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在世界和平理事会执行局会议上 居里报告拥护缔结和平公约运动 指出:朝鲜停战谈判是人民加压力的结果,必须努力加紧进行斗争,才能实现和平

第4版()
专栏:

  在世界和平理事会执行局会议上
  居里报告拥护缔结和平公约运动
指出:朝鲜停战谈判是人民加压力的结果,必须努力加紧进行斗争,才能实现和平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塔斯社赫尔辛基讯:世界和平理事会主席约里奥—居里在二十日世界和平理事会执行局会议上作了关于正在全世界展开的要求五大国缔结和平公约的运动的报告。约里奥—居里说:这个运动就是把人类从梦魔的压迫下解放出来的斗争。运动的意义是如此重大,我们必须使它获得胜利。为要达到这个伟大的目标,一切和平保卫者都必须拿出他们的力量来。我们必须认识到和平公约宣言的全部基本意义。和平保卫者只有用正确和具体的证据把那些迄今仍然站在旁边的人们,把那些敌人能够在其中散播混乱的人们引到和平的道路上来,他们才能够成功。我所指的是千百万仍然和我们疏远的人们,没有他们,我们就不能最后和万全地巩固和平。
约里奥—居里说:不管人民对于引起世界战争威胁的原因的看法如何,我们必须帮助他们认识宣言是和这样的努力符合的,就是:使和平解决的精神压倒以战争方式强行决定问题的企图。
约里奥—居里着重说明把目前的和平斗争和停止扩张军备运动的具体要求结合起来的重要性。他说:经验告诉我们:凭借军队而发动扩张军备运动的政策,常常使以维护和平为目的的谈判中断。这种政策常常引起战争。因此我觉得必须特别着重地指出:在我们要求五大国举行会议谈判缔结和平公约的范围内,我们极重视的是有关裁减军备、建立对裁减军备工作的监督、禁止大规模毁灭人类的武器从而停止扩张军备运动的问题。华沙世界和平大会关于裁减军备、禁止大规模毁灭人类的武器和建立适当的管制以监督这些措施执行的决议,最明确地表明了我们的主要思想。我认为:现在正是借拥护和平公约宣言运动的机会来强调这一点的时候。这个问题已越来越为广大群众所关心了。
约里奥—居里指出:与德日两国重新军国主义化有关的问题,引起了全世界人民的严重不安。这些问题只有在国际局势总解决的范围内,才能得到适当的解决;而国际局势的总解决是可以在五大国谈判中求得的。
约里奥—居里讲到目前在朝鲜进行的停战谈判时说:看见和平谈判的精神已有具体的表现,而且朝鲜战争有了停战的希望,我们很高兴。开始谈判的决定无疑是人民(包括反对这种血腥屠杀的大部分美国人民在内)加压力的结果。这个重要的事件给许多正直的人民带来了很大的希望。我们不能让这些人民受骗,我们必须保持这些希望。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必须展开结束越南战争的谈判;必须更加努力加紧进行斗争,以使我们的宣言得以实现。这样,和平谈判的精神就能压倒那种以暴力决定问题并且会带来灾难的企图。
约里奥—居里指出世界和平理事会代表团访问联合国总部时所遭遇的困难说:我认为,作为联合国所在地的国家的政府拒绝颁发入境签证的行为,已严重地侵犯了安全理事会主席及联合国秘书长的权力。这种行为证明美国政府已开始认为联合国是一个附属于它的组织了。
约里奥—居里最后建议:执行局必须强调指出制止扩张军备运动及停止一切已经实施或计划实施的整顿军备的措施——例如北大西洋公约和日本、德国重新军国主义化——的必要性,以使和平谈判的精神压倒暴力的精神;必须竭尽全力来有效地扩大我们的运动。
二十日和二十一日的执行局会议讨论了约里奥—居里的报告。

居里答记者问 世界各小国如能采取独立态度 对保卫和平斗争就有重要作用

第4版()
专栏:

  居里答记者问
  世界各小国如能采取独立态度
  对保卫和平斗争就有重要作用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塔斯社赫尔辛基二十日讯:芬兰共产党机关报《工人报》记者要求世界和平理事会主席约里奥—居里对小国在保卫和平的斗争中能够作出什么贡献的问题发表意见。约里奥—居里回答说:“小国是很重要的,因为世界上小国非常多。它们的人口加起来就占人类相当大的一部分。如果它们都采取同一的方针,就会对历史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在抵抗扩张军备运动和抵抗降低生活水平的问题上,小国具有极大的重要性。必须使小国维护它们的主权并对国际局势采取独立的态度。在许多国家里,选举都是在美国的压力下举行的,这种选举并没有正确地表达出人民的意见。我们希望所有小国都能抵抗一切压力,并保卫它们的独立。我们希望小国执行它们在联合国内以及在一般国际关系的活动上,对它们自己及其他国家所负的责任。而现在,在联合国中投票的不是人民而是各国的政府。”
又讯:芬兰拥护和平常设委员会主席麦尔提(按前译作麦尔蒂)于十九日举行盛会,招待参加世界和平理事会执行局会议的委员。

美制片面对日和约草案 遭到菲律宾人民反对

第4版()
专栏:

  美制片面对日和约草案
  遭到菲律宾人民反对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美国片面制订的对日和约草案,甚至在菲律宾也遭到普遍的反对。塔斯社纽约讯:据纽约时报驻马尼拉记者报道,与季里诺政府有联系的“自由青年联盟”,在菲律宾人民反对美国对日和约草案的激昂情绪下,十七日在马尼拉举行了五千人的盛大示威游行,并在中央广场上焚毁美国对日和约草案起草人、著名的战争贩子杜勒斯的肖像,表示抗议美国的对日和约草案。
该记者说:菲律宾国务会议批准了季里诺反对美国和约草案的态度。
大家知道,季里诺所以反对这一草案,是因为草案里没有规定日本对菲律宾赔偿,并且没有保证菲律宾的安全。

美在太平洋加紧扩张侵略 美澳新《安全条约草案》公布

第4版()
专栏:

  美在太平洋加紧扩张侵略
  美澳新《安全条约草案》公布
【新华社十九日讯】华盛顿消息:与美、英两国政府发表单独对日和约草案的同时,美国官方新闻机关美国新闻处在十二日发表了所谓《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三国安全条约草案》。
所谓三国《安全条约》,是美国模仿侵略的北大西洋公约,在保持“和平”与“安全”的伪装下,在东方建立太平洋侵略集团的一个计划。美国企图用这样一个所谓《安全条约》,消除澳、新两国对美国重新武装日本所引起的疑虑,并在太平洋地区扩张美国的侵略势力。条约草案本身就充分暴露了这一点。
草案是在“单独及集体的抵抗武装攻击”(第二条)的虚伪借口之下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缚在美国战车上。美国为了驱策澳、新两国充当其侵略走卒,在条约草案中规定:“对缔约国任何一国的武装进攻,得认为包括对缔约国任何一国的本土或它在太平洋上所管辖的岛屿领土,或它在太平洋上的武装部队、公共船只或飞机的武装进攻。”每一缔约国将“按照它的宪法程序采取行动应付共同的危险。”
草案仿照北大西洋公约理事会的机构,规定“缔约国成立一个由它们外交部长或其助理组成的理事会,考虑有关实施本条约的事宜”。
按照美国代表杜勒斯十二日在华盛顿发表的声明,这个三国《安全条约》是美国建立太平洋侵略集团的“初步步骤”。杜勒斯说,美国希望在适当的时期中采取其他步骤,以便“在太平洋地区建立一个更广泛的区域安全体系的目的”。
十二日,美国代表杜勒斯,澳大利亚驻美大使斯宾德和新西兰驻美大使比林德森,在美国国务院举行了这一侵略性的三国《安全条约草案》的“初步签字”的仪式。美国计划在九月初与签订单独对日和约同时,正式签订这个“三国条约”。

阴谋利用西班牙进行侵略 美国公开勾结佛朗哥

第4版()
专栏:

  阴谋利用西班牙进行侵略
  美国公开勾结佛朗哥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为了加紧推行在西欧的备战计划,美国已公开和西班牙法西斯独裁者佛朗哥实行进一步的勾结,准备签订美西两国双边军事协定,并准备把佛朗哥西班牙拉进北大西洋集团中去。
美国海军作战部部长薛尔曼于七月十六日飞往马德里,和佛朗哥举行了三天会谈,讨论了缔结侵略性的军事联盟和美国取得在西班牙的军事基地问题。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十九日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中表示:“由于军事上的考虑和国防部的意见,美国对佛朗哥西班牙的政策正在改变过程中。”在这前一天,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也发表声明承认:“军事当局一致认为,西班牙对西欧的总防御(应读作总侵略计划)具有战略上的重要性”。因此,和西班牙进行会谈乃是这一结论的“必然的结果”。
薛尔曼和佛朗哥会谈的初步结果已于十八日在马德里宣布,佛朗哥政府已正式允许美国使用散布西班牙全国的八个主要的海空军基地。又据各方消息透露,佛朗哥在谈判中曾要求美国给予财政和军事援助,以稳定其脆弱的政权,谈判结束后,佛朗哥曾表示“极感满意”。
在薛尔曼与佛朗哥的谈判期间,苏联《劳动报》曾著文揭露:最近,艾森豪威尔曾要求佛朗哥提供关于西班牙兵力和军事工业的详细材料。佛朗哥政府曾派遣秘密代表团到巴黎去,和艾森豪威尔在他的总部会了面。他们讨论了佛朗哥武装部队参加北大西洋侵略军的问题。
美国这种公开地、肆无忌惮地利用佛朗哥的举动,引起了帝国主义阵营内部的某些分歧。由于西欧各国人民长久以来对于佛朗哥法西斯独裁政权的深切痛恨,这些国家的统治集团对美国的明目张胆地利用佛朗哥的政策感到顾虑。由于这种原因,甚至一向对佛朗哥同样表示“友善”的英国政府,也不得不表示反对薛尔曼和佛朗哥的会谈。
美联社十六日消息透露,“伦敦和巴黎的政府发言人都说:两国已通知美国,它们反对:一、西班牙加入十二国的大西洋公约;二、西班牙和大西洋公约的任何成员国订立军事“联盟”;三、美国谋取西班牙海军和空军基地的计划。”尽管艾奇逊十八日发表了声明,企图平息西欧仆从的反对情绪,但是,就在同一天,英国外交部发言人又发表声明,重申反对美西缔结军事协定的立场。而法国方面的反对情绪,也“并未因国务卿艾奇逊保证美国根据大西洋公约所承担的义务绝不会受到影响而消除”(法新社)。

美共全国委员会声明 斥美政府勾结佛朗哥

第4版()
专栏:

  美共全国委员会声明
  斥美政府勾结佛朗哥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据塔斯社纽约二十一日讯:美国共产党全国委员会发表声明,痛斥美国政府准备与佛朗哥政权成立军事协议称:与希特勒和墨索里尼所扶植起来的屠杀西班牙人民的刽子手缔结军事同盟,是美国的战争政策狂暴到了极点的表现。这个政策已经在“保卫民主”的口号下,把希腊、土耳其、蒋介石、德国的纳粹将军和封建贵族之类的顽固的“民主保卫者”都纠合起来了。美国的民意和良心,必须出来制止这个可耻的冷酷的勾结。这种勾结将设法用美国的枪炮和金钱来维持佛朗哥的政权和援助他的压迫西班牙人民的血腥独裁制度;它将使用佛朗哥的法西斯雇佣军队来反对欧洲人民;使用西班牙的基地来发动战争,并更加加紧华尔街对它的附庸的控制。
声明号召美国所有的进步人士和主张和平的人们,应该把反对与佛朗哥缔结军事同盟的一切力量都团结起来,共同行动,“反对与法西斯西班牙缔结战争同盟,要求停战,要求缔结五大国和平公约”。

伊朗当局非法逮捕爱国者 德黑兰舆论提出抗议

第4版()
专栏:

  伊朗当局非法逮捕爱国者
  德黑兰舆论提出抗议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塔斯社德黑兰二十日讯:“伊朗全国反帝国主义石油公司斗争协会”秘书纳瓦尔和新闻记者伦科兰尼,于七月十八日在“参加七月十五日血腥事件”的罪名下被宪兵当局逮捕。《托鲁报》在报导这个消息时指出:“非法逮捕正在继续进行”。
《托鲁报》发表的“伊朗全国反帝国主义石油公司斗争协会”委员会主席任金尼致德黑兰检察官的一封信,抗议逮捕纳瓦尔,并要求传讯那些对七月十五日和平示威游行施以血腥暴行的阴谋家们。任金尼并抗议逮捕其他的人。
德黑兰大多数报纸都坚决谴责当局,要它对七月十五日事件负责。

美司法当局继续横蛮迫害美共领袖 国际民主妇联等致电杜鲁门提出抗议

第4版()
专栏:

  美司法当局继续横蛮迫害美共领袖
  国际民主妇联等致电杜鲁门提出抗议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美国司法当局继续蛮横地侵害被捕美国共产党领袖的宪法权利。
纽约联邦法院法官赖恩于十一日无理地宣布美国“民权保障大会”保释金无效,并下令将六月二十日逮捕的美国共产党领袖下狱。十三日,联邦上诉法院法官汉德承认赖恩的决定非法,美共领袖曾于同日一度保出。在暂时释出期间,美国秘密警察机关联邦调查局特地派了四十名特务监视他们的行踪,以防他们与友人联系取得保释金。十六日,赖恩第二次取消了“民权保障大会”的保释金,并勒令被告必须于第二天午前缴足巨额保释金。在这种等于公然剥夺被告保释权的判决之下,除佛林一人外,其余美共领袖已于十七日被以逾期未缴保释金为理由再次投入监狱。
与此同时,为了赶快完成对美国共产党干部的迫害,在联邦法院已于二十日对十七位美共干部开庭审讯。被告曾强调在这样短促时间内准备受审是不可能的,何况大多数被告是在狱中。但联邦法官麦克高海将这些抗议置之不理。
同时,上诉法院还以保释金“不合格”的无稽理由,取消了“民权保障大会”保释金基金管理人费尔德、哈麦特及韩顿三人的保释,并于十七日将他们重新下狱。费尔德等是因为拒绝缴出保释金基金捐助人的名单被加上“蔑视法庭”的罪名而判处徒刑的,曾经保释出狱。
美国司法当局如此公然践踏公民自由,以至连美国“新共和”杂志在新近一期中也抨击说:“政府的意思大概是要剥夺所有这些人的保释权。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末,这就再一次丑恶地表明,现在有毒菌侵袭我们所高声维护的自由。”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世界进步人民继续抗议美国政府迫害美共领袖。
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致电杜鲁门,抗议对美国和平保卫者的逮捕浪潮。电文说:“代表着六十一个国家中九千一百万妇女的国际民主妇联抗议迫害和平保卫者。妇女们认为,新的迫害浪潮是你的政府企图压制和平呼声与继续威胁世界和平的表示。”电文要求立即释放被捕者。
匈牙利各群众团体也致电美国政府抗议非法拘捕和判决美共领袖。匈牙利全国保卫和平委员会的电报称,“由于害怕和平、害怕美国人民对和平的意愿,美国战争投机家才作出这种可耻的决定。”
巴西共产党总书记普列斯特致函美共主席福斯特,表示兄弟般的声援。普列斯特的信指出:“美国垄断资本家旨在镇压美国国内争取和平、反对法西斯主义的运动的这种邪恶行动,也在巴西人民以及全世界其他各国人民面前暴露了杜鲁门政府的真正性质——它是和平与人类的最狠毒的敌人。”
法国曾参加反佛朗哥国际纵队的战士,包括法国国民议会议员、共产党书记马尔梯等,也致函纽约《工人日报》编辑盖兹,表示他们对现在狱中的美国和平战士的声援。

国际动态

第4版()
专栏:国际动态

  国际动态
残酷的剥削
据伊朗《基汉》报载:英伊石油公司中,一千三百个英国职员的工资和七万多名伊朗工人的工资相等。
英国垄断资本家半世纪来不仅掠夺了伊朗人民的财富,而且残酷地吸吮着伊朗人民的血汗。
英国反动派害怕和平
英国反动派阴谋迫害获得斯大林“加强世界和平”国际奖金的著名和平斗士坎特伯雷副主教约翰逊。保守党下院议员六人要求撤销坎特伯雷副主教的圣职,说他“宣传颠覆性的理论”。
约翰逊所发表的要求和平和世界各国人民友好的著名宣言,在战争贩子的眼里就成了“颠覆性的理论”了,因为它要“颠覆”他们的罪恶的战争计划。
“不沉”的航空母舰
美国驻在英国的军队已超过三万人,他们在英国至少已有二十个空军基地。最近英国报载,美国正打算再派大约一千架飞机以及五万余名军队到英国去,这表示不仅美国在英国现有的空军基地要大大地加以扩充,而且还要建立许多新的基地。
英伦三岛已变为不折不扣的美国的“不沉”的航空母舰了。

德国人民欢呼中国人民的胜利——参加“德中友好月”运动的观感

第4版()
专栏:

  德国人民欢呼中国人民的胜利
  ——参加“德中友好月”运动的观感
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战斗英雄 何双进
今年六月,我到了德国,参加了“德中友好月”。“德中友好月”运动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为了增进和巩固中德两国人民间的友好合作,加强以苏联为首的和平民主阵营的力量而举行的;并且邀请了中国人民代表团前去参加。我光荣地做了代表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代表,在德国受到了德国人民的热烈欢迎,使我真正体验到:中国人民的英勇斗争,怎样得到国际间爱好和平人类的欢呼;中德两国人民间有着怎样的真挚的友谊。
在德国,当“德中友好月”运动开始以前,柏林、莱比锡这些大城市,举行了中国艺术展览会和新中国展览会。我看到里面的很多图片,有我们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和八路军新四军英勇抗日的故事,有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各个战场和渡江作战等场面;也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在我们首都北京举行的海陆空军大检阅的镜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人民,对于中国人民的英勇斗争,都有了真切的了解。
六月一日,中国人民代表团到德国的第二天,在柏林的欢迎晚会上,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柏林市市长举杯向中国人民解放军致敬。他说:“代表柏林全市人民,向最有功劳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打败了日本,消灭了国民党反动派,英勇顽强、艰苦奋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致敬,并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最高的领导者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致敬,并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身体健康。希望你把我这个谢意回去传达给他们。”柏林市副市长当场又在我的小本子上签了几个字:“亲爱的朋友,你们为和平、幸福而战斗。”
我们在德国到各地去进行了访问。就像浪潮一样,各地欢呼着中德两国的友好,欢呼着皮克总统和毛泽东主席的名字,欢呼着中国人民的胜利。毛泽东主席的画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遍挂在每个城市和乡村。我们经过那里,那里的群众就把你拦住了。每一个人的面部表情,都像是有许多知心话要和你说。不知有多少只手,抢着要伸进汽车来,和我们握手。还有很多小孩,也从母亲的怀里,兴奋地向我们伸出小手。
六月三日,我们走过柏林市外的西伯塔村。村里的农民,早就集合起来,等着欢迎我们了。欢迎的人群前面,高举着毛泽东主席的像,还有一面大旗,用中文大字写着:“中国胜利了!”他们告诉我,最近德国各地举行的要求和平、统一,反对武装西德的全国民意投票运动中,他们这个村庄的农民,全部投了赞成票。
六月六日,参观了西门子炭精制造厂。在那里有一万多个工人欢迎了我们。工人们曾经讨论过:德国中国为什么要友好?他们都说:中国是胜利了的中国,是保卫和平的有力的保障。他们在“德中友好月”,在要求和平的民意投票运动当中,举行了生产竞赛。他们说:要提前完成五年计划,要把生产出来的最好的机器送到中国去。六月十四日,到马德堡城的台尔曼钢铁工厂参观。这个工厂,是东德最大的一个钢铁工厂,有工人一万多人,过去反动统治时期,工厂专为侵略战争制造枪炮,现在已经完全转为和平建设,专造各种生产机器。这个工厂,有些车间命名为“毛泽东”车间。
我在很多地方的群众集会上,作了讲演,在成千成万的听众面前,我介绍了中国人民过去的斗争经过和现在建设新中国的情形。他们听得十分认真,不管日晒雨淋,会上从没看见一个走的。鼓掌声、欢呼声,一阵又一阵。我看见有些已经残废了手脚,或者盲了眼睛的人,都叫人搀扶着到会,他们听到兴奋的时候,和大家一样,一次又一次起立欢呼。向我献花的,结蓝色领巾的,送我珍贵礼物的,要我在本子上签名留念的,一批又一批,真是数不尽,记不清。有的地方,我进出会场时,人们把我高举起来,抬进抬出。我在大学校讲演的时候,有些男女学生禁不住奔到台上来,和我拥抱接吻。有时我已经上了汽车,离开了会场,还有很多青年男女,奔跑着赶上来握手道别,或者拿着本子赶来要我签名留念。并且,在后面远远地用中国话高喊:“友好,友好”的声音久久不绝。
在德国,有经历过多年革命斗争的统一社会党党员,他们对于中国人民的胜利感到更大的兴奋。一个统一社会党党员加罗夫林关切地问着我,中国共产党员,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里面怎么样工作,怎么样生活。我们两个岁数一般大,我们彼此细细交谈了为共同目标而斗争的经历。他对革命有卓著的功绩,得过许多奖章。他为了对中国的胜利表示最高的敬意,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纪念章送我,上面写着:“给最优秀的青年和平工作者德意志青年团纪念章”。统一社会党党员英格来波来得在给我的信中写道:“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领导下英勇斗争,给我们统一社会党青年党员一个最光辉的模范,给我们对美帝国主义斗争中增加了我们的力量!”
“德中友好月”运动将要告一个段落,我们代表团准备回国的时候,一个德国的孩子,写给我一封信,并且送给我他心爱的洋娃娃。信上写着:“亲爱的朋友,何双进,我现在才四岁,我上一次看见了你,你是我的哥哥,我喜欢把这个洋娃娃送给你。我的妈妈替我写这封信,因为我还不会写,我就告诉他写什么。你们正在为和平而斗争,我也要斗争。我有一个小小的中国旗子,在五月一日,我就是带着这个旗子,让妈妈抱着去参加了游行。八月的世界青年代表大会,我还要带这个旗子来。请代我向毛泽东叔叔问好。友好,愿你高兴。葛罗斯。”我知道这个孩子,他的父亲是德国统一社会党党员,在过去曾对反动统治者进行长期的英勇斗争,坐过十一年牢狱。所以,这个孩子,也就懂得对帝国主义者的仇恨,懂得对新中国的友爱。还有,西德最西部的一个海岛上八个青年工人代表这时也已经费尽了千辛万苦,克服了重重困难赶到了。他们把我团团围住,十分高兴地告诉我说:“我们从一张报纸上看到了你的名字,看到了你穿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制服的像片,读到了关于介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文章,所以,我们赶着来了。”他们要我多留一些时候,多谈一些话。他们是在美英帝国主义者分裂政策的直接统治底下,采用了各种各样的方式,和东德的人民一样,正在进行着要求和平,统一的斗争。他们说:帝国主义者常常虐待他们,要驱逐他们岛上全体人民出境,但是,他们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得到了胜利。他们把标志着胜利斗争的、绣上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旗的一顶帽子送了给我,叫我要把他们的斗争意志告诉我们中国人民。
六月二十九日,中国代表团就离德回国了。
这次到德国参加“德中友好月”,我亲眼看到了德国人民怎样把中国人民的胜利当作他们自己的胜利;曾经为了这个胜利而不惜牺牲,进行了长期艰苦斗争的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怎样受到德国人民的尊敬。我认识到了一同在一九四九年十月诞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是以苏联为首的和平民主阵营的兄弟国家,一同站在反对帝国主义的最前线。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成了保卫世界和平的有力支柱,我们一定要为保卫和平事业贡献我们巨大的力量。

朴达峰阻击战

第4版()
专栏:朝鲜通讯

  朴达峰阻击战
  石峰、郭振文
朴达峰在金化西南六十多里,山势陡峭,林木茂密,是敌人冒险进犯金化必经之地。中国人民志愿军某营的英雄们从五月三十日到六月四日的六天六夜中,曾经在这里击退了美国侵略军步兵第二十五师的四十多次进攻,并且以极少的伤亡歼灭了一千三百四十多名敌人,击伤敌机两架,击毁敌人坦克一辆。
美国侵略军第二十五师的两个连,虽在五月二十八日就到了朴达峰的山脚下,却畏首畏尾,不敢前进。他们在二十九日对朴达峰进行了试探性的轰击,到三十日拂晓才在猛烈的炮火和飞机、坦克的掩护下,开始向朴达峰进犯,但马上就遇到了志愿军勇士们的坚强阻击。
勇士们沉着地守卫在筑有强固工事的阵地上,待机打击敌人。当敌人的一个尖兵排进到离工事只有三十公尺的时候,一声号响,几十个志愿军战士一齐从工事里冲出去,成排的手榴弹掷向敌人,几十把刺刀接着就逼近了敌人的胸膛。敌人的尖兵排迅速被消灭了。接着敌人步兵在军官的督战下又连续发动了四次攻击,然而每一次都被英勇的志愿军战士们粉碎了。
在作战中,藏在工事里的志愿军步兵们集中所有火力向着坦克后面的三百多个敌人猛烈射击,并且自动给后边的炮兵指点目标。敌人最前边的一辆坦克被炮弹打得烧起来,其余的五辆坦克回头就跑。敌人的步兵失去了坦克的掩护,被志愿军的集中火力打得抬不起头来。这一天勇士们一共打死了一百五十多个敌人;而自己只有一个人牺牲,两个人负了轻伤。第二天敌人虽然又组织了八次攻击,但都和前一天一样失败了。
阻击战的第三天,敌人妄想依靠更猛烈的炮火来夺取志愿军的阵地。他们从清晨三时起,集中了各种口径的炮,在飞机配合下连续进行了九小时的轰击。密集的炮弹和炸弹倾泻到只有两里多长的朴达峰的山脊上。但无畏的志愿军勇士们英勇不屈地坚守着阵地,在硝烟烈火中打退了敌人许多次冲锋。当敌人分成三路又猛攻上来的时候,七连连长共产党员郭新年,虽然下颚被炸掉了一半,昏迷了多次,还竭力振作起来继续指挥战斗,并且对迫近的敌人投掷了三十多颗手榴弹,以致他的右手手指上缠满了手榴弹的拉火弦。副指导员刘汉也不顾自己肩上头上的重伤,继续向敌人打了七颗手榴弹。他在英勇牺牲前的一分钟,还向战友们喊着“保卫祖国,解放朝鲜,保卫世界和平……。”十九岁的苗族战士刘兴文激动得流着眼泪,也高声地喊道:“保卫祖国就是保卫毛主席,就是保卫全国人民,就是保卫我们苗家!”他狠狠地抱起一箱手榴弹,跑到正在扫射敌人的机枪射手梁和庭跟前。这时梁和庭突然负伤,敌人趁机猛扑上来,刘兴文就猛抛手榴弹,烟尘起处,敌人纷纷倒地。负了重伤苏醒过来的弹药手赵金平,看见刘兴文的勇敢行为,忘掉了自己的伤,抓住机枪朝敌人猛打。刘兴文就爬在他的近旁指点射击目标。他们正在把敌人成堆地击倒的时候,一颗子弹飞来,赵金平的右胳膊又负了伤,但他忍住了第二次负伤的痛苦,用着流血的右手继续打击敌人。赵金平每打完一梭机枪子弹,刘兴文就连续地抛手榴弹,掩护赵金平上子弹。他们两人轮番从中午一直坚持到天黑,打退了敌人十一次冲锋。敌人死伤重大,光是遗弃的尸体就有五十多具。
最后两天,连吃败仗的敌人指挥官变得更疯狂了。他们集中了一个战地所能集中的所有飞机大炮和坦克,用尽了一切攻击办法,暴躁地赶着被打得胆战心惊的士兵向着没有路的山梁进攻。志愿军的勇士们就迎头予以反击。共产党员柴云振带着全班战士猛冲出去,用冲锋枪打出了一条反击道路,直达敌人阵地,很快打掉了敌人营指挥所的两个地堡,敌人的营长被打死在地堡里。失去了指挥的敌人乱成一团。侥幸活着的敌人将枪丢在地上,双手抱头,大声哭叫,滚着爬着地向后逃跑。这时另一个敌人军官正把准备用作第二次攻击的士兵驱赶上来,他们和那些往后跑的正好碰上,于是敌人就全部拥塞在一道山沟里,像蛆虫一样地乱成一团。志愿军勇士们这时在“出劲打呀,为牺牲同志报仇!”的口号下,集中了山头上各种火力,一齐向着这批溃乱的敌人猛烈扫射。柴云振的冲锋枪打坏了,立刻拾起敌人的卡宾枪来扫射,子弹打完了就向敌人抛手榴弹,只他一个人就打死打伤了近一百个敌人。在志愿军勇士们这样英勇打击下,敌人全部崩溃了,像野兽见到猎人一样惊慌地逃离了这个雄伟的朴达峰。
整整六天六夜,志愿军这个英雄营的勇士们,完成了战斗任务,创造了歼敌一千三百四十多名的光辉战绩。
(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