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蒙古政府和阿尔巴尼亚政府发表联合公报 两国决定进一步发展友好合作关系

第5版()
专栏:

蒙古政府和阿尔巴尼亚政府发表联合公报
两国决定进一步发展友好合作关系
新华社9日讯 乌兰巴托消息: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阿尔巴尼亚政府代表团就阿尔巴尼亚政府代表团访问蒙古发表联合公报。
以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谢胡和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霍查为首的阿尔巴尼亚政府代表团在9月3日到7日在蒙古作了友好访问。在访问期间,谢胡、霍查和蒙古部长会议主席泽登巴尔、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书记杜格苏伦举行了会谈。
联合公报说,在这次亲密友好的会谈中,商谈了有关进一步发展与巩固蒙阿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问题。并且也就有关两国利益和对某些国际问题的看法交换了意见。
会谈双方十分满意地指出,蒙阿人民的兄弟友好合作,正为着两国人民的幸福和维护世界和平的利益而一年比一年地扩大和发展着。
会谈双方还就进一步发展两国的经济、文化、科学技术合作及交换社会主义建设中所获得的经验等问题进行了商谈,并且签订了蒙阿之间换货及支付协定。
就国际问题交换意见时,双方着重指出蒙阿政府坚决奉行在著名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来发展和平及各国之间的友好关系的政策。
两国政府一致赞成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各人民民主国家和印度共和国及其他爱好和平各国所努力采取的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有效措施。
由于和平的敌人违反联合国宪章的崇高原则,反对和阻挠大多数会员国的要求,使应该享受联合国会员国权利的,爱好和平、自由、独立的蒙古一直到现在不被接纳为联合国会员国,蒙阿两国政府认为这是不合理的。
双方坚决相信,联合国在它的下届大会上应该接纳蒙古为会员国。
蒙古政府和阿尔巴尼亚政府坚决谴责不使世界大国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因而减低了这个重要国际组织的威望的非法行为。

平壤十万多人举行盛大集会 欢迎阿尔巴尼亚政府代表团

第5版()
专栏:

平壤十万多人举行盛大集会
欢迎阿尔巴尼亚政府代表团
新华社平壤8日电 今天下午平壤市十万多人举行盛大集会,欢迎来朝鲜访问的阿尔巴尼亚政府代表团。
以谢胡和霍查为首的阿尔巴尼亚政府代表团全体人员、以金日成为首的朝鲜国家领导人都出席了欢迎大会。
金日成和谢胡在大会上先后讲了话。金日成说,朝鲜劳动党、共和国政府和朝鲜人民将为进一步发展和加强朝阿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和政治、经济、文化联系而努力。代表团来朝鲜访问将大大有助于两国建设社会主义和巩固世界和平的事业。
谢胡在讲话中对朝鲜人民的热烈欢迎和接待表示感谢,并且表示坚信,这次访问必将进一步增进和巩固两国的友谊。
谢胡强调说,阿尔巴尼亚人民和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政府热烈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和平统一祖国的政策。并且相信朝鲜人民统一祖国的愿望必将得到实现。
据新华社平壤8日电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阁首相金日成今天晚上举行宴会欢迎以谢胡和霍查为首的阿尔巴尼亚政府代表团。

我艺术团在乌拉圭演出结束 苏比利亚主席希望促进两国经济文化关系

第5版()
专栏:

我艺术团在乌拉圭演出结束
苏比利亚主席希望促进两国经济文化关系
新华社蒙得维的亚9日电 中国艺术团9月6日晚上结束了在蒙得维的亚的演出。艺术团一共演出了十场,场场都受到热烈的欢迎。
9月7日乌拉圭国务会议主席艾伯托·苏比利亚接见了艺术团团长楚图南和副团长赵沨。苏比利亚说,从目前的国际政治局势看来,促进乌拉圭和中国之间的经济和文化关系是适宜的。当天晚上,艺术团举行了告别鸡尾酒会,出席酒会的有乌拉圭社会名流和文化界人士两百多人。
在乌拉圭期间,艺术团曾经访问了乌拉圭大学校长阿果里沃,在乌拉圭民族英雄阿尔蒂加斯的雕象前面献了花圈,并且同乌拉圭艺术家们进行了会见。9月5日,艺术团还特别为儿童们演出了一场。
艺术团的各次演出受到了很高的评价。“行动报”说,中国戏剧表现了优美的配合。京剧把戏剧中的动作表情发挥到了不可能达到的地步,由于没有布景,就表现得极其纯净。

奥地利总理接见冀朝鼎

第5版()
专栏:

奥地利总理接见冀朝鼎
新华社布拉格9日电 维也纳消息:奥地利总理拉布9月8日上午在总理办公室接见了中国参加维也纳国际博览会代表团团长、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副主席冀朝鼎,并且进行了融洽的交谈。

捷机械工业展览会开幕

第5版()
专栏:

捷机械工业展览会开幕
新华社布拉格9日电 第二届捷克斯洛伐克机械工业展览会9月8日下午在布尔诺市开幕。
这届展览会比去年9、10月间在这里举行的第一届展览会规模更为宏大,展览面积扩大了一倍,达到八万六千平方公尺。
展览会上展出了三千多种机器,其中包括全套工厂设备、各种工作母机、各种重型和轻型机器、飞机、车辆、农业机器和精密机器等。
展览会反映了捷克斯洛伐克机械工业的日新月异的成就。展览会上单是展出的新式机器和设备就有三百多件。所有机器上的新式设备或者新式部件都漆上了醒目的、有特殊颜色的油漆,受到了参观者的极大注意。
展览会将在9月底结束。

黎巴嫩总理接见我国商务代表

第5版()
专栏:

黎巴嫩总理接见我国商务代表
新华社9日讯 贝鲁特消息:黎巴嫩总理阿卜杜拉·雅非接见了新近到达的中国驻黎巴嫩商务代表王烈望和副代表戴佩宸。
在接见时,雅非总理对他们的到达表示欢迎,并且希望为了两国的利益,发展和加强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王烈望把周恩来总理的一封问候信递交给雅非总理。

苏联建成没有舵的船

第5版()
专栏:

苏联建成没有舵的船
新华社莫斯科9日电 据“苏维埃俄罗斯报”报道:苏联一家工厂制造成功一种没有普通的舵的船。这种船不仅可以按照一定方向航行,而且可以在原地打转,迅速地停下来,或者改变前进方向,作任何的机动航行。
伊若拉工厂所出产的这种新式船只的推进机的构造很简单,它由几个垂直安装的翼桨组成。这种翼桨同时起螺旋推进器和舵的作用,靠新的推进机可以不改变翼桨旋转的次数和运动的方向而改变船的航行速度,使它前进或后退,在不超过船身长度的距离内使船完全停下来。这一切动作只要改变一下翼桨的角度就可以做到。
这种新的推进机即使在最复杂的航行条件下也能够运用自如。它不需要特别的保养。使用翼桨推进机,就可以不要舵的装置、逆转装置和减速器,这就使得有可能大大简化船的构造。
由于逆转和靠岸动作的时间缩短了五分之四,这种船可以节省燃料15%。

百岁老人在苏联到处可见

第5版()
专栏:

百岁老人在苏联到处可见
苏联人口迅速增加,死亡率大大缩小,百岁老人到处可以见到。苏联教授比茨歇拉乌林在“苏联”画报著文说:最近五年,苏联增加的人口相等于目前丹麦、挪威、芬兰、瑞士四国所有的人口。现在与1913年比较,人口死亡率减少了三倍半。
他说:苏联科学家们最近仅在格鲁吉亚、阿布哈兹两个共和国内调查,就发现了一万二千三百多老人活过了一百岁。格鲁吉亚共和国有一万零三百个百岁以上的老人,其中35%是男人,65%是女人。这些老人们精神健康,经过检查证明:很多老人保存着很好的视力、听觉、牙齿,心脏与神经系统正常。
老人中最老的是叶古尔·彼开维契·卡洛也夫。他已经一百五十五岁了。他生于1801年,比俄罗斯伟大诗人莱蒙托夫早生了十三年。他的妻子泰玛莉·瓦依玛朵也已经一百二十五岁了。
在阿布哈兹共和国的古道夫区里住着一百四十九岁的老人彼西·柴巴,不久前,他在当地的小学里给孩子们讲述了革命前农民们的悲惨生活情形。一百三十八岁的老太太茄契莎维尔视力很好,她还能缝制毛料衣服。
很多百岁以上的老人是民谣歌手。他们知道很多极有趣的民间传说与历史故事。
(本报莫斯科电)

莫斯科电视台介绍我国作品

第5版()
专栏:

莫斯科电视台介绍我国作品
新华社莫斯科8日电 莫斯科电视台最近一次的文学节目介绍了中国的文学作品。一群莫斯科汉学家和翻译走进了电视放送室。中国驻苏联大使馆一等秘书宫亭以客人身份应邀参加了这次播送。
苏联国家文艺书籍出版局东方编辑部主任马·维塔谢夫斯卡娅介绍了苏联最近出版中国作家著作的情况。她说,苏联正在出版中国古今诗选四卷集,已经出版了茅盾著作纪念集、赵树理的长篇和中篇小说、郭沫若的诗歌和剧本以及其他许多现代文学家的作品。苏联读者很喜爱鲁迅的作品。最近两年,鲁迅作品的发行量超过了二十万册。在这一时期出版的全部中国作家书籍数量达二百五十多万册。
随后,翻译列·艾德林和列·切尔卡斯基朗诵了白居易、屈原和其他诗人的诗。
宫亭用俄语向莫斯科人致意,他说,苏联人对中国文学和新中国人民对苏联文学彼此表现的巨大兴趣是两个伟大国家的人民之间友谊不断增强的因素之一。

索非亚举行庆祝保加利亚国庆大会 布尔加拉诺夫报告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成就

第5版()
专栏:

索非亚举行庆祝保加利亚国庆大会
布尔加拉诺夫报告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成就
新华社9日讯 据保加利亚通讯社报道:9月8日晚间,索非亚举行了保加利亚解放十二周年庆祝大会。
保加利亚共产党和政府领导人日夫科夫、于哥夫、达米扬诺夫,索非亚各界代表,各国驻保加利亚外交使节和苏联共产党老布尔什维克代表团出席了庆祝大会。
保共中央书记布尔加拉诺夫在会上作了报告。他在报告中谈到保加利亚的社会主义建设成就的时候说,1955年保加利亚的工业总产量已经增加到了1939年的五倍半左右。仅在1955年一年里,工业总产量的增长数字就为1939年全年工业产品数量的一半。由于工人阶级的英勇劳动,今年上半年工业生产计划完成了101.2%,工业向国家提供的各种货物总值比去年上半年多十三亿八千三百万列弗(保币)。
布尔加拉诺夫接着指出,在极短的时期中,保加利亚已经发展了一些在法西斯统治下从未有过的重工业部门。1955年,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生产的对比已经从1939年的23比77变为50.7比49.3;煤的开采量从1939年的二百二十一万四千吨增加到一千零四万九千吨;电力增加到1939年的七、八倍;矿砂开采量增加到1939年的八十五倍。同1948年相比,1955年的黑色金属总产量增为二十一倍以上,有色金属增为五倍多,机器制造和金属加工工业总产量增为六倍半,其中机器制造业的产量则增为八倍以上。
布尔加拉诺夫说,今天,在9月9日取得历史性的胜利的十二年之后,我们引以为民族自豪的是,农村中的合作化制度已作为保加利亚农业发展的唯一正确的道路而最后地确立起来。
布尔加拉诺夫还谈到了保加利亚的外交政策。他指出,保加利亚政府今后仍将努力发展同各个国家的全面的联系和经济合作,特别是同保加利亚的邻国。现在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同三十二个国家保有外交关系,同五十四个国家有贸易往来。他说,在消除同南斯拉夫不正常关系方面获得了成就。在扩大经济和文化合作、加强保加利亚、希腊和土耳其人民之间的友谊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可能性。保加利亚人民及其政府将尽一切努力来有效地扩大这一崇高事业。
布尔加拉诺夫报告结束以后,苏共老布尔什维克代表团团长莫斯卡托夫在会上宣读了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苏联部长会议和苏共中央向保加利亚人民祝贺解放十二周年的贺词。
最后,大会参加者并且通过了给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苏联部长会议和苏共中央委员会的致敬电。

波兰开始举行波苏友好月

第5版()
专栏:

波兰开始举行波苏友好月
新华社华沙9日电 波兰从9月8日起开始举行传统的波苏友好月。在这一天,华沙文化科学宫中举行了友好月的开幕仪式。
波兰报纸指出,今年的波苏友好月是在波兰工人阶级和它的政党正在从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的结果中吸取教益的时候举行的。报纸说,苏联在社会主义建设方面的帮助和经验仍然是波兰建设的主要因素。波兰将从苏联的经验中吸取那些最适合波兰需要的经验。
波兰统一工人党和其他政党的一些负责人、波兰公众组织和文化科学界的代表,以及苏联对外文化协会代表团参加了友好月的开幕仪式。

苏联提高低工资职工的工资

第5版()
专栏:

苏联提高低工资职工的工资
新华社莫斯科9日电 苏联部长会议、苏共中央和全苏工会中央理事会在一项决定中宣布,从1957年1月1日起提高低工资职工的工资。
按照这个决定,在工业企业、建筑工地、运输和邮电企业中直接参加生产的工人和职员的工资每月不得少于三百到三百五十卢布,而其他的人,以及下级勤杂人员和警卫人员的工资,如在城市和工矿地区者,每月不得少于三百卢布;如在农村地区者,每月不得少于二百七十卢布。
这项提高工资的规定适用于工资标准低于上述幅度的职工。
职工在完成和超额完成工作定额时取得的收入,奖金,从事额外工作,在假日和夜间工作所得的收入,年功奖金,以及在生活和劳动条件较差的地区工作的补贴等,都在上述工资标准以外另行支付。
上述工资标准也适用于为了提高技术而参加学习的职工。
决定指出,从明年1月1日起,停止征收每月工资或助学金的数额少于三百七十卢布的工人、职员和学生应缴纳的所得税,以及婚后和未婚的单身者、子女少的苏联公民应缴纳的税款。
预计,1957年度国民经济计划和国家预算中将拨出八十亿卢布来实行提高低工资工人和职员的工资的措施,这样可以保证所有上述劳动者的工资大约提高33%。

共同社报道日政府打算修改对华贸易政策

第5版()
专栏:

共同社报道日政府打算修改对华贸易政策
新华社9日讯 据共同社今天报道,日本政府已经决定要大规模修改现行的对中国的贸易政策。根据长时期的观察所得到的观点,日本方面“将把重点放在确保中国大陆市场上面”。
共同社说,日本政府采取这个方针的原因是因为西欧国家最近对中国贸易有了相当增加,日本如果继续像过去那样同中国贸易,将会被中国市场所摒弃。
不久以前回国的日本工商界访华代表团最近曾经提出一份报告,说明西欧国家已经在向中国输出禁运物资。这些日本工商界人士担心,日本如果不打破禁运壁垒,它将在激烈的贸易竞争下失去中国市场。在这个报告发表后,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国会议员促进日中贸易联盟和日中输出入协会在9月5日共同强烈要求日本政府努力缓和禁运限制,改变日本商品在中国市场上比西欧国家落后的现象。
共同社说,日本政府已经开始采取必要的措施。它正在同美国政府进行交涉,要求允许日本进行有伸缩性的对中国的出口贸易。据日本政府人士说,日本打算使那些需要取得美国政府的谅解才能向中国出口的物资中,有一定范围的物资今后只在输出后向巴黎统筹委员会提出报告。

苏加诺到索契拜访布尔加宁

第5版()
专栏:

苏加诺到索契拜访布尔加宁
新华社9日讯 据塔斯社索契9日讯:9月7日下午到达索契访问的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和他的随行人员,9月8日拜访了正在那里同自己的家属休假的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布尔加宁。
布尔加宁热情地接待了贵宾。他同客人们在寓所外面的公园漫步,并且从临海的悬崖上眺望了广阔的海面。随后,布尔加宁设午宴招待客人。午宴结束以后,布尔加宁还邀请苏加诺总统等划船。

雅库特的金刚石

第5版()
专栏:

雅库特的金刚石
在苏联东部雅库特自治共和国的无边无际的大森林里,出现了几个不大的村庄,碧绿色的森林围绕着一排排的小木房子,这是苏联地质工作者居住的地方,他们在这一带发现了非常富饶的金刚石矿。
提起金刚石,人们总是习惯于把它看做是一种异常豪华的装饰品,很容易想起那贵得惊人的美丽的钻石戒指等等。其实,金刚石在工业技术上的应用也是非常广泛的,从切玻璃开始,一直到金属加工、钻探坚硬的岩石、研磨坚硬材料的制成品,都用得着它,在制造最精密的仪器和计时表时,也是缺不了金刚石的。
金刚石是一种稀有的矿物,1954年全世界金刚石的开采量是最多的一年,也只有四吨多,其中82%都用在了工业技术上。产金刚石最多的地方是非洲,它的产量占全世界产量的98%(苏联不算在内),其次是巴西、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地。过去许多人认为这种矿石只是热带的产物,可是现在,这个不长的金刚石产地名单上又添上了苏联的雅库特自治共和国。
雅库特金刚石矿藏的发现并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容易的。苏联地质学家根据地质结构断定西伯利亚东部的这个地区一定有金刚石。可是艰苦的勘探工作进行了很久。差不多在从北冰洋海岸起沿着那漫无人烟的一条条河流,在那布满了森林的广大地区,都找得到地质工作者的足迹。他们没有放过一条小河,为了找到几小颗金刚石结晶体,常常要淘洗几十或几百立方公尺的沙砾,而且有时还连一小颗金刚石都找不到!
但是,科学的预见和坚持精神终于胜利了。1949年,勘探队中的一支队伍在雅库特找到了第一颗金刚石。又过了一些时候,发现了雅库特金刚石有一个“伙伴”——深红色的镁铝榴石。这种小红石和金刚石矿混在一起,可是比金刚石多好几万倍,这个发现简直不亚于找到金刚石,因为这些小红石就像指路的小灯一样,指出了金刚石的动向。于是地质工作者们就跟着小红石辗转在有小溪和泉水流过的山谷之间……最后,终于在1954年秋天发现了苏联第一个金刚石矿。随后,1955年又相继发现了几十个金刚石矿产地。
大自然把金刚石藏在大森林的深处,离最近的居民点也有几百公里,勘探队不得不经常出没在渺无人迹的大森林里。这些在深山探宝的人们,每当找到金刚石时是多么兴奋啊!有一支小勘探队在找到了第一颗金刚石时,曾发生了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这颗金刚石的直径不过只有三毫米,重二十毫克,可是这小小的第一颗宝石给人们带来了怎样的喜悦啊!人们挤到一间小屋里来欣赏这枚光彩夺目的宝石。忽然那个拿着小金刚石的人一失手把它丢掉了,无论如何再也找不到了。大家没有办法,最后决定要把这间小屋烧掉,然后淘选灰烬和土,一定要把这第一颗珍爱的宝石找出来。于是人们再一次仔细地抖一抖衣服,脱掉鞋子看一看,免得把金刚石带到屋外去,因为那样即使把屋子烧掉也找不到它了。又寻找了一小时的样子,人群中突然发出了愉快的喊声,原来这颗小金刚石不知怎么竟掉到一个地质工作者的胶皮鞋中了。
雅库特的金刚石矿就这样在人们的热情努力下不断得到新的发现。矿藏是很丰富的,它分布在面积达数千平方公里的广大土地上。最近几年内的开采量就可以大大超过苏联本国的需求。将来,除去工业技术必须的金刚石外,在雅库特也要开采做首饰用的钻石。第六个五年计划已决定在雅库特为建立庞大的金刚石开采工业做好准备工作。原始大森林中出现的第一批居住区,虽然暂时还是一些帐篷和不大的装配式房屋,但是不久这儿就会盖起高大的房屋,河岸上会建起码头,大森林里会有汽车路穿过,飞机场和发电厂也要建筑起来……一句话,这儿要成为苏联一个有“金刚石之都”的声誉的大工业区。
(君)

两个水电站——阿尔巴尼亚纪行

第5版()
专栏:

两个水电站
——阿尔巴尼亚纪行
林里
汽车向山野前进。
爬过一座高山,又一座高山。走过的高山,总没有前面的更高。
路很险,又是一个接连一个的急转弯。汽车跑起来像是扭秧歌,忽上忽下,忽左忽右。
阿尔巴尼亚的山高,石头大,但一点也不显得荒秃。山上山下,到处是绿油油的橄榄树,到处是青葱茂盛的葡萄林。一眼看去,活像一片碧绿的海洋。
我们的司机以前是个出色的游击队员。在阿尔巴尼亚解放战争中立过功勋。现在,他驾驶着汽车,带着他的中国客人向列宁水电站进发。他像是故意显示他的机智和勇敢,不管遇到多么险峻的路,都不肯把汽车的速度减低。
大概是为了减少我们对于险路的担心,那位著名的阿尔巴尼亚诗人法特米尔·嘉达,就在这风驰电掣般的汽车里,绘声绘色地讲起了山的故事。
“你们听过山的故事吗?”诗人问道。但他并不等我们回答,就赶紧接下去说:“阿尔巴尼亚有这么多又这么大的山,这全是因为上帝的疏忽。”
诗人的有趣的话一下引起了我们的兴趣。大家不约而同地催他说下去。他说在上帝创造世界的时候,哪里应该是山,哪里应该是水,他全都安排得妥妥贴贴。可是临了忽然发现他的口袋里还剩下几块石头子。把这些石头子放到哪儿呢?上帝发了愁。因为照他的看法,世界已经安排得很合理,哪儿也不需要这些剩余的石头子了。他想来想去,终于说:“好吧!就把它们放在阿尔巴尼亚吧!”
“这一来不打紧,”诗人诙谐地笑着说:“我们美丽的阿尔巴尼亚,就一下变成了山多石头多的国家了。”
说话之间,汽车朝着一条陡峭的坡路,急转直下地冲了过去。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思考什么,汽车就一下刹住了。诗人说:“到了,这儿就是列宁水电站。”
我们下了车,举目搜寻水电站的厂房和机器。可是看来看去,只看见山连着山,岭挨着岭。分散在山沟里的几座白色小屋,既不像厂房建筑,又不像普通住户。一座不大的、用石柱砌成的拱门,上面写着“列宁水电站”字样。拱门左边有一位卫兵,右边是石雕的列宁半身像。拱门里边,也只有一座紧闭着的大门。“水电站在哪儿呢?”我的问话还没有出口,就看见远处的白色小屋里走出五、六个人。看样子是来迎接我们的。果然,来人满怀热情地表示了对中国客人的欢迎。同时谦逊地说:
“请吧!到发电机跟前看看去吧!”
负责人是拜基·蒂兹玛谷什。他侧身一转,顺手推开了山脚跟前的那座紧闭着的铁门。
这时候,就像童话里所描写的那样:山门一开,里面便传来震耳欲聋的轰轰隆隆的吼声。越往里走,吼声越大,气温也越低。混身上下,感到凉丝丝的。山洞呈穹形,地上有铁路,顶棚和靠壁有电灯,样子很像莫斯科的地下电车道。我们随着拜基·蒂兹玛谷什往里走,一直走了很久,才看见我们久寻而不见的发电机、变电器和总操作室。原来,这些“宝贝儿”全部藏在深深的山洞里。
我们怀着一颗好奇的心,把水电站的各个部分看了一遍。人不多,机器的吼声特别大。工程师说,这些机器全是苏联供给的。因为自动装置多,所以人工劳动就非常少。这样一个水力发电站,总共才有四十五个人。管理发电机的只有四个人。
列宁水电站是阿尔巴尼亚解放后的第一个大建筑。它是1947年8月动工,1951年11月8日完成的。水电站的水源,是从三十六公里以外的深山里引来的。为了引水发电,人们凿开了好几座高山,穿过了七公里长的山洞,又铺设了六公里的输水管。
列宁水电站供给地拉那、都拉斯和卡瓦雅等四个城市和若干乡村的照明用电和工业用电。但在介绍水电站的作用时,人们往往把供水问题摆在第一位。因为解放前,作为阿尔巴尼亚首都的地拉那,并没有水源。依靠工薪过活的人,通常付出的水费比饭费还高。生活更苦一点的人,就成年累月地喝着又脏又臭的水。所以当列宁水电站的水初次送到地拉那的时候,人们欢欣鼓舞,齐声高呼“劳动党万岁!”这种对水的情感,直到今天还十分强烈,当我们参观完毕,走出水电站的石拱门时,拜基·蒂兹玛谷什早已叫他的助手准备好了一大瓶水。诗人法特米尔用中国话说过“干杯”以后说道:
“列宁水电站的水,比汽水还清凉,比啤酒更醇美!”
在诗人的热情鼓动下,没有喝惯凉水的我们,也就毫不踌躇地喝了满满一大杯。
清凉的水给我们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开山凿石的艰苦斗争,使我们看见了阿尔巴尼亚人在和平建设方面的伟大气魄。但在我们连声称赞列宁水电站工程的时候,法特米尔却出人意外地摆了摆手。他说这个工程在1951年来说固然是伟大的,但是要跟正在建设中的恩维尔·霍查水电站相比,那就算不得什么了。
三天以后,我们坐着原来那辆小汽车,向恩维尔·霍查水电站前进了。
汽车以每小时六十公里的速度,走了大约三小时。其中半数以上的时间,是在山高路险、峰峦起伏的深山里盘旋。这一带的山有多大?岭有多高?路有多险?我不想去作更多说明。但有一个美妙的传说,是不能不在这里叙述的。
恩维尔·霍查水电站的第一步工程,是在深山峡谷中开辟一条道路。要不然,机械设备和建筑器材没法运来,建设工程也不能进行。为了开辟这条路,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召开过专门的会议,发布过专门的号召和决议。劳动党的号召中,要青年人像他们的长辈一样,用战胜法西斯强盗的英雄精神,勇敢地参加筑路工程。
就在筑路工程开始的时候,一群青年人登上了从无人迹的山峰。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这位老人说,这一带的群山从不接待生人,他的唯一邻居是苍鹰。为了证实这句话,老人说,过去土耳其人在阿尔巴尼亚横行霸道四百五十年,始终没有上过这道岭。武装到牙齿的法西斯强盗,也只看了看这座山的阴影。奥匈帝国的地质学家,虽然攀登到山的边缘,但没有来到山中。白胡子老头说完这些话,就劝小伙子们收起行李,赶快回地拉那。他又重复地说:“这儿是苍鹰的所在。人类永远不能来。”
英勇的阿尔巴尼亚青年,没有被这神奇古怪的传说所吓倒。相反的,却增强了人们创造奇迹的信心和勇气。青年人在预定的时间内修好了全长四十八公里的道路,架起了桥梁,还在沿途挂起了千万盏明灯。这时候,白胡子老头又悠哉游哉地走了出来,他一露面,就满脸带笑地说:
“哈哈!原来你们是真正的鹰——人类的鹰。你们真正不愧为阿尔巴尼亚的英雄。”
鹰,在阿尔巴尼亚是坚毅、勇敢,永不屈服的象征,是五百年来的国徽背景。这条“鹰”筑的路,现在叫做“光明之路”。它表明恩维尔·霍查水电站已走过了最艰巨的里程。
水电站的建筑工程已经进行了四年。那座横跨麦蒂河的大水闸,四年当中才建造了一半。它像深谷大壑中的一扇大门,日日夜夜在加宽、形成。原在水闸左近的五个乡村搬走了。代替它的是专为工地而设的洋灰拌搅站和钢筋混凝土加工厂。掘土机的吼声代替了豺狼的嗥叫。各种各样的起重吊车,跟参天古树一起,陪伴着工程进行……。
工地党委书记卡尼·奥姆利对我们说,恩维尔·霍查水电站的建筑规模是空前的。发电量比列宁水电站大四倍。它不仅供应阿尔巴尼亚北半部的城乡用电,而且还要跟地拉那等地的发电厂组成一个电力网,使阿尔巴尼亚中部和南部,也能得到它的热和光。奥姆利说,全部工程是十六个项目,以往4年完成了四个项目。剩下的十二项要在1957年前完成。他说过去完成的项目所以不多,是因为技术水平不高。建设者们是随做随学,有的是学会了再做。经过4年的实际锻炼,技术提高了,工程速度也可以大大加快了。他说现在他们不光为建筑工程而努力,而且还要为发电做准备。为了这个目的,他们开办了技术学校,现有一百二十名学员。有了这些人,将来发电就不会随做随学了。奥姆利介绍了工地上的一切,但他感触最深的还是作为社会主义阵营一员的光荣。
奥姆利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大水闸,喜形于色地继续说:“看吧!恩维尔·霍查水电站的最初一张蓝图,到最新型的发电设备,都是苏联供给的。我们的工地上,有来自波兰、捷克斯洛伐克、民主德国的推土机和起重机,有来自匈牙利、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其他建筑机器。中国的文工团也在这里举行过演出,还参加过义务劳动。他的结论是:恩维尔·霍查水电站上,有苏联同志的心血,有中国同志的汗水,有各个兄弟国家的友谊。
恩维尔·霍查水电站的建设工程还没有完结,建设者们却在津津乐道地讨论着下一个工程。他们说,两年以后,他们要到阿尔巴尼亚南方,为祖国建设第三个,也是更大的一个水电站。这第三个水电站建成后,阿尔巴尼亚就有了贯通南北的全国性的电力网。阿尔巴尼亚的电气化水平,也就可以赶上世界上的先进国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