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殖民主义者的挑衅阴谋

第6版()
专栏:观察家评论

殖民主义者的挑衅阴谋
美国在苏彝士运河问题上所宣传的所谓尊重埃及主权、愿意和平解决的说法,现在已经被证明只是迷惑人们的一阵烟幕。在“五国委员会”失败以后,美国就凶相毕露,公开参与了英、法破坏苏彝士运河航运,对埃及进行武装干涉的计划。
埃及纳赛尔总统就和平解决苏彝士运河问题提出了合乎情理的建议,这个建议受到一切真正尊重埃及主权和尊严的人的欢迎和重视。但是美、英、法却居然不愿意考虑埃及的这个建议。它们反对举行埃及所建议的国际会议,因为害怕在这样一个会议上它们的“国际管制”计划会遭到大多数人的反对。它们宁愿求助于卑鄙龌龊的阴谋,不肯进行光明磊落的谈判。
在英、法两国政府首脑11日发表的会谈公报里,他们宣称埃及拒绝“杜勒斯计划”已经“造成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局势”,并且扬言两国就“进一步措施”取得了“完全一致的意见”。他们表示两国“决心”一起“以一切适当手段来抵抗”埃及为维护主权和保证苏彝士运河航运而采取的行动。合众社在解释这个公报的含意时露骨地说,这是“警告”埃及:英法“将对虐待在埃及的英国人和法国人的事情以及任何推翻运河现状的企图”使用“公开的武力”。
如果把在同一天前苏彝士运河公司命令在苏彝士运河的非埃及人员从15日起离职这件事联系起来看,英、法的挑衅性阴谋就十分明显。英、法显然企图用迫使非埃及人员离开运河,来给运河通航制造困难,这样它们就有了进行武装干涉的借口。如果埃及为了保证运河通航而命令这些人员留在工作岗位上,它们仍然将以埃及“虐待”他们为借口,狂妄地进行武装干涉。
艾森豪威尔在11日记者招待会上透露了英、法这个玩火的阴谋的进一步情况。虽然由于美国大选的考虑,他宣称“除非国会宣战”,美国“不会参加战争”,但是他接着又说,如果交通受到了“干扰”,英、法就“有理由采取步骤”,就所谓“自由通航问题”同埃及“进行讨论”,也就是以武力威胁为后盾来迫使埃及接受国际管制的计划。而“如果在一切和平方法都用尽以后”,埃及仍然还有所谓“侵略行动”的话,美国将支持英、法采取“比仅仅驶过运河要更为有力的行动”来“继续使用运河”。换句话说,如果埃及再不屈服,仍坚决采取维护国家主权的正当立场,美国就将支持英、法武装占领运河。
可见,英、法的阴谋是有美国的直接参与的。而美国的支持,正是英、法好战分子所以如此嚣张的一个主要原因。因此,如果说目前在苏彝士运河问题上局势十分严重的话,那么这个局势是由美、英、法三国一手造成的。它们必须对这种局势可能产生的一切后果负起全部责任。
现在美国正同英、法站在一起,用战争威胁来对埃及施加粗暴的压力,企图迫使埃及放弃自己的主权。美国的这种态度,以及它把埃及维护主权的行动说成是“侵略行动”这种颠倒黑白的说法,已经用自己的手摘下了伪善者的假面具,一丝不挂地露出了美国殖民主义者的真面目。
但是,美国和它的殖民主义伙伴们还是慢些给自己准备庆祝胜利的酒宴为好。在苏彝士运河问题上,埃及人民的态度是坚定而明确的。亚非各国人民的态度也是一清二楚的。如果还有人不想正视在国际舞台上已经发生的力量对比的变化,如果还有人不肯记取朝鲜、印度支那、阿尔及利亚的痛苦教训,而妄想从战争冒险中捞取他们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那么,他们所得到的将不仅仅是一个烫手的山药蛋而已。

开罗“共和国报”社论指出 埃及新建议打击了西方国家的阴谋 印度报纸赞成举行进一步的谈判

第6版()
专栏:

开罗“共和国报”社论指出
埃及新建议打击了西方国家的阴谋
印度报纸赞成举行进一步的谈判
据新华社12日讯 开罗消息:埃及“共和国报”9月11日说,埃及提出召开一次会议来重订关于苏彝士运河航行自由的君士坦丁堡公约的建议“对企图限制苏彝士运河事件是一个打击”。它已经给英国和法国的首相和总理造成了很窘的局面。
这家报纸指出,“他们所没有坦白说出的是:他们不需要和平解决,而需要对埃及作战”。
“共和国报”说,埃及没有打算采取消极的态度。它已经决定主动要求召开一次会议,在这个会上关于苏彝士运河的各种观点都可以研究以便得到和平解决”。
据新华社新德里11日电“印度时报”今天报道说,纳赛尔总统最近提出的举行进一步的谈判来解决苏彝士危机问题的建议,在新德里受到了欢迎。这家报纸说,新德里的外交界人士认为,印度可能被邀请参加建议中的谈判机构。
“印度斯坦时报”认为孟席斯代表团的失败是必然的。这家报纸说:“只有根据印度所提出的规定成立国际谘询委员会来协助埃及管理运河的建议,才能最好地求得令大家都满意的解决办法。”

帝国主义的威胁吓不了埃及人民 纳赛尔重申保卫苏彝士运河决心

第6版()
专栏:

帝国主义的威胁吓不了埃及人民
纳赛尔重申保卫苏彝士运河决心
新华社12日讯 开罗消息:埃及总统阿卜杜勒·纳赛尔9月11日在对希腊报纸“每日新闻”记者谈话时说:旧苏彝士运河公司“是殖民国家占领埃及的最后痕迹。我们不打算把运河献给集体殖民主义,……如果有必要用战争来保卫这条运河,那么,我们也准备来保卫它”。
纳赛尔说:埃及已经对航行自由提供了一切保障。他指责说:“英国从不遵守诺言,我们总是守信的。他们(英国人)有什么权利说他们不能相信纳赛尔的话呢?”
他指出,如果帝国主义国家为了埃及把苏彝士运河公司收归国有这件事而进攻埃及,那么,其影响“将会牵涉到全世界,从大西洋直到印度洋”。他说:“所有的阿拉伯国家都将站在埃及一边”。
在被问到他对法国大使馆要求法国公民离开埃及一事的看法时,纳赛尔回答说:“我认为这是神经战,这将会对法国自己不利。就我们而论,我们准备相信善意。但是,我们也在动员我们的一切力量来面对他们。法国目前发生的事情只会引起法国人和住在埃及的法国居民的不安。这种行动吓不了埃及人”。
记者问埃及总统,埃及对塞浦路斯问题抱什么态度。纳赛尔回答说:“埃及政府和人民在塞浦路斯问题上一贯支持希腊,而且我们将继续给予希腊这种支持。我相信,国际的正义一定会取得胜利”。

苏彝士运河问题必须通过广泛的国际会议来解决 阿拉伯各国赞成埃及政府的新建议 伊拉克首相表示坚决支持埃及抵抗侵略

第6版()
专栏:

苏彝士运河问题必须通过广泛的国际会议来解决
阿拉伯各国赞成埃及政府的新建议
伊拉克首相表示坚决支持埃及抵抗侵略
据新华社12日讯 开罗消息:在埃及的阿拉伯各国政界人士和外交使节在对“金字塔报”发表的谈话中,都表示支持埃及政府提出的召开广泛的国际会议来讨论苏彝士运河问题的建议。
“金字塔报”在9月11日刊载了他们的谈话。
阿拉伯联盟秘书长哈苏纳说,这个建议表明埃及具有和平意图并且遵守正义的原则。这个建议表明,埃及一面坚持它的一切权利,同时也准备讨论任何导致和平解决的方案。
现在开罗的黎巴嫩国务部长萨拉姆说,所有阿拉伯国家都完全同意埃及照会的内容,并且全力支持埃及所采取的任何措施。“西方应该利用埃及照会所提供的良好机会,并且应该让大家知道他们是想进行和平谈判”。
叙利亚大使阿卜杜勒·拉赫曼·阿扎姆说,“埃及不仅仅巩固它的坚固的阵地,而且取得了主动权。假如西方不同意这个新建议,那么它会发现自己面对着一个坚强的阿拉伯统一战线”。
约旦大使法齐·穆尔基说,“建议反映了埃及的善意。它应该能够使那些真正只想维护通航自由的国家感到满意”。
同一天,中东通讯社报道,叙利亚、约旦和阿富汗三国都已通知埃及,表示赞成埃及的建议。这家通讯社还说,某些外交人士认为埃及政府的建议是和平解决苏彝士运河问题的一个线索。这个拟议中的会议是一次和平会议。
新华社12日讯 开罗消息:据中东通讯社自巴格达报道,伊拉克首相努里·赛义德告诉正在伊拉克访问的黎巴嫩议员埃米尔·布斯塔尼说,万一埃及遭到攻击,伊拉克将站在“阿拉伯国家的最前哨来支持埃及”。
这家通讯社还说,伊拉克政府的一位发言人说,鉴于法国在地中海东部的军事调动,伊拉克已正式向法国提出抗议。

埃及苏彝士运河管理当局宣布 非埃及籍雇员不得擅离职守

第6版()
专栏:

埃及苏彝士运河管理当局宣布
非埃及籍雇员不得擅离职守
新华社12日讯 开罗消息:埃及苏彝士运河管理当局谴责前苏彝士运河公司9月11日关于撤退运河的非埃及工作人员的决定,说这个决定是没有法律效力的。
据合众社驻开罗记者报道,埃及苏彝士运河管理局总经理尤尼斯9月11日说,前公司“没有权力向任何人发布指示”。
他又说,如果外国雇员擅离职守,埃及“司法当局将会应用法律”。
埃及苏彝士运河管理局董事会主席赫勒米·巴哈加特·巴达韦同一天指出说,外国雇员在没有得到通知和正式许可以前就离职的话,就等于进行“怠工”。
据新华社12日讯 巴黎消息:总部设在巴黎的前苏彝士运河公司9月11日向苏彝士运河的非埃及工作人员发出通知信,指使他们在9月15日以前停止工作,离开原来的职位。
这封信表示,公司曾经要他们在伦敦会议期间和“五国委员会”在开罗谈判期间暂时在原岗位上继续工作,现在会议和谈判已经结束,原定的期限“已经到期了”,“一切非埃及人员可以根据情况在9月14日或15日停止工作”。
在前苏彝士运河公司的决定公布以后,英国外交部的一个发言人说,英国政府同公司的“意见一致”。
据前苏彝士运河公司总部说,运河的非埃及工作人员中包括法籍领航员五十三人和英籍领航员六十一人。在运河工作的领航员一共有二百零五人。

埃及聘到大批新领航员

第6版()
专栏:

埃及聘到大批新领航员
新华社11日讯 开罗消息:塞得港的一个埃及官方人士说,自从7月底把苏彝士运河公司收归国有以来,新的埃及苏彝士运河管理机构已经聘请了五十三名新领航员。
这批补充人员包括四十七名埃及人、五名希腊人和一名意大利人。现在全部人员都在受训,有一半在伊士美利亚,其余分别在塞得港和苏彝士。

巴基斯坦新内阁就职 人民联盟领袖苏拉瓦底担任总理

第6版()
专栏:

巴基斯坦新内阁就职
人民联盟领袖苏拉瓦底担任总理
据新华社喀喇蚩12日电 以人民联盟领袖侯赛尼·夏希德·苏拉瓦底为首的巴基斯坦新内阁今天上午在喀喇蚩宣誓就职。
新内阁目前连总理在内共有九个阁员。其中五个是共和党人,四个是人民联盟盟员。
共和党阁员是:马利克·菲罗兹·努恩、赛义德·阿姆贾德·阿里、吴拉姆·阿里·塔尔普、萨达尔·阿米尔·阿扎姆汗和米安·贾法尔·沙阿。
人民联盟阁员是苏拉瓦底(总理)、阿布勒·曼苏尔·艾哈迈德、阿卜杜勒·哈利克和迪勒达尔·艾哈迈德。

埃及总统府政治局长 谴责英法企图阻挠运河通航

第6版()
专栏:

埃及总统府政治局长
谴责英法企图阻挠运河通航
新华社12日讯 开罗消息:埃及总统府政治局长萨布里9月11日指责英法正在就苏彝士运河问题制造非常严重的局势。
萨布里说,伦敦英国首相和法国总理会谈的公报所提到的非常严重的局势之所以产生,是“由于英法不顾埃及已经宣布它将尊重它对所有国家所作的一切诺言的事实而企图重新取得埃及的苏彝士运河,并且威胁要使用武力”。
萨布里说,孟席斯委员会提出的建议是违反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正义的。他还说,当向孟席斯委员会问到埃及废除过或者破坏过哪些国际协定的时候,委员会不能回答。
萨布里指责在巴黎的前国际苏彝士运河公司的机构通知在苏彝士运河工作的非埃及籍雇员在本周末停止工作是企图阻挠运河通航和制造事件。他指出,这是在英法两国首脑会谈以后发表的,这显示出他们之间“规定了一种政策,这种政策的目的是企图阻挠运河的通航”。
他说:“很明显,这两个政府的目的显然是要制造事件,这种事件将使得它们能够在拒绝考虑埃及提出的缔结任何国际协定的建议以后来进行干预,以便实现剥夺埃及对苏彝士运河的合法权利的目的”。
萨布里在评论英法政府在伦敦公报中表示它们在国际事务中遵守法治的愿望时说:“埃及认为,威胁着要重新取得公认为埃及的一部分的苏彝士运河,这是违反国际正义和法律的”。

法亚商会承认 对埃经济抵制不利于英法

第6版()
专栏:

法亚商会承认
对埃经济抵制不利于英法
据新华社12日讯 巴黎消息:法国企业界的组织法亚商会9月10日发表一个报告说,英法两国对埃及进行的经济抵制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反而有利于日本打入中东市场。这个报告指出,在埃及的英镑存款被冻结以后,中国、印度、沙特阿拉伯和日本等国都在撇开英镑的基础上同埃及继续进行贸易。报告说,在指出日本目前正在恢复在中东的贸易活动以后说:“无疑的,目前的形势有利于我们的敌手,而且将特别被日本充分利用”。

塞浦路斯工会会员 举行示威反对哈定

第6版()
专栏:

塞浦路斯工会会员
举行示威反对哈定
据新华社12日讯 尼科西亚消息:9月11日,塞浦路斯的工会会员在首府尼科西亚的主要街道上举行大示威,示威者举着反对英国驻塞浦路斯总督哈定的标语,并且高呼爱国口号。示威遭到了英国殖民军警的镇压,有一些人被捕。9月11日是哈定在三个星期以前向当地武装反英组织——“为塞浦路斯而斗争”提出的投降通牒有效期限满期的前夕,据西方通讯社的消息说,在哈定提出通牒以后的这段期间内,一直没有这个组织的任何一个成员投降。恰恰相反,自从哈定骄横地拒绝了这个组织在8月16日提出的停火建议以后,这个组织的武装反英活动更加活跃;殖民军警遭到了比以前更加经常的袭击。

国际简讯

第6版()
专栏:

·国际简讯·
强台风袭击日本和南朝鲜
8日的台风使成千的冲绳居民已经无家可归。砖瓦、茅草屋顶和其他被吹坏的东西散乱满街。电线沿路缠在一起。
这次强台风9日晚又袭击日本南部和南朝鲜。
据日本警察当局的不完全的统计,在九州岛和日本西部的二十一个县里,共有三十人死亡,一百三十人受伤,一千八百三十五幢房屋毁坏。九千四百多英亩的田地被冲坏和淹没。
据南朝鲜警察当局宣布,台风袭击南朝鲜的结果,几百所房屋被冲走,十一人死亡,六人受伤,数千人流离失所。
关岛商会反对军事统治
关岛商会对美国海军当局在这个岛上施行的“安全检查”制度提出了猛烈的抗议。它发表了一个书面声明说:“安全检查制度集滥用职权和剥夺人权的大成”,它阻止了工商界人士的自由往来。声明又说:“在目前海军的政策之下,关岛的经济完全从属于海军,它几乎完完全全依赖军事支出”。
美国监狱人满为患
华盛顿“明星报”9月5日的一篇社论说:“我们的监狱人满为患”。“明星报”说,华盛顿的一位监狱长说,监狱人满的原因是司法机关判罪的罪犯愈来愈多,犯罪案件中判刑期限也愈来愈长。法庭所判的刑期已经从1953年的平均4年半增加到1956年的平均6年零4个月,这就影响了罪犯在狱的周转率。 (据新华社讯)

艾森豪威尔谈苏彝士运河问题含糊其词 既说美国无意参加侵略又为英法武力威胁辩护

第6版()
专栏:

艾森豪威尔谈苏彝士运河问题含糊其词
既说美国无意参加侵略又为英法武力威胁辩护
据新华社12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11日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他同杜勒斯一样,对埃及拒绝接受对苏彝士运河实行“国际管制”的杜勒斯计划“深感失望”。
在谈到埃及提出的举行另一次会议的建议时,艾森豪威尔认为埃及的建议“没有谈到时间、地点或者任何东西的细节”。但是,他说美国政府将“认真地研究埃及提出的任何建议”。
有记者问艾森豪威尔,如果英国和法国终于诉诸武力,美国是不是会支持它们。
他对这个问题回答说,“就在目前情况下采取任何种类的军事行动而论,我们是不会的”。
艾森豪威尔接着说,如果交通受到“干扰”,他认为,英国和法国就有理由采取步骤以期就自由通航问题同埃及进行讨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使用武力。他说,建立联合国是为了消除侵略,美国不愿意参加侵略。可是,他又说,如果在一切和平办法“用尽”之后,埃及又对运河的和平使用进行某种“侵略”的话,我们会承认英法两国除了继续使用运河以外别无其他办法,那怕它们必须采取比仅仅通过运河更加有力的行动。

英法首脑会谈后发表公报 继续对埃及进行威吓和挑衅

第6版()
专栏:

英法首脑会谈后发表公报
继续对埃及进行威吓和挑衅
据新华社12日讯 伦敦消息:英法两国政府首脑9月11日在伦敦结束了讨论对付埃及的下一步措施的双方会谈。会谈后发表的公报说,英法政府“一致认为(埃及)纳赛尔总统拒绝在这个(国际管制苏彝士运河)计划的基础上进行谈判已经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局势”。
公报说,会谈“讨论了要采取的进一步措施,并且就这些措施取得了完全一致的意见”。公报强调说,英法两国“决心以一切适当的手段”来对付埃及“对国际协定所确立的权利的专横干涉”。据美联社报道,英国外交官员在对记者解释这句话的含意时表示,这当然不排斥使用武力的可能性。
法国总理摩勒在会谈结束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英法会谈商定的细节将由艾登在9月12日在英国下院开始辩论苏彝士问题时宣布,法国接着将在巴黎发表声明。

美国霸占巴拿马运河的真相

第6版()
专栏:

美国霸占巴拿马运河的真相
林龙铁
提起苏彝士运河,人们很自然地就会联想起巴拿马运河。这两条闻名国际的姐妹运河,在历史上都曾经有过一段充满人民血泪的辛酸经历,今天,它们所在国家的人民都在向殖民主义者展开斗争,维护他们民族的权利。
一条重要的国际水道
翻开美洲地图,就可以看到,在中美洲南端地形狭长的巴拿马共和国中段蜂腰地区,巴拿马运河从南面巴拿马湾的巴尔菩亚港直达北面加勒比海的克利斯托巴尔港,沟通了太平洋和大西洋。这条运河全长八一·三公里,宽九一至三○四公尺,普通轮船通过只要七、八小时,目前有三十五个国家使用这条水道,平均每天约有二十三艘轮船通过,年运货量约五千一百万吨。自从运河通航后,来往轮船不必再绕道南美洲南端的麦哲伦海峡,它大大缩短了两洋航程距离,是一条其重要性仅次于苏彝士运河的国际航运水道。
美国自充运河的主人
和苏彝士运河以前的情形一样,巴拿马运河虽然在巴拿马领土上,但是运河并没有成为巴拿马人民的财产,它被美国霸占了。巴拿马除了每年得到微不足道的租金外,对运河完全无权过问。巴拿马反对美国控制运河,并不是新问题,它曾和美国关于运河权利进行长期的谈判,但都没有结果。苏彝士运河问题发生后,引起巴拿马人民和政府更加关切这条运河的权利。8月初,巴拿马政府因为没有被邀请参加讨论苏彝士运河的伦敦会议,曾正式提出抗议,并且着重指出伦敦会议的结果对巴拿马“特别重要”,因为巴拿马运河和苏彝士运河有基本类似之处。因此,正如美国通讯社所指出的,美国政府对这个问题特别“敏感”,也就是贼胆心虚。杜勒斯曾经表示,在苏彝士运河问题上,要避免足以危及美国在巴拿马运河的特权地位的任何解决办法,正说明了这一点。为了防止巴拿马步埃及后尘,向美国提出恢复它对运河的主权的要求,美国广泛宣传两条运河的法律地位的不同。杜勒斯在8月28日的记者招待会上发表声明说,根据1903年的“美巴条约”,美国在运河区拥有行使“主权”的完全权利,而巴拿马共和国“完全不得行使任何这样的主权、权力或权威”。巴拿马政府对这种粗暴地蔑视巴拿马国家的声明,提出了严正抗议。但是美国政府仍一口否定巴拿马对运河有任何主权关系,强调美国拥有永远绝对控制巴拿马运河的法律地位。但是,所谓给予了美国这种“法律地位”的“美巴条约”究竟是怎么一会事呢?
殖民主义者的强盗手段
凡是读过历史的人,都知道美国是怎样取得它对巴拿马运河的“主权”的。巴拿马原是哥伦比亚的一省,它是在美国攫取运河开凿权的过程中间才建立起来的国家。被杜勒斯用来为美国侵占巴拿马运河的事实辩护的“美巴条约”,只不过是美帝国主义强盗行径的一件历史记录。
还在上一个世纪,美国就有意在中美洲开凿一条运河,以便向中南美扩张势力,不过由于羽毛未丰,不得不和当时还号称海上霸王的英国在1850年签订克莱依顿一布尔维拉条约,规定将来在中美开凿运河,应由两国共同管理。1898年美西战争后,美国成为新兴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1901年强迫英国重新签订海—潘斯福特条约,英国承认美国单独享有在中美开凿并控制运河的权利,但是条约规定准予各国船舰自由通行。早在这以前,法国的巴拿马运河公司就已经征得哥伦比亚政府同意,在1881年动工开凿运河,但由于技术困难,经费短绌以及黄热病流行,工程在1889年停顿。后来新巴拿马公司虽然再度成立,美国却千方百计加以阻挠,最后终以四千万美元收购了该公司全部财产和运河开凿权。
美国既战胜了英法的竞争,便于1903年初,向哥伦比亚政府提出长期租借巴拿马海峡一部分土地的无理要求,在遭到哥伦比亚政府拒绝之后,就在巴拿马制造了一场“革命”,并预先派往巴拿马沿海的美国军舰上的陆战队乘机登陆,阻止哥伦比亚的军事行动。巴拿马共和国宣告脱离哥伦比亚而独立。美国迅速承认巴拿马独立,随即同在它庇护下新成立的巴拿马政府签订了“美巴条约”。这个条约的不平等性质是非常明显的。按照这个条约,美国以一次付清一千万美元和以后每年租金二十五万美元的代价,获得了横宽十六·一公里的狭长地区的租借权。就是这个条约规定美国在运河区享有永久占领、使用和控制的权利,并且在运河区还有权驻军和建筑防御工事。
1904年,运河重新施工,大批挖河工人死于黄热病和疟疾,建筑在巴拿马人民白骨堆上的这条运河终于在1914年完工,美国仅用去了三亿六千六百六十五万美元开凿费。
掠夺巴拿马人民的工具
运河区由美国国防部任命身兼军、政、商三职的美国总督管理。巴拿马运河公司不仅垄断了区内的交通,并且还控制了从太平洋岸巴拿马城到加勒比海边科伦的巴拿马铁路。美国还利用了在运河区商品免费待遇进攻巴拿马民族工商业,并且在运河区实行种族歧视的工资政策,对巴拿马工人进行特别残酷的剥削。通过对巴拿马运河的控制,美国直接干预了巴拿马的内政。在巴拿马历史上,巴拿马统治者不能满足美国愿望时,美国就制造政变,换上更称它心的人物。同时,美国经济势力全面渗入了巴拿马,据美国商务部的“商业现况”杂志发表的数字,1954年美国在巴拿马投资达四亿三千三百万美元,仅从1950年到1954年中,掠夺到的利润就高达三亿三千二百万美元。
巴拿马运河不但没有给巴拿马人民带来了好处,反而成为美国榨取和奴役巴拿马人民的工具。
进行军事扩张的基地
8月10日“纽约时报”不加掩饰地说,巴拿马运河对美国具有重要战略意义。自从运河打通后,它便利了美国两洋舰队的调动。从历史上看,美国向中南美和远东国家进行军事和经济扩张的时候,这条运河起了极大作用。保卫运河也经常成为美国采取侵略性军事行动的借口。运河两端的巴尔菩亚港和克里斯托巴尔港已被美国占领作为海军基地。目前驻在运河区的美军达二万五千人。
当埃及收回苏彝士运河公司并且有效地保证了运河航行的时候,杜勒斯硬说,埃及行使它对运河的主权会使得其他国家的利益失去保证;可是在巴拿马运河问题上,他又要使人相信,美国霸持着运河不会使任何国家由于美国可能错用或滥用它在巴拿马运河的权利而遭到损害。值得注意的是,1901年的英美条约和1903年的“美巴条约”都没有像苏彝士运河条约那样给予“战时如在平时不分船旗可以自由通行”的保证。事实上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都曾经封锁巴拿马运河,并将它作为美军重要基地。可见,这条国际水道目前由一位美国总督管制,成为美国的一个军事基地,这个事实不是体现自由通航的原则,而是使得运河成为美国手中的一项政治和军事的手段。
巴拿马人民要求恢复主权
巴拿马人民从不承认强加到他们身上的“美巴条约”。“反对美国控制巴拿马运河”!“美国军队滚出去”!这是巴拿马人民长期以来的响亮口号。
在巴拿马人民英勇斗争下,1936年,美国被迫修改条约,将运河租金从二十五万美元增至四十万美元,承认巴拿马在运河区外的充分主权,并规定美国利用运河以外土地必须征求巴拿马政府同意。可是在第二次大战期间,美国又借口保卫运河,强借了一百多个基地,战后拒绝归还,并进一步要求租借太平洋岸的里奥哈托九十九年。由于巴拿马人民激烈反对,美国才不得不归还了部分基地。1955年美巴再度签订新条约,将运河租金再增至一百九十三万美元,规定运河区美巴雇员工资平等,但是条约又规定巴拿马必须准许美国无偿使用二万亩土地,作为军事训练和演习之用。新条约既没有解决巴拿马人民最迫切关心的运河主权问题,对运河以外军事基地问题同样也没有解决。现在,埃及收回苏彝士运河主权给巴拿马提供了榜样,巴拿马人民要求收回运河主权的呼声也日益高涨。巴拿马外长波伊德对杜勒斯关于美国拥有“主权”的谈话曾严加驳斥,他着重指出,“运河是建筑在巴拿马领土内,巴拿马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它的主权”。
巴拿马运河在美国军事占领下,既损害了巴拿马的领土主权,又不符合国际自由通航原则,但是美国为了战略和经济利益,宣告要永远控制它。与此同时,美国却借口保证自由通航,坚决主张对苏彝士运河实行“国际管制”,以便帝国主义共同宰割埃及主权。殖民主义者的这种丑恶面貌,是任何花言巧语所掩饰不了的。(附图片)
巴拿马运河的水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