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关于召开四国外长会议问题 苏联政府再度照会法美英政府

第4版()
专栏:

  关于召开四国外长会议问题
苏联政府再度照会法美英政府
【新华社八日讯】莫斯科讯:苏联政府于一九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曾就召开苏、美、英、法四国外长会议,讨论关于履行波茨坦协定以肃清德国军国主义的问题再度照会法、美、英三国政府。今年一月二十三日,法、美、英三国政府以内容相似的复文送致苏联政府。三国政府的复文重复主张四国外长会议应“谈判一切可能威胁全世界和平的问题”,而不是“仅仅要讨论与奥地利和德国有关的问题”。复文请求苏联政府阐释是否同意讨论除了与德国和奥地利有关的问题之外的其他问题,但是,并未说明这些问题是指那些问题。复文再度声明,苏、波、捷等八国关于德国问题的布拉格声明,“不能被接受为四强会谈的限度或基础”,并且硬说:“目前的紧张局势并不是因为德国问题而引起的”。复文建议在巴黎举行四国代表的预备会议,但主张预备会议应“研究上面指出的问题,以期觅致能够共同接受的四国外长会议的基础,并向他们的政府提出适当的议程”。
二月五日,苏联政府就上述复文照会法国政府,又以内容相似的照会送致美、英两国政府。据塔斯社莫斯科七日电,苏联政府致法国政府的照会称:
一、履行波茨坦协定关于肃清德国军国主义的决定与消除四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的分歧,对于减轻目前国际紧张局势具有最大的重要性,而且,无疑地会大大促进法、英、美、苏之间关系的改善。但是,法、美、英外长于一九五○年九月在纽约举行的会议以及嗣后三国政府所采取的措施,其目的,确实在于在西德重建正规的德国军队并在欧洲和美国大事扩张军备,以致在那些刚刚遭受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苦难和灾害的人民中间引起更多的惊恐。正是为了这个缘故,苏联政府早在去年十一月三日,就建议召开外长会议,讨论肃清德国军国主义的问题。由于法国政府以及英国和美国政府也声明希望法、英、美、苏之间的关系能有持久的改善,并希望消除造成目前国际紧张局势的原因,苏联政府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再延迟召开外长会议,是毫无理由的。
二、继纽约三国外长会议提出了重建德国武装部队和恢复西德战争工业的问题之后,法、美、英三国政府与阿登纳的波恩政府之间,进行广泛的谈判已有一个多月之久。艾森豪威尔与阿登纳政府谈判关于把重新建立起来的德国军队并入所谓“统一军队”,以及恰在目前任命艾森豪威尔为这支武装部队最高统帅一事,是和关于希望和平的官方声明完全不相符合的。极端的军国主义分子与复仇主义分子,昨日的希特勒的仆从们,正在西德抬头。在欧洲若干国家和美国,扩军和军备竞赛都正在非常积极地进行。这种事实,大大增加了国际局势的紧张与各国的忧虑。肃清德国的军国主义不仅还没有实现,而且相反,在西德正在实施着恢复德国正规军及战争工业的措施,以及其他许多加速新战争准备的措施。如果这种局势继续下去,则外长会议显然将会面临既成事实。苏联政府已经声明,它对这种既成事实政策采取否定态度。这种政策可能符合于某些侵略集团的目的,但是,苏联政府不得不唤起注意已发生的局势的不可容忍。
三、法国政府在其照会中说,它认为有必要要求阐释苏联以前的照会中所提到的某些问题,特别是苏联政府除了肃清德国军国主义的问题以外,是否同意还讨论其他的问题,虽然这一次法国政府也没有明确地谈到是指的那些问题。苏联政府认为在外长会议上讨论其他的问题也是可能的,但要记住,这些问题应由外长会议按照苏、美、英、法四国波茨坦协定所规定的组成与程序予以讨论。
关于法国政府所称不能接受布拉格声明作为讨论的基础,苏联政府已在一九五○年十二月三十日的照会中说明了它对这个问题的态度。很自然地,苏联政府的出发点是:外长会议的所有与会国都有平等的权利,将任何有关会议已同意考虑的问题的建议,提交外长会议讨论。
四、法国政府在一月二十三日的照会中提出有关四国代表预备会议的任务的问题,苏联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也在一九五○年十二月三十日的照会中有所说明。苏联政府认为,法、美、英、苏四国代表的预备会议,应该限于草拟议程,其中包括拟定所要讨论的问题的次序。因此,初步会议的任务不应包括讨论列入议程的各项问题的实质。
五、苏联政府并不反对在巴黎举行四国代表预备会议。

不满英政府屈从美国对我诬蔑 伦敦人士集会抗议

第4版()
专栏:

  不满英政府屈从美国对我诬蔑
伦敦人士集会抗议
【新华社八日讯】据塔斯社伦敦讯:伦敦汉普斯泰德市政厅五日举行了多年以来在该厅举行过的最盛大的一次集会,抗议英国工党政府屈从美国在远东扩大侵略冒险的政策。集会是由“对中国和平委员会”发起的。许多人在会上发了言。
“新政治家与民族”杂志编辑马丁说:最近一期“新政治家与民族”曾发表工党政论家柯尔的一封信,他直率地批评美国的外交政策,并警告不要让英国被美国拖入战争。柯尔曾说:如果英国被美国拖入对中国的战争,他将站在中国一边。他并相信英国会有足够多的同胞也将如此。马丁向大会报告:柯尔的这封信已经得到数百封信的支持。
曾任麦克阿瑟总部参谋的柯林斯中校在会上报告了李承晚分子在朝鲜的暴行。柯林斯说:“在这个战场上发生的事情使我们的国家蒙受耻辱,使朝鲜人民招致死亡。”
工党议员炳恩在演说中指出,在联合国投票反对美国侵略政策的国家,代表着世界上大多数的人口。
会上其他发言的人说:英国一定不要受到影响而对中国作战。会上并有人抗议重新武装西德和日本。
集会一致通过决议,对英国政府在联合国支持谴责中国为“侵略者”的美国提案深表不满。

印度社会名流二十五人表示志愿赴朝抗美

第4版()
专栏:

  印度社会名流二十五人
表示志愿赴朝抗美
【新华社新德里八日电】继三百名印度青年表示志愿赴朝鲜参加反抗美国侵略者的斗争之后,印度联合省又有二十五位著名人士,包括《拉契挪》报主笔哈健姆辛格·耶达夫,写信给印度政府外交部副部长凯卡斯,要求给予便利以便立即赴朝鲜对美国的麦克阿瑟之流作战。
他们在写给凯斯卡的信中谴责美国轰炸无辜的朝鲜人民。他们在信中写道:亚洲再也不能无言地听着被屠杀的朝鲜妇女们和儿童们的呼喊了。该信结语说:朝鲜的争取自由的斗争就是亚洲争取自由的斗争。印度政府应该给我们参与这个光荣斗争的机会。

美国著名科学家、作家及工会领袖等 发起向美政府举行和平请愿 美劳工和平会议决发起公民和平投票

第4版()
专栏:

  美国著名科学家、作家及工会领袖等
发起向美政府举行和平请愿
美劳工和平会议决发起公民和平投票
【新华社布拉格八日电】纽约讯:据纽约工人日报一日报道,六十五位著名的美国科学家、作家、黑人领袖、工会运动者和基督教领袖已联合发起组织“美国和平十字军”。他们发表呼吁书,号召在三月一日到华盛顿举行和平请愿,使美国的国会议员和总统知道“所有美国人——不分信仰、肤色、职业和政治见解——的和平意志”。呼吁书说:预料将有三千多代表们参加这次请愿。
呼吁书要求自朝鲜撤退美军并结束远东战争说:“我们坚决认为:放弃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企图和不承认它有以中国现在的唯一政府的资格出席联合国的权利,可以解决亚洲的危机。但是,甚至在采取这些步骤之前,我们必须放弃在朝鲜的无益冲突及毁灭朝鲜和朝鲜人民的行动。”
美国和平十字军与和平请愿的发起人中有:一九二九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金获得者托玛斯·曼;前美国化学协会主席、加利福尼亚工学院化学系主任包林;著名的黑人社会学者和历史学家杜波依斯;阿莱恩主教;国际矿山工厂熔炼工人工会司库特拉维斯;派尔默学院院长勃朗博士;康奈尔大学教授、原子核物理学家摩里逊博士;犹他州最高法院法官伍尔夫;俄勒冈州基督教新教主教达格威尔;罗伯逊;美国联合电气、无线电、机器工人工会的副主席戴美欧;前燕京大学哲学教授波尔脱;全国海船厨师侍者工会主席勃里逊等。
【新华社八日讯】塔斯社纽约四日讯:据工人日报报道:美国劳工和平会议全国委员会顷在芝加哥举行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来自八个州的六十六个代表。
美国劳工和平会议芝加哥委员会的联络员道尔夫人建议在企业中成立常设和平小组,把争取和平的斗争和反对损害工人经济权利的斗争联系起来。委员会已决定建立这种小组。
出席第二届世界保卫和平大会的代表科林斯在会上报告了大会的工作和决定。
全国委员会同时决定在全国各地就保卫和平问题举行公民投票,组织会议听取参加第二届世界保卫和平大会代表的报告,并立即在另外十个城市中建立劳工和平委员会。全国委员会同时决定支持美国的六十五个社会名流的呼吁,组织三月一日前往华盛顿的“和平进军”。
全国委员会同时致电杜鲁门,要求他用和平方式解决一切国际纠纷,并抗议政府冻结工资的决定。

波立特发表演说 阐明英共新纲领 提高工人生活保卫民族独立

第4版()
专栏:

  波立特发表演说
阐明英共新纲领
提高工人生活保卫民族独立
【新华社八日讯】塔斯社伦敦六日讯:英国共产党总书记波立特于四日在诺定昂群众大会上发表关于共产党新纲领《英国走向社会主义之路》的首次演说。波立特逐段阐明了英共所提出的纲领,该纲领是为了应付由于美英的战争计划而使英国人民所面对的各种问题的。波立特说,他要向资产阶级各政党的首脑们挑战。波立特说:“现在我要向艾德礼、邱吉尔与戴维斯等挑战,请他们实行以下的政策:一、给英国工人以好的工资与充分就业的机会;二、对人民能作更好而更充分的社会服务;三、真正的民族独立而不是对美国银行家与工业家们奴颜婢膝;四、在持久的和平中给英国人民以稳定的生活。他们做不到,但是我们能够做得到。”这些话受到听众们的雷动掌声的欢迎。

美政府处死无辜黑人 美英人民愤怒抗议

第4版()
专栏:

  美政府处死无辜黑人
美英人民愤怒抗议
【新华社八日讯】被美国弗吉尼亚州马丁斯维尔地方法院以诬告的“强奸”罪名判处死刑的七名黑人青年,已于二日和五日被先后处死。美国反动派这种残杀无辜黑人的暴行,激起了美国国内和国外人民的愤怒抗议。
在“美国民权保障大会”和“工会营救马丁斯维尔七个被害者委员会”主持下,纽约人民二日在市政厅门前举行了示威游行。四日傍晚,华盛顿有四百多白人和黑人在白宫前通宵示威,抗议政府的私刑残杀。在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九百个白人和黑人佩着黑纱,携带花圈走到州议会议厅,悼念二日第一批被处死的四个马丁斯维尔人。在纽约的黑人区——哈莱姆,在芝加哥、费城、波士顿、洛杉矶和其他城市中,也同样举行了抗议示威和游行。
英国人民对于美国政府不顾国内外人民抗议、处决无辜者的暴行,亦表示深切的愤怒。格拉斯哥大学学生五日一致通过决议,表示对这个处决,深感震惊。北明翰工会理事会、混合机器工会的几个分会和其他若干团体也都抗议这个处决。伦敦工人日报评论称:美国政府杀害了马丁斯维尔的七个黑人,也把朝鲜的每一座城市焚毁殆尽。“让全体英国人抗议这种恐怖暴行。让我们齐声说——决不与一个罪行由马丁斯维尔扩大到朝鲜去的政府打交道。”

联大“斡旋委员会”难产 印、加两国代表都拒绝参加

第4版()
专栏:

  联大“斡旋委员会”难产
印、加两国代表都拒绝参加
【新华社八日讯】美国对我国诽谤案的通过并没有改变它的孤立地位,这个事实从所设斡旋委员会的难产可以证明。这个委员会是美国计划中的粉饰血腥侵略罪行的装饰品,规定应由联合国大会主席和他指定的两人共同组成。由于全世界舆论对美国无理诽谤案的剧烈指责,这个委员会一直到现在还成立不起来。紧接着联合国大会于二月一日通过美国诽谤案之后,大会主席安迪让即表示他将提名印度代表劳氏和加拿大代表皮尔逊为这个所谓斡旋委员会的委员。但是劳氏立即表示他决心不参加这个委员会的工作。皮尔逊也表示犹豫。其后,安迪让仍然发出了正式的邀请,但是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和印度总理尼赫鲁先后于三、四两日声明印度决定不参加这个所谓斡旋委员会。劳氏并于五日将印度政府的决定正式通知安迪让。同日,皮尔逊亦表示不愿意在这个委员会内工作。

侵朝美军滔天罪行 疯狂虐杀我在朝侨民

第4版()
专栏:

  侵朝美军滔天罪行
疯狂虐杀我在朝侨民
【新华社八日讯】美国侵略军在侵朝战争中疯狂虐杀我国居留在朝鲜的侨民,并掠夺其财产。去年十月十七日,美国侵略军窜入咸兴、兴南两市后,曾大批逮捕了我国侨胞,并施以毒刑拷打。华侨联合会咸兴市副委员长张祖熙被捕后,遭受了三次电刑和拷打,最后被美国侵略者用斧头砍杀。其全家六口,从八十岁老母,到两岁幼儿,也一同遭难。华侨徐云昌,被美军从病床上拖去枪杀。在兴南市被捕的二十五名侨胞中,有六个靠种菜园营生的农民被剥光衣服,活活烧死。经营商业的徐振山,半夜里被美军无辜枪杀。
十一月间,有六个美国兵闯入侨胞经营四十余年的国际饭店,砸毁用具,搜掠财物,拷打经理王信言并向他强索女人,在兽行不遂后便举枪打死了王信言。华鲜食堂经理刘维基,也是在同样情况下被击破头部惨死的,六个店员被拷打重伤,全部家产被抢光。在沙堡里种菜园的王树堂,因拒绝美军向他强索女儿,被野兽们打死在菜园里。六十岁的老汉迟至胜,被逼运送匪徒抢来的猪鸡,由于走的慢,被打死在路上。
十二月十二日,当美国强盗们在北朝鲜最后从海上逃走时,逮捕了四百多男女华侨,把他们驱逐到海边去。其中百余青年和妇女被押上匪舰。美国强盗们纵火焚烧了华侨的店铺房屋,以致许多来不及逃走的老人被活活烧死。一个名叫张树堂的侨胞冒火抢救老父,也被打死在火里。十数个拒绝登匪舰的侨胞,被枪杀在码头上。
美国侵略军迭次疯狂的虐杀我国侨胞的罪行,已激起留朝侨胞的莫大激愤,他们正和朝鲜人民一道,积极支援我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为被害侨胞及朝鲜人民复仇。

美帝援法侵越飞机运抵西贡 西贡人民愤怒抗议

第4版()
专栏:

  美帝援法侵越飞机运抵西贡
西贡人民愤怒抗议
【新华社八日讯】美国正继续以军火援助侵越法军。据塔斯社引巴黎《今晚报》消息:美国航空母舰“温德罕湾”号已于二月一日驶抵西贡。该舰载有四十八架战斗机及大量飞机零件。这是最近杜鲁门和普利文会谈时缔结的美法军事协定中规定的美国军事援助的一部分。目前,在印度支那的美国飞机总数已达一百二十六架。随该舰到西贡的,还有美国军官和技师四百一十三人。
巴黎《人道报》消息:“温德罕湾”号的抵达西贡,已引起西贡劳动人民的抗议怒潮。虽然法国殖民当局和傀儡保大曾下令全城警戒,但在该舰到达西贡后五小时,西贡的爱国分子即向美国水兵们正在取乐的咖啡店里投了四枚手榴弹。手榴弹还掷在距“温德罕湾”号只有二百米远的地方。美军当局不得不下令叫上岸的美国水兵“全部回舰”。

在解放了的土地上

第4版()
专栏:朝鲜通讯

  在解放了的土地上
·丁帆·
太阳刚从东山上钻出来,灰白色的晨雾还隐约地留在山顶。西山坡上的小松树,迎着朝阳显得格外翠绿,峡谷旁的黄柞也透射出金黄色的光辉。稻田上的白雪、溪水边的冰屑……还有嵌在矮木房上像鳞片似的青石板,都闪耀着亮晶晶的光芒。我们神往着这美丽和平的景象,舒畅自由地呼吸在这新解放了的土地上,如果不是在战时,简直像旅行到一所幽美的乐园。
里委员长(即村长)李鹤仙和我,还有一个翻译老刘,一共三个人,顺着山角下弯弯的溪水走向米城洞去。这个靠着北山根住有十二户人家的小村子,敌人刚刚逃走,李鹤仙是昨天才由满浦赶回来,而今天他已经开始工作。
找房子、找人、送信、借粮……
我们来到这新解放的地方,地理不熟,语言也不懂,困难是很多的。但李鹤仙却毫不辞劳苦为我们奔走,帮我们找了暖炕,分配人做饭烧水……我们真不知道怎样去感谢他。
在路上的时候,我曾问他回来的情形。
他是在两个月以前随着人民军撤退到满浦的,同行的还有好几个青年小伙子。他们一面像军队一样去战斗,一面做些零碎事务工作。…直到反攻,他又随着人民军与我国人民志愿部队胜利地回到故乡。但是家已经被美国鬼子与李承晚匪军毁坏得破烂不堪了。房子没有了屋顶,院子里堆满了烧剩下的破衣片和焦木板。他紧皱着眉头,眼睛里露出仇恨的火焰,看着这所曾经由自己亲手建筑起来的家,叹了口气便轻轻地走开了。
我跟在他身旁,不知怎样来安慰他才好。说真的,我们不是外人,在反对我们的共同敌人——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李承晚的正义战争中,我们已经变成了亲兄弟。
“这是我早就预料到的。只要留下两只手,等将来我们再盖好的……”在我面前,他挥动着粗壮的胳膊向我说。
这个在战争中锻炼出来的朝鲜人民战士,从他那突出的颧骨和脸上抽动着的筋肉,我仿佛看见了胜利解放了的朝鲜人民,将要从自己的土地上建造起许多美丽的楼房和工厂……
他每天轮流地去附近的几个村子,积极召集劳动党员和群众,商量如何恢复政权工作和支援前线。在很短时间里,他们做了许多工作,如慰问受难家属,就地筹粮支援前线,写标语庆祝胜利,埋设指路牌……并决定村里人到公路上去,设一临时交通站,招待来往军队。劳动党员郑顺久首先报名参加。
一天晚上,天还没有黑,他带我到一个大山洞里去察看防空的地方。当时在那里面躲避的人们还不知道美国鬼子兵已被我们打跑了。当我们弯着腰走进山洞时,在点着松明的亮光里,几十个妇女、小孩、老人用惊奇的眼光看着我们。老李和翻译老刘向他们解释说:
“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是来帮助你们打美国鬼子和解放你们的……”
老刘用朝鲜话亲切地解说着,深怕他们听不懂,而老李也嘀哩嘟噜讲了半天。
他(她)们才收敛起惊异的眼光,渐渐向我们围拢来。
“这会儿出去不要紧吗?……”一个老太婆很担心地问翻译老刘。从她那付焦愁的脸上,可以看到敌人对她们的蹂躏是多么的残酷和没人性!
“放心吧!老大娘,美国鬼子都叫咱们打跑了……。”
她长长吁了一口气,好像吐出许多天以来的折磨和灾难似的,她说:“老天爷,这回总算好啦!”
她连连弯着身子向我们致谢。在她那灰暗的脸上已经露出了欢喜的笑容。
村里的房子差不多都烧光了。埋在地下的粮食也都被敌人抢走或烧掉了。美、李匪军在逃跑以前,还在威胁欺骗她们说:“你们赶快随我们走,要不,等中国人来了都会把你们杀光。到了南朝鲜给你们吃大米,穿皮鞋……”
纯朴善良的朝鲜人民,虽然受了敌人的百般引诱和威胁,可是他(她)们,早就认清了谁是敌人谁是朋友。
如今,他(她)们把埋在石头下面的粮食掘出来煮成饭,像照护自己由远路回来的孩子一样,亲热地招待我们吃。
村里变样了。变得那么新、那么愉快、那么有生气。大人小孩都像办喜事一样地高兴,山洞里的人们也都回来参加各种支前工作,并准备来年生产。崔胜石家里已经开始翻弄自己的土粪,女人们也在整理织布机和棉花,并用木棒槎成一篓一篓棉卷儿;街上到处都可以听到吱吱的纺线声。
晚饭后,这是全村人最活动的时候,孩子们满街飞跑,有的到山上去拖树枝,有的坐在小木车上在溜冰玩。金玉佩小娃娃又在门前唱起了“阿里郎”(朝鲜民歌),少女们也和孩子在一起跳着朝鲜土风舞,唱着“金日成将军颂”的歌子,歌声震荡着山谷,也响澈了新解放的小村庄——米城洞。
当我们的×同志,模仿中国延边文工团曾在北京演出过的朝鲜舂米舞与洗衣舞给他(她)们看的时候,他(她)们简直是喜欢极了。老人们咧着嘴大笑,青年们热烈地鼓掌,小娃娃们顽皮地拿着捣米木棒,直往×同志手里塞,恳切地要求他:“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这些和平勤劳的朝鲜人民,他(她)们是那样挚爱自己的劳动和表现这些劳动生活的艺术,他们也正为着这些幸福生活斗争到底。
月亮从山顶上爬过来,很显明地照在西墙上面贴着的几条用中国字写成的标语——
“中国人民领袖毛泽东主席万岁!”
“中国人民与朝鲜人民的深厚友谊万岁!”
……………
这象征着中朝两国人民,在共同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战争中团结的更紧、更亲密,更有力量。
在这新解放的土地上,一切都充满着新的气象。遍地响起胜利的歌声。在远远的稻田旁,朝鲜战士们在唱着“人民军进行曲”。勤劳勇敢的朝鲜人民,将要用自己的手来修建曾经被敌人践踏过的故乡,用自己的汗来洗清曾经被野兽沾污过的土地;同时,更要用战斗的枪枝,坚决保卫着自己的美好家园和丰饶的稻田。

美国人民的抽血机——评杜鲁门今年的经济咨文和预算咨文

第4版()
专栏:

  美国人民的抽血机
——评杜鲁门今年的经济咨文和预算咨文
鲍昌
杜鲁门在一月中旬向国会提出了每年一度的经济咨文和预算咨文。
如果说,在去年的咨文里,杜鲁门还在为一九四九年的经济危机而哀鸣;那么,今年的咨文就完全是为了扩军备战而加强其对美国人民的榨取,并把美国经济进一步推向通货膨胀的深渊中去。
从杜鲁门今年的经济与预算咨文里,可以看到些什么呢?
首先,我们就看到一个庞大的扩军计划。杜鲁门在“预算咨文”中指出:一九五一——五二会计年度的预算拨款总计为九百四十五亿元,其中直接军费约四百八十九亿元,这还不包括间接军事费用的各种项目。加上一九五○——五一会计年度的五百多亿军费,于是,这两个年度的军费就已经超过一千亿美元以上了。可是,杜鲁门在“经济咨文”中还要求这两个年度的军事拨款提到“一千四百亿美元”以上呢?!
杜鲁门要求这样庞大的军费,但是却完全不管美国人民的死活。据专家统计:制造一架轰炸机可以建筑三二五所独立住宅;制造一艘航空母舰可以供养十万个大学生五年花用。科学家居里更统计出:制造一艘巡洋舰可以建筑十个科学院,并维持其工作一百年。一千亿美元如果拿来解决美国人的生活问题,就可以建筑一千四百万所独立住宅。目前,全美国有一千五百万户住在贫民窟里,这些房子就差不多可以完全解决问题。
杜鲁门制订出这么大的把人民推向贫困深渊的军备计划,却还反手向人民要钱。咨文里公开招认:美国将遇到“通货膨胀的危险”。并且,他无耻地警告人民:军事拨款需要人民的牺牲:“今后多少年都须作巨大牺牲——直到省用毛巾和桌布。”特别是工人,他说:“工人们必须有所牺牲……他们必须接受旨在阻止工资增加(只有生产了更多的货物时,才能提高工资)的工资限制与工资管制。”
实际上,从侵朝战争开始后,美国通货膨胀早就日甚一日了。物价不断高涨,马迪氏物价指数,在去年六月二十日为三九五,九月二十日即涨至四七四·二,到十二月八日更涨至四八七·六。半年来,美国物价上涨约达百分之十五至二十四。其中食品价格从六月底上涨了百分之二十。
工资却未增加多少,半年来仅增加百分之七。和上涨的物价相比,实际工资反而减少,从朝鲜战争以来实际工资降低百分之三十五点六。去年的农民收入也少了百分之七至十一。失业人数仍大量存在,据官方材料:即使在朝鲜战争以后的八月份,失业人数仍有二百五十万人。在十一月中,每星期失业登记救济者超过十八万六千人。
“通货膨胀”与“工资管制”的双管齐下,实质上就是进一步压低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准,这从下面的几个例子就可看出。据去年五月八日《华尔街日报》声称:去年年初几个月若干州的面包出售额较一九四九年同期减少了百分之二十。又据美国劳工部的保守估计,从美国开始侵略朝鲜到去年十二月中,生活费用已上升了百分之四点八,比战前已高出百分之七十八点四。食物价格上涨了百分之五点三,衣着百分之六点二,家具百分之十点六,房租百分之一点五。又据去年美户口调查局报告:一九四九年全美已有百分之五十七以上家庭入不敷出,这一情况到一九五○年更坏。大家请看:杜鲁门在这样情况下,还要求美国人民“牺牲”哩!
除了“通货膨胀”与“限制工资”外,进一步就是减少预算中的“教育、卫生及其他公共事业的经费”。实际上,一九五○年会计年度的预算中,军费已达百分之八十,而关于社会安全、卫生、房屋、教育与劳工的支出只占百分之八。可是杜鲁门就不理会这个情况:在美国的成年文盲有两千万人,失学儿童六百万人。并且,在卫生方面,据前年联邦安全局局长阿斯加·艾文报告:“美国人民能付得起他们必需的医药费还不到百分之二十,约有半数的家庭——有三千美元或不到三千美元收入者——即使能够支付日常医药费,也感到异常困难。”在这里,杜鲁门已把他从人民身上所能刮下的每一块钱,都灌到大炮里头去了。
压榨人民更直接的方法就是增税。杜鲁门在咨文中促请国会“大大增加赋税”。他说:“目前所需要的新的增税,必定使现在一切税源加重。”他要求美国人民:“我们必须更努力工作,减少消费,放弃在农场、企业与家庭设备等方面的改善。”
今年的税已经增加不少了。去年九月二十二日,美国会通过“增税法案”,增税四十五亿美元,增加的税额主要是加在劳动人民身上,新税率使他们的个人所得税增加百分之二十至二十一。在今年一月二日闭幕的第八十一届国会中,又通过了三十四亿的“过份所得税”法案。据统计:一九五○年会计年度的税收为一九三八年的八倍。“增税法案”成为杜鲁门对劳动人民的抽血机,给予人民莫大的痛苦。就连一个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也承认:多数的美国人不能购买急需的衣服、食物和其他必需品。因为他们必须把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收入交付联邦政府及地方行政当局,以完纳课税。
与此相反,独占资本家却发了大财。据美国官方材料估计:去年利润将达二百三十五亿的新纪录,为一九四四年的两倍,或一九三九年的四倍还多。去年第二季,三百二十一家大公司的利润较一九四九年同季增加百分之四六·五。并且,杜鲁门正拟把空军由四十八个大队扩充到六十九个大队。估计在第一年的扩充计划中,飞机公司的政府订货即可达到八十多亿美元。
总之,从杜鲁门的经济咨文中,我们不难看到:美国的战争贩子们正竭尽力量企图把全美国的国民经济引向战争经济,为的是实行侵略以解脱日益深重的经济危机。美国的劳动人民已经付出了极大的牺牲,独占资本家们却攫取了无数的金元。并且,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妄想把战争的火焰烧向全世界的人民。但是,一切战争阴谋者的计划是达不到目的的。摆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他们所幻想的世界霸权,而是全世界人民的坚强反对,和帝国主义制度遭到彻底的失败,以至走向最后的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