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葛罗米柯接见西德大使并发表声明说 恢复德国统一只有由两个德国谈判 认为西德摧残人民权利旨在使德国的统一成为不可能

第6版()
专栏:

葛罗米柯接见西德大使并发表声明说
恢复德国统一只有由两个德国谈判
认为西德摧残人民权利旨在使德国的统一成为不可能
新华社9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8日讯:苏联外交部第一副部长葛罗米柯9月7日接见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驻苏联大使哈斯。哈斯把一件陈述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对恢复德国统一的看法的照会,以及关于这一问题的一份备忘录交给葛罗米柯。
葛罗米柯在接受上述照会时发表声明说,苏联一贯主张恢复德国的民族统一,使它成为和平和民主的国家。苏联政府的观点是:在目前德国存在有两个自主的国家的情况下,要恢复德国的统一,除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直接谈判之外,没有别的现实的道路。不经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取得协议,这个问题就不可能解决。
最近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采取了一些措施来使国家军国主义化,摧残受到波茨坦协定保障的德国人民的民主权利和自由,其目的在于使在和平民主基础上恢复德国统一成为不可能。在研究西德政府的照会时也不能不注意到这一点。
葛罗米柯表示,苏联政府将答复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的照会和备忘录。

纳赛尔再同“五国委员会”会谈 开罗电台说孟席斯等人不能避免失败

第6版()
专栏:

纳赛尔再同“五国委员会”会谈
开罗电台说孟席斯等人不能避免失败
据新华社9日讯 开罗消息:埃及总统府发言人8日晚间宣布,阿卜杜勒·纳赛尔总统将在9日国际标准时间二十二时三十分同“五国委员会”举行会谈。
这将是9月5日以来双方第一次会谈,前三天,会谈都没有举行。
据“金字塔报”说,在“五国委员会”委员之间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委员会9月7日的会议开了三个半小时,会议上的气氛十分紧张。
印度报业托辣斯报道说,“五国委员会”中有些委员仍旧不愿意离开开罗,而想再进一步努力,看看是否能在双方之间的鸿沟上架起“某种桥梁”。
埃及总统纳赛尔同他的助手也接连举行会议,研究局势。他同印度大使阿里·雅瓦尔·忠格保持着接触。
开罗电台的评论员在8日晚间说,以孟席斯为首的“五国委员会”的失败是不能避免的。一开始就很明显,埃及决不会放弃它对自己的全部领土的完整主权。

印度尼西亚外长在莫斯科说 反对武力解决苏彝士运河问题 埃及有权利收回运河并有能力保障通航自由

第6版()
专栏:

印度尼西亚外长在莫斯科说
反对武力解决苏彝士运河问题
埃及有权利收回运河并有能力保障通航自由
据新华社9日讯 塔斯社莫斯科9日讯:莫斯科电台记者请正在苏联访问的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阿卜杜加尼回答下列两个问题:印度尼西亚对苏彝士运河问题抱什么态度?他个人在国际苏彝士运河公司被收为国有以后参观苏彝士运河所得到的印象如何?阿卜杜加尼说:大家都知道,印度尼西亚认为,埃及作为一个自由和有主权的国家绝对有权利把苏彝士运河公司收归国有。
他说:印度尼西亚反对在解决苏彝士运河问题方面使用武力。这个问题应当根据联合国的原则和去年在万隆举行的亚非会议上提出的原则用和平方式来解决。
阿卜杜加尼说:在回答第二个问题的时候,我可以说,我绝对相信,埃及有充分的决心和能力尽一切努力来保障一切使用运河的国家在运河上有通航的自由。

图片

第6版()
专栏:

苏彝士运河在埃及接管后,航运照常通行无阻

读报有感

第6版()
专栏:

读报有感
 松若
“夺取”
艾登首相说,埃及“夺取”苏彝士运河是一种抢劫行为。
纳赛尔总统说:“西方说,我们夺取了运河。而实际上,运河从前被人从埃及人民手中夺走,现在回到了它的合法主人的怀抱”。
夺取的东西是别人的,是抢劫行为,是非法的;被夺走的东西是自己的,重新回到合法的主人的怀抱不但合法,而且合情合理。
“夺取”和“回到合法主人的怀抱”反映了一个重大问题:苏彝士运河究竟谁属。
在一国境内的河流,只能有一个主人。苏彝士运河在埃及的领土上流过,它只能是属于埃及的。英国善于说,埃及人夺取了苏彝士运河,但事实是苏彝士运河是埃及的财产,正如泰晤士河是英国的财产一样。艾登首相的结论是建筑在完全错误的事实基础上的。因此,公正的裁决是,艾登先生错了。
“生死问题”
艾登首相说,“今天通过这条运河的,大概有我国(英国)、西欧、斯堪的纳维亚和其他许多国家的工业活动所不可缺少的石油量的一半。这对我们全体是一个生死问题”。
二十多年以前,日本军国主义者大声疾呼,东北和华北是日本的“生命线”。而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确是沿着这条“生命线”前进的。但是结果怎么样呢?结果是大家都已知道了的,不用再赘言了。
当然,苏彝士运河它本身还是一条便利各国通航自由的水道。但是埃及政府已宣布保证世界各国在苏彝士运河的通航自由。
艾登首相本来是不应该有什么非议了。可是他还坚持他的“生死问题”。其实拆穿了,所谓“生死问题”,殖民主义而已,岂有他哉!
“纪录”
艾登首相说,他不能相信埃及总统纳赛尔关于运河通航自由的保证,因为纳赛尔总统的纪录证明他是一个不足以被人信任的人,等等。
无论个人或政府,根据纪录对证一下言行(历史上的和当前的)是有好处的。比如有人说,从1882年到1922年英国关于从埃及撤军的诺言就有六十六次,艾登首相完全可以根据英国外交部的档案查对一下,多几次或者还少几次,等等。
今天苏彝士运河不能自由通航的情况,艾登没有举出例子,其实眼前的记录是和艾登所说相反的。
巴拿马国旗
巴拿马大使瓦拉里诺对巴拿马没有被邀请出席伦敦会议表示不满。杜勒斯就这一点向他解释说,被邀请的基础是一个国家必须有二百万吨以上的船只。瓦拉里诺指出,巴拿马有三百多万吨。杜勒斯又说,这些船只实际上大部分是美国所有,只不过是悬挂巴拿马国旗罢了。
国旗是巴拿马的,船只是美国的;在杜勒斯看来,巴拿马的国旗仅仅是美国轮船上的装饰品而已。
国旗,对于各国人民来说是多么神圣和尊严呵,可是在华尔街看来,别国的国旗是可以任意糟蹋的。用得着的时候,美国便任意拿来用一用,用不着的时候便扳起脸来说,“去你的,巴拿马的国旗是不能代表巴拿马的?!”
史蒂文森的“扭”
史蒂文森说:美国必须行动起来制止共产主义,“必须发动各种新的计划来应付正在席卷世界的巨大的社会革命的挑战,把猛烈的改革力量扭向自由方面”。
“改革力量”何所指,它的内容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不过把它“扭向自由方面”也好,扭向“自由世界”也好,在史蒂文森看来,一定是一件好事,是挽救共和党政府在外面搞得“一团糟”局面的法宝之一。
“扭”确是一件简单干脆的事。按照扭者的意图遂心所欲而扭之,一扭而万事大吉,那真是称心如意的了!
其实“扭”也绝不是史蒂文森先生的发明,近几年美国确曾靠在联合国大会里操纵一个无形的“扭”而扭出几当子得意的事儿,诸如阻挠接纳我国进入联合国等等。难怪史蒂文森向往于“扭”了。在会议中,靠着“喝叱”、“威胁”、“吹捧”等等,“扭”确也能收一时之效。无奈好景不常,在联合国大会上,这个奇妙的扭近来已经有些失灵了。但史蒂文森先生可并不灰心,他要在会外运用“扭”。这是惊人的创造,而且恐怕要具有超人魄力的人来操纵。
预祝史蒂文森先生今年11月走进白宫,我们拭目以待,且看史蒂文森的“扭”。

叙黎两国外长会谈 研究法军集结塞浦路斯的威胁

第6版()
专栏:

叙黎两国外长会谈
研究法军集结塞浦路斯的威胁
新华社9日讯 大马士革消息:叙利亚外交部长比塔尔和黎巴嫩外交部长拉霍德9月8日在叙利亚的布卢丹举行会谈,讨论法国最近派遣军队到塞浦路斯一事可能使这两个国家受到的威胁。
叙利亚官方人士说,叙利亚和黎巴嫩政府由于这个离开两国边境五十英里的岛屿的危险的战略地位而以怀疑的眼光看待法军在塞浦路斯的集结。

纽约、伦敦、巴黎石油股票普遍下跌

第6版()
专栏:

纽约、伦敦、巴黎石油股票普遍下跌
新华社8日讯 关于苏彝士运河问题的开罗会谈陷入僵局以后,纽约、伦敦和巴黎的石油股票价格9月7日普遍下跌。
路透社纽约消息说,在国际石油股票的带头跌价下,7日的交易中,股票市场大约跌了三点,其中受影响最大的是荷兰石油公司和海湾石油公司的股票。
在伦敦,不仅石油股票下跌,工业股票也普遍下跌。
在巴黎的证券交易所里,苏彝士运河公司股票和石油股票在7日也都下跌。

柬埔寨国王再次指定西哈努克组阁

第6版()
专栏:

柬埔寨国王再次指定西哈努克组阁
据新华社河内9日电 据金边电台8日广播,柬埔寨国王苏拉玛里特已经再次指定西哈努克亲王组织新内阁。
自从钦·迪内阁在7月29日辞职以来,新内阁一直未能产生。国王曾经在3日指定西哈努克组阁,当时他表示初步拒绝这个任务。同时,他说,如无法找到解决政府危机的其他办法,他将改变这一决定。

反对英国在加尔各答设厂炼油 印度阿萨姆各界示威

第6版()
专栏:

反对英国在加尔各答设厂炼油
印度阿萨姆各界示威
据新华社新德里9日电 印度阿萨姆省各阶层人民一致反对英国的石油公司在加尔各答设立炼油厂来提炼阿萨姆省出产的石油的计划。
英国人办的阿萨姆石油公司建议在西孟加拉省的加尔各答建立炼油厂,然后再用一条九百英里长的输油管把炼油厂同阿萨姆的迪格鲍伊油田连接起来。
阿萨姆人民强烈反对这个建议,他们要求炼油厂应该建立在能就地开发石油的省内。
阿萨姆全省各地曾经在8月11日发生了最大规模的一次学生示威,参加示威游行的学生和居民不下二十万人。8月28日,阿萨姆的各个市镇举行了示威游行,学校、商店都关起大门,街上交通停顿。

阿里辞去巴基斯坦总理职务并退出穆斯林联盟

第6版()
专栏:

阿里辞去巴基斯坦总理职务并退出穆斯林联盟
据新华社喀喇蚩9日电 巴基斯坦总理穆罕默德·阿里在9月8日下午提出辞呈,并且退出了穆斯林联盟。
阿里总理在晚间曾经召集内阁会议。他后来离开喀喇蚩前往多姆洛提去度周末。他将在9月10日从那里回来。
中央内阁中的两个联合阵线的阁员——卫生部长克·克·达塔和经济部长阿克·达斯8日参加了共和党。预料来自东巴基斯坦的中央各部长还有更多的人会这样作。
据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报道,一位高级人士说,穆罕默德·阿里已经明确地拒绝参加共和党。但是,阿里并不是没有可能以无党派人士领导一个新内阁的。
8日晚上有消息说,总统可能要求穆罕默德·阿里作为联合党的领袖组织下一届的政府。
许多共和党人和其他的领导人物也在昨天发表声明,建议总统要求穆罕默德·阿里组织新内阁。

梭发那·富马在西贡说 老挝的统一在年底可以实现

第6版()
专栏:

梭发那·富马在西贡说
老挝的统一在年底可以实现
据新华社河内9日电 西贡消息:老挝首相梭发那·富马8日在西贡说,老挝的外交政策是一种严格而谨慎的中立政策。
富马8日到达西贡进行二十四小时的访问。他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们一贯遵守印度的五项原则政策。我们愿意尊重别人的主权,我们也希望他们尊重我们的主权。”
他接着说,老挝希望同所有的邻国保持良好的关系,这就是他访问南越的原因。他又说,他的访问也将消除由于他最近访问中国和越南民主共和国而引起的“误会”。
富马在当天曾经同吴庭艳举行了会谈。富马说,会谈的目的是要发展老挝和南越的贸易往来。
富马还谈到,他的国家愿意从一切国家接受经济援助,只要这种援助不含有干涉老挝主权的意义。
他说,在他最近访问北京的时候,中国并没有强迫老挝接受援助,而只是表示愿意给予这种援助。他说,老挝还没有决定它是否将要求中国给予经济援助。
他又说,苏联已经就互派外交使节的问题同老挝进行接触,但是老挝还没有对此作出任何决定。
这位老挝首相在谈到内部事务时说,寮国战斗部队代表团可望在9月15日来到万象,就老挝统一问题取得最后协议。富马相信,到今年年底老挝的统一将可以完全实现,但是不可能更早。
富马已经在今天离开西贡前往巴黎,向正在法国的老挝国王报告老挝局势。

意共主张和平解决苏彝士运河问题 要求政府公开反对英法的侵略意图

第6版()
专栏:

意共主张和平解决苏彝士运河问题 要求政府公开反对英法的侵略意图
据新华社9日讯 据塔斯社罗马消息:意大利共产党领导机构8日在“团结报”上发表声明,要求意大利政府在目前的苏彝士运河危机中不要把意大利拖入任何冲突,并且要求政府“公开反对英、法帝国主义方面的任何侵略意图和行动,而目前就应当积极参加和平解决苏彝士冲突的活动。”

英国工党外交政策发言人 抨击政府处理运河问题失当 美英法三国专家商量下一步的措施

第6版()
专栏:

英国工党外交政策发言人
抨击政府处理运河问题失当
美英法三国专家商量下一步的措施
据新华社9日讯 伦敦消息:英国工党外交政策发言人罗本斯9月8日抨击保守党政府处理苏彝士运河问题失当。
罗本斯说,如果来自开罗的关于同纳赛尔举行的会谈未能达成协议的消息属实,那么艾登只好辞职。
罗本斯警告说,如果使用武力来解决苏彝士问题,这就将“违反联合国宪章”,“使印度和锡兰脱离英联邦,并且使整个阿拉伯世界和亚洲世界团结起来反对我们”。
罗本斯说,“工党的政策是非常清楚的。英法军队决不可以和埃及开战以实行苏彝士运河的国际化。整个问题应该提交给联合国,而且事实上这个问题应该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提交到联合国。”
据新华社9日讯 美、英、法三国中东问题专家9月8日在华盛顿开始会商,讨论在埃及拒绝接受杜勒斯计划的情况下如何确定西方的下一个步骤的问题。
据合众社消息说,艾登政府目前无意放弃杜勒斯计划中关于使运河国际化的基本原则。伦敦人士传说,英国官方正在考虑的措施之一是加紧对埃及的“经济制裁”。
有迹象表明,英国还正在改变主意,考虑把苏彝士运河问题提交联合国。
9月8日“纽约时报”刊载的伦敦电讯说,英国政府的这种改变是受着四个因素的影响。这四个因素是:英国和美国步调不一致;英国工党反对对埃及的强制性的做法;孟席斯使命的失败和英国政府在下一个步骤上举棋不定;认识到英法两国的军事集结不足以保证“迅速的军事决胜”。

土耳其工业家发出怨言 美国只说空话不给机器

第6版()
专栏:

土耳其工业家发出怨言
美国只说空话不给机器
新华社9日讯 塔斯社伊斯坦布尔8日讯:土耳其“新时报”报道了在土耳其活动的美国商务代表团同土耳其矿砂出口商的会谈情况。
土耳其商人和工业家对美国人说,正当土耳其异常缺乏开采铁、铅和其他矿藏所必需的资金的时候,美国却把土耳其输出铬矿砂所应获得的货款冻结了三、四年。
一个土耳其工业家谈到给土耳其的“美援”时说:“这不应当叫做援助。要是真正希望我们繁荣,那就应当停止说空话,给我们机器。”
美国代表团团员们对这一点的答复是,土耳其应当用扩大对美国的输出来保证取得购买机器所必需的外汇。

国际点滴

第6版()
专栏:国际点滴

国际点滴
生财有道
在南美洲哥伦比亚人民中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回,总统罗哈斯参观一个牧场,他向牧场主人表示愿意购买一头肥壮公牛。下面是当时的一段对话:
主人:“我不能收钱,我送一头给总统阁下当礼物”。
罗哈斯耸耸肩:“我是总统,不能接受礼物”。
主人:“那么,我以一比索价钱卖给您一头”。罗哈斯付给主人一张五比索的钞票。
主人:“总统先生,我没有零钱找你”。
罗哈斯:“没有关系,再给我四头牛好啦”!
睫毛的用途
过去,侦察犯罪行为一般是根据指纹。但是,最近日本又增加了一种新的破案武器,据说,一位名叫藤松正的日本眼科专家认为,人类睫毛每人不同,可以用它来鉴别人物,现在这位专家已搜集了两万根以上的睫毛,并且作了试验。

埃及纪游

第6版()
专栏:

埃及纪游
冯之丹
(十四)伟大的古城底比斯
太阳落到了金字塔的后方,傍晚六点钟光景,我们搭火车离开罗南行。从车窗眺望出去,一片可爱的绿野,及在田野上走着驴子、骆驼和牛羊,甘蔗和小麦都已经成熟,有些甘蔗田和麦田已经收割完毕了。
在火车上度过了一个夜晚。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列车把我们带到了古代埃及伟大的京城底比斯的一角——拉克索。
纪元前十六世纪末叶,埃及人胜利地抗击了海克索斯人的入侵,奠定了底比斯的昌盛和繁荣的基础。将近一千年期间,光荣的底比斯成为埃及历史上的黄金时代之一。从波斯湾和红海,从热带非洲和撒哈拉的绿洲上,人们把珍宝和财富都运到底比斯来。古希腊的伟大诗人荷马曾经这样描写过底比斯:“只有沙土的细粒才能够斗量蕴藏在底比斯和它的一百个城门里的财富。”
很久以前,底比斯的所有的宫殿和房屋建筑就已经被毁了。现在还剩下的是许多宏伟的寺庙、高耸的尖标和巨大的石雕像。
今天的拉克索和它的附近的克尔纳克村就是被毁的底比斯城的一部分。我们乘着马车逛游市区,辚辚的车声和有节奏的马蹄嗒嗒声,使我们感到仿佛是生活在好多世纪以前的世界里。
走进了拉克索和卡尔纳克的古迹区,犹如走进了石头的森林。简直很难捉摸,在那遥远的过去,埃及人是用什么办法把这些高大的石头按照巧妙的设计组织起来的。
在卡尔纳克的阿蒙(丰收之神)神庙,我们看到了石头的海洋。在正门里面,有一长列石头雕塑的公羊,四周是一垛一垛石头的围墙。跨过一道围墙的大门,就看到了规模宏大的阿蒙神的寺庙。这是纪元前十二年左右古埃及白王帝拉美西三世建立的。曾经在埃及的历史上有一个时期,每一代国王都要为阿蒙神建立庙宇,石柱或塑像。
在神庙附近,树立着许多拉美西三世的塑像。他手执皇鞭,双手交叉,模仿永生神的姿态。还能见到由一百三十多根粗大的石柱组成的大厅。每根石柱高约二十多公尺,直径在五公尺以上,八个人伸直双臂,才能围抱住它。石柱上雕刻着古埃及的象形文字。
在神庙附近的另一个地方,出现了一大片散乱的颓石。在乱石中耸立着一个高约四十公尺的尖标。这个标石是在三千四百多年以前由埃及著名的女王赫切普舒塔建立的,用一块完整的石块雕琢而成。我们一边参观,一边好奇地讨论着这一块尖标在古代是怎样才能够树立起来的。
离开这座女王的尖标不远,有一堆一堆的石砖,石砖上刻着象形文字。这些石砖都是最近在地下才挖掘出来的。根据考古学家的研究,这里在纪元前一千三百年左右有一座庙,埃及人现在正设法要把这些石砖按照原样拼起来,恢复这个古迹。
拉克索当地的一位埃及考古学家陪同我们一起参观。他对我们说:“从前,这里有几十座高大的尖标,但是都被盗运到纽约、伦敦和巴黎去了,而我们埃及自己却失去了它们。”他接着说:“所以,埃及共和国诞生以后便颁布了一项法令,禁止任何人在拉克索古迹区拿走那怕是一块乱石。”到了拉克索,你千万别瞧不起那些散乱的颓石呵,因为在这里的每一块乱石都是埃及人民所珍惜的文化遗产。

民族自决的要求是无法遏止的

第6版()
专栏:

民族自决的要求是无法遏止的
袁先禄
“爱之岛”——这是古代希腊人民对塞浦路斯的称呼。因为,根据希腊神话,爱与美的女神厄茀萝达蒂就是乘着黄金色的海浪来到这个岛屿上的。
今天,地中海东部这个风光绮丽、景色如画的海岛,却弥漫着一片火药气味。一批批的飞机和船只,运来了大量全副武装的英国皇家子弟兵。在英国的同意下,法国军队在最近也开始陆续开到了这里。英法的殖民主义者把爱与美的女神的降生地作为军事基地,企图逼迫埃及接受苏彝士运河“国际化”的计划。
在向埃及人民剑拔弩张地进行军事讹诈的同时,英国殖民主义者在塞浦路斯问题上也更加凶相毕露了。他们悍然扼杀了最近出现的和平解决塞浦路斯问题的希望。
大家知道,由于英国政府在今年3月横蛮地放逐了塞浦路斯马卡里奥斯大主教和塞浦路斯民族解放运动的其他领袖,就使得和平解决塞浦路斯问题的谈判中断了。英国殖民主义者接着就调兵遣将,对要求摆脱英国殖民统治的塞浦路斯人民加紧武力镇压。他们在实施恐怖统治的时候,却企图把责任归之于塞浦路斯人民反抗殖民镇压的武装斗争。他们骂塞浦路斯的爱国者是“恐怖分子”,并且强调只有在“恢复法治和秩序”以后才有可能恢复谈判。
8月16日,塞浦路斯爱国者的组织“为塞浦路斯而斗争”宣布暂时停止一切武装反英活动,要求英国当局采取相应的步骤,重新开始和平解决塞浦路斯问题的谈判。但是,英国却仍然拒绝打开恢复谈判的大门。
“现在投降吧!”塞浦路斯英国总督哈定元帅发出了一个“最后通牒”。这个“最后通牒”要求一切从事武装反抗的塞浦路斯爱国者在9月12日以前放下武器向英国当局投降。“投降者”有两条道路可以选择:一条是终生流亡,另一条是监禁。
紧接着,英国当局又开始了新的镇压行动。8月底,塞浦路斯尼科西亚市长的住宅受到英国军警的搜查,教会委员会领袖安戴莫斯被英国当局所软禁。9月5日,教会委员会的总干事尼科斯·克拉尼迪奥蒂斯又被英国当局逮捕了。
于是,人们看到了唐宁街的逻辑:如果塞浦路斯人民对殖民主义的恐怖统治进行武装反抗,那是使用暴力,英国不能同意谈判自决的问题;如果塞浦路斯人民愿意停止武装斗争,开始和平谈判,那就应该投降,然后再谈自决问题。左右逢源,总之塞浦路斯人民必须屈服,温顺地听英国殖民主义者摆布。
多末奇怪的逻辑呀!但是说穿了也很简单:在殖民主义者的心目中,殖民地人民的民族自决权利根本算不了什么,只有他们的殖民利益才是至高无上的东西。英国首相艾登爵士就曾经不止一次地公开说,为了“保卫”英国在中东的石油利益,占领塞浦路斯是绝对必要的。不久以前英国当局向驻在塞浦路斯的英国士兵散发的一种小册子里说得更具体:塞浦路斯是英国“中东战略的神经中枢”,是英国“可能在中东采取任何军事行动和空中行动的跳板”,这中间没有塞浦路斯人民民族自决权利的丝毫地位。在英国殖民主义者看来,塞浦路斯是支撑殖民帝国、镇压中东民族独立运动的一块重要战略基地。目前英法在塞浦路斯集结军队,对埃及实行武力威胁,最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塞浦路斯人民不愿意让殖民主义者来安排他们的命运。在塞浦路斯居民中,希腊血统的占80%。他们长期以来一直要求摆脱殖民统治。连伦敦“泰晤士报”也承认:“这种要求和英国的统治一样由来已久,甚至还要久一些。”特别是近年来,在各个民族解放运动的洪流的冲击下,塞浦路斯人民积极展开了争取自决权利的斗争。他们的口号是:“意诺西斯”——回到希腊的怀抱。
英国殖民统治者在这个岛上驻扎了数万武装军警,用戒严、搜捕、罚款、监禁以至“格杀勿论”的恐怖手段来对付岛上的和平居民。但是,血腥的武装镇压吓不倒塞浦路斯人民。英国殖民者在对塞浦路斯人民进行血腥镇压的同时,大吹大擂要制定什么“宪法”,来推销冒牌货的“自治”。这种拙劣的遮眼手法也骗不过塞浦路斯人民。塞浦路斯人民反对殖民统治的斗争力量已经越来越强大了。
这一次,英国政府拒绝恢复谈判的无理态度,更加强了塞浦路斯人民斗争的意志。哈定提出的“投降条件”,已经受到塞浦路斯人民的一致抗议;在卡洛格里亚村,居民们还举行了示威游行。尽管英国当局采取了新的镇压行动,“为塞浦路斯而斗争”地下组织的活动却有增无已。9月2日,尼科西亚一个广场附近的房子上出现了这个组织的巨幅标语,上面写道:“哈定说,‘为塞浦路斯而斗争’组织在六个月内就要完蛋。但是,‘为塞浦路斯而斗争’组织仍然是强大的。”与此同时,在一个露天电影院里也传出了这个组织向观众宣传的声音。一个新成立的地下组织“为塞浦路斯而斗争政治委员会”在不断进行着活动。这个组织在散发的传单中警告英国殖民当局说:塞浦路斯人民都参加反对奴役、争取自由的斗争,如果哈定打算逮捕和监禁“为塞浦路斯而斗争”组织的成员,那末他就必须监禁全体塞浦路斯人。
塞浦路斯人民反对殖民镇压的斗争,受到了世界舆论的广泛支持。特别是希腊人民更是全力支持他们塞浦路斯同胞的自决要求。当英国殖民当局在5月份横暴地绞死两个塞浦路斯青年的时候,希腊各地下半旗致哀三天,作为对英国的“有力的沉默抗议”。在克里特岛一个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空军基地,二千名希腊工人举行了罢工,来抗议英国当局的暴行。这次英国拒绝进行谈判,更引起了希腊人民的愤慨。8月底,希腊驻联合国代表在给联合国秘书长的信里严正地谴责了哈定的“可耻的最后通牒”,并且表示目前“希腊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坚决要求联合国大会讨论塞浦路斯问题”。就是在英国国内,英国政府的无理态度受到舆论的普遍反对。不久以前英国“新闻纪事报”曾经指出:“如果政府还有一点清醒,它一定知道,它的政策在这个国家以及在塞浦路斯是越来越不得人心了。”在7月份英国议会开会的时候,工党的议员们指责了政府在塞浦路斯的政策。最近,英国自由党发表公报,要求迅速恢复谈判。
塞浦路斯的流血斗争还在继续着。前途是很明显的:如果英国还是顽固地拒绝承认塞浦路斯人民的自决权利,决意孤行蛮干下去,它只会使自己的处境越来越狼狈;而塞浦路斯人民一定会得到胜利,实现他们的民族愿望。这样的事情已经有了许多前例,这种趋势现在是较以往任何时期更加无法遏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