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约旦反对用武力解决中东问题 没有要求美国援助,愿在东西方之间守中立 西方借口“防共”以掩盖美国侵略中东意图

第6版()
专栏:

约旦反对用武力解决中东问题
没有要求美国援助,愿在东西方之间守中立
西方借口“防共”以掩盖美国侵略中东意图
新华社开罗12日电 在开罗参加援助谈判的约旦政府代表团团长、约旦教育大臣伊尔舍达特10日晚上说:“约旦没有要求、也没有得到美国给予的任何经济援助。约旦认为这个地区的防务应当由阿拉伯国家自己担当起来。”他指出:“我们拒绝目的在使用武力解决中东问题的任何片面政策,因为我们相信(约旦)应当在东西方之间保持中立。”
约旦政府代表团是在10日到达开罗的。代表团的团员包括财政大臣图康、国务大臣里马维和陆军参谋长诺瓦尔准将。这个代表团将同埃及、叙利亚和沙特阿拉伯会谈这三个国家给约旦财政援助的问题,这项援助将代替英国每年给予约旦的约一千二百万英镑的津贴。
伊尔舍达特说,他的使命是决定阿拉伯国家给予代替英国津贴的财政援助的形式,并且将同埃及领袖们商谈根除外国帝国主义的最后痕迹的办法。他指出:“一旦就这一点达成协议,约旦就能够永远废除英约条约。”他说,这项协议不仅能遏止英国在约旦的势力,还能遏止英国在所有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势力。
代表团团员里马维11日在谈到艾森豪威尔的中东计划时也指出,约旦不曾向美国要求任何经济的或非经济的援助。他举出约旦反对艾森豪威尔计划的理由是:第一,艾森豪威尔计划违反了约旦的主张,约旦主张阿拉伯世界应该依靠它自己的资源,摆脱国家集团;第二,解决国际纠纷唯一有资格的权威机构是联合国,而不是任何大国;第三,阿拉伯国家不应该牵连到同外国的条约中,而应该坚持中立,不接受任何有条件的外援。
在谈到对中东的所谓共产主义威胁的时候,里马维说,西方宣传机构在这方面所以大肆渲染,目的是要在“防止共产主义扩张”的借口下镇压阿拉伯的民族解放运动,并且掩盖美国的侵略意图。
里马维在谈话中还驳斥了美国所提出的“势力真空”的论调。他说,对于艾森豪威尔主义,约旦将同埃及、叙利亚和沙特阿拉伯采取一致的政策。
对于以色列进一步撤出埃及领土的问题,里马维说,是否执行联合国的要求撤兵的决议,是这个国际组织是否享有威信的试金石,也是考验全体联合国成员国、尤其是美国,是否忠于联合国原则的试金石。

黎巴嫩对“艾森豪威尔主义”有两种反应 许多人认为美国和英法是一丘之貉

第6版()
专栏:

黎巴嫩对“艾森豪威尔主义”有两种反应
许多人认为美国和英法是一丘之貉
新华社12日讯 塔斯社贝鲁特11日讯:美国干涉中近东国家内政的“艾森豪威尔主义”的计划,在黎巴嫩引起了两种反应。
“邻人报”说:“一方面,(黎巴嫩)总理拒绝对‘艾森豪威尔主义’表示意见,而在另一方面,外交部长又说,黎巴嫩赞同美国总统的计划。”
拥护“艾森豪威尔主义”的人硬说,黎巴嫩要“独立”非得靠美国支持不可,因为英国和法国在近东的势力大大削弱了。除了这种意见以外,有许多著名的黎巴嫩政治活动家指出了“艾森豪威尔主义”的危险性。譬如,黎巴嫩前总理卡拉米在“政治报”上发表的文章中说,艾森豪威尔准备在中东执行的美国“新”政策也就是法国和英国执行过的那种政策。文章着重说,人民不允许任何人对我们这个地区的事务作任何干涉。

英共主张尽快举行议会选举 号召工人阶级迫使政府改变政策

第6版()
专栏:

英共主张尽快举行议会选举
号召工人阶级迫使政府改变政策
新华社12日讯 据塔斯社伦敦12日讯:英国共产党执行委员会政治委员会就英国政府改组发表声明。
声明说,新任首相麦克米伦是保守党的极右派的代表。麦克米伦是对埃及进行军事冒险的积极支持者,这种冒险给英国带来了毁灭性的后果。他在担任财政大臣期间实行了一些使人民生活水平下降的措施。
政治委员会号召团结工人运动的一切力量,并且在对外政策和对内政策方面提出一些要求,如要求英国军队撤出塞浦路斯、怯尼亚和马来亚;要求举行大国之间的高级谈判来讨论和平、裁军和真正安全方面的问题;要求恢复东西方之间的贸易;要求停止解雇工人和停止把工人转到做不完全工作周的工作的情况;要求降低最必需的货物的购买税和恢复降低粮价补助金;要求提高社会保险金额和支持工人提高工资的要求;要求缩减国防开支的一半和缩短兵役期限。
声明说,鉴于政府危机,政治委员会坚决主张尽快举行议会选举。

麦克米伦新官上任 内政外交难关重重

第6版()
专栏:

麦克米伦新官上任
内政外交难关重重
新华社12日讯 伦敦消息:麦克米伦已经从伦敦唐宁街十一号财政大臣办公室搬进了唐宁街十号首相官邸。他在进入首相官邸时精神奕奕,但是英国报纸认为,等待着他的任务“可不轻松”。
改组不稳的内阁和使分裂着的保守党“重新团结起来”,是麦克米伦要着手的一项工作。他正在进行组织新内阁的活动。他正采取行动要消除同在保守党内有相当势力的“左翼”领袖巴特勒不和的迹象。传说他可能任命巴特勒为副首相或外交大臣,这样来取得巴特勒的支持。然而,巴特勒又是保守党内“苏伊士集团”反对的人物。
麦克米伦还打算迅速“弥补”英美裂痕。他上任三小时后立即同在美国住了三年多的英国使节麦金斯会谈,这个会谈被认为是他“恢复大西洋两岸的信任的决心”的表现。还有消息说,艾森豪威尔已经同麦克米伦恢复了私人之间的来往,这将为英美会谈作出安排。但是,也有消息报道,一些保守党里的急进派正在向新首相施加压力,要它实施对美国更为独立的政策。
设法解决侵埃行动造成的英镑危机、石油产品缺乏、物价波动,也是麦克米伦面临的严重问题。英国由于在美国向国际货币基金借了一笔五亿六千万美元的贷款,和向进出口银行借了一笔五亿英镑的贷款,才勉强使英镑没有贬值。但是,有人在问:从哪里去找钱在三年时间里偿还这两笔贷款呢?

美国报纸给麦克米伦来个下马威 要约翰牛让山姆大叔牵着鼻子走

第6版()
专栏:

美国报纸给麦克米伦来个下马威
要约翰牛让山姆大叔牵着鼻子走
新华社12日讯 据塔斯社纽约11日讯:美国报纸在评论麦克米伦出任英国首相的时候,公开要求英国屈从美国。
“纽约时报”说,麦克米伦的“主要任务”是在于“消除目前仍然存在的英美关系间的分裂,恢复它们之间旧有的密切关系。”
“华盛顿邮报和时代先驱报”指出,在新的英美联盟中,英国的角色就是美国意志的顺从执行者。这家报纸写道:“现实局势要求英国人承认美国在自由世界中的威力,以代替很久以前就曾经提出来的单独行动的要求。”报纸强调指出:“如果英国人试图过于强烈地指望恢复同美国人的传统联系,今后将会发生很多困难。”
“纽约先驱论坛报”观察家李普曼说,由于英国势力的失败和艾森豪威尔主义的提出,英美在中东的合作是谈不到的。李普曼强调说,美国在欧洲,即在对待东欧国家关系上需要同英国合作。

策划镇压马来亚民族运动 英马军事协定谈判结束

第6版()
专栏:

策划镇压马来亚民族运动
英马军事协定谈判结束
据新华社讯 英国殖民地部11日宣布,英国政府已经同马来亚联合邦代表团就签订一项军事协定的问题达成协议。这项将于马来亚联合邦在8月底宣告独立以后实施的军事协定,规定英国将在马来亚联合邦的对外防务上和训练与发展马来亚联合邦的军队上“援助”吉隆坡政府,而吉隆坡政府将给予英国以在马来亚驻扎军队的权利,包括英国和英联邦其他国家为了准备履行对马尼拉条约的“义务”而设置的“战略后备部队”在内。
率领代表团到伦敦进行这一谈判的马来亚联合邦首席部长拉赫曼已经在11日离开伦敦。他在一次广播演说中说,他大概会在8月以后再到伦敦去同英国签订英马之间的军事协定。他在这次演说中还再一次表示要马来亚民族解放军投降。

英军扩大对也门的侵略 埃及登记支援也门志愿人员

第6版()
专栏:

英军扩大对也门的侵略
埃及登记支援也门志愿人员
新华社开罗12日电 也门驻埃及公使塔列布1月11日在开罗宣布,英国已经对也门南部发动了投入各种武器的侵略行动。
他说,英军在1月8日对卡塔巴附近的西纳发动进攻。英军的十六辆装甲车和部队在当天晚上侵占了西纳。
在同一天晚上,英军用大炮、机关枪和步枪进攻卡塔巴。他们袭击了那里的所有政府建筑物,大火延续一个半小时。政府建筑物和军队的建筑物全部被毁。
塔列布说,英军部队和炮兵还在1月9日对贝达附近的阿索马进攻了十二小时。同时他们也出动了飞机。
他说:“我已经受命就这个问题同埃及政府和阿拉伯联盟接触。”
新华社12日讯 开罗消息:据中东通讯社报道,埃及的人民团体已经开始登记支援也门人民反对英帝国主义斗争的志愿人员。
这家通讯社报道说,埃及青年将会同也门人民一起参加保卫阿拉伯人的权利和他们的民族独立的斗争。

开罗和莫斯科无线电话线路开放

第6版()
专栏:

开罗和莫斯科无线电话线路开放
新华社12日讯 开罗消息:开罗同莫斯科之间的无线电话已经在11日直接通话。
开罗发表的公告说,经纳赛尔总统在10日批准后,这条无线电话线路已经从11日起开放。

美国石油业巨头赞赏“艾森豪威尔主义” 叫嚷“大胆干涉”埃及和近东

第6版()
专栏:

美国石油业巨头赞赏“艾森豪威尔主义”
叫嚷“大胆干涉”埃及和近东
据新华社12日讯 据塔斯社纽约11日讯:“幸福”杂志1月号刊载美国石油工业家汤贝格的一篇文章,他赞成对近东采取“大胆干涉政策”,并且得意洋洋地指出“艾森豪威尔主义”正是为了这个目的。
作者要求美国外交界尽力有效地支持美国垄断资本在近东的活动。作者写道,“各种形式的政治干涉,是完全合法的、有效的政治工具。”作者强调指出,应当把美国“援助”计划当作政治压力工具使用。
汤贝格明确地暗示,他认为埃及是美国政治干涉的主要目标。他写道:“从我们国家政策目标来看,埃及现在的领导并不是我们所需要的,但是如果实际情况是这样,我们就应当努力改变这个政府的方针。”
据新华社讯 塔斯社纽约10日讯: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首府时代报”刊载了一篇文章,指出艾森豪威尔政府的“石油外交”使得中东地区的局势趋向尖锐化。
报纸说,石油公司在艾森豪威尔政府中处于主宰地位。在国内,艾森豪威尔政府把海岸浅滩地区的油田分配了,把禁区开放让人开采石油,并且在其他问题上顺从石油工业巨头的意志。在外交政策上,艾森豪威尔政府竟然把石油公司的走卒小胡佛引入国务院充当杜勒斯的第一助手。

哈马舍尔德建议举行六国会议重新谈判运河问题

第6版()
专栏:

哈马舍尔德建议举行六国会议重新谈判运河问题
据新华社12日讯 纽约联合国总部传出的消息说,哈马舍尔德已建议举行六国圆桌会议,以恢复解决苏伊士运河问题的谈判。拟议中参加会议的六个国家是:埃及、英国、法国、挪威、意大利和锡兰。
消息说,英国和法国一直在就这个问题同哈马舍尔德进行讨论,哈马舍尔德也一直在就这个问题同埃及进行接触。英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一个发言人在谈到这个消息时表示,英国认为已经准备好了恢复运河问题谈判的基础。

埃及要求联大召开特别会议 讨论以军不全部撤退问题

第6版()
专栏:

埃及要求联大召开特别会议
讨论以军不全部撤退问题
新华社12日讯 纽约消息:出席联合国大会的埃及代表11日要求大会召开特别会议,讨论以色列不把它的侵略军队全部撤出埃及领土的问题。埃及这一要求已经提交大会主席、泰国代表那拉底。
同时,埃及外交部长法齐在11日写信给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指出以色列没有把军队全部撤出埃及。法齐说,“除非以色列毫不拖延地服从大会的决议,否则以色列这种继续蔑视联合国和世界舆论以及完全不顾埃及和埃及人民的权利和情绪的行动,只会引起局势进一步的恶化和极端严重的后果。”
法齐要求在大会举行特别会议之前,把他的信散发给联合国所有会员国。
据联合国人士说,联合国亚非集团国家的代表,准备建议大会为以色列全部撤出它的军队规定一个限期。这个集团的代表下星期将要举行会议来讨论提案的措词。
新华社开罗12日电 中东通讯社11日报道说,联合国紧急部队已经接管了西奈半岛上所有的埃及油井所在地以及阿布齐尼马的锰矿区。
这个消息是一批以前在西奈半岛油田工作的工程师和技师10日返回原岗位后在11日拍给这里的一封电报中提供的。

艾地号召印度尼西亚人民 协助现内阁实施政治纲领 对国内反动派和荷美干涉保持警惕

第6版()
专栏:

艾地号召印度尼西亚人民
协助现内阁实施政治纲领
对国内反动派和荷美干涉保持警惕
据新华社雅加达12日电 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总书记艾地今天发表声明,号召印度尼西亚人民支持现内阁,并且协助政府实施它的政治纲领。
艾地就马斯友美党退出内阁一事发表声明说,马斯友美党退出内阁意味着这个内阁除去了一个病瘤。现内阁将更加坚强。但是,必须有一些条件,就是现内阁应当从过去的经验吸取教训。应当更忠实地执行内阁政纲,首先是实施废除圆桌会议协定,并且致力于肃清外国颠覆活动。
关于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是否入阁的问题,艾地表明党的立场说,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不提出参加现内阁。如果接到关于参加内阁的邀请,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将仔细地考虑要不要接受这个邀请。
声明说,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将继续在国会内外支持现内阁,只要现内阁忠实地执行它的政纲。
艾地最后号召印度尼西亚人民对于国内反动派的政策以及荷兰和美国的干涉政策继续保持警惕。

“顽童”和“乖孩子”

第6版()
专栏:国际札记

“顽童”和“乖孩子”
两个多月前曾经发动大举进攻埃及的英国首相——艾登,在内外夹攻之下,怀着比伦敦的浓雾更其沉暗的心情,被迫离开了唐宁街,到尉尔特郡去度其花甲之年去了。
艾登的辞职,在世界每个角落引起了不同的反应。在这些反应中,合众社指出有一件事“是一定会被英国的公众注意到的”。这就是:华盛顿对此毫不感到惊奇,而艾森豪威尔也没有像通常那样表示“遗憾”。
其实,敏感的英国公众不但会注意到这一点,而且还从大西洋彼岸那个“朋友”的态度中看到了更多的东西。在最近一段时期中,华盛顿对英国政府的态度一直是冷淡得无以复加。艾登几次求见艾森豪威尔,结果都尝到了闭门羹。英国“每日简报”不满意地写到:“九个星期以来,我们驻华盛顿的大使只受到一次纯粹是形式上的接见。”“推论好像是,只要艾登还当首相,华盛顿就认为英国是一个不肯改过自新的顽童。”
但是当麦克米伦一爬上英国首相的座位,华盛顿的脸色马上就变得笑容可掬了。美国的报刊和通讯社马上一致高唱起“英美友谊”的调子。美国高级官员甚至“热情”地说,不论麦克米伦什么时候到华盛顿来,他都是受欢迎的。显然,在华盛顿的眼目中,麦克米伦决不是艾登那样的“顽童”,而是一个地道的“乖孩子”。
华盛顿为什么把艾登当作“顽童”呢?美国的宣传家企图使人相信,这是因为艾登在埃及动用了武力,“反殖民主义”的美国就不能不责备他。但是,“艾森豪威尔主义”已经戳穿了这张刚刚画好不久的“画皮”。连美国的不少报刊也已经承认,目前美国在中东采取武力威胁政策和英国进攻埃及的做法是同出一辙的。现在,这些宣传家对麦克米伦的赞赏又使他们自己进一步露出了马脚。因为谁都知道,麦克米伦也是一个死硬的殖民主义者。法新社在最近还写道:“麦克米伦是最忠实支持他(艾登)的近东政策的。麦克米伦在苏伊士危机爆发时,据说比艾登还要坚决。”
那末,华盛顿区分“顽童”和“乖孩子”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呢?答案很简单,标准是能否俯首贴耳地听从华盛顿的吩咐。艾登在动手干一件事的时候,虽然也要看看华盛顿的脸色,但是在有些时候他毕竟还敢于自作一些主张,例如,去年春天,他在伦敦接待了布尔加宁和赫鲁晓夫,就曾引起华盛顿的不快。而他的继任者的情况就不同了。美国通讯社这两天正兴高彩烈为麦克米伦作传,其中说:这位新任首相的母亲是美国人,他有一部分收入是来自美国的,并竭力渲染他同艾森豪威尔、杜勒斯,以及美国财政部长汉弗来的亲密关系。
这样,华盛顿对艾登这个“顽童”和对麦克米伦这个“乖孩子”采取了显然不同的态度,其用意就很明白了。华盛顿目前正想乘英国殖民主义者栽了跟斗之后取而代其在中东的地位;而美国当权人物用含怒的冷淡来对待“顽童”,用带笑的赞赏来对待“乖孩子”,都不过是为了使英国更加俯首贴耳地听自己的话而已。 (樵)

麦克米伦是怎样一个人

第6版()
专栏:人物介绍

麦克米伦是怎样一个人
英国首相艾登先生由于侵埃战争失败而被迫下台后,原任财政大臣的哈罗德·麦克米伦接替了他的位置。
哈罗德·麦克米伦1894年出生于苏格兰一个典型的英国大资产阶级家庭。他的祖父是英国最大的印刷厂——麦克米伦出版公司(该公司已于1951年出卖给美国商人)的创办人,父亲也是一个出版商,母亲是美国人。麦克米伦本人也是英国的大资本家之一。他在担任政府职务以前,曾经是麦克米伦出版公司的总经理,以后任该公司和自动排字机公司的董事。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不久,麦克米伦找到了一条在英国爬上政治顶峰的道路——他和德文希尔公爵的女儿道罗赛·卡文迪什结了婚。
1924年麦克米伦被选入议会,开始缓慢地但是稳步地在保守党和整个政界中往上爬。
1940年丘吉尔组阁时,麦克米伦被任命为军需供应部政务次官,两年以后,调任殖民地部次官。当盟军在阿尔及利亚登陆时,英国设立了驻西北非盟军总部驻节部长的新的大臣级职位,麦克米伦担任了这个职务。后来,他被任命担任联合王国驻法国民族解放委员会的代表。1944年11月担任盟国在意大利的委员会的代理主席。
1945年麦克米伦回到英国,在当时的“看守”政府中担任空军大臣,但在7月的大选中失去了他的议员席位。他在同年11月肯特郡布朗莱的补缺选举中再度当选为议员。
1951年保守党重新当政时,他被任命为房屋与地方政府大臣。他在丘吉尔任内被提升为国防大臣;艾登继任首相后又调任外交大臣。1955年底艾登内阁改组,麦克米伦被调任为财政大臣。
麦克米伦同美国统治集团有着亲密的关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麦克米伦担任驻西北非盟军总部驻节部长的时候他同艾森豪威尔就成了莫逆的朋友,以致他的同僚们把他们称为“艾克和麦克”。
麦克米伦在艾登内阁中担任财政大臣的时候,同美国财政部长汉弗来的关系也一直是很密切的。
麦克米伦在他三十三年的全部政治生活中一直是一个保守党人,并且深得丘吉尔的赏识。他曾说过“我是个自由主义的保守党人。”但英国的工党却认为“麦克米伦是个极端右派分子”。在英国的报纸上抨击他的人认为他代表“保守党内右派的、不进步的、向后看的分子”。
麦克米伦在艾登内阁中担任外交大臣时,曾大肆宣传“实力”政策,鼓吹“冷战”,主张原子军备竞赛。他认为“英国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或主要目的”是通过“握有威慑力量”来“阻止”战争,通过“联盟”来建立和平,以及通过“最高的共同合作”来“影响人民”。
在担任财政大臣的十三个月期间,麦克米伦竭力要求英国广大人民勒紧腰带,忍受降低生活水平的“某些牺牲和失望”,反对英国工人提高工资的要求。去年10月英国保守党年会讨论经济问题时,他又重复了已经重复过不止一次的主张,就是必须进一步减少国内消费,以利扩大出口和减少对外贸易的赤字。
麦克米伦是一个曾经主张“对埃及采取强硬方针”的人,他坚决支持艾登的近东政策。在侵埃战争失败以后,他还竭力为英国政府的侵略行为辩解,说是英国的行动促使联合国建立起它的第一支“国际紧急部队”,还说这“也许就制止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文煊)

疯狂的地理学家

第6版()
专栏:国际小品

疯狂的地理学家
袁先禄
在美国一个小学的地理课的课堂上,出现了这样一个场面。
“老师,中东地区一共包括多少国家啊?”一个没有好好温习功课的小学生站起来发问。
“这……这……这,说起来是相当复杂的。”对于这个问题,素有教学经验的地理教员竟然嚅嚅地答不上来了。
“在我们的地理教科书上不是写得很明白吗?中东地区一共包括……。”另一个温习了功课的小学生来提醒他的老师了。
但是,他们的老师似乎显得更尴尬了。“教科书上所写的已经过时了!”他急忙打断那个好心肠的小学生的话,说:“现在,我们的总统和国务卿有了新的看法。”
“那末,中东地区究竟应该包括多少国家呢?”几乎班上所有的小学生都感到迷惑而争相发问了。
“请注意课堂秩序。”这位地理教员红着脸警告他的学生们。接着,他解释道:“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因为,它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秘密情报啊!”
也许有人会说,上面所写的不过是一个虚构的故事罢了!那末,就让我们抛开这个虚构的故事而来看看它所根据的事实基础吧。
“合众社”在1月7日的一条电讯里写道:“杜勒斯拒绝在公开的会议(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1月7日的一次会议)上具体说明总统的中东宣言中到底打算包括多大地区。他同意在秘密会议上提供这种情报。”
正直的普通人看到这一段报道是会感到难于理解的。艾森豪威尔在1月5日提出的特别咨文谈的是整个中东的局势。整个中东包括多大地区,是任何一个具有世界地理知识的小学生都知道的,为什么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非要求有具体的说明不可,而杜勒斯又故作神秘地把这当成一个秘密情报呢?
原来,华盛顿有着一帮疯狂的地理学家,他们自认为有权随便把这个或那个国家安置在世界上的这个或那个地区,只要他们信手在白宫挂着的地图上画上几根线就行了;至于地理学上所记载的一切,那是完全不相干的。
凡是有一点地理知识的人都知道,希腊离开北大西洋有好几千公里,而土耳其离开北大西洋也很远。但是,华盛顿那帮疯狂的地理学家拿起铅笔在地图上挥舞一下,就反驳说:“不!希腊和土耳其都是北大西洋沿岸的国家。”于是,他们就把这两个国家拉进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凡是有一点地理知识的人都知道,美国是在美洲,英国和法国是在欧洲,它们离开亚洲是多么的遥远。但是,华盛顿那帮疯狂的地理学家拿起铅笔在地图上挥舞一下,又反驳说:“不!美国不但在美洲,英法不但在欧洲,它们还都是东南亚国家。”于是,美国和它那两个小伙计——英国和法国就参加了东南亚集体防务条约组织。
这一次,华盛顿那帮疯狂的地理学家突然“发现”中东是个“真空地带”,就决定用“艾森豪威尔主义”在地图上把中东地区划上一根表示应该由美国来填“补”的虚线。同时,他们又决定把中东地区划得更大一些,使得美国可以“填补”更大的“真空”。但是,为什么连从来不知羞耻为何物的杜勒斯居然也“犹抱琵琶半遮面”,而不敢把扩大中东地区的范围的打算公然说出来呢?杜勒斯自己解释说:“在地图上划线总是有危险的,因为人们会得出这样的推论:如果你越过了这条线,你就是找麻烦……。”这也就是说,华盛顿那帮疯狂的地理学家刚在中东划上“艾森豪威尔主义”这条虚线,就受到世界舆论的强烈反对。因此,他们就不敢再在地图上乱划一通,而决定用行动来实施他们的地理学,准备干到那里算那里。
尽管杜勒斯怎样保守秘密,美国的一些报纸和通讯社还是透露了这帮疯狂的地理学家已把中东地区的界线划到了那里。“合众社”在1月7日写道:“艾森豪威尔主义”里所指的中东地区,要包括北非的摩洛哥和突尼斯;“纽约时报”记者施密特说:不,还不止这样呢!“艾森豪威尔主义”还将推广到从摩洛哥直到阿富汗的广大地区,南面直到坦噶尼喀、乌干达、怯尼亚、比属刚果和埃塞俄比亚。
这一下,法国的外交部长比诺先生有些着急了。然而,他不敢公然地指责华盛顿那帮疯狂的地理学家在地理常识方面的无知,只是委婉地表示说:“在目前(看,仅仅是在目前!),北非的整个局势应该同中东分开,它不是中东局势的一部分。”
华盛顿那帮疯狂的地理学家是否会重视比诺提出的异议呢?这是大可怀疑的。但是,他们却不能不感到世界反殖民主义力量对他们的巨大压力。他们当然还想在世界上更多的地区乱划上一些线,但是,无论他们划的是实线或者是虚线,无论他们是把线划在地图上或者是自己的心里,人民都会宣布这是无效的。让华盛顿这些疯狂的地理学家去叹息他们的生不逢辰吧,随一小撮人的愿望来决定世界面貌的时代是终归不会再回来了。

勒赛普铜像倒下了

第6版()
专栏:

勒赛普铜像倒下了
12月24日,埃及英雄城市塞得港光复后的第二天,轰然一声,人们把从1899年以来一直矗立在苏伊士运河北口的法国人勒赛普的铜像炸翻了。
勒赛普是前国际苏伊士运河公司的创办人,法国殖民者的哨兵。他是有名的暴发户,巴黎证券交易所最大的投机家之一。1854年,他在拿破仑第三的幕后合作下,用贿赂和外交上的欺诈,取得了开凿和管理苏伊士运河的九十九年租借权。
运河的真正建造者不是法国人,而是埃及人民。埃及人民为了开凿运河,死亡了十二万人。但是,埃及人民在自己的土地上用血和汗凿成的苏伊士运河,却成了西方掠夺者亿万财富的来源。前国际苏伊士运河公司六十年来取得的利润高达四十七亿余金法郎,相当于开凿运河全部工程费用的十倍。
但是,埃及人民终于收回了运河公司,成了自己的运河的主人。他们在赶走了英法侵略者后,清除了耻辱的殖民主义标志——勒赛普铜像,他们将在这个地方竖立自由神,以象征埃及人民独立自由的新纪元。(附图片)
(左图)炸毁前的勒赛普铜像。
(右图)炸毁后的铜像残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