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北宁线我军进驻沟帮子 威胁蒋匪重要补给基地锦州城

第2版()
专栏:

北宁线我军进驻沟帮子
威胁蒋匪重要补给基地锦州城
【新华社东北前线三十一日电】东北解放军一部二十七日进驻北宁线上重要联接点沟帮子,并歼逃敌六百余人。按据守沟帮子之敌六十军一八四师残部,自本月上旬在北镇南为解放军歼灭一部后,即胆寒心怯,近因新立屯被我攻克,该敌更感恐慌,遂放弃其坚固设防据点,于二十七日黄昏向锦州逃窜。解放军一部当即跟踪追击,二十八日在沟帮子西南七十余里之石山车站截获其一部,略经战斗,即将其包围解决,计活捉敌官兵六百余名,缴获迫击炮八门、轻重机枪十五挺、子弹二十余万发、迫击炮六○炮弹千余箱、粮食三千余石。我军收复沟帮子后,当即以缴获之粮分给贫苦群众。按沟帮子系北宁线及中长线营口支线上之铁路联接点,此次解放后,敌重要补给基地之锦州,更加裸露。(附图片)

敌人跪下了! 攻克新立屯特写

第2版()
专栏:

敌人跪下了!
攻克新立屯特写
【新华社东北前线三十一日电】分社记者文清报导:“敌人是孙大圣也逃不出咱解放军的手心,看敌二十六师就在咱刺刀下歼灭”。这是此次新立屯战役中担任主攻任务的某部战士们在作战竞赛书上的豪语。当攻击开始前,该部许多战士还在枪杆上写着:“刺刀见血”的字样。战斗一开始,他们即在猛烈炮火掩护下,一阵旋风似的卷向敌阵,三十多分钟就冲上了新立屯外围二百多公尺的高坡,使蒋匪官兵心胆迸裂,纷纷跪下叩头,交出了全部的武器。当记者前往观察时,正遇战士马永林押解俘虏送往山下。他对记者说:“刺刀见红的计划算是白费了,你一冲到他们跟前,他们就跪下交枪”。我野战兵团从二十四日夜至二十五日一天中,完全扫清新立屯外围据点:车站、高山和集团工事。二十六日晨三时,我某部开始攻击城东之八家子,被围困的蒋匪立即呈现动摇,等我炮兵刚刚试射,就吓得他们丧魂落魄,攻击开始只一小时,敌即留下少数兵力掩护退却,主力即遗弃所有辎重及十余门山野炮,分三路悄悄溜出城外,向东北、西北、西南三个方向逃窜,不料逃出才十多里,又陷入我预设的伏击圈内,战至午前十时即全部覆灭,我攻城部队则在此前三小时,即肃清城内残敌,完全占领新立屯。

保卫自己翻身的好日子 豫陕鄂农民争相参军

第2版()
专栏:

保卫自己翻身的好日子
豫陕鄂农民争相参军
【新华社豫陕鄂前线三十一日电】七分区群众运动中翻身农民爱护解放军伤员,并争相参加游击队与正规军。某村农民曾经带了一百万蒋币、四口肥猪和很多落花生等,打着锣鼓去慰劳解放军伤病员。某县两个村庄,在解放军驻防时,经过工作队的帮助,解除了地主武装,并诉了苦、出了气,群众当即成立游击队,在部队移防之后,坚持斗争,打退了地主武装的反攻。某村游击队在几天内就由十几个人发展到二百多人。有的村子在“穷人要翻身,参加解放军”的口号下,踊跃参加解放军。某村在四天内有十个翻身农民自动报名参军,某团在泌阳地区活动的半个月中,就有八十九名青年农民自动加入。
【新华社晋绥三十日电】晋北崞县、代县翻身农民为防止阎匪骚扰,半月内自动建立起拥有数百青年农民的精悍游击队,开赴接敌区,练兵习武,保卫土地与胜利果实。崞县一区及城关联合农民代表大会上,当即有数百名青年农民报名参军,三吉村青年农民元满堂弟兄二人争相报名。代县西田村农民高任成的长子在爱国自卫战争中光荣负伤回家,现在他自动又送次子参军。新高村农民孟文秀包了肉饺子给他儿子饯行说:“我家受了三辈子穷,现在才翻了身,你好好干吧,保护咱们的好日子”。欢送会上青年新战士胸前佩着农民子弟兵的红布条,向欢送父老兄弟们齐声宣誓“不打倒阎锡山不回家”。

打击阎匪“自白转生运动” 晋绥一月歼匪千余

第2版()
专栏:

打击阎匪“自白转生运动”
晋绥一月歼匪千余
【新华社晋绥三十一日电】新年前后晋绥各地地方武装极为活跃。据十二月二十日至本月二十日一月内不完全统计:共歼傅阎匪军及土顽约一千三百余人。其中毙伤阎匪三十九师副营长冯子义及流窜之伪大宁县政府科长以下四百五十余人。活捉傅匪补训十一师二团二营营长李宝珍以下八百七十余人。缴获步枪七百三十余支,轻机枪四十三挺,各种炮二十一门及其他军用品甚多。夺回之食粮及牲畜均交还受损失之群众。晋北忻县阎匪侵扰崞县未逞,我地方武装刻又逼近忻县城下。一月十日某部地武奔袭忻城出扰阎匪,歼敌五十余人。晋中地武越过太(原)汾(阳)公路,在阳曲、清源、太原、交城、文水、汾阳、带平原上展开广泛出击,打击阎匪“自白转生运动”(按实际为阎匪与地主屠杀农民进行倒算,变相抓丁的毒辣阴谋手段),搜捕阎匪村政人员,拯救受难人民。

对目前国际政治形势得到一致认识 苏波签订五年换货协定

第2版()
专栏:

对目前国际政治形势得到一致认识
苏波签订五年换货协定
【新华社陕北卅一日电】莫斯科讯:波兰总理西伦凯维兹、副总理哥穆尔卡,率领工商业部长明兹等政府代表团一行,于本月十六日抵莫斯科,与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斯大林、副主席兼外长莫洛托夫、对外贸易部长米高扬等经十余日会谈后,两国政府已就两国间重大政治经济问题及目前国际政治形势获致协议,并于廿六日签订一九四八年至五二年间换货协定,及苏联供给波兰工业装备之协定。前一协定规定两国在五年间换货总值将达十亿美元以上,苏联将供给波兰:铁、铬、铝、锰矿、砂、石油产品、棉花、石棉、汽车及拖拉机等。波兰将供给苏联:煤、焦煤、纺织品、钢制品、食糖、锌、火车厢及水泥等。至各项货品价格则规定双方按年根据国际价格事先妥为厘定。后一协定规定:苏联自一九四八年至五六年止,经常供应波兰以各种新式大冶金工厂、动力、化学、纺织等工厂之装备及重建城市与港口之装备。苏联为此特贷与波兰四亿五千万美元之信用贷款,此外苏联并同意在前已确定输往波兰之三十万吨谷物外,再另以信用贷款方式售与波兰谷物二十万吨,此项谷物在三个月内即可全部交清。两国代表亦曾就去年四月五日所订技术合作协定之实施情形及波兰对一九四八年德国在波兰财产对苏赔偿问题交换意见,并获得协议。斯大林在廿六日订约后,曾设宴为波兰代表团饯行,波兰代表团已于次日返波。
【新华社陕北三十一日电】莫斯科讯:波兰总理西伦凯维兹,于二十七日离苏前发表谈话,略称:此次访苏,使我们两国政府有机会对目前国际形势得到了完全一致的认识,也使我们惨遭战祸蹂躏国家复兴经济的方法,以及对于这些国家发展经济并保持其主权完整所应遵循的道路,得到了完全一致的认识。这些观点,已在我们缔结的诸项经济协定中全部体现。它们对于波兰经济发展具有极大历史意义。它们又构成了如波兰伟大友人斯大林所称:“足以巩固两国友谊的”一系列事实中的新环节。我们充分了解此行成就,即在经济发展、加强两国友谊与保障两国安全方面,已前进了一大步。

真理报

第2版()
专栏:

真理报
Z·海林作
草婴译
在这座邮船似的巨厦里,灯光是永远不灭的。在莫斯科的高空里,象一朵明亮的火焰,整夜燃烧着一个词儿——一个跟苏联人民为实现共产主义而进行英雄性的革命斗争有关系的词儿。这是六个光辉夺目的字母:
PRAVDA(真理)
清早,莫斯科的街道上还没有人迹,列宁格勒大街也是一片空旷。不过,这条大街上,一早就出现了几辆盖着防雨布的卡车。
它们接一连二地从“真理报街”开出来,在这样的清早要尾随它们是并不困难的。卡车驶向首都所有的邮政局和邮政代办所。它们赶向火车站和飞机场。卡车上装着棕色纸袋,上面盖着防雨布。纸袋里整齐地放着一束一束的“真理报出版社”当天所出的日报和杂志。二三小时之后,所有这些纸袋都出发旅行。分发“真理报”的邮车,单只沿铁路线,就要走十二万一千三百九十四公里的路程。给定户递送“真理报出版社”的日报和杂志的邮政分局在五万所以上。
“为了明白起见,”列宁在一九二一年二月曾经这么写过“让我们举个小小的数字为例:在全俄罗斯,‘消息报’销售三十五万份,‘真理报’销售二十五万份。我们穷,我们没有纸张。”
经过十五年之后,斯大林在第八届联邦非常大会上说道:“还有:大家谈论着言论、集会和出版的自由,可是却忘记所有这些自由,对于工人阶级都可能成为一种空洞的声音,如果它不可能获得适当的会所,良好的印刷所,足量的纸张等。”
在苏联,工人阶级是拥有这些条件的。这层就连先前根据个人的认识“觉得莫斯科不可信”的人们,也确实相信了。一九三七年访问“真理报”编辑部的作家李翁·菲赫特文格曾这样描写自己的印象:
“我参观了莫斯科最畅销的日报‘真理报’的新印刷所。我们徘徊在那架生产率居世界首位的,庞大的滚筒机的旁边;在二小时之内它印刷了二百万份报纸。整个印刷机象一具庞大的火车头,它那长达八十公尺的平台,象邮船上的甲板似的可以在上面散步。在印刷机旁边逛了一刻钟光景,我忽然注意到这座机器只占厂房的一半,而还有一半却是空的。我问是什么缘故。回答我说:‘现在我们只印二百万份‘真理报’。可是我们却还有五百万份的定户申请书,一等到我们的造纸工厂能够供给我们足够的纸张,我们就装置第二架印刷机。’”
战争妨碍了这架机器的装置。在战时,工厂都忙于应付军事定货。苏联造纸厂受到了占领者的严重打击。然而,“真理报”却在这几年里有力地生长着。
……让我们跑到“真理报”馆的内部去瞧瞧吧!装运纸张的火车,每天沿着自己特建的铁路支线,开到这里来。在月台上我们可以遇见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他象一个精明的老板,留神地注视着火车的卸货。他叫华西里·安东诺维奇·普里霍吉珂。他在一九一二年旧历四月二十二日(新历五月五日)拼了第一号“真理报”的版子。这个日子就成了全布尔塞维克出版节。几十份列宁和斯大林的手稿曾经经过普里霍吉珂的双手。他很清楚地记得莫洛托夫任“真理报”编辑部书记时的情形。
“莫洛托夫总是拿着校阅过的清样,跑到我们排字房里来,他一直要等到报纸出版,才离开印刷所。”普里霍吉珂回忆时说。“我们常常问莫洛托夫同志,他是在什么时候睡觉的。白天他在编辑部里工作,晚上他在夜编辑部里,一直要等到报纸出版,而且还帮助分发报纸,把它送到各处的工厂里去。”
“从前全部排字都是根据作者的手稿的。每次都得更换各种不同的字体。莫洛托夫同志常常帮助排字工人,给他们解释单字和文章的意义。”
我们听着“真理报”最老的,而且现在还在报馆里工作的工人的朴实无华的谈话。在他谈话的时候,一筒筒新的报纸沿着木制的运输机滑到滚筒机里去。假使把“真理报”出版社一年里所用去的报纸联接起来,那末这条带子就可以围绕地球十五转。
前排字工头描述列宁和斯大林怎样利用工人捐款创办一张小型的报纸,这张小报又怎样成长为今天的“真理报”,——这是一篇非常动人的小说。
在“真理报”的字里行间,潜藏着强大的苏维埃国家的心的跳动。一九四五年九月,当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以列宁勋章授予“真理报”时说,相信“‘真理报’将继续光荣地执行列宁——斯大林党意识的旗手的任务,并且利用布尔塞维克言语的力量,鼓励苏联人民,为了继续巩固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的威力,和经济与文化的繁荣,去完成新的劳动业绩。”
……一九四一年“真理报”大厦的玻璃窗曾经被炮弹震动的格格作响。在莫斯科上空被击落的一个德国飞机师的平面测量器上,曾经发现一张地图,在这张地图上“真理报”街二十四号(“真理报”馆的所在地×)也象首都最重要的军事目标那样,上面画着一个十字。
然而,“真理报”在这些艰难的年份里,却一分钟也不曾停止过自己的工作。而且,每天早晨装着纸版的飞机也照常送到被围困的列宁格勒去。列宁格勒印刷“真理报”的那家印刷所,经常处在炮火的围击中。印刷工人在饥寒交迫的情况下工作。运输纸版的飞机师,几次在德军高射炮火的射击下被迫降落。有二架飞机被击落。但是,纸版还是始终继续到达列宁格勒,这个英雄城的居民不曾失去祖国的报纸。
现在,“真理报”的纸版被送到基辅、哈尔科夫、顿河、罗斯托夫、巴库、塔什干、诺伏西比尔斯克、库壁希夫,最近还送到伯力去。运送纸版的飞机每天要经过二万二千公里的路程。
“真理报”的版本甚至伸展到那些火车,轮船达不到,飞机不着陆,汽车、卡车不能通行的地方。雅库茨自治共和国的阿拉伊哈(在西比利亚的极北部),报纸和杂志是用鹿和狗递送过去的。阿拿第尔(在西比利亚的极东部)的居民也可以收到“真理报”馆出版的刊物,在堪察加州、阿留申区的尼珂尔斯克村里居住着三十六个“真理报”的定户。阿尔丹的淘金者也订阅“真理报”、“共青真理报”、“文化与生活”、“布尔塞维克”、“火花”、“少年先锋”等书报。
乌士高洛德的居民以前看不到苏联刊物,现在订了三千七百二十二份“真理报”馆出版的日报和杂志。在摩卡切夫(乌士高洛德和摩卡切夫在苏联和捷克的边境)有二千八百二十九个定户。在过去的克尼斯堡,现在的加里宁格勒,有一万三千一百九十二个定户。南萨哈林岛(库页岛)的居民经常收到九百零四份日报和八百三十九份杂志。
“真理报”和它的其他出版物,在苏联国境之外,也有人阅读。它伸入到地球上最遥远的角落。它的定户分布在五十九个国家里。在四十三个国家里可以收到“火花”杂志,其中包括:澳洲、印度、新西兰、古巴、智利、南菲洲……在印度有五十五个定户。在巴勒斯坦有一千三百十六个定户。
几千条有形和无形的线,把“真理报”跟全世界每个角落联接着,不过,首先是跟苏维埃联邦的各民族联接着。“真理报”每日收发的邮件简直不比一个小城市的全部邮件少。没有一种事件,不是立即报导给“真理报”的。“真理报”的大厦占地七万方公尺。不过,假使把分布在全苏联土地上的日报通讯员所占的空间算在一起的话,那末这块场地就不知还要广大多少了。
在“真理报”发表文章的,有最著名的学者、作家、党和经济方面的工作人员、部长和工人、农民和学生。每个苏联公民都深爱自己的报纸,信任它潜藏着的思想。他们请求报纸给予指示,提出建议,请求帮助。
斯大林“真理报”印刷所日夜不歇地工作着。
不论报纸和杂志,在落到读者的手里以前,要经过近一百个复杂的生产手续。每一行字句都是长久和顽强劳动的结果。不过报馆里的工作人员都知道,苏联的读者怎样珍重他们的劳动,他们怎样渴望着布尔塞维克的真话。
当印刷日报的工人们早晨回家去的时候,迎面跑来的是印刷杂志的工人们。到半夜里这些在大卷筒机旁边工作的人们又重新出来了。在夜里一点钟,装纸工人把卷筒纸装在机器上。接着机印工人和领班工人也跑来了,他们把机器准备好,以便印刷。这时排字机排上了最后几行字。早上四、五点钟,开始了印刷所里最紧张的时刻。大家都在等待编辑签过字的最后一栏。十八——二十分钟之后,一份新鲜的报纸必须放在编辑的台子上。
在这几分钟紧张的时间里,当第一份手稿从气压递送站(递送邮件的新方法)送到时,留下的时间就不很多了。不过在这段短时间里,每一秒钟都象一根发条,这些人们的生活规律就是如此。他们献出了一切。他们已经有几十年不知道什么叫夜的寂静。一到早晨,全国就应该收到新鲜的报纸。
除了“真理报”、“共青真理报”和“文化与生活”之外,这里还印行下列各种杂志:“布尔塞维克”、“历史问题”、“农女”、“鳄鱼”、“世界经济与世界政治”、“火花”和它的各种附刊,还有“十月”、“党生活”、“少年先锋”、“工女”、“交替”、“苏联妇女”、“苏联图书”等。
在全部纸张,封面和杂志的插页印成之后,它们就被送入装订工场。只有从这里出来的杂志方成为邮差送给我们时的那个样子。不过在这以前,还要经过几部检查的手续。每页纸头,每本杂志都要校阅过。上面还要盖上检查员的号码。在装包和帖上标签——“火花”十五期六十本,——以前,每本杂志还要再经过一次校阅。到现在,整扎的杂志才沿着运输管滑到邮局的汽车里去。再从这里,杂志到达定户的手里……。
充满新事件和苏联人民英雄事迹的日子每天在到来。“真理报”街二十四号大厦里准备日报和杂志材料的人们,总是最先知道这些事情。在这巨大的建筑物里,不论星期日,不论重大的节日,沸腾的生活一分钟也不停止。(大连“实话报”)

抗议英帝侵略阴谋 中东各国人民示威

第2版()
专栏:

抗议英帝侵略阴谋 中东各国人民示威
【新华社陕北三十一日电】综合中东讯:中东各阿拉伯国家人民,群起抗议英帝国主义组织“中东集团”的侵略阴谋。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居民,二十七日举行抗议大示威,高呼“对英绝交”等口号。示威者并向伊拉克公使递交备忘录,抗议英伊条约及英国与阿拉伯各国签订之一切不平等条约。备忘录严正要求“阿拉伯国家之真正独立。”受外约但国王阿布杜拉迫害而逃亡至大马士革之外约但民主人士,亦纷电阿布杜拉与贝文,严重抗议英国与外约但间缔结新的奴役条约。阿拉伯各国报纸亦均猛烈抨击贝文在签订所谓英伊同盟条约后所称:“该约将为英国与阿拉伯诸国缔结一连串同类条约之开端”的狂妄声明。黎巴嫩电信报称:“黎巴嫩人民屡次声明,他们愿对一切国家保守中立,并与之保持友好关系,我们希望我们的当局为了我们的独立,能神圣地遵守中立”。阿耳布勃拉克报则提醒人民必须警惕贝文的阴谋,并质问“如果缔约一方不与我们商议,就擅自替我们说话,它是不是自命为我们的保护人呢?”
【新华社陕北三十一日电】巴格达讯:伊拉克人民反英运动急剧高涨,各地群众连日冲破军警之弹压,英勇举行示威游行。伊摄政伊拉在巴格达十万人民大示威后,不得不于廿七日宣布前总理雅布尔之辞职,并任命前参议院院长萨德尔出组新阁。雅布尔甫自英国与贝文签订所谓“英伊同盟条约”(现已为伊方宣布废除)后奉召返国,现已畏罪化装潜逃外约但首府安曼。
巴格达大示威时军警竟以机枪扫射游行群众,死伤达数百人,但人民仍坚持斗争,英勇不屈,现反英运动仍在延续扩展中。据塔斯社中东讯,伊拉克人民对英伊条约之反抗,使英国大为恐惧,已因此延缓贝文原定与阿拉伯各国分别订立同盟条约之计划,英埃订约谈判亦因最近埃及学生之抗议大示威而无期延搁,但暗中则努力进行其他压制此种反抗之阴谋。最近英国即曾密派十六名纳粹分子(其中八名为前德国军官)赴黎巴嫩,企图挑起流血冲突。

统一工人阶级力量 保共社两党将合并 罗共社两党合并已得到协议

第2版()
专栏:

统一工人阶级力量
保共社两党将合并
罗共社两党合并已得到协议
【新华社陕北三十一日电】索菲亚讯:保家利亚社会民主党政治书记波杜洛夫,日前在该党最高会议上宣布:该党中央委员会已一致通过该党与工人党(即保共)合并为统一的工人阶级政党的决议,并将此一决议提请最高会议讨论。波氏声明时,大会报以衷心欢迎的热烈掌声。该党总书记尼柯夫在向大会作分析国内外形势的报告时,亦吁请大会授权中央委员会与工人党商谈合并事宜。尼氏并痛斥以勃鲁姆、贝文、萨拉盖特、舒马赫等为首的右翼社会党人,甘为美国帝国主义扩张政策之走狗。尼氏声称:“保加利亚社会民主党坚决站在以伟大苏联为首的和平民主与社会主义阵营方面”。另据布加勒斯特讯:去年底开始的罗马尼亚共产党与社会民主党合并成统一工人党之谈判,已获协议,并定于二月十七日举行两党合并的全国代表大会。

美人民团体代表集会抗议反动派反共行动

第2版()
专栏:

美人民团体代表集会抗议反动派反共行动
【新华社陕北三十一日电】据塔斯社纽约二十七、八日讯:美国进步人士继续反对美国反动派的反共反人民行动。外国出生者保护委员会顷在华盛顿召开会议,计划发动一个大规模的运动,以抗议美政府迫害外国出生之美籍民主领袖。出席该会的一百个职工会及其他团体的代表,要求取消美国现在歧视外国出生者的法律,并抗议美政府放逐美共领袖之一毕特曼和琼斯以及二十一名职工运动者。纽约进步人士支持共产党员哲森,代替去年十一月逝世的共产党纽约市议员卡顺之职位。他们力称:卡顺是由七万五千选民选出的;并谴责美国反动派对此之阻挠,为“一种非法侵犯民主权利的行动”。

曼门第斯同志被害 古巴人民愤怒抗议

第2版()
专栏:

曼门第斯同志被害 古巴人民愤怒抗议
【新华社陕北三十一日电】哈瓦那讯:古巴共产党国会议员曼门第斯,近被反动政府所指使的陆军上尉卡西拉斯所谋杀,此项消息传出后,激起了古巴人民与劳动者的震怒。在举行曼门第斯葬仪时,五万人参加致哀,许多工人与进步团体代表,涌往哈瓦那各报编辑部,要求发表他们对这种卑鄙谋杀的抗议。数百份抗议的电报,如雪片般飞送总统府。古巴工人联合会二十五日发表声明称:“政府应对卑鄙的谋杀曼门第斯暴行完全负责”。人民社会党也声明称:“曼门第斯之被谋杀,系奉政府之命而进行者,我们反对古巴生活在军事独裁统治中”。

挺进黄梅黄安我军 克数据点歼敌五百

第2版()
专栏:

  挺进黄梅黄安我军 克数据点歼敌五百
【新华社鄂豫皖前线三十一日电】迟到消息:(一)鄂豫军区某分区解放军一部,配合某县人民武装,于九日夜袭击黄梅南之翟港敌据点,歼守敌蒋匪五十六师一部及当地两个自卫大队各一部,共毙伤十余名,生俘连长以下六十九名。缴获小炮一门、发射筒一个、轻机枪五挺、步枪九十九支、炮弹二十五发、子弹三万二千发、炸弹一百八十四个。(二)解放军另部于二十七日击溃向商城地区窜逃之蒋匪五十八师,并予以重大杀伤。(三)解放军一部,于十九、二十两日内,分路奔袭黄安境内七里坪以南的古榆岭与林店以东的回龙寺敌据点,俘获蒋匪二十八师便衣队人枪各四十余,毙伤一百余人。又活捉土蒋匪三百五十余人,缴获军用品一部。
【新华社鄂豫皖前线二十八日电】解放邓县战斗经过:邓县是宛(南阳)西四县(镇平、内乡、淅川、邓县)蒋匪第一个大的反动堡垒,又是当地地主土豪反动力量的中心。城里盘据着蒋匪河南省自卫总队镇、内、淅、邓等县联防第二支队,共十一个保安团和一个直属大队八千多人,蒋匪为使这座堡桑更加坚固,曾在两道城墙(城周围五里,外城周围二十五里)外筑有五尺高三尺宽的拦马墙,墙下修有地堡群,墙外围起鹿砦,城墙与拦马墙间挖有交通壕,外壕水又与内城外面的水相连,蒋匪军就缩在这个乌龟壳里。九号,这个大的反动堡垒被解放军包围了,蒋匪十分着慌,派十几架飞机日夜轮番轰炸解放军阵地,并给被围的蒋匪军投送弹药。解放军首先炸毁了外壕的水闸,把外壕里的水放去大半。十五日下午五时发起总攻,在我强大的炮火掩护下,指战员们涉过深及胸部的水壕后,爬上城墙,仅五分钟就占领了外城的城头,当晚就把外城的敌人全部肃清。十六日拂晓,攻入内城,除少数蒋匪军跳水逃散外,被打死或淹死的一千多人,剩下的五千六百人全部被俘。当解放军围攻邓县战斗开始后,城周围几十里以内的老百姓,都自动组织了担架队,把解放军的伤员全部抬运到医院去,有的人还带着鸡到医院去进行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