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尼赫鲁总理和沙特国王分别发表谈话 主张苏伊士运河问题用谈判解决 伊朗表示要维护埃及主权反对使用武力

第4版()
专栏:

尼赫鲁总理和沙特国王分别发表谈话
主张苏伊士运河问题用谈判解决
伊朗表示要维护埃及主权反对使用武力
据新华社29日讯 据合众社报道,印度总理尼赫鲁9月27日在访问沙特阿拉伯的吉达时曾经对记者说,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就苏伊士运河问题进行辩论并不能解决问题,除非这种辩论能够导致双方举行直接的谈判。
尼赫鲁说:“联合国本身不能解决这样一种争执。它只能产生一个表示立场的硬性的声明,而不能使冲突的双方意见距离缩小。双方应该在安全理事会辩论的同时,或在以后举行直接的会谈。”
他在回答记者的问题时说,印度政府“曾经再三建议这个问题应该通过双方的直接谈判来求得和平解决”。
他说:“在我们看来,双方(关于苏伊士问题的意见)的距离不是非常大的。不过已经激起愤激的情绪。”
他说,他的巡回大使梅农——目前在伦敦——的和平努力“已经遇到困难”。
他又说:“但是,如果你把没有希望的气氛变成了有希望的气氛,你已经获得一些重大的成就。”
据新华社新德里28日电 据印度报业托辣斯报道,沙特阿拉伯国王沙特9月27日说,看来世界舆论都赞成苏伊士运河问题在联合国中通过谈判来解决。
他在利雅得答复印度报业托辣斯记者的问题时说:“我们希望苏伊士问题的解决能够使一切船只在任何时候完全自由地通过运河。现在存在着的许多细节问题都可以同拥有对运河的主权的埃及进行谈判而解决。”
新华社29日讯 据塔斯社德黑兰28日讯:伊朗宫廷大臣埃格巴尔在代表伊朗国王给埃及爱资哈尔大学校长阿卜杜勒·腊赫曼·塔季的电报中表示,“伊朗坚决反对使用武力,同时尽一切努力来维护埃及的主权和独立,只要埃及愿意维护一切船只在这条很重要的国际水道上的通航自由。”
这封电报是对最近阿卜杜勒·腊赫曼·塔季分别打给各国首脑的电报的答复。塔季在电报中呼吁他们在苏伊士运河问题上支持埃及。

全印和平理事会 号召举行“苏伊士月”

第4版()
专栏:

全印和平理事会
号召举行“苏伊士月”
据新华社新德里28日电 全印和平理事会9月27日号召印度人民在10月份举行“苏伊士月”,表示印度人民支援“埃及人民保卫他们的国家主权并且不准对他们的国家强行恢复殖民主义控制”,同时表示印度人民“坚决反对某些国家目前正在进行的一切战争威胁”。
全印和平理事会主席克其鲁号召那些支持印度政府为了和平解决苏伊士问题而进行努力的一切党派和团体,带头就这一问题对舆论进行教育,从而使苏伊士月获得成功。
全印和平理事会号召全国一切和平委员会和希望苏伊士运河问题和平解决的其他团体,在“苏伊士月”中举行大会和示威、征集签名并且进行其他活动。

叙外交部发言人说 西方唆使以色列进攻约旦

第4版()
专栏:

叙外交部发言人说
西方唆使以色列进攻约旦
新华社28日讯 大马士革消息:叙利亚外交部的一位发言人9月27日在记者招待会上说,西方正在唆使以色列攻击阿拉伯国家,以便“浑水摸鱼”。
他说,西方国家“把以色列建成为它们的基地”,因此,它们要对以色列进攻约旦军队一事负责。
这位发言人还说,阿拉伯人民很难相信以色列的进攻不是帝国主义国家在背后操纵的。他说,这些进攻“激怒了整个阿拉伯世界,并且激起了反对西方人的情绪”。

安理会下月对苏伊士问题进行实质性讨论 南斯拉夫将积极支持和平解决的主张

第4版()
专栏:

安理会下月对苏伊士问题进行实质性讨论
南斯拉夫将积极支持和平解决的主张
新华社29日讯 纽约消息:据宣布,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会议将在10月5日开始在苏伊士运河问题上进行实质性辩论。
有消息说,英、美、法三国和埃及的外交部长届时将出席参加讨论。
新华社29日讯 据南斯拉夫通讯社报道:南斯拉夫外交国务秘书长波波维奇28日乘飞机离开贝尔格莱德前往纽约出席安全理事会会议。
波波维奇在登机前对南斯拉夫记者们说,他相信安全理事会将能找到达成解决苏伊士问题的协议的办法。波波维奇着重指出:“达到这一点的一切客观条件是具备的,希望主观条件同样能够创造出来。”
波波维奇说,安全理事会内的南斯拉夫代表团将极其积极地支持为了和平解决这个问题而提出的一切建议和倡议。现在必须通过诚意和愿意进行谈判及谅解的精神来克服使人不安的局面。我相信,直接牵涉在这个争端中的那些国家的代表也将愿意朝这个方向采取行动。

埃及宣布有足够引水员为运河服务 西方国家一些航运公司已放弃绕道的打算

第4版()
专栏:

埃及宣布有足够引水员为运河服务
西方国家一些航运公司已放弃绕道的打算
新华社28日讯 开罗消息: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官员马哈茂德·通西少校9月27日在开罗说,埃及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引水员来为任何数目的船只引水。
在这以前,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发言人9月26日说,现在在苏伊士运河工作的共有八十九名受过充分训练的引水员。
他说,现在共有一百二十名引水员在塞德港受训,准备在苏伊士运河担任引水工作。这些引水员中有七十五名是外国人。
他还说,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已经从全世界各地收到了七千份要求担任引水员工作的申请书。
新华社29日讯 据西方通讯社报道,在巴黎的前苏伊士运河公司的发言人28日说,因为目前运河交通正常,西方国家的一些航运公司似乎已经放弃绕道好望角的打算。
这个发言人说,自从埃及把运河收归国有以来,只有有数的几只船绕过运河。他用数字表明这种情况:目前通过运河的船只每天平均是四十只,而在以前也不过是四十四只。
巨大的半岛和东方航运公司的一些船只继续利用苏伊士运河。法国邮船公司的“比埃尔·洛提号”最后也放弃了绕道好望角的打算。
几乎包括了在英国和远东之间作生意的一切航运公司的远东货运集团、日本对外运输集团和菲律宾—欧洲集团也说,它们的绝大部分船只在继续利用苏伊士运河。它们并且发表了联合声明,宣布立即停止征收在9月18日开始征收的附加运费,这种费用是用来补偿通过运河的时候所遭到的损害的。
同时,伦敦保险经纪人也在27日减少了它们对通过运河和运往埃及海港的货物所征收的“危机保险费”。

埃及采取新的措施对付西方经济压力

第4版()
专栏:

埃及采取新的措施对付西方经济压力
新华社29日讯 开罗消息:埃及供应部28日宣布,埃及正在扑灭黑市和囤积粮食的投机分子,作为对付西方的经济压力的全国性运动的一部分。
供应部指责有些商人故意囤积供应品,企图抬高物价,并且说,囤积粮食和其他商品的人被发现后将提交审讯。
与此同时,埃及政府也取消了对货币汇兑的限制,以促进对外贸易。据一位发言人说,埃及的资产和外汇已有所增加,掌握的准备金已足以应付向外购买供应品的需要。

英法在地中海的军事活动

第4版()
专栏:

英法在地中海的军事活动
新华社28日讯 马耳他消息:同英法把苏伊士问题提交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同时,两国继续在地中海地区采取军事恫吓行动。三艘装载陆军坦克的法国登陆舰在27日离开马耳他驶向塞浦路斯和另一处英法军队的集结地。同时,英法在地中海的舰队正在准备举行联合演习。为此,英国航空母舰“鹰号”和“堡垒号”,轻巡洋舰“女公爵号”和“金钢石号”以及另外两艘快速舰将在28日到达马赛。
不多几天以前,一个由十六艘战舰组成的法国舰队也曾经在邻近北非海岸的地中海中进行了演习。

英法坚持夺取苏伊士运河管理权计划 “运河使用国协会”会议即将举行

第4版()
专栏:

英法坚持夺取苏伊士运河管理权计划
“运河使用国协会”会议即将举行
据新华社29日讯 巴黎消息:法国外交部发言人9月28日表示,英法仍然坚持要埃及接受西方关于建立“运河使用国协会”的计划。他说,英法两国的愿望是“要在十八国决议的基础上达成(苏伊士运河问题的)和平解决”。
他还说,美国在苏伊士问题上的政策同法国和英国的共同政策现在看来是“密切配合的”。他说:“所有这三国的政府都有一个一致的目的,就是设法使赞成国际管理苏伊士运河的十八个使用国的决议付诸实施。”
这个发言人在谈到英法会谈时说,英法在把苏伊士问题提到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以及对以后可能发生的问题上,将“采取一致行动”。
据法新社报道,巴黎和伦敦现在努力要做的是制订一个使得抵制有效的“法律基础”。如果联合国宣布支持“国际管制”计划,而埃及拒绝同意,英法就会把这种“法律基础”提出来。
据新华社29日讯 伦敦消息:英国外交部28日宣布:准备成立“运河使用国协会”的会议定10月1日在伦敦举行。这个大使级的会议将由英国外交大臣劳埃德主持开幕。据报道,在这个会议上,“协会”参加国的代表将为“协会”选举出一个董事会和一个执行委员会,并且任命一个总经理。
据合众社消息说,有些已经接受邀请的国家对参加“协会”所承担的义务作了一些保留。

印度尼西亚驻联合国代表团将要求把西伊里安问题列入联大议程

第4版()
专栏:

印度尼西亚驻联合国代表团将要求把西伊里安问题列入联大议程
新华社29日讯 纽约消息:印度尼西亚驻联合国代表团在28日宣布,它将要求把西伊里安问题列入将于11月12日开始举行的联合国大会年会议程。
根据1949年的海牙圆桌协定,印度尼西亚有权收回被荷兰占领的西伊里安。但是荷兰一直拒不交还这块属于印度尼西亚的领土。
印度尼西亚代表团发言人对新闻记者说,在联合国亚非集团二十三个国家的一次秘密会议上,锡兰、埃及、印度、摩洛哥、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叙利亚和也门已经表示支持印度尼西亚的这一行动。其他一些国家的代表正在等待它们政府的指示。

悠久深厚的友谊——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人民的友好关系

第4版()
专栏:

悠久深厚的友谊
——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人民的友好关系
吴世璜
去年周恩来总理访问印度尼西亚时,在向印度尼西亚人民发表的广播演说中曾经指出:“中国人民和印度尼西亚人民之间的友谊,可以追溯到很遥远的过去。”
的确,中国、印度尼西亚两国人民的友谊是有悠久、传统的历史的。
印度尼西亚史学家雅明在“红白旗六千年史”一书中写道:印度尼西亚石器时代文化受着来自云南地区的中国文化的影响。到了公元前一、二世纪,印度尼西亚人民已能制造青铜器和铁器,这种生产力的发展,同样也是受着中国文化的影响。
雅加达博物馆中陈列着几个巨大的青铜鼓,鼓身和鼓面全用青铜铸成,是公元前一、二世纪间的出品,其形式与中国南方少数民族的青铜鼓相似,鼓上有精美的图画,有的鼓面边缘还铸了几只青蛙仰天而鸣。考古学家卡连富尔斯在该馆的史前展览室说明书中写道:印度尼西亚制造青铜器的技术,是公元前数世纪间由中国南部(特别是云南)和印度支那传来的。
根据中国史书“汉书”地理志的记载,远在二千年前,汉代商人就已到达马六甲海峡的皮宗和印度尼西亚人民发生经济联系了。这皮宗,据日本历史学者藤田丰八的考证,认为是苏门答腊和新加坡之间的皮声岛(印度尼西亚语意为香蕉岛),即郑和航海图中的昆宗。考古学家弗玲斯从爪哇、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出土的中国汉朝陶器的研究,也认为公元纪元时中国人已到印度尼西亚通商,把中国陶器输入印度尼西亚。
据我国史册记载,印度尼西亚最早派遣使者来中国的是爪哇,“后汉书”卷六本纪:永建六年(公元一三一年)“十二月日南侥外叶调国、掸国遣使”来中国。叶调即爪哇。接着爪哇的闍婆婆达、呵陵、闍婆等国陆续派遣使者来中国促进贸易。苏门答腊的室利佛逝(后改称三佛齐,中心地在现在的巨港)也于公元670年开始派遣使者来中国,一直到1377年国亡前始终和中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1003年三佛齐使者来中国,称说该国新建一座庙宇,“愿赐名及钟”。中国政府当即赠送一块匾额和一个大钟。那座庙宇今已不存,据印度尼西亚史家沙努西·巴尼的推测,大概是榜苏陵庙。此外婆利(峇厘)亦于517年起派遣使者来中国。印度尼西亚使者前来中国有些是应邀而来的,所以印度尼西亚史家阿明·巴尼在“南亚的印度尼西亚”一书中写道:“自古以来中国对南洋诸国和睦亲善,经常邀请南洋各国人民到中国访问。”中国历朝使者到印度尼西亚访问次数最多的是明朝。郑和在1405年至1433年七下“西洋”,每次都到印度尼西亚访问,大大地促进了两国间的贸易。明朝三百年间,爪哇使者先后到中国二十五次,在历史上达到了最高纪录。
在贸易交流方面,中国商人早就把丝绸运到印度尼西亚,同时还把织绸的方法教给印度尼西亚人民。陶威斯·德克尔在“印度尼西亚历史纲要”一书中写道:“的确,我们的祖先是向中国学习用蚕丝织绸的方法,不久,我们自己就会织绸了。”中国的磁器是印度尼西亚人民非常喜爱的物品,马欢在“瀛涯胜览”中写道:爪哇“国人最喜青花磁器”,直到今天,还有许多印度尼西亚人把中国磁器作为传家之宝,在婚丧祭祀的仪式上,磁器有着特殊的作用。加里曼丹大雅克族尤其珍爱中国的龙缸彩瓮,视为无价之宝,并把它作为“瓮棺”,储藏尸骸。中国在很古的时代就应用“瓮棺”,大雅克族用“瓮棺”埋葬的方法,是从中国传去的,这又证明中国文化在远古时代就和印度尼西亚发生关系了。中国商人除了运载商品,还带去了大量铜钱,促进印度尼西亚商品、货币关系的发展。十七世纪初荷兰殖民者到印度尼西亚时见中国铜钱“通行于全爪哇及环近岛屿”。目前这种铜钱仍通行于峇厘。
印度尼西亚方面和中国交流的商品主要是香料,这是印度尼西亚的著名产品,出产香料的摩鹿加群岛向有“香料群岛”之称。“诸蕃志”卷下志物篇所列举的数十种香料,其中有许多是印度尼西亚的特产,如“丁香出大食、闍婆(爪哇)诸国”,“檀香出闍婆”,“胡椒出闍婆”。如所周知,胡椒是印度尼西亚最大宗的输出品,在欧洲殖民者未来掠夺之前,几乎全部运销中国。范里尔在“亚洲古代贸易”一文中指出:十五、六世纪时中国商人是印度尼西亚胡椒的唯一购买者,印度尼西亚每年出产胡椒约六万包(二千四百吨),其中有五万包运销中国。范里尔又指出:胡椒而外,檀香是第二种大宗输出品,也是几乎全部运销中国,据他估计中国每年购买三、四百包(约二、三百吨)。由此可以清楚地看出,在欧洲殖民者尚未入侵印度尼西亚之前,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之间的贸易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我们两国在文化上的互相影响尤为深厚。公元七世纪时,苏门答腊室利佛逝佛教兴盛,成为东南亚佛学研究的中心,各方学者来此研究佛经的有千余人。公元671年唐高僧义净到室利佛逝学习梵文,研究佛经,然后到印度继续深造,归国时又在室利佛逝居留十余年,研究和翻译佛经。他在室利佛逝写的“南海寄归内法传”,是今天研究印度尼西亚古代佛教的重要资料。他主张中国和尚如果要到印度研究佛经,最好先在室利佛逝学习,他对于印度尼西亚文化是给予很高的评价的。唐朝另一位高僧会宁于664至665年间到呵陵(爪哇)研究佛经,居留三年,和爪哇著名僧人若那跋陀罗合译佛经阿笈摩二卷(记如来涅槃焚身事)。据大唐求法高僧传所载,唐朝和尚到印度尼西亚研究佛经的除上述义净、会宁二人以外,还有十九位,极一时之盛。这些和尚有的还研究印度尼西亚语,例如运期、大津、贞固等。中国人民一向重视印度尼西亚语,认为它发音优美,是“音乐的语言”,马欢在“瀛涯胜览”中说爪哇“国语甚美软”。中国史书上亦有记载印度尼西亚语言的,如“宋史”卷489闍婆国:“方言谓真珠为没爹虾罗,谓牙为家啰,谓香为昆炖卢林,谓犀为低密。”
由于中国人民和东南亚人民的接触,中国的耕种方法也给予东南亚人民以巨大影响。加里曼丹董坡孛人使用的犁和耙是受了中国文化的影响的。印度尼西亚的茶种和制茶技术是从中国传入的。“荷印大百科全书”指出:“1829年中国茶种及茶树传入爪哇。1832年和1833年耶谷逊从广东聘请数位中国制茶技术人员到爪哇。”印度尼西亚语语言学家胡沙英·巫纳夫在“印度尼西亚百科全书”中写道:“豆酱、豆腐和东瓜糖的制造法是从中国传入印度尼西亚的。”此外用蔗糖酿酒和用大豆制造酱油的技术,也是由中国传入的,印度尼西亚人民喜爱甜酱油(在酱油中加糖调制),是三餐不可缺的调味品。如所周知,印度尼西亚民族是善于航海的民族,远在二千年前他们的帆船就已远航到非洲东岸的马达加斯加。印度尼西亚人日常驾驶的轻便小舟“舢舨”,是向中国学习的,而且也像中国一样称之为“舢舨”。“荷印大百科全书”说:“印度尼西亚音乐受中国、印度和阿拉伯的影响。”流行于雅加达、文登一带的“甘梆·格罗摩”,用中国音符“工尺”记录曲子,用两国乐器混合演奏,是两国文化交流的产物。印度尼西亚画家苏约诺说:“巨港有座清真寺,建于十八世纪,完全是中国式”。1954年印度尼西亚教育工会代表在招待中国教师访问团的会上报告:爪哇著名的雕刻业中心札巴拉,是由一位名叫哈迪森的青年在十六世纪到中国学习雕刻回到印度尼西亚之后发展起来的。雅加达博物馆指南亦指出:“爪哇的雕刻很受中国、印度的影响”。印度尼西亚驻华大使馆出版的印度尼西亚特刊指出:在印度尼西亚语言中、民族服装上以及风俗习惯上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中国的影响。该特刊还附了二张图片,一张是以中国画的云彩为花裙的图案,另一张是类似京戏服装的室利佛逝舞的服装,具体说明了中、印文化的关系。
在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两国各自建立了新的国家之后,两国的友好关系,立即有了新的发展,文化和经济上的联系也在日益加强。首先我们两国恢复了正常的贸易关系,接着两国总理互相访问,两国人民的友谊日益加强。今年我国杂技团到印度尼西亚访问演出,而印度尼西亚峇厘舞蹈团也来我国表演;今年8月宋庆龄副委员长访问印度尼西亚,现在,苏加诺总统又将到我国访问。苏加诺总统的来访我国,无疑地,将大大地增进我们两国人民悠久深厚的友谊!

图片

第4版()
专栏: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在9月29日举行宴会招待尼泊尔首相阿查里雅。图为毛泽东主席和阿查里雅首相在宴会上。 新华社记者
 刘东鳌摄

图片

第4版()
专栏: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在9月29日接见了比利时国会代表团全体人员。图为接见时合影。左起第七人是团长卡米勒·胡斯曼。
新华社记者 侯波、吕厚民摄

图片

第4版()
专栏:

以阿南塔·萨亚纳姆·阿延加尔为首的印度共和国国会代表团在9月29日乘飞机到达北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刘少奇在机场欢迎阿南塔·萨亚纳姆·阿延加尔团长。 新华社记者 刘庆瑞摄

图片

第4版()
专栏:

北京市各界人民9月29日在北京体育馆举行大会,欢迎尼泊尔王国首相阿查里雅。图为阿查里雅首相在大会上讲话。 新华社记者 刘东鳌摄

图片

第4版()
专栏:

国防部部长彭德怀元帅(右)和印度共和国陆军中将卓荣铎·纳特·乔杜里(中)、印度驻华大使拉·库·尼赫鲁(左)谈话。
新华社记者 吴化学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