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农村党的组织对互助合作运动的领导 应当注意一些什么问题?

第3版()
专栏:党的生活

农村党的组织对互助合作运动的领导应当注意一些什么问题?
中共黑龙江省委办公室主任 张士英
把农民组织起来,发展合作互助,有步骤地引导农业经济走向集体化和机械化,这是党在农村的基本政策,也是新中国农村经济发展的基本方向。毛主席早就说过:“在农民群众方面,几千年来都是个体经济,一家一户就是一个生产单位,这种分散的个体生产,就是封建统治的经济基础,而使农民陷于永远的穷苦。克服这种状况的唯一方法,就是逐渐地集体化,而达到集体化的唯一道路,依据列宁所说,就是经过合作社。”
我们农村党的组织,如何组织党员和农民群众去实现毛主席的指示呢?
首先是加强党对互助合作运动的领导,反对右倾思想和自流论。由于土地改革后农村经济的迅速恢复和发展,中农已成为农村的多数,特别是农村党员的绝大多数已成为中农,而劳动互助和生产合作又没有随着经济的发展迅速提高,使劳动互助适应农业生产的需要,解决农民扩大再生产的要求;因此一部分农村党员认为:“生产发展了,农民生产的困难已经克服,农民可以单干了,互助可以不要领导了。”这是一种右倾观点。有这种观点的同志不懂得组织起来不仅可以克服生产困难,而且只有组织起来才能满足农民扩大再生产的要求,使绝大多数农民摆脱贫困走向富裕。而农民在生活富裕以后,也不是不再需要互助合作,而是不再满足于已有的较低级的“插犋换工”和其他的简单互助形式,要求进一步地提高和发展互助合作运动。事实证明,自从很多地区领导机关提出发展劳动互助和提高生产技术、解决供销问题相结合,实行农业和副业相结合的长年互助组,有领导有重点地试办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方针以后,农民参加互助合作的积极性已经普遍提高了。这就说明漠视互助合作政策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其次,还有一部分区、村党员干部,由于不了解发展互助合作是农业经济发展的基本方向,不了解互助合作对发展生产的重要意义,因而发生了放松领导——放任自流的偏向。东北有些农村中共区委和支部向农民宣传说:“组织起来也行,单干也行,只要种上地就行。”黑龙江开通县有的农村干部在群众会上讲:“今年不像去年啦,自找对象,愿意插组就插组,愿意单干就单干,愿意雇人就雇人。”肇东一个区委宣传说:“自愿联组,三马也行,两马也行,单干也行,雇人也行。”由于这种右倾观点的支配,所以有的地方的党员和中农滋长了追求自由发展、自由竞争的情绪。有些农村干部甚至只照顾上升快的富裕农民的利益,对困难户很少关心;他们把困难户错误地说成是“熊蛋包”,并说:“一样翻身,一样分地,为什么他受穷?”由于右倾思想的支配,农村放高利贷和进行商业投机的现象也有了新的发展。少数农民和党员不把余粮余资用于扩大再生产,而想“抬高放账”。过剥削阶级的生活。有的党员把放高利贷说成“扶持困难户”。对于这种存在于党内的资本主义剥削思想,农村党的组织必须坚决地反对。必须加强对农村党员和农民的共产主义和集体主义的教育,树立“组织起来,勤劳生产,大家富裕”的思想,把对农村经济发展方向的教育和在党支部中进行的整党教育联系起来进行。农村党的支部必须反复向农民宣传组织起来的好处,积极提倡组织起来互助生产,反对放任自流的右倾思想。每个党员都有责任说服单干的农民在自愿条件下积极参加合作互助,使农民懂得只有组织起来才能提高农业生产力,才能过富裕生活。党的支部必须有计划地扶助困难户,决不允许排斥贫农困难户,要吸收他们参加互助合作,国家银行也应给他们以必要的贷款帮助,使他们在经济上迅速上升,不能听任农村阶级的分化。共产党员有余粮余资应投资到互助组、供销合作社和信贷部中来扩大生产和供销,而不应该放高利贷和进行商业投机倒把活动。总之,加强党的领导是发展农村互助合作的基本关键。
第二、农村党的区委和支部应教育党员带头积极参加互助组。应该指出:部分党员对互助组织还有着不正确的认识:有的党员认为“互助组是拉拔穷人”,说“党员参加互助组一定要吃亏”,有的则大吃大喝消极地“等社会(主义)”。据去年克山县十一个区的统计,党员雇长工的占百分之四点三,单干的占百分之十一。他们错误地认为这是“带头发展”,“扛活的比东家都强”。这就是资产阶级思想对农村党的侵蚀的结果。我们必须批判这种错误的思想,必须使党员和农民了解,互助组是在等价互利原则下组织起来的。共产党员是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的,农业必须实行集体化才能提高生产力,稳步地走向社会主义社会。因此,共产党员不应该雇工单干,走资本主义的道路,而应该以自己的模范行动,积极带头搞好各种互助合作组织,使农业生产逐步集体化。
第三、农村党的区委和支部应注意培养劳动模范的典型,树立旗帜,教育群众。我们要引导农民组织起来走向集体化,不能采取强迫命令的方法,必须采取典型示范逐步推广的方法,用事实来教育农民,使农民认识到组织起来比单干能多打粮食,集体经济优于个体经济。但必须注意,除了特殊的情况以外,互助组工作一般只能是由小到大,由少到多,由低级到高级,逐步发展的;因此每个农村干部必须有重点地培养一两个好的农业副业结合的长年互助组做样子,有了好的样子才能教育群众,逐步扩展互助运动。有的农村党员干部不问互助基础和群众觉悟等条件,认为“早社会(主义),晚社会(主义),早晚都要到社会(主义)”“早走比晚走强”,因而挨户编排,强迫群众搞大组生产和农业生产合作社。他们错误地宣传:“组织起来换工互助不是新道路,只有搞大组,搞集体,才是新道路”,“六个马的扣犁组不算互助组”,“消灭小组奔社会(主义)”。在这种错误的思想支配下,他们反对小型互助,单纯追求形式,不注意去提高和充实互助组的内容,企图很快走上大规模的集体化,这种“左”的思想如不坚决加以反对,迅予纠正,势必影响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和妨碍互助合作运动的发展。
为了有重点地逐步提高互助合作运动,农村党的组织必须把领导互助组和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工作,当做经常的基本的任务之一;反对“春夏松,秋撒手”的作法。同时,县区党的领导机关,必须按季定期召开互助组长会议,总结和交流增产经验,开展丰产竞赛运动,区委应有计划地训练互助组骨干,培养互助合作干部。
第四、贯彻执行等价互利政策。由于农村经济的发展,车马农具多的富裕农民容易在互助组内占领导地位,他们租入较多的土地,用不等价交换(马工工资高,人工工资低,组内工资低,组外工资高)来换取困难户的大量劳动;有的农民因马弱插不上组,或因喂养不起,把牲口贱价卖掉,雇别人的牛犋种地,但是雇牛犋必须交租,这就使贫困户负担增加,甚至被迫出租土地,富裕户则乘此扩大耕种面积;有的新富农和富裕中农雇长工参加互助组,这就使互助组内发展了资本主义的剥削关系,限制了贫农在互助合作中的上升。这样就会引起参加互助组的贫农的不满,可是,某些区村领导同志不去支持贫农、发动群众纠正这种不合理不等价的情况,只是照顾经济上升户的利益,这是错误的。党的组织必须注意领导群众纠正互助组内资本主义的倾向,一方面必须反对只讲团结不讲两利、侵犯中农利益的偏向;另一方面必须反对不等价换工,只照顾中农有马户的利益,而使贫农困难户吃亏的偏向。

和平与战争的关键——我对于斯大林答复美国报界询问的理解

第3版()
专栏:

和平与战争的关键
——我对于斯大林答复美国报界询问的理解
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会长 张奚若
最近有一批美国地方报纸的编辑向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斯大林提出了关于目前国际形势的四个问题,请求答复,斯大林在三月三十一日答复了这些问题。
我对斯大林对于这些问题的答复有一个总括的理解,那就是:只要美帝国主义者不贩卖战争,只要美帝国主义者诚心要和平,那战争就可以消灭,和平就可以保持。因为今日全世界上只有美帝国主义者要战争,不要和平;别人都是要和平,不要战争的。我们以苏联为首的和平阵营,数年以来,早已在不断地作各种努力,要保卫和平,反对侵略,反对战争。这是全世界有目共睹、有耳共闻的事实。美帝国主义者如能放弃侵略政策,和平本来是可以保持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本来是无从发生的。
现在让我说说我对于斯大林答复美国报界询问的理解。
第一、美国报纸编辑们问:第三次世界大战现在比两三年前更临近了吗?斯大林的答复是:不,不是这样。
为什么“不是这样”呢?这并不是因为美帝国主义者放松了他们的战争计划;相反地,他们加紧了他们的战争计划。这完全是因为全世界上爱好和平的人民的力量日益壮大起来,使美帝国主义者发动战争的困难越来越大了。举一个例子来说,中朝人民在朝鲜战争中的惊人的胜利,对于美帝国主义者是起了很大的教训作用的,对于他们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企图,是有着很大的遏止或推迟力量的。
第二、美国报纸编辑们问:各大国首脑举行一次会谈有益处吗?斯大林答复说:可能会有益处。
为什么说“可能会有益处”呢?我以为这是要看美国和它的附庸国的首脑们有无诚意解决当前国际间的重要问题,而有无诚意的重要表现,就是美国是否肯放弃它的侵略政策。若是美国肯放弃、能放弃它的侵略政策,那举行一次会谈便会有益处;不然,便不会有益处。这全看美帝国主义者的意向如何,打算如何。
第三、美国报纸编辑们问:你认为现在是统一德国的适当时机吗?斯大林的答复是:是的,我认为是这样。
本来德国人民早已要求统一,代表德国人民意志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已经数次向美国的傀儡组织阿登纳“政府”要求统一,呼吁统一。苏联也早已赞成德国统一,并将这个意思通知了美、英、法统治集团。不赞成德国统一的,主要的只有美国。现在西德人民又进一步地要求统一了。若是美国也赞成,至少不阻碍,那德国统一本是很容易的事。
第四、美国报纸编辑们问:在什么基础上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共存才是可能的?斯大林答复说:如果有着互相合作的愿望,有着履行所承担的义务的意愿,并且平等与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得到遵守,那末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和平共存就是十分可能的。
斯大林的答复已够明白,不需要再多说。不过这里有一点似应指出,那就是:“和平共存”包含着“和平竞赛”的意思。我们对于和平竞赛的结果是丝毫不怀疑的,这个结果是:共产主义必胜,资本主义必败。人类的常识,广大人民的利益,整个社会发展史所指示的方向和无产阶级的奋斗精神,都指向这个必然的结果。我们对于最后的胜利有绝对的信心,所以我们不怕竞赛,不怕共存。怕竞赛、怕共存的是资本主义者和帝国主义者,不是我们。
美国报纸编辑们虽然提出了四个问题,实质上只是一个问题,那就是:和平如何可保,战争如何可免?我们向来爱好和平的人民的回答是:美帝国主义者如能放弃他们的侵略政策,放弃他们的战争阴谋,放弃他们称霸世界的野心,放弃他们奴役世界人民的计划,和平就可以保,战争就可以免。

给和平人民的鼓励,给侵略者的打击

第3版()
专栏:

给和平人民的鼓励,给侵略者的打击
中国科学院副院长 李四光
三月三十一日斯大林大元帅对于美国报纸编辑提出的四个问题的答复,给了全世界和平人民莫大的振奋和鼓舞,给了在目前国际形势下迷失方向的人们一个指针,给了被战争贩子吓住的人们一片镇静剂,给了战争贩子和帝国主义侵略者一个沉重的打击。
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的时候,战争贩子们,帝国主义侵略者,特别是美帝国主义者,就叫嚣第三次大战,准备第三次大战了。但是,以苏联为首的和平民主阵营的无比强大与全世界和平人民的坚强意志,粉碎了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战争阴谋,使它不敢,也不能挑起第三次大战。但帝国主义侵略者是不甘心的,它处处乘隙进攻,处处企图进攻,或者作进攻的恫吓。但都被人民的巨掌打退了!军火商的代理人,战争贩子们,经常借任何一个机会,叫嚣第三次大战的来临。但战争挑拨者的阴谋都被粉碎了!战争挑拨者和帝国主义侵略者在哪里做更大的冒险,也就在哪里受的打击最大。朝鲜就是一个榜样。这就证明帝国主义侵略者的任何战争冒险和侵略企图都是可以被粉碎的。
当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备战更形疯狂、侵朝美军更形凶残,以致发动了细菌战的时候,被战争贩子的叫嚣吓住的人们担心:“第三次世界大战现在比两三年前更临近了吗?”斯大林以“震聋发聩”的声音告诉全世界:“不,不是这样”!全世界的人民,特别是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国家内的人民,如果都觉悟过来,不为侵略者、战争挑拨者所吓倒,所欺骗,所利用,第三次大战,正如斯大林大元帅以前所指示的,是可以避免的。所以斯大林的这一句答复,对和平人民是鼓励,对认识不清的人们是指针,对侵略者是最有力的打击。
对于站在反帝国主义侵略前线的中国人民,斯大林对目前国际形势四个问题的答复,是一个极大的鼓励!我们英勇的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将继续给美帝国主义侵略者以沉重打击,一直到他们真正同意和平的时候。
以苏联为首的和平民主阵营一定要胜利的。我们对打退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有决心,有信心;对于保卫世界的持久和平也有决心,有信心。

新疆南部农村掀起了学习文化的热潮

第3版()
专栏:

新疆南部农村掀起了学习文化的热潮
罗立韵
经过减租反霸后的新疆南部农村,出现了一种完全崭新的气象,这就是各村都成立了冬学,广大的农民群众已掀起了学习文化的热潮。
疏附县哈孜力克村的冬学分男女两班,男子班七十人,女子班六十人,男女两班都学习新疆省人民政府教育厅编的工农识字课本,此外还有算术,每星期还上一次政治常识课。
每天晚上,村政府对面的两间里外屋,都挤满了人,墙上挂着明亮的石油灯。二月一日这天晚上,男子班甲组的教员阿脱汗靴子匠,对站在黑板跟前的贫农沙吾提买买提说:
“一个农民带着一万一千五百元人民币上巴札,买了九千九百元的盐和引火板,还剩多少?”
沙吾提买买提拿起粉笔,在黑板上计算起来,他写了又擦掉,擦掉了又写,最后得出的数字是:还剩一千六百元。
“沙吾提买买提得出的数字对不对?”阿脱汗这样问了大家之后,又叫起了一个年老的农民和一个年青的农民,他们很用心地在黑板上计算着,其他的农民在自己的座位上,指着黑板低低地议论:“这次可算错了,五乘六应该是三十,怎么会是三十五呢?……”哈孜力克村的农民们,减租反霸后整个冬天的每一个晚上,都是这样地在冬学里度过的。每晚散学时,虽天色已很晚了,但不少农民还不愿意回家,仍伏在桌子上写字或做算术习题。妇女们则每早在喝茶吃馕之后,带着识字课本和练习簿,三五成群说说笑笑地走向村公所。
农民们的学习情绪之高,是我们想像不到的。白天,只要我们到村子里去走一趟,到处都可以看见农民们在院子里,在门口的土台上,或在太阳地里温习识字课本。年老的农民在念着“曼沙木和汗沙木种了果子,司马益玉奴思和尤而来喜互助劳动,卡地尔和卡司木修了渠,种了许多的糜子和高粱……”年青的农妇在白报纸的小本上写着:“大锅、父亲、母亲、盘子、粮食、麦草在房上……”不仅学生热情地学,教员也同样热情地教。阿瓦艾利是女子班乙组的教员,她的丈夫是乡长,已参加减租工作队在外乡工作,她一人带着两个孩子,现又怀孕八个多月,不论下雪或刮风,她天天都去冬学讲课,从未间断过一天。
经过两个来月的学习,一般地都学会了字母,还学会了一些单字。例如四十岁的玉苏甫阿合买提,过去在经文学校念过两年经,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维文一共有多少字母也不知道,一九五零年上了三个月冬学,减租反霸后又上了两个月冬学,现在工农识字课本已能全部看懂了,报纸上简单的消息慢慢地也能读下去了,他感到冬学对他的帮助很大,所以在去秋减租反霸后,他把正在经文学校念经的儿子阿不都卡地尔也送到冬学去了。阿不都卡地尔在男子班丙组学习,是组上学得最好的一个,学过的功课都能流利地读出和写出,并了解其中的意思。又如乡农会副主任的妻帕坦木司马益汗,过去一字不识,一九五零年上了三个月冬学,减租反霸后又上了两个月冬学,识字课本已能念到十五课。她很用心,没事的时候就在引火板上练习字,不懂得的地方就问丈夫。在政治常识方面,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是那一年成立的,主席是谁,住在那里,中国有多少人口,中国有几个自治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总司令是谁,新疆省人民政府的主席是谁,人民政府和国民党反动政府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要爱护国家,抗美援朝是怎么回事等问题,冬学一半以上的学生都能正确地回答出来。
一九五零年南疆各地农村虽也办过冬学,但参加冬学的人数不多,且大部分不能坚持到底,不少人学两天停一天,所以收效不大。减租反霸后就完全不同了,不仅参加冬学的人数大大增加,同时都能坚持到底。哈孜力克村上冬学的人数占可以上冬学的人数的百分之四十左右,父亲和儿子,母亲和女儿,婆婆和媳妇,丈夫和妻子,兄弟和姊妹都是同学,有的还共坐一条板凳,有的则同在一组学习。这一期冬学原定三个月,现在学生们一致要求延长到开犁之前,开犁后冬学结束,每个生产互助小组置一块小黑板,带到地里,挂在树梢上,一面生产,一面还可以学习。农民们说:“经过减租反霸,我们的生活得到了改善,土地改革后,我们都有了地,再不会为吃穿发愁了,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往后还要用机器种地,不学习文化怎么能使用机器呢?”
农民如此热心地学习文化,不只是哈孜力克一村,经过减租反霸后的其他地区也都是这样的,阿克苏新华书店文具纸张的销路,就充分地说明了这点。减租反霸前,阿克苏新华书店的文具纸张一天只卖三十多万元;减租反霸后一天能卖三百多万元,销售量增加了十倍,一九五一年十二月份一个月,文具纸张就卖了七千余万元人民币。只要识字课本一到,书店门口就站满了人,一会儿就卖完了。农民进城来,总要到书店去看看有没有可买的书,或者问问识字课本到了没有。不少小贩转了业,提个小篮子贩卖文具纸张,只要在集市上转上几圈,篮子就空了。各地农村中的每一次集市,赶集市的农民们回家时,总要买半张白报纸和一支铅笔带回去。这种气象过去是不曾有过的。
目前的问题是严重地缺乏农民读物。维文版的
“新疆宣传员”,原来是准备给农民阅读的,但农民仍感到太深,根本看不懂,所以销路不好。我们所出版的一些通俗读物,如小人书等,又都是汉文的,除识字课本外,再无其他书籍可使农民阅读了。同时,仅有的一种农民读物——识字课本,发行的份数又太少,上冬学的平均二、三个人才能买到一本。
在维吾尔族地区消灭文盲比在汉族地区消灭文盲要容易得多,因为维语的构造和文法都比汉语简单易学,只要能坚持到底,连续办三、四次冬学,农民就可普遍地阅读通俗的书籍和报纸,这是完全可以办到的。根据农民现在的学习情绪,估计在土地改革后一定会掀起一个更高的学习热潮。所以从现在起,文化教育和编译部门要开始做准备工作,大量编写和翻译通俗读物,以供给农民精神上的食粮。从事文教编译工作的同志们,我们用最大的热情来迎接这个工作吧!

坚决扑灭美国侵略者细菌战的毒焰美帝国主义原形毕露了

第3版()
专栏:

坚决扑灭美国侵略者细菌战的毒焰
美帝国主义原形毕露了
白朗
自从美帝国主义者发动侵朝战争以来,我曾经几次跨过鸭绿江,来到战斗的朝鲜。美帝国主义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引起我一次比一次更强烈的仇恨。朝鲜人民的勤劳、勇敢以及顽强的斗志,引起我一次比一次更深刻的爱敬。我热爱这个英雄的民族,我热爱这块美丽的土地,我更热爱这块土地上果敢刚毅的英雄的人民。他们不屈服的斗争,给侵略者以毁灭性的打击,也给全世界为和平而斗争的人民以有力的鼓舞和支持。
今天,当我再度踏上这块受难的土地时,朝鲜人民的斗争和灾难仍在继续着。敌人可耻的细菌战争已在大规模地开始,走向灭亡之路的美帝国主义正在孤注一掷地投下了罪恶的细菌弹,企图制造更多更大的人类灾难,妄想延缓他们死亡的时刻。朝鲜和我祖国东北的和平人民正面临着疫病的威胁。美国侵略者的罪恶行为,已经是铁证如山。我亲眼看见从敌机投下来的大量的带病菌的各种昆虫,它们在向人类散播着死亡。密集的雪蚤,虽然是那样渺小,但一经放在显微镜下,便原形毕露。那丑恶的形象,正象征着美国强盗丑恶的嘴脸。它们带着满身血腥,张牙舞爪地向中朝人民扑来。大群大群的乌鸦,从敌机上降下。它们那黑色的翅膀,挟着病毒,向人类鼓噪着不祥之音。
实际,美帝国主义恶毒的细菌战争,并非从今天才开始。记得野兽们被中朝人民军队打得抱头鼠窜,离开朝鲜北部不久,朝鲜北部就有许多儿童同时染上了天花。那都是敌人曾经占领过的地区,在敌人撤退一个星期之后发生的。我们——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组织的侵朝美军暴行调查团——曾经访问了出过天花的孩子们。严重的天花疤痕还留在孩子们的脸上、身上。经过各种科学试验证明,确定那是人为的灾害。朝鲜政府当局曾向美国提出了严重的抗议,并控之于联合国,这是有史可查,无容置辩的。时间还不到一年,美帝国主义竟不顾一切国际公法,变本加厉地发动了空前的细菌战争,这是能够容忍的吗?
请听听当时朝鲜母亲们愤怒的控诉吧——
“我们爱和平的朝鲜人民并没有派飞机到美国去,他们为什么要来侵略我们?”
“他们不但疯狂地毁灭我们的乡村和城市,还惨无人道地散布天花,杀害我们的儿童,我真恨死了他们!”
当时,在我们调查团中,个别的人道主义者还在怀疑,认为这种不人道的行为是不可能出现于二十世纪的。现在,历历在目的罪证把他们的一切怀疑打破了。
朝鲜人民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灾难,但他们的斗志却是越磨炼越坚强。
多少个家庭在战争中被毁了,多少个孤儿寡妇却正在用全力支援着前方。他们没有个人的哀怨,只有为民族为和平而斗争的顽强意志。这样伟大的民族是不可侮的!这样刚强的人民是不能屈服的!侵朝战争已经持续了近两年,而敌人所得到的是什么呢?只是可耻的失败!
中朝两大民族是英雄的民族,中朝人民的部队是英雄的部队。近两年来,曾经击溃了美帝国主义疯狂的进攻。事实早已证明,要想战胜这样无畏的民族,只是愚蠢的幻想!中朝人民有力量击败美国侵略者近代化装备的部队,更有力量消灭病菌。现在,美帝国主义最卑鄙最无耻的杀人手段已经引起全世界爱和平的人民的公愤。一切不愿与反人民的暴徒为伍的人,在这样史无前例的暴行面前,谁也不肯缄默了。全世界善良人民的呼声,将会震碎敌胆。
即使用尽了所有的最丑恶的词句,也不足以形容美帝国主义的丑恶;即使数遍了世界上最凶残的野兽,也无以比拟美国强盗的凶残。这并不是我的语汇贫乏,实在是美帝国主义的残忍已经是登峰造极了。他们的贪婪与无耻,他们的残暴和野蛮,即使是法西斯的老祖宗希特勒在世,也不得不甘拜下风了。
可是,如今希特勒之辈都到那里去了呢?假如美帝国主义者稍微清醒一点的话,总该记取法西斯匪帮们灭亡的教训,然而,反人民的暴徒们,是从来不回忆历史的。虽然前车可鉴,全世界人民都在大声警告:“法西斯的老路走不得,赶快回头!”而利令智昏的野兽们却充耳不闻,仍在执拗地企图扭转历史的车轮,奔向死亡的深渊,美帝国主义的原形现在已经毕露于全世界人民面前了。

全国音协组织音乐工作者赴朝鲜前线和治淮工地体验生活

第3版()
专栏:

全国音协组织音乐工作者赴朝鲜前线和治淮工地体验生活
中华全国音乐工作者协会组织各地音乐工作者赴朝鲜前线和治淮工地体验生活,准备创作大批的群众歌曲。
音乐工作者赴朝创作组,已在六日由组长费克
(苏南)率领启程。组员有曲作者曹克(山西)、司徒汉(上海)、张振亚(南京)、王卓(沈阳)、朱凤荣(哈尔滨)、厉声、王玉西(河北)、宋学謇(山东)、任然(重庆)以及词作者鸣戈(东北)等。赴治淮工地体验生活的有曲作者蓝河(重庆)等。
这批音乐工作者在出发体验生活以前,曾集中学习一个较长时期,着重地学习了毛主席的“实践论”和胡乔木、周扬等在北京文艺界整风学习动员大会上的报告,每个人都对自己历年来的创作思想作了检查和总结。他们对这次出去体验生活都抱着高度的热情,一致要求能在前线担任各项实际工作,以便在火热的斗争中取得自我改造。(新华社)

文化简讯

第3版()
专栏:文化简讯

文化简讯
▲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团校少数民族班,已于本月五日正式开学。该班开办的目的是培养少数民族青年团的干部,学习时间暂定为两年。参加学习的八十一个学员来自全国各地,包括维吾尔、回、藏、蒙、苗、彝、瑶、黎、半里等十七个少数民族的优秀的青年团员和团的干部。学习的内容是:在最初半年内,不懂汉语的学员是学习汉语、汉文,其他学员则学习政治常识、近百年史、语文、时事和系统团课。
▲为了适应大量发展中等学校的需要,吉林省在去年下学期将一百二十三名优秀小学教师提升为中学教员(占该省中学教员的百分之十一),部分地解决了中学师资不足的问题。此外,该省现已有二百六十九名小学教员进师范专科学校学习,不久即将出校担任初中和初级师范低年级的教学工作。
吉林省的经验证明:有计划地培养、提升小学教师担任中学教师,是解决目前中学师资不足的切实可行的办法之一。该省已用这种办法解决了去年下学期的中学师资问题;更由于成立了师范专科学校,今年新增加的初级师范和初级中学的教员,半数以上已有了可靠的来源。该省进行此项工作的主要经验是:一、首先必须清除各种思想障碍,克服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的保守观点和本位主义。二、必须切实掌握德、才兼顾的原则,不能单纯强调政治条件、忽视中学教师必须具备一定的文化和业务水平;也不能过分强调业务水平而忽视政治条件和道德品质。三、小学教师提升或调任中学教师时,往往对教学思想、教材、教法以及教学对象的特点都比较生疏,因而最好在提升或调任之前加以短期训练,为他们今后工作打下初步基础。到中学担任工作后,学校领导方面仍应抓紧教育,给以具体的帮助。
▲人民出版社为了供应干部学习资料,开始编印“活叶文选”。凡是可以作为干部政治时事学习材料的法令、指示、报告、论文及国内国际的重要时事文献、参考资料,都以活叶形式编印成册。“活叶文选”现已出版十二种,以后将陆续选印。

“美国巴掌好”

第3版()
专栏:

“美国巴掌好”
张致祥
有这样的奴才成性的人,到今天还在崇拜美国,认为到底是美国厉害,能够利用细菌打仗!
我曾听说过一个故事,一个美国留学生,回国之后,看到月亮,慨叹:“中国月亮不如美国月亮好”!他父亲在旁听到生了气,打了他一个耳光,他摸摸脸说:“巴掌也还是美国巴掌好”!在这样的人说来,爸爸也竟是美国的好了,不生在美国,成了他终身的恨事。
我过去只把这个故事当作笑话,今天看来,确实有称赞美国巴掌好的人。
这样的人是不是思想糊涂,没有立场呢?不是的。因为他在美国镀过金,贩的是美国货,假如不说美国的金亮,美国的货好,就抬不高自己的身价,就做不成贩毒的买卖。由此看来,他毕竟是有阶级立场的,难道还不明显吗?
但是这样的人,否认这种说法,说什么他是
“超阶级”的、“超政治”的,他搞的是纯粹学问、自然科学,与政治无关。岂不知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地地道道的美国货。
自然科学没有阶级性,但是研究自然科学的人是有阶级性的;犹如枪没有阶级性,但是使用枪的人却是有阶级性的一样,枪杆子掌握在人民手里可以革命,可以镇压反革命,掌握在反动派手里可以反革命,屠杀人民。事实很明显,苏联的科学家研究发明了可以给症象死亡的人延续生命的医术,而美国和日本法西斯御用的“科学家”,却在研究发明如何用细菌灭绝人类。难道能说他们是超阶级的吗?
这里必须有一个明确的阶级界限,是非界限,文明和野蛮、庄严和无耻的界限。假如这些人否认这种界限,对于美国进行的细菌战的滔天罪行没有仇恨,对于遭到美国细菌残害的人民毫无同情,一定要称赞美国的细菌战,那么你打他一个耳光也是枉然的,最好请他向美国战争贩子去报名:“本人对美国细菌战五体投地,愿供试验,死而无怨。”我想,美国对于这样忠实的奴才,是定会收留的。

我要以实际行动赎罪

第3版()
专栏:

我要以实际行动赎罪
左林丞
我是个大贪污犯,在中央人民政府交通部公路总局设计处任帮工程师。我连续在三个地方贪污、受贿一亿四千二百一十万元,使国家财产直接损失十一亿元。在伟大的“三反”运动中,我坦白了我的罪行,向人民低头认罪。我决心痛改前非,戴罪立功。
“三反”运动开始时,我在东北工作。我表面上装得很镇静,但内心非常恐惧。我不知道政府对于像我这样的贪污分子会如何处理。又想到自己贪污受贿的方式很妙,别人不易发觉,因而不想坦白。为了“保险”,我更和奸商订了“攻守同盟”。运动开始后,机关首长作了动员报告,交代了党和政府的政策,指明坦白者宽大处理。但我认为这只是为了“骗”贪污分子的“口供”,我更不了解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是治病救人的,因此不敢坦白。我又去奸商那里,叫他不要说。奸商看我害怕,就越发吓唬我:“你说了就得枪毙,不如不说混过去。”我也是这种想法。这时运动展开了,白天、黑夜开会,火力很强。有些小贪污分子坦白了,我也震动了一下。但我觉得自己的问题大,说了要枪毙,往好里想,也要坐十年监。再说,以前同志们看得起我,如果坦白了,怎样做人呢?总之顾虑很多。一天到晚胡思乱想,吃饭睡觉都不安心,弄得表面上都不能镇静了。这时“三反”运动已进入高潮,我却还硬拖着,一直不坦白。
一月二十日以后,我在北京的贪污行为被人检举了,我开始有点恐慌。但因数字不大,只七百多万元,而且为了掩盖在东北的大问题,我便把在北京的贪污行为说了出来。起先说一百三十万元,后来添到三百九十万元,欺骗政府和群众。这时,领导同志再三交代政策,我开始认识到政府是真正为了挽救我们这些罪人的。但我还是顾虑很大,不敢说,不想说。这时,我的爱人从北京来信,要我交代问题。我一方面敷衍她,一方面向领导同志摸底,探听“三反”运动还要搞多久。两方面我都失败了:我的爱人差不多每天给我一封信,讲道理,督促我坦白;领导同志表示了决心——不彻底肃清贪污分子,决不收兵。我怕起来,于是跑到奸商那里,试试口气。奸商说:“你看,我老婆孩子一大堆,怎么能说!”我一听,安心了些,认为“攻守同盟”有把握。于是我给我爱人写回信,大耍流氓手段。我说:“如果你说了,我们就分手!”她的回信却使我惊异,她不但没被吓倒,反而严厉地要我赶快坦白。一月三十日,我爱人又来信,说我若再不坦白,她就检举我。我一看撑不住了,只好说一点她知道的小问题。当天找到奸商,商量好坦白三千万元的贪污受贿行为。大的和入股的问题,一概不谈。当晚,我坦白了一下。组织上表示相信我,二月三日便宣布我免予刑事处分。当时我感到高兴,觉得这样可以混过去了。但同时又背上另一个包袱:我欺骗了组织,我心里更感不安。我更想到如果我的其他问题被发现了,组织上将对我怎么办?我思想混乱极了,行动更不安。我在东北看到二月一日北京公审大贪污犯大会的消息,还没有清醒过来(我认为那是挑起幌子作“戏”)。但是,组织上很快地便掌握了我的贪污受贿的材料,在二月六日让我停职反省。我知道事情是严重了。二月七日,交通部又派来两位同志督促我反省。他们又再三向我指明贪污分子的两条道路,希望我能争取走自动坦白的道路。在这种情况下,我知道抗拒运动是不行的,便打消一切顾虑,彻底坦白了我的罪行。
从东北刚调回北京时,我还放心不下。我知道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好,但对我这样的贪污分子怎样处理呢?我怕受到严厉的处分。
在三月十日交通部召开的检举坦白大会上,我又交代了我的全部贪污、受贿罪行,并检举了其他贪污分子和奸商。当场章伯钧部长根据中央的政策,宣布建议政府在判处我徒刑以后,缓期执行,准许我戴罪立功。我听了以后,真是又感动,又惭愧。我这种罪大恶极的人能得到政府和人民如此宽大的处理,真是以前梦想不到的。当我回到自己队伍的时候,我真正感到革命家庭的温暖。我体会到新社会的光明和幸福,深恨自己以前行为的卑鄙可耻。
我知道,平常借了人家的钱也要归还,我盗窃了国家人民的财产更应当偿还。所以我决心尽早想法倒出赃款。我在交通部大会坦白时,当场把奸商向我行贿的八个金元宝及人民币二百三十万元退了出来。我贪污受贿存在商人手里的钱,已让那个商人向国家写了欠条。现在,除已退还的赃款外,还欠三千三百二十万元没有还清。我决定在两年之内用业余时间编译书籍、设计等办法,完全偿清欠款。同时,我保证今后在所经手的工程中,一定精打细算,决不使它发生一点贪污、浪费现象。在我看到的工程中,如发现有贪污、浪费或偷工减料等违法现象,我一定检举,和违法分子做坚决斗争。伟大的“三反”运动教育了我,使我下定了为人民服务的决心。今后我将以努力工作的实际行动,来报答人民对我的宽大,报答共产党对我的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