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欣欣向荣的苏联文化

第4版()
专栏:

欣欣向荣的苏联文化
汪静江译
译自一九四九四月十三日“新时代”杂志
斯大林奖金是苏联每年用来奖励杰出的科学上的成就、研究和发明、生产方式的基本改良以及文学艺术的卓越创作。它最初设立在一九三九年为了纪念进步科学的导师和共产党以及苏联人民的领袖约瑟夫、斯大林之六十诞辰。斯大林奖金的颁发已成为一个传统性的,对苏维埃社会主义文化的成就和收获作一总检阅的机会。经过这样一番审阅后,在四月九日和十日公布了苏联政府对科学家、作家、艺术家、发明者和改良生产者为他们在一九四八年的工作成就而颁给斯大林奖金的决定。仅就新斯大林奖金获得者的一张名单和政府公告中衔头以及关于因杰出成就而获奖的极简短的记载,就是社会主义文化进步的显著证明。
一九四八年,每一科学和技术部门所做的卓著发现、研究、发明和改良的事实,令人不得不为之惊奇,那一年在散文、诗、戏剧、电影、音乐、绘画、雕刻和建筑方面,都出现了誉满全国的一等作品,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尤其在目前帝国主义阶段,束缚和扼杀科学和艺术,摧残并毁害蕴藏于人民中才能的镣铐,已被社会主义社会和国家制度所粉碎。在苏联的各知识部门,每年都带来了许多新增加的重要科学发现和研究:物理、数学、技术、化学、生物、农业、医药、经济、法律、历史和语言学。其中有些成就在他们特殊的领域里是划时代的。
尤其在一九四八年,卓越的创造产生于极不相同的知识部门里——从浮诺夫的研究宇宙线和拉迪捷夫的研究电子核物理学,到卢白柯夫对古俄罗斯的基本研究和托尔斯托夫对古代库连兹姆的历史和考古的探寻;从以驰名世界的科学家李森科为代表的并完成了先进米邱林生物学的主要研究之农业生物学,到万尼狄克托夫教授把国家社会主义财产作为一个法学的范畴来研究。特别要提到的是技术科学中的某些成就,例如卡迪玛夫和巴柏夫的创造,在它们各个部门中,展开了科学的新的一页。在金属加热和机器及器具上弹性部份的选择方面,以分析和证明的科学计算法,替代过去沿用的以经验为主的方法。
苏联第一流科学家的全部创造的显著特征是在科学上敢于提出新问题,同时又和实践及国家人民的重大需要保持密切的联系。十一年前斯大林举杯祝贺那“不是超然于人民,脱离人民,而是准备为人民服务”的科学,这就是苏联社会主义的科学,这就是它和资本主义国家的科学之基本区别,在资本主义国家中,科学被降到统治阶级的佣仆地位,是反对人民和压迫人民的。
数十名优秀的苏联科学家,如学院会员巴丁、来比得夫和南米沃金,已经以卓越的发明和生产方式的基本改良,而获得一九四八年的斯大林奖金。和他们同列在得奖名单上的几百名设计家、工厂指导员、工程师和技师,他们都是全国闻名的,在工业、运输和农业方面,以进步科学之事实为基础的卓越进步的新的生产方法的发明者和提倡者。在斯大林奖金获得者中有为数不少的产业工人:一绒织厂的助理领班亚力山大·赤金克,一电灯厂的一个女突击队员凡仑丁娜·克列撒诺娃,机车驾驶员伊凡梭罗凡沃夫,磨坊机器工人西门诺夫斯基和却别谢夫,旋盘工人波盖维契、毕柯夫和但尼索夫——以及很多别的工人。
历史证明,正如斯大林所说:“有时候照耀科学和技术的新道路的不是众所周知的科学家,而是科学界里默默无闻的人们,平凡和实干的人们,在它们部门里的改良者”。
在苏联社会这种改良已成为平凡而惯常之事,一个工人因科学成就而获得政府奖金,这在任何资本主义都是不可能的;然而在苏联却很平常,那里每个人的劳动——工人或集体农庄农民,男子或妇女——都是为了人民利益,愉快而有创造性地工作,那里改良的迫切要求统治着数百万人的思想和行动。
如同在先前的阶级社会一样,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体力劳动和精神劳动之间横着不能通过的鸿沟。这鸿沟在社会主义社会是不存在的。在我们现在正向着过渡中的共产主义第二阶段精神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界是会坚决消灭的。这可以由千百个例子来说明,斯大林奖金的名单就是其中之一:普通工人和集体农庄农民的名字和驰名世界的学院会员的名字并列于名单上。
获奖的卓越科学创作、发明、改良、文学和艺术作品等,并非来自国内一二个大文化中心,而是来自苏维埃联邦共和国十六个组成共和国中许多不同的城镇和村庄。苏联的文化成就是俄罗斯人、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乔其亚人、乌兹别克人、亚受培强人、亚美尼亚人、爱斯东尼亚人、拉脱维亚人、立陶宛人和所有在社会主义太阳下繁荣的其他民族的文化成就。
美帝国主义的仆从们孜孜不倦地宣传科学、文学和艺术的“世界主义”,由于他们发现“世界主义”是摧毁为自由独立的人民斗争和达成独占资本雄霸世界的手段,这些大人先生们把“世界主义”的宣传和兽性的盲目爱国主义紧密结合,把它和以它们最恶劣的方式和它们实际应用上对种族论的支持密切联系起来,如同盲目的爱国主义和对任何民族的压迫一样,“世界主义”和苏维埃的思想意识是相排斥,相敌对的。苏联社会和国家制度以及列宁斯大林的民族政策,已经在过去被沙皇制度压迫的各民族中,促成了经济和文化的巨大进步,结果使苏联各民族的文化兴盛起来,这文化是社会主义内容和民族形式的文化。
把共产主义思想贯彻到实践中的决心是和苏联的爱国心密不可分地结合着,这爱国心是苏联人民取之不尽的灵感源泉,是苏联作家和艺术家的灵感源泉,他们的创作以艺术的形象揭示了苏维埃时代人民劳动和事物的内在意义,得一九四八年斯大林奖金的文学作品,大多以先进的苏维埃人物为中心人物。下列作品都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共产主义世纪——以苏维埃人物为主角的:瓦西里·阿然耶夫的长篇小说“远离莫斯科”,弗烈特马·巴柏夫的“钢和铁滓”,西米因·巴巴也夫斯基的“金星奖”,安娜·萨克西斯的“上升”,特及尔培,辛狄贝柯夫的“我们今天的人民”,伊利沙来·马特赛夫的“心底”,乔及·葛略和犹烈·拉普特耶夫的短篇小说,尼古拉·铁考诺夫,米海尔·伊萨柯夫斯基,尼古拉·葛立巴遮夫和孟密·雷勤的诗歌,安那泰列·梭弗罗诺夫,亚力山大·库奈契克和安那泰列·梭罗夫的戏剧,电影“青年近卫军”、“名誉裁判所”和“一个真人的故事”,尚有绘画和雕刻等。
得斯大林奖金的诗歌有西蒙诺夫的“友与敌”,米考莱·巴扎汉的“英国印象”,戏剧是尼古拉·万达的“命定者的阴谋”,其题材一多方面的一是社会主义的友人和敌人以及和平与民主,这些高度艺术性的作品证明了社会主义之优于资本主义,它们的力量在于深刻的真理和崇高的布尔什维克思想,全苏维埃社会主义文化的力量,全苏维埃文学和艺术的力量都在于那里,和这相对照的,帝国主义阵营所表现的一切是思想意识的倒退和没落。如今资产阶级文化所唯一能贡献给人类的是宣传自杀性的战争和空洞的奴隶般的生存和死亡。
斯大林奖金的颁给不但证明了苏维埃文化的现有力量,更证明了它的潜在的雄厚力量,这文化就是为全进步人类所热烈期待的明天——共产主义之文化。

苏联大学生的政治教育

第4版()
专栏:

苏联大学生的政治教育
高世坤译
我们的大学——苏维埃新型知识分子的熔炉——在社会主义的工业中、农业中和文化部门中是处于领导的地位。由于布尔什维克党和苏维埃政府的不断关心,高度热练专家的培养在我国正不停地扩大着。在苏维埃政权的年代中,高等技术学校培养出了上千万的各种部门的专家。目前在我们大学里受教育的大学生有六十七万,比整个欧洲所有国家大学生的总合还要多。我们的中等技术学校的学生有一百二十万。苏维埃政府用于发展国民教育的支出,年复一年的增加着。
五年计划于四年内顺利地完成,将大大地赖于今后祖国科学与技术的改进。一九四六年二月九日斯大林同志在莫斯科斯大林选区选民大会上演说时,向苏维埃科学家们提出了这样的任务:不仅要赶上,而且要在最近时期内超过国外科学所达到的成就。为了实现我们领袖的这个指示,必须要老科学家们和青年科学工作者们底大大地努力。
将来的知识分子干部——大学生和专科学生——的训练和政治思想教育,是各大学和专科学校的校长、教授和教师们第一等的任务。他们的责任不仅是尽量提高教学的质量,给学生们以丰富的科学知识,而且要从政治上去教育他们。大学教师和教授们在自己经常的教育工作中要记住斯大林同志的指示,就是说,先进的科学是这样的科学,“它不应使公认的和老的领导者们自满自足地闭塞在科学神呈、科学包办的甲壳里,应该了解老科学工作者与年轻的科学工作者联合的群策群力的意义。应该自愿地、热情地向我们国家年轻的力量开放所有科学的大门,并给予他们掌握科学高峰的机会。应该承认,科学的未来是属于年青的一代的”。
大学和高等技术学校的共青组织在大学生中改善与加强政治教育工作上应该发挥其大的作用。因为几乎一半的大学生加入了苏联青年先进的队伍——全苏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他们正是社会主义祖国的火焰般的爱国主义者,千百万的大学生与专科学生为了成为坚强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建设者而倔强不挠地钻研各种知识。但是共青组织在大学生青年工作中是有严重的缺点的。高等和中等技术学校里很多共青组织对行政上,对教员们和对党的组织在提高教学与思想教育工作上,在巩固纪律上,没有给予应有的帮助。
苏联底高等技术学校应以共产主义的精神来教育青年,因此除了高深的文化和技术知识外,还要教育苏维埃的人们认识社会的发展法则,指引给青年们马列主义的世界观,来培养国家底社会政治生活的积极参加者的后备军。学民、学习、再学习,学习马列主义,这是苏联大学生的神圣义务。但某些党的和共青的组织里造成了一种错误的见解,认为大学和高等技术学校里既然有社会政治科学的教育,便可以免除他们经常从事大学生的马列主义教育的必要。结果在乌克兰不少的大学和高等技术学校里教育的进行便只限于低浅的思想水平,而降低了社会政治科学的水准。以致于勒沃夫和基辅大学内党和共青组织竟让一些讲师用资产阶级国家主义的论点来解释历史和文化。
大学生和青年学生的思想教育的重要任务,是在于不倦地宣传苏维埃的爱国主义思想,在于说明苏维埃制度比资本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说明我们国家的科学与技术、文化与艺术比资产阶级国家的优越性。我们所有的科学教育应贯串着马列主义思想的战斗精神。不可饶恕的,是哈尔科夫铁路交通工程专科学校的讲座竟然有个别不成器的讲师,夸耀美国和其他资产阶级国家的车头制造技术而贬低苏联车头的制造成果,贬低哈尔科夫当地制造的苏联最现代化技术的内燃机车头。党和共青组织的义务就是要用苏联民族的骄傲精神,用警惕的精神来教育大学生青年,阻止这些和类似这样的阿谀外国腐朽了的资产阶级文化和西欧道德的现象。
引导大学生去积极参加社会政治活动是重要的思想教育方法。大学生应置身于独立劳动的洪流中。大学生青年要在做选举运动的宣传员中,在与工厂、集体农庄、拖拉机供应站及国营农场、普通学校和工业学校等的青年们接触中深刻地多种多样地去认识苏联的实际活动,而获得实际的经验。
一些大学和高等技术学校共青组织,在政治思想和组织活动中存在着许多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没有战斗性和主动性。共青团员经常站在社会活动之外,在学习上不能起模范作用,共青委员会对个别大学生破坏纪律的事实采取漠不关心的态度,共青团的会议还没有成为教育团员的真正学校,在讨论会上提出的都是些不关紧要的问题,共青组织没有帮助青年去怎样正确地从苏联的立场分析和认识我们的确实情况。
共青组织在党的正确领导之下,大学共青工作中的缺点是能够克服的。党有义务帮助大学共青组织去改善一切学习与教育工作。
苏联的大学生就是我们科学与文化的将来。因此,教育新的一代的苏联知识分子去忠实于列宁斯大林的伟大事业,去忠实于共产主义的事业,对于大学和高等技术学校的党和共青组织来说,再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任务了。
(“真理报”社论)

我怎样做校长(续二)

第4版()
专栏:

我怎样做校长(续二)
郭洛瓦德伊作
(三)对教师的工作
大家都知道,教员集体的力量在于组织性。但谁应该做这方面的工作呢?校长?党组织?还是职工会组织呢?显而易见,大家都来,用统一战线的方法。成功的前提在于努力的共同性。
我当校长者的任务究竟是什么呢?
我想,我的任务首先在于:正确地部署力量;不断地求教师的思想水平、政治水平及业务能力的提高;创立在改进教学工作质量上可进行创造性的研究与努力的条件;最后,尽量设法帮助教师的公共活动。
初看起来,这一切好象都很简单,平常而容易完成。但事实上,这些任务复杂得要作很大的努力和不懈的注意才能完成。
我通常在学年终了时按教师的才能与本领为将来而布署人力。一年的总结,明显地表现了各教师的才能;这时候最好进行必要的重新布署。但不应该忘记,这一工作常常引起被调动者的不满,有时候并触伤教师的自尊心。因此,事先和教师谈判,获得他的同意,乃是非常重要的。只有在不得已时才以命令行事,而不犹豫不决不敢采取这一为了工作利益的办法。
主要努力的方向,当然是对教师进行思想教育和政治教育,并提高其业务质量。这是决定性的因素。假如一个教师经常注重自我修养,假如他一贯注视政治上的重大事件,知道先进苏维埃科学的理论与实践,则可想而知,他会在任何学校工作部门的自己实际活动上正确地解决并实践任何问题的。
我们每月抽出四天的时间供教师自修。在每一次研究“联共(布)历史简要读本”的学习开始以前,在自修马列主义起源的研究班上课以前,或最后是在科学普及讲演开始以前,我们进行短短二三十分钟的政治报告。这种通称的政治报告几分钟,已成为传统了。教师们急迫地等待着政治报告,报告人应该很好地准备,以求满足我们集体的要求。做报告人的,便是我们的教师。
我们每月为教师组织两次科学普及报告,说明苏维埃科学与技术的成绩。我们力求包罗各方面的知识。虽然如此,但约有一半报告是专论教育学、教授法、心理学的。
交谈会、研究班,阅览学校的各教授法文集中教师的纲要与文章——这一切便提出了关于教师致力于自我修养与致力于提高自己的思想水平、政治水平的完全概念。这使各教师的长处与弱点有可能显露出来,并使必要时帮助他们也可能了。
为那些因家庭关系而难以上普通的学习课和为上课而准备的教师,我们则组织专门的学习课,力求为他们创立最好的学习环境。
给教师以准备报告的个人任务这种方法,是有很大的益处的。通常要抽出两三个月的时间准备每一个这样的报告。同时还要注意,准备报告这一工作应该成为获取与巩固各方面的科学知识的刺激。
这一工作的结果以画面形式交与我,并常常用于教授法文集中。
教师的创造可能性是很大的,但要实现这些可能性,则需要有利的条件。创立这些条件,便是校长的任务。例如假使有一个教师在研究实物讲授问题或绿化校园问题,或是他将自己的任务定为研究“学生守则”发扬的实践,他便需要帮助他选择必要的读物,保证他可以获得材料,给予他以机会去访问这些问题已被很好地研究过并很好地实践着的学校。
全校对于每一个教师的工作应该是血肉相关的,应该注视着它,并以同志态度的批评推动它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我们这里没有一个教师没有研究过一个创造性的教育实践问题。不这样,各教师及全学校的生活和工作便不可能有充分的价值。
硬性而明确的学校作息制度,是教员集体进行生产性工作的当然条件。
校长对于教师工作无组织性的表现,应该是不能容忍的。
这一切终于造成了学校全体及教师个人的工作环境。
大家都知道,没有公共工作的教师,不能认为自己的生活和劳动有充分的价值。教师的高尚活动的特性便在这里。校长、职工会地方委员会、党组织,应该关心这一问题。在学年开始的时候,必须使文化娱乐教师附属于一种生产,附属于集体农场或国营农场。
这样,组织并团结教员集体,便意味着促进其一切业务的、社会的与政治的品质的繁荣。这里是校长的首要职务。
(四)对学生的工作
校长最困难的任务,乃是组织学生。
教员集体与学生集体是同时成长巩固的,有直接的相互依赖关系。但学生集体仍是需要有特殊的注意和特殊的工作的。
这里的主要问题是这样的:学生组织的工作计划;全体的和各级的学生会议;与第七级和第十级的学生及家长共同举行公开的教育会议;对共青团、儿童团及学生委员会的工作;领导学生的“出版物”;组织级外的和校外的工作。
学生组织的计划通常是按月编制的,编制时有附属于共青团、儿童团及学生委员会各部门的教师参加。
我对于学生会议格外注意,自己慎密地为参加这种会议而做准备工作,并也要求别人如此,因为我认为只有准备得很好的全体的或各级的学生会议,才能帮助组织学生集体。
我通常亲自主持同时入校的一整批学生的全体会议。这种会议历时二三十分钟,不选主席团,这种会议讨论的问题是:“学生守则”,每日作息制度,每月成绩总结,公益工作。我们也谈到破坏品行守则和标准的问题,最后,还谈到应该作为看齐标准的、劳动上与品行上的典型。
我在出席学生会议时为自己定下的基本要求,便是思想要简单动人。
我力图用声调的抑扬,有时候还用默幽及苏维埃的和俄罗斯的古典文学摘句来掌握会上的注意力。我需要使学生明了我的要求是什么,及为了完成我的要求应该做什么。
两三个学生的发言,便使会议结束了。我便建议要求全体学生完成我们的决定,委托学生委员会的某某部门通过其值班者审查执行,委托某某级长在某某方面帮助某某学生等等。
各级的学生会议由级任导师主持。这里是选主席团的,并作会议记录。各级会议的决定,在问题与学生委员会有直接关系时,转达给学生委员会。
公开的教育会议每年举行三次:九月,十二月,三月。议程上有一两个问题,大部份则是级任导师关于成绩情况的报告。三月份时,议程上补充一项关于准备考试的问题。这种如上所述有第七级及第十级学生及其家长出席的公开的教育会议,对于学生是一种很好的教育。他们在这里获得教师及亲戚对于自己的劳动与品行的坦率评价。
可想而知,级任导师及一切教师在这种教育会议上发言时应该足够有策略和审慎。家长关于这一点也获有预告。
共青团和儿童团的组织,是团结与组织学生的基本核心。这些组织的活动,在很大的程度上决定着学校教学工作的成绩。这是不应该忘记的。
对于整个这些组织顽强地做工作,必须不仅限于象对于其组成环节(各级共青团小组、儿童团小组等等)所做工作一样多。这里要最多地制定和确定着共青团员与儿童团员的品行、成绩及社会积极性。共青团小组组织者及儿童团小组长,是由我格外慎密地选择的,因为他们在各方面应该是无可非议的。
正是他们对于一个同志组织着及时的帮助,预告他,在共青团委员会或儿童团支队委员会上提出关于他的问题,并最后于必要时,在共青团会议上或全校会议上谈到他。
实践表明了:在全体大会上讨论各儿童团员与共青团员的成绩与品行问题,对学生集体有极大的影响。当然不应该被这一点迷住了,但在个别情况下,这是可能起很大作用的。
采行一切重要的学校措施以前,共青团委员会会议与儿童团委员会都是事先要进行讨论的。假如问题非常重要,实行起来必需学生集体的努力(绿化校园,准备展览会,赴集体农场的田地里等等),则将问题提交全校生会议讨论。(未完)

列宁和人民

第4版()
专栏:

列宁和人民
亚历山大·毕滋门斯基著
胡扬节译
一个为劳动人民谋幸福的人底伟大是无限的。在古代神话或民间传说中,还没有发现过这样伟大的功绩。完成这样伟绩的人,人民对他有无限的尊敬。
这个人便是列宁。不是诗人的诗篇,不是雕刻家的纪念碑,也不是音乐家的歌唱,使他获得如此光荣,他的光荣是具体体现在人民的新生活中,他们的新生活的道路是他用伟大的劳动所铺平的,那就是为什么列宁的名字传遍每一个地方,为全世界每个角落千百万人民念念不忘的原因。
× × ×
一九一七年十一月、在彼得霍夫。
在曾经积极参加攻击帝俄专制城堡——冬宫的第三团营房中正举行着一个会,穿灰色军装的工人农民们,跑到台上,欢呼工农政府的成立,庆祝苏维埃的胜利。
听众给予不善于讲话的人以亲切的鼓励的欢呼。讲话者尽力表示出他们的信心:好日子已经开始了。他们感到现在自己才是国家的主人,才是国家生活的创造者。但是他们不知道怎样使这些感觉用话说出来。他们因无限的愉快而高挺着胸膛。但什么是这些愉快的巩固基础?什么东西使得他们今天带着这样对前途的光明的信心去讲话呢?
街上的情形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十几个人,有工人、水手和士兵,带着几大叠刚从印刷所拿出来的传单,涌进大厅去。传单很多,在座的每个人都得到两份历史上最伟大的,用浅红色纸印的,象厚纸板一般粗糙的文件。
那是和平法令和土地法令,两本书的下边都签有列宁的名字。
大厅上很寂静,比地球上任何时候都庄严肃穆。士兵们粗庄的手抚摩着粗糙的篇子,好象他们希望把深沉的感谢传达给曾使他们的理想变成现实的人。法令上清楚而明确地写道:
由于十月革命(公历十一月六、七日)的胜利而成立的,为工人、士兵和农民的苏维埃所支持的工农政府,向所有交战国家及其政府提出:立即开始正义的民主的和平谈判。……
“立刻毫无报偿地废除地主土地所有权。……永久废除土地私有权。……一切土地,无论国家土地、皇室领地、寺院土地、教学土地、工厂土地、祖先遗产、私地、公地、我农民的土地……均属于全体人民所有,归耕者使用。”
忽然,一片有力的欢呼声响彻大厅。几百只手拿着红色的法令传单高高地举起,不断的摇动,作为他们斗争的旗帜,生命的旗帜和将来的旗帜。
旗帜上绣着列宁的伟大的名字。
× × ×
列宁给予全苏联和全世界人民的,不可能用言语表达,甚至也不能逐一列举。因为即或一千册书也不会充分说明,何况一篇短短的文章?但是,我们只要拿苏联生活中的任何一片断来看,列宁的天才、预见和智慧反映在其中好象在镜子里一样清晰。这就正是列宁的伟大。
当一个人驾着飞机飞翔在平坦的聂泊尔草原的上空,展开在机翼下的广阔的乌克兰流域的景致是特别动人的。宛如工程师的蓝色图案一样,一道弧形切断了这条河,弧形的两侧,住宅、工厂、建筑物毗毗皆是。铁路网从那里向四方辐射。这是苏联人民的光荣,是他们足以引为自豪的——用乌拉德米尔·依里奇·列宁名字的聂泊河水电站,它是纪念列宁的一个最好纪念物,因为它体现了伟大领袖的理想。
试阅读列宁选集第二十二册、四三四页,倒数第二段:“科学与技术工作计划大纲”:
“应该特别注意工业和运输业的电气化以及农业上电力的使用……”
这篇文章写在一九一八年四月,正当全国陷入内战,饥馑和经济困难中,英、德、法、日的干涉军从各方面向年青的苏维埃共和国进攻的时候。
一九二○年严冬,列宁向苏维埃会议提出苏联电气化的计划。这个计划是由国内第一流工程师在列宁的发动和指导下草拟成的。
一九二一年夏天,列宁报告电气化计划初步成绩时说:
“开始时有一万二千千瓦电力是很平常的,也许熟习美国德国或瑞典电气化情况的人们会笑我们,但是,谁笑在最后,谁才笑得最好。”
从那时起,几十座的电力站在苏联建立起来了。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末期,苏联发电量已从世界第十五位(一九一三年)上升到世界第三位,在欧洲则为第二位。当时,最大的一个电力站是聂泊河岸上的列宁水电站。它是社会主义工业化的象征。
聂泊尔水电站象其他由列宁的天才或他的发动而建立起来的东西一样,是他发现的真理的力量的具体表现。
无数人类进步的恶毒的敌人,曾竭力阻止到达真理的道路,企图粉碎和消灭真理,或者迫使他们叛变!但是,所有这一切企图,都是枉然的。
希特勒匪徒占领了聂泊河水电站,他们企图强迫工程师继续在被占领的电站工作。然而,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为法西斯服务。布尔塞维克的地下组织和游击队组织,把法西斯统治下的区域,变为一座猛烈的火山。
被苏军击败逃跑前,纳粹军队破坏了电力站。毁坏了十段堤坝、水闸门及其他许多设备。但是,这种野蛮的行动,不能破坏列宁的不朽事业。
在战争时期,一九四四年三月的一个晚上。希特勒匪徒第一次从热波若叶被驱逐之后,聂泊尔水电站的一架直流发电机,首先开始转动起来。它的总量是三千千瓦,电灯第一次亮了,苏联人民——热情、明智、意志坚强的民族——认为是聂泊尔水电站再生的预兆,是苏联是力更进一步发展的开始。
聂泊尔水电站的重建是一桩惊人的事业。苏联人民不仅必须与巨大的河流斗争;不仅必须收拾几千万立方米尺的毁碎了的混凝土;而且必需与美国电力公司的阴谋斗争。该公司供给了三套不能用的推力承轴,同时还拖延第一涡轮发电机电力装备的交货日期。
在摄氏零下二十二度,工程师和工人们在二十公尺高的高地建立起分电站来。他们把旧有的零件凑集起来装置第一座蒸汽发电机;安好推力承轴,四个涡轮就开始转动了。
他们为了恢复用列宁名字命名的电力站而辛勤地工作着。他们胜利了,列宁的旗帜飘荡在他们的头上。
我们可以告诉在一九一八年讥笑苏联电气化,以及在今天还发出假笑的人们,事实是这样的:聂泊尔水电站正以最大速度在恢复着。正在解决两个大问题——增加电力和在苏联最新的技术基础上扩大电站。战前,聂泊尔水电站从开始建立到完成,费了十二年时间。现在,这项工作只需要一半的时间。
这将决定谁会赢得最后的笑。但列宁已回答了这个问题。
× × ×
一九二○年十月在莫斯科。
在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三次代表大会的讲台上,列宁发表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讲话:
“因此,现在年纪在十五岁的这一代,在十年或二十年内,将生活在共产主义社会里……”
这些话,给在座的青共团员们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休息时间,一个穿着宽大的补绽短裤的孩子走到列宁跟前,兴奋得结结巴巴地问他道:“乌拉基米尔·依里奇、真的吗?你的意思是说我——我……将生活在共产主义社会里!”
列宁的眼睛发亮了。他深深地激动着。
“是的!”他大声的回答说。“是的!你!你,我亲爱的同志!”
小孩高兴得鼓起掌来了。转身跑回大厅去。列宁从后面盯视着他,面部严肃而紧张。他似乎看见这小孩,长了十六岁,参加第八次苏维埃临时代表大会,倾听着伟大的列宁事业的继承者——约瑟夫·维塞里昂维奇·斯大林──的讲话:
“总之,我们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共产主义的第一步——社会主义。”
× × ×
三十一年以来,苏联人民在沿着列宁指示的共产主义道路迈进。为反对资本主义而斗争的世界各国千万工人正集合在列宁旗帜的周围。光明前途的曙光愈益明显的照耀着现代世界——条条道路通向共产主义世界。在斯大林领导之下,我国实行共产主义的时候临近了。资本主义腐朽的躯壳崩溃之日也不远了。
列宁说什么。将来就一定是什么。

土改后的北大留生产缩影

第4版()
专栏:

土改后的北大留生产缩影
张克仁
蠡县北大留村,今年没有一块荒地,地里看不见野草,这象征着农民生产情绪的高涨。已往好议论生产的老头子现在也点头称赞着:“今年人们种庄稼的心情大多了。”这种现象不是偶然的,而是土改给他们带来了无限的生产热忱。
现在他们一谈起来,还断不了回忆起过去痛苦的生活,因为过去不合理的制度给他们印象太深了。崔老昌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线地说:“现在我们解放了!过去我们劳动了一辈子,也没有过着这样得意生活。”崔保僧说:“郑村的蒋世因为坐过道台,就可拢赌卖料面,他的弟弟因为借着这点势力就可以公开的抢劫。那年北大留村崔小方刚借了一头牛犁地,还没有拉到地里就抢走了,明明知道是谁犯了法也没奈何!那时是地主的天下,上诉无门啊!”过去在他们贫困的生活中是一片饥饿的回忆。三百多户的北大留,因饥饿偷庄稼的就有二十多户,讨吃的十二户,打短工的一百多户,村中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户长年要掺糠拌菜为食。可是经过土地改革,这些现象已不复有了,二百多缺地户分到了土地,其中七十多户分配了房子,就是耕畜也大体上得到解决,独喂和伙喂的占三百五十户。去年在结束土改中,村中又买回十一辆水车,七只牛和八十多件农具分给农民,这些都给今年生产打下了基础。
今年时间的可贵,它证明着农民劳动强度的增高,他们说:“要是过去,象这样长天大日头,大树荫下的人们都会用吐沫星子把时间淹完了!”可是现在就是趁歇晌召开一次会也不容易,不到起晌,早已经着了急,已往对劳动害臊的妇女,今年都卷入生产的洪流里,丈夫带领妻子耕作,母亲勉励女儿生产,到处可见可闻。崔鹤年的儿子参了军因为儿媳张彩棉参加了劳动,地里往年作不退的活,今年早已料理完毕。组织劳力参加生产已为群众重视,村中成立的妇女生产组十八个。全村三百五十六个劳动妇女,今年有三百二十七人参加了田间生产,增强了村中四分之一的劳动,他表现了今年生产的群众性。
从许多农民谈话中,精耕细作已成为今年生产中的共同特点。特别是造肥从今年春天家家就吵起来了:为了造肥、养猪今年在北大留村比以往任何一年都盛行。沿着街道直到每户的院内都堆成猪圈,养猪的户数占全村的户数三分之二,生产委员说:要说去年养猪就不少,才养了一百四十只,今年已有二百多只了。拾粪更为重视。甚至有的人走出门大老远,因忘记了背粪筐,又扭身去取,崔老和连鸡粪也拾起来,胡老虎和他舅在五月一个月中拾粪五车。除了集肥,买豆饼也很普遍,今年大家手里有些积蓄,买豆饼更不吝啬,崔文柱等四户在一个集上就买回豆饼三千五百斤,于进声卖了一百斤棉花完全换回豆饼,因此施肥比往年大大改观。据村中十户调查,战前每亩上粪一车半,现在每亩上豆饼三十斤,上粪两车半。在耕作上,过去耕地一遍的占百分之四十,耕地二遍的占百分之五十,只有百分之十的户数耕地三遍。从今年入春以来耕地三遍的占百分之六十,耕地两遍的占百分之三十五,只有百分之五的户数耕地一遍。由于精耕细作,今春虽天旱麦子收获也没有什么减产,崔过义麦地每亩上粪四车浇水三遍,锄了三遍,每亩产量一石二,刘希林每亩上粪四车,豆饼五十斤浇水五遍每亩产麦达一石七斗,平均每亩仍保持了八斗的产量。
土地,在结束土改的今年,农民已把它珍贵得象一块“刮金板”,于大进的叔叔准备拿一块地,并贴九十斤棉花去换于大进村南的一块地,已往不太重视土地的大进现在都说:“就是给我再多一点也不换”。村中人们常常为了多耕一垄地,也要吵进村公所来,村干部为着调解土地的争持显得紧张起来。今年人们对土地的认真,将是生产长一寸的象征,崔保僧分配的四亩地,就锄了四遍。连多年积存的草根也翻了上来,他们对土地不再象过去剃头一样浮皮过一下,因为土地已经回到自己的手里,自己真正当了土地的主人。

访作家王统照

第4版()
专栏:

访作家王统照
柏生
最近记者走访了由青岛来平参加文代大会的老作家王统照。
王先生是“五四”时代与茅盾、郑振铎等同为文学研究会发起人之一。他写了许多小说和诗,曾在青岛山东大学及上海暨南大学执教。王先生在抗战前藏书极多,但后来均被日寇所毁,这是他至今谈起来还觉得最伤心痛恨的一件事。
抗战期间,他和郑振铎等诸位潜居上海,过着艰苦的生活,不但精神上不自由,就是生活上也受着压迫,他常常只能喝一碗稀粥或到街上买一两个烧饼充饥。
他写的小说最早的如“一叶”,其后如“山雨”等都是反映了当时社会的现实的。“山雨”是以九一八事变前后的农村为主题,一部二十万字的长篇小说。这部小说当时曾被国民党以提倡阶级斗争的罪名禁止出版。以后他又写了“春华”,写的是“五四”运动以后学生的革命故事。王先生说他现在又正在准备写“春华”的后部,题名叫作“秋实”。
谈到解放区的文艺作品,他认为这些作品都是那么真实,如写农民的作品,语言、情景,读起来就非常亲切透澈。对于赵树理的作品,如“李有才板话”等,王先生极为推崇。他说从这个作品中不但看出了作者的写作态度的诚恳,并且在文章中发挥了作者的个性,写的真切而饶风味。
王先生认为毛主席给文艺工作者指出的方向非常重要。文艺工作者只有为工农兵服务才有出路。毛主席的文艺方向,指明了过去为资产阶级作消遣的文学的谬误,文艺工作应向广大、普遍的大道上迈步前进,实是划时代的重要主张。
王先生说,这次的文代大会就是在这个方向下,大家从四面八方会聚起来的,这可以说是历史上从来未有的一次盛大聚会,假若没有毛主席的指示方向,没有马列主义做领导,没有人民谋求解放的斗争,怎么能有这次空前的大会!这一切都表现了现在人民力量的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