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嵩县伊阳滦川等地 我歼土蒋八百余名

第2版()
专栏:

  嵩县伊阳滦川等地
 我歼土蒋八百余名
【新华社豫陕鄂前线十九日电】三、五分区地方武装配合解放军一部连日续歼土蒋匪八百六十二名。八日以来,我在滦川、伊阳、嵩县毗连地区,清剿盘据嵩县西北德亭附近之蒋匪嵩县县长高茂斋部,毙其中队长以下五名,生俘五百余名。其他地区战斗中,先后捕获零星土蒋匪二百二十二名,击毙一百三十五名,缴获机枪一挺,长短枪一百七十支,军鞋六百双,花布一千斤,粮食七十余石。
【新华社鄂豫皖前线十九日电】本月三日解放军某部进击朱屋庙(岳西)之腾云庙、汤池两据点,歼敌二十五师四十旅一一九团一部百余名、俘副排长以下七十六名、缴获六○炮二门、轻机枪五挺、步枪二十三支。当战斗正进行时,该团六连士兵二十余人,因不愿替蒋匪送死,打死监视他们的蒋匪特务刘久勤,机械向我军投诚。

困踞烟台福山龙口蒋匪 两月被歼两千四百 鲁中泰山区打垮敌“扫荡”

第2版()
专栏:

  困踞烟台福山龙口蒋匪
两月被歼两千四百
  鲁中泰山区打垮敌“扫荡”
【新华社华东十九日电】胶东游击战讯:(一)烟台外围地方武装,一月份内主动袭敌及打击抢粮匪伪共大小战斗六十六次,毙伤敌四七○名、生俘敌一二○名,另毙伤俘“还乡团”一六四名、缴获轻机枪五挺、冲锋枪二五支、长短枪五七支、大小车一九三辆。(二)一月二十日至本月三日近半个月中,福山城郊游击队两次打击自城内出动抢掠匪伪,歼敌三○一名、缴获武器一部。又上月上旬,福山人民武装爆炸队于城下炸雷三十六枚,毙伤敌五一名、俘敌一名。(三)龙口外围,我军自收复市东三十里内之黄山馆、上孟家、小陈家、双庙徐家、廒上等据点后,即将龙口市团团包围,并一度攻入市东南三里之飞机场及市内电灯公司等处,敌虽数次集结兵力图重建廒上等据点,均为我军击溃,两月来共毙伤敌一、三六六名、俘敌六四名、缴轻机枪七挺、冲锋、卡宾枪二十支、长短枪五八支,在我政治攻势下投诚来归之敌士兵及“还乡团”等达五七○人。现龙市之敌,东、南、西三面为我军包围,北面渤海、坚冰封锁,补给运输极端困难,形势日益危急。
【新华社华东十九日电】胶东福山武工队、本月七、八两日分四路越过敌人严密封锁,深入烟台市郊数里内各村庄活动,将朱家村等十七个村的蒋伪组织等部打垮,活捉伪自卫团长申芝章等共一百五十名,缴获武器一部。
【新华社华东十九日电】鲁中泰山区地方武装、民兵于一月十日至二十六日间胜利打垮蒋匪“扫荡”。上月十日泰安敌七七旅及莱芜敌一八七旅一个团分别沿泰莱路东西并进,在泰安东范家镇会合后即向泰莱路以北“扫荡”,至羊邱山一线遭我军分别阻击与伏击,歼敌一连毙伤其二百余名。同时我另部配合密集火力乘机冲进七七旅旅部驻地唐家王许,旅长仓皇渡河逃回水北(莱城西北)及泰安一带敌据点。二十、二十一两日由历城、博山出犯的一一二旅两个团和二一三旅两个团至二十六日亦被我于柳埠、虎牢关等地痛击,先后毙伤其百余名,龟缩据点。

蒋区粮荒严重

第2版()
专栏:

  蒋区粮荒严重
【新华社陕北十九日电】上海某杂志披露:由于去年粮产锐减,蒋区正面临严重粮荒。该杂志称:去年蒋区稻谷收成仅为常年产量的百分之六十七,估计为四千八百三十万公吨(即九万六千六百万市担),较需要量相差三百万公吨(即六千万市担,约合白米三千七百八十万市担)。小麦收成尤少,计为常年产量的百分之六十。该杂志说:此项不敷之粮食若向外国购买,则每百万公吨白米需外汇两亿美元,显然无法筹措。并称:今年秋收以前的“可怕”粮荒,“实在是不敢想象,不忍想象”。该杂志暗示:此类灾祸,系由蒋匪的腐恶统治所造成,它说:民国十年白米的输入仅一千万担,而民国十五年以后白米进口每年经常在两千万担以上。并说:粮产锐减的原因为蒋匪经常保持数百万常备军,造成农村劳力缺乏;蒋匪坚持封建的租佃剥削制度及重重捐税,束缚了生产力,迫使农民纷纷脱离土地。同时,也是(美)帝国主义经济侵略,摧毁农村的必然产物。

天津工业停工减产 张垣商号倒闭一百二十九家

第2版()
专栏:

  天津工业停工减产
 张垣商号倒闭一百二十九家
【新华社陕北十八日电】津报消息:天津工业危机日深。全市火柴业工厂共有十二家,除北洋等火厂柴已因不堪亏累近已宣布倒闭停工外,没有一家工厂能全部开工,规模较大之丹华火柴厂,每日产量五十余箱,仅及原有产量二百二十箱的四分之一弱。橡胶业共有五十四家(内有三家为官僚资本所经营),有十余家工厂已于年前六、十月不景气时期相继倒闭,现其余各厂生产量均已减缩到前两年的十分之一。津市一百九十余家织染业工厂,申请歇业者极多,其中棉织厂产量平均已减少达三分之一以上。另息:傅匪罪恶统治下之张家口,上月份商号倒闭达一百二十九家之多,平均每日倒闭四家以上,内包括纺织业十六家、百货业十三家、皮业十二家、面食业十家、土木工业八家、日用品业八家、杂货业六家、金属业六家。
【新华社陕北十七日电】综合上月蒋区报纸消息:傅匪侵占下的张家口,去年一年物价上涨惊人。自去年一月初至今年一月初,小麦价格上涨三十九倍,由每石三万元涨至一百二十万元;白面上涨六十九倍,由每斤二百元涨至一万四千元;普通白布也上涨十三倍,由每匹十二万五千元涨至一百五十八万元。商人售货所得,第二天即无法购回同量货物,许多商店因此破产。一般贫苦市民在高物价重压下,根本无法生活,不少赤贫因冻饿而死。
另悉:绥远人民反傅匪情绪日增,自去冬以来,市面上流通之蒋币票面上常发现“捐款又抽丁,要钱又要命,官儿都刮饱,只苦老百姓”等反蒋傅歌词,傅家匪帮对此惊惶万状,严令各地查禁无效。

豫皖苏游击战活跃 我歼土蒋七百

第2版()
专栏:

  豫皖苏游击战活跃
 我歼土蒋七百
【新华社苏鲁豫皖十九日电】豫皖苏游击战讯:(一)六分区主力一部八日晨袭击阜阳以东谢家桥,全部歼俘敌“清剿”副主任以下一百二十名。涡阳地方武装上月三十日在楚店以北追歼伪涡阳县队和江集区队,毙伤伪九十二名,活捉伪涡阳“清剿”区总指挥李贵兰以下一百九十四名。(二)二分区淮阳地方武装一部上月十三日,冒狂风飞沙奔袭淮阳东南新庄一带的蒋匪河南省七专署张祥瑞部,全部歼灭其四县(沈邱、项城、淮阳、商水)联防指挥部突击四大队刘泽民部,毙伤大队长以下四十多名,活捉中队长以下八十三名。(三)五分区主力和通许等县地方武装,上月份内共毙伤蒋匪一百九十六名。另在七十多个自然村建立了民主政权,五百多个村分了恶霸地主的浮财,三百多个村分了土地,五十多个村组织了民兵,现县区武装已比前壮大了一倍。(四)一分区杞县地方武装二日夜奔袭陈留东南七里岗和刘楼的土蒋,毙俘其十三名。克威(新县在杞县北)地方武装上月二十八日在陇海路南截获蒋匪汽车一辆,蒋币四亿元,俘敌科长连长等四名。

蒋匪全面垄断花纱布 私营厂商走头无路

第2版()
专栏:

  蒋匪全面垄断花纱布
 私营厂商走头无路
【新华社陕北十五日电】据各方消息:蒋匪当局对全蒋区花纱布的全面垄断,本月起已开始逐步付诸实施。蒋匪于上月成立的“全国花纱布管理委员会”已强令苏、浙、皖三省蒋占城市棉商将其全部存棉售予该会,并登记各纱布厂生产量,以便进行所谓“统购、统纺、统织、统销”。同时该会并在各厂派一经济特务为“驻厂专员”,以监视各厂原棉分配及代纺代织生产状况。蒋匪官僚资本中纺公司已于上月十五日不顾上海各棉商之反对,在该地强购棉商存棉。该管委会并已决定在汉、津、穗、渝、无锡、西安等六地,设置“甲等办事处”,在青岛、南京、南通、杭州、鄞县、芜湖、沈阳、台北等八地,设置“乙等办事处”,在吴县、武进、昆明等三地,设置“丙等办事处”,准备实行全面垄断。蒋匪国防部已下令蒋匪所有海、陆、空军及各联勤总部“随时协助进行全国花纱布管理工作”。蒋区各地花纱布厂商将因此面临绝境。
【新华社陕北十七日电】蒋匪当局强迫“收购”前被扣留在沪的所谓“无证自备外汇到埠货品”中之羊毛、镀锌、铅丝等项,蒋匪行政院十一日会议通过关于羊毛等项货品“处理原则”五项,规定强迫进口商于本月十九日以前向(蒋匪)政府申请“收购”,否则“货物予以没收”。同时,并复命令镀锌及铅丝两项货物于三十天以内“一律由中信局收购,不准重运出口”。蒋匪当局“收购”代价仅为一纸,以三年分六期付齐之所谓“特种外币存单”,实际等于剥夺进口商之全部营业资本。

蒋介石的财政危机

第2版()
专栏:

  蒋介石的财政危机
由于人民解放军大举反攻以及蒋匪四大家族压榨下蒋区人民进一步贫困、破产、饥饿的发展,就造成了目前蒋匪财政前所未见的危机。
在岁出部门中,蒋匪对内的货币支出和粮食支出,以及对外购买军火的外币支出,均急剧膨胀。
货币支出方面,一九四七年度蒋匪公开宣布的全年预算为九万三千余亿元(该项预算是以前年九月物价为准且故意多方削减而做出的,如以前年十二月物价水准来计算,应列为三十万亿元)。但据各消息透露去年实际支出:随着物价上涨逐月增加,头四个月的支出共达十四万亿元,十月份一个月已增为十二万亿元,十二月份更增为十六万亿元以上;根据上述情形统计,去年全年蒋匪货币实支约为一百万亿元左右。若从历年物价上涨速度与财政支出增加的关系来看(一九四五至四六年蒋匪物价每年上涨五倍上下,而实支常超过岁出预算五倍),去年度物价上涨为十二倍以上,蒋匪实支至少为实际预算即上述三十万亿元之五倍,即超过一百五十万亿元。
蒋匪于今年一月九日公布一九四八年上半年货币支出预算为蒋币九十六万余亿元,根据历年情况,实支常超出岁出预算五倍左右计,那么今年蒋匪货币实支将达一千万亿元以上之天文学数字。
粮食支出方面:按蒋匪军队供给标准每人每天二十四两大米计算,蒋匪军事人员四百多万,去年一年共需稻谷四千万担。一九四八年,由于蒋匪宣布自二月份起,配给蒋政权“中央”级公教人员每人每月三斗米,技工及工役二斗米,估计将增加五百万至一千万担稻谷的支出,合计全年稻谷支出共需四千五百万到五千万担之间。
购买军火的外币支出,去年一年仅蒋匪资源委员会所用外汇即超过一亿三千万元,美帝及其走狗加拿大移让作战物资及贷款购买军火数字尚不在内。一九四八年,由于蒋匪得自美帝及日军的作战物资已消耗大部,其对外购买支出将有增无减。
与支出逐年膨胀情形相反,蒋匪正常收入实值则逐年减少,其结果就造成了财政赤字日益增大。
蒋匪去年岁入预算连四亿元美金公债及库券在内,合计十二万二千亿元。据蒋匪宣布实收情形,税收九万亿,税外收入二万八千余亿,出卖美金公债库券一万三千亿,合计全年实收为十三万亿元,货币赤字约达百分之九十左右。
蒋匪一九四八年上半年货币收入预算,为了掩饰收支悬殊情形起见,列为五十八万亿元,但据蒋匪立法院代理秘书长楼桐荪本月七日供认:预料实际收入不会超过此数百分之六十,即三十五万亿元。并透露:占全部岁出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战费及“交通费”与所谓“建设费”等皆全无着落。据此估计,今年全年货币实收难望达到一百万亿元,蒋匪今年货币赤字将超过百分之九十。
粮食收入方面,一九四七年田赋征实及征借配额(包括地方一级)共为稻谷六千四百七十七万市担(据去年十二月八日沪大公报,小麦及高粱均已折合稻谷),实收仅约为配额七成,蒋匪中央政府计实得稻谷二千五百六十三万市担,粮食赤字为百分之三十以上。今年度蒋匪征实征借配额竟增为稻谷八千万市担,在四川及两湖收购军粮一千万担,蒋匪中央政府预计分得五千万担,但随着蒋区农民日益破产与反抗,以及人民解放军的胜利进攻,蒋匪粮食实收将远低于此数,粮食赤字将更增大。
对外支付方面,在去年蒋区的国际支付项目中,正常贸易入超为二亿二千余万美元;走私入超据与蒋匪官方有关的北平“正论”杂志的最低估计数字为一亿美元;偿付外债本息四千五百万美元;蒋匪政府驻外人员费用约为六千五百万美元;外人在华企业利润,及利息至少为五千万美元。以上合计为四亿八千万美元以上。收入项下华侨汇款已激减为不足五千万美元;外人在蒋区费用约为五千万美元;蒋匪历次出售美国移让剩余物资约为一亿美元,以上合计全部收入不足二亿美元,收支逆差在二亿八千万美元以上。再加去年蒋匪对外战费一亿三千万美元,就使这种逆差更加恶化,而增为四亿一千万美元以上。另据蒋匪财政部一高级官员朱契所发表数字,去年蒋匪每个月国际收支逆差为三千六百万美元,则去年全年收支逆差共为四亿三千二百万美元,与我们上面估计的数字极为接近。一九四八年此种情况将更为发展。
蒋匪弥补逐年增大的货币赤字的唯一办法,就是用滥发纸币的办法剥削人民;年前为止,蒋币发行额已超过一百万亿元,较之前年底发行额高了十倍。四大家族从通货膨胀物价高涨中大发其财,使广大蒋区人民的血汗化为四大家族的私产。这种情形,就直接造成了蒋区劳动人民的饥饿,民族工业的破产。去年十二月蒋匪上海市社会局公布的工人生活指数仅为六万八千倍,不及该月物价指数的一半。而蒋匪政权机构中数百万的士兵及公教人员,亦已陷于饥饿状态。工商业则纷纷破产停业。
蒋匪逐年增加的征粮、抢购、征发及地方摊派,就是蒋匪国家垄断资本集团向蒋区农民榨取的额外封建地租,因而吸干了蒋区农民的脂血。蒋区自耕农民负担通常达到百分之六十五至八十,而佃农在以全年收入百分之五十以上交付地主的地租外,通常还要交纳全年收入百分之十五至二十的摊派负担。在冀东、豫北、辽宁蒋占区,农民罄尽所有,还不够交纳蒋匪赋税摊派。其另一结果就是:农业耕作日益粗放,农田水利陷于废弛,土地抛荒日多(年前已超过五千万亩),于是蒋区农业生产激降,一九四七年,稻谷收成较战前正常年份减少了三成三,小麦减少四成,其他高粱,蕃薯等项杂粮均减收三成以上。去年蒋区粮产与最低需要量比较,到今年收获期之前,稻谷不足三百万公吨(合六千万担),小麦不足二百八十万公吨(约合五千六百万担),预示着威胁蒋区千百万人民生存的严重粮荒就在眼前。蒋管区人民抗粮抗丁要饭吃的民变运动,将在这一基础上更广泛发展起来。
最后,由于蒋匪对外支付赤字与国际收支逆差的发展,造成了蒋匪外汇枯竭的危机。蒋匪已更加无条件地仰仗美帝的输血,与更加放肆地出卖国家主权。目前蒋匪正经由大买办及卖国贼孔祥熙、贝祖诒,向其华尔街的主子乞求贷款救命,但是两年来的事实证明美帝的援助是救不了泥沼中愈陷愈深的蒋介石的。
            (新华社陕北电)

美帝攫夺华南等地工矿交通 蒋匪准备大规模出卖主权

第2版()
专栏:

  美帝攫夺华南等地工矿交通 蒋匪准备大规模出卖主权
【新华社陕北十七日电】据各方消息披露:蒋匪当局现正准备大规模拍卖华南与中国西南工矿及交通主权,以便将该两地区进一步变为美帝殖民地。本月十三日,蒋匪全国经济委员会副秘书长顾毓珠瑔供认:蒋匪行政院长张群已下令“对外(美)国在华商人给予一切便利”,该会已奉命邀请蒋匪各有关各部门拟订“欢迎”外(美)国私人资本的“新法规”,该法规将允外(美)国资本直接投资在华设立工厂和公司。年前十二月下旬,蒋匪经济部即拟定一川、桂、赣、皖、台湾及西沙群岛等地的工矿地质调查勘察计划。上月中旬,蒋匪资委会副委员长孙越崎复赴湘、赣、粤考察工矿事业。上月二十七日蒋匪资委会委员长翁文灏与蒋匪粤省主席宋子文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将全力发展已规定为美帝投资对象之粤省电力、煤矿、糖业、和海南岛铁矿。蒋匪粤省建设厅长胡善恒并于上月二十七日赴长沙与蒋匪湘当局商讨“湘粤经济合作问题”。蒋匪江西省府上月二十九日发表“江西工业化”计划,开列该省官营兴业公司所属麻纺织厂、染纺织厂、麻绣厂、榨油厂、制糖厂、制茶厂、锯木厂、水泥厂及机制砖瓦厂,作为美国投资对象。上月二十八日蒋匪重庆行辕副主任贺国光复公布一项“川、康、滇边开发计划”,决定设立一“川、康、滇边务委员会”,负责该地区工、矿、农林、畜牧及交通等项调查和开发,该地即系美军为军事及经济侵华目的所早已进行详细勘测之大凉山区域。此外,蒋匪正打算利用与西藏发展“商务关系”的办法,协助美国经济势力侵入西藏。据悉,上月下旬抵达南京与蒋匪商讨“商务”问题的西藏商务代表团,即系美蒋向西藏实行压力的结果。

蒋匪继续迫害学生 开除、逮捕、坐牢、冻死

第2版()
专栏:

  蒋匪继续迫害学生
 开除、逮捕、坐牢、冻死
【新华社陕北十七日电】上海蒋匪继续残酷迫害各校学生。据外国通讯社十三日引沪报不完整数字,同济大学血案发生后,蒋匪已迫令各大学开除学生二百十七人,仅同济一校即开除一百二十七人,其中四十余人复横遭蒋匪监禁及“审讯”。若干被捕学生在冬天严寒中,被蒋匪剥去衣服,投入水门汀牢狱中,现已死去一人。圣约翰被捕学生中,两人被释放后复遭将匪再度逮捕。
【新华社陕北十六区日电】综合消息:蒋管区学生饥饿、失学情况日趋严重。天津南开大学年前十二月学生甲种膳食费每月蒋币五十五万元,乙种四十五万元,至今年一月甲种增至每月一百廿万元,乙种九十万元,仅隔一月即暴涨一倍。该校寒假中五百余学生留校,膳团拟于一月十五日起伙,但至十三日膳费仍无着落,学生普遍感受饥饿威胁,布告栏中贴满出卖衣服的广告。唐山工学院一月份膳食已涨至一百二十万元,许多学生开不起伙食。阎匪盘踞下的太原,一月中旬小米每石达四百余万元,学生无法维持生活,从年前十二月份起纷纷退学辍业。
在物价高涨下,蒋区各地私立大中小学下学期纷纷增加学费。广州各私立大学收费高达五百十二万元,初中亦需三百二十万元。北平燕京大学下学期学杂费四百五十万,其他各私立院校均将以百万起码。天津许多私立中学因经费困难无法维持,拟合并成立协合中学,收费在一百零五万至二百万之间;私立小学收费均在百万上下。蒋区报纸报导:一般中等家庭已无法负担其子弟就学,并预料寒假过后,蒋区各地学生将大量失学。

蒋区零讯

第2版()
专栏:

  蒋区零讯
▲代替柯克为美帝西太平洋海军总司令之巴格,已于十五日由珍珠港启程赴青岛。美太平洋区海军总司令兰姆赛与其偕行,兰姆赛并将赴南京、上海等地。美太平洋海军副司令威林狂妄宣称:美帝“席卷太平洋的基地网实际上已告完成”。柯克已于十七日正式宣布离华退休。

沁源某些区村干部 为什么不叫宣传土地法?

第2版()
专栏:

  沁源某些区村干部
 为什么不叫宣传土地法?
我们以最大的篇幅,欢迎边区各地参加平分土地工作的同志们交流工作情况,交换工作意见,研究工作问题,集中多方面意见然后加以共同解决。系统的也好,片断的也好,材料也好,心得也好;用写文章的形式也好,写信的形式也好,写通讯记日记的形式也好,不拘什么形式都好,把要说的话写出来就可以;千万不要党八股客里空。别的同志有不同的意见,也可以写信来讨论。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具体情况,这里发表的通讯不一定对每个地方都适用,但可供大家参考。人民日报编辑同志:
(一)土地法大纲颁布后,我们要在驻村(沁源×××村)冬学里给群众念,可是联会主席秦宣文极不同意,不准念。他说:怕中农大吃二喝不好,生产浪费哩,怕雇贫不积肥积炭、节约,不努力生产等待哩!又说:“这是区上的指示,不让叫雇贫知道。”他还给干部们说:“给雇贫念了土地法,雇贫跑到干部头里了,土改时再念亦不迟。”(实际上是愚民思想,怕雇贫知道了土地法,不受他的指挥了。)
第二天我们坚决在冬学里,把土地法大纲给群众详细念了一遍,雇贫们特别高兴,听的很起劲,读报时鸦雀无声,读完后大家就吵成一圪@:有的说,这就好了,咱们亦能分圪丝好地住间好房子。有的说:要这样办,好果实就不能光是干部分,金银财宝亦得分给咱一圪丝丝哩!有的说:不是二所同志给咱们念,咱们还在石板底下压着哩,以后说话可有根据了,就不再受人的团弄了!牛工王四儿激愤的说:我见了毛主席就得给他磕个头,他对我们的苦处,就知道的这样清楚!
第二天冬学里来的人更多了,情绪高极了,连素来不说话的老汉都说了话。
接着牛工王四儿就给联会主席秦宣文提出意见:“过去斗争秦云,我的果实应该比你多,为什么当时给我分的是小米,你们给了我一根铁棍,一个纸香炉,二亩地,你把一亩好地拿去,给我一亩又远又不好的烂地。”秦宣文无言以对。第二天雇贫们在一起闲谈时说:“过去是谁敢给人家提这意见,人家一说就是把我家的给你,再吃亏亦不敢吭气。同时提到县政治处干部关汉文把东沟三亩坏地以三石小米的大价钱卖给铁工李长胜,去年春天却又提出分果实,结果把王有才租种的一亩好地夺去分给了他,当时王有才非常不满,可是没敢说什么。
以后我们又会同村长、农会主席秦根拴,召集全行政村雇贫,把土地法大纲,补充办法,告农民书,告党员书以及新大众上所有文章做了详细的宣传、解释,虽然仅仅两个下午的时间,却起了很大作用,雇贫们更团结了,具体表现在借过年的麦子时,互相尽让,互相照顾,揭破了以八石麦子填一家窟窿,破坏雇贫团结的阴谋(个别坏干部这样主张,并积极活动)。雇贫李根洪说:“这就象个一家人了。”而且注意了团结中农,给中农解释土地法,所以原来个别中农,爱吃喝不节省的现象,现在亦转变了,雇贫们劳动更加积极,现正努力积炭,准备年关娱乐。
第一次读了土地法,联会秦宣文因为不满意这样做,还这样说:雇贫们听到给地主分土地,都泄气了,没信心斗争了,中农们都大吃二喝,不好好劳动。经调查,直到现在并无这种现象,他说这些是假造的。
山庄上的雇贫想搬到村里住,因山上的地太不好,天旱更没收成,平时兔子、狢狑(山老鼠)、山鸡就没法招架。雇贫说:就不能回村上分块好地?
(二)报载中央局指示年关娱乐要好好宣传土地法,部队系统指示亦是如此,可是区公所指示各村只准宣传“三积”“生产”,不准宣传土地法,不知是何道理。而我们在年关却是宣传土地法,一切娱乐都围绕这一中心,有的群众也向我们提问,我们只好说照区上指示执行,不知到底怎样对。
             (太岳十八分区医院第二所、金焰)

武安五区南庄村 中农解开思想圪@ 不听谣言安心生产

第2版()
专栏:

  武安五区南庄村
 中农解开思想圪@
 不听谣言安心生产人民日报编辑同志:
本区下到寺南庄村王考的,出身是个贫苦烧瓦盆工人,七七事变后靠劳动到现在发展成中农。土地法大纲公布后,他妻上井沟娘嫁探亲,遇邻家大地主白五的妻叫郝喜书,对她说:“报上登土地要平分,地主也同样一份,过去斗了地主填了穷小子们,现在要斗中农填我地主。平分时穷小子们没知识干不了,还得叫我地主干,当干部,参加平分。”王考的之妻听了地主妻这活,回到家后,家有四斤花想在年前纺了春暖织成布,听到这话把纺车放到驴圈不纺了。并磨斗半麦籽,还买几斤挂面吃。
此村中寨埋人演剧,常寨村公安员名叫王买庄,上他村卖花生糖,王买庄与王考的认识,到此村去他家看望,玉考的妻与他做饭(下挂面汤吃),他本来很省俭,王买庄便问你买挂面瞧谁哩。他答:不是,吃点吧,不知能不能过哩哟。王买庄他看说话有圪@,便问他为啥这样说,起初问他不敢说,后从其它扯起话,他才将听地主说平分地,斗争中农给地主,和它不纺花、磨面买挂面吃、害怕、没心生产等等谈了一遍。王买庄便将报上所谈的平分是满足贫雇要求,与地主虽有一份,不能比贫雇强,和那下中农得果实,中农不挖去,富裕中农协商方式自愿出点地,否则让步,说明房子浮财不动。并划阶级,为了和地富分清家,那还能叫他当干部呢。你好好安心生产,不要听它造谣,不然吃亏。这样的谈了一遍,他才说这样那我就通了,不害怕了。南庄村干部知道,就抓紧冬学教育,解这思想圪@。
常寨公安员又写信给井沟村干部说明这事情,井沟村马上召集群众叫地主白五的妻到会场说这件事,她最初不说,后经群众催促,她才将这事情说了。另将她在井沟村与一个翻身户抗属家庭(今年在外烧盆赚了些款买成粮)说:你快吃喝两天吧,不然也要平分,这抗属知道她是造谣,没听她。这事她也说了出来。群众问他是听谁说的,说是她男人白五的给她说。叫她男人白五的,他也承认了。问他听谁说,白五的说是他在路上听人家说。村长同时在会场将此事教育了中农,不要害怕,好好生产,莫听地主的造谣。
           (武安县第五区、正堂、双金、夏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