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动员各方面力量,解除运输紧张状态

第2版()
专栏:

动员各方面力量,解除运输紧张状态
铁道部采取措施抢运旅客和货物
本报讯 为了解除宝兰铁路沿线的运输堵塞状态,铁道部在9月5日制定了“消除宝兰线堵塞的紧急措施”,并在当天召开了全国铁路电话会议。这个措施规定,正在进行改建的宝兰铁路将从9月8日起暂停施工十五天,在这个期间,每天就可以从宝鸡增开五列临时旅客列车和八列货物列车,使目前宝兰铁路的运输能力提高三分之一以上。
为了帮助兰州铁路管理局克服因运量增加而产生人力物力不足的困难,现在各地铁路部门正源源不断地把许多机车和乘务人员等调到兰州去,到9月7日,郑州和北京两个铁路管理局已调去七台机车和九十名乘务人员;上海铁路管理局和锦州铁路管理局也调去了大型吊车和发电车。
又讯 8月间,因宝兰铁路运输堵塞,滞留在上海、大连、长春、哈尔滨等地的旅客达七千人以上,这些旅客都是急需去兰州支援西北建设的技术工人、今年暑假毕业的学生以及工人家属等。经铁道部采取紧急措施,从8月31日起由上海、长春、大连、哈尔滨等地组织了直达兰州的长途临时旅客列车八列。到9月5日,已把滞留的旅客全部输送完毕。 (人民铁道报编辑部)
哈市动员运输力量支援基本建设工作
据哈尔滨日报消息 哈尔滨市支援基本建设运输工作组,已于8月31日成立。这个工作组是由中共哈尔滨市委基本建设部、市人民委员会、建筑工程部东北第三工程公司等五个单位,抽调了十六名干部组成的。
哈尔滨各基本建设工地,由于受防汛影响,大批建筑材料积压在生产单位和铁路专运线,不能及时运到工地使用。到8月末为止,在市内和市郊各个铁路专运线积压的各种建筑材料,达五十六万二千余吨,使工地处于停工待料状态。
自从运输工作组成立后,将统一调度全市运输力量,尽快解决运输堵塞问题。目前已从工厂企业、机关学校抽调了二十七辆载重汽车,开到工地运输红砖;计划9月份动员一千余辆汽车到工地担任建筑材料运输任务。哈尔滨市大部分单位的领导干部,对支援基本建设工作也很重视,纷纷到工作组来报告本单位能够抽调的车辆。有的单位主动要求艰巨任务。哈尔滨卷烟厂还挑选了最好的载重汽车支援基本建设。
成都军区汽车支援川陕公路
新华社成都8日电 为了协助抢运耽搁在川陕公路上的旅客和积压待运的物资,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区已经同四川省交通厅取得联系,决定派出一百辆汽车参加这一紧急的运输工作。汽车部队将在10日开赴宝鸡,首先抢运和四川、西藏人民生活密切有关的日用必需品和汽油。成都军区后勤部门还派出一批军官在川陕公路沿途设立场站,指导运输任务的顺利进行。
在这以前,成都军区汽车部队已出动七十辆汽车支援康藏公路运输部门,把二百吨物资运往甘孜。目前这些车辆尚在途中,返回后也将投入支援川陕公路抢运的工作。
呼和浩特汽车实行两班运输
新华社呼和浩特8日电 呼和浩特市有三分之一的载重汽车,已经从7日起实行两班运输。这些车辆大部分是新近从中央调拨来的。
呼和浩特市由运输、生产和建筑部门派人组成的联合小组,正在具体领导车辆两班制的实行。他们督促有关部门修整基本建设施工现场的道路,安装夜间运输照明设备,并且具体安排了车辆的保养和新司机的训练、配备等工作。现在,砖瓦砂石等生产部门和建筑工地的装卸职工,也实行了两班工作的制度,保证随到随装,随卸随收,以提高运输周转率。
呼和浩特市今年建设工程的规模很大,很早以来就感到运输力量不足,全市三分之一的车辆实行两班制后,运输力不足的问题将基本上得到解决。

各管各

第2版()
专栏:

各管各
本报记者 于明
一天傍晚,我在安徽省合肥市的江淮旅社里,遇到马鞍山铁厂的厂长魏安民、向山硫铁矿矿长晏兴堂和铜官山铜矿的党委书记荆典谟。大家谈了不多几句话,就把话锋集中到一个共同的问题上来:
魏安民说:“在我们那儿,铁矿被当作宝贝;但是,据我们知道,在铜官山却有十万吨以上的铁矿石,被当作废石处理了。”
荆典谟不但承认这个事实,而且还补充说:“你们矿上的人来估是十万吨。可是我们矿上的人,却认为这个数目估得太少了;大家虽然算不出确数,反正觉得不止那么多。”
晏兴堂接着说:“在我们那里,铁矿损失更大。我们旧坑道里有六百万吨铁矿,而我们那里的任务却是只采硫,不采铁;我们把硫采了以后,就让坑道塌陷,那些看到的铁矿,就又一层层的埋到地下去了。”他停了一下,像是想起什么,又接着说:“新开的坑道中有四百万吨硫铁矿,还有四百万吨赤铁矿。按照规定,我们还是只能采硫铁矿,那些赤铁矿,自然又要被埋到地下去。”
谈到这里,大家就给我解释,他们为什么要提这个问题。原来安徽省长江沿岸一带的矿体,大半是铁、硫和铜等共生的,要采铁矿就不能不采硫矿,要采铜矿就同时必须采铁矿和硫矿。可是,我们现在采矿却不顾它们共生的特点。采铜矿的,只采铜矿那一层,上边和下边的铁矿层,就当废石处理了;采硫铁矿的人,又只采硫铁矿的一边,至于那一边如果是铁矿,那也不能开采,因为那并不是他们的任务。
这时,晏兴堂说:“人们整天喊反对浪费,其实这是最大的浪费!”
一个钻探队的同志证明说:“钻探一公尺的矿层就要花费七十元,可是因为分别开采,采这种矿的,即使钻探到另一种矿,也不加记录;以后采另一种矿时,还得重复钻探,这就是一个很大的浪费。至于已经见到矿石,而只是因为自己的任务不是采这种矿石,又让它重埋到地下去,那种损失就更难估计了。因为开采已开采过的乱七八糟的矿层,比开新矿不知要困难多少倍哩!”
我问:“那要怎样才能作到不浪费呢?”
魏安民立刻就说:“只要附近几个矿实行综合开采、分别供应的办法就行了。”
旁边另外一个同志说:“其实,在以前,就是实行综合开采的办法。现在这种现象,是最近几年来实行分别开采产生的毛病。”
我又问:“那末,为什么不实行综合开采的办法?”
这时大家就说,他们把这种办法向上级领导机关提出过,可是始终没有解决。马鞍山铁厂属前重工业部的钢铁局,钢铁局只要求马鞍山铁厂完成炼铁任务;铜官山铜矿属前重工业部有色金属局,有色金属局只要求铜官山矿完成产铜的任务;向山硫铁矿属前重工业部化学工业局,化学工业局则只要求向山矿完成硫的生产任务。因为各有所辖,各有任务,这个问题不从中央领导机关解决,下边是干着急而没有办法的。

鞍山第二矿山建筑工程公司通过群众检查 扭转了工程质量低劣的局面

第2版()
专栏:

鞍山第二矿山建筑工程公司通过群众检查
扭转了工程质量低劣的局面
据新华社鞍山7日电 鞍山冶金化学建筑总公司第二矿山建筑工程公司,自从实行群众性的工程质量自检制度以来,已经从原来是质量事故较多的单位逐步转变为保证工程质量最好的单位。从今年4月到8月止,这个公司除了发生过一次还需要查明原因的质量事故以外,没有发生过影响工程寿命的重大质量事故。
质量自检制度,是这个公司根据“谁施工,谁对工程质量负责”的原则建立的。它首先由施工的基层人员(包括工人、小组长、工长)逐级来检查工程质量,认为合格以后,再让质量监督人员检查和验收。这样,就把过去单纯依靠少数质量监督人员检查工程质量的情况,变成由所有参加施工的职工来检查,大大启发了职工自觉地保证工程质量的积极性。这个工程公司经过职工自己检查一次就合格的工程,已经由5月份的80%逐步提高到8月份的90%以上。
为了保证工程质量,技术人员和工人们不但都能严格地按照操作规程施工,而且还能随做随检查,一发现错误就立刻纠正。技术员郎硕彦发现地脚螺丝做的不合乎质量标准,经过数次交涉,终于使制造厂把这些地脚螺丝都重新加了工。
这个工程公司采取许多有效措施,保证群众性质量自检制度的顺利实行。施工领导干部每周都向工人和施工小组长交代施工中应该注意的问题。每隔一定时期就举行一次保证工程质量的经验交流会议,组织保证质量的先进生产者介绍经验,并且动员发生过质量事故的人介绍工作教训。各工地出现的保证质量的先进生产者,也都及时给予奖励。

不断增加钢材品种 上海钢铁企业试制成功三十多种新钢材

第2版()
专栏:

不断增加钢材品种
上海钢铁企业试制成功三十多种新钢材
新华社上海7日电 上海钢铁工业企业7月、8月份又试制成功十三种钢材新产品。连同上半年的一起,上海今年试制成功的钢材新产品已经有三十一种。
上海第三钢厂7月份试制成功一种捷克斯洛伐克式异型角钢,是供给上海锅炉厂制造锅炉用的。这种异型角钢边宽而厚,轧制很困难。上海第八钢厂提前一个月在8月份试制成功的一种八角钢,是供给机车车辆工厂制造风车和拉杆用的。过去机车车辆工厂制造风车和拉杆,是用其他钢料锻打的,还要经过机床加工,耗费的人工较多。第八钢厂试制成功的这种八角钢,公差要求很严格,可以直接用来制造风车和拉杆。这个钢厂8月份还试制成功了车辆门用的滑轨钢。7月和8月的新产品中,还有上海第二钢厂试制成功的制造农具用的扁工字钢等。
这十三种新产品的轧辊孔型设计,大部分是由一批新培养出来的孔型设计人员担任的。他们是刚从上海钢铁公司轧钢技术训练班学习出来的青年技术人员和工人,有些还是去年才从北京钢铁工业学院和北京钢铁工业学校毕业出来的学生。他们过去缺少孔型设计的实际经验,这次经过自己的努力和有经验的技术人员的指导,作出了各种孔型设计。

在我国盛产棉花的秦川地区 建设棉纺织印染联合企业 这个企业的机器全是我国制造

第2版()
专栏:

在我国盛产棉花的秦川地区
建设棉纺织印染联合企业
这个企业的机器全是我国制造
新华社西安7日电 新华社记者汪坚、谭斐报道:在陕西省秦川平原东部的产棉区,正在加速建设一组棉纺织印染联合企业。这组联合企业由四个新型棉纺织厂和一个规模较大的印染厂组成,共拥有三十三万枚纱锭、八千多台布机和年产三百万匹的印染设备。这些机器设备全部开动以后,一年生产的花布和白布,能够供给四千多万人各缝一套新衣裳;生产的线制哔叽、直贡呢、麻纱和细布,除了满足陕西人民的需要以外,还可以供应外省。
这个建立在西安附近的联合企业所属的国营西北第三、第四棉纺织厂,已经开工纺纱织布;建设中的两个纺织厂——国营西北第五棉纺织厂,已经在车间里安装了各种纺织机器;国营西北第六棉纺织厂的庞大的灰白色厂房,在最近也盖上了屋顶。即将开工的印染厂工地上,正在钻探厂房基础。同生产区平行的山坡地带,是纺织工人生活区,现在已经建成。这里盖好的两三层楼房,有一百多幢。
装备这个联合企业的机器,全是中国自己制造的。安装在国营西北第四棉纺织厂的设备,就可以说明我国纺织机械制造业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个厂里的纺织机器,不但比解放以后在咸阳兴建的两个纺织厂好,连在两年以前建成的国营西北第三棉纺织厂装备的机器设备也不如它先进。这个厂不但有夏天送冷风、冬天送热风的机械送风设备,在尘土和飞絮最多的清花车间,还专门建立了两个自动化的“滤尘室”。这个厂所安装的自动化的“联合清棉机”和“高速络经机”等近十种机器,能够在节省人工、提高产量、保证质量等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然而,正在兴建中的两个纺织厂的部分纺织机器,又胜过了国营西北第四棉纺织厂。
陕西省每年能出产约一百八十万市担质量良好的原棉。解放以后,虽然省内已经新建和扩建了几个棉纺织厂,建设了一个中型印染厂,但是仍然改变不了原棉和白布外运,同时又运进大量花色布的不合理现象。棉纺织印染联合企业建成以后,就可以改变这种状况。

在温泉旁和风景区 贵州修建两所工人疗养院

第2版()
专栏:

在温泉旁和风景区
贵州修建两所工人疗养院
新华社贵阳7日电 贵州省最近动工兴建的两所工人疗养院,一所在贵州省息烽县温泉旁边,一所在贵阳市郊风景优美的花溪公园附近。
这两所工人疗养院的建筑面积有八千多平方公尺。建成以后,将能容纳二百名工人疗养。这两所工人疗养院预计将在明年夏季完成。

第一汽车厂制造变型汽车

第2版()
专栏:

第一汽车厂制造变型汽车
新华社讯 第一汽车制造厂正在制造一批变型汽车。这批变型汽车有洒水车、消防车和车钻等三种。这三种变型汽车,基本上都是根据解放牌载重汽车的设计进行制造的。也有个别部分为了适合特殊的用途在设计上有部分的改变。如解放牌汽车采用深绿色,这批变型汽车采用的是红色、豆绿色或灰色等。
这批变型汽车在第一汽车制造厂制造出汽车部分后,将分别运到大连、沈阳等地的有关工厂去加装洒水、消防和钻探设备。
这批变型汽车一共九辆。是第一汽车制造厂最近正在制造的十八辆准备出国展览的汽车中的一部分。

把“比指标”工作领导起来

第2版()
专栏:读者来信

把“比指标”工作领导起来
自从工业生产的新高涨到来以后,很多工厂都争取向全国的先进工厂看齐,纷纷派代表到外地收集先进指标和学习先进经验,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例如北京农业机械厂今年3月份曾经派人到湖南省和开封市等地的农具厂去学习先进经验,收集了有关制造双轮双铧犁的十六项先进生产指标。北京农业机械厂将这些指标在厂内公布后,工人积极学习先进经验,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有十项指标赶上甚至超过了兄弟厂。这个例子说明,比指标的方法,对推广先进经验和提高企业的生产技术水平是起着促进作用的。
可是,目前收集先进指标的工作还处于自发状态,缺乏具体组织和领导。拿北京农业机械厂来说,如果你要问他们:最近几个月来,又有哪些兄弟厂的生产指标比你们先进了?他们就回答不出来,因为他们最近没有再派人出去联系,对情况就不了解了。其实,农具厂也好,机器厂也好,都有直接领导他们的上级行政机关和工会组织。这些领导部门掌握着全国各地各厂的情况,如果他们能经常把各地各厂的各种先进生产指标编印成资料,发到各工厂企业里去,或者是有领导地组织各工厂之间定期交换资料,互通情报,这样,不是既可以及时了解情况,交流经验,又可以减少各工厂独自奔跑所造成的人力、物力上的浪费吗? 尚元

让海员同家人团聚

第2版()
专栏:读者来信

让海员同家人团聚
我是一个在船上工作了十多年的水手。据我所知,在一部分海员当中,存在着一种“上岸思想”。因为他们长年留在船上工作,不能同家人团聚。像航行在川江的轮船,现在一般是五天到七天在宜昌和重庆之间往返一次。头天晚上进港,第二天天明开航,在港内停航只有一个晚上,而且还是两头摸黑。实际上船进港以后,船员必须将工作做完或者找到适当人员代替工作,才能上岸;回到家里,又要忙着在天明以前返回船上。目前,虽有船员公休制度,但是实际上,领导方面常常强调任务过重、无人代理工作,不执行这个制度。
让海员比较经常地过家庭生活,是航运部门应该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希望能引起注意。
民生轮船公司龙江轮船水手
王居一

为什么不供应幻灯机零件

第2版()
专栏:读者来信

为什么不供应幻灯机零件
去年年底,我们江西省宜丰县文化馆的幻灯机的镜头玻璃坏了,当时就写信到上海幻灯机件制造厂去购买,结果他们把钱退了回来,说是不能供应。我们以为是缺货,就等了一阵,最近又把钱寄到上海电影幻灯机件制造厂上海营业所去,不料回信仍是“不能供应”。我不明白,为什么幻灯厂卖幻灯机却不供应零件?目前又没有幻灯修理厂,难道幻灯机坏了一点点,就必须重新买个新的吗?希望幻灯厂供应幻灯零件,好让我们自己修配幻灯。 纯武

照顾回民旅途中的需要

第2版()
专栏:读者来信

照顾回民旅途中的需要
我是回族学生。这次假期,从北京到上海,旅途中在饮食方面感到很不方便。虽然列车中设有非常舒服的食堂,但是我们回民不能去吃饭;沿路各站也很少有回民能食用的东西。据我所知,在其他线路和其他客运部门也有类似情况。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件小事情。每天各地都有一些回民乘坐火车、轮船,他们的饮食问题不注意解决,影响是不好的。因此,我建议有关部门,迅速设法为回民旅客准备一些清真糕点等食品。 穆中权

充分利用碎布、旧布

第2版()
专栏:读者来信

充分利用碎布、旧布
在人们裁制衣服的时候,要剪下许多布角和布条;衣服穿了一定的时间,也要破旧。这些剪裁下来的布头、布角和穿旧了的衣服,除有一部分被用来作纸浆原料、擦地板的拖布等以外,还有不少没有能充分加以利用。
今年,江苏省苏州市的棉针织手工业生产合作社,搜集了一些破布碎布,拉碎弹松,重新纺成棉条,织成手套或袜子。虽然比较粗糙,但是售价便宜,今后如能改进一些设备,积累一些经验,产品质量还可提高,成本也可以继续降低。
采取类似办法来充分利用碎布、旧布,是值得提倡的。
朱奇

不平常的玛?脂预制厂——记女化验员王克颖的谈话

第2版()
专栏:

不平常的玛?脂预制厂
——记女化验员王克颖的谈话
 本报记者 刘衡
(续昨)
我变成“青年突击手”
我突然明白过来了:为什么我以前在办公室里,工作不起劲呢?也是因为我没有作自己工作的主人,我不懂得我工作的意义。
来到玛?脂预制厂后,我也一天一天在变了。
以前,我看见数目字,有些头昏眼花。现在呢?比方我试验玛?脂的软化点。我找到软化点是七十度,立刻我就想到:这个数目字太小了,玛?脂到了七十度就要化,夏天被太阳一晒,房顶不是要流臭油吗?于是“七十度”就不是枯燥的数目字,而是包含着玛?脂合不合格、能不能在房顶上施工等重要内容了。慢慢,我对数目字的兴趣越来越大了,也就对我的化验室有兴趣了。同志们都在夸我:“小王真行,在化验室一坐一天!”“小王心真细,数目字一个也弄不错!”可是我的性格呢——并没有变!
有一天,是星期六。我们把鞍山沥青用光了,材料科才在下午运来了一批石景山沥青。
石景山沥青跟鞍山沥青是不一样的,头一批来的沥青同后一批来的也不一样。来一批沥青,我们就要化验一次,找出沥青跟其他原料的配合比来。因此,朱守甫对我说:“小王,我们明天要加一天班……”
当时我脑子里一“嗡”:“哎呀,明天公司里不是要开体育大会吗?我报名参加了赛跑、扔手榴弹。还有那个我喜欢的人也参加了赛跑、举重、跳高,我不能不去看。”
朱守甫好像猜透了我的心思,说:“我知道明天有体育比赛。可是为了工作,不得不要求你牺牲一下自己。因为如果我们明天不找好配合比,后天工人上班,不得不停工。”
立刻,我想起史文礼讲的话来了。那还是在我刚刚调进这个工厂的时候。史文礼见了我,伸出大手一把捏住我的手。他说:“小孩,化验员是科学的眼睛,你来得真好!你的工作同我们关系太大了!要等你化验好了,我们才能配料,才能出锅,才能试制预制块。你的工作时间就在我们工作时间之内,我们工厂能够提早投入生产,也有你一份功劳。”当时,我听了这话,毫不注意,我以为我早把这话全都忘记了。谁知道,我并没有忘记它,它就藏在我心的某个角落里。在今天这个紧要关头,它就从我心的那个角落里钻出来了。我对朱守甫说:“好吧,我明天来。”
晚上,我睡在床上想窍门儿。这个窍门儿我已经想过好几天了,只是没有试验过。就是——玛?脂熬好后,有一百多度。我们取出样品,要等一两个钟头,等它晾冷,才能进行化验。我想:如果我们用凉水把样品冰一冰,不是只要十来分钟,就可以冷了吗?可是,这样做,会不会使玛?脂的软化点发生变化呢?这个问题只有用试验才能解决。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工厂了。我把玛?脂烧热。取一小块样品冰在凉水里,取一小块放在桌子上,让它自己变冷。结果——真叫人高兴死啦,它们的软化点都是八十五度!
等朱守甫带着几个工人赶来,我的试验已经成功了。朱守甫看见我,就像看见什么宝贝一样,老远就叫:“呀,原来你在这里!我到处找你,我以为你不来了!”
要在平时,我一定要顶他:“你光以为自己积极,把别人都看成落后分子!”可是,今天,我只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因为我有秘密。
这一天,我们的化验工作进行得特别快。可是,我还嫌它太慢。一有空,我就去帮工人烧火、称料、抬筐子、看炉子、测温度。我跑进跑出,忙得团团转,我故意不让我自己有一点闲空儿。因为我知道,要是我有一点闲空儿,我的心就要跑进体育场去了。
十一点钟,我们的化验工作全部完成了。这就是说,明天一早,工人们可以照常生产,用不着停工了。我扔下我的工作服,扔下我的手套,抬脚就跑。朱守甫在后边叫:‘钢笔掉了!钢笔掉了!”我也顾不上捡。因为我知道,我不捡,总会有人替我捡起来,反正丢不了。可是时间呢?你一耽搁,它就溜过去了,谁也捉不回来!我跑啊,跑啊,在平原上跑啊,我觉得我不是在跑,而是在腾空飞!我想,要照这个速度参加一百公尺赛跑,一定可以得奖。
以后,同志们选我当了“青年突击手”。
一个最大的合理化建议
玛?脂化验合格后,要试制预制块了。
院子里,一溜齐的摆着几个大铁桶。热腾腾的玛?脂躺在里面,就像一桶桶乌黑乌黑的油漆。
工人们说:“这是咱们工厂的新出品,咱们要给预制块弄个最好看的样儿。”究竟什么才是个最好看的样儿呢?大伙儿意见不一致,已经吵吵几天了。
李子洲说:“我要把它弄成个铁饼,让它能够在地上滴溜溜地打转转。”他找来一个脸盆,把玛?脂倒进去。谁知道,玛?脂一冷,粘在盆里倒不出来了。李子洲只好叹口气,把脸盆放在火上,把铁饼烤化,再倒出来。
刘绪斌说:“我要把它做得威威武武,方方正正的,让人远远一看,以为是块大铁板。”他找来几根木棍子,围成一个大长方形,下边衬上一大块白铁板。他把玛?脂倒进去,倒了一桶,不够,又倒一桶,才把木框填满。几个钟头后,铁板做出来了。好几个人去抬,还抬不动。大伙儿嚷嚷开了:“这么笨的家伙,怎么往现场运?”大伙儿把铁板的一头支在地上,另一头抬高,往前用劲一推,铁板翻个跟斗,掉在地上,跌了个粉碎。
以后大家决定找几个小小的木头框子,把玛?脂做成个小小的长方形。可是,玛?脂倒进去,变冷后,怎么也不能脱模。大伙儿都急得头上直冒汗。
队长、段长、支部书记不住的跑来打气:“新产品的试制不是一次、两次就能成功的,要试制七次、八次、十几、几十次。”“大伙儿别泄气,再想一想,想一想。”
我脑子动了几动,我说:“先在木头框子周围涂上滑石粉,再倒玛?脂。滑石粉有滑性,玛?脂一冷,不是就可以滑出来了吗?”
大伙儿一试验,果然预制块滑出来了。大伙儿高兴极了,准备再倒一块。朱守甫赶来一把拦住:“不行,不行!玛?脂的成分是有一定的。现在,在预制块的周围又粘上了一层滑石粉。以后在现场熬制,它的成分岂不是会起变化?”
忽然,工长刘永惠兴冲冲地跑来了。他一手拿了个水淋淋的木头框框,一手拿了个水淋淋的预制块,大喊大叫:“成功了!成功了!这是水脱模!水脱模!”人们都把他围起来了。
一会儿,他走到我跟前,对我说:“小王,我这个水脱模是受了你那个滑石粉的启发。我想,水不是也有滑性吗?我把木头框子装上玛?脂,泡在水里,它冷得很快,一下子就脱模了。”
我在人群里到处找朱守甫,想把刘工长讲的话告诉他。可是,人群里怎么也找不到他了。原来他在化验室里写稿子。他写:
“一个新型的、由工人阶级自己设计、自己建筑的工厂——玛?脂预制厂,已经在包头工业基地建立起来了。这个厂制造的第一批新产品——玛?脂预制块,明天就可以运送到各个建筑工地,和大家见面。
“在建厂过程中,这个厂的工人们和技术人员们发挥了高度的劳动热情,并且运用了集体的智慧,提出了三十几条合理化建议,保证了工厂的顺利建成,并且提前投入生产。因此,可以说,这个工厂是一个用合理化建议建成的工厂。
“这个工厂建立的意义是十分重大的。这个工厂建立成功了的事实,本身就向全国提出了一个最大的合理化建议,就是——建议全国各地沥青产地也来建立玛?脂预制厂,以玛?脂预制块代替沥青来供应全国各地。因为沥青的毒性很大,搬运工人容易发生沥青中毒事故。沥青制造成玛?脂预制块后,毒性就小了,就可以减少甚至消灭搬运工人的中毒事故。”
半个钟头后,工地女广播员用好听的声音在讲话了,整个工地都听见了我们的玛?脂预制厂。 (完)

大型套料刀(图片)

第2版()
专栏:

大型套料刀
沈阳第一机床厂先进经验推广组的工人全升山和张连全最近用高速钢制造出一把大型套料刀。这种套料刀能够把长一公尺一、园一一六公厘、重八十二公斤的车床主轴钢料的料心套出。过去这些料心是用车刀车碎取出的,钢料浪费很大,用这种套料刀取出的料心,可以制作多种车床零件,节省大批钢料。
这把大型套料刀从9月1日起已经开始给9146型切管机的主轴套料。
这是全升山(右第一人)和张连全(中)在帮助工人套取料心。
新华社记者 于肇摄

几种新的医疗器械

第2版()
专栏:

几种新的医疗器械
据新华社讯 用精巧的电动医疗器械移植角膜的一套新式眼科设备,正在公私合营上海裕震兴齿科医疗器械厂制造。这是上海铁路中心医院医生郑一仁设计的。
这套角膜移植器只有钢笔式手电筒那样大,内部马达,大小和人的食指差不多。马达一开动,圆形的小分头就工作起来。在很短时间里,就能全部完成移植角膜手术。
上海还有一些医疗器械厂正在制造医生们研究成功的医疗器械。上海第二医学院所属医院医生陆道炎和东南医院医生方椿才研究成功的眼底摄影机,可以清楚地拍出患者眼睛内部的结构,供医生进行病理研究和确定患者的病症。这种机器在今年5月由公私合营上海新亚卫生材料厂造出第一台后,现在又开始了第二台的制造工作。在此以前,新亚卫生材料厂还完成了郑一仁医生设计的轻便角膜显微镜的制造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