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前进工厂的民主领导

第4版()
专栏:

  前进工厂的民主领导
田流 张深
本报于二月七日曾发表了“前进工厂在前进中”一文,记述了这个工厂在工人的积极生产竞赛中获得了很大的成绩,增产收益除弥补了去年十月间备战时停工半月的损失外,还增产折合四十二万零八百三十六市斤米。
该厂所以获得如此巨大的成绩,除了主要是由于全体职工阶级觉悟提高积极生产外,工厂的民主领导是起了重要保证作用的。
生产中的民主管理
在增产竞赛运动开展之前,工厂领导上首先根据全体职工在备战复员建厂中空前高涨的生产情绪,和现有的工厂设备与人员配备情况,拟定增产竞赛计划。随后便分别召开了党员大会、职工大会、各厂所主任、工会干部会议,进行酝酿动员,讨论研究,使计划变成职工自己的计划。在讨论中,工人们都积极地提出不少修改和补充计划的宝贵意见,装修所在讨论中提出:应建立“备品补充制度”,即预先就把常用的机件铸造出来,车一入厂就能马上修理,以克服过去机车入厂后,再临时制造而延长了时间。这制度实行后,机车在厂修理时间,由过去的二十四日——二十八日缩短到十七日。过去仓库只收成品,造成各厂因生产情况不同,堆积着许多半成品,以致管理繁琐,成本计算困难,及至使用时仍须加工,浪费劳力。生产科工作股长胡玉琳为改正这一毛病,提出建立“成品原料交库制度”。同时,各协助厂所制造的物品,也改成“作好送交制”,这样可较以前由主办厂采取的办法,减少了好多不必要的往返。所有这些,由工人和职员们提出后,领导上立即接受,并订为制度。
在竞赛过程中,工厂行政干部也贯彻了对日常生产中的民主管理,如修配所主任郭凤祥,对每个具体生产任务的进行,都是经过有关部门的工人会议,商量研究办法。因此该所完成工作又快又好。但他并不以功自居,而将功劳归于工人,他说:“修配所工作完成的好,全是工友的功劳,大家出主意,大家积极生产得来的。”因此工人就对他更亲热更拥护。
其次是由各厂所工人自己选举代表,组织了增产竞赛期间的评功委员会,这是和全体职工联系最密切的、被工友非常重视的一个机构。它每天都在搜集着竞赛中的模范事迹、创造发明及生产经验,及时的传播出去。评功委员会里,还有两个委员,专门负责通讯报导工作。他们办了六块黑板报,每天都在反映着先进工人的模范事迹。在一个半月的竞赛中,黑板报出了四十期以上,有百名以上的职工,由于黑板报对他们模范事迹的介绍与传播,提高了全厂职工的生产情绪。
第三个重要的改进是建立起业务会议,按照工作的需要,由生产科召集各所主任、领班及有关人员,经常讨论每一辆车的修理日程和出厂日期。这不但可以收到集体领导集思广益之效,还因为讨论的周到细致,分配到作那一工作的工人身上时,就更具体恰当。
改进生产组织
由于生产领导的民主,也大大推动了生产组织的改进,实行了“接班制”:锻工所在去年六月份以前,每班上工后都得生火烧铁,至少需要半点钟才能真正的开始生产。到下班前半点钟也就不能再烧铁了,因铁刚烧好就到了下工时间,这样每班就浪费了一个钟头。自从实行接班制后,这个缺点便完全克服了。前班下工,后班马上接着。前班烧好的铁,后班接着打,也不用再生一回火,中间没有一点间歇时间。仅仅这一制度的建立,就提高了生产效率百分之十二点五。制炉所修锅炉的工友也采用接班制,把原有人数分成日夜班,连续生产,缩短了修理锅炉时间,这就使全体机车在厂施修日程缩短得到了重要的保证,再就是建立了车辆入检制度,竞赛前,对机车锅炉的检查采用在外部敲音辨别检查法,竞赛后,职工生产情绪提高,责任心大大增强,检查员和制炉所工友钻到污黑的锅炉内部去一一检查;客货车的检查过去是入厂解体后,各生产班各自检查自己部分,现在专门设置了客货车入厂检查组织,车辆解体后,一一检查不良处所,然后指示各班照修,并以书面通知有关协助厂所及时修配制造所缺之机件,提高了生产质量,又缩短了车辆在厂施修时间。其次车辆所又将该所工友分别编成小组,由小组长领导工作,加强了修理制度,结果出厂车辆显著增加,由竞赛前的月出三十八辆增加到竞赛期的六十八辆。再是建立起总工具室,过去(敌伪国民党侵占时期)都是各个厂所使用的工具由其自行解决,发生工具管理不便,筹购不统一,工具不能活用等毛病,自总工具室建立后,对工具的补充、修理、制造及购置上迅速及时,完全克服了上述缺点,直接提高了工人生产效率。
职工关系更密切了
实行生产民主管理的结果,工厂行政领导人员同工人关系更加密切,车辆所副主任刘长发,领班夏峻经常帮助工人作活。修配所工友段维邦谈到本所领导人时说:“正直和气,工人们都信服。”在解放前工人最反对痛恨检查员,解放后,工厂是人民自己的了,但开始仍有些工人认为检查员是“挑刺”“找蹩扭的”,但竞赛中由于检查员在技术上主动指导工友,还亲自下手帮助工作,如检查员朱年在某机车点火试车时,检查出锅炉上一个螺撑漏水,就立即帮助修理。中午不吃饭,修好才下班。李广辉也是常常帮助工作,这样使工友们认识了现在的检查员和自己是一个心,都为了把产品作的更好,团结加强了。
各个厂所问过去某些互相瞒怨等待的现象也少了,代之而起的是互相鼓励和帮助。如装修所为了争取在十二月十日试验两个锅炉压水,工友们在九日这天把自己的活作完后,又帮助制炉所工友们修理锅炉,胜利的实现了十日压水的计划。全厂工友们并利用中午休息时间组织了技术研究会,互相传习技术,不但使每个职工的技术有显著的进步,还加强了工友们的团结。

苏联职工会的民主

第4版()
专栏:

  苏联职工会的民主
在苏联职工会生活里,存在着一种根深蒂固的民主基矗那里所有的职责都是选任的,并且慎重地施行着秘密投票选举制。职工会领导者得经常地对全体会员做工作报告。同时,全体会员也有自由批评领导者的权利,如果所批评的事情是正确的话,领导者就没有任何“权利”来抗辩的。应严格遵守这种基本原则的,不仅是职工会的普通会员,并且是职工会中央委员以至全苏联职工会中央委员会。
每年,各大小工厂或各机关的职工会会员要集合在一起听他们领导者的工作做报告,同时在这大会上又要选出新任的领导者。如果大家看到那里工人对他们的职工会代表的严格情况一定会惊讶的。全体会员必有一个“热闹的日子”,在这日子中他们可在公共集会或个别委员会上讨论与批评他们的领导者的工作。
罐头工业职工会中央委员会,近来在各地罐头制造工厂里调查了自去年下半期到今年上半期之间的选举工作。他们得知在六十三家的罐头企业选举大会上,平均竞有百分之八十六点一的会员参加了选举。
有九家工厂委员会,因为它们在管理职工会业务上未能满足全体会员的要求,而受到了严格的责备。有的是因为它们在改善工人住宅与其他生活上的物质条件问题上,未能予以很好的解决,也因为它们没能适当地组织起社会主义竞赛(这种社会主义竞赛对工人收入上,当然要有影响的)或者因为它们未能把为改善劳动条件而领来的国家基金广泛地使用在各方面,也有的是因为它们未能很好地进行群众文化工作。因此,该九家工厂委员会的工作被审定为不能令人满意,所以对这些缺点应该负责任的委员,则都未能再被选上。
罐头工业职工会的选举一般结果,也是一件极有兴趣的事情。在该选举大会上,六十三家工厂委员会中有五十四家工厂被认为它的工作是完善的,这些工厂委员会的委员,更换了百分之三十五,但在主席方面只有百分之三十受到了再选。这种改选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地方职工会各领导者的工作不佳,主要的是因为在会员中每年都要生长出一大批新的领导人才。大家认为这是给青年会员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在苏联职工会中并没有“终生的”位置,它们领导者也是经常“更换”的。这种办法,当然是有利于领导者与群众之间的密切联系。
虽然如此,但这并不是说职工会职员们就一点也不违犯他们的内部民主。然而一旦有了错误,马上就要受到全体会员或高级职工会团体的斥责。
比如说,纺织工人联盟基洛夫省委员会一次为有必要“加强”委员会的工作,而由工厂委员会的主席里互推一名代表来做为省委员会的委员。但是,纺织工人联盟中央委员会却取消了该基洛夫省委员会的这一项决议,因为该委员违犯了一切职位都必须用秘密投票来选定的这种职工会的民主原则。
纺织工人联盟中央委员会,很严格地执行着一个规则,即是在全体会员与委员会的大会上,总得有全体人数三分之二的出席人数。大会的决议如果没通过适当人数的表决则作为无效。
最近,高等学校工作人员联盟中央委员会在伊尔库茨克省委员会的上次全体委员会议中,发现了四十六名委员中仅有二十名参加。因此,该中央委员会就主张了重新召开全体委员会议。类似这种的现象,今年在“北俄塞切昂”(在高加索)制粉工人联盟者委员会里面也发生过。
苏联职工会曾发展了并且继续发展着一批以前虽不担任职工会工作但为职工会事务上花费了他们的一些时间与精力的积极会员。他们这种效劳都是自愿的。这种“积极会员”现在竞有了八百多万名。各工厂委员会得利不下二三十名的这些积极会员来帮助他们工作,而在较大的工厂则有数百名来帮助他们。这些积极会员乃是职工会领导者和全体会员之间的活的接合者。他们替委员会担负着许多的任务,又帮助委员会做着无数的工作,而这些任务与工作都是以无报酬效劳的。
苏联的工人都知道他们的职工会是拥护他们自己的权利和利益的。他们都相信着他们自己的职工会,并且每天又可以看到或者亲身体验到职工会组织给他们的利益。这就是在工人之中有精力的人都愿意做个“积极会员”的原因。
苏联职工会在工人眼中的威信是成长在民主管理方式之上,这种民主方式表现在严守选举规则、自由批评与自我批评以及领导者和会员之间有经常密切接触机会的生活上。
              (转载苏联职工工作与学习介绍。)

劳动改造了犯罪者 记石家庄人民法院的监狱

第4版()
专栏:

  劳动改造了犯罪者
 记石家庄人民法院的监狱
石家庄人民法院的监狱,象解放区所有的监狱一样,它是用来镇压反人民的分子,安定民主秩序,保障人民利益的。它对于一般的犯人则是采取改造教育给与自新机会的方针,这是和一切旧社会的监狱绝不相同的地方。
这里大部分犯人开始都缺乏劳动观念,监狱为改造犯人的思想,第一步就使他们体验到劳动的意义,于是组织他们参加劳动,监狱里设备了织布、化学、木工、制砖、纳底、雕刻、美术印刷等工厂,这使得许多犯人在出狱后能够谋得正当的职业,逐渐变成一个好公民。木工厂除给监狱包工外,还承做了各种家具;劳动队自己建造了三座砖窑、一座炭窑,半年出砖七十万块;又种着十五亩菜园,全年出菜二万八千斤,都补助到犯人的伙食里去。另外他们还组成了一个十多人的瓦匠班。一年来,砖窑上有十八人学会了扣坯,三人学会烧火。化学厂有四人学会了制酒精、胶水、浆糊、油墨、墨水等全套手艺,八人学会了半套手艺,其中有五个人出狱后即依此为生;织布厂十人学会全套技术,五人学会部份技术,其中五人出狱后也以织布为业。其他工厂也都培养了不少的技工,由于他们劳动生产,在生活上他们都能吃的饱穿得暖。二十天理一次发,半月洗一次澡,有了病得到治疗,室内外清洁、整齐。
这些犯人不仅在劳动上得到了改造,也在政治、文化上获得进步,并培养起了自治能力。工厂里的事务,大部是犯人自己来管理的。对不识字的,规定每天至少认一个字,有的人住监八个月就学会了二百生字。每天有集体学习,有会议制度。犯人们情绪安定,一年来只有一个犯人逃跑,被别的犯人发现捉回来,但法院仍坚持感化方针,让他自己反省,使这个逃犯深受感动。这样的感化方针,使不少犯人不但能改恶向善,还能互相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他们是罪犯,管理上是有强制性的:必须遵守纪律,接受人民的惩戒,但并不是完全剥夺了他们的自由。在一定条件下,他们可以集会、通信、接见家属,案情轻的经过一定手续还可请假回家。改造自己有成绩的,还可以减刑提早释放。
这种合理的管理和进步的措施,与国民党统治区的监狱比起来,是完全不同的。许多犯人的家属都被感动的说:“人民政府的监狱,是感化人叫人学好的!”所以她们都积极劝说犯人改邪归正。

火车

第4版()
专栏:科学常识

  火车
温济泽
火车是一个英国工人发明的。他的名字叫做斯蒂芬生,小时候当过牧童,长大了当过马夫,以后作了好多年矿区的机器工人。他刻苦研究运输矿石的车子,想来想去,想法子改良它,到了一八二五年,发明了火车。他第一次开动火车,是在一八二五年的九月二十五日,从英国中部斯托克顿开到达林顿。拖了七节车,装了九十吨煤炭和面粉。他发明火车的过程中,好多保守的人,不相信他会成功。一直到开车的时候,还有一个擅长骑马的人,不相信火车比马跑得快,硬要骑着马和火车赛跑,谁知道,转眼的功夫,火车把他丢在后面好几里,他再也追不上,才只好呆呆的认输了。
在火车发明以前,车子都是牲口拉的,如马车、骡车、牛车;或者是人推或人拉的,如独轮车等。火车和这些车子比起来,不但跑得快,而且能够日夜不停地跑,又能够装载很大的重量。用最快的马拉大车,一点钟最多跑十多里,火车一点钟却能够跑一百多里。要用几百辆大车、要经过一个月才能运到的东西,装上火车,一天一夜就可以运到了。有人以为,用科学用机器要比用旧式落后工具花钱多,其实这完全想错了。用那几百辆大车,人要吃粮,骡子要吃料,起码得用一千石粮食,用火车,只要一车煤就够了,比大车要节省百倍!因此,火车的发明,在交通发展史上,是一个大革命。
是什么力量使火车跑得这么快又能载重呢?
火车有个火车头。它有几个重要部分:一部分是装水的;一部分是烧煤炭的;一部分叫做气缸,伸出很长的铁杆,连接着车轮。煤炭燃烧起来,水受了热,就变成大量的蒸汽,进到汽缸里。汽缸里有较复杂的装置,能够利用水蒸汽的力气,往返推动长铁杆,使车轮转动,当水由液体变成蒸汽的时候,体积膨胀增大一千六百倍。在气缸里,就产生很大很大的力气,比千万匹马的力气加在一起还要大。因此,火车就能够装载千万匹马驮的重量,并且跑得飞快。
但是,仅仅有了这些部分,火车还不能够开行。另外还有一部分机关,叫做制动机,管制着火车的开动或停止。制动机在司机室里,它有一根长柄,伸在司机座位的旁边;它又伸出一根管子,通到各车底下,各车底下都由这根管子分出一个支管,控制着各车轮旁边的制动机蹄,制动机蹄是控制车轮的。
开火车的人,等煤炭火力烧得足够了,汽缸有力气推动车轮了,要开动火车,就可以推动他座旁的长柄,使制动机蹄离开车轮,火车头就能拖着后面的列车,向前飞跑。要使火车停止,开火车的人,要放出汽缸里的蒸汽,并且要推动座旁的长柄到另一个位置,使制动机蹄压在车轮上。
我国第一条铁路,从吴淞到上海的淞沪路,是一八六八年开始建筑,一八七六年开始通车的。以后陆续又筑成京沪(南京到上海)、平汉(北平到汉口)、津浦(天津到浦口)、粤汉(广州到武昌)、北宁(沈阳到北平)、平绥(北平到包头)、正太(正定石家庄到太原)、陇海(海州到兰州,未竣工)、胶济(青岛到济南)、中东(满洲里到长春)、南满(长春到大连)(中苏条约把中东南满两条铁路合称中国长春铁路)等铁路干线和支线一百多条,一共长两万多公里。这些铁路,曾经被满清皇帝、北洋军阀和国民党反动派用作运兵屠杀人民的工具,和榨取人民血汗的工具,国民党反动派和日本帝国主义还利用过这些纵横交错的铁路,把我们解放区分割成一块一块的。但是,现在根本不同了。解放区已经打成一片,并且正在扩大,交通建设也正在发展,在东北,去年底,有九千公里铁路通车;关内有好几条铁路,如平绥西段、阳德铁路(山西阳泉到山东德州)、津浦铁路的济南涿州段,邯涉铁路,道清铁路等,也先后通车。这些铁路,已经是属于人民的了。

社会主义国家企业的利润与资本主义追逐的利润 有何区别?

第4版()
专栏:询问与答复

  社会主义国家企业的利润与资本主义追逐的利润 有何区别?编辑同志:
一月二十八日人民日报三版所载“论社会主义竞赛的伟大意义”一文中,有“使社会主义企业取得更多的利润”(以前所发表的关于苏联企业竞赛的消息中,也常有“增多利润”的说法)等词句,我不明白:这里所说的社会主义企业的利润是怎样产生的?与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家所追逐的利润有什么不同?希望你们解释一番,以帮助我们理解苏联社会主义生产竞赛的实际情况。
                          读者 李文渊文渊同志:你所提出的问题,我们简复如下:
社会主义企业中所获得的利润与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家所获得的利润,首先是来源不相同: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生产出来的东西,也归资本家所有。资本家之所以要雇用工人从事生产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剥削工人劳动创造出来的剩余价值;或者说就是为了追逐利润。假定一个资本家雇用了一百个工人进行了一天的生产,就产生了价格一百万元的物品的话,这一百万元物品的价值是工人劳动创造出来的,资本家并没有动手,在这一百万元里除去了厂房、机器的折旧(假定)十万元,买原料、燃料、电力三十万元,那末所剩下的六十万元,就该是工人所有了。但是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分配完全不是这样的,除去生产工具的折旧,除去原料的成本,所剩下的那六十万元,资本家只付给工人以不致饿死而能够替他继续生产所必需的生活费用,这费用只是这六十万元的一半或者更少,其余就被资本家所剥削了,资本家的利润就是这样剥削工人创造的劳动价值而来的。被资本家占去的劳动价值,就叫做剩余价值,由此可知,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家所获得的利润是从剥削工人剩余价值而来。
社会主义企业的利润的来源,与此丝毫不相同。社会主义社会中,生产资料,归全体劳动人民所有,一切劳动人民所创造出来的价值,都归劳动人民自己享受。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因为是依照各尽所能,各取所值的原则分配劳动价值,所以工资制度还存在,工人凭劳动所创造的价值的大小,取得一定的工资,生产出来的物品还是由国家的贸易机关拿到市场上出售,工人一天所得到的工资数目,虽然不一定就等于他一天所生产物品的价值,但是他们所能够享受到的文化教育、社会安全、娱乐等福利与工资所能购买物质享受的总和,一定是相当于他们劳动价值的总和。在社会主义社会中,由于工人的文化水平、科学知识以及自觉程度迅速地提高起来,在生产过程中就不断的改进技术,改进组织,节省原料、燃料、电力、人力,使生产品的质量提高了,但成本却减低下来。这样的产品在市场出售,不仅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而且也获得了更高的利润。由此可知,社会主义企业的利润是由于工人自觉的改进生产技术,创造工具,增加生产品,及节省原料而来。当然这种利润也是由工人劳动产生的,但这种利润,不是如资本家私人占有的利润那样,只用之于资本家少数人的奢侈淫逸的寄生生活;或者把一部分利润转化为资本,从事扩大再生产,以便更多的剥削工人。社会主义社会是“不劳动者不得食”,没有一个人过着寄生生活,社会主义企业获得的利润,仍为全体劳动人民所有,用之于继续发展生产,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所以,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家的利润总和越大,就标志着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越发残酷,劳动人民的生活就必然越发穷困。社会主义国家各种企业的利润越多,就标志着生产技术的愈益提高,生产成本的愈益减低,全体人民的生活就必然越发上升。

春季小儿的白癣

第4版()
专栏:

  春季小儿的白癣
症状:形态是圆形,灰白色,表面是糠秕样的鳞屑。周围和好皮肤境界明鲜,数目是一两个到十来个,微觉发痒。如果长在头发里,毛发便稀疏,而且脆、易折断。此病男孩最多,特别在学童期。
治疗及预防
一、患部保持清洁常用温水洗。
二、不要搔、不要摸,防止患部的蔓延和移行。把患部盖上(抹药膏或用纱布)。
三、擦药膏。先用温水或用胰子洗后,一般都擦爹硫膏或百分之五的撒酸酒精很有效。
四、土疗法(一)用姜片擦。(二)铅粉(含铅质多的脂粉)加上黑油(梳油)调合成浆糊样擦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