扰、材料供应不足等问题。据统计,宝兰路沿线水害病害将近二百处,每一处都得彻底整治。从宝鸡到天水仅一百五十多公里,需要改建和新建的隧道就有一百三十多座,必须进行改造的桥梁达一百六十座以上。全线有五十一个车站需要延长股道。而这样多的工程却要在不影响行车的条件下进行。也就是说,必须一边行车,一边施工。可以想像,这是一场多么紧张的战斗!当火车鸣着汽笛飞驰而过时,不论是隧道内正爬在脚手架上打眼或放炮的工人,不论站在山坡上刷方的工人,不论是在线路旁修建护坡和挡土墙的工人,都得停止工作,撤出现场;而且事先还得腾出一部分时间把现场打扫干净,避免发生行车事故。运输材料困难更多,由于这是条运输繁忙的营业铁路,常常不能保证及时供应改建工程的材料,有时工人得跋涉几里路用人力背运水泥。为了不耽误日常运输,工人们的劳动真是紧张万分,一发生坍方,就夜以继日地抢修,常常连续工作十几小时。
为了适应营业线路改建工程的特点,尽量减少运输对施工的干扰,工人和技术人员想出了不少灵活的施工方法,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我在宝兰路上经过时,发现在某些工地的上空安装了不少钢架索,一直通向另一边的山头。钢架索上系了一只一只的筐子,里面堆放着片石、水泥、沙土等材料。这些筐子就利用自然坡度从山上沿着钢架索一直滑到工地上,不断地运输着材料。火车在钢架索下面通行无阻,一点也不受到影响。为了减少在隧道内撤出工具的困难,技术人员设计了一种活动拱架车,高、宽和隧道差不多,在车的上端安有脚手架,工人能站在架上打眼、放炮。只要工人从洞内退出,火车就可从拱架车中间安全通过。一旦工程完成,还可以推着车子走。
经过今年一年的改建,宝兰路就可以达到一、二级铁路干线的标准。整治水害和病害的工程将全部竣工,可以保证火车畅通,不致断道。五十一个车站股道都将延长,每天可以多开几百辆货车。预计在今年5月1日前,可以加固一百多座桥梁,线路将有一百公里的轻型轨换上重型轨,ㄅㄎ1型大型机车从此可通行无阻。将来,这里还将通行电气机车,实行国际联运。到那个时候,宝兰铁路将被改造成一条完全新型的符合国际标准的铁路,人们不会再提起“盲肠”的祸害了。
(附图片)
宝兰路东沟车站的活动护坡 王海恩摄
宝兰路新改建成的24号隧道 王海恩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