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安理会六月二十日会议讨论苏联提案 马立克发言总结会议讨论情况

第4版()
专栏:

安理会六月二十日会议讨论苏联提案
马立克发言总结会议讨论情况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塔斯社纽约二十二日讯:六月二十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举行了两次会议,讨论苏联代表团提出的关于号召各国参加并批准一九二五年禁用细菌武器的日内瓦议定书的问题。在上午会议上,有英国、希腊、荷兰、巴西和土耳其的代表发言。
在下午会议上,美国代表葛罗斯发言,重述杜鲁门所谓日内瓦议定书已经“过时”的论调,并继续主张把苏联这个建议转交给联合国裁减军备委员会处理。葛罗斯一方面说日内瓦议定书已经“过时”,一方面表示,美国的意思是用所谓“普遍裁减军备计划”来解决细菌武器的问题;可是,谁都知道,美国的这个计划既没有规定真正裁减军备和禁止原子武器,也没有规定禁止细菌武器。葛罗斯想尽一切办法,企图否认美国侵略军在朝鲜和中国使用细菌武器的事实。他说,美国代表团将要求安全理事会请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调查这件事。美国代表发言之后,苏联代表马立克接着发言,总结六月二十日安理会会议的讨论情况。当天的会议进行至此便告结束。下次会议定于六月二十三日举行。

马立克在二十日安理会上的发言

第4版()
专栏:

马立克在二十日安理会上的发言
【新华社讯】塔斯社纽约二十二日讯:苏联代表马立克六月二十日在安全理事会会议上首先发表如下声明:“苏联代表团曾奉苏联政府之命提出一项提案:安全理事会号召各国参加及批准一九二五年关于禁止使用细菌武器的日内瓦议定书,以便促进和平与国际安全;并把日内瓦议定书的规定在国际上更广泛地传播;使尚未参加或批准这个议定书的国家参加或批准这个议定书,且负担严重的政治义务、国际法义务和日内瓦议定书条款所规定的道义上的义务。这就是苏联政府、苏联人民和苏联出席安全理事会代表团的目的。”
接着,马立克总结了关于苏联提案的讨论。
马立克说:“首先,我们必须指出:所有已经批准日内瓦议定书的国家的代表,都重申他们的国家继续遵守这个议定书。这些代表团和他们的政府里面,没有一个说过有损这个议定书的话。它们,包括英国代表团在内,都对它表示应有的尊重,说它们的国家将继续予以遵守。
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一个国家追随美国。各国代表在发言当中,没有一个人对日内瓦议定书用过美国总统所用的字眼,即所谓‘过时’的说法。这便是今天辩论后最重要的结果。
美国代表葛罗斯极力设法使他的同事们今天的发言对他有利,可是完全是白费了。大家的发言对美国代表团的态度有利之处很少,而不利之处倒是不少。那些过去批准了日内瓦议定书的国家的代表一致地说,他们仍然尊重这个议定书,但是他们也仅只于此。他们本国政府在美国创设的北大西洋军事侵略联盟中的地位,使他们在说了‘甲’点之后,不敢更进一步说出‘乙’点。他们重申他们尊重这个议定书,并重申他们所承担的义务,但是之后他们就不能做到再进一步,不敢公开表示这个议定书使他们有义务采取一切措施,使其他国家参加并批准这个议定书。上述各国代表团没有说到这样
一点。
这种情况是不可忽视的。但是,也没有一个代表团重述美国总统对日内瓦议定书所说的话,这也就证明了美国在这问题上陷于孤立,因为这样一个对各国的良知和行为有约束性的国际协议,既然已经获得四十二个国家的批准,既然已经成了国际法的重要原则,那么谁也没有权利无视它,就是美国总统或者美国驻安全理事会代表也不能例外。
因此,美国政府敢于说日内瓦议定书已经‘过时’,也未免使自己担负了太大的责任。它这就是蔑视全世界人民和国际法,就是蔑视参加并批准了这个议定书的国家和人民,由于它们的参加和批准这个议定书已经成了国际法的重要严肃的原则,使各国和各民族负有严重的、负责的政治义务、国际法的义务和道义的义务。
这便是今天辩论的基本结论和结果。
美国代表提出所谓一九五二年和一九二五年彼此间的‘不同’,妄图以此作为它拒绝批准这个议定书的口实。葛罗斯先生,二十多年以来,美国政府对这个议定书的态度毫无改变。假如我们查看一下官方文件——美国参议院的记录,我们便可以知道二十六年以前,在一九二六年十二月九日,美国参议院就讨论过批准日内瓦议定书的问题。但是当时他们反对批准议定书的三个主要论据是怎么样的呢?
第一,化学武器制造费用最低廉,在战争中使用也最有效。
这是第一个理论。难道在一九五二年,在二十六年后的今天,对美国政府的态度起主要影响的不正是同样这一个理论吗?恰恰正是这个理论。
美国的陆海军将领、政客和议员们无耻地说,大规模毁灭性的武器,包括细菌武器和化学武器,成本比较低廉,效能比较大,利用这种武器就可以用较少的成本,杀死更多的人。
第二个理论就是对其他国家和其他民族的不信任和猜疑。
在当时的参议院会议上,有人引述了美国当时的军事权威、已故约翰·潘兴将军的一段话。潘兴将军的话是这样的。参议员佛莱彻问他:换一句话来说,我们是不是能够确实地说,使用毒气是不人道的事情,不能允许今后再有人使用呢?潘兴将军回答说:不,当然不能这样说,因为我们不能信任另外的一方。他们之所以反对禁止化学武器,是因为他们不信任另外的‘一方’,也就是说他们不信任别的国家。这是二十六年以前的情形。
那么,美国统治集团怎样解释他们现在不愿意批准这议定书的原因呢?
任何人都可以从葛罗斯在上次会议上的发言里发现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说他们不信任苏联,因此,你们看,他们就不批准日内瓦议定书了。这种论据只有使人好笑而已。问题的本质依然和二十六年前的情形一样。美国的统治集团在二十六年以前就不信任其他的国家与人民,他们现在还是不信任其他的国家与人民。因此,他们正在准备使用大规模毁灭的武器来对付这些国家。这就是他们的第二个论据,二十六年以前的情形,和今天的情形并没有什么两样。
第三个论据。我们从参议院的正式记录里可以看出:赞成批准日内瓦议定书的参议员波拉,曾从‘华盛顿邮报’上援引了一大段话,那一段话说:最积极反对批准日内瓦议定书的,是著名的反动的‘美国退伍军人团’和其他的军事团体,支持这些团体的还有美国的许多化学公司,他们惟恐美国批准了日内瓦议定书以后,就要影响到他们的‘营业’,影响到他们的利润,而美国的制造死亡的商人因此也要受到损失。同样一些制造死亡的商人,现在不仅制造化学武器,而且还制造细菌武器和其他类型的大规模毁灭的武器,他们在一九五二年也反对禁止细菌武器与化学武器,恰像他们反对批准日内瓦议定书一样。在这些地方历史是在重演了。
以上是三个具有决定性的因素,说明为什么美国在二十多年以来没有批准日内瓦议定书,为什么美国在一九二六年没有批准日内瓦议定书而且现在还不愿意批准,以及为什么美国反对苏联所提安理会应号召各国参加和批准日内瓦议定书的提案。
诚如英国代表所说,苏联不仅批准了日内瓦议定书,而且还立刻采取了措施来改进这个议定书,英国代表在这里详细援引的一些话,只有使我的工作更加便利。
英国代表曾经追述说:苏联政府在批准了日内瓦议定书后,曾于一九二九年四月提交国际联盟各组织一项建议,要求在日内瓦议定书中增加条款,规定在该协定生效后三个月之内,把所有进行化学战及细菌战的一切器材与装备均予毁灭;规定在日内瓦议定书生效之日起,制造化学战和细菌战的器材的企业应停止生产;并规定这些企业中建立工人管制。
我自己本来要想说这些话的,但是英国代表替我说了。我对这一点很感谢他。
但是,他没有说到英国和美国曾阻止采纳苏联的建议这一个事实。当苏联提出这项改进日内瓦议定书的建议后,那时英国代表团领导着英法集团——正如今日美国代表团领导着美英集团一样——阻止了采纳苏联的建议。
这一事在另一方面又显出,苏联并不只限于仅仅批准日内瓦议定书而已。它并且立刻采取措施以改进日内瓦议定书,它严格地遵守着这个议定书,并相信这项议定书是禁止化学战和细菌战的有效国际工具。这就是二十六年前苏联的态度。也正是它今天的态度。
我并且可以说,苏联在批准日内瓦议定书之后,曾立即向国际联盟各组织提出一项建议,要求向所有已签署议定书但尚未批准议定书的各国发出呼吁,号召它们尽速批准。这个提案曾被为召开裁减军备会议的筹备委员会通过了。但是美国还是不理会这个决议,并且直到今天还没有批准议定书。
苏联在一九三二年又提出一个类似的提案。美国像从前一样反对批准。这些都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反对苏联提案的人们企图说明,他们之所以反对是因为他们认为有必要拟订一个普遍裁减军备计划,而禁止细菌武器的规定将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自然,没有人否认这一点。自从联合国组织建立的那一天起,许多年以来苏联一直在作巨大的努力,想制订一个包括一切因素——禁止原子武器,禁止各种其他类型的大规模屠杀武器,包括细菌武器、化学武器及其他武器,实际而有效地裁减武装部队和军备——在内的总计划;但是,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这种协定到现在还没有成立。
在这种情形下,安全理事会为什么不理睬一个已经存在的经普遍承认为有用而有效的国际协定呢?安理会的若干理事国为什么避不支持这个已经存在的国际协定、拒绝敦促世界上所有国家参加这个协定并予以批准呢?在一个更好的国际协定还没有缔结以前,难道这个协定不会对和平事业有所裨益吗?对于这个问题,只可能有一个答案:是的,如果各国都参加了这个规定禁用化学及细菌武器的日内瓦议定书,这将是走向巩固和平和国际安全的一个重大的、实际的和有效的步骤。
但是,英国代表杰伯和他的美国伙伴亦步亦趋,支持美国的意图、主张将苏联提案交给裁减军备委员会。杰伯不答覆我的问题:难道他认为安理会号召各国参加并批准日内瓦议定书——英国代表也不否认它的重要性——的呼吁会在任何程度上妨碍联合国裁减军备委员会拟订一个更好的、更完善的、包括裁减军备计划的一切因素——禁用原子武器、禁用其他一切类型的大规模屠杀武器,减裁武装部队和军备,监督,各国提供关于军备的充分正式情报以及这种情报的审核——在内的国际协定吗?英国代表对这个问题避不作答。他说,对这个问题既不能答‘是’也不能答‘否’。但是,这个问题是我们目前所讨论的问题的关键所在,因为安全理事会的呼吁绝不会妨碍联合国裁减军备委员会继续进行裁减军备和禁用原子武器问题方面的工作。
相反地,这样一个呼吁将促进这个委员会的工作。在还没有更好的新东西以前,我们切不可忽视有用的旧东西,把它撇在一边,只有在准备新侵略行动的人,只有在准备发动另一次世界大战的人,只有在准备使用细菌武器及其他各种大规模毁灭的武器的人,才会散播宣传,说日内瓦议定书已经
‘过时’这种宣传是敌视全人类而且违反国际法的起码标准的。”
马立克接着谈到日内瓦议定书所产生的约束力。
马立克说:“日内瓦议定书给各个国家、各个政府和各民族的巨大约束力,使美国统治集团不得不采取规避、搪塞的手段不去批准这个议定书,其原因上面已经谈过了。我们今天所作讨论,我们今天所考虑问题的本质,其意义即在于此。
因此,这个讨论表明了反对苏联提案的人无法驳倒这个提案的力量和逻辑。他们无法贬低日内瓦议定书的重要性。不消说,他们之间有些人是狼狈为奸的。这从他们的发言中可以看出来。但是,假如有这种用心的话,这就是那些批准这个国际协定的人直接违反日内瓦议定书的行动。”
马立克最后说:“苏联代表团认为,美国的建议是破了产的、没有诚意的,它的目的是要把苏联的提案送到裁减军备委员会去,并把它埋葬在那里,就像苏联提出的许多真正为了禁止原子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毁灭的武器的建议被埋葬了那样,就像苏联提出的许多关于真正裁减军备和武装部队的建议被埋葬在这个委员会和先前的一些委员会中那样。
苏联代表团坚决反对美国代表团的这种用心。”

文幼章向美国报纸记者发表声明 谴责美国在我国进行细菌战的罪行

第4版()
专栏:

文幼章向美国报纸记者发表声明
谴责美国在我国进行细菌战的罪行
【新华社布拉格二十二日电】据纽约“工人日报”报道,加拿大和平大会主席文幼章博士,十二日在加拿大多伦多通过电话和一些纽约报纸的记者谈他最近访问中国时亲眼看到的美国进行细菌战的证据。这次谈话是由著名人类学家伟尔特费施组织的,因为资产阶级报纸曾经攻击她所发表的一篇关于世界儿童福利的演说,在这篇演说中她作为一个美国人,对于细菌战的事实和日益增多的证据表示忧虑。
参加谈话的每一个记者都戴着一副耳机,线路通到一架电话总机。在每个记者的面前,都放着文幼章关于他亲眼看到美国在中国进行细菌战的证据的声明书。
伟尔特费施博士首先发表她对报界的谈话。她促请美国人民,尤其是美国母亲们注意证据,诸如文幼章博士的证言,美国政府拒绝签订宣布细菌战为非法的日内瓦议定书,美国将领关于细菌战的“效力”的言论以及马里兰的狄特里克营设有生物战研究所等事实。
尽管在座的某些记者表现无礼粗暴的态度,伟尔特费施还是号召妇女们以母亲的资格,通过她们所属的任何政党,施展她们的力量,要求把反对细菌战一条列在竞选总统的政纲上。
接着,文幼章开始经过电话与记者谈话。伟尔特费施请记者们向他提出问题。下面是文幼章与“世界电讯报”的史奈尔及“华盛顿邮报”的拉希(就是曾侮辱过伟尔特费施的那个人)之间的谈话记录。
史奈尔:在中国陪同文幼章主席去犯罪现场的“共产党医生”是些什么人呢?
文幼章:他们并不是“共产党医生”。他们是负有盛名的中国科学家,其中有一位还因为对开辟缅甸公路有贡献而由你们自己的美国国会授以勋章呢。
史奈尔:为什么中国政府不允许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调查?
文幼章答道:看一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自身的构成,就可知道:它是没有资格调查这样的国际纠纷的。文幼章还指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朝鲜的代表奥图·莱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对于纳粹死亡营中的暴行,从未加以谴责。正当文幼章开始叙述中国政府欢迎公正调查的时候,史奈尔突然把耳机挂上,就这样毫无礼貌地中断了这次谈话。
后来,拉希又讥笑地发问:文幼章博士是否有什么军人履历。
文幼章说:我想我不是没有这样的资格的。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曾经在美国战略服务处工作。
拉希吃了一惊,又说:如果你看到一个散布传单的炸弹,你是否认得出呢?
文幼章答道:我自然认得。我在军事手册和英国关于日本在哈尔滨试验细菌战的报告中也见识过这些。
拉希: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调查这种指责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呢?
文幼章答道:既然联合国卷入了这个纠纷中,它的公正性就很令人怀疑。

苏联东方学家康拉德教授发表报告指出 中国语言是世界上最发达的语言之一

第4版()
专栏:

苏联东方学家康拉德教授发表报告指出
中国语言是世界上最发达的语言之一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据塔斯社莫斯科讯:苏联科学院为纪念斯大林著名论文“论马克思主义在语言学中的问题”发表两周年而举行的科学会议,十九日继续开会。卓越的苏联东方学家康拉德教授发表了一篇报告:“以斯大林关于语言学的见地来谈中国语言问题”。康拉德强调指出:斯大林所下的结论已促进了苏联汉学家们的研究工作,这个结论已证明:马尔关于包括中国语言在内的某些语言发展问题的伪科学理论——所谓“语言发展阶段论”,是完全荒谬的。康拉德教授在驳斥反动科学家们的杜撰时指出:中国民族语言的发展是与高度的中国文化分不开的,中国语言过去是,现在仍然是足以充分表现复杂的人类思想的十分适当的工具。就用语的力量和丰富性、文法构造和基本词汇而言,中国语言是世界上最发达的语言之一。这一点已反映在孙中山和毛泽东的著作中。中国语言的力量和潜在力,也已由那些用中国语文翻译的列宁和斯大林的著作以及世界文学经典著作的译文加以证实。康拉德指出:苏联汉学家们正在进行许多关于中国语言各种问题的重要研究工作。

苏联人民继续抗议美军在巨济岛的暴行

第4版()
专栏:

苏联人民继续抗议美军在巨济岛的暴行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据塔斯社莫斯科二十一日讯:结束美国侵略者在巨济岛上的暴行——这是苏联人民在全苏各地举行的群众集会上表示的一致要求。
哈萨克共和国巴尔喀什城举行了一个全城抗议集会,一家铜工厂的一名斯塔哈诺夫工作者马卡叶夫在会上说:“我们抗议美国军方对朝中战俘施行酷刑。我们和全苏人民一道要求制止侵略者,严厉惩办战犯。”
七百多名集体农场农民和农业机械驾驶者参加了在阿拉木图州洛赤·伏斯多加集体农场文化宫举行的集会。他们和全苏人民一样,对美国侵略军在朝鲜的罪行表示愤怒的抗议。
苏联波罗的海各共和国也举行了群众集会。克莱帕达商港的一名工人格尔基斯说:“整个世界、整个进步人类都为美帝国主义者在朝鲜的血腥行为所震惊。领导着和平战士的苏联人民要求立即抑制住美国吃人的野蛮人。”“普纳涅·柯伊特”纺织厂的一名织布工人西阿列尔说:“把全心全力献给加强和平的工作的爱沙尼亚人民,痛斥美国侵略者在朝鲜做出的可耻的血腥罪行。美国匪徒违反国际法的原则,把巨济岛变成了一个恐怖的刑室。必须严厉惩办这些禽兽般的刽子手。”
中央亚细亚和哈萨克共和国的回教徒曾在各回教寺院中举行抗议集会。会上宣读了苏联拥护和平委员会委员、中央亚细亚与哈萨克共和国伊斯兰教教务管理处主席巴巴汗所发表的关于美国侵略者在朝鲜的暴行的演说。
巴巴汗说:中央亚细亚五个共和国的回教阿訇与教徒,对于美国侵略者对巨济岛上的朝鲜和中国战俘干出来的滔天罪行,深为愤慨。
巴巴汗号召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埃及、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的全体阿訇与教徒,和全世界信仰同样宗教的弟兄们,对美国侵略者的暴行表示愤怒的抗议,并和世界上爱好和平的人民一道要求立即停止朝鲜境内的强盗活动,立即停止使用细菌武器,立即停止屠杀和毁灭无辜人民。
巴巴汗是在第利亚·谢克寺院举行的祈祷会中发表这篇演说的,参加这个大会的,有将近五千人。安集延、撒马尔罕、浩罕、乌尔金赤、阿拉木图及其他城市的回教寺院里也都举行了盛大集会,参加的回教徒极为踊跃。

朝鲜及越南的拥护和平的全国性组织 展开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筹备工作

第4版()
专栏:

朝鲜及越南的拥护和平的全国性组织
展开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筹备工作
【新华社平壤二十日电】朝鲜拥护和平全国民族委员会与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朝鲜筹备委员会,十九日在平壤举行联席会议。会上讨论了进一步展开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筹备工作的问题。曾赴北京出席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筹备会议的朝鲜代表团首席代表朴正爱,在会上报告了参加筹备会议的经过。到会者一致拥护筹备会议的宣言。会上,朝鲜著名和平战士和社会名流韩雪野、李泰俊、李克鲁、康良煜、尹行重、李冕相、李焕起、奇不福、玄七钟等都在宣言上签了名。联席会议并推定朝鲜拥护和平全国民族委员会委员田东赫为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筹备委员会的朝鲜代表。为了进一步在朝鲜开展保卫和平运动,会议决定在适当时机召开朝鲜全国保卫和平大会,并在全国范围内广泛进行宣传工作,宣传召开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的重大意义。
【新华社二十一日讯】据越南通讯社北越讯:越南国民联合战线全国委员会和越南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七日发表联合声明,号召越南人民拥护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声明在揭露了美国和其他帝国主义在亚洲和太平洋区域制造战争的阴谋和进行战争准备的情形后,又详细阐述了定于今年九月在北京举行的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的目的。声明接着说:越南人民毫无保留地欢迎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越联战线全国委员会和越南和平委员会已经成立了筹备委员会,以进一步动员全国人民支持这个会议,并且选派了出席会议的代表。深信越南全国人民将积极地和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各国人民在一起,努力促成这次会议的胜利。声明结语说:我们认为:有着以毛泽东主席为首的中国人民的伟大力量,又有亚洲与太平洋各国人民的团结一致,亚洲与太平洋的和平力量和世界其他部分的和平力量一定能够粉碎美帝国主义进行另一次世界大战的阴谋。我们深信:有着越南人民在胡志明主席领导下进行长期抵抗的决心,又有越南、寮国与高棉人民的亲密团结,我们一定可以消灭法国殖民侵略者并击败美国干涉者,恢复三个民族的完全独立地位,对保卫世界和平的事业有所贡献。

印尼总工会号召纪念“六·二五” 声援朝鲜人民的正义斗争

第4版()
专栏:

印尼总工会号召纪念“六·二五”
声援朝鲜人民的正义斗争
【新华社二十一日讯】雅加达消息:印尼总工会中央委员会最近发出文告,号召全国工人于六月二十五日朝鲜战争两周年纪念日在各地举行集会,声援朝鲜人民为争取独立和世界和平而进行的斗争,并要求立即终止朝鲜战争。

参加奥中友好周巡回演出后 我国青年文工团离开奥地利

第4版()
专栏:

参加奥中友好周巡回演出后
我国青年文工团离开奥地利
【新华社布拉格二十二日电】我国青年文艺工作团在维也纳及奥地利各省巡回演出了三星期之后,已于十八日离开奥地利。在维也纳车站送行的有许多维也纳市民和自由奥地利青年联盟的代表等。托席克先生并代表奥地利奥中友好周委员会,把贝多芬全部四重奏的乐谱送给我国文艺工作团。
我国青年文艺工作团在奥地利总共演出了二十九场,观众几乎有十万人。最后一次在维也纳市政厅前演出,吸引了好几千名观众。维也纳市政委员劳歇尔在发言中指出,尽管奥地利当局的阻难和政府各党的领袖们抱着敌意态度,中国艺术家已经取得了奥地利全体人民的衷心欢迎,因为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们的艺术表现是各国人民友好与和平的音讯。
我国青年文艺工作团在致奥地利人民的告别书中,感谢奥地利人民的热诚招待,并感谢奥地利人民对我国人民的友谊及我国文化的热爱和尊崇。

纪念马来亚人民解放战争四周年 伦敦妇女集会抗议英军暴行

第4版()
专栏:

纪念马来亚人民解放战争四周年
伦敦妇女集会抗议英军暴行
【新华社十九日讯】据塔斯社伦敦消息:六月十五日,伦敦妇女大会为纪念马来亚人民为反对英帝国主义侵略而进行的民族解放战争四周年,在伦敦海德公园举行了集会。
一位在英国留学的马来亚学生在会上详细地叙述了英帝国主义者剥削马来亚人民的历史。他指出,二万余名马来亚工人没有经过审讯就被监禁了起来。他继谈到田普勒对马来亚人民加紧镇压的情形。他指出,日本人也曾试图用同样的方法来征服马来亚,可是始终没有能够挫折马来亚人民的意志。
曾经出席维也纳国际保卫儿童会议的卡丽特博士在发言时,谈到马来亚、朝鲜和越南儿童的痛苦。她特别指出,田普勒采取了一些措施,规定各乡村一天二十四小时中实行二十二小时的戒严,并把本来已经不足维持生活的粮食配给再减少一半。
伦敦妇女大会主席巴克斯特和伦敦妇女大会委员会委员沙利文相继发言。
会议通过决议说:“我们决不能眼看着无辜的妇女和儿童被监禁,辗转于饥饿之中,而漠然无动于衷。如果我们英国人民还愿意自称为文明的人,那么我们就必需要求当局取消最近打算以毒物毁坏农作物的主意;必须马上召回田普勒将军,并必须马上采取必要的措施,终止马来亚战争,因为这个战争残酷地、不必要地大量毁灭了马来亚和英国双方的青年,并使得我们今后更难与亚洲人民建立友谊和贸易关系。”
到会的几百人整队穿过伦敦中区的街道,把这决议提交唐宁街十号英国首相官邸和殖民部。

英帝国主义在马来亚的暴行的铁证(图片)

第4版()
专栏:

英帝国主义在马来亚的暴行的铁证
这是一张原来刊载在四月二十八日英国“工人日报”上的照片。照片里提着人头洋洋得意的一群,就是那些自称“文明”、
“自由”而在马来亚干着野蛮的杀人勾当的英国军队;他们手里提着的是为争取民族独立而英勇战斗的马来亚爱国志士的头颅。
英帝国主义在马来亚的掠夺战争中使用了一切卑鄙恶毒的手段,从喷气飞机、火箭炮直到在马来亚人民武装占领地区的上空撒布毁灭谷物的化学毒品。和美国侵略军在朝鲜的暴行一样,英国侵略者也采用了恐怖的血腥屠杀手段来对付马来亚的爱国志士。这张照片就是英帝国主义者的暴行的铁证。
世界人民必须起来制止帝国主义这种野蛮的罪行,让每一个民族都能得到独立和自由。帝国主义侵略者对各族人民欠下的血债必须偿还,他们必须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正义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