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纽约保卫和平大会胜利闭幕 拥护和平委员会成立 在美国积极进行保卫和平运动

第3版()
专栏:

  纽约保卫和平大会胜利闭幕
 拥护和平委员会成立
在美国积极进行保卫和平运动
【新华社北平三十一日电】塔斯社纽约讯:文化与科学界保卫世界和平大会于二十七日闭幕。这个由美国科学家、艺术家、及自由职业者全国委员会召开的大会开了三天,通过决议,号召进行反对法西斯主义与阻止新战争的斗争。大会产生了文化与科学界拥护和平委员会,负责将大会决议通知美国人民、美国政府和联合国组织,及在美国组织保卫和平的积极运动。
【新华社北平一日电】塔斯社纽约讯:纽约和平大会所选出的文化与科学界拥护和平委员会招待新闻记者称:大会已胜利闭幕。它表现了美国人民要使美国供世界各国间互相沟通的途径,保持畅通的意志。它还表示一切的分歧都应该用和平谈判来解决。
作了实行大会关于推进美国和平运动的第一步,拥护和平委员会宣布发起“和平签名运动”,采用请愿书的形式,邀请千百万美国人民在上面签名。这个请愿书将于五月三十日“美国纪念南北战争以来历次战争中阵亡战士的全国节日”递交杜鲁门。各大都市的进步知识分子已开始准备一连串的地方“文化与科学界拥护和平大会”,传播大会宣言到广大的美国居民里去。据艺术家、科学家、自由职业者全国委员会说:各地拥护和平委员会召开这类会议的不完全的日程表上已经包有纽约、费城、巴尔的摩尔、底特律、圣路易斯、洛杉矶。还有许多城市也在进行准备中。

纽约保卫和平大会上 苏联是拥护和平的 苏名作家法捷耶夫演词

第3版()
专栏:

  纽约保卫和平大会上
 苏联是拥护和平的
 苏名作家法捷耶夫演词
【新华社北平一日电】塔斯社纽约讯:在纽约科学与文化界保卫世界和平大会的三月二十七日全体大会上,苏名作家法捷耶夫发表长篇演说。他说:
苏联人民是拥护和平的。不带偏见的美国人和西欧人在进入我国领土时,没有一个不体验到我国整个空气中那种坚实和平的生活脉搏。建设莫斯科的二十五年计划,在苏联欧洲部分的广大草原区域植林,以保证高额农产的计划,科学院会员李森科大规模种植多年生产小麦的实验,莫斯科艺术院的新作品,公民们的愉快而乐观的心情,报章的平静语调,孩子们的清亮的声音。现在我国抚育着这样众多的孩子,他们是生命的标志,是生活达到最美好,最有希望的境地的象征。
苏联是拥护和平的,尽社会主义国家的力量来拥护和平,他充满着创造性的计划和对前途的信心。一九四九年数达四千一百五十亿卢布的庞大预算中。几乎百分之四十的经费投资于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以百分之三十用于文化方面。苏联在一九四九年有四千万在学儿童,将近二百万大中学生。
的确,世界上有些人,甚至有些报纸认为:我们,也就是说苏联全体人民,支持我们政府的和平政策的坦率无隐的表示,是“没有言论自由”的表现。但是,我们愿意问问,某些报纸露骨地鼓吹新战争,可以当作是“言论自由”的表现,而一切人民(无疑的也包括美国和苏联人民在内),支持和平的诚挚的努力,却被认为是不自由,这是什么时候,由什么人规定的道理呢?
在这一世界上,唯有真理才是自由的。在解决世界上谁较比自由的问题以前,必须老实地确定真理在谁的方面。
法捷耶夫在详述十八世纪美国独立战争以来美苏两国人民深厚的友谊之后说:在苏联和美国的人民共同流血,反对妄图称霸世界的德国纳粹之后,如果我们两国伟大人民不能够找到共同之点来保障全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的和平,将是奇怪的。
常常有人问我们苏联人民对美国人民的态度怎样。我觉得如果我从我最熟悉的领域上来谈,这个问题是最容易回答的。根据一九一七年至一九四八年全苏出版局的统计数字,有二百零六个美国作家的作品(我所谈的只是文学作品)在苏联被译成俄文和别种文字。二千二百四十五种美国书籍,共印行了三千九百七十万零九千册。这里面有杰克·伦敦的著作,辛克莱、汤普生、马克·吐温、奥什利、德莱塞·古柏、史坦培克等人的著作。这就是人民对于反映了过去和现在美国人民生活的美国文学所有的兴趣。
从这里面你们可以看到某些美国记者还有美国的官方机关所散播的武断之词,说什么苏联人民否认美国文化,并且极力把自己局限在自己的民族文化的范围内,是何等不公平。是的,苏联人民是以为艺术上任何一件伟大、真实和纯朴的作品,都是从民族的人民大众的土壤上滋长起来的。这样一个无可置辩的真理是他们的出发点。苏联人民确是以他们自己的民族文化自豪。俄罗斯人民的民族自豪感之所以产生,除了其他的事情外,也是由于他们知道:从十九世纪到本世纪初,俄罗斯伟大的经典作品——托尔斯泰、戈果里、屠格涅夫、柴霍甫和高尔基的作品,对美国文学发展的某些方面起了丰富的影响,史丹尼斯拉夫斯基的体系在美国的戏剧学校中使用着。俄罗斯剧作家的剧本在美国舞台上上演。对苏联文化与俄罗斯文化的热爱,引起了对其他民族与国家的文化中任何一点先进与进步的成果之尊重。这种互相尊重与爱好,标志着苏联各民族的友谊。对美国文化所创造的每一点先进与进步成果的深巨的尊重,反映在对美国文学的兴趣上,这一点我刚才已经向你们介绍过了。
进步力量的国际团结的理想,并不表示轻视各国的民族与文化上的自由。它与实际上掩饰种族优越论的毫无根据的“世界主义”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情。
读到二月六日的华盛顿明星报关于声名狼藉的北大西洋公约的言论实在令人大为惊讶。该报竟认为大西洋公约是建立“欧洲合众国”的第一步。该报要求欧洲各民族“忘却民族自尊”,这是轻视有千百年悠久文化的欧洲国家。该报自信地说:“英国人必须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抛弃他们的自尊”。法兰西被该报称为欧洲“最有野心”的国家。该报并以如果法兰西坚持要表露它的民族自尊,就会“崩溃”相威胁。我不知道是谁使该文作者有这样的权威的,但是他竟敢于说:“美国自然是这种政策(即建立北大西洋公约然后建立欧洲合众国)的基石。”照该文作者看来,北大西洋联盟各国间的疆界倒不如美国国内的疆界重要。
在尊重大小国家民族文化的环境中培养起来的我们苏联文化工作者,不能不认为这种条约是要谋害各民族的自主权,要溶解他们的民族文化,要使他们的本民族政策服从于某些强国中企求世界霸权的贪得无厌之徒的利益。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明显地看到了那种实施邱吉尔在富尔顿宣布的种族论的趋势。
有人说,这个公约和集团是用来防止侵略的,因为据说苏联是在同时威胁欧洲、亚洲和美洲的人民。但是人们只要看一下世界地图,就可以知道这种话是从有偏见的人的阵营里散布出来,以迷惑没有经验的人们的。从格陵兰,经冰岛、英国、葡萄牙、西班牙、德国、希腊、近东和中东各国,太平洋诸岛到中国和日本,难道苏联有它自己的军事基地吗?在希腊、埃及、外约但、伊朗、印尼、越南和其他国家里,难道苏联驻有军队吗?
这些事实在在都说明了新战争的威胁不是来自苏联,而是来自世界上热衷于发动血腥新战争的国家里面的贪得无厌的人们。但是,发动新战争的人们记住:世界各国人民决不会进入新战争,如果有谁企图强把他们拖入新战争,全世界的人民将会严惩这些新战争的发动者。因此,苏联人民将尽他们最大的力量,支持美国人民的进步领袖所表达出来的美国人民争取和平与巩固和平的愿望。
对于和平与各国的共存最表关切的,首先就是一切老百姓、妇女和母亲,因为如果发生战争,将意味着他们的儿子的死亡。因为有些人不顾刚过去不久的历史教训,企图把科学与技术上巨大的发现不是用来增进人类的福利,而是用来毁灭文明的果实,用来消灭千百万儿童、妇女和老年人。这就说明了,善意的人民保卫和平的努力,首先必须紧密地与世界各国巨大的人民群众运动结合起来,为争取和平、压制战争贩子这个共同目标而斗争。
不分民族与种族,不论政治与宗教的信仰,一切反对战争势力的和平力量万岁!各民族在争取持久和平斗争中的友谊万岁!争取全世界范围的和平!

沈阳制药厂复工 将制造维他命与璜安剂

第3版()
专栏:

  沈阳制药厂复工
 将制造维他命与璜安剂
【新华社沈阳三十一日电】规模宏大的沈阳化学制药厂总厂及五个分厂,已于上月正式恢复生产。总厂化验室已研究出维他命及各种璜安制剂的制造方法,即将开始制造。该厂所属的另外五个分厂,现亦在加紧恢复中。

“参加非正义战争是罪恶的!” 纽约两万群众聚会 响应保卫和平号召

第3版()
专栏:

  “参加非正义战争是罪恶的!”
纽约两万群众聚会 响应保卫和平号召
【新华社北平三十一日电】塔斯社纽约讯:文化与科学界保卫世界和平大会于二十七日在麦迪逊广场召开群众大会,到会者二万人。会场拥挤异常,情绪热烈,构成和平大会的高峰。尽管有警察的严密布防,反动报纸的威胁,和黑色百人团一类组织在会场门口的巡逻侦察,麦迪逊广场还是充满了听众。当讲演人痛斥反动派分化和削弱和平力量企图的时候,会场中一再响起示威的欢呼与雷动的掌声。
群众大会开始时,由退休的犹他州圣公会主教,白发老人摩尔顿祈祷和平。接着著名的黑人历史家杜波依斯登上讲台,当众宣布:和平大会代表一致决议“不准再有战争”。
古巴代表,学者维拉米尔宣称:“人民必须拒绝作战,因为参加非正义战争是罪恶的。”他说:“古巴代表团在全世界人民的面前斥责那些包围苏联和制造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罪犯们。”
好莱坞进步影片编剧家和导演劳森在会上发表演说,宣称这个和平大会和群众大会是值得纪念的,因为它们决定“用高度的热情把世界从战争的黑暗转向和平的光明”。劳森说:美国侵略政策的纪录是很清楚的,而且可以从国务院公布的东西中读出来。
捷克斯洛伐克的代表、国际新闻记者协会主席在罗尼克发表演说称:捷克人民热烈支持国际上拥护和平反对死亡贩子的斗争。他说:“我们信任伟大的和平力量——苏联,而且我们信任另一强大的和平力量——美国人民。”
英国代表,哲学家斯达普顿在讲演中着重指出英国人民反对战争。
当大会发起人沙普莱介绍法捷耶夫以苏联代表团发言人资格讲演的时候,听众热烈的鼓掌欢迎。在他讲述苏联人民致力和平及与各民族相互了解的整个过程中,博得了许多次的鼓掌。

谈谈美国的新闻业(续完)

第3版()
专栏:

  谈谈美国的新闻业(续完)
黄操良
美国资产阶级新闻业在国内问题上的路线,一般地也反映在国际问题上。在美国和希特勒德国已经进行战争以后,美国财政寡头们的新闻业,仍在不断地赞美法西斯德国,于是德国的宣传部门,就把刊载这些“自由言论”的报刊装在大炮弹筒里射到美军的战壕里来,其中“读者文摘”“四海”“水星”等杂志都是经常被法西斯德国采用的。在日本向美国宣战以前,美国资产阶级的新闻业大部分是反对援助中国抗战的,是反对美国应当对日本采取强硬态度的,是要美国政府考虑日本的“合理”要求的,是主张不要把日本“逼翻”了的,一九四一年八月九日的“星期六晚邮报”更载有这样一篇文章:“日本在华为和平的四年英勇斗争”。又如目前甚嚣尘土的“北大西洋公约”,明明是美国帝国主义纠合和指挥它在欧洲的英法等走卒准备新的侵略战争的工具,但美国的“舆论”却天天在那里叫嚣什么“布尔什维克的威胁”,什么“苏联的扩张计划”,把大西洋公约形容为“帮助欧洲国家抵抗侵略”。当今天中国人民处于最光荣的革命胜利时代,美国的新闻机关却连篇累牍地在那里咒骂中国人民的解放运动,说目前是“中国的灾难”,是“中国的不幸”等等。象这样指鹿为马,颠倒是非,捏造舆论,来巩固美国大资本家们对内统治和对外侵略的鼓动,正是美国绝大部分资产阶级新闻出版业的首要工作。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它们不惜采取卑鄙龌龊的手段。它们硬着头皮地造谣。一九四七年四月斯大林和访苏的美国共和党领袖史塔生谈话时指出过一件美国的捏造“新闻”的可笑故事。那则“新闻”说,一九四三年德黑兰三强会议时,斯大林在午餐时打了铁木辛哥。事实是铁木辛哥根本没有参加那次会议。在那次谈话中,斯大林还指出,一九四五年秋天他休假的时候,美国记者报道说:莫洛托夫强迫斯大林去休假。然后又说斯大林将回来赶走莫洛托夫。斯大林说:“这些记者把苏联描绘成为动物园的样子,当然苏联人民是生气的,于是必须重新实行新闻检查。”
美国新闻机关的造谣者对于中国人民自然是决不放松的。例如去年十月九日美联社自中国发出的电讯说:“由于传闻长春守军撤退,沈阳人民自洋车夫以上都在争夺出境飞机的位置。”该社今年二月间说北平人民欢迎解放军象“欢迎”日本人、美国人和国民党一样,说北平的学生强迫穿狐皮大衣的女郎爬在地上学狐狸之类的恶毒诽谤,更是我们所熟知的了。
美国资产阶级报纸造谣时惯用的一个伎俩是,事先准备好你会辟谣,但它可以把你的辟谣完全给埋葬掉。例如一九四○年九月十一日的“星期六晚邮报”做了一则预告,说是下期可“看到在司法官员以伪造与盗窃罪名而逮捕某一产联领袖以前,一位专栏作家对他的挞伐”。事实根本没有这一回事。在两个礼拜以后,它用小字在不重要的地位更正道歉,鬼也不知道。
尽管美国新闻业造谣诽谤的自由是这样地充分,但揭穿造谣诽谤的自由却是很少的。一九四一年二月,星期六晚邮报的一个用克里维兹基为名的作家自杀了。死前,他到处找人发表他抨击该报的文章。因为他受不过良心的责备了,他要公开他一生造谣诽谤的罪恶,但没有人接受他的文章。临死前他向人说:“你知道吗,如果我把什么要说的话都讲出来的话,会引起很多纠纷。……你知道有谁可买我的关于‘星期六晚邮报’材料的真相的文章吗”在他死后,报界却动员起来,说什么“苏联政治保安局的长臂”的鬼话。号称美国第一大报的纽约时报就是用的“被政治保安局所狙击吗?”的标题。
但欺骗读者不能光靠造谣,因为造谣终有暴露的一日。这些资产阶级的报刊还有一支强烈的麻醉剂,这就是所谓黄色新闻。这里面讲的是时装、美容、电影明星、体育评论、求爱术、媚夫御妻术、绑票、暗杀、神鬼、星相等等。没落的美国资产阶级文化一方面用这些毒素来麻痹人民,来模糊人民的政治认识,同时又在这些愚弄人民的黄色文化中直接灌输反动的政治思想。“妇女与家庭杂志”就曾在它的一篇小说中借别人的口来灌输大资产阶级的教义:“我们的人民是满足了的,他们不需要工会。”在电影明星与时装表演的照片中,他们间常夹杂进一些反动的文章。象美国极端反动的帝国主义分子杜勒斯、蒲立特之流就常在鲁斯的生活画报之类的黄色刊物中发表反动文章,使被他们的黄色文化所催眠了的一部分群众,失去抵抗地来接受他们的反动观点。这一股新闻中的有毒的狂潮,代表了腐朽的美国资产阶级的堕落的文化形态,并且把它们的浪头涌向每一块美国势力达到的地方。
除了正面的反动,荒诞的造谣,和无耻无聊的黄色新闻以外,为了更多地欺骗人民,美国资产阶级的新闻业,少不了还要插上一面“客观报道”的旗子。象纽约时报、纽约先驱论坛报这类所谓“第一流”的报纸,是尤其要装出这种正经面孔来取得读者的信任的。用“一千个美国人”的作者的比喻来说,这种“客观报道”比之上述的各色反动宣传,在数量上就好比一只兔子和一匹马,但是还必须增加一句,兔子是为马服务的。爱伦堡的“游美印象记”中写道:“每十篇反苏文章指出,据说苏联要并吞全世界,直到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然后就不免发表一篇小文,赞美苏联植物学家的工作或苏联女运动家的技术精练。”这就是资产阶级所谓“客观”的真相。为了装得“客观”,这些报刊是有一套狡滑手段的。例如一九四六年六月,有个美国参议员揭发了美国大电力公司的“国会院外活动团”进行了一种反对田纳西河流域水利建设(简称TVA)和类似建设的广泛的恶意的宣传活动,于是人们要求对此事作调查。这是一件重要的事。所有的美国报纸都拒绝刊登,只有纽约时报把它登载了,夹在当天全部四十四页的第四十三页底气候图和广播节目中。这样,报道也“客观”了,新闻也就给埋葬了。又如美国的一家主要的反动刊物“读者文摘”,每月销售一千一百万份,在中国国民党统治区也曾出过翻印的版本。它的号召是公正无私地摘取全国杂志的精华。但是该杂志上的文章大部分其实是该杂志编者和特约作者所写的,方法是文摘出钱收买了这些文章,再把它们“栽”到别的杂志上去,然后再由文摘来加以“客观的选择”。这件事是美国全国英语教师联合会长期调查研究后得出的结果。这个教师联合会分析说:“文摘是有一种确定的编辑政策的,……它是偏袒少数统治者的,这些统治者中,领头的是美国商会和‘制协’,它从没有公平地对待自由与民主的大多数美国人。”
大声喧嚷“新闻自由”的国家的“新闻自由”,其真面目就是如此。据美国帝国主义的宣传员们说,这就是最可宝贵的“自由的生活方式”的中心内容,无论如何都要保卫的。专管对外宣传的美国助理国务卿本敦去年三月在国际新闻自由会议上,就为保卫美国资产阶级的这种“新闻自由”作了一番可敬的奋斗。这位助理国务卿说:“令人遗憾的是:在研究消除限制对新闻自由发布的会议上,提案中竟有防止散布虚构和歪曲的新闻的问题!”这位可敬的美国助理国务卿的警句,正是美国资产阶级新闻事业的好注脚。

世界进步艺术家 高呼保卫和平

第3版()
专栏:

  世界进步艺术家
 高呼保卫和平
【新华社北平三十一日电】塔斯社讯:纽约文化与科学界保卫世界和平大会的艺术组二十七日举行会议。参加艺术组会议的美国演员、作家和剧作家在千人以上。
美国著名剧作家与德斯谴责反动分子对进步的和平运动所加的压制。他说:“美国正在花费亿万金元来与全世界的反动势力及法西斯主义相勾结”。
苏联作曲家萧斯塔科维奇步上讲台时,全场热烈欢迎。萧斯塔科维奇说,我们必须高呼保卫和平。争取和平的斗争,就是争取进步,争取创造性与建设性的工作,争取民主与人类前途的斗争。他说,我们必须用具有感化作用的进步的艺术,来对抗反动势力的诡计,反动势力宣传厌世情绪,诽谤人类,将世界描绘成荒野,将人类描绘成无理性的穷凶极恶的禽兽。萧斯塔科维奇在结语中力劝听众加强文化界进步工作者之间的友谊,将艺术的声音与世界人民勇敢的呼声相结合,以争取和平及民主。

仰光放映反苏影片 示威群众怒毁影院

第3版()
专栏:

  仰光放映反苏影片 示威群众怒毁影院
【新华社北平三十一日电】据法新社仰光讯:愤怒的仰光示威民众三十日捣毁放映美国诽谤苏联之影片“铁幕”的电影院橱窗,扯下广告招牌,撕毁照片。影院老板在群众盛怒之下,停止了该片的放映。

读报小辞典

第3版()
专栏:

  读报小辞典
 苏联共产主义青年团—苏联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于一九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一九二四年列宁逝世后,因为纪念列宁而改名为苏联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时有团员二万二千人,去年(一九四八)底,团员增至八百余万。其中以参加工业生产的青年、集体农庄的青年、青年学生、青年职员占多数外,还有工程师、技师、教师、医生和农学家。青年团从成立起,就在苏联共产党(布)的指导下,参加了各种战线上的战斗。内战期间,反帝国主义,反白匪的武装斗争期间青年团曾三次动员参加战斗,荣获了战斗红旗勋章。一九二一—二四年经济恢复期间,两次五年计划期间,青年团员发起了“突击队”运动,“斯达哈诺夫”运动,创造了惊人的生产成绩。爱国自卫战争期间,涌现了七千名的战斗英雄,在总寇占领区建立的青年团地下组织、“青年近卫军”,更表现了无比的爱国精神与英雄气概。战后新五年计划实行以来,青年团员成了工业、农业各生产部门中的最积极分子,和“减低成本”,“创造超额利润”运动的领导者。

美帝惧怕和平 逼迫和平大会代表离美

第3版()
专栏:

  美帝惧怕和平
 逼迫和平大会代表离美
【新华社北平三十一日电】曾经竭力阻止外国代表出席纽约和平大会的美国政府,于大会结束后,即逼迫参加大会的外国代表立即离美。据合众社二十九日消息,美国国务院与司法部明白表示美国不愿意代表们游历美国。司法部部长克拉克指令纽约移民局官员说,参加会议的外国代表必须尽快离美。前此,国务院曾通知参加会议的东欧四国代表说:他们的护照不允许他们参加预定在美国其他城市举行的会议。美国国务院和司法部曾分别通知各代表的国家及本人说,代表们应即离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