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苏联工人注意节约原料和材料

第4版()
专栏:

苏联工人注意节约原料和材料
【新华社莫斯科十八日电】苏联工人经常注意节约原料、材料。
乌克兰的卡加尔纳克制糖联合工厂很注意在运输和贮藏中减少制糖原料甜菜的损失。在九、十两个月内,该厂由于在这方面的节约多生产了二十二公担糖。该厂在制糖过程中也注意充分利用原料。这样,仅在九、十两月内,该厂就多生产了将近四百公担的产品。两月来,该厂由于不断减少原料、辅助材料和燃料消耗,总共节约了六十九万五千卢布。乌克兰的塔尼洛夫制糖联合工厂在同一时期内,也由于减少原料、材料的损失,节约了一百一十九万五千卢布。
苏联工人都为减少原料和材料的消耗,努力寻找新的技术操作方法。车里雅宾斯克拖拉机制造厂的先进工人们,由于改进了磨床上的装置,在磨制轴瓦时减少了轴承合金的消耗。现在,他们在磨制一副轴瓦时,可以比过去节约七百二十五公分轴承合金;在磨制一副偏心轮轴轴承钢环时,可以减少轴承合金二百公分;在制造一副拖拉机轴承时,可以减少轴承合金一千零二十九公分。该厂的一个综合小组由于实行了许多技术上的革新,已节约了二百一十万卢布。
减低原料和材料的耗费是节约成本的重要来源。塔干洛格的安德烈耶夫钢铁厂第二平炉车间的工人们,由于实行快速炼钢法并节约冶炼材料,现在他们冶炼的每吨钢比去年便宜三十个卢布。由于成本降低,他们今年已节约了二百万卢布。

苏阿签订科学技术合作议定书

第4版()
专栏:

苏阿签订科学技术合作议定书
【新华社十八日讯】苏联“真理报”九日报道,苏阿(阿尔巴尼亚)科学技术合作委员会最近在莫斯科举行了会议,并签订了科学技术合作议定书。根据议定书,苏联给予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以各种科学技术上的帮助,办法是:供给阿尔巴尼亚以成立医学研究所的设计资料,生产轻工业和食品工业某些产品的技术过程说明书,生产沥青、管理电力站和铁道运输等的工作细则。苏联还为阿尔巴尼亚培养木材业、木材加工业、轻工业和食品工业的干部提供教学计划、教学大纲和教科书。此外,苏联将派专家到阿尔巴尼亚,在组织建筑材料的生产、管理汽车运输方面给予现场的技术帮助,把苏联在培育橘类水果方面的经验传授给阿尔巴尼亚。苏联将帮助阿尔巴尼亚专家了解苏联某些农业部门工作中的先进经验,并向阿尔巴尼亚专家介绍苏联石油工业中科学研究部门的工作情况。
根据苏联和各人民民主国家进行科学技术合作的原则,苏联对阿尔巴尼亚的科学技术帮助都是无偿的。

越南部长会议听取武元甲将军的军事报告 报告指出当前任务为加强敌后战场活动粉碎敌人的阴谋

第4版()
专栏:

越南部长会议听取武元甲将军的军事报告
报告指出当前任务为加强敌后战场活动粉碎敌人的阴谋
【新华社十八日讯】据越南通讯社十六日讯:越南部长会议十月底在胡志明主席主持下举行了全体会议。
会议在回顾几个月来的国内外形势以后,听取了越南人民军总司令武元甲将军的军事报告。
武元甲将军在他的报告中说,从去年秋冬西北战役胜利结束以来,游击战在敌人后方已越来越剧烈。
敌人为了稳定他们的后方,曾在北越红河三角洲地区发动了几次大规模的“扫荡”。越南人民军对他们进行了回击,歼灭敌人的大批有生力量。十月下半月,法国殖民军曾向第三战区的解放区(儒关府)进犯,并吹嘘他们已“重新取得了军事主动权”,但是敌人的这些基本上是被动的军事行动都已遭到了失败。
武元甲将军最后指出:敌人在越来越失败的情况下,会更加疯狂地来实现他们的“以战养战”和“用越南人打越南人”的阴谋。我们目前的任务,是要在敌人后方的各个战场上加强活动,以粉碎敌人的阴谋。
部长会议并讨论了其他问题。会议批准了“在发动群众运动已经完成了的村庄中巩固当地人民政权的计划”,并对农业税条例的某些条款做了修正,以减轻敌后和山区人民的负担。

美国公开威胁印尼企图阻止印尼和我国进行贸易 印尼各界不满美国干涉印尼自主外交政策

第4版()
专栏:

美国公开威胁印尼企图阻止印尼和我国进行贸易
印尼各界不满美国干涉印尼自主外交政策
【新华社十八日讯】雅加达消息:在印度尼西亚政府派遣经济代表团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以促进两国之间的正常贸易关系的时候,美国政府官员公开发表威胁印尼政府的言论。印尼国会人士等对于美国的这种横蛮干涉,感到不满和愤慨。
印尼“人民日报”报道:印尼国会副议长阿鲁齐对于美国以停止给印尼“援助”来要挟印尼不卖橡胶给中国一事发表谈话说:“印尼卖橡胶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根据橡胶商人的处境和出路出发,这也是印尼独立自主外交政策的权利和义务;印尼和新中国的关系百分之百是印尼自己的事。”阿鲁齐并说:“外国的援助不论来自何方,都不能以国家作为抵押品。”
印尼国会经济小组委员会的萧玉灿指出:遭遇经济困难的印尼,有理由“采取各种步骤以自救”。“美国使用这种威胁,证明美国给予援助一向含有政治束缚的意味,因此,这是和印尼的积极自主外交政策相抵触的”。印尼国会外交小组委员伦度诺乌说:美国给印尼带来的橡胶和锡的悲剧,事实上已经和对印尼施行战争法令一样。
印尼的舆论也对美国的无赖手段表示不堪容忍。“独立报”九日发表社论说:印尼在目前产销困难的情况下,不能容忍原料出售受到战争性的“法令”束缚。

李约瑟博士发表公开信 斥美政府抵赖细菌战

第4版()
专栏:

李约瑟博士发表公开信
斥美政府抵赖细菌战
【新华社柏林十八日电】英国“新政治家与民族”周刊十四日发表了英国皇家学会会员、曾在朝鲜与中国东北调查美国进行细菌战罪行的国际科学委员会委员李约瑟博士的公开信。该信驳斥美国政府企图抵赖进行细菌战的罪行。信的内容如下:
最近在全国性的大报刊上出现了一些文章,讨论到朝鲜细菌战问题的新的方面。在许多不正确的言论中,有这样的言论,就是说证据的力量是来自被俘的美国飞行人员的供词。因此,我愿意指出,我之所以不得不相信指责的真实性,绝不决定于飞行人员所承认的(也不决定于他们现在在新的、不同的环境下所否认的)。我相信国际科学委员会中我的那些同事也有同样的看法。如我在去年所一再说过的一样,我们总是在大批中国科学家——其中有许多人,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就已经很熟悉的了——提供了客观的证据,使我们相信以后,才认为那是一个确实的证据。
诸位读者中也许有一些人会与我有同样的感觉,就是目前局势中最令人不安的特色是美国政府仍在大规模准备细菌战。如去年十二月在伦敦举行的讨论科学家在民防中的地位的会议(见“自然”杂志一九五二年一七零卷九五七期)所证明的一样,进行这种战争的可能性仍难估计。目前局势中还有一点是美国仍然拒绝批准反对这种战争的日内瓦议定书。这正是引起最近在联合国的辩论的原因。而这个问题的结果是被提交到显然从来不开会的委员会去处理,就算是解决了。
李约瑟于剑桥

捷共中央书记伯德里赫·沃达——比克萨逝世

第4版()
专栏:

捷共中央书记伯德里赫·沃达——比克萨逝世
【新华社十八日讯】据塔斯社布拉格十七日讯: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布: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书记伯德里赫·沃达——比克萨逝世。

我方再次促请中立国遣返委员会 立即认真负责调查美方特务杀害战俘案件 在特务“医院”营区残杀战俘的凶手一名已潜往另一营区

第4版()
专栏:

我方再次促请中立国遣返委员会
立即认真负责调查美方特务杀害战俘案件
在特务“医院”营区残杀战俘的凶手一名已潜往另一营区
【新华社开城十七日电】朝中方面在十五日促请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立即对美方特务杀害坚持遣返的我方被俘人员的案件进行认真负责的调查,严惩杀害战俘的凶犯。目前,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对第二十八号营场特务杀害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张子龙案件进行了初步调查,对第四十四号医院营场特务杀害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张六泰案件才着手准备调查。但在第五十五号营场曾发生特务杀害一名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后将其尸体放在营场门口的案件,在第五十三号营场曾发生特务伤害两名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使其中一人死亡,另一人受重伤的案件。这两起案件迄今尚未进行认真的调查和处理。
【新华社开城十八日电】东场里“医院”营区第四十四号营场中谋杀张姓志愿军战俘的凶手之一夏大明,现已潜往“第一联队”(B号营区)。这是从第四十四号营场越过铁丝网要求遣返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归来人员余辉如报告的。
余辉如说,大约在十月二十七日或二十八日的上午,夏大明突然把行李捆好了。吃过午饭,第一联队就来了几个“代表”,他们和第四十四号营场的特务分子邓鸿勋等谈过话以后,夏大明就背起行李和他们一起走了。
十月一日,邓鸿勋下令杀死张姓战俘后,夏大明就和警备班长徐林贵把绑在第四十一号床位上的张姓战俘拉下床来,拖到帐篷的一角。夏大明把他双手反翦在背后,徐林贵用从帆布床上卸下的木棍,劈头把这个姓张的战俘打倒在地。夏大明和徐林贵以后又继续打他的头和肩部,一共打了二十多棍。特务邓鸿勋也上去猛踢了他几脚。后来,这些凶犯们把姓张的战俘抬到床上,夏大明亲手把一根棍子放在他颈下,徐林贵把另一根棍子放在他喉咙口,各人揿住棍子的一端,把姓张的战俘活活夹死。

我方十七日解释工作因特务阻挠又告停顿

第4版()
专栏:

我方十七日解释工作因特务阻挠又告停顿
【新华社开城十七日电】十七日朝中方面对战俘的解释工作第五次陷于停顿。由于美方指使特务疯狂阻挠和破坏解释工作,朝中方面在十六日未能完成对第五十三号营场的战俘进行解释的计划,仅对原计划中的少数一部分战俘进行了解释。但是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和印度看管部队又未按照“解释和访问工作细则”第二十款的规定,把未及听取解释的战俘与已经听取解释的战俘隔离看管。因此,当朝中方面通知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定于十七日继续向第五十三号营场未听解释的战俘进行解释时,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和印度看管部队在美方特务的阻挠下,表示无法进行安排。
我方李相朝将军在十四日曾提出保证解释工作正常进行的条件,即必须彻底清除特务对战俘的控制,严禁特务任何阻挠解释工作的行为,严禁美方人员扰乱并中断解释工作,和终止中立国遣返委员会附属机构中的瑞士和瑞典委员擅自中断解释工作。但在十六日解释过程中,特务分子破坏解释工作的行为竟越来越猖狂。特务们除掉在解释帐篷里大吵大闹,任意侮辱我方解释代表外,竟多次用尖刀、铁块、石头、消毒粉和辣椒面等袭击和伤害我方解释代表。因为行凶而被印度部队拘捕的特务分子达三十人。遣返归来的我方被俘人员一再揭露:特务分子把大批凶器带进营场,并且在营场里加紧制造各种凶器,准备袭击和伤害解释代表。在解释工作开始前后,朝中方面也曾一再提出应将带至解释场所的战俘予以彻底搜查。现在特务们公然将各种凶器带进解释帐篷行凶,以致解释代表的安全没有保证,这显然是与“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第二十款的规定不符的。该款规定:解释代表“在战俘看管地点实际界限内的安全,由中立国遣返委员会负责”。
由于特务分子的捣乱和破坏,与美方“代表”、 “翻译”及附属机构中瑞士、瑞典代表阻挠和中断解释工作,十六日朝中方面的解释工作未能按照预定的计划与速度进行。据最后清查,听取解释的战俘仅有二百二十八名(其中有三十名因行凶被拘捕,八名尚未完成解释,所以,已完成解释的战俘仅一百九十名)。战俘在帐篷中停留的时间一共是二百小时又四十七分钟。每个战俘平均停留时间为五十二分钟强。但是,被捣乱和阻挠所浪费的时间一共是四十八小时又十三分钟,所以实际进行解释的时间为一百五十二小时又三十四分钟。每个战俘平均听取解释的时间仅四十分钟。一部分战俘实际上听取解释的时间还没有这么久。例如,第十八号解释帐篷一共向七个战俘进行解释,战俘停留在帐篷里的时间一共是五小时又三十分钟,每个战俘平均四十七分钟。特务分子以及受特务胁迫的战俘的吵闹使解释中断所占去的时间共一小时又三分钟。美方“代表”及“翻译”中断解释占去时间共二十二分钟,合计一小时又二十五分钟,实际进行解释的时间共四小时又五分钟,每个战俘平均仅听取解释三十五分钟。在这种情况下,朝中方面自然无法在一天内完成对一个营场的五百名战俘的解释工作。
事实表明:并不是朝中方面进行解释的时间很长,而是美方特务和美方“代表”的阻挠和破坏活动,使得我方不能按照计划,完成其每日对战俘的解释工作。这就证明: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和印度看管部队不立即采取措施惩办并清除特务分子,不制止美方“代表”的阻挠和破坏活动,解释工作根本无法顺利进行。
美方至今仍未开始对非军事区北部的美、英及南朝鲜籍战俘进行解释,以便集中力量破坏朝中方面的解释工作。

美国空军第五十八战斗轰炸机联队第四十九战斗轰炸机大队第八战斗轰炸机中队驾驶员少尉理查·格·瓦斯的供词

第4版()
专栏:

美国空军第五十八战斗轰炸机联队第四十九战斗轰炸机大队第八战斗轰炸机中队驾驶员少尉理查·格·瓦斯的供词
我是理查·格·瓦斯,美国空军少尉,军号AO—2222690。在一九五○年十一月,我在堪萨斯城宣誓加入美国空军,约在一九五二年四月二日乘飞机由美国来远东。于抵达日本后,我被调到朝鲜大邱附近的K—2空军基地,并且被指派到第四十九战斗轰炸机大队。
我在执行第二十四次任务时被高射炮火击中,被迫在北朝鲜从我的被击中的飞机中跳伞。
那时我正在执行一次地面支援任务。当我跳伞时,距地面很近。我的降落伞在我着陆前刚刚张开,并且,在我下降的最后阶段,飘过由于我的飞机撞毁所引起的火焰,使我的双手、脸部和膝部受到了严重的烧伤。
我在着陆时失去了知觉,但俘获我的中国部队把我运到距火线有一段安全距离的一个地堡中,治疗我的创伤。在此地堡中我恢复了知觉。
我刚才轰炸扫射过的部队给我食物、饮水、香烟、甚至一本杂志阅读。在此我受到非常好的待遇。在前方呆了三天以后,我被用卡车再向北转送,最后在一个中国医院中停下来。我在此医院中住了几乎一个月,受到医生和护士的头等照顾。
我对这点特别感激,因为若不是有头等的治疗和照顾,我的灼伤就会招致可怕的疤痕,但现在我的脸部和原先一模一样没有疤痕,也没有感到受伤后的不良后果。
在此时期,我对我自己的一生想得很多。我开始认识到我在朝鲜战争中曾经做过的许多事情,都是对平民的可怖罪行,实际上是对全人类的罪行。
我是一个基督教徒,在医院中我时常祷告。我感到我不能隐藏我曾经作过的事情,而同时以轻快的心情在晚上作祷告。中国人已经证明他们是我的朋友,他们给我食物,治疗我的创伤,给我衣服、烟草、糖等我所需要的一切东西。我所能给予他们作为报答的只有忏悔和真话。现在我有了平静的心境,我感到愉快。
我已经揭发了我国政府投掷细菌弹的邪恶行为。只有当我已经视昔日的敌人为朋友时,我才会揭露这种卑恶行为。
约在四月底,当我在大邱附近的K—2空军基地作训练飞行期间,我们听了一次一个上尉的讲话。他的姓名始终没有告诉我们,他没有对我们说,也没有人介绍他。他开始他的讲话说:“诸位,当你们在第四十九大队期间,你们有时将要携带细菌弹。”这使我感到无法形容的震惊。我记起在美国时看到“展望”及“生活”杂志上载有关于中国人控诉美国投掷细菌弹的事。那些杂志声称这些中国人的控诉是虚假的。那时我相信那些杂志所说的,并且我自己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但是现在我知道真相了。我们美国正在使用细菌弹,而我自己亦必须去投掷它们。我想到我的国家居然会做这种事情而感到厌恨和失望。
该上尉对我们说:我们所使用的这种细菌弹的大小、形状和外表与正规普通炸弹一样,但其爆炸不似普通炸弹剧烈。爆炸仅在于使细菌弹打开,以便放出内容物。他说:我们将绝大部分携带此种类型的细菌弹;投掷它们时,因为爆炸力小,所以没有爆炸震荡所致的危险。
他进一步说:我们会被派给中队内最好的飞机以减少起飞中的危险。假使不能将它们正常地投下的话,只有在目标地区,才可将细菌弹全部扔下,或在任务失败的情况下,将它们全部扔于浦项以东距岸十英里以外的海中。
该上尉结束讲话时通知我们,绝对不能和任何人、甚至不能在我们互相之间谈论关于细菌弹的任何情况。假使我们被发现在谈论细菌弹时,我们会受到军法审判,并按照空军有关违反保密的法规,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该上尉并提及,若无正当原因而宣告任务失败,就是说仅仅因为我们带有细菌弹而不愿意对敌人投掷的话,也将受到惩罚。
该上尉讲话完毕后说:“讲完了,可以走开了。”
一九五二年五月十六日,我在第四十九战斗轰炸机大队第八中队执行了第一次战斗飞行任务。在一九五二年五月十六日至一九五二年七月十七日的期间,我共计执行了二十四次战斗飞行任务,其中在三次任务中,我投掷了细菌弹。
我第一次细菌战任务的目标是在顺川附近,约在一九五二年六月十日。大队简令于下午一时左右在大队简令室进行。作战官、情报官、气象官和地面联络官逐一按照标准操作程序,向我们作了简令。大队领队接着对我们简令战术和编队,并且强调这次任务中投弹的准确性。大队简令完毕后,我们的小队领队詹森中尉又对我简令说,在这次任务中,我要携带两枚细菌弹。他又说:我在投弹时,可以飞得比一般情况下的高度低一些,不必惧怕爆炸震荡,因为细菌弹的爆炸力小,此外,飞行和投弹技术和通常的一样。
我们大约在下午三时起飞,以二万五千英尺的高度飞向目标地区。我们抵达目标地区后,我以浅角度俯冲飞行,投下了两枚细菌弹。在这次任务中,没有遭遇到敌机,地面炮火也很轻微。这次任务后,我们像通常一样,在大队情报室作了汇报。
我的第二次细菌战任务是约在一九五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执行的,目标是兴南附近的一个水力发电厂。大队简令在下午一时左右举行,共有二十四名驾驶员出席。大队领队是布勒德中校,他也是我的小队领队。大队简令之后,布勒德中校对我简令说,这次任务中,我要携带两枚细菌弹。约在下午四时,我们到达目标地区,接着按照简令,各小队轮番轰炸此水力发电厂。我以浅角度俯冲飞行,投下了我的两枚细菌弹。两弹落地处距目标约三百至五百英尺。着陆后,汇报按通常相同的方式进行。
约在一九五二年七月一日,我执行了第三次细菌战任务,目标为铁原以北一村落中停着的一些卡车。这次任务使用了三十六架飞机。在一般的大队简令完毕后,我的小队领队詹森中尉指示我在这次任务中,携带两枚细菌弹。
我的起飞时间约在早晨七时。我们以二万五千英尺的高度飞向目标地区。在目标上空,一架指挥机已找到了卡车群。我的小队向车辆作了两次扫掠,一次是投弹,还有一次是放射火箭。我跟着第三号机飞下作浅角度俯冲。投下了我的两枚细菌弹。在此次任务中,没有遭遇到敌机,我也没有看到地面炮火。
我对北朝鲜和中国的人民投掷了细菌弹,已经对他们犯了罪行。我明白即使尽我剩余的岁月来致力工作,也永远不能补偿我对这些人民所已经造成的灾祸。我相信由于我说出了细菌弹的情况,而能稍微有助于纠正我已犯的错误。对我个人来说,我的坦白使我“释去了胸中的重负”,现在我坦白后,我能以较愉快的心情,面对每一个新的日子。
理查·格·瓦斯(签名)
美国空军少尉
军号AO—2222690
一九五二年八月二十七日
(新华社)(附图片)
美国空军第五十八战斗轰炸机联队第四十九战斗轰炸机大队第八战斗轰炸机中队驾驶员少尉理查·格·瓦斯。(新华社稿)

美方的特务破坏政策是解释停顿的主要原因

第4版()
专栏:

美方的特务破坏政策是解释停顿的主要原因
楼邦彦
目前,由于美方推行特务破坏政策,公然指挥李、蒋特务在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看管下的战俘营里对我方被俘人员进行恐怖统治,并采取各种破坏办法来阻挠解释工作,因此,对战俘的解释工作已经多次陷于停顿。这种情况,一方面说明美国在道义上、政治上的彻底堕落,和在法律上对“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的直接违反,另一方面还说明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及其每一成员,在是否能公正地按照它本身的职权范围和它自己公布的“解释和访问工作细则”办事,正面临着严重的考验。
自从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接管战俘以后,美方变本加厉地增派更多的特务冒充我方被俘人员混入战俘营,直接指挥他们用毒打甚至开膛挖心等野蛮手段,百般压制我方被俘人员表达要求遣返的愿望。今天,战俘营已变成了特务的天下,在那里,“充满阴郁和恐怖的气氛”(蒂迈雅将军语),在那里,只有木棍、匕首和地牢对一切人的恐怖统治,在那里,没有自由意志的存在可能——这就是所谓“文明”的美国一手干出来的无法无天的罪恶勾当。其结果,使战俘解释工作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我方被俘人员更遭受到了对尊严的无法形容的侮辱以及对人身的武力胁迫和残杀。
很明显,美国的这种使用特务流氓来严密控制我方被俘人员的破坏政策,正是美国统治集团为着反对缓和国际紧张局势而进行的使用特务发动国际挑衅政策的一部分。使用特务发动国际挑衅行为的事,过去并非没有发生过,但是做得像现在那样露骨、有系统和大规模,却是国际关系史上还没有过的。马林科夫主席最近在苏联最高苏维埃第五次会议上的演说中这样说道:“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一些美国集团竟把对主权国家的合法政府进行的颠覆活动,提高到政府政策的水平。为了这个目的,美国联邦预算拨出了巨额款项,来从社会渣滓中搜罗从事颠覆活动的匪徒,把他们派到民主国家进行破坏活动。为了这个目的,建立了一套政府组织,专门一个接着一个地发动国际挑衅,进行武力崇拜和仇恨爱好和平国家的宣传。”现在,一切罪恶的勾当都毫无掩饰地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着,因此没有人再会怀疑美国屡次空降特务企图在苏联及人民民主国家进行破坏活动;没有人不深加痛恨美国雇佣特务在今年六月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进行的法西斯挑衅。而目前美方特务在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看管下的战俘营中的恐怖统治和破坏活动,无疑地就是美国反动势力的同一个政策在不同情况下的不同方式的表现。然而,美国统治集团的这种企图是枉然的,正好像在其他场合使用特务发动国际挑衅行为已接连地遭到可耻的失败一样,全世界人民都清楚地知道,美方使用特务阻挠遣返战俘的胡作非为,是对朝鲜停战协定及其附件“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职权范围”和“解释和访问工作细则”的直接的严重违反,在法律上是绝不允许的,而且在道义上、政治上也彻底暴露了美国的堕落破产。
这是问题的一方面。
问题的另一方面就是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及其每一成员,在是否忠于其“职权范围”这一点上所面临的严重考验。目前的情况是:对不直接遣返的战俘的解释工作,已因美方的特务破坏政策而遭遇到很大的危机。对于特务组织的这种致使战俘不能行使其被遣返权利的暴力行动,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依法在其职权范围内究应怎样来对待呢?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曾于九月十六日一致通过一项关于印度看管部队对恐怖分子采取有效措施的决定,但由于瑞士委员违反自己通过的这一决定,毫无根据地坚持禁止在“任何情况下”使用武力,致使这一决定不能被贯彻执行,结果就助长了特务组织与恐怖分子对战俘的罪恶控制。采取有效措施当然包括采取必要的制裁手段在内,因为对战俘的罪恶控制如不有效地加以制止,那末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就会陷于瘫痪状态,战俘行使其被遣返的权利就会永远得不到保证,而根据“职权范围”第一款所规定的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任务,恰恰是“为保证全部战俘在停战之后有机会行使其被遣返的权利”。所以采取有效措施来制止美方特务对我方被俘人员的恐怖统治,是完全符合朝鲜停战协定和关于战俘待遇的日内瓦公约的。我们认为波兰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所采取的态度是正直而又公道的。它在十一月四日的备忘录中指出:“如果不是由于遣返委员会中某些委员——其中有瑞士代表——反对按照遣俘协议和遣返委员会所订的规则来对恐怖分子采取制裁手段的话,李承晚和蒋介石特务所控制的战俘营中的暗无天日的恐怖活动早就得到了制止,解释工作也可以正常地进行了。必须指出,在这种情况之下,瑞士政府提到日内瓦公约中关于禁止使用武力的话是毫无理由的,实际上是企图曲解公约条文的真正意义;也必须指出,瑞士代表在遣返委员会上反对采取目的在于消除这种罪恶的恐怖控制的步骤,这是与日内瓦公约公开抵触的行为,无疑地也是破坏这个公约的行为。”我们都知道,日内瓦公约在关于战俘待遇的任何一点上,都并未规定要向罪恶的特务恐怖活动屈服。像瑞士代表那样地反对采取有效措施把混入战俘营的特务恐怖分子清除出去,从而制止特务组织的凶恶暴行,这就是向李、蒋特务的恐怖屈服,这就是剥夺善良战俘应得的保护,这就是不履行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合法职权,这也就是抵触日内瓦公约和一般的人权原则。
十一月一日、二日,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在我方的坚决要求下,对第二十八号营场的美方特务谋杀我方被俘人员张子龙的暴行案件进行了调查。这个公正调查的进行,使美方的所谓使用武力就要酿成暴乱的恫吓完全破产了。同时它又证明:采取有效措施是可以打破美方特务的罪恶统治的。事实清楚地告诉我们,只要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和印度看管部队公正地按照“职权范围”和“解释和访问工作细则”来行使职权,对特务控制和破坏活动采取有效措施,今后解释工作的顺利进行,是应该能够得到保证的。就在这两天的调查中,特务们起先还敢于横行,致使第一天的调查工作因而毫无结果;但第二天由于印度看管部队采取了较为有效的必要措施,特务们的威风当时就受到了打击,调查工作因而获得一定的结果。这是一个很好的对照。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和印度看管部队应该从这里获得良好的教训:只有坚决采取有效措施,除暴安良,才能使“职权范围”与“工作细则”比较顺利地实施。为了和平,为了国际公法的人道原则,为了实施朝鲜停战协定,为了维护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和印度看管部队的合法权力,所有爱好和平人民应坚决支持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和印度看管部队为制裁罪恶暴行和清除全部美方特务的一切公正和必要的措施。
这是问题的又一方面。
美方推行特务破坏政策,直接指挥特务分子对战俘进行恐怖统治,这是今天阻碍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工作,使解释工作时时陷于停顿的最主要原因。要使今后的解释工作得能顺利地进行,除开清除营场中的特务分子,打破特务分子的恐怖统治,别无其他途径。这是一切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士的一致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