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苏联部长会议和联共中央颁布决定 再次减低食品的国家零售价格 面包、谷类、肉类、脂肪等制品减低百分之十到三十

第4版()
专栏:

苏联部长会议和联共中央颁布决定
再次减低食品的国家零售价格
面包、谷类、肉类、脂肪等制品减低百分之十到三十
【新华社一日讯】据塔斯社莫斯科三月三十一日讯:苏联部长会议和苏联共产党(布)中央委员会,顷颁布关于再次减低食品国家零售价格的决定(按这次减价是一九四七年以来的第五次减价)。决定说:鉴于一九五一年工农业生产的成就,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生产成本的降低,苏联政府和联共中央认为有可能自四月一日起减低一般食品的国家零售价格。
决定接着详细开列了各种食品的减价情形。其中面包、面粉和通心粉制品减低百分之十二到二十;谷类、大米、荚豆和浓缩食品减低百分之十到二十;裸麦、小麦、大麦、燕麦及其他粮食和饲料减低百分之十二到十五;肉类和肉制品减低百分之十五到二十;脂肪、乾酪和乳制品、糖果、茶叶、咖啡及其他食品什货减低百分之十到三十;水果减低百分之二十;罐头蔬菜和罐头水果减低百分之十到二十。
此外,各饭店、食堂及其他公共饮食店的价目也相应减低;教科书及其他书籍的零售价格平均减低百分之十八;旅馆租金平均减低百分之十五。

苏联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举行会议 斯大林出席受到全场的热烈欢呼 会议通过加强共和国经济的国家预算

第4版()
专栏:

苏联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举行会议
斯大林出席受到全场的热烈欢呼
会议通过加强共和国经济的国家预算
【新华社三十一日讯】据塔斯社莫斯科讯:苏联最大的加盟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会议,于三月二十六日到二十九日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举行。参加会议的除全体最高苏维埃代表外,还有俄罗斯联邦政府各部长、各国外交使团人员,以及苏联和外国的新闻记者。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斯大林及其亲密的战友、苏联政府和党的其他领袖们,出席了末次会议,全体代表和来宾报以暴风雨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会议首先听取并通过了最高苏维埃资格审查委员会关于审查四个选区的补选代表的资格的报告。接着俄罗斯联邦财政部长伊凡·法捷耶夫在会上作了关于一九五二年预算的报告。他指出:俄罗斯联邦共和国部长会议编制的一九五二年国家预算,计收入五百四十七亿四千八百万卢布,支出五百四十七亿一千六百万卢布。和往年一样,今年社会主义经济的收入是预算收入的主要来源。一九五二年国家预算中的主要支出是:发展国民经济的拨款九十七亿六千万卢布,社会文化设施费三百九十三亿五千三百万卢布。这就是说,全部预算经费中有将近百分之九十用来加强共和国的经济,并满足人民的社会和文化需要。
会议继就伊凡·法捷耶夫的预算报告进行了两天的讨论。参加讨论的三十多位代表,一致拥护政府提出的预算案,并认为这一预算案反映了苏维埃国家的和平政策,显示出俄罗斯联邦的国民经济和劳动人民福利事业的进一步发展。会议一致通过的预算修正案,计收入总额五百四十八亿三千六百万卢布,支出总额五百四十七亿一千六百万卢布。
会议还通过了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在最高苏维埃上届会议和本届会议之间所颁布的法令,并选举了共和国的最高法院。至此,会议即宣告闭幕。

在联合国裁减军备委员会三月二十八日会议上 马立克再斥美国进行细菌战罪行

第4版()
专栏:

在联合国裁减军备委员会三月二十八日会议上
马立克再斥美国进行细菌战罪行
【新华社讯】塔斯社纽约三十日电:联合国裁减军备委员会在三月二十八日举行例会。
美国代表柯亨首先发言,声称他支持法国提出的委员会工作计划草案。他一开头所讲的话就证明美国是参与制订这个计划的,这个计划本质上是一个美国计划,不过用某些文字上的修改予以掩饰罢了。
苏联代表马立克说:法国计划与美国计划毫无不同之处,因为它也主张优先讨论“报告与审查”军备情报的问题。这两个计划在同样的程度上都企图以搜集军备情报问题代替禁止原子武器和大规模杀人武器的问题和裁减军备与武装部队问题。
马立克说明:和美国计划一样,法国提出的委员会工作计划也想为美国的扩张军备运动辩解,并且企图掩饰美国统治集团拒绝接受禁止原子武器和裁减军备与武装部队的建议。
马立克指出:根据美国计划(不论是其原计划或是法国代表所提出的计划),裁减军备委员会的工作将意味着:委员会可以略而不讨论像无条件禁止原子武器和裁减军备之类的重要问题,而这些问题是必须成为委员会工作的基本问题的。换句话说,委员会如果通过美国计划,不论是两个计划的那一个,都意味着委员会将走上以次要问题代替基本的、具有决定性的问题的道路。根据这个计划,委员会的工作将只是企图进行关于搜集军备情报问题的毫无结果的讨论,而把禁止原子武器和裁减军备问题淹没掉。
马立克说:苏联代表团坚决主张采取苏联所提出的计划,唯有这个计划才能够保证委员会完成其主要任务——采取禁止原子武器与裁减军备和武装部队的措施。根据这个理由,苏联代表团坚决主张通
过这个计划,作为联合国裁减军备委员会的工作计划。
马立克要委员会代表特别注意下述事实:关于委员会工作的美国计划和法国计划根本都没有规定讨论使用细菌武器的问题。
马立克指出,这两个计划都没有接触到这个重要的中心问题。同时,每天都有新的事实证明,美国武装部队在继续大规模使用细菌武器,因此就严重地破坏了关于禁止细菌战这种不名誉和不人道的战争的现有国际协议。
苏联代表引用无数事实,证明美国侵略军队利用飞机、大炮及其他方法,向朝鲜和中国领土撒布致命的细菌,而这种行动现在仍在继续进行中。
美国代表柯亨这时显然害怕马立克更进一步揭发美国军队在朝鲜进行细菌战的罪行,便想法阻止他发言。他毫无道理地说,裁减军备委员会没有资格研究美国军队是否在朝鲜和中国使用细菌武器的问题,因此在这委员会上发言时不能谈这个问题。
苏联代表答复说,美国代表这个理由显然是不能成立的,因为裁减军备委员会当前就在考虑苏联建议的工作计划,其中特别有一点规定委员会审议违反细菌战禁令、禁止使用细菌武器和惩办细菌战禁令的违反者的问题。
马立克说,人人都很清楚为什么美国代表团对苏联代表团引证的事实感到那样不舒服。真相触到了他们的痛处。这些事实证实,美国干涉者对朝鲜和中国发动了细菌战,而且仍然在继续进行中,这种可耻的卑鄙的战争是正直的人们以及文明的人民的良知所不能容忍的。
马立克继而重提一下说,美国代表三月二十六日在裁减军备委员会会议上的发言,不仅完全没有否认得了什么,实际上恰恰证明了美国正在制造各种类型的大规模消灭人民的武器,其中包括细菌武器。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和美国出席联合国裁减军备委员会代表柯亨两人都拒绝谴责使用细菌武器。有鉴于此,裁减军备委员会更应该继续讨论,以期迅速地谴责细菌战,禁止使用细菌武器,惩办细菌战禁令的违反者。这几点都是日内瓦议定书里规定的,美国事实上拒绝批准这个议定书,在杜鲁门的要求下,原来已经提交参议院的批准这个议定书的请求临时撤消了。
裁减军备委员会主席、加拿大代表江逊为了讨好美国代表,赶紧作了裁决,禁止代表在发言中再谈美国在朝鲜和中国进行细菌战的事,也禁止引证这方面的事实。
美英集团在裁减军备委员会中驯服的表决机器马上照例地通过了这个不体面的决定。苏联代表团投反对票,苏联代表马立克激烈地抗议委员会中的美英多数这个非法的决定。马立克说,结成军事侵略联盟的英国、法国、土耳其、荷兰和希腊支持美国,它们在委员会的投票中,恰好证明它们和艾奇逊一道反对斥责可耻的细菌战。
委员会接着开始表决几个提出来经过讨论的委员会工作计划。第一个表决的是苏联的计划草案。美英表决机器否决了苏联的计划。在表决中,苏联代表团投赞成票。法国和巴基斯坦弃权,美国、英国、土耳其、希腊、巴西、智利、加拿大和国民党等代表团投反对票。
巴基斯坦代表发言解释他对苏联工作计划的态度,并希望裁减军备委员会在今后的工作中研究苏联这些按照大会决定而提出的建议。他又说,裁减军备委员会无论通过什么决定,如果没有苏联的支持,那都是绝对没有价值的。
委员会以多数票通过了法国的计划,苏联反对。
委员会的下次会议定于四月一日举行。

日共临时中央指导部 号召日本人民起来制止美国细菌战争

第4版()
专栏:

日共临时中央指导部
号召日本人民起来制止美国细菌战争
【新华社一日讯】东京消息:日本共产党临时中央指导部发表严正声明,抗议美国侵略者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并号召日本人民一致起来,要求制止这种不人道的细菌战。
声明指出:使用细菌武器,不论从人道上或道德上来说,都是最卑鄙和最不人道的行为。声明号召日本人民为使美国干涉军立即撤出朝鲜和朝鲜停战谈判迅速成功而行动起来。声明要求立即停止细菌战;废除单独和约和“安全条约”;并要求美国进行侵朝战争的帮凶吉田卖国政府立即辞职。

我国昆虫学、细菌学、内科学专家李佩琳等发表谈话 拥护国际民主法协调查团的公正声明 痛斥美国侵略者撒布细菌毒虫的罪行

第4版()
专栏:

我国昆虫学、细菌学、内科学专家李佩琳等发表谈话
拥护国际民主法协调查团的公正声明
痛斥美国侵略者撒布细菌毒虫的罪行
【新华社沈阳一日电】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前在东北调查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罪行时,出席作证的我国昆虫学、细菌学、内科学、病理学专家李佩琳、朱既民、陈世骧、陆宝麟、许英魁、张学德、秦耀庭、吴执中、辛钧和景冠华对本社记者发表谈话,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此次参加反细菌战斗争的研究结果,揭露美、英帝国主义进行细菌战、摧毁科学文明、屠杀世界人类的滔天罪行。他们表示一致拥护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的公正声明,并痛斥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美国侵略者。
曾在英国伦敦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英国病理学会会员、病理学专家李佩琳说:据我所知、美、英帝国主义确实从事过长期的细菌战准备工作,这些国家的统治阶级用威胁和利诱的手段,强迫科学家们为其服务。美国近年来组织科学家们研究一种婴儿瘫痪病毒,研究的结果都要送到军医学校部门中去,如果他们只是为了预防,为什么要把科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到军事机关中去呢?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中留居英国时,曾经拒绝他们把我调到军事机关中服务,我确知那时他们就已借“防御”之名在从事细菌战和毒气战的研究工作。这些事实,证明了英帝国主义是美帝国主义进行细菌战的同谋犯。现在,我们已经判明了一种由美帝国主义投掷细菌毒虫而引起的脑炎,这种脑炎是我国从来不曾有过的。我们用毒虫作动物接种和从染疫者的病理解剖中所得的相同的结果,证明了这种脑炎是由美帝国主义投下的带有烈性病毒的毒虫所引起的。这种脑炎的危害性是非常严重的。美帝国主义的恶毒阴谋是企图毁灭我们的民族乃至全人类。我们科学工作者负有保护人民健康的光荣责任,我一定要在反细菌战线上贡献自己的一切力量,直到细菌战犯被审判、并偿还了中朝人民的血债为止。
曾在英国剑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英国国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细菌学专家朱既民说:这次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在东北收集到很多事实的证据和科学的证据,通过他们的工作,将使全世界人民进一步认清美国杀人凶手的真实面貌。在美国准备和进行细菌战的阴谋中,英帝国主义实际上也起了帮凶和同谋的作用。在英国一个名叫斯丹登的地方,有一个“微生物研究院”,这个机构实际上在从事研究细菌战的工作,这已成为英国尽人皆知的公开的秘密。
曾在英国博物院、法国博物院、德国昆虫学研究所从事过研究工作,并在法国巴黎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昆虫学专家陈世骧说:我这次能参加反细菌战的研究工作,并在调查美国进行细菌战罪行的工作中出席作证,感到非常光荣。从最近对于美国飞机所投毒虫的初步研究中,使我清楚地认识到美帝国主义进行细菌战的手段是非常狡猾和毒辣的。目前在东北各地所发现的一些带菌毒虫,除了其中有一些著名的害虫(如蚊、蝇等)外,还有很多在昆虫学上无关重要的昆虫,例如我所检定的黑蝇,在一般情况下并不属于害虫之类,也不大引起医学界的怀疑;但这种黑蝇身上有很多绒毛,而它的幼虫又是生长在蔬菜上的,美帝国主义就利用这种条件来将它培养成为传染病菌、危害人民的毒虫。虽然美帝国主义要想以此掩饰其罪行,或者以此麻痹我们,但这种行为适足以证明其用心是非常阴险和毒辣的。现在全东北人民都动员起来,参加反细菌战的斗争,我们科学工作者更要站在这一斗争的最前线,把自己的技术贡献给国家和人民,不管美帝国主义手段如何毒辣,我相信我们反细菌战的斗争必将获得最后胜利。
昆虫学家陆宝麟说:我检视了一些最近从东北各地送来的昆虫标本,这些昆虫在当地气候、地理等自然条件下,都是不应当出现的;而且细菌学专家们已从这些虫子的身上找到了细菌,军事机关又证实了美国飞机侵入这些地方的上空,这就证明了这些毒虫确实是美国飞机扔下来的。不论美帝国主义如何狡赖,这些铁的事实都是存在的。我们昆虫学工作者站在为人民谋福利的立场,对美帝国主义这种罪行决不能容忍,我愿尽全力参加反细菌战的工作。我希望全国一切昆虫学家都动员起来,粉碎美国侵略者利用毒虫杀害和平人民的阴谋。
曾在北京协和医学院任教、并在美国芝加哥大学神经科从事研究工作的神经、精神病学专家许英魁说:全世界人民都在抗议美帝国主义进行细菌战的罪行,我们科学工作者对这种杀人不见血的兽行更加愤怒。因为我们科学工作者的目的是要消灭那些致人死命的毒虫和细菌,为人类谋福利,而美帝国主义及其所豢养的“科学家”们,却利用科学作为实现侵略目的、毒杀和平人民的工具,这是一种最卑鄙最无耻的行为。我们现在已有了充分的科学根据来揭发和证实美帝国主义进行细菌战的罪行,我们必须唤起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严重注意,一致起来制裁美国细菌战犯。
曾在美国伊利诺大学获得硕士学位的传染病学专家张学德说:我在美国亲眼看到美国的医学机关在试验某种药品时,都经常用活人作试验对象。美国的卫生科学机关,不论是国家的或私人的,都被两种机构所控制:一个是资本家的大药房,另一个就是军事机关。美国的科学研究工作实际上是没有自由的,就是一些私人医师,也经常接到命令要为军事机关从事研究工作。我这次参加了研究脑炎病毒,一种极端愤怒的心情在鼓舞着我,我要用我的科学技术对美帝国主义细菌战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
昆虫学专家秦耀庭说:我完全拥护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三月二十八日电文中的正确判断,他们的公正意见完全合乎事实,他们的正义行为使我非常钦佩。美帝国主义最近叫嚣着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到中国和朝鲜来调查,这个臭名远扬的美帝国主义的御用组织的“调查”使命,无非是和前几天在朝鲜前线抓到的美、蒋特务一样,是要来替他的美国主子调查细菌战的效果的。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当地居民提供的事实作证,又有了科学家的研究结论作证,全世界爱好和平的正义人士如同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一样,都可以为我们作证,美帝国主义进行细菌战的滔天罪行是无论如何也抵赖不了的。
曾为英国格拉斯哥皇家内科医师院院士并在伦敦大学盖氏医院和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结核病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的内科专家吴执中说:美帝国主义这样明目张胆地、大规模地利用多种多样的带菌毒虫,在如此广泛的地区内进行细菌战,在世界战争历史上是未曾见过的。曾在狄特里克营参加制造细菌武器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兹伯里在一篇“关于细菌战”(刊于一九四七年五月美国免疫学杂志)的论文中,曾经狂妄地宣称:“过去的细菌战,包括日本在中国所使用的,没有一件不是小规模的,或者简直是业余家的游戏而已。”罗兹伯里并且说:“军事家的重要原则是,任何武器在使用时只要能完成一种军事任务,毁灭敌人或其重要物资,而自己又不遭受严重损失,那么这种武器就能是有用的武器。”这些话完全暴露了美帝国主义准备进行大规模细菌战的恶毒野心。我希望世界上一切有良心的、爱好和平的科学工作者,都应起来制止美帝国主义这种滔天罪行,那些利令智昏、昧着良心替帝国主义作杀人帮凶的“科学家”们,必须趁早缩回罪恶的血手,否则他们绝对逃脱不了全世界人民的正义惩罚。
曾在日本名古屋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的细菌学专家辛钧说:从我的研究材料中,已确实证明美帝国主义在我国国土上使用了细菌武器,这种细菌武器的罪恶,在于它企图大规模的毁灭人类,这是最野蛮、最残忍、毫无人道的行为。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将美帝国主义这种罪行向全世界公布,对世界人民的和平事业一定会有很大帮助。我认为美帝国主义企图用细菌武器来挽救其失败命运完全是一种妄想,因为它完全不了解我们科学技术和群众相结合的伟大力量。只要我们找到了细菌传播和疫病流行的规律,并且依靠群众,我们就可以扑灭它。东北人民已经有了扑灭各种疫病的丰富经验,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的阴谋必将遭到彻底破产。
细菌学家景冠华说:我生在东北,从小在日本帝国主义统治下受尽了被压迫的痛苦,我对于美帝国主义勾结日本细菌战犯的罪行更加感到痛恨。我在向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作证时,一方面为旧恨新仇所激动而感到悲愤,同时也因为能有此机会向世界人民控诉美、日细菌战犯的罪行而感到愉快。美帝国主义使用细菌武器的罪行是非常严重的,因为这种武器不但在前线,而且在后方,不但在目前,而且在将来,不但在朝鲜和中国,而且对其他国家,都有着严重的危害。千百年来,许多世界闻名的科学工作者以殉身的精神在细菌学研究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但是他们的科学研究成果却为美帝国主义所盗窃,用来杀害人类,这是非常令人感到愤怒的。我感谢调查团能将此次调查结果告诉全世界人民,使爱好和平的人类都行动起来,制止美帝国主义的滔天罪行。

我出席国际经济会议代表团晋谒列宁墓

第4版()
专栏:

我出席国际经济会议代表团晋谒列宁墓
【新华社莫斯科一日电】我国参加国际经济会议代表团在三月三十日由团长南汉宸率领晋谒列宁墓,并在墓前献花圈致敬。

朝鲜外务相朴宪永致电联合国秘书处 再度严正抗议美国侵略军进行细菌战

第4版()
专栏:

朝鲜外务相朴宪永致电联合国秘书处
再度严正抗议美国侵略军进行细菌战
【新华社平壤一日电】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相朴宪永在三月二十九日致电联合国秘书处,把朝鲜政府在二月二十二日抗议美国侵略军使用细菌武器的声明通知联合国,并向联合国严正抗议美国侵略军继续进行细菌战的滔天罪行,要求严惩细菌战的组织者。电文如下:纽约成功湖联合国秘书处
我现在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在今年二月二十二日就美国干涉者对朝鲜人民使用细菌武器一事所发表的声明通知给联合国。
干涉者的这一暴行,已经为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所调查和证实。因为美国军队继续使用细菌武器,所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再度向联合国提出反对这种野蛮暴行的坚决抗议,并要求严惩细菌战的组织者。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相 朴宪永
一九五二年三月二十九日 朝鲜平壤

美方坚持使用“韩国”这一荒谬腐朽字样 再度暴露美方拖延朝鲜停战谈判的阴谋 我方建议召开停战谈判第三项议程小组委员会

第4版()
专栏:

美方坚持使用“韩国”这一荒谬腐朽字样
再度暴露美方拖延朝鲜停战谈判的阴谋
我方建议召开停战谈判第三项议程小组委员会
【新华社开城三十一日电】在朝鲜停战谈判第三项议程参谋会议上,美方在继续无理反对我方提名苏联为中立国的同时,在关于停战协定草案的文字的讨论中,竟又妄图篡改历史,歪曲事实,无理要求在朝文和中文的停战协定草案中应作“朝鲜”的地方,使用所谓“韩国”的字样;并坚持在朝文的协定草案中,以“国际联合军”的名称来代替“联合国军”这一正确的译名。美方这一节外生枝的荒唐态度,再次暴露了美方处心积虑地阻挠和拖延停战谈判,妄图扩大侵略战争的阴谋。
美方以“韩国”字样来代替“朝鲜”的要求,是荒谬绝伦的对于朝鲜人民的莫大侮辱。朝鲜这一名称,具有悠久的历史。在朝鲜民族建国之初,朝鲜人民就称他们自己的国家为“朝鲜”,这个名称并且沿用了很长的时期。中国的古籍,例如汉朝司马迁写的史记,也都称之为朝鲜。即使美联社汶山二十九日电也承认:“‘朝鲜’是古时的名称”。朝鲜的历代王朝中,仅在公元一八九七年到一九一○年的十余年间,也就是日本帝国主义开始代替满清政府来控制朝鲜的期间,在日本帝国主义者的授意之下,国号被改为“大韩”,也就是所谓“韩国”。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朝鲜这个名称继续为朝鲜人民所使用,并且为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所了解和公认。唯有美国侵略者和他卵翼下的李承晚傀儡匪帮才自称为“大韩民国”或“韩国”,甚至合众社东京三十日电也不得不承认:“韩国”是“南朝鲜政府”使用的“名词”。今天,有民族自尊心的朝鲜人民,无不鄙视“韩国”这一名称,因为它和十九世纪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朝鲜的历史是分不开的,而且现在已经成为李承晚傀儡匪帮的代名词了。美方无理要求在朝文和中文的停战协定草案中以“韩国”代替“朝鲜”,显然妄想借此抬出为朝鲜人民所不齿的丑恶的“大韩民国”这块破招牌来。
在美方提出这一无理要求之后,我方为了使谈判能够顺利进行,公平合理地建议把“朝鲜”和“联合国军”这两个名词的问题同时解决。我方同意美方对于它本身的名称的朝文译文的意见,但美方必须尊重我方对于“朝鲜”这一名称的正确使用。尽管如此,美方竟不顾我方的让步,继续坚持要求使用“韩国”的字样,从而无理地阻挠了谈判的进展。
大家知道,第三项议程的谈判自从去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开始以来,已经整整四个月了,由于美方始终采取破坏、阻挠和拖延的恶劣手法,使第三项议程至今仍未能取得全部协议。在军事人员轮换、特定后方口岸、中立国提名和修建机场诸问题上,美方一贯坚持其无理的要求。虽在我方不断的努力下,前两个问题经过长时期的争论后获得了协议,但后两个问题,由于美方无理反对苏联为中立国,并坚持干涉我国内政,迄今还是悬而未决。现在,美方竟又横生枝节,小题大做,硬制造出一个所谓“名称”问题。这除了证明美方蓄意阻挠、拖延停战谈判以外,难道还能有任何别的解释吗?
美国侵略者企图继续阻挠、拖延甚至破坏停战谈判,人为地刺激它自己和它的仆从国家进行战争准备的罪恶阴谋,已由愈来愈多的美国统治集团的舆论所证实。三月十三日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透露,美国统治集团继续拖延朝鲜停战谈判的目的,是为了制造紧张的空气,借图催促其西欧仆从国家加紧建立北大西洋侵略军和加紧干涉越南人民的解放战争。该报说:美国侵略集团担心:“假若美国要勉强在朝鲜实现和平,就可能推翻完成新的北大西洋组织和欧洲防御司令部机构的目前计划”;同时,它们又认为:“目前板门店谈判的拖延不决,提供了企图寻求越南问题的正确解决办法的时间。”因此,“华盛顿的决策者们”得出“结论”,认为“至少至少,略微拖延一下(朝鲜停战谈判),可以造成一个机会,以试图解决越南问题及巩固欧洲的联盟机构”。美国天主教的周刊“美国”也率直地承认:朝鲜战争“就是加速我们自己军备和促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有更多生气的刺激物”。美国阻挠和拖延停战谈判的阴谋再次在全世界面前赤裸裸地暴露出来了。
我们绝对不允许用“韩国”这样腐朽的字眼来代替“朝鲜”这一公认的名称;我们也坚决反对美方节外生枝、小题大做的阻挠和拖延谈判的恶劣手法。唯有这样,第三项议程才有达成协议的可能。可以肯定地说,美国侵略者拖延和阻挠停战谈判的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徒劳无益的,朝中人民和全世界人民一道,有信心和力量粉碎战争贩子的一切鬼蜮伎俩。
【新华社开城一日电】四月一日朝鲜停战谈判第三项议程参谋会议上,我方指出:我方原希望在参谋会议上解决所有第三项议程的未决问题,但由于对方在参谋会议上始终坚持无理反对我方所提出的完全合乎中立国定义的提名;更节外生枝地提出了早经同意的技术性文字问题,与对方本身以往的发言,和交来的文件自相矛盾,毫无理由地反对“朝鲜”这一名词的正确使用,而坚持在停战协定中使用“韩国”的字样。这就使我方不得不认为继续进行参谋会议已经失去了效用,而不得不建议将一切已决及未决问题,提交第三项议程小组委员会。对方同意在四月三日召开小组委员会会议。参谋会议将在四月二日继续举行。第四项议程参谋会议上,双方继续就遣俘原则问题交换意见。

美国侵略者及其英国帮凶制造矛盾百出的谎话 不能掩盖其破坏行政会议协议的可耻行为

第4版()
专栏:

美国侵略者及其英国帮凶制造矛盾百出的谎话
不能掩盖其破坏行政会议协议的可耻行为
【新华社三十一日讯】在美方破坏朝鲜停战谈判会议第四项议程进入行政性会议的协议、非法地向英国路透社记者透露会议情况以进行片面宣传的阴谋被揭穿后,美国侵略者及其帮凶英国路透社慌忙进行抵赖和辩解,妄想掩盖其破坏协议,阻挠会议顺利进行的可耻行为。
在东京,以撒谎造谣为能事的美方新闻发布官纳科斯面对美方违反协议泄漏会议内容的铁一般的事实,竟然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厚着脸皮一口咬定:“根据联合国军已经说明过的新闻政策,关于行政性会议,从来没有一点实质的详情向联合国新闻界泄露过。”(美联社东京二十八日电)美国侵略者同时授意美联社在三十日出来撒谎说:“东京一般以为,英国那项消息是一篇评论,根据的是已有的事实和逻辑的假定,并不是根据什么从秘密会议取得的秘密消息。”美国侵略者企图这样来把它们违反协议、透露会议内容的责任推脱干净。
可是,美国侵略者在慌忙之中,显然忘记把这个进行无耻抵赖的计划通知在伦敦的路透社,也没有料到路透社在二十九日晚上就急急忙忙对这件事发出了一条新闻。这条新闻承认该社二十五日从东京发出的正是一条“消息”,而不是什么根据“已有的事实和逻辑的假定”所写的“评论”。这样,英国奴才就给了它的美国主人第一记响亮的耳光。接着,路透社为了替自己开脱责任,在这条新闻中引述了该社驻东京记者的话自相矛盾地辩解说,二十五日的报道中的“消息”,“与朝鲜联合国军毫无关系”。但又说:这是“从东京方面的人士得来的”。路透社并把这条透露会议内容的消息摘要重述了一遍。马脚至此全部暴露。谁都知道,能够透露会议内容的所谓“东京方面人士”,除了美国官方之外,不可能有其他人。这个所谓“东京方面人士”,就是路透社记者根据美方授意所写的消息中所指的“此间(东京)权威人士”,显然也就是由于一再在遣返战俘问题上拖延谈判而处于“困难境地”、因而要求举行行政性会议的谈判的李奇微总部及其负责官员。一口咬定说没有透露过会议内容的美国骗子的厚脸皮上,就这样吃了自己的帮凶英国奴才的第二记清脆的耳光。美国侵略者及其帮凶在心慌意乱中所作的这种极端混乱和矛盾百出的谎话,不但没有能掩盖他们的违反协议的行为,相反的,只是在全世界人民面前进一步暴露出美方蓄意阻挠遣返战俘问题的顺利解决、拖延朝鲜停战谈判的罪恶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