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埃、叙、沙三国首脑会议闭幕 沙特阿拉伯首相说阿拉伯人在斗争中将取得显著胜利

第7版()
专栏:

埃、叙、沙三国首脑会议闭幕
沙特阿拉伯首相说阿拉伯人在斗争中将取得显著胜利
新华社24日讯 开罗消息:埃及总统纳赛尔、叙利亚总统库阿特利和沙特阿拉伯国王沙特等阿拉伯三国首脑会议23日晚间结束。
据中东通讯社报道,由叙利亚外交部长萨拉赫丁·比塔尔、沙特阿拉伯外交副大臣优素福·雅辛和埃及共和国总统办公厅主任阿里·萨布里组成的委员会起草了一项联合声明,这项声明已经取得与会者的同意。
沙特阿拉伯首相费萨尔23日在利雅得告诉记者们说,三国首脑会议鼓舞了他对阿拉伯前途的乐观。他认为阿拉伯人“在他们正在进行的斗争中将取得显著的胜利”。

吴巴瑞宣布缅甸无条件支持埃及收回运河 并强调中缅边境问题可以通过友好谈判圆满解决

第7版()
专栏:

吴巴瑞宣布缅甸无条件支持埃及收回运河
并强调中缅边境问题可以通过友好谈判圆满解决
新华社仰光24日电 缅甸总理吴巴瑞9月23日说,埃及把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的行动是合法的,因此缅甸联邦政府给以无条件的支持。
吴巴瑞在全缅农民协会年会第二天会议上讲话时说,埃及是一个自由和有主权的国家,它有充分权利把在它合法领土内的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埃及拥有享用这条运河的收益全部利益的权利。
这是缅甸政府第一次就苏伊士运河问题发表声明。吴巴瑞在这个声明中还认为,埃及应当严格遵守前苏伊士运河公司所保证的自由通航的原则。
吴巴瑞说,他认为,如果就这个问题同科伦坡国家商量,那将是一个好主意。他还认为这些国家能够促使问题得到和平解决。
吴巴瑞还强调说,缅甸不希望看到任何一方从运河问题解决中受到损害,它也不希望看到这个争执爆发成为战争。
吴巴瑞在谈到缅甸和中国之间的边境问题的时候,重新申述了缅甸的同中国保持巩固的友谊的政策,并且指出,边境问题是可以通过缅中两国政府之间的友好和平谈判得到圆满解决的。
在谈到国内问题的时候,吴巴瑞指出,缅甸政府坚决要在两年内全力以赴地摧毁反政府力量。他着重指出,通过同地下力量之间的谈判来实现和平的时期已经过去了。
全缅农民协会的这一天会议通过了下列决议:拥护世界各国之间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要求提高缅甸农民的经济和教育,加强对农民的保障。
会议还选出了吴巴瑞为全缅农民协会主席,波庆貌格礼为副主席,德钦觉顿为秘书。
全缅农民协会的年会在9月23日下午宣告结束。

萨波托斯基和苏加诺会谈 卡罗瓦大学授予苏加诺法学名誉博士学位

第7版()
专栏:

萨波托斯基和苏加诺会谈
卡罗瓦大学授予苏加诺法学名誉博士学位
新华社布拉格23日电 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萨波托斯基和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22日下午在布拉格宫开始举行政治会谈,讨论进一步发展两国之间的关系和进一步扩大两国的经济和文化合作的可能性问题。
参加会谈的还有捷克斯洛伐克政府的官员和苏加诺的随行人员。
在这一天,苏加诺和他的随行人员还参观了布拉格的市容和名胜古迹,并且到维特科夫山上的无名英雄墓前献了花圈。他们还访问了布拉格市长。
晚间,萨波托斯基设宴招待苏加诺,随后又举行了招待会。
据新华社布拉格24日电 布拉格卡罗瓦大学23日上午举行了授予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以法学名誉博士的学位的仪式。
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萨波托斯基、总理西罗基、外交部长戴维等都参加了这个仪式。

促进波兰的经济发展 苏联贷予波兰一亿卢布

第7版()
专栏:

促进波兰的经济发展
苏联贷予波兰一亿卢布
新华社华沙23日电 此间在22日宣布,根据苏联和波兰政府9月18日在莫斯科签订的一项议定书,苏联政府接受波兰政府关于经济援助的请求,将在今年向波兰提供总值一亿卢布的贷款,以促进波兰今后的经济发展。
议定书规定,苏联的贷款将以黄金和波兰国民经济所需要的货物(铜、橡胶、油脂)的形式交付。这笔贷款将由波兰政府在1957—1960年间用货物分期偿还,贷款的年息是2%。
苏联在议定书上表示同意,苏联过去用供应工业设备的形式向波兰提供的贷款的偿还期限还可以延长四、五年。此外,苏联政府还同意,波兰可以用货物而不必用黄金或外币来偿还苏联在1947—1949年期间贷给波兰的款项的下欠部分。

布尔加宁电贺国际原子能机构章程会议 希望会议能促进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国际合作

第7版()
专栏:

布尔加宁电贺国际原子能机构章程会议
希望会议能促进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国际合作
新华社23日讯 据塔斯社消息: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布尔加宁打电报祝贺讨论和批准国际原子能机构章程会议的开幕。
布尔加宁在贺电里说:“广泛地把原子能用于和平目的,可以为各国人民、特别是为经济落后国家的人民的幸福生活创造很大的可能性。当然,禁止原子武器和氢武器能为和平使用原子能创造最有利的条件。苏联仍然将为达到这一目的而继续努力。”
布尔加宁预祝会议取得成就,以促进各国根据平等和尊重民族主权的原则在和平利用原子能方面进行的国际合作。
据“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驻联合国总部记者报道,联合国人士对布尔加宁的电报感到满意,认为这证明了苏联的政策是要同原子能机构合作。
据这位记者报道,同时,西方外交界人士对苏联在这一方面的政策得到日益众多的承认一事感到不安。
新华社23日讯 塔斯社纽约22日讯:讨论和批准国际原子能机构章程的会议21日举行了全体会议,通过了协作委员会的报告。
下次会议定9月24日上午举行。

庆祝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 苏联工人提前完成中国订货

第7版()
专栏:

庆祝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
苏联工人提前完成中国订货
新华社24日讯 据塔斯社报道:苏联工人努力提前完成中国订货,来庆祝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举行。
立陶宛共和国首都维尔纽斯的一个电气工厂的工人,为了庆祝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提前完成了今年全年的中国订货。在八大开幕前夕,原来计划在今年第四季度制成的最后一批焊接机和变压器,已经从遥远的苏联西部运去中国了。立陶宛“日阿尔基里斯”车床工厂的工人们正在努力为中国制造许多车床。装配车间的一幅标语上写着:“我们要提前把车床运给伟大的中国人民!”
莫斯科近郊电钢城新克拉马托尔斯克机器制造厂的工人,热烈欢迎关于中共第八次代表大会的消息。前些日子,工厂开始制造中国订制的一台巨大的锻压机。一号车间装配工人向工厂全体工人发出了号召:“我们必须提前制好这台头等的机器”。这个号召得到了全厂工人热烈的响应。在中共第八次代表大会开幕前夕,安装工人为中国朋友装配好了这部机器。运送这部机器构件的头次列车已经出发了。
喀山空气压缩机工厂的全体员工一向都怀着极大的热情来完成中国订货。为了庆祝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他们决定在今年9月底以前提前制成九台空气压缩机,运给中国朋友们。

缅甸工农党总书记德钦漆貌 电贺中共全国代表大会

第7版()
专栏:

缅甸工农党总书记德钦漆貌
电贺中共全国代表大会
新华社24日讯 缅甸工农党总书记德钦漆貌致电祝贺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电文如下:北京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主席:
我代表我们中央委员会和全体党员祝你们划时代的党代表大会获得成功,并请接受我们兄弟般的祝贺。
缅甸工农党总书记德钦漆貌
1956年9月14日
于仰光

河内各阶层人民集会 纪念越南南部抗战十一周年

第7版()
专栏:

河内各阶层人民集会
纪念越南南部抗战十一周年
新华社河内24日电 河内市各阶层人民23日晚上举行大会,纪念越南南部抗战十一周年,大会是由越南祖国战线中央委员会召集的。
越南民主共和国医济部副部长、前西贡、堤岸抗战行政委员会主席范玉石在大会上讲话,叙述了南部人民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和独立民主所进行的斗争。
大会最后通过了给南方人民的电文。
出席昨天晚上大会的有孙德胜、潘继遂、长征、孙光阀以及各民主党派、群众团体和集结到北方来的南方干部和人民的代表等。
在22日晚上,从南部集结到北方来的干部、部队和河内人民一万多人也曾举行集会,纪念越南南部抗战十一周年。

尼赫鲁强调和平解决运河问题 赞同把问题提交安全理事会讨论

第7版()
专栏:

尼赫鲁强调和平解决运河问题
赞同把问题提交安全理事会讨论
新华社新德里24日电 印度总理尼赫鲁今天早上乘飞机从德里动身去沙特阿拉伯。他是应去年冬天到印度访问的沙特阿拉伯国王的邀请前往作三天访问的。
尼赫鲁在机场对报界发表谈话说,英法决定把苏伊士问题提交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是“一个好转”,在某种意义上说,它是“一个远离战争的转变,这当然是很好的事”。他说,“我们不可能一方面进行战争,另一方面又在联合国中进行讨论”。
有记者问,在安全理事会上,印度没有代表,而中国却由台湾国民党来代表,它是不是一个讨论像苏伊士争端这种问题的“良好和现实的讲坛”。尼赫鲁说:“凡是取得结果的讲坛都是现实的和良好的。如果它做不到这一点,那就不是。”
尼赫鲁还说,他对这次到沙特阿拉伯去访问盼望已久。他认为,在目前,密切了解阿拉伯世界普遍存在的要求甚至比以前更重要了。
新华社新德里24日电 据印度报业托辣斯报道,印度总理尼赫鲁9月23日重申,苏伊士问题只有在有埃及参加的会议上才能解决。
尼赫鲁在启程前往沙特阿拉伯访问前夕,在新德里一次公众集会上说,在苏伊士问题上燃起战火的危险已经大大减轻了,但是问题没有解决。
他说,印度坚决认为,苏伊士运河是埃及的一部分,埃及对运河的主权不应当有丝毫的缩小。他又说,这个问题有另外一面,这就是有很多国家使用苏伊士运河,它在世界商业和贸易中是一个重要的环节。它必须继续不受妨碍地向所有国家的船只开放。
尼赫鲁说,某些因素使苏伊士问题复杂化了。石油就是一个因素,而在这背后还有维护独立性的亚非国家的觉醒的力量。欧洲和这些国家之间的整个旧关系正在改变而且必须改变。这是一个无法避免的过程。但是,问题在于,这种打击了欧洲的既得的利益的过程是通过流血和战争还是通过和平方法来实现。
他评论了印度获得自由的方法。他说:埃及就苏伊士运河问题说过许多恰当和通情达理的话。印度同埃及有密切和友好的关系。“然而我要说,埃及取得运河的方法不是我们的方法。我们采用不同的方法。但是我怎么能批评别人呢?如果他们(埃及人)采用一种不同的方法,这么多的困难就不会产生了。但是,他们有权利采用他们自己的方法。”
他说,苏伊士问题不应当像互相企图打倒对方的国家之间“摔跤”那样来解决。他还要求各国在这个问题上使用字眼要有节制,避免说出可能损伤别人或侮辱别人而破坏整个气氛的话。
在谈到某些欧洲国家对于它们的石油供应的焦急心情的时候,尼赫鲁说,它们认为,埃及的这个步骤会勒死它们,而没有西亚的石油他们是活不成的。“但是它们却不认为那些它们有权得到的石油只有在和平解决实现以后,它们才能得到。如果发生了战争,或者这个问题要用战争来解决,那末应当记住,正是这些油井都将被破坏。”
尼赫鲁说,他去沙特阿拉伯访问同苏伊士危机没有关系,那是在几个月以前安排的。

安理会将讨论苏伊士运河问题 英法想取得联合国对“国际管制”计划的支持

第7版()
专栏:

安理会将讨论苏伊士运河问题
英法想取得联合国对“国际管制”计划的支持
新华社24日讯 在英法两国政府正式提出请求以后,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主席努奈斯一波图翁多已经宣布要在9月26日召开安全理事会会议来讨论苏伊士运河问题。
英法两国在9月23日联合提交安全理事会主席的信里建议召开理事会会议,讨论“埃及政府结束由1888年苏伊士运河公约确认的苏伊士运河国际经营制度的片面行动所造成的局势”。在9月22日的信件中,英法两国曾经把埃及拒绝接受运河“国际化”的行动说成是“对国际和平和安全的明显威胁”。
英国外交部发言人同一天就这件事发表谈话说,英法两国把苏伊士问题提交安全理事会,是为了争取联合国支持规定“国际管制”苏伊士运河的“十八国建议”,作为解决苏伊士问题的基础。
美国政府没有列名参加英法两国向安全理事会提出的请求。据美国通讯社报道,美国方面原来计划在10月1日召开十八国大使级会议成立“使用国协会”以前不采取把问题提交联合国的行动,因此,英法现在就决定把问题提交安全理事会,使美国感到有些意外。
法新社消息说,英国政界人士认为英法两国的这个行动“恢复了在苏伊士问题上最近被美国夺去的外交主动权”。

杜勒斯坚持“国际管制”苏伊士运河 继续对埃及进行军事恫吓和施加经济压力

第7版()
专栏:

杜勒斯坚持“国际管制”苏伊士运河
继续对埃及进行军事恫吓和施加经济压力
新华社24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国务卿杜勒斯9月23日就苏伊士运河问题发表电视广播谈话说,除非在苏伊士运河问题上建立一个西方认为是“公正的”制度,否则就不能指望西方国家不使用武力。
杜勒斯一方面承认,“在(苏伊士运河)那里爆发的战争将使各方几乎是无限期地陷在里面。它们的经济将有着可怕的消耗。”这种冲突会是一种“我们看不到结束”的冲突,目前战争的危险已经减少;但是,另一方面,他又说,战争的危险并没有消除,“除非有符合国际法和正义的某种替代办法”,“除非有一个公正的制度,我认为你不能够期望老是要求人们不使用武力”。按照杜勒斯的看法,所谓“公正的制度”就是“国际管制”。他声明,西方不准备接受“国际管理苏伊士运河”以外的任何办法。
杜勒斯仍然坚持要埃及接受西方建立“使用国协会”的计划。他说,“使用国协会”“有权”对苏伊士运河的管理实行“某种控制”。
杜勒斯宣布,美国要改变目前直接把运河通行费交给埃及的办法来同英法联合对埃及施加经济压力。他说,他将建议美国财政部长汉弗来采取行动,命令美国船只的经营人把通行费付入埃及在美国的被冻结的账目下。这样就使美国在缴纳通行费问题上同英法政策趋于一致。
杜勒斯再一次用抵制运河来威胁埃及,他说,“使用国协会”的任务之一是研究一个替代运河的办法。他说例如,派遣巨大的油船绕道好望角会比使用这条运河时更为便宜。除非埃及迅速补救这种局势,人们就会想到替代运河的办法。
杜勒斯同时企图利用埃及雇用苏联籍引水员一事作为抵制运河的借口。他说,美国船只都会是“非常不愿意让苏联引水员上船的”。如果使用苏联引水员,就是违背了使用运河的“适当条件”。
在谈到英法两国向安全理事会提出苏伊士问题的决定时,杜勒斯说,他觉得这个决定“很好”。可是,他又说,他不认为“在组织使用国协会的工作完成以前把这个问题提出来进行实质的讨论是明智的”。

尼赫鲁的“印度的发现”

第7版()
专栏:

尼赫鲁的“印度的发现”
金克木
印度共和国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著的“印度的发现”的中译本出版了。我国读者怀着极大的兴趣来阅读和研究这部名著。
这本著作是十二年前写的。当时战云笼罩着世界,人类正在血泊中苦斗着。当时的印度处在一种非常困难的状况之下。印度人民渴望击败法西斯侵略者,热烈希望在建立一个和平的符合正义的战后国际新局势的斗争中贡献一分力量。1942年8月初,以甘地、尼赫鲁为首的国民大会党通过了要求英国“退出印度”的著名决议。立刻,殖民主义者的政府就把国民大会党的领袖全部逮捕了。
尼赫鲁在为中译本写的序言中写道:
“因为那时我不能有所行动,我不得不回忆过去,并试图窥探将来。我想了解我为其自由而奋斗的我的祖国。”
作者从描写监狱中的生活与思想(第一章)开始,又补叙了他的“自传”中未及写到的一段关于他的夫人逝世和国外旅行(第二章),然后说到他为了“了解印度”而进行的思想上的“探索”(第三章)。从第四章到第九章,作者在读者面前描绘了印度历史的各方面的面貌,其中叙述英国的侵略和殖民统治以及印度民族独立斗争,特别是国民大会党的活动的篇幅,约占全部历史叙述的一半(第七章至第九章“最后阶段”)。在最后一章中作者回到“现在”来“窥探将来”,接着提出了他关于独立的印度的意见(第十章)。
从篇幅上看来,本书好像是一部印度的历史,但是它却和一般历史家所写的历史书不一样。作者不是在陈列历史事实,叙述历史,而是在考察历史,评论历史;更重要的,他是依据过去来说明“现在”,并且把眼光投射到“将来”。
这样的一部著作自然就包括了作者对于印度历史上许多重要方面的见解,而这些见解又和他对“现在”及“将来”的主张有密切联系。这些见解和主张表现出一些重要的观点。这些见解、主张、观点和书中所提供的关于印度的社会、政治、经济、科学、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等各方面知识一样引起我们的兴趣,也许还是更加浓厚的兴趣。
自然,书中有不少意见和我们的相同,同时也有某些观点和我们的不一样。但是,我们读那些观点和我们一致的部分和读那些观点和我们不一致的部分,都能有同样的兴趣。这是因为我们感到需要对我们的邻邦有更好的了解,而增进了解是加强友谊的重要因素。
我们读这本著作时不能不感到作者对于中国的深厚友情。书里有许多处提到中印两国两千年来只有文化来往从未兵戎相见的友好关系。读到这些地方我们感到好像听到一位珍视友谊的老朋友的谈话,在我们心中引起共鸣。
作者用了整整一节的篇幅专叙述中国和印度友好来往的历史。(第五章第十五节)在这一节的末尾,作者以诗意的笔调写道:
“世运巨轮,周而复始,印度与中国彼此互相瞻望着,引起满怀的忆旧心情。新的香客正越过或飞过两国分界的高山,带着欢欣友好的使命,正在创造着新的持久友谊。”(第247页)
这可以说是十二年前对于今天中印友谊的预言。
我们读这本书时对于作者的民族主义思想感情获得强烈的印象。他对自己祖国的热爱,对殖民主义统治的各种邪恶的揭发,对民族独立运动的宣扬,这些都是我们深感同情的。他在分析近代印度的贫困和落后时,指出一切灾难的根源是英国对印度的殖民统治。贯串在全书中的主要精神就是反对殖民统治,重视民族文化,争取祖国独立,追求社会进步。
作者赞扬自己祖国的悠久、丰富而且优美的民族传统,却并不讳言其中的缺点(例如种姓制度),同时他也不轻视和排斥其他民族的优点。他反对殖民主义和侵略行为,也不仅仅着眼在本国,而是遍及全世界。他对法西斯意大利、纳粹德国、军国主义日本,也和对殖民主义英国一样加以谴责。这是因为他所追求的并不只限于本国独立,还进一步要求全人类各民族都能独立自由而且互相友好。
作者在提到社会主义革命和苏联时曾写道:“我不怀疑苏维埃的革命把人类社会大大地向前推进了一步,燃起了不可扑灭的熊熊火焰,它为整个世界所奔赴的新文明奠定了基础。”(第20页)他又说:“对马克思和列宁的研究在我心中产生了一个强有力的影响,并且帮助了我用新的见解来观察历史与时事。”(同上)“我能够毫无困难地接受马克思主义者的很多哲学观点。”(同上)可是他又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没有使我完全满意,也没有解答我心中所有的问题。”
作者在本书中不但介绍了印度古代哲学各派(包括唯物主义),而且还谈到了他自己的哲学思想,他对世界、人生的见解。这些地方可能是我国一般读者感到较难理解的。可是正因为和我们的不同,也就值得我们注意,需要我们研究。我觉得还应该指出,这种哲学观点并不是作者一个人的,而是有代表性的。大体上可以说,从印度近代思想的创始者罗姆·摩罕·罗易起,直到现代的以甘地为首的许多重要人物,都或多或少接受这种哲学观点。这就是吠檀多哲学,或则更确切地说,是经过一千多年前的商羯罗解释的,又在近代经过一番新的说明的吠檀多哲学。当然这些人的说法不会彼此完全相同,例如甘地强调“非暴力”,而泰戈尔着重“真理唯一而道路不一”,但是他们的哲学根据都是“不二论”(商羯罗的理论见本书第234页到第238页)。吠檀多哲学在近代印度思想中是起着巨大的作用的。
吠檀多派唯心论哲学的基本观点就是“不二”,用现代的话可以说是“纷歧中的统一”。“不二”,自然就是“唯一”,但是它的方法是用种种矛盾说法(如第234页引文)以说明究竟不矛盾,由“幻”以见“真”,肯定了“同”,同时也在实际上承认了“异”,提出了“二”来,然后加以否定。这是这一理论的特点,也是它的难于理解之处。自然在解说和运用这一理论时,每个人有所偏重,有自己的见解,他们的思想以至行为也就往往有很大的不同,可是他们仍多少自认为或被认为属于同一派哲学。
虽然尼赫鲁并没有自居为吠檀多派哲学家,但是本书中所表现的哲学基本观点,特别是在对历史的看法上,仍然是这一类型。他力图说明几千年来印度民族如何在纷歧中保持着统一。就是在说到现代的部分,他也处处不忘指出要由纷乱走向和谐,要从矛盾求得一致。
不用说,本书中最引起我们兴趣的还是在政治方面和历史知识方面,而不在哲学方面。不过本书是尼赫鲁的著作中说到哲学思想最多的一部,如果我们能够注意了解这样的哲学思想,并且能更进一步了解它的产生背景和在现实生活中所起的作用,我们会由此了解到更多的东西。
最后还不能不提到本书的一个特色,那就是作者所特有的文章风格,他的学识的渊博和思想的敏锐。他有善于表达自己的知识、思想、感情的文学才能。从他的著作中可以看到他是多么富于文学修养。他熟悉印度文学和西方文学,还对中国文学很有兴趣,在“自传”中一再引过李白的诗句。(本书中也引用了孔子和老子的话。)所有这些就赋予这部著作一种像文学作品一样的风格,使人读起来仿佛是在听着一位亲切的友人的不拘形迹的谈话。
作者在“中译本序言”中说:
“我希望:读这本书可以使伟大的中国人民对我国有所了解;对于伟大的中国人民,我们珍爱他们的友谊,我们希望和他们的关系日益紧密。”
我们相信,本书中译本的出版一定会有助于我们对邻邦印度的了解,从而增进建于五项原则(潘查希拉)之上的伟大的中印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