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我们伟大的祖国(图片)

第1版()
专栏:

我们伟大的祖国
栓皮是制造软木的原料,在工业上有很大的用途。安徽省大别山区已开始大量采剥,并已有八百多吨栓皮运往上海等地,受到工业用户的欢迎。这是安徽省霍山县出产的大量栓皮,它们正由木簰运往各地。

华北行政委员会召开扩大会议 根据总路线部署全区工作

第1版()
专栏:

华北行政委员会召开扩大会议
根据总路线部署全区工作
【本报讯】华北行政委员会在十一月二十三、二十四两日,召开第二次委员会扩大会议,着重讨论了如何在国家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总任务的灯塔照耀下,改进与提高华北区各项工作的问题。
华北行政委员会刘澜涛主席在会上作了总路线总任务的传达和华北区当前工作任务的报告,刘秀峰副主席作了华北区在实现国家工业化中具体任务的报告,张苏副主席作了关于粮食政策的报告,李烛尘副主席作了关于资本主义工商业走国家资本主义道路的报告。到会委员讨论了这些报告,一致感觉到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总任务的提出,使当前各项工作,增添了新的动力,并表示决心以实际行动,实现国家过渡时期总路线。
会议对于如何在华北区的工作中贯彻总路线总任务的问题,作了具体研究。
会议首先指出了华北区四年来在实现过渡时期总路线总任务方面已取得了很大成绩。国营和地方国营厂矿,在完成了恢复时期的各项改革工作后,一九五三年的总产值,预计比一九五二年将提高百分之二十四。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所表现的突出成就是互助合作运动的新高涨,全区已有半数农民组织了一百一十万个各种形式的互助组与农业生产合作社。近三年来开始试办的农业生产合作社已由八十二个发展到六千三百个,有十二万农户参加,每年增产粮食的比例,一般平均为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社员的收入比单干农民有提高一倍到一倍半的。农业生产合作社建立较久和工作做得较好的地区,消灭了贫困,农民不再需要国家的救济。各城镇十七万户手工业,参加到手工业生产合作社中的约占百分之七。各种不同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也都有发展。据统计,天津市私营工业总产值中有百分之七十、北京市有百分之五十四,是接受国家加工订货的。公私合营的华新纺织厂和耀华玻璃厂等,由于生产关系的改变,生产力提高很快。华新纺织厂新扩大纱锭两万个,一九五二年的利润较一九四九年提高了十三倍多。
会议指出在总路线总任务的光辉照耀下,国民经济中正在成长着的社会主义经济与正在改造中的农业、手工业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必将进一步发挥出它的新生力量。由于总路线总任务的精神,不可能在一个早晨就为全体人民所理解,因而首先要在全区范围内进一步大张旗鼓地进行广泛系统的宣传教育工作。要使热爱工业化,热爱合作化,欢迎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为实现美好的社会主义远景而奋斗的思想,成为全体人民的思想,成为社会的新风尚。
会议指出了发展社会主义工业中应注意的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建立新的工业基地;一方面是发掘旧有企业设备的潜力。建立新的工业基地,当前应注意的是做好勘测、设计工作和培养技术人员与干部,规划好为新工业服务的城市建设工作。基本建设的队伍一年来已逐渐壮大,冬季要抓紧整训工作,培养骨干,以便能抽出力量支援工业基地的建设。发掘旧有企业设备潜力,在当前所应注意的是深入展开增产节约竞赛,在改善经营管理的基础上,争取超额完成国家计划,并认真做好编制一九五四年计划的工作,为迎接一九五四年的新生产任务做好一切准备工作。会议还指出在实现上述两方面任务时,必须注意贯彻重点建设重工业,与相应地发展人民所需要的轻工业的原则,必须主动、积极地再抽调一批优秀的干部参加工业建设。
会议指出在推动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方面,一九五四年要使原有六百万农户参加的互助合作队伍更加扩大起来。在进行此项工作中,特别应注意把临时性的互助转为经常性的互助;把条件好的互助组转变为农业生产合作社。要求农业生产合作社在现在基础上增加一倍或一倍以上。会议指出,在这个问题上急躁冒进和停滞不进都是不对的。在国家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中,类如山西省李顺达的农林畜牧生产合作社,河北省耿长锁的农业生产合作社要大量发展。会议认为,实现农业合作化的重要保证,是做好供销合作社的工作,做好银行储贷与信贷合作社的工作,做好收购粮食的工作。要使农民从自己的切身体验中认识到合作化的好处,认识工农联盟的好处,摆脱资本主义的侵害,走幸福的社会主义大路。对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同样要引导手工业走合作化的道路。会议决定在十二月份内召开手工业工作会议,具体讨论这方面的问题。
会议还要求继续总结四年来在资本主义工商业中进行的国家资本主义工作的经验,以便在已有的基础上,订出在今后三、四年内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经济改造的全盘计划。对于目前正在开展着的私营企业的增产节约竞赛,要加强领导,大城市要建立领导竞赛的专门委员会,要通过竞赛,使私营企业的经营管理提高一步。
会议最后指出:华北人民在已往三十年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事业中,在中国共产党和伟大的人民领袖毛泽东主席领导下,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今后在贯彻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总任务,争取美好的社会主义社会到来的更伟大事业中,必将贡献出更大的人力物力。
会议由刘澜涛主席致闭幕词后胜利结束。

朝鲜政府代表团过安东市返国

第1版()
专栏:

朝鲜政府代表团过安东市返国
【新华社安东二十六日电】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阁首相金日成元帅率领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访问中国代表团在二十六日离开我国国境安东返国。陪送到国境的有:中央人民政府外交部办公厅主任王炳南、交际处副处长沈平。陪行的还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驻我国大使馆临时代办徐哲。
在安东车站上欢送金日成元帅和代表团的有:辽东省人民政府主席李涛,中共辽东省委员会书记高扬,中国人民解放军辽东军区副政治委员王屏,安东市人民政府市长陈北辰等和各界群众四百多人。
车站上悬挂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旗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乐队奏起朝中两国的国歌。
金日成元帅和代表团团员在离开我国国境前,检阅了仪仗队,并接受了少年先锋队队员们的献花。
当代表团在返国途中经过天津和沈阳时,当地党政军首长和各界群众曾到车站欢送。在天津欢送的有:天津市人民政府市长吴德,中共天津市委员会书记黄火青,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津部队代表廖鼎琳。在沈阳欢送的有: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一副书记林枫,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高崇民,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二副书记张秀山,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三副书记张明远,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汪金祥、顾卓新,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副参谋长吴信泉等。苏联驻天津、沈阳两地的总领事和副领事以及波兰驻天津领事馆、朝鲜驻华大使馆沈阳联络所的代表也到车站欢送。金日成元帅和代表团团员们在路过天津时,曾参观了国营天津第二棉纺织厂和国营天津造纸总厂。

印度看管部队 截获李承晚特务携带的秘密指示 转达李承晚、元容德破坏解释工作的命令

第1版()
专栏:

印度看管部队
截获李承晚特务携带的秘密指示
转达李承晚、元容德破坏解释工作的命令
【新华社开城二十六日电】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已在十一月二十五日把印度看管部队在十一月八日截获的美方给混在中立国看管营场内的特务分子的破坏解释工作的秘密指令的副本交给朝中方面。这件秘密指令进一步证明美、李、蒋方面直接指挥中立国看管营场内的李、蒋特务分子进行破坏解释工作和强迫扣留战俘的罪恶行动。
这件秘密指令是印度看管部队从企图潜入中立国看管营地第四十号营场的李匪特务李亨洙的身上搜获的。李亨洙由在汉城的李承晚的特务机关“第十二中队本部”派遣潜入中立国看管营场把这件秘密指令交给第四十号营场的李匪特务头子东场里“反共青年团”支部“副团长”兼第四十号营场“反共青年团”“组长”韩银松,和李匪特务“大队长”池基哲。(据我方被俘人员揭露:韩银松曾在十月初与另外九个李匪特务潜往汉城领受破坏解释工作的“指示”。)签署这件秘密指令的是李匪特务头子朴东赫。据印度看管部队的通知,朴东赫原先也混在中立国看管营场内指挥破坏解释工作,在十月九日夜与另一个李匪特务头子韩秉泰潜往汉城。
美方给特务分子的这件用朝鲜文写成的秘密指令的中文译文的全文如下:(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特务出入营场转达李承晚和元容德的三项命令
韩银松、池基哲两位并致各委员:
以韩、池两位和警备部长、组织部长为首的各委员同志们:你们为工作多么辛苦啊,我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来表示敬意。我抵汉城后访问了最高级的重要干部,由宪兵总司令官处接受“应开始反共青年的工作”的命令后,出发到汶山的中途由于碰到渡临津江的难题而转回汉城,初次到第十二中队本部,决定今后继续留在这里工作。我们以血泪迎接了突破死线九死一生地归来的两位同志。为了到第十二中队本部一事,我曾向阁下提出血书并在前次另外通过×以书面联络,但可能是由于联络员的疏忽而未能传到第四十号营场,请你原谅。如同前日越营归来的两位同志所说的,并在团长的信上所看到的,关于解释问题和释放问题,我现在要根据政府的领导者、国父李承晚总统阁下和专门担任反共青年事业的宪兵总司令官阁下的指示,说明其意图。
要拒绝听解释
一、大韩民国政府已要求联合国释放反共青年,但由于微妙的国际形势的影响而未实现。既然认为大韩民国是自己的祖国,作为一个国民来说为什么还受共方的解释呢?不应听解释。
李承晚要以武力劫夺战俘
二、不听解释也绝对不会延长根据战俘协定所规定的期限的。如果期限被延长,大韩民国已作好发动国力释放反共青年的准备。
将有中立国配合行动
三、只有反共青年不听解释,才会促进大韩民国政府发动国力的机会迅速到来。如果亲共的印度军人为迫使反共青年听解释而使用武力的话,这是违反协定的,因此瑞士、瑞典也已宣布过将退出。大韩民国也将抓住条件释放战俘,这样也可以维持民主国家的体面,因此反对听解释就对反共青年有利。
虽然以解说的方式写了,但上述是政府和李总统阁下以及其直接执行者宪兵总司令官的命令。
蒋匪驻韩代理机关的命令
对中国反共青年的指示应与对韩国人的指示相同。池基哲氏应负责传达,但传达时应说这是中国驻韩大使馆的命令。
元容德指示加强特务组织
宪兵总司令官关于统一重新编制营场内反共青年的指示:雨南村(编者按:从其他特务文件来看,雨南村应为云南村,李匪帮称东场里为云南村。)韩国反共爱国青年的青年团名称,应定名为雨南村反共青年团。团长在宪兵总司令部内;在巨济里、论山(编者按:此处估计特务是指从巨济里、论山迁来的战俘营而言。)、病院各有一副团长;巨济里为第一副团长区域、论山为第二副团长区域、病院为第三副团长区域。
第一副团长为韩银松、第二副团长由韩银松氏决定之后通过、第三副团长为金成禄,以上是总司令官的命令。委员由各营场的团长、副团长、大队长担任,如果违反此命令而采取个人英雄主义行动时,将受法律制裁。
屠杀愿遣返的战俘,由元容德负责
如有可能,可在内部肃清不服从命令的分子,而其责任将由宪兵总司令官来负,但这样做会给印度人在营场内进行暴行的机会,因此最好尽可能地进行教育并掌握。但是只在四十支部必须杀掉愿回北部的家伙,因为这会泄露秘密的缘故;但在其他营场应采取宽容政策。四十团长可由第二副团长个人选出并决定,但应从有收音机的营场内选出。
密码无线电联系
团长先生,请你将以收音机收报的密码告知第二副团长,以便将来没有第十二中队本部时也可以以收音机收听宪兵总司令官的命令。现在使用发给团长的密码于十一月九日早晨新闻时间后和晚上新闻时间之后发出,早晨发一次晚上发两次。如果工作上必要的话,可以叫一名中国反共青年代表来担任第四副团长。
利用印军说过不能使用武力
接到此信后,在进行最重要的——李总统命令的反对解释示威之前,请尽速在各营场代表会议上通过此项命令,并在一定时间、一定口号下进行反解释示威和提出抗议书。印度军也说过,对韩国反共青年不能使用武力,如果使用武力的话,大韩民国的国军将会进击,因此请在政治上提高警惕。现同时寄去李总统阁下和宪兵总司令官阁下的文告,请精读。原想讲究一些形式,但为防万一和由于作秘密工作的缘故,自然而然地就像这样地作了。
密码广播元容德命令,医院是联络站
团长,你收听了于十一月五日、六日、七日早晨广播时由四十支部团发出的密码广播没有?以后的联络将利用广播和在病院的金成禄发到第一、第二副团长处,发报名义要用“雨南村反共青年团中央团部发送人×××”。如果收到如此的信时应理解为这是宪兵总司令官的命令。
李承晚命令强迫中朝战俘给他自己和王东原写信
这次派往营场的李同志,当他完全完成工作时,应设法使他越营。那时应寄来致宪兵总司令官和李总统阁下的信和中国人致大使馆的信,以便向全世界人民显示韩、中两国人民统一地战斗的事实。特别是因为雨南村反共青年们的斗争是向全世界宣示韩国民族的正气的斗争,因此虽在斗争中有困难和联络不充分,希望为反对解释而斗争到底。应理会以上是不容分辩的李总统的命令,切切执行之。有时,上述的第一副团长亦叫作东副团长,第二(副团长)亦叫作西副团长。韩,因为现在在汉城总司令部生病而未能来到。
示威、唱歌、烧火、打旗都是联络信号
请按以下信号时常告知工作结果,据此将报告宪兵总司令官。一、李同志平安到达时,请在上午十一时至十二时和自下午一时三十分至二时半进行示威和唱歌,我们将认为平安到达。
二、召开代表会议时的信号:上午十一时升国旗时,请在下边烧一簇火并唱反共青年团歌。
三、在代表会议传达命令决定誓死反对解释时,请在升国旗处前面于上午十一时和下午四时烧两把火,并唱“打共歌”。
四、收听无线电命令后,在上午八时或九时,单人在饭厅摇太极旗。
当我收到信号时将烧一把火。
“绝对保守秘密”
以上所说的情况是在大韩民国政府内也只有少数人知道的极端秘密,应绝对保守秘密。
祝正副团长和诸位善于战斗!
第一号、十一月七日 朴东赫

积极发展燃料工业

第1版()
专栏:社论

积极发展燃料工业
燃料工业(包括煤炭、电力、石油)是国民经济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建设强大的现代化的工业和现代化的国防,就必须建设与此相适应的燃料工业,保证有充足的电力、煤炭和石油的供应。所以,积极发展燃料工业,是我国工业化建设中的一项重要任务。中央人民政府燃料工业部根据国家的建设计划,对于今后发展燃料工业做了全面的部署,这是非常必要的。
过去几年中,在燃料工业全体职工的努力和苏联专家热诚无私的帮助下,我们曾大力进行了燃料工业的恢复、改造和重点建设工作,供应了国家工业恢复时期所需要的燃料和电力,基本上保证了国家经济恢复工作的进行,保证了广大人民日常生活中对燃料的需要。今年国家对燃料工业的建设投资相当于去年的二点四倍,接近于过去三年国家投资的总和。这些投资项目中,包括七十项煤、电、石油的建设工程,一百二十处煤田和六十一处石油资源的勘测工作,以及为将来建设水电站而进行的黄河、汉水、新安江等河流的水文测量和地质钻探工作。完成了这些建设工程之后,我国燃料工业的产量及其基本建设的力量(包括地质勘探、设计和施工的力量)都将有相当的增长,并为进一步的大规模建设燃料工业创造了条件。
燃料工业的基本建设工作是艰巨和复杂的。建设一个年产一百万吨煤的矿井,或建设一个每年处理一百万吨原油的炼油厂,约需七、八年时间;建设一个大型水力发电站,所需的时间就更长。因此,在燃料工业建设上,就必须从全面的长远的观点出发,按照国家建设的需要和资源分布的状况,来切实周密地研究和制订建设计划,使得燃料工业的发展适应于国家当前的和今后的需要。
根据这些情况,燃料工业建设必须切实按照“重点建设、稳步前进”这个总方针来进行,在煤矿方面,首先应当集中力量,保证我国各重要工业基地和新工业基地的煤炭和电力供应,特别是炼铁、炼钢用的焦煤的供应。因为这些工业基地的建设是保证我国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和实现国防现代化的基础。为此,燃料工业部门必须与地质部明确分工和密切合作,迅速查明这些工业基地附近的或其他矿区炼焦煤的埋藏情况,提供必需的、合乎经济原则的和照顾地区平衡的资源材料,以配合并保证这些新的工业基地建设计划的正常进行。这里也需要指出:在保证重点的前提下,对新建的和扩建的矿井也应该加以重视,因为这些矿井对保证工业用煤的供应起着极大的作用。
在电力工业建设方面,由于我国经济建设的发展,工业用电量大大增加,因此必须迅速增加电力生产以保证供应。又由于在电力工业建设中,火力发电站的建设时间较短,一般的三年左右即可完成;建设工程上我们也已积累了一定经验。根据这些条件,在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中,就应当以火力发电站作为建设的重点。但同时,也要适当地安排水力发电站的建设计划。我国是一个水力资源极其丰富的国家,水力发电事业有着远大的发展前途,决不能忽视。但水力发电站的建设是一件比较长期的和复杂的工作。建设投资也比火力发电站为大。我们目前还不可能立即动手来建设大型的水力发电站。根据我们今天已有的一些条件和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以及现有水力资料的情况,着手建设一些中、小型的和个别较大型的水电站,则是可能的和必需的。通过这些中、小型的水电站的建设,我们才能逐步地壮大技术力量,积累经验,从而为建设大型水电站创造条件。水力发电工作是一件比较复杂的工作,它和水利、航运、农业等等许多国民经济部门有着密切的关联,为了能够最合理地利用水力资源,在制订水电站的建设计划时,中央燃料工业部和其他有关经济部门,必须建立起经常的密切合作的关系,共同来进行研究,统一步调,分工合作。
在石油工业的建设方面:由于我国天然与人造石油工业基础都比较薄弱,技术力量不够,而石油工业的建设又特别复杂,因此目前的方针应该是集中使用力量有步骤有重点的进行建设,一方面需要积极组织更大力量查清天然石油地质构造和其他石油资源,为新建的炼油厂和今后石油工业的发展提供可靠资料;另方面对东北人造石油工业的恢复和扩建也必须十分注意,并积极设法壮大技术力量,为将来更大规模的石油工业的建设任务准备条件。
目前决定煤矿、石油井和水电站建设进度的关键,是资源勘察问题,这是燃料工业建设中的根本问题,必须把它提到首要地位来,积极地改进这方面的工作。燃料工业的特点之一,就是它是以开发和利用各种自然资源来进行生产的。要建设煤矿、油井和水力发电站,都必须通过周密的地质勘测,查清各种有关自然情况(地质、水文、资源等等),然后才可能作出全面的、符合长远利益的开发计划和正确的设计,如果资源情况不明,一切建设工程都无从谈起。过去由于我们这方面缺乏经验,地质工作的基础薄弱,结果使基本建设和生产都因为地质工作跟不上而受到严重影响。现在,燃料工业部已积极加强了对地质工作的领导,调整了地质工作的队伍,加强了地质工作的机构,这样做是完全必要的。在积极地逐渐地壮大地质力量的同时,还必须努力发挥现有地质人员的作用,帮助他们提高业务水平,学习苏联先进经验,改善地质工作的质量。在这一方面,燃料工业部门和地质部等有关部门必须采取有效措施,争取在三年左右时间内,培养出一批能够独立工作的地质工作干部,扭转地质勘探工作落后于燃料工业建设需要的局面。
在进行基本建设的同时,燃料工业的各部门还必须努力加强对现有生产工作的领导。几年来由于国家各项建设事业的逐步展开和城市工矿区人口的迅速增加,目前在煤炭和电力生产方面已经出现供应不足的紧张状态,估计在国家大的新建煤矿和电站未完成前的一个相当时期内,这种紧张状态仍会继续存在,因此努力提高现有燃料工业的生产潜力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
目前提高煤矿生产的主要环节,是在于加强煤矿生产准备工作。各地煤矿中当前普遍存在的严重问题,是没有足够的生产后备力量:掘进赶不上回采;地质工作又赶不上掘进。煤矿生产的这三个主要环节互相脱节,失去平衡,这是阻碍煤矿生产能力不能充分发挥的基本原因。这种情况的所以形成,是和过去煤矿生产上的计划不周和管理不当分不开的,不少煤矿过去在生产中只顾突击完成眼前的生产任务,而不注意为下一步生产准备条件,结果是事故增多,质量下降,使任务不能均衡完成。为了改进现在的生产状况,各地煤矿必须采取有效的方法和坚决的步骤,加强掘进工作的领导,解决生产矿井的地质勘探问题,注意安全生产与产品质量,力争全面地完成和超额完成国家计划。
提高现有电业工作的关键,是加强安全发电和送电。目前一般企业生产中最害怕的就是停电,因为供电不安全给生产上造成的损失是很大的。因此电业部门首要的和经常的任务,就是必须严格执行安全专责制度,加强设备、尤其是供电设备的计划检修工作。为了解决目前地区负荷与地区出力不能配合的紧张状态,电业部门必须迅速研究解决调整电力网问题,使发电供电的设备得到平衡,以便从安全生产、节约用电及其他方面,进一步发挥我国电力工业中的潜在力量。
至于石油工业的生产,应以甘肃的玉门油矿和抚顺油厂为重点,努力提高炼油率,改进采油方法,增加西北天然石油产量,和保证完成原油东运任务,以便充分利用现有厂矿的设备。
燃料工业部门的同志几年来在恢复和发展燃料工业中克服了许多困难,获得了很大的成绩。燃料工业在国家社会主义工业化事业中担负的光荣使命,要求燃料工业部门的同志必须更加百倍小心谨慎地从事工作,发挥积极精神,克服工作中的缺点,确立献身于燃料工业建设的决心和信心,为实现国家社会主义工业化的伟大事业而奋斗。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发表公报 宣布截获李承晚特务携带的秘密指示的情形

第1版()
专栏: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发表公报
宣布截获李承晚特务携带的秘密指示的情形
【新华社开城二十四日电】据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二十三日发表的官方公报说:印度看管部队最近截获了美方给战俘营中的特务的一封信,信里附有密码,并指示东场里战俘营的特务们破坏解释工作和杀害要求遣返的战俘。
一位印度发言人二十三日下午叙述了截获这封信的情形。他说:“在一九五三年十一月八日上午九时左右,一名朝鲜战俘顺着阴沟向(E)第四十号营场的铁丝网爬行,企图进入营场,当即被印度看管部队逮捕。这个战俘可能是在一九五三年十一月六日从这个营场逃出来的。在他身上搜出一封信,信里有对战俘营内外的某些组织的指令。信上指示这个组织的人员如何彼此经常保持联系。信上并且谈到在他们之间传递消息的密码。信上最后说明应如何迫使战俘抵制解释工作,并说明应将要想遣返的战俘一概加以杀害,以防泄露这些秘密指示。”
据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公报说,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将指定一个附属机构去调查截获这封信的情况。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不多久以前刚谴责过美方偷运无线电收发报机到非军事区南部看管营去,并且谴责美方利用美国第六十四野战医院向特务传达指令。现在又发生了这件事。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已经决定将该信内容通知朝中方面和美国方面。该信内容的暴露,最有力地说明了李承晚匪帮和在看管营中公然反抗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以及印度看管部队的李匪特务们存在着怎样紧密的联系。

被截获的美李蒋方面给特务的秘密指令 彻底暴露美李蒋方面破坏解释工作的罪行

第1版()
专栏:

被截获的美李蒋方面给特务的秘密指令
彻底暴露美李蒋方面破坏解释工作的罪行
【新华社开城二十六日电】本社特派记者吴敏报道:印度看管部队所截获的美李蒋方面给中立国看管营场内的特务分子的秘密指令,彻底暴露了美李蒋方面指挥特务强迫扣留战俘、破坏解释工作的种种罪恶行为。这个秘密指令的公布,给了那些诬蔑朝中方面拖延解释工作的美国宣传机器以沉重的打击。
这个秘密指令证明,目前特务不让战俘出营场听取解释,使解释工作因而停顿,完全是美李蒋方面指使的结果,同时指令也暴露了美李蒋方面用武力劫夺战俘的重大阴谋。这个秘密指令命令特务们不应听解释,并且向他们保证,即使不听解释,也不会延长解释期限。指令还说,如果解释期限延长,李承晚已作好了用武力劫夺战俘的准备工作。这是和美国国务卿杜勒斯、远东美军总司令赫尔以及瑞士代表邓尼克对解释期限问题所发表的谈话完全一致的。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出美国国务院、美国陆军当局以及“中立”的瑞士代表在这个阴谋中所起的作用。
这个秘密指令证明:由于已经有二百多名战俘遣返归来并且揭露了美方强迫扣留战俘的阴谋,美方在政治上和道义上已经遭到惨重的失败,丧尽了“体面”。这个秘密指令老实承认,美李蒋方面所以要指使特务拒绝让战俘听取解释,并且准备在印度部队看管战俘九十天之后将他们“释放”,是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维持”美国的“体面”,换句话说,只有这样才可以避免有更多的战俘要求遣返,从而使美国强迫扣留战俘的阴谋不致遭到彻底失败。这对于那些拚命宣传美国“心理战”“胜利”的美国宣传机器,真是一个极妙的讽刺。
这个秘密指令证明,所有战俘营中的李、蒋特务,是直接受李承晚本人、李匪帮的宪兵总司令官元容德,以及国民党匪帮驻汉城的所谓“大使”王东原的指挥的。在李承晚和国民党匪帮之间,在指挥战俘营中的特务方面有着极密切的联系。而李承晚和国民党匪帮,如所周知,是执行着华盛顿的命令的。这个秘密指令也证明:战俘营各营场中的所谓“大队长”,特务组织“反共青年团”的所谓 “团长”、“副团长”之流,都是美李蒋方面所派遣的职业特务,他们冒充战俘混入营场,并且自封为所谓“战俘代表”,公然在营场内进行各种破坏解释工作、虐杀战俘的阴谋活动。朝中方面早已指出,美李蒋方面所指挥的这些特务并不是战俘,并且要求中立国遣返委员会肃清这些特务。这个秘密指令证明朝中方面的要求是完全正确的。
这个秘密指令证实了已经遣返的战俘所揭露的事实:美国所提供的第六十四野战医院是美方特务在营场中的指挥和联络中心。秘密指令告诉特务韩银松和池基哲说,以后的联络将利用广播和在医院中的特务头子金成禄来进行。
这个秘密指令还指示李、蒋特务放手大胆地“在内部肃清不服从命令的分子”,并且指示他们“必须杀掉愿回北部的家伙,因为这会泄露秘密的缘故”。这就证明李、蒋特务在战俘营中谋杀要求遣返的战俘,其幕后的主使人正是美方。美方是这些骇人听闻的谋杀案的主使者和同谋者,对这些暴行应负直接的责任。可是据印度看管部队在二十五日宣布,已被逮捕的谋杀战俘张子龙的七名特务凶手,竟然要求在审讯时从“联合国方面”得到“辩护律师”,也就是要求由杀人犯来给杀人犯辩护。这显然是企图将审讯变为一幕滑稽剧,以便使这些凶手得以逃脱正义的制裁。
这个秘密指令还证实了在战俘营里有着大量的无线电收音机,这些收音机是美方交给特务分子带进去,或者夹藏在美方所提供的供应品中间带进去的。美李蒋方面现在通过广播电台,每天向特务广播密码指示和进行煽动。这个秘密指令也证实了在战俘营里所发生的所谓“反对解释示威”,以及提出反对解释的所谓“请愿书”,都是李、蒋特务胁迫着战俘干出来的,而这些特务又是奉了李承晚、元容德和王东原的命令进行的。美李蒋方面是战俘营中的特务的直接指挥者,已经由这个秘密指示中得到了无可抵赖的证明。
从这个秘密指令中可以看出,由于瑞士、瑞典代表的阻挠,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和印度看管部队未能对使用暴力威胁战俘的特务行使制裁他们的合法权力,这已经成为美李蒋方面鼓励特务进行破坏行动的绝好支持。美李蒋方面在这个秘密指令中要特务们进行“反解释示威和提出抗议书”,并且告诉他们:“印度军也说过,对韩国反共青年不能使用武力。”
这个秘密指令证明: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如果对特务仍不行使制裁他们的合法权力,解释工作必将永远无法进行,“职权范围”必将破坏无遗。

捷文化代表团离京返国

第1版()
专栏:

捷文化代表团离京返国
据新华社讯:捷克斯洛伐克文化代表团团长玛耶洛娃和团员等一行十四人,在二十六日乘飞机离京返国。
前往机场欢送的有: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副部长丁西林,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范长江、对外文化联络事务局副局长陈忠经,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阎宝航等。前往欢送的还有捷克斯洛伐克驻我国大使康萨拉和使馆人员,以及蒙古人民共和国驻我国大使奥其尔巴特等。
我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副部长周扬曾在十八日晚设宴欢送代表团全体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