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越南劳动党中央举行第十一次扩大会议 确定今年财经工作的任务和方针

第5版()
专栏:

越南劳动党中央举行第十一次扩大会议
确定今年财经工作的任务和方针
新华社河内12日电 越南“人民报”今天刊登了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十一次扩大会议的公报。
在这次在1956年12月间举行的会议上,分析了越南北方在过去两年中经济恢复工作的成绩和缺点,并且确定了1957年财政经济工作的任务和方针,同时提出了目的在于克服目前困难的一些措施。
公报指出,越南北方是在困难条件和复杂的情况下进行经济恢复工作的。过去两年中,北方人民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克服了困难,已经在经济恢复工作中取得了许多基本成绩,其中最重要的成绩是有效地增加粮食生产,达到了一个人有三百公斤谷子的平均数字。这样,使许多地方的农民在青黄不接的时候,不再像往年那样缺少粮食或忍饥受饿。同时,我们已经维持和恢复了重要厂矿的生产,新建了一些企业,鼓励和帮助手工业、私营工业的恢复和部分发展,重建了五百四十一公里铁路和四千七百三十二公里公路,恢复了各个港口的活动,解决了遗留下来的绝大部分失业现象,安排了南方集结到北方来的同胞以及复员军人的工作,稳定了主要货物的价格,扩大了农村和城市、山区和平原、国内和国外之间的经济交流等。
国营经济日益强大,合作经济已经建立并有所发展。许多互助组已经组织起来,并且建立了一些试点的农业生产合作社。私营工商业的调整已经以下述形式进行:加工、订货、供给原料、收购产品、经销代售等。
由于这些努力,与和平刚恢复的时候比较,困难已经减少了一些,并且部分地改善了人民尤其是农民的生活。
公报说:但是,财政经济工作也有许多缺点。在领导工作中,还没有充分贯彻政治局在1954年9月提出的恢复经济的路线和方针,结果产生了以下的缺陷:主观地提出在两年内基本上恢复经济的目标;尚未适当注意轻工业和日用品生产的恢复和发展;没有充分发挥手工业和农村家庭副业的潜力;没有正确地利用私营工商业的积极方面。
公报说,关于1957年财经工作的总任务,会议作出以下的决定:基本上完成经济的恢复,健全和发展人民民主经济。具体地说就是:恢复和发展农业、轻工业和日用品的生产,巩固和发展国营经济、特别是国营工商业,大力发挥手工业的潜力,利用私营资本工商业的积极方面;在这个基础上逐步改善人民的生活,为巩固国防作出努力,以便进一步巩固北方作为实现国家统一斗争的稳固基础。
1957年财政经济工作总的方针是:财政经济工作的一切政策都必须以自力更生的精神来鼓励推进生产、厉行节约为主,虽然各兄弟国家的帮助仍然是很重要的。推进生产必须以做好纠正在土地改革中所犯错误的工作为基础,这主要是确定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巩固和发展土地改革的成绩。各种经济成分之间,必须实行正确的分工,以便在国营经济和国家的领导下用尽一切能力来发展生产。在全部国民经济中,农业生产仍然是基本的,轻工业和手工业的生产是目前的关键,商业要保持很重要的作用以促进经济各方面的活动。一切政策和财政经济工作必须体现巩固北方、同时争取南方的方针,体现祖国战线、党和政府的政策。财经工作的领导,必须重视三个方面:思想领导、政策领导和组织领导。
公报最后号召全体党员、干部和全体人民紧密团结在党和政府的周围,以完成1957年的财政经济任务。

苏共中央宴匈党政代表团 周总理等曾出席宴会

第5版()
专栏:

苏共中央宴匈党政代表团
周总理等曾出席宴会
新华社12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团10日举行午宴,招待前来苏联访问的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和社会主义工人党代表团。
出席宴会的有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总理、社会主义工人党执行委员会主席卡达尔同志和工农革命政府国务部长、社会主义工人党执行委员会委员马罗山同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同志和外交部副部长王稼祥同志,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布尔加宁同志、伏罗希洛夫同志、卡冈诺维奇同志、马林科夫同志、米高扬同志、莫洛托夫同志、萨布罗夫同志、苏斯洛夫同志、赫鲁晓夫同志和苏共中央主席团候补委员谢皮洛夫同志。
席间进行了亲切的谈话,宴会是在诚恳的同志气氛中进行的。

图片

第5版()
专栏: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1月8日接见周恩来总理时合影

图片

第5版()
专栏:

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布尔加宁1月8日接见周恩来总理时合影

图片

第5版()
专栏:

1月8日,我国政府代表团在莫斯科体育宫同孩子们一起欢度新年枞树节,这是“严寒老人”和“白雪公主”乘汽车绕场向观众致意。左上角是在看台上的周恩来总理。 (伏洛金斯基摄)

皮克接见格罗提渥

第5版()
专栏:

皮克接见格罗提渥
新华社柏林12日电 据德意志通讯社报道:民主德国总统皮克11日接见了访问苏联回来的政府代表团。
代表团团长格罗提渥总理向皮克总统报告了同苏联政府代表会谈的经过。

捷克斯洛伐克外长接见尼泊尔外交大臣

第5版()
专栏:

捷克斯洛伐克外长接见尼泊尔外交大臣
新华社布拉格12日电 捷克斯洛伐克外交部长戴维,11日上午接见了现在正在捷克斯洛伐克进行私人访问的尼泊尔外交大臣丘达·普拉萨德·夏尔马。

波兰各政党协商委员会通过决议 号召选民积极参加议会选举

第5版()
专栏:

波兰各政党协商委员会通过决议
号召选民积极参加议会选举
新华社华沙12日电 据波兰通讯社报道,波兰统一工人党、统一农民党和民主党协商委员会,在1月10日的会议上通过了一项关于议会选举的决议。
决议说,选举运动即将进入决定性阶段。各政党一致认为,鉴于敌视人民政权和国家利益的势力的活动的猖獗,全国一切社会主义民主力量和一切爱国力量的团结就比过去任何时期更为必要了。
各政党已经联合提出了议会选举候选人的名单——即全国统一阵线的候选人名单——,参加选举的所有政党都把它们的领导人的名字放在名单的前列,因为它们认为他们是最好和最值得选为未来议会的议员的。因此,各政党号召他们的党员和选民群众按照各自的选区需要选出的议员数目,投票选举列在名单前面的候选人。
决议说,在这个口号下团结一致地进行选举运动,是团结在全国统一阵线内的各政党和组织的党员和活动分子的责任。我们有责任坚决粉碎任何反动的破坏活动和选举前的煽惑活动,坚决粉碎任何企图破坏全国团结的阴谋活动。
各政党指出,某些议会候选人在选举运动中对盟党的候选人采用了不忠实的手段,利用人民的纯朴和选民们的轻信,提出了笼络人心的诺言。某些候选人害怕丧失他们的威望,因而对敌对的或挑衅性的言论不予反击。我们坚决指责选举运动中的这种方法,指令全国各地的政党协商委员会反击议会候选人的不忠实行为;如果必要的话,可以按照法律条款,在1月17日之前,把全国统一阵线的那些表现了胆小、对他们的行动不负责任、并且没有遵守全国统一阵线纲领的原则和各政党的纪律的候选人的名字从名单上划去。
各政党号召全体公民履行他们的责任,参加1957年1月20日的议会选举。
决议最后说,只有按波兰全国绝大多数人民的意志选出来的新议会,才能完成它的任务。参加选举是每一个波兰人的责任,是每一个维护主权、民主和波兰走向社会主义道路的人的责任,是每一个赞成人民波兰新政治路线的人的责任。

兄弟国家援匈食品已运去六千多车皮

第5版()
专栏:

兄弟国家援匈食品已运去六千多车皮
据新华社讯 据塔斯社布达佩斯讯:到9日为止,社会主义国家运到布达佩斯和匈牙利其他工业中心的援助食品共有六千二百二十车皮,其中有四千二百八十四车皮是从苏联运来的。
保加利亚人民自愿捐给匈牙利人民的物资已经有一千吨糖、一千吨扁豆等物品。
越南民主共和国拨出了三百万卢布在罗马尼亚购买了货物运来援助匈牙利人民。

苏联“共青团真理报”纪念刘胡兰烈士

第5版()
专栏:

苏联“共青团真理报”纪念刘胡兰烈士
新华社莫斯科12日电 苏联“共青团真理报”、“莫斯科共青团员报”12日发表文章和图片,纪念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女儿刘胡兰死难十周年。
“共青团真理报”登载了刘胡兰塑像的像片和一篇题为“中国爱国者的不朽形象”的文章。文章详细叙述了刘胡兰光辉的一生,文章的前面引用了毛主席为她的墓碑题的“生的伟大 死的光荣”的题词。
“莫斯科共青团员报”在第一版上登载了刘胡兰的小传,并且写道,刘胡兰的功绩鼓舞着千百万青年男女去为全人类光辉的未来、为反对黑暗和暴力而斗争。

国际乒乓球锦标赛第一日 我国选手有胜有负

第5版()
专栏:

国际乒乓球锦标赛第一日
我国选手有胜有负
新华社布加勒斯特12日电 1957年国际乒乓球锦标赛10日在布加勒斯特开始举行。参加比赛的有中国、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匈牙利、保加利亚、瑞士、比利时、希腊等九个国家的乒乓球队。比赛将进行三天。
在第一天的比赛中,有中国选手对罗、捷、匈、保、南五个国家选手的单打比赛。中国选手孙梅英、胡柄权、姜永宁、傅其芳分别战胜了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和保加利亚选手。丘锺惠、王锡添、庄家富、叶佩琼和王传耀在比赛中分别输给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的选手。

苏联加强大学思想教育工作

第5版()
专栏:

苏联加强大学思想教育工作
本报讯 据苏联报刊报道:莫斯科、列宁格勒等地的党组织、青年团组织和教育工作者,最近举行了许多会议研究加强大学中的思想教育工作问题。
在苏联共产党莫斯科市委会召开的会议上,莫斯科各大学的校长和党、团组织的书记都强调要加强大学中的思想教育工作,加强大学中党对青年团的领导。过去,由于在这项工作中有些缺点,所以少数学生有时容易受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产生不健康的情绪。
苏共中央机关刊物“党的生活”最近发表的一篇题为“高等学校中的教育工作”的社论指出:在大学中,教员对学生的影响很大,党组织应当发动教员的积极性,作好对学生的思想教育工作。社论说:“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以后,青年大学生的积极性和他们对更深入的、全面的分析理论、政策、时事问题的要求大大地提高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社会科学的教员都能满足学生们日益增长的要求。……如果大学生提的问题得不到解答,他还是要寻找答案的。回避回答学生的问题,这就自然而然为谣言创造了可能性,放松了对那些通过无线电、报刊从外国侵入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斗争”。
社论强调了大学中党组织加强对青年团的领导、加强同团员联系的重要性。因为大学生中有80%到90%都是团员。社论号召大学中的党组织要具体地帮助青年团克服工作中脱离实际的现象。
社论还批评了某些大学忽视纪律教育,以致在学生中产生纪律松弛的现象。社论指出,改进培养干部工作的一个最重要的条件,就是要有坚强的纪律、严格的制度和严格的要求。
为了使大学生在思想上和生活上有更好的锻炼,苏联有关会议和报刊的文章中,最近都谈到了改变招生制度的必要性。苏联高等教育部部长叶留金在最近苏共莫斯科市委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指出:大学招收的大多数学生,都应当至少从事过两年生产,或在军队中服过役。

苏联工业建设集锦

第5版()
专栏:苏联工业建设集锦

苏联工业建设集锦
全欧洲最大的平炉
伏罗希洛夫格勒的伏罗希洛夫冶金工厂,最近又建成了一座全苏联和全欧洲最大的平炉。它的容量是五百吨。大家知道,常用的平炉容量是五十吨到一百八十五吨,过去最大的只达到四百吨。
苏联建成这座平炉共花了七个半月,挖了十万立方公尺泥土,用了一万五千吨混凝土和将近四千吨金属。
欧洲最深的钻井
苏联石油钻探工人在阿塞拜疆共和国首都巴库以东的齐里亚钻成了一个欧洲最深的钻井,井深达四千八百一十二公尺,即深入地下九市里半以上。
这个钻井已经开始出产石油。单是工人们为它建立的钻塔就有五十三公尺高。钻探工人还将在齐里亚钻一个深达五千二百公尺的油井。
在巴库东南三十公里的一个小岛上,钻探里海海底石油的钻探工人不久以前钻成了苏联最深的海底油井,油井的井筒深达四千二百公尺。
苏联最大的机械化露天采矿场
在盛产页岩矿的爱沙尼亚共和国,即将建设苏联最大的一个机械化露天页岩采矿场,它的年开采量将比共和国目前所有页岩矿的年总产量多一倍。
在萨拉托夫城,正在建设苏联最大的一个技术玻璃工厂。工厂的主要传送带由一百五十台机床组成,并且用电视装置来操纵。
全欧洲最大的冷藏库
莫斯科正在建设一个全苏联和全欧洲最大的冷藏库。它可以容纳三万六千吨各种食品,比巴黎最大的冷藏库的容量多一万四千吨。
(新华社)

波兰人民热情地欢迎来自中国的贵宾

第5版()
专栏:

波兰人民热情地欢迎来自中国的贵宾
本报华沙12日电 本报记者胡思升报道:1月11日早晨,阳光冲破了近日笼罩在华沙上空的阴云,照射在从市内通往近郊机场的公路上。长列的汽车队伍在向机场行进,这里是中国代表团进入华沙的门阶。
赶到机场,四周已经站满了欢迎的人群。中波两国的国旗在阳光下显得分外悦目。有的标语牌上,用中波两种文字写着:“波中两国人民兄弟般的友谊万岁!”
来采访的各国记者早已来到机场上,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谈论;摄影记者们在检查镜头和考虑取景角度。记者正要拿出笔记本记录现场情景,一个穿着中国皮大衣、胸前挂着好几个照相机的中年人向我走来。
“你是中国人?”
“我是中国报纸记者。”
“啊!我是瑞士报纸记者。去年我访问过中国。我很喜欢中国。周总理来访问是很重大的事件。北京和华沙都是重要的地方。呀!我要走了。”
原来这时一只狭长的银燕正在飘浮着朵朵白云的蓝色天空滑行,中国代表团乘坐的喷气式客机“图—104”号已经到达华沙机场上空了。
十时正,客机徐徐滑行到机场中心。舱门打开了,周总理、贺龙副总理面带笑容,出现在舱门口。哥穆尔卡、萨瓦茨基、西伦凯维兹等波兰党和政府领导人迎步上前,王炳南大使一一把他们介绍给周总理。这时仪仗队奏起中波两国国歌,周总理把右手举起来肃立致敬。随后,中国客人们检阅仪仗队,并走到来欢迎中国政府代表团的波兰政府官员、外交使节和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前面,同他们一一握手。九个戴着浅蓝色帽子、围着围巾、身穿着浅黄色绒衣的儿童,把鲜花献给中国客人。周总理、贺龙副总理同孩子们一起照了相。这时,西伦凯维兹走到扩音器前,代表波兰政府和人民向客人致欢迎词。接着,周恩来总理用缓慢而宏亮的声音讲话。他的讲话被译成波文后,引起到场人们的热烈掌声。
周恩来总理并不是第一次来华沙。1954年日内瓦会议后,中国总理就已经同华沙见过面。现在经过二年半之后,周总理又来了。但是这一次却有着更加重大的意义。翻开总理到达前几天的波兰报纸,就会感觉到波兰舆论是怎样重视这次访问。中国代表团访波的日程和人员名单,都登在报纸第一版的显著地位。10日的“人民论坛报”登了五张周总理的照片。8日晚上,华沙电台又介绍周总理的生平。
“人民论坛报”的一位负责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周总理访波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人民,尤其是党员,对这次访问抱有很大兴趣。因为,中国党和政府对我们党的充分谅解和支持,有着特殊的意义。”
1月7日记者到波兰外交部情报司报到时,一位合众社驻华沙记者为了做好周总理访波的报道,正在着急地要求波兰外交部给予方便,要求在周总理从华沙赴波兰各地参观时,在专车上特为给他一个席位。为了采访周总理等访波和波兰的大选,10日前后从美国、英国、法国、荷兰、瑞典、丹麦、西德、意大利、奥地利前来华沙的西方资产阶级报刊记者有四十五位之多,这还不包括早已在这里的西方记者。
在周总理访波前有两件在此地发生的事情,也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前几天,由中国对外贸易部副部长李哲人率领的贸易代表团到达华沙。“人民论坛报”这样评论:“近年来的两国贸易已有巨大增长,中国不仅是我们机器设备的销售市场,也是我们成套工业设备的市场。另一方面,中国供给我们许多宝贵的货物,像铁砂、钨砂、锡、棉花、羊毛、大麻及硫磺。但我们同中国进出口贸易的可能性尚未完全利用。因此,我们很关心发展两国贸易。”
另一件事是:1月10日,在中国敦煌壁画展览会的开幕式上,西伦凯维兹总理亲自剪彩并致词。在强烈的水银灯的照耀下,具有浓厚东方色彩的古代壁画,衬托着华沙科学文化宫精致的欧洲式样的大理石柱,使展览厅里别有一番风味。在中国总理访波前夕的这两件事无疑都加强了中国政府代表团访波的气氛。

伟大的国家,永恒的友谊

第5版()
专栏:

伟大的国家,永恒的友谊
匈牙利记者 法比扬·费伦茨
只有现在,当我正要动笔的时候,我才感到实现当时答应要在一篇文章中总结我在中国的体会的诺言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只有现在,当我打开笔记本回想这两个月在中国所见所闻的时候,我才猛然发现这两个月来充满了如此丰富的印象和体会。要写出这些东西,并不是一篇文章而是一本书的事情。
我到过凉爽的北方,也到过草木繁茂、天气炎热的南方;我曾在大连湾的奇石异岩之间和雄姿英发、气魄浩荡的珠江上乘舟游荡。我欣赏过泰山的瑰丽,也赞叹过杭州迷人的景色。
我也多少接触到了一些中国和中国人民伟大的历史。北京令人惊讶的历史文物、名胜古迹向我们叙述了数千年的中国文化,南京和广州的事物告诉了我们中国的近代革命的历史。我曾在种满了法国梧桐的南京的街道上漫步,几乎那里的每一块石头上都闪耀着过去的伟大革命遗迹和太平天国起义的历史光芒。我也以沉痛的心情凭吊了雨花台上被蒋介石罪恶统治所杀害的几万先烈的陵园和被先烈热血所灌溉而发着油绿色的草木。我也以崇敬的心情晋谒了九十年前诞生的中国人民伟大儿子孙中山的陵墓。他在三十年前曾经预言:“我愿表示我热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将破晓,斯时苏联以良友及盟国而欢迎强盛独立之中国,两国在争世界被压迫民族自由之大战中,携手并进,以取得胜利。”
在广州时,我心中充满了不平常的感觉,因为在这里出现过第一个中国工人阶级的政权。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参观了毛泽东、周恩来、郭沫若和林伯渠等同志讲过学的农民讲习所。这个农民讲习所在中国农民运动中培养出不少优秀的领袖。
上海也给了我难忘的印象。我拜访了被毛泽东同志称为“文化新军的最伟大和最英勇的旗手”的中国的高尔基——鲁迅度过一生中最后几年的住宅。在鲁迅纪念馆里,我们高兴和骄傲地在鲁迅所翻译的外国作家的作品中看到了裴多菲的照片。
我为东北的重工业,为鞍山钢铁公司高度自动化的高炉和钢管厂,为抚顺不可计量的丰富的煤矿和油田,也为沈阳现代化工具厂所吸引。我还看到了伟大的建设:正在迅速建立的工厂,新的、现代化的住房,以巨大劳动建成的水坝。解放了的中国人民以自己的力量防止了数百年来为患无穷的洪水。在武汉我抚摸过横跨长江的铁梁,一年后在这百川之长的长江上将要树立起雄伟的大桥。
我和许多中国人谈过话,其中包括工人和资本家,山东人和广东人,年青人、战士、作家、艺术家、新闻记者、共产党员和各种不同世界观的人。我看到了伟大中国人民的日常生活,我也和我的中国朋友们一起共同愉快地度过了十月一日国庆节。
在访问中,每一次谈天,美丽的黑眼睛的中国儿童的微笑对我说来都是不可磨灭的记忆。可是谁又能把这些东西毫无遗漏地写入一篇文章中呢?
在匈牙利,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兴趣是极为广泛的。特别是最近三四十年来,匈牙利人以极大的注意力注视着中国人民争取国家独立和为社会主义的未来而展开的英勇斗争。谁要是阅读过有关中国人民在光荣的共产党领导下所进行的英勇斗争的书籍,谁就会不由自主地滔滔不绝地向别人叙述“中国的奇迹”。中国人民在几次国内革命战争中,在史无前例的长征中所表现出来的英雄气概,中国人民在社会主义建设中所表现出来的英勇斗争,确实像奇迹似地撼动了人们的心灵。
我在中国的这段经历中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中国人民,找到了这奇迹的答案。中国人的坚忍性、纪律性,彼此间深刻的了解,对劳动无限的热爱,无比的谦虚和热烈的爱国精神,所有这一切的确都是“中国的奇迹”的来源。
在工厂中所见到的高度劳动纪律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我无论到了哪里:城市或是乡村,街上或是公园里,博物馆或是娱乐场所,都要被人包围起来,他们带着巨大的兴趣向我提出很多问题。但在工厂里情况就不一样。无论我走到哪里,或是和某一个工人作一些简单的交谈,周围没有一个工人会因此停止一刹那的工作。这看来似乎是一件小事情,对于已经习惯了高度劳动纪律的中国人来说也许会对于我连这件小事也提出来而感到奇怪。但我还是认为解放以来所达到的成绩,是和这种自觉的劳动纪律分不开的。
到中国后不久,我就到沈阳第一机床厂去参观,厂里的林金玉同志告诉我说,他们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已在去年10月1日,也就是比计划提前一年零三个月完成了。老实说,当时我认为他们的计划也许是订低了,但此后我知道,用中国人的劳动热情和纪律性来达到这样的成绩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因此在武汉当我听到长江大桥要在今年末——比计划提早一年完成时,我几乎已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记得在山东省滋阳县中匈友谊农业机器拖拉机站的一次谈话里,农场杨场长热情地给我们讲述在农场工作的匈牙利专家们是如何忘我地在工作,并且在几个月中就培养出许多经过训练的小组。
匈牙利的一位专家阿尔巴特·维莱斯同志诚恳果断地向我说:“同这样的人民在一起,还会有什么困难吗?”
这时在场的几个匈牙利人就一个接一个地都谈起了中国农民是如何勤劳、好学和热爱劳动。
在滋阳工作的匈牙利同志们告诉我说,他们所以来到这儿就是为了教会这儿青年们掌握这些机器,而对我们匈牙利人来说首先应该向中国同志们学习的却是热爱劳动和自我牺牲的精神。
我认为在我一生的经历中很重要的,就是能有机会同中国共产党的普通的党员和领导干部进行交谈,有机会了解中国共产党的英明政策是如何在实际中得到体现和如何在中国特有的情况下进行社会主义建设。
举个例子来说吧:当我还在国内的时候,就很留心研究中国共产党针对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特点而采取了利用、限制和改造的政策。同时我们也仔细地研究了中国共产党第八次代表大会关于这方面的决议。可是我还是难以理解资本家们如何参加到建设社会主义的行列中去。在这两个月中,关于这个问题我不仅和中国同志们进行了多次的讨论,而且在天津、济南、上海等地和资本家们也进行了交谈。对我说来一个极为重要的收获,就是了解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不仅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创造了使资本家们愿意把财产、能力和技术贡献给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可能性,同时还有效地进行了许多旨在使他们成为社会主义自觉信仰者的、大规模的教育工作。我深深感到中国共产党对争取和改造爱国资本家的英明而耐心的政策正在开花结实。
我再说一遍,上面所说的只不过是我所感到的其中的一点。但是这对于我们匈牙利共产党员却有着重要的教益。我想把这东西可以总结为下列的说法:在广阔的民主基础上,用耐心的教育工作,团结所有的爱国力量,建设社会主义。
最后,还想写一点对中国人特点的了解,因为我认为这也是我在中国的最大体会。
在杭州和广州时,我们听到了匈牙利发生事件的消息。当我看到广州的街上人们成群地读着张贴在墙上的报纸、注意着局势的发展的时候,我实在深为感动。因为当这伟大国家的人民怀着同情心注视着我们小国小民族的命运的时候,我不能不为之感动,这正像匈牙利常说的一句俗话:“患难见朋友”。虽然在那时我已经在中国的许多城市和乡村度过了好几个星期,我也深深地感觉到中国人民对我们匈牙利人的爱,但我还是认为只有在这些艰难的日子里,才真正懂得了把这六亿人口的中国和远离一万多公里的匈牙利人民联结在一起的友谊的真正内容。在过去也从未如此真切地体会到如像彭德怀同志对匈牙利人民军文工团的演员所说的这句话:“中国人民永远和匈牙利人民在一起。”
国际主义,友谊,这些字的内容是多么丰富啊,正是它们把住在多瑙河流域的匈牙利人民和住在长江、黄河流域的中国人民紧紧地联在一起!
(张锺英、柴鹏飞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