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我们伟大的祖国(图片)

第1版()
专栏:

我们伟大的祖国
金时龙农业生产合作社在吉林省延吉县第五区英成村。全体社员都是朝鲜族农民,他们从去年起实行水稻的“温床育苗法”,使产量增加将近一倍,而且可以提前揷秧。这是社员们在实行“温床育苗法”时,进行洒水和拔草的情形。

政协全国委员会、中国人民保卫和平委员会 欢送国际民主法协调查团 陈叔通、彭真、沈钧儒致词欢送,深信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必将严惩美国细菌战罪行

第1版()
专栏:

政协全国委员会、中国人民保卫和平委员会
欢送国际民主法协调查团
陈叔通、彭真、沈钧儒致词欢送,深信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必将严惩美国细菌战罪行
【新华社一日讯】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派到朝鲜和我国东北调查美国侵略者暴行的调查团,定于二日离北京返国。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和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特于一日下午七时半举行宴会欢送。随同调查团到中国来的朝鲜最高检察所副检察总长蔡圭亨,和正在我国访问的加拿大和平大会主席文幼章夫妇等也应邀参加。
出席欢送会的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李济深、沈钧儒、陈叔通,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副主席彭真,以及首都法律工作者、各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代表林伯渠、何香凝、吴溉之、张志让、蓝公武、谢觉哉、王崑崙、章伯钧、马寅初、张奚若、梁希、章汉夫、陈瑾昆、李四光、吴晗、钱端升、史良、施复亮、老舍、朱学范、许广平、雷洁琼、冯文彬等八十多人。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陈叔通首先致欢送辞。他说:你们为了调查美帝国主义者细菌战的罪行,不辞跋涉与辛苦,在朝鲜、在我国东北先后进行工作,得到确凿证据,完成调查任务。现在诸位代表先生要回国去了,我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对你们这种崇高的精神与成就,表示最大的敬意与感谢。你们回去之后,必会把你们亲眼看到的美国侵略者所犯的罪恶事实,公之于全世界人民面前,使他们更深切明白对美帝国主义的罪行如不立即加以有效的制止,同样的灾难,明天也将会落在全世界和平人民头上。诸位代表先生们,你们在暴露美帝国主义罪行的工作中可能也会遇到帝国主义分子恫吓和诬蔑,但我们相信你们一定也会不惧一切困难,勇敢地斗争下去,因为正义支持着你们,中国人民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支持着你们,一定会使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犯受到全世界人民的严厉制裁。
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副主席彭真说:美国侵略者在朝鲜战场和我国东北疯狂无耻地进行细菌战,这不仅是对朝鲜人民和中国人民的严重的进攻,而且是对全人类正义的宣战。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得到了许多确凿的证据,完全证明了美国侵略者进行细菌战的滔天罪行,也就证明了美国侵略者是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为敌的。美国侵略者所给予朝鲜人民的灾难是极为深重的。如果听任美国侵略的火焰继续扩大,而不有效地加以制止,那末,全人类将会遭受多么残酷的祸害?但是我们可以断定,美国侵略者的一切罪恶阴谋,都是注定要失败的。罪恶滔天的美国侵略者,决不能逃脱全世界爱好正义和平的人民所给予的严厉惩罚!在为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的斗争中,我们中国人民愿和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制止美帝国主义的暴行和扩大侵略战争的阴谋。我相信我们这种团结的力量将成为我们战胜人类公敌——美国侵略者的最大的保证。
中国政治法律学会筹备会筹备委员、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副主席沈钧儒,在致辞中代表我国法律工作者对调查团的伟大而艰辛的努力表示衷心感谢,并向他们致崇高的敬意。
调查团团长布兰德魏纳和副团长卡瓦莱里先后致答辞。布兰德魏纳指出:我们调查团人员在朝鲜和中国东北所得到的关于美国侵略者使用细菌武器的证据,将作为铁的事实公诸于全世界人民的面前。美国侵略者的滔天罪行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都受国际法的保护,并使用国际法作为武器和美国罪犯们作斗争。我们相信勇敢的中国人民和朝鲜人民一道,必定能战胜世界上任何敌人。卡瓦莱里说:我们调查团人员快要回去了。我认为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只有在回国之后才开始。虽然我们回国之后工作有着种种困难,但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们要把我们亲眼看到的中国和朝鲜的情况,以及美国侵略者的暴行告诉本国人民,使那些还未相信的人们相信美国是侵略者。
宴会始终在热烈、友好、团结的气氛中进行。

李德全团长在朝鲜前线发表谈话 列举事实痛斥美国进行细菌战 我防疫检验队专家呼吁扑灭细菌战毒焰

第1版()
专栏:

李德全团长在朝鲜前线发表谈话
列举事实痛斥美国进行细菌战
我防疫检验队专家呼吁扑灭细菌战毒焰
【新华社朝鲜前线三十一日电】“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罪行调查团”李德全团长率领的调查团来到朝鲜以后,已分组在朝鲜的前线和后方对美国侵略者撒布细菌的罪行进行实地调查。李德全团长在前线某地向本社记者发表谈话如下:
我们全体团员自三月二十日来到朝鲜后,即分别在前线和后方实地调查美国侵略者撒布细菌的滔天罪行。在各地调查中,我们亲眼看到了美国侵略者大规模地进行细菌战的许多罪证,听取了各地防疫检验工作者对美国侵略者所撒布的细菌的检验报告,和访问了撒有细菌地区的居民和部队。根据我们已获得的证据,不管美国侵略者如何无耻地矢口抵赖,已确凿地证明了他们在朝鲜已经而且正在进行惨无人道的细菌战。
从我们已获得的证据证明:美国侵略者在朝鲜北部大规模地撒布了带有大量细菌的各种毒虫和毒物,被撒布细菌的地区有铁原、伊川、金化、阳德、江东、价川、义州等二十七个郡(县)。撒布的毒虫有苍蝇、跳蚤、雪蚤、蚊虫,以及带菌的老鼠、死鱼等数十种;毒物有饼干、棉花、猪肉、罐头食品、纸烟、有毒的传单等二十多种。撒布的次数,据不完全统计自一月二十八日到三月十五日,已达二百二十六次之多。撒布的方式主要是使用飞机,在黑夜和多云雾的阴天作喷雾式的撒布,以及投掷装有大量毒虫的生物弹,已发现者有纸弹型化学容器和轻金属制成的弹筒等;在前线的美国侵略军并不断用大炮放射各种细菌弹和毒气弹。美国侵略者所撒布的这些细菌是经人工培植的毒性很厉害的细菌,他们不仅把这些细菌移植到各种媒介昆虫体内和各种物品、食品上面,还大量地移植到经人工培养的各种耐寒力很强的昆虫体内。美国侵略者这种狠毒的手段无非是企图大量杀害朝鲜人民和中朝部队,以达到他们在朝鲜停战谈判会议桌上和在朝鲜战场上所不能达到的侵略目的。
美国侵略者害怕全世界人民知道他们进行细菌战的滔天罪行。他们无耻地采用了各种抵赖罪证的办法。例如在许多未爆炸的弹筒中,其中装满了带有各种细菌的昆虫,但在弹壳上却写着“此系空弹”,企图以此蒙蔽全世界人民的耳目。
现在铁的事实已摆在全世界人民的面前,美国侵略者违反国际公法和人类道德,置全世界人民的正义声讨于不顾,正继续在朝鲜和中国肆无忌惮地进行着大规模的细菌战。今天美国侵略者的这种屠杀人类的细菌弹已落到中朝人民的头上,明天就将会落到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头上来;美帝国主义不仅是中朝人民的敌人,也是全世界人民的公敌。我们热诚地呼吁全世界一切的善良人们迅速行动起来,为了维护全人类的和平生活与安全,一致声讨美国侵略者这种灭绝人性的罪行,扑灭他们所燃起的细菌战的毒焰。
【新华社朝鲜前线三十一日电】我国抗美援朝志愿防疫检验队中的医务科学专家们在三月三十日联名发表声明,严正声讨美国侵略者在朝鲜进行细菌战的万恶罪行,并呼吁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和正义的医务科学工作者,一致起来制止美国侵略者这种毁灭人类和侮辱科学的兽行。声明全文如下:
我们是新中国的医务科学工作者,我们所学习的科学是为增进人类健康,减少并消灭人类疫疾病的,我们原都在国内服务于各种卫生学术机关,为中国人民的幸福和健康而工作。一月二十八日美国侵略者在朝鲜前线和后方撒布了大量带有病菌的昆虫和毒物,他们想用科学来杀害人类,他们想用细菌战来挽救他们的失败。作为新中国科学者的我们,必须是和我们可爱的志愿军一样地奔赴前线,和他们并肩作战,坚决击败敌人这种可耻的阴谋。于是我们便先后志愿地来到朝鲜前线各地,从事各种防疫检验工作。在工作的期间里,从我们亲眼看到的事实和亲手所做的检验工作中,已发现大量材料和证据,确凿地证明了美国侵略者已经并继续对反抗侵略保卫和平的朝鲜人民、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进行明目张胆的违反国际公法的细菌战。
我们要向全世界维护正义的人民和科学工作者,揭露和控诉美国野兽这种灭绝人性的滔天罪行。但是,鉴于美国细菌战犯们正在千方百计地搜集并且不惜由空中降落特务来刺探关于他们撒布细菌的效果的情报,因此现在我们还不能发表我们已经掌握了的全部材料与证据。这里我们仅是公布下面的这些事实,光是这些事实便已毫无疑问地证实了美国侵略者进行细菌战的罪行了。
我们亲眼看见了美国侵略者用以撒布细菌的各种容器,如分为四格的一米达高的炸弹形的铁器,带有小降落伞的圆柱形纸筒,圆锥形化学品制造的弹筒和遍体小孔的软态带网容器。我们还看见了美国飞机投掷下来的各种各样的毒虫和毒物,如跳蚤、雪蚤、蚊虫、苍蝇、雀鸟、老鼠、死鱼、棉花和食品等。
北朝鲜的气温在二月到三月的上旬一般在摄氏零度以下,最低还到过零下十九度,在这样寒冷的冰天雪地上,自然界是不可能出现大批的昆虫的。可是在二月初我们便在美国飞机刚刚飞过的地区,突然地发现了大批密集的苍蝇和各种的昆虫,这些昆虫的撒布都有它一定长度、宽度和密度。我们又从这些昆虫体内一再地发现了各种病菌,并且其中发现一些病菌或病毒或者是朝鲜从来不曾发生过的,或者是在这个季候里根本不应发生的。不只如此,我们还在这些毒物和毒虫上化验出毒性很强的纯培养的致病菌。单以鼠疫菌为例来说,根据美国自己的海军部军医局于一九四六年出版的“朝鲜流行病调查”所载,朝鲜是多年以来就没有发生鼠疫的地区。现在我们从美国飞机投下的大量跳蚤甚至老鼠的体内检验出了鼠疫杆菌,这难道不是美帝国主义进行细菌战的铁证吗?
希特勒、莫索里尼和日本法西斯所不敢大规模进行的细菌战,今天美国野兽却如此明目张胆地干出来了。
美国野兽在进行疯狂无已的细菌战,这是任何狡辩也抵赖不了的。
我们是医务工作者,我们用自己的眼和手证实了美帝国主义的滔天罪行,我们就是在朝鲜前线证实美国侵略者细菌战罪行的人证——我们的证据是科学所证实了的。我们在美帝国主义的日夜轰炸和扫射下,依靠着朝鲜人民用血的代价所提供的物质设备,经过显微镜,通过培养器,经过化验室,收集了为美国侵略者所无法抵赖的铁的证据。
我们忠实于科学工作者的崇高职责,为了全人类的安全与幸福,我们要控诉美国野兽这种疯狂残暴到极点的罪行。我们要求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一致起来制止这一罪行,并惩办这批罪犯。
我们要向全世界一切献身于人类幸福的科学工作者发出庄严的号召,我们决不能让美国强盗窃用人类科学的成果来进行大规模屠杀人类的罪行,科学家们要高声疾呼来反对美国侵略者继续进行这种毁灭人性的细菌战。
我们特别忠告对那些被美国战争贩子利用的科学者,科学是造福于人类的,但是你们却被利用来屠杀人类;科学是用来消灭疾病的,但是你们却被利用来给人类制造灾难。我们要向你们大呼一声,你们已经被美国侵略者带到罪恶的路途上去了。我们希望你们迅速放下屠刀,为着世界的和平、人类的幸福、科学的尊严而同我们一道来扑灭这些恶魔。
我们新中国的医务科学工作者已团结起来,在我国人民领袖毛主席的领导下,以充分的信心和力量来进行击败美国侵略者的细菌战的庄严工作。我们呼吁全世界爱护和平反对侵略战争的科学家们,为了人类的安全,为了人类的美满而和平的生活,为了科学的造福于人类,也团结起来和我们一道为击败美国侵略者的细菌战而坚决奋斗。
医学博士、细菌学教授魏曦,理学博士、寄生学教授吴光,理学硕士、昆虫学教授柳支英,理学博士、昆虫学教授何琦,细菌学教授方亮,医学博士、细菌学专家谢知母,医学博士、立克次氐体专家刘纬通,细菌学教授郭成周,医学博士、病理学专家严家贵,医学博士、流行病专家俞焕文,公共卫生专家何观清,化学博士、营养学专家杨恩孚,细菌学专家沈鼎鸿,细菌学专家杨叔雅,寄生虫学专家包鼎承。

世界和平理事会执行局各委员会集会 起草关于细菌战等问题的决定

第1版()
专栏:

世界和平理事会执行局各委员会集会
起草关于细菌战等问题的决定
【新华社一日讯】塔斯社奥斯陆讯:世界和平理事会执行局在三月三十一日会议上讨论了龙巴迪(意)所作的关于民族主权的报告。发言者有:达波赛(非洲)、蒙塔古(英)、萧三(中)、顾里亚耶夫(苏)、德香布兰(法)。
苏联代表考湼楚克在会上就世界和平理事会秘书长拉斐德(法)关于理事会活动成绩的报告发表意见。
会议并讨论了关于裁减军备的措施问题。发言者有:贝尔纳教授(英)、法奇(法)、卡桑诺伐(法)、法捷耶夫(苏)、约里奥—居里(法)、巴也塔(意)、斯崔特(澳)、德香布兰
(法)、布伦姆(比)。
为起草执行局会议的决定而设立的三个委员会在晚上开了会。这三个委员会是戈特(法)主持的关于细菌战争问题的委员会,法奇(法)主持的关于要求缔结五大国和平公约的签名运动问题、肃清德国与日本军国主义问题、裁减军备的措施问题的委员会,以及由萧三(中)主持的关于发展国际文化关系的委员会。

“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罪行调查团”东北分团 携带美国细菌战罪证离沈阳返京 将向全国和全世界人民控诉侵略者罪行

第1版()
专栏:

“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罪行调查团”东北分团
携带美国细菌战罪证离沈阳返京
将向全国和全世界人民控诉侵略者罪行
【新华社沈阳一日电】“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罪行调查团”东北分团在完成了调查任务后,已于四月一日午后六时二十八分乘车离开沈阳返北京。东北人民政府卫生部部长王斌、副部长白希清、沈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焦若愚等前往车站欢送。
该团自三月十六日抵达沈阳后,即前往安东、宽甸、抚顺、沈阳市郊等地进行实地调查,历时十七天。在调查中,该团已将美国侵略者撒布毒虫、毒物的大量人证、物证拍摄、制成照片和电影,并将东北各地所发现的美国军用飞机所投掷的细菌弹弹片、毒虫、毒物的标本,和各地防疫机关研究、化验的结果带回北京,将向全国、全世界人民提出严正的控诉。
该团离沈阳前,曾于三月三十日晚与东北人民政府负责人员举行座谈会,东北人民政府副主席林枫、卫生部部长王斌、副部长白希清、民政部副部长刘宝田等参加。在座谈中,调查团团员一致称赞东北人民在反细菌战线上的巨大成就,并对今后防疫工作提供了许多宝贵的意见。

分别不同情况做好追赃定案工作

第1版()
专栏:社论

分别不同情况做好追赃定案工作
中央节约检查委员会“关于处理贪污、浪费及克服官僚主义错误的若干规定”经政务院批准发布以后,各地区和各单位的“三反”斗争一般地进入了处理问题的阶段。这一阶段的斗争,是“三反”斗争能否获得全胜的决定性的阶段。这一阶段的最艰巨任务之一,是对贪污分子的追赃定案工作。中央节约检查委员会“关于处理贪污、浪费及克服官僚主义错误的若干规定”,有力地推动了贪污分子的坦白、立功和积极退赃。一般地区和单位,由于正确地掌握和运用了这一武器,反贪污斗争更加深入,追赃定案工作也取得了重大的胜利。但是,这一斗争现在并未完结。不少的贪污分子,尤其是大贪污犯,还在负隅顽抗,企图蒙混过去。有许多已经坦白或供认了自己罪行的贪污分子,还不肯说出赃款赃物的去路,不愿意老老实实地退赃。他们一口咬定说:“没赃了,花光了。”有的装可怜相,想骗取别人的同情和让步;有的恬不知耻地耍无赖,不肯退赃,或暗地里分散、隐匿、甚至挥霍、销毁赃款赃物。这些都说明追赃定案仍然是一个艰苦复杂的斗争,不容许我们稍有松懈。
现在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又公布了中央节约检查委员会“关于追缴贪污分子赃款赃物的规定”(见昨日本报第一版),这就给了各地在追赃定案工作中以一个新的强有力的武器。根据这个文件,我们将在严肃国家法纪的原则基础上,分别不同情况,对于贪污分子的赃款赃物做不同的处理。所谓不同的情况就是:坦白态度好坏、贪污情节是否严重恶劣、退赃有无实际困难等等。但是最重要的是要看贪污分子对退赃所抱的态度是否老实,是否积极。这个文件规定:“贪污分子承认贪污罪行,而又自动交出贪污款物、真诚表示悔过者,得酌量减轻处罚;贪污分子虽已承认贪污罪行,但故意隐瞒、拒不交出或分散破坏贪污款物者,应酌情加重处罚。”这种精神,还体现在其他若干条款中。为什么要这样规定呢?这是因为:能否老实地、积极地退出赃款赃物,乃是贪污分子是否真正坦白和有无悔过诚意的重要表现。如果有赃不退,就证明他们在思想上至今毫无觉悟,毫无悔祸之心,仍然想继续侵夺国家财产,继续过资产阶级腐化堕落的生活。对于这些可恶的分子如果不予以加重的处罚,就不能保证国家法纪不再被他们所破坏,就不能保证国家财产不再被他们所侵吞,而且也不能平息群众的愤怒。
在当前的斗争中,有一种非常有害的倾向,这就是有一部分反贪污斗争的指挥人员,无原则地迁就和怜悯贪污分子,表现了软弱无能,不能领导群众进行顽强的战斗。他们一看见贪污数目巨大,就替贪污分子发愁,怕他们退不出这么多,怕他们退赃后生活发生困难,怕追赃会追出乱子,怕追得贪污分子翻了供。他们不经详细调查研究,就任意地减免贪污分子应退的赃物赃款。他们强调这些贪污分子“表现好”,应该“照顾”。这种不严肃、不认真的态度,使许多贪污分子觉得有机可乘,更加嚣张、无耻地抵赖和顽抗;群众则愤愤不平,埋怨领导,松懈了斗志。这种情形如不改变,反贪污斗争中已经获得的胜利成果,就将有被断送的危险。
这些人中间,有些原来就有浓厚的右倾思想,对“敌情”估计不足,对“三反”斗争的严重意义估计不足;后来在上级和群众的督促之下,他们被迫地起而指挥战斗,但态度一直是不坚决、不积极的。他们对贪污行为缺乏应有的仇恨心,甚至抱着无原则的同情,对国家财产和人民的利益则漠不关心。因此,一有机会,他们就自觉地或不自觉地为贪污分子减轻或开脱罪责,找寻方便之门。另外有一些人,是对中央节约检查委员会的规定没有认真研究和掌握它的精神实质,而片面地错误地认为“只要宽大处理就对”,因而采取了“宁右勿左”的极端错误的态度。他们对于“酌退贪污款物”和“尽可能追缴贪污款物”的规定,有意无意地向右的方面加以解释和执行,实际成了“尽可能不追不退”。他们不懂得所谓坦白、立功,应该包括老老实实交出赃款赃物在内。贪污分子如果有悔祸之心,就应该把自己可耻地偷窃所得的财物老老实实交出来。如果连这点老实态度都没有,还算什么坦白和立功呢?又怎能受到宽大处理呢?中央人民政府处理贪污案件的精神,早已说得很清楚,这就是“严肃与宽大相结合,改造与惩治相结合”,其目的是争取“反贪污、反盗窃斗争任务的彻底完成”,“肃清旧社会的污毒,树立新社会廉洁朴素的风气”,“严肃国家法纪”。然而依照上述指挥人员的那种做法,能不能达到这样的目的呢?显然是不能的。那种做法只能放纵贪污,助长贪污,毁坏国家法纪!
为了正确地贯彻中央文件的精神,争取反贪污斗争的彻底胜利,为了挽回国家的损失,严肃国家的法纪,我们必须向这种右倾的思想情绪作斗争,坚决予以纠正,为追赃定案工作扫清道路。谁如果坚持错误,不肯改正,就应该被认为是阻碍运动的,应即予以批评或适当的处分,以纯洁战斗的指挥部;不应该宽纵他们的错误,任凭他们来损害“三反”运动所已得的胜利。
进行追赃定案工作的过程,必须是继续发动群众坚持斗争的过程。只有发动群众认真调查、算账、细密对证赃款赃物的来源和去路,掌握真凭实据,才能使贪污分子无隙可乘。部分群众中有松懈涣散情绪的,应该对他们进行深入的教育,使他们认识这个斗争的严重意义,重整队伍,提高斗志。对贪污分子应该郑重说明:有赃不退,就证明他们没有悔改的诚意,没有和资产阶级的享乐腐化思想割断关系。有赃不退,就是在继续贪污,继续犯罪。如果执迷不悟,他们不仅不能得到宽大的处理,还要加重治罪。他们现在的唯一出路,就是彻底坦白,老实退赃,立功自赎。经动员后改变态度、老实退赃的,应尽快根据规定,给予从宽处理;动员后仍然坚持不肯退赃的,应该果断地处以应得之罪,不应犹豫动摇。这种处理应该以大会方式进行,以扩大影响,推动其他贪污分子迅速退赃,挽救一切可能被挽救的分子。
在进行这个斗争中,应该组织和使用一切可能的力量。大部分已经坦白退赃的贪污分子和拒不坦白退赃的贪污分子的家属、亲友,都是可供使用的力量。许多事实已经证明,只要向这些人讲清政策,指明出路,他们是能够在追赃中起很大作用的。赃款赃物对证确凿之后,应该经过本人具结,群众审查,领导批准等手续,迅速做出结论,作为定案,分别处理。处理中应该坚决反对那种不让群众讨论、主观独断、不依据政策、不分析情况而随意做结论、随意处理的恶劣作风。我们必须强调在处理过程中领导和群众密切结合的作风,使处理工作顺利完成。

美国侵略者续在朝鲜撒布带菌毒虫 朝鲜人民愤怒要求惩办美国杀人犯

第1版()
专栏:

美国侵略者续在朝鲜撒布带菌毒虫
朝鲜人民愤怒要求惩办美国杀人犯
【新华社三十一日讯】据塔斯社平壤二十八日讯:美帝国主义者完全不顾国际法的标准和道德原则,继续在朝鲜北部撒布带菌毒虫。例如他们曾在平安南道安州郡大老面利南里(译音)附近投下带菌毒虫。安州郡卫生局长李恩仁(译音)告诉朝鲜中央通讯社记者:毒虫是在离该村约二百公尺远的地方投下的,该郡已立即采取措施,扑灭投下的毒虫。
由于防疫队在当地人民的支持下,立即扑灭了美国飞机在朝鲜境内撒布的带菌跳蚤、虱子和臭虫,干涉者现在开始撒布带菌的蚯蚓、蜗牛和蝴蝶幼虫。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元山讯:美国飞机于三月十八日晚间在元山城内住宅区和附近地区投下带菌毒虫。云城里(译音)、新宁里(译音)、新兴里(译音)和三哲里(译音)地区雪上发现许多毒虫。元山居民说:朝鲜往年的这个季节从来没有发现过这种毒虫。当地防疫队立即开始扑灭这些毒虫。
朝鲜人民愤怒抗议企图毁灭爱好自由的朝鲜人民的美国野兽的恐怖暴行。全国各地都在举行抗议大会,要求惩办美国杀人犯。
“救国前线”报刊载了一篇题为“可耻的下场正在等待着企图用细菌武器毁灭人类的美国魔鬼”的文章。这篇文章写道:不管炸弹也罢,空中堡垒也罢,毒气也罢,都只能使我国人民增加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美帝国主义者妄想用细菌战吓倒我们。敌人愈加猖狂,我们就愈加坚定。妄想毁灭我国人民的人自己一定会被消灭的。这篇文章最后号召:用一切力量粉碎杜鲁门的细菌战!消灭美国杀人犯!

美国派遣的朝鲜籍空降特务韩正玉自首 供认被美国派来收集细菌战情报 并揭露美国侵略者准备扩大进行细菌战的罪恶阴谋

第1版()
专栏:

美国派遣的朝鲜籍空降特务韩正玉自首
供认被美国派来收集细菌战情报
并揭露美国侵略者准备扩大进行细菌战的罪恶阴谋
【新华社一日讯】新华社记者刘桂梁、大公报记者朱启平联合报道:美国侵略强盗为收集其细菌武器的效力的情报而在朝鲜后方空降的朝鲜籍特务韩正玉,已在良心责备下向朝鲜人民政府自首。他所供认的事实更揭穿了美国侵略者对其进行细菌战罪行的无耻抵赖。
韩正玉今年二十三岁,原籍朝鲜平安南道南浦市,是李承晚匪帮的“治安队”队员,在侵朝“美军远东情报处”参谋科任情报员。三月八日午后六时,他奉了参谋科副科长——一个美军中校之命,乘美国飞机到朝鲜北部空降,调查细菌战的效果。
他的任务是:一、首先到平壤地区,调查美军撒布带菌毒虫后,已发生了那些传染病;传染的程度;苍蝇、跳蚤、蚊子、虱子、臭虫、老鼠繁殖的情形;道路上的死老鼠多不多;传染病患者和死亡率的统计数字和防疫措施等。调查的方法是:亲自观察搜集当地居民的反应,设法通过医院和卫生机关,搜集材料,并尽可能把证据带回去。二、然后到江东郡刺探驻扎在那里的朝中人民部队的番号、装备、编制、驻防地点、人数、从何处来、司令员和参谋长的名字等。
那个美军中校副科长命令他必须在二十五天到一个月的期限内完成任务,回去时从陆路经过黄海道的延安,到京畿道的江华郡乔桐面,和美军情报处派来的联络员接洽。他穿的是一身灰黄色卡叽制服,随身带有假造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公民证,假造的朝苏海运株式会社职员身份证和出差证明书(均化名为郑澈五)。为了伪装,他并携带一个公文皮包,里面装着朝鲜币(朝鲜中央银行券)一万元、中国的人民币三万元,盘尼西林两瓶和“联共(布)党史”一本。
韩正玉在接到命令后四小时,即三月八日晚十时,乘双引擎美国飞机从汉城永登浦机场起飞。一小时以后他到了指定空降的地点平安南道江西郡大宝面。当时因地面上的高射炮火极为猛烈,他没敢跳伞,后改在龙冈郡多美面的山地中降落。他在山地中隐蔽了一整夜。在隐蔽的时候,许许多多的事情一齐涌上心头,而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到那里去?经过翻来覆去的考虑,他决心首先到南浦去,回家看一下。
三月九日,他回到了离别一年零三个月的家,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妹妹和弟弟。和他的想像恰恰相反,他的家人都正在农村里忙着种地,生活得很好。起初,关于他的来历,他一点也不肯吐露,但是当他亲眼看到美国飞机在他的家乡撒布带菌毒虫和乡亲们愤怒情形的时候,他就开始了解到他在汉城“美军远东情报处”受训期间,所听说的美军在朝鲜北部使用最新式武器和他所接受的任务是什么意思了。经过他的妹妹(劳动党员)和邻居权仁锡的规劝与动员,以及民族良心的驱迫,他终于在三月十日上午十时向人民政府自首了。
韩正玉本来是一个自称为“中间路线”的人,对于朝鲜劳动党与共和国政府有着不正确的认识。一九五零年十月间,美李匪军侵占南浦后,他被迫参加伪“治安队”,结识了侵朝美军骑一师G连连长罗伯特·史密斯。同年十二月四日,他随美李匪军南逃。由于他当过伪“治安队”队员,又有史密斯给他写的证明信,他受到侵朝美军特务机关的赏识。再经过他的亲友李承晚匪帮特务白典教、金炳焕、朴承鹤等匪拉他下水,他遂坠入黑暗的深渊,做了背叛祖国、屠杀同胞的民族罪人。
韩正玉在汉城曾受美军特务机关特殊的政治训练和个别的军事训练。据他供认,所有派到朝鲜北部的美军空降特务,都是由“美军远东情报处”的“TLO”和“KLO”特务机关直接训练的。前者专门刺探朝中人民部队的军事情报,后者专门调查朝鲜后方的政治经济情况。韩正玉所受的特殊政治训练的主要内容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必不可免;停战谈判如破裂,美军一定要轰炸中国东北,封锁中国海岸……等。今年三月初,韩正玉在汉江的沙滩上,受到了跳伞的个别训练,教的人是美国军官。
韩正玉在三月八日出发前接受任务时,那个任“美军远东情报处”参谋科副科长的美军中校并亲自叮嘱他:等他完成任务回到汉城时,一定给他重赏;如一旦被捕获,则在任何情况下,也不得供认工作任务和所属机关。然而美国强盗费尽心机长期训练出来的特务韩正玉,却并没有按照美国特务的命令行事,他受到起码的民族良心的谴责后,决心自首赎罪,并揭露了美国强盗进行细菌战与准备扩大侵略战争的罪恶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