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加强全县春耕领导 沙河派生产队下乡

第1版()
专栏:

  加强全县春耕领导
 沙河派生产队下乡
【沙河消息】为加强春耕领导,本县于上月十九至二十三日召开生产宣传队百余人会议,把三个宣传队改组为七个生产工作队(每区一个)分赴各区推动群众生产。本县干部经整编后,组织六个工作队分赴三十二个(占全县八分之一)不同类型村进行整党、民主和填补工作,创造典型经验,另由五十多个干部,组成三个宣传队,赴不搞整党民主和填补的村庄,进行宣传工作,安定群众生产情绪,收获很大。如宣传队到绿水池村进行宣传县府县联社的联合指示后,群众又集股二十万元。辛庄把过去股金零数加成整数,张庄有一户抗属去年收粮十三袋,现在浪费完了,经宣传后他说:“你们早来几天我也吃不了这些粮食,俺家两口人缺些粮食,今后好好生产也不要紧。”该村经宣传后,马上有三户盖房子,栽树三千余棵。八里庄经宣传后,张和牛、杨爱连等买骡三头去运输,良庄经宣传后,群众说这就不怕了,这是三丈六尺宽的路,出门不开路条,过去说差一句话就是特务。有一户跟工作员说:“你来开了这次会,俺可能吃下去饭了,一上午栽树二十一棵。”冀庄中农张老偏听宣传后说:“你看我这房子,已不能住,过去怕土地法不敢盖,这回才不害怕可要修理一下。”八里庄侯良贵组栽树八百余棵;渡口经宣传后,修河滩七十二亩、生荒五十二亩、熟荒二十六亩、栽树二百六十棵。从以上看来,说明群众是要求生产的。而灾情严重的村,群众迫切要求生产渡荒,解决当前吃喝上困难,如官庄妇女要求纺织,愿意叫合作社组织领导她们,帮助她们收买原料,推销成品。
由于春耕时间紧迫与全县灾情严重,全县十五万人口,灾荒约占七万人,几占全县人口的一半,在面积上,灾荒村占全县一半还多,目前的春耕生产,组织群众渡荒也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宣传队研究了当前工作后,并即改为生产工作队,分赴各区领导组织群众生产渡荒,大力推进春耕。
整顿互助贯彻自愿 纠正强制群众作风
在组织路线上,贯彻依靠贫雇团结中农生产方针。在村成立生产委员会,不管新老干部、新老中农、贫雇,看条件:(一)为人正派,(二)大公无私,(三)常年劳动,(四)在群众中有威信,(五)作风民主、领导生产有经验的人,选出来组织成生产委员会来领导全村生产。决定将推动生产责任集中在生产委员会,整顿互助,贯彻自愿,纠正强制群众的坏作风,从经济上、组织上、思想上解决去年遗留问题。在去年曾实行土地入股的村庄,如康川、渡口等村,群众反映说是“三道封锁线”,“说什么耕三余一,是他妈的耕三脱一!”中贫农生产情绪都不高,过去被称为创造性,实际发展成了盲目性、破坏性。所以在这次整顿中,征求群众意见,愿干就干,不愿干就不干,不能再有任何强制。对过去旧机构也承认,要说明这里边有好的有坏的,如今后能好好领导生产,将来可将功折罪,非得转变自己作风不行,群众特别反对的坏干部也可另选。对去年冬成立的贫雇团一般的不宣布解散,同时也不相信他,个别太坏的可以取消(说法上也要注意,不是取消贫雇团,是取消坏领导,不能听旧干部话)。
                   (联合办公室)

张韩河工作团做了群众尾巴 变相抽补影响春耕

第1版()
专栏:

  张韩河工作团做了群众尾巴
 变相抽补影响春耕
【寿阳消息】本县四区张韩河村起初是从抽补民主工作入手的,深入调查后,群众当前要求,在于加紧准备春耕渡荒。工作组根据县里工作指示大胆改变抽补方针,转向加紧准备春耕救灾,结合武装保卫春耕,为第一方针。但在执行中,有部分贫雇,未翻透身,如崔万成老汉和郭甲银等,想养种而无土地,即在会议上要求工作团结以解决,这时领导上圆满答应群众有困难者一定予以解决。同时工作团干部召开贫农小组会议,发现有些贫雇确有困难,须拿村中的庙地、社地及未分配出的果实地,暂借给他们耕种,只出负担不出租子,以满足无地少地农民要求。但是有些新中农,如郭同贵等将坏地退出,要求种好地。在这种无止境过高的要求下,没有多余土地,势必要动干部多占和中农一部土地,贫雇组就将郭银小多占土地讨论均分。这样变相的抽补影响下,引起了干部、中农和富农害怕,纷纷往出献地。例如村长郭根乐献出四亩地,四家中农也往出献地,富农郭肉儿母也往出推地,引起村中春耕情绪极端混乱;而贫雇和新中农因满足不了过高的要求,也泄气不满,不积极生产;富农中农干部怕送上粪耙了地,打了圪垃,人家抽走自己吃亏,总之中农干部躺倒不干,观望等待,春耕情绪颇为低落。这时工作团同志在执行中心组方针上,产生动摇,以抽补思想,来解决春耕当中的困难,歪曲了方针的精神,没有足够认识到贫雇要求解决困难的动机不纯,给以及时有力的阻止,进行教育,打通思想,结果形成了变相抽补,造成了春耕的障碍。发现这一问题后,即由分区武委会李贵成同志前去该村进行了各阶层的思想调查,针对思想进行了思想发动,说明动中农和干部多占是不妥当的,并做了纠正;特别说明加紧准备春耕渡过灾荒的重要性。经这样思想发动后,启发了贫中农的生产劲头,如有些人说:“人家说的和咱心思碰头”。安定了情绪,推动了生产。因该村已形成无领导状态,旧干部不干,贫农小组乱干,如贫农小组不断开会,引起旧干部和中农的怀疑,又加上义务教员郭秀才曲解贫农小组想怎干就怎干,这样更使得旧干部和中农异常恐慌,认为成份好就厉害,所以旧干部对贫农组是招架躺倒不干的态度,而贫农组对旧干部,一律轻视排斥,互相尿不在一个夜壶里,更谈不到共同领导。领导上摸住了这个情况,决定重新健全村级领导机构,方法是选择贫雇组中的老实农民,常年劳动,为人正派,中农拥护而又有点工作能力的,如霍锁小指定暂代副村长,郭正道指定暂代农会主席,郭二毛暂代副主席,郭三扣暂代合作社长,郭爱莲暂代妇女部长(负责领导组织百日纺织运动),武委会主任、村长、民兵指导员原职不动(较好的),坏干部温学义(农会主席)贪污多占,国民党作风,躺倒不干反而破坏土地法威胁群众,郭秀才(义教)挑拨婚姻,奸淫妇女,群众反对即撤职,让其反省,警告其老实劳动。经过这样整顿健全村级领导机构,以村级核心干部组成春耕救灾委员会,消除了中贫农中之隔阂,干部群众生产情绪即形高涨,大家说:这样就干好了。
             (毕子卿、孙键)

解决土地牲口困难 戴庄具体领导春耕

第1版()
专栏:

  解决土地牲口困难
 戴庄具体领导春耕
【本报消息】夏津县已具体进行春耕领导,戴庄从现有的三个贫农小组中,选出七个贫农委员,又吸收了三个中农成立临时春耕委员会,领导全村积极进行春耕。这个村有未分配的果实地三百六十九亩,春委会讨论决定按填补原则与劳动力情况借给缺少田地的农民耕种。这样一来,群众都很满意,贫农高兴地说:“这回可借到一块舒心地了。计三十户贫农共借地一百八十亩。有了土地,但仍缺牲口肥料,委员会又抓紧解决大家这一困难,根据群众意见,将未分配的浮财、豆饼借给群众,按自报公议办法评定分配。牲口问题是三四家自愿结合伙买。现已有好几组,都纷纷议论:今年生产事事舒心,这样谁也愿意好好生产过好时光。
又:三区下官桥村在生产大会上,好多贫雇农提出缺农具、粮食、肥料等困难,要求分未分的浮财解决。当时领导上抓住群众这个要求,及时选出四个正派的旧村干与七个贫农,组织临时生产委员会,领导分配浮财解决生产中的困难。按缺啥补啥的填补办法,经热烈的评议争论后,真正做到了公平合理。分完后都高兴的说:这可真正解决困难了。
       (夏津小报)

河西新选村政府积极解决春耕困难

第1版()
专栏:

  河西新选村政府
 积极解决春耕困难
【本报消息】武安九区河西村在抽补工作中注意解决群众生产困难,早在阴历正月底,合作社即将所存籽饼八千余斤全部赊给群众沤肥,计十八户贫农户分到五千余斤,二十户中农分了三千余斤。在填补工作紧张阶段,为了不误群众浇园,新选村政府委员中,特抽出合作生产委员到邯郸买回克捞(浇园用,该村园地多,家家都需要)分给群众。最近分配剩余果实,七百斤谷子,一百五十斤玉茭,除很少一部分分给三户缺粮及老弱贫雇外,其余都分给了缺粮的斗错中农及眼下没了粮食吃的地主,使他们可以集中力量春耕。斗错中农张文精分了七十斤谷,十八斤玉茭,他媳妇高兴地说:“这些粮食可顶个事,咱掌柜的每天吃上窝子捞饭就能出力啦。二三十亩地呢,没吃的怎种得过来。”现二十多户斗错中农,都已有粮有地,生产劲头极大。抽补完毕后,农委会正在讨论代耕问题,日内即可依照新决定计出该村具体代耕办法。

武安阳屯等村假贫雇团  横行霸道造成不安 侯专员提出坚决停止其活动

第1版()
专栏:

  武安阳屯等村假贫雇团
  横行霸道造成不安
 侯专员提出坚决停止其活动
【本报消息】太行六专员侯国英同志顷在“克服目前混乱现象大力转向春耕生产的意见”中指出:
清明前后安瓜点豆,春耕生产已是群众的目前迫切要求,除一部地区在进行填补整党民主结合生产,其余大部地区应全力领导群众生产,根据我们专区大部地区虽已开始转向春耕生产,但目前混乱现象仍不断发现,如武安四区有阳屯、北冯昌、赵窑、西羊眼、玉城、北田村、沙沟、东西同罗、徐家坡、东坡等十七个村的假贫雇团,在少数野心家坏分子掌握下,强迫村干部作了交代,名曰“贫雇掌权”,统治群众,不经过贫农团开路条不能出村。阳屯贫雇团准备斗争二十户中农;野×村贫雇团选出了农代会准备进行整党;崔十门史十门两个村子六个荣退军人集合起来,到干部家中吃饭,过去分的斗争果实均浪费了,不生产也不出粮出款,群众反映:“人家退伍兵又成了老爷啦。”同会荣退军人随便换群众的房子,该村贫雇团组织了一个剧团,已花了二三十万元,到合作社要款干部不敢哼声。黄聚山把村长农会主席换了,口号是:“撵外来人。”三区阳头山、四区扬屯,少数坏分子领导群众烧香、敬神、求药、不生产,一些老汉说:“又要恢复清朝啦。”四区北冯昌村群众反映:“过去生产互助干的一鼓劲,今年想与人家中农互助,怕别人说咱是透气分子,真是靠前怕烧,退后害冷;前怕狼,后怕虎,这倒进退两难。”有些村贫雇团到处捉奸,见了村干部在街上走路即说:“你们向贫雇低下头,不准抬起来。”群众反映:“这还能算是贫雇团?这和过去见了老日子一样,头也不敢抬,这叫啥民主?”这样混乱现象,目前虽不普遍,但严重的障碍着群众的春耕生产及今后填补整党民主的开展,必须马上迅速制止,安定群众生产情绪。因此应明确提出:凡没有工作组到的地区成立起来的贫雇团,肯定的说是不纯,是被少数的坏分子坏干部及一些带有泄私愤图报复的野心家,或被一部地富分子掌握,挂着“贫雇”招牌,欺骗群众,兴风作浪,无法无天,应经过群众讨论揭露其阴谋,宣布取消停止其活动。这样作并非打击贫雇,这是扶植正气,打击邪气,稳定群众情绪,转向生产的有力推动;并对一些十分恶劣的坏分子,通过群众给以制裁、处分。

发动贫雇初步经验

第1版()
专栏:

  发动贫雇初步经验
停河辅工作组
开始我们就注意了打基础扎根子,就有意识访常年劳动的老实贫雇,住宿和吃饭都是有意识到贫雇家。在闲扯闲拉中注意发动。开始贫雇对我们不依靠不敢谈,工作组就向贫雇自我检讨:过去我们来了是依靠干部,听上干部话和贫雇隔开了,叫咱们贫雇没有翻了身,说明今次一定要为咱贫雇翻透身。经过自我检讨表明态度和在实际生活中的影响,贫雇逐渐相信了我们,和我们密切起来,稍敢给我们说些心思话。经过三天的个别访问发动,召开了男女十六个贫雇农小型座谈会,在这会上工作组很虚心作了自我检讨,表明了态度,贫雇提出了自己没有翻身,干部多占果实,地主没有彻底消灭等,工作组就依托他们去串通发动,主要是访翻身访痛苦。第一批发动起男女二十二个,他们进行了自我检讨互相审查。经过反复发动审查,打下基础扎下根子。
依靠第一批贫雇,经过党的公开,取得贫雇相信,鼓舞了他们的积极性,继续串通发动,访翻身访痛苦,由贫雇个别串通到小组的集体发动,互相启发,提高了阶级觉悟。
妇女们也由访翻身访痛苦到找穷根,启发她们的四大要求。高贵堂说,她父亲和她不亲,把他卖了受痛苦;翠凤也是怨她父为了多卖钱,给找了一个大男人,比她大十四五岁。谈到婚姻自主,刘英说:在旧社会地主逼的我们就不能自由,我十三岁嫁给一个四十三岁的老汉,比我老公还大哩。杨春堂说:过去地主压迫、父母包办咱婚姻不能自主,今天是干部包办,干部叫走谁就得走谁,不走给人家就不行,不给写证明,不能往外走。高贵堂说:谁掌权谁得便,谁刻薄咱妇女。经过互相酝酿讨论,妇女也初步发动。
发动起贫雇第二批后,按小组互相审查划清界限,都坚决要团结成一条心,与地主分家。王逢台老汉说:总得把我们自己的组织整顿好,才能真正当家掌权,他们有了组织起来的要求。
从开始发动到审查第二批贫雇时,这中间发生了一种偏向,工作组不放手,雇贫关门。如贫雇王虎彦是合作社的轧花工人,说他和干部有连系不能参加;赵玉堂是个唱戏的不能参加;新中农已翻了身啦,也不吸收;使一大批贫雇关在门外(这时只发动了男女五十三个,还有八十六个未发动,系按成立贫农团时人数来比)。经工作组和贫雇共同研究纠正了偏向,提出“开门站岗,放手发动”的口号,大家讨论吸收新中农参加,并研究修改条件,继续放手深入发动。
串连差不多了,进行全村的大审查,整顿自己的队伍。贫雇在这时都表现了自己的组织觉悟,很诚恳坦白的检讨自己,大胆直爽的批评旁人,都要求别人对自己多提意见。
审查过程,也是进一步互相发动提高阶级觉悟的过程;审查结果,缺点较小的都认错表态度,决心今后改正,全体团员中除一人因成份不明暂时搁住外,一百三十八人均通过,二十余人受到群众指责教育。从审查中看出大家对性乱和好吃喝懒动弹的人意见最多,对和地主富农稍有过连系的人批评更是严格,表现了对整理自己队伍的认真和慎重。
工作组开始入手发动,即注意了培养骨干问题。找到老实贫雇后,工作组反复的启发他的阶级觉悟,具体的帮助他们的活动能力,如第一批八个担任了贫农团委员,七个担任了小组长,十五个选为整党代表,我们做法上开始不选小组长,在工作中涌现出来群众最拥护者,可成为干部。这样是很民主的。工作组对贫雇是采取帮助态度,这样容易发挥贫雇的积极性,在整党中继续发现培养积极分子。

采取有效措施开展春耕运动

第1版()
专栏:短论

  采取有效措施
 开展春耕运动
边区各地注意打破土改与生产对立思想,现正采各种有效措施推进春耕工作。为统一春耕领导,太行、太岳、冀南不少县份,现已陆续建立生产领导机构,在统一步调下,领导群众生产。涉县县委和县府组织了生产检查队下乡,沙河也及时将生产宣传队改成为生产工作队,分赴各区领导组织群众春耕。这种作法,值得在各地更普遍的推行起来,开展一个较往年更热烈的春耕运动。
据沙河材料,推进整党民主与填补村庄只占全县村庄八分之一弱;左权七个区,每区只两个村推行土改,其他县情况大体类此;且有若干县为生产重点县,全县都在以生产为主。这说明,我区把生产造成群众性的热烈运动是何等重要的事情,忽视生产领导,则将造成不可补偿的损失。从各地事实证明:春耕生产是群众的迫切要求,特别在去年遭受灾荒地区,群众更迫切要求生产,希望领导上能帮助他们找寻生产门路,解决目前吃喝困难,如果各地领导上根据当地情况,采取有效措施,群众性的春耕生产运动是会迅速形成的。目前若干地方,春耕生产仍表现散漫自流,有些人把原因归之于村干与群众受土改影响,思想情绪不稳定,生产不易推动,这种说法是有片面性的,主要应该说是领导上对生产缺乏坚定明确的方针,缺乏配备一定力量进行有力的具体的推动。有一部分干部,轻视领导群众生产,如沙河生产工作队有些同志,认为生产工作队不如土改工作队重要,轻视自己任务是错误的。我们希望各地重视生产的领导,配备足够力量,把春耕运动推动起来,并能在运动中随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并及时纠正一切妨碍春耕生产的活动与偏向,如少数坏分子假借贫雇名义侵害中农利益,强迫组织互助,浪费民力等等,应该发现了即纠正,使运动获得正常的发展。
清明已过,望各地迅即采取各种有效措施,把春耕运动热烈的搞起来!

编读往来

第1版()
专栏:编读往来

  编读往来
说服群众在哪下户就在哪分地编辑同志:
这次在太谷牌坊行政村平分土地,很多外乡人听到土地法大纲后要回原籍分地,据调查已回去二十二户(大部是武乡人)八十四口人、种地四百三十二亩半,另外还有十九户准备走,在工作员宣传解释后,留在这里参加平分。为什么大批走:一、认为在太谷差务重。二、有一种乡土观念。三、本地人排外,外乡人只有劳动服务的义务,政治上没有权利。而这里则成了地多人稀,每个全劳力平均三十亩强,这里生产就受到影响。
另外象榆社县白村、翟管村就回去二百四十户(不确),连房子也找不到住,人多地少不好按置,这样生产也不会搞好,应如何办呢? 
  (李清泉)清泉同志:
我们认为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一般的在哪里下户就在哪里分地,特别象太谷这种地多人少的情况,对于已在那里下户的外乡人,更应该好好教育说服,动员他们就在那里分地按家。因为都走了,如上面的情况,两面生产受影响,其本人按家分地也会有困难。至于已经回去的,假使在原籍按家有困难,可以动员他们仍回太谷。思想上的顾虑应好好解释说服,差务重是因为要打蒋介石、阎锡山。怕差务重都走了,打不垮蒋阎匪帮,到哪里也没安生日子过。乡土观念是封建社会中的落后思想;如今,天下农民是一家,本地户外来户谁也不要外气。同时更要好好教育批评本地户的排外心理,在各种政治经济权利上对外来户应公平合理,不能稍有歧视。加强了农民间的团结,这些具体问题就好解决了。总之,这问题需要领导干部的耐心说服与动员,不能听任群众自流。 
——编者
编席的唱戏的是否应分地?编辑同志:
我有两个问题:一、编席的、锯锅的、卖饭的、唱戏的干杂货生意的、剃头的、张箩的等等,也不靠农业劳动,给他分地不分?二、啥地叫插花地?
              (王德明、王玉相)玉相、德明同志:
一、你们说的这些编席的、锯锅的、剃头的(手工业劳动者)、或唱戏的(自由职业者)、及卖饭的(小商贩),如家在乡村,应按照土地法大纲第十条乙项的规定,其本人和家庭分给与农民同样的土地。假若他们的职业足以维持全部或大部生活费用的,由农民大会或农会委员会酌量情况,可不分或分给一部分土地。
二、一个村的土地插在另一村的土地中间的就叫插花地。
——编者
父死母嫁只留一女 房屋财产如何处理编辑同志:
左权六区拐儿镇王凤仙(女),中农成份,家有三口人,她父去世了,她母改嫁走了,光丢下凤仙一人,今年才十八岁,和刘贵锁结婚了,现在家中无人,但还有楼房四间、地八亩,无人照管该怎样处理?(文魁、显荣、锁和)文魁等同志:
如果王凤仙已嫁刘贵锁并在丈夫家分得一份土地财产,则这丢下的房屋和土地应交村农会处理(可按绝户地处理)。但不知刘贵锁家情况如何?不能具体作答。总之,不管凤仙在哪里分地,总得有她一份。 
 ——编者
劳力少怕地种不了如何处理?编辑同志:
壶关三区西坡村义务教员刘春楼(新中农)家,以他村人口土地来说,还该分些地,可是他弟参军走了,家里劳力少,怕分上种不了,这不是对生产有影响吗?如果不给他分上,他家则是个窟窿,应如何解决?
(王书成)书成同志:
这情形应按土地法第十条丙项:“家居乡村的人民解放军、民主政府及人民团体的人员,其本人及其家庭,分给与农民同样的土地及财产”处理。分给地后劳力少时,村政府应按代耕办法解决其困难。如其本人生活有保障确实不愿要,也可少分一些,不一定绝对平均。     
  ——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