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逐步改善劳动环境发展生产

第2版()
专栏:

逐步改善劳动环境发展生产
一座美丽的“五一”花园
国营上海电机厂“五一”花园已正式开放了。这座花园是利用空地开辟的,园内有一条清静的小河,河畔有茅亭、假山和石凳,还有青嫩的杨柳等各种树木。
这座花园是根据上海电机厂一九五四年第一季度集体合同中的规定修建起来的。上海电机厂离上海市区较远,厂的附近缺少文化娱乐活动场所,所以该厂在生产发展的基础上修建了这个花园。工人们在紧张的劳动过后,可以到这里来休息、娱乐。
三座新型太阳灯浴室
鹤岗矿务局在东山、兴山、南山三个矿井修建的三座新型太阳灯浴室,四月二十三日已正式开放。这些太阳灯浴室是按照苏联顿巴斯煤矿太阳灯浴室的标准设计建筑的,内有更衣室、干燥室、机械洗衣室、浴室、太阳灯室、保健室、医疗室……等部分。浴室有淋浴和池浴,医疗室有内科、外科和眼科。工人下班后,戴上有色眼镜,用太阳灯照射片刻,可以增进身体的新陈代谢作用,恢复体力。在开放典礼大会上,工人纷纷感谢共产党的关怀,决心加紧生产完成国家计划。
开办营养食堂
重庆市公共汽车公司的工会组织,去年三月份在小龙坎为职工们开办了一所营养食堂。身体衰弱的职工,可以享受到营养待遇。在营养期间,每人每月吃十五万元的伙食,本人只出七万元。另外八万元由工会劳保金开支,行政上每天补助半磅牛奶。凡是经过营养的职工,身体健康状况都有好转,有的还由衰弱变得强健了。如该公司劳动工资科办事员戴平同志,经过七个月的营养后,体重增加了十点四七磅,长得红光满面,精神饱满。一年多来,已有二百六十八名职工在营养食堂里改善了身体健康状况。
泉州市的工人俱乐部
福建泉州市的工人俱乐部已日益成为泉州市工人文化生活上不可缺少的一个场所,每当周末晚上走进这里,你可以看到这里到处充满着欢乐的人群。这里拥有八千多册图书,有二千二百多种连环画,有六十种报刊杂志,有二十多种如风琴、手提琴、胡琴等乐器,有四台乒乓球桌,还有众多的军棋、红旗竞赛棋、扑克牌等文娱器具设备。自今年元旦成立以来,到这里来参加活动的职工,平均每天出入在一千人以上。
俱乐部曾经演出了闽南最流行的“陈三五娘”和“跳鼓”等剧目,演出了工人自演的“一担米”
“雨后”等短剧。在“五一”前这里举办了店员工人的乒乓球比赛,“五一”举办了图片展览,以后几天晚上还继续举行了庆祝歌舞晚会。
自贡盐场工人疗养所
四川自贡盐场工人疗养所今年三月二十一日第
一次接待了它的贵宾。
新修的疗养大楼嵌着朱红的屋檐和天蓝的窗户,显得幽雅漂亮;新栽培的果树正盛开着鲜艳的花朵;嫩绿的草地幼苗正在欣欣向荣地生长;疗养所远对着井灶林立、景色壮丽的工厂区,背后衬着碧草幽林和宽大的工人医院,格外使人感到心胸开阔、精神爽快。休息室内摆着许多松软的新沙发;阅览室里堆藏着上千册图书;文娱室有各种文娱乐器;洁净的房间内放着舒适的钢丝床……。这一切,使来到这里休养的劳动模范们,都非常感动。
两座职工疗养院
黑龙江省工会联合会和齐齐哈尔铁路管理局,今年将在齐齐哈尔市和扎兰屯修建两座职工疗养院。
这两座疗养院都是按着苏联医疗科学原理设计的。齐齐哈尔疗养院面积有五千一百多平方公尺,可容纳一百五十个床位,并附设俱乐部、图书室、物理疗法(水疗、电疗)诊疗室和日光浴室等。扎兰屯疗养院面积有三千四百余平方公尺,可容纳一百六十个床位。这两座疗养院在采光、通风及换气设备上都适合病人疗养,院舍的外观也很秀丽。
这两座疗养院的环境都非常美丽。齐齐哈尔疗养院位于嫩江江畔的刘园附近,周围景致十分幽美。扎兰屯疗养院位于明月河傍,清澈的溪水从院舍两侧流过,附近有美丽的风景林。两院的休养者在夏天可以划船、钓鱼,在冬天可以溜冰和滑雪,对病人的疗养是十分有益的。
上海又有五千工人住上新住宅
今春,在上海沪东、沪西、沪南和浦东等接近工厂区的绿色田野上,出现了数百幢崭新的楼房,上海又将有五千工人得到新住宅,搬进这些楼房里来住。
这些楼房大部和一九五二年建筑的二万户住宅毗连。它们全是三层楼房,每层可住四家,共有六间卧室和一个宽大的厨房,两个抽水马桶间,一个浴室和洗衣间。每层阳台,可供纳凉、晒衣之用。每幢房屋之间都留有相当大的场地,以备栽种树木花卉和铺盖草地。其中五处将各设小学一所,工人子弟可以就近上学。有几处还要开办合作社、小菜场、煤球仓库、家庭服务站等。
现在,这些楼房半数以上已经完成,许多工人家庭已陆续迁入了新住宅。
芜湖火柴厂的托儿所
安徽芜湖火柴厂的托儿所越办越好了。
托儿所是一九五零年办起来的。没有办以前,当妈妈的可操心啦!家里有老婆婆的还好,每天能把孩子抱来吃奶,家里没人照顾的,妈妈就把孩子带来放在车间里,孩子有时哭起来,吵得大家都不安宁。女工陈玉兰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厂里还没成立托儿所,孩子天天由她老婆婆抱来吃奶,老婆婆年纪大了,路又远,天天送孩子来厂挺累的,所以陈玉兰就停工回家了。托儿所办起来后,她又回到厂里来了,现在,她又生了个小宝宝放在托儿所里了。
托儿所刚办起来的时候,设备差,只有几个摇窝,房子又小又暗,随着生产的发展,现在托儿所设备越来越齐全了,有小凳、小桌和坐的小木车,去年买了十张小木床,今年又买了十张小铁床,正准备买小帐子哩!房子也换成新的了。

加强轻工业和其他经济部门的联系和协作

第2版()
专栏:

加强轻工业和其他经济部门的联系和协作
中央轻工业部计划司副司长 季崇威
现代工业是通过各种各样方式互相联系和结合起来共同进行生产活动的,拿轻工业来说:它的机器设备需要重工业和机器工业制造出来;动力和燃料需要发电厂及煤矿供应;原材料更要倚靠农业、林业、畜牧业、采掘工业、重工业和其他的生产部门来供给。轻工业产品的用途,除了大部分直接供应人民消费的需要外,还生产部分的生产资料来供应其他工矿、交通、运输部门作为原料、材料、配件等用途。因此轻工业与国民经济各部门间的联系与配合是异常密切的。
我们国家目前正处在逐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过渡时期,我们必须实现国家社会主义工业化的任务。在旧的经济基础上的工业与农业,以及工业各部门间旧的比例关系和协作联系方式,已不能适应生产力发展的要求。例如这几年卷烟工业生产发展了,烟叶的供应在品级数量比例上就发生了脱节现象(去年高级烟叶缺乏,今年高级低级烟叶都缺),这就要求农业部门改变老的烟叶品级种植比例,增产高级和低级烟叶。在工业部门之间,也有类似情况,例如化学制药工业的发展,需要数百种化学原料,其中不少是国内过去从未生产的,生产规模较小时,还可用部分进口或小量制造的办法解决,规模扩大后,就要化学工业建立新的工厂或车间才能供应。不与化学工业的发展相适应,制药工业是很难前进的。又如生产一架X光诊疗机,需要二千多种零件,必须电工、机器、金属加工、光学仪器、玻璃、橡胶等各工业部门协作生产才能制造出来。反过来这些新的产品或新的工业部门的建立,又向工业部门提出许多新的要求,例如汽车工业建立后,就要求橡胶工业生产大量的轮胎和八十多种新的橡胶配件杂品,同时还要求造纸工业供应若干特种性能的纸和纸板。在这些客观存在的比例和配合关系中,如果有某一环节发生脱节和落后,就会阻碍其他部分生产力的发展和提高。
在社会生产活动中的配合与协作虽如此重要,但是由于我国经济情况的复杂,经济建设的工作又刚刚开始,大家对工业发展的规律及其内部联系、比例关系,都缺乏足够的认识,对相互间的协作配合也没有完整的经验,各生产部门间的分工专责还不完全明确,各部门又忙着抓住自己主要的中心任务,因此在各经济部门间的协作配合关系上,还不能符合客观的要求,存在着不少的脱节现象。从轻工业部门的范围中来看,一方面我们过去主动向其他部门联系请求协作的工作做得不够,例如没有系统地与第一机械工业部商谈各种专业机器设备的制造问题,没有与重工业部研究重化学工业的发展如何配合轻工业的需要问题。另方面某些有关部门在客观上也存在些困难,或对协作的重视程度不够。例如轻工业所需要的若干原材料(特别是化学原料)在资源、技术、生产等条件上本来是不难解决的,但却长期的得不到解决。这种情况,也助长了轻工业部门某些同志中“一切靠自己,万事不求人”的想法与做法。例如为了供应造纸工业的需要,我们曾自己开采硫化铁矿,自己培植芦苇,生产铜网,还曾计划过自己来培植森林、竹林,自己建立造纸机器厂。若干新建的纸厂,要自己建立发电厂,自己设立电解车间,以供应烧碱、氯气等化学原料。这样发展下去,造纸工业就将成为包括农、林、采矿、动力、机械、化学工业等生产种类庞杂、无所不包的一个独立经济体系。显然,这样的做法,是不合乎国民经济分工专责协作配合的原则的。
为了避免以上情况继续存在和发展,在过去一、二年来,我们曾不断地要求其他部门配合协作,也得到有关部门的不少支持和协助,例如去年年底,轻工业部辖属的二个硫化铁矿已移交给重工业部,由他们保证供应国营造纸厂的硫化铁矿石。将三个橡胶厂的帘子布车间移交给纺织工业部,由他们供应橡胶厂轮胎所需要的帘子布。又把东北的炭酸钙厂(橡胶工业用配料)移交给地方工业部门。另一方面,我们也负起了对其他部门应尽的协作职责。例如积极筹划生产供应新汽车厂建立后所需的橡胶轮胎及配件,发展食盐的副产品生产,如芒硝、无水硝、卤块、氯化钾、硼砂、溴素等,以供应化工、有色金属、玻璃搪瓷等工业部门的需要,这些措施都是符合于分工协作的原则和国民经济整体利益的。
但是国民经济各部门的联系配合是千丝万缕的。在工业建设的过程中,需要多方面的各种各样的协作,有些问题已经解决了,有些问题还存在着;有些问题刚刚产生或还没有发现。随着我们计划性的逐步加强,对于各部门需要配合和协作的问题也就发现得愈多,这些问题,如果不在制订计划时即相互联系配合得到解决,则在实践过程中必然会发生很大的脱节和漏洞,从而影响到整个生产建设的顺利进行。因此,我们在编制计划过程中,根据上级加强各部门间协作配合的指示,曾采取了下列各项办法:
一、首先检查计划中有哪些事项哪些问题需要其他部门协作配合的?提出具体的要求,开出详细清单送交有关部门研究考虑。
二、召开协作会议,邀请有关部门参加,提出我们的协作要求,同时也请对方提出对我们的协作要求,共同商讨解决办法。这种会议对于彼此初步接触时,在较广泛的范围内交换意见是有好处的。但事先必须双方都作准备,并应有熟悉情况的负责同志参加。
三、指派专人访问有关部门,提出协作事项商量解决,其中比较重大的或存在困难的问题,则需要双方的负责同志共同研究解决。
四、对某一专门问题,关系到几个部门,需要经过相当时间共同深入细致研究,或需要经常联系配合的事项,则成立一专门小组研究,由主要的生产部门召集,例如第一机械工业部为了承担制造糖厂机器设备的任务,就成立了一个专业小组,召集该部有关各局及轻工业部参加。
五、有些问题,两个部门相互协商得不到解决,无法取得协议时,则报请上级机关考虑决定。
通过了上述方式方法,我们在最近一个时期中,大大加强了与有关部门的联系配合,在若干重要方面取得了共同协作的协议,因此弥补了计划中的许多漏洞,并根据配合的结果修正了计划,使其建立在更切实可靠的基础上;同时使我们更多地了解到有关经济部门的情况及今后发展的方针意图,从而在今后的计划中,可更好地与其他部门取得配合发展。我们的初步收获是:
一、发展了协作关系,解决了长期计划中供产销及基本建设中的许多问题,从而为发展生产发挥潜力,创造了有利条件。例如由于协作的结果,燃料工业部扩大了炭黑厂的建设规模,为供应橡胶工业发展所必需的重要原料提供了保证。石油管理局答应帮助我们钻凿四川的盐井,对扩大供应西南人民食盐及发展食盐副产品生产也有很大的贡献。轻工业部对燃料工业部则将供应其包装矿山炸药的细川纸,载运石油东运的大型汽车轮胎,提炼石油用的精制剂糠醛等。纺织工业部为供应轮胎用帘子布,将专门建立一个工厂,轻工业部则准备供应它制造人造丝的原料纸浆。第一机械工业部计划承制造纸、制糖等工业建设所需要的整套机器设备,轻工业部则供应它制造电机,电缆用的绝缘纸,及制造汽车和拖拉机的橡胶配件等。第二机械工业部同意为我们试制生产爱克斯光机所必需的主要部件爱克斯光管,这就为国内大量制造爱克斯光机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农业部烟叶、甘蔗、甜菜、油料等经济作物的生产计划基本上也与轻工业的长期计划取得了配合。在国营轻工业内部,也正促进着各专业局及各企业间的协作配合,例如计划建立纸浆厂来利用糖厂的蔗渣,指定烟酒局上海的机械厂承制医药工业的部分机器设备和医疗器械,这些重要协作问题的解决,都有力地支援和推动着国家建设事业的前进。
二、通过了计划与各方面的联系配合和组织作用,发现缺点,弥补漏洞,使计划建立在更可靠的基础上。例如轻工业部原来计划与某地国营农场配合建设一个奶粉厂,与农业部研究后,知道该农场的奶牛经营方针和发展计划与奶粉厂不易适应,因此修改了原定的计划。同时在与其他部门的联系配合工作中,使我们了解了有关经济部门的实际情况及其发展的方针、计划,自己的工作便可主动地加以配合。例如我们知道了今后电力网的分布情况,在选择新建厂址时就尽可能考虑在电源充裕的地点建设。知道了农业部对畜牧事业的发展方针,就可以考虑奶粉工业的建设计划。了解了各工业部门对于特种纸和橡胶配件的需要,就可有计划地进行研究,将现有工厂分工专业,并加强新产品试验研究工作,以免将来需要时被动。这样,就使我们在订计划时扩大了眼界,加强了预见性,在考虑问题时能照顾到需要与可能,部分的计划与整体的计划衔接结合,就更符合于社会主义经济按比例发展的规律,计划现实性和可靠性也就更大。
三、在协作配合工作中也提高了我们的社会主义思想,更深刻地认识到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社会生产活动互相影响互相联系的原理,认识到社会主义工业化的过程不能是某一部门突出的孤立的发展,而要以重工业为中心相应地发展与提高,如果某一环节落后与脱节,就会影响到整体的发展,就要影响到过渡时期总任务的完成。经过协作事实的教育,那种“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孤立思想,和“万事不求人,一切靠自己”的一揽子做法已逐步受到批判,从国家利益出发的整体观念和社会主义互助协作精神则逐渐地树立和加强了。
从最近这一时期的工作中,我们感到要把协作做好,须注意下列几点:
一、要有主动和不怕麻烦的精神。工业中各种需要联系和配合的事情是繁细的,必须以主动精神和其他部门联系,如果一次没有结果,就要不怕麻烦地一而再,再而三的进行洽商。重要的协作问题,应由各级领导同志亲自出马,才能更妥善地得到解决。
二、要有整体观念,全局观点,每一单位和部门都应把其他单位部门对自己的协作要求,看成国家整体利益的要求,看成自己应尽的责任,毫不推诿地承担下来。当然各个部门有其工作的重点,不能一下子把什么好事都做完,但如果这些事情的确是属于自己的职责范围,则迟早都要自己负责,目前条件不够,力量不足,就要创造条件,增长力量,用各种方法克服困难。如果的确一时不能解决,也要与对方诚恳说明不能解决的原因理由,确定解决的时间与步骤,以便对方改变计划或另谋解决的途径。
三、建立一定的组织和制度。协作关系密切的几个部门,可建立经常的会议制度,或就某一问题成立专门的小组,以便经常而深入地研究协作中的具体问题。有些部门需进行技术合作的,(如制造某种新式专业机器设备,需由生产单位,订货单位,设计单位的技术人员共同合作来设计绘图研究试制)可订立一定的技术合作制度。最重要的是:一切协作的事项,一定要列入彼此的计划中去,并用书面的协议或合同将它固定下来,加以具体化,作为彼此的义务履行。如果计划有变动,必须通知对方并取得其同意修改协议合同。去年东北制药厂依靠沈阳化工厂供应的硫尿和液氯,由于没有签订合同,就曾因对方改变生产而中断供应,结果磺胺噻唑和滴滴涕都被迫停产一个多月。
四、加强国家计划对协作的组织与指导作用,各级领导机构要具体协助各部门各单位间的配合与协作,消除某些不协作不配合的现象。过去在实际工作中,我们感到有两个缺点:一是各个部门间有问题不愿彼此协商,都把责任向上推,要求上级解决。另方面是上级机关遇到较棘手的问题,有时也不肯负责处理。而用迁就或调和的办法拖拉下去。这样不仅削弱了大家对于配合协作的主动性和责任心,而且浪费时间精力,并易耽误工作,造成国家损失。所以我们觉得有问题首先要各部门各单位自己联系协商,不能解决的再提到上级机关,根据对具体情况的深入分析,判断那些因素是思想问题,那些因素是实际困难,从全面整体观点,加以衡量考虑,正确的处理决定。并将协作的内容用计划任务的形式表现出来,这样各个方面的工作才能在国家统一的计划领导下合拍地进行。
最近以来,我们虽已加强了与各部门间的配合协作,但在工作中还存在着许多缺点,有很多问题还仅仅初步沟通,没有做到具体深入,本位主义、孤立观点的残余偏向还没有完全克服。在国营轻工业系统内部,配合协作工作也做得很不够。为了改进这一工作,就必须加强对国家在过渡时期总任务和苏联经济建设理论的学习,提高社会主义觉悟和整体观念协作精神,与各方面密切联系配合,经常检查计划中的内外衔接和配合环节,更主动更细致地来推动和解决各方面的协作问题,使协作配合成为计划中没有漏洞的部分,成为我们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习惯,这样就能大大提高我们经济工作和思想工作的水平,完成发展生产,满足需要的生产建设任务。

内蒙古自治区各地牧民加强幼畜保育工作

第2版()
专栏:

内蒙古自治区各地牧民加强幼畜保育工作
内蒙古自治区各牧业区和半农半牧区已基本上结束接产羊羔,转入保育幼畜和大牲畜接产工作。接羔季节较早的伊克昭盟、乌兰察布盟等地,于四月二十日以前即完成了接羔工作;接羔季节较晚的锡林郭勒盟、察哈尔盟、呼伦贝尔草地,接羔工作目前也快要结束。
各地牧民在完成接羔任务之后,现又创造出多种方法来保育幼畜。科尔沁左翼后旗吉尔嘎朗区的牧民为了互相督促,使全部幼羔健壮成活,在互助组与互助组、牧民与牧民之间展开了爱国保畜竞赛。达拉特后旗因母羊瘦弱产后无奶,该旗有不少牧民用精料喂母羊,增加母羊的奶汁;并用牛奶和豆面拌成糊糊喂缺奶的羊羔,明安太右联合旗乌金带行政小组的牧民,对饲养幼畜更加经心。该行政小组共三十八户牧民,组织了六个接羔保育互助组,为了保护母羊、羊羔、单独设立了羊羔圈和母羊圈。新生的幼羔,先放在暖圈里饲养十二天以后再放到外面放牧。锡林郭勒盟东部联合旗牧民顶僧,在得到中央人民政府用飞机空投下的饲料后,为了报答毛主席的关怀,他下决心保护幼羔只只安全。他为幼羔预备了抗御寒冷的保暖设备,接产期间他不仅跟群放牧,并且每天都把将生的母羊留在家里;每天夜里都把新生的幼羔及时放到柳条包里,避免幼羔被冻死或压死。因此,他家新生下的二百多只羊羔,没有一只死亡。
结合着保育幼畜工作,不少牧业区和半农半牧区的牧民为了更多地增殖大牲畜,支援国家工农业生产,都在十分谨慎地进行着大牲畜的接产工作。

四川贵州西康等省开始插秧

第2版()
专栏:

四川贵州西康等省开始插秧
四川各地、贵州赤水、鳛水及西康汉源、西昌等地均开始了紧张的栽秧工作。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和昭通、曲靖等专区栽秧将近结束。栽秧前四川泸州、宜宾、江津、内江等专区召开技术座谈会、秧师会,交流推广少秧密植经验,全省一百五十八个国营农场并向各地参观农民举行了技术示范。内江县十二个农业社采取分工分业、“包收包插包种”的办法,合理组织劳动力,提前完成栽秧和小春收割。为节约插秧用水,云南元谋县成立了龙川河水利管理委员会,统一管理用水,检查堵塞漏洞,使该河每天灌田由三十亩增至八十亩;四川武胜县万善乡对于短缺秧苗的农民,发动相互调剂,保证了满栽满插。
(本报西南记者站)

西康省西昌专区和凉山彝族自治区 彝汉农民积极生产虫蜡支援工业生产

第2版()
专栏:

西康省西昌专区和凉山彝族自治区
彝汉农民积极生产虫蜡支援工业生产
西康省西昌专区和凉山彝族自治区彝、汉农民积极提高虫蜡生产量,支援祖国工业建设。
解放以来,西昌专区和凉山彝族自治区的虫蜡业,在人民政府扶持与帮助下,有了很大的发展。一九五三年西昌专区就整修了旧有虫树十二万五千多株,蜡树十七万三千一百株,繁殖虫树三十一万七千多株,蜡树二万五千株。几年来人民政府还培育了虫树苗一百万株以上,给今后发展蜡虫业准备了有利条件。今年经营虫、蜡业的农民更加注意了这项工作。仅西昌县西溪乡的两个村子就栽植了虫树三万二千多株。昭觉县竹核区乌坡虫园的彝族农民,也开始重视培植虫树,保护虫树,防止羊子吃树叶影响虫子生长。很多经营虫、蜡业的农民还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把一两百年的老树进行了“更新”,使虫子产量得到显著的提高。估计今年两区的蜡虫产量可比一九五二年增加到六倍以上。
目前,正是摘蜡虫的时候。西昌专署财委会已经两次会同有关部门研究了蜡虫的购、销、摘、挂、贷款、调运等问题,并作了具体的规定。合作社、贸易公司,准备统一经营蜡虫。并订出了合理的蜡虫购销价格。为了进一步加强对摘、挂蜡虫的技术指导,已聘请有经验的农民进行指导。
现在,各产虫区有关部门正在进行摘、挂、销、运虫子等工作。凉山彝族自治区昭觉、喜德、美姑等县产虫区彝胞,计划把四千八百多包(每包约九两)蜡虫卖给川西蜡农挂蜡。
按:白蜡虫是一种小虫,因为挂在白蜡树上,能从背面分泌出白蜡而得名。白蜡是工业生产上很重要的原料,西康省西昌专区是“虫子”最好的地方,四川省的川南、川西是产“白蜡”最好的地方,但挂蜡的虫子多由西昌地区供应。

拜泉县立功村王文章农业生产合作社 帮助单干农民解决春耕困难

第2版()
专栏:

拜泉县立功村王文章农业生产合作社
帮助单干农民解决春耕困难
黑龙江省拜泉县立功村王文章农业生产合作社帮助单干农户吕振生解决春耕中的困难,对周围农民影响很好。
王文章农业生产合作社在今春成立后,社员们分工刨粪、送粪、搞副业,干的热火朝天。本村的单干户吕振生哥俩暗地使劲,要和社比赛比赛。三月初,他们哥俩赶着四匹马拉车出去买盖房草,准备等盖房时高价卖出赚一笔钱。在回家的道上,吕老二把车赶“毛”了,老大吕振生上去就抓。不料车翻了,把吕振生轧昏在地上,吕老二被轧断了一只胳膊。农业生产合作社主任王文章这时正领着社员们铡草,听说吕家兄弟翻了车,便领着社员连夜把吕振生哥俩抬到双阳镇医院治疗。
快要种地了,吕振生哥俩在医院里特别着急,担心自己的地种不上了。当时,王文章正和社员们讨论这件事。有的社员主张不管,他们说:扔他一回地,就把他教育过来啦!有的社员说:咱们社人多力量大,应当团结他,帮助他把地种上,那才显出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优越性。社员们都同意这个意见,就捎信叫吕振生哥俩安心休养。过了几天,社里去了三个社员给吕振生家铡了六百捆马草,并帮助他们种了两垧小麦。现在正在帮助他们种大田。
最近,吕振生哥俩从医院回来,看见自己的地真的种上了,异常感动,表示秋天一定入社。
(新华社)

一个为农民爱戴的供销合作社

第2版()
专栏:

一个为农民爱戴的供销合作社
本报记者 艾玲
当人们第一次来到广东揭阳县通往潮安县的公路边的曲溪市镇时,很快就会发现有一条行人川流不息、显得格外热闹的街道,在那条街上,梅岗区供销合作社布满了它的门市部。这个供销社,现在已成为全省最大的一个基层社。
揭阳县梅岗区,大部分是经济作物区。土特产中,大宗的有土糖、花生;小宗的有黄麻、菠萝、柑等。曲溪市镇就是该区的中心市镇,同时也是附近三十多个乡土特产的集散地。
解放前,这里土特产完全操纵在当地地主恶霸所谓“四大天王”的手里。农民记得很清楚,那时当土糖盛产的季节,他们大清早从山区挑糖到曲溪,被压价的结果,一担土糖能够顺顺利利地在当天换回四十斤大米或是二十斤肥料,就算交了好运;要不然,等上七、八天工夫,糖质都变坏了还没卖出去。不少农民气得捶胸顿脚,在哭告无门时,往往就把糖倒到河里。解放后,有了供销合作社,情况就完全两样了。一担土糖可以换回一百五十斤大米或八十多斤肥料,农民一提起合作社,都异口同声地说:“合作社给我们的好处实在说不完。”
梅岗区供销合作社自成立那天起,就负担着以收购土特产和供应肥料为主的任务。开始时,全社只有一亿元的资金,困难很大,连百分之一产量的土糖也收购不了。但是合作社明确了为农业生产服务的思想,用加速资金周转和减少损耗、节省开支的办法,使资金不足的困难,很快得到解决。他们资金周转的速度是相当惊人的,头一天收购的土糖,第二天加工为赤砂糖,第三天就运到汕头市,运销到华北等地去。就这样三天周转一次,四个月内,一亿元的本钱便做了八十亿元的生意,收购了全区土糖百分之三十,给农民解决了生产上的困难,同时还组织农民成立了十一个临时的加工厂,把土糖加工为赤砂糖,帮助他们提高了产品的规格。因此,一下子就有两万多人入了社。农民和合作社的关系一天比一天密切,合作社的信誉提高了,业务也得到迅速的发展。三年多来,由一个门市部发展到七个门市部;下面还设有十一个分销站、一个小型碾米厂、四个小型赤砂糖加工厂;资金由一亿元积累到现有的将近四十亿元;社员也发展到四万多人,占全区总户数百分之八十。
经过土地改革分得土地的梅岗区农民,虽然生产积极性提高了,但生产资料是很缺乏的,尤其是肥料更为缺乏,遇到农忙季节和春荒秋荒青黄不接的时候,那里的农民要靠销出土糖,才能买回肥料等必需品。然而合作社的仓库里已经积压了大量的土糖,谁能想到合作社还会收购呢。这时候,农民不免又盘算着,靠过去那样卖青苗、卖田地或高利借款来渡过荒月,但是梅岗区供销合作社就在农民这样困难的关口,能够本着“不怕赔本,不怕积压,不怕麻烦”的服务精神,研究出一个以土糖换肥料和充分运用资金实行预购预售的办法,给农民做了几件好事。如一九五三年春耕快到时,和农民订立土糖换肥料的预购合同,就供应了一万多担肥料。秋天追肥的时候,又及时贷了八亿多元肥料款。在旱灾和春荒时,派出干部,协助农民兴修水利,一方面号召农民生产自救;一方面以二亿元资金和农民中困难户订立预购稻谷合同,使他们克服了生产、生活上的困难。另外又以三亿元资金借给贫苦农民买肥料;并将社里以前收购的九百担大米无利借给最苦的农民渡荒。农民池广松的母亲,在荒月里,本来打算卖掉二分田,合作社向她预购了五十斤稻谷后,就不再卖田,安然渡过了秋荒。这不仅解决了农民生产上的困难,同时完成了对经济作物区肥料推销的任务,而土糖也在不断改进规格和随着全国人民生活的提高逐渐解决了积压问题。
梅岗区农民也和广东其他各地农民一样,一向习惯于施用商品肥料,该社在这一方面曾作了很大的努力,一方面将库存不足的豆饼作了有重点的供应;另方面教育农民改变旧习惯,开展积土肥运动,逐步扭转了农民“没有豆饼不能增产”的不正确看法,保证满足了全区肥料的供应。刘厝村三天内挖了二万多担塘泥,因而少用豆饼七千五百斤,可换大米数千斤的生动例子,使农民深刻地认识到积土肥可以降低农产品成本,增加收入。因此积土肥的倡议很快就为农民所接受,官硕乡风巷村全村曾动员了九十多只船出去挖河泥。现在梅岗区的积土肥运动已形成热潮,农民已顺利地进行了春耕春播工作。
梅岗区供销合作社十分注意供销工作方法的改进,集体收购土糖办法,正是他们出色的创造。过去,土糖盛产时,农民争先恐后挑糖上市,卖出一担糖往往要花上一、两天时间,大大影响了农民的生产;更由于秩序不好,也使合作社工作陷于忙乱、被动。为了改变这种情况,合作社派人下乡宣传集体收购的好处,并运用民主方式由各乡根据不同情况,提出不同的具体收购办法。如有糖仓的村,经民主评定糖的等级后,分类登记入仓。销出时,按照合同集体送糖到区社仓库,再集体领款或购回肥料、农具等物。没有糖仓的则采取分散保管,集体送糖、领款或购物。这个办法,也被应用来收购粮食和其他土特产,都受到农民热烈的欢迎。
集体收购办法,不仅使合作社工作人员的工作效率提高了,收购量由每天五百担,提高到三千五百担,解决了糖仓不足、资金不能迅速回笼和耽误农民生产时间等问题,更重要的是使农产品收购与生产资料供应的工作,逐步纳入国家计划的轨道。
去年年底学习总路线时,该社干部们曾批判了过去轻视经营小农具的错误思想。因此,今年在春耕开始前,就派出干部到各地组织货源,特别重视了组织、领导当地手工业的加工订购农具的工作。到目前为止,已组织的各种农具有锄头、水车等共七千多件。为了便于农民购买,该社又成立了三个农具门市部。此外,还设立两个专门修理农具和供应种籽的门市部。
梅岗区社供销业务的不断发展,对于该区农业生产和全区十二万农民生活的提高,都具有重大的意义。仅就一九五三年来说,该社供销营业总额已达四百五十亿元,其中供应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就达三百亿元,为农民减除中间剥削二十多亿元(肥料供应不包括在内)。在统购粮食时,供应生产资料如农药、种籽、农具等近五亿元,同时更扩大了工业品的供应,每天都有一亿元以上的资金回笼,而成为国营商业的有力助手。
就是因为这样,农民把合作社完全看作是自己的社。有一次夜里,梅岗区突然来了一场暴风雨,潮水猛涨,附近农民眼看合作社仓库处于危险中,都冒着狂风急雨赶来抢救。农民张仁厚的鱼塘浸了水,鱼快被冲走了,但他却说:“鱼是自己的,合作社的物资是大家的,救了合作社再回去。”
梅岗区的农民对于谁是剥削他们的,谁是扶持他们,引导他们走向集体富裕的道路的,已经越来越清楚了。

图片

第2版()
专栏:

松江省桦川水利灌溉站的工作人员在安装检修好的抽水机,准备在五月二十日开始给农民灌溉。 新华社记者 胡伟摄。

图片

第2版()
专栏:

松江省桦川水利灌溉站为帮助农民发展生产,正积极准备充分利用现有设备,扩大灌溉面积。今年灌溉站的供水计划,由去年灌溉两千一百垧(每垧合十五市亩)土地增加到两千九百垧,预计可使农民增产稻谷七百余万斤。这是桦川水利灌溉站的一角。
新华社记者 胡伟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