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区干部深入宣传土地法 李村沟农民说知心话

第1版()
专栏:

区干部深入宣传土地法
李村沟农民说知心话
【本报消息】潞城五区区干部张万庆与梁马斗两同志到李村沟宣传土地法大纲,不用由干部召集人的办法,直接深入访问贫苦农民。又在二十三号晚上,和陈连生、申礼盛等十多个贫雇一起座谈,张万庆把土地法念了两三遍,并且作了详细解释。贫雇知道自己能起来当家,彻底翻身,都非常兴奋。把心坎里的话,你一句,我两嘴的都扯出来。李村沟土地改革不彻底的各种情形,大体上都弄清楚了。
村干包庇地主,好多就没有斗。
全村大地主有九户,只斗了四户,其余五户没有斗,因为都是村干部的本家和亲戚。村长杨发则和武委会主任韩玉忠公开对群众说:“这五户是劳动发家,叫他们自动拿出些东西就对了。”结果都包庇下来了。地主杨贵成(村长本家)只算了四十石粗粮,他还不肯出。跑到太岳区住了十多天,拿了一颗手榴弹回来,冒充参加了八路军,到处威胁群众。村长说:“他已经参加了八路军,免了他十石吧!”最后只出了三十石粗粮就算完事。
地主杨圪角种五十亩地,房四十五间,喂两头牲口,还开着杂货铺、醋坊,每天吃肉吃面,经常放谷放帐。斗争时“自动”了三十石粗粮,其他一切未动。还钻进农会当了村干部、民兵,照旧欺压群众。杨福顺五口人,种一百一十亩地,房楼二十九间,养一群羊,喂三个牲口,雇四个长工,放谷放帐。现在还有牲口两个,大车一辆,地四十亩,房八间,羊根本没动,过的还是好生活。李顺只七口人,种一百五十亩地,喂两个牲口,楼房三十四间,雇两个人,“自动”出八十石粗粮,七十二亩坏地,现洋二十五元,衣服两件,牲口一个,就没了事。现在还有楼房三十四间,牲口一个,大车一辆,好地七十八亩,内货全部未动,生活仍然很好。申辛有种一百二十亩地,喂三个牲口,楼房三十一间,“自动”出牲口一个,坏地十亩,粗粮十石;现在还有好地一百亩,牲口两个,大车三辆,房三十一间。内货没动,还雇着一个长工,而且还分了果实。杨贵成种一百二十亩地,楼房二十六间,牲口两个,放谷放帐,“自动”出牲口一个,大车一辆,粗粮三十石,其他一概没动。
以上五户,共有楼房一百三十七间,好地三百五十八亩,牲口八个,大车九辆,羊一群。在村干部包庇下,有的划成份划成中农,有的钻进了农会,当了村干部、民兵,继续骑在群众头上,作威作福。
村干听了土地法,还想打掩护。
地主杨贵成钻进民兵后,勾结武委会主任及公安员等,半夜三更黑洞洞的跳到贫雇贾付保和申礼盛家里,把他们拉到村外,冒充日本人和蒋匪,吓唬他们。并把申礼盛打了一顿。赤贫申喜存两口人,翻身中分了三间房,八亩地,一百斤玉茭,两件衣服。但是没有茅房,粪不能上地,更没有牲口、大车,仍然整天发愁。贫雇天盛在斗争中分了四石米,每天舍不得吃,想积起来买个牲口,地主韩怀成诳骗他合伙买,买了匹马。韩怀成有大车、有家具,从不借给天盛,天盛买了牲口用不上,干瞪眼,把耳朵都气聋了。赤贫申满喜的儿子参军了,自己还住在庙里,后来才分给他三间房。另外有五户少车没牲口,没法生产。还有八户粮食不够吃,贫雇杨过盛只能吃到正月。
土地法大纲公布后,村长、武委会主任到区上开会,回来没有吭气,却先找了李顺只、申小发、韩圪角、杨福明这几户地主,对他们说:“咱村穷苦群众没有翻了身,你们赶快拿出房屋、土地、牲口给群众,上级来查,我们就有说的啦!”并叫他们不要悲观。贫雇都说:“一定要咱们自己来当家作主,才能把土地法办好!”

赞皇召集贫中农村干会 大规模宣传土地法

第1版()
专栏:

赞皇召集贫中农村干会
大规模宣传土地法
【赞皇消息】土地法大纲公布后,各村群众都很关心,但是因为没有很好的宣传解释,有些群众的思想相当混乱。县领导上发现了这种情形,赶紧召集各区负责干部讨论了一下,又在本月中旬,在各区分基点召开了约一千六百人的雇贫中农及村干会议,讨论土地法太纲,目的在于解除群众对土地法的误解,继续贯彻冬季生产。在这次会上看出来:第一、雇贫农迫切要求掌权。陡岭村贫农说:“去年翻身时,区里、县里、专员公署里都说贫雇佃为骨干,可是闹斗争时叫俺当骨干,到分果实时就不成骨干了”。北马村、冯家村、延虎、孤山、南邢郭等村贫农都提出在村里不敢说话。嘉应寺贫农说:“贷款时雇贫农讨论出了六户,村干部不照办,我也没贷下,还是由干部做主”。五区开会时,武家村、北毫等村贫雇不敢在会上说,也不敢在小组里说,把主持会的负责人抽空拉到村外去说。北毫贫雇问:“到底能当家不能哩?”第二、部分村干怕贫雇掌权。如一区村干组有的村干说:“今后有啥没啥,贫雇说话吧”,“贫雇叫咱下台就下台”。郭庄村干接通知后,竟没叫雇贫中农去参加会,并借口说:“我们见通知上有干部,就没往下看”。第三、中农怕动浮财。有的中农说:“土地给就给点吧,自己住了一处房,再住进一家来可是不顺劲”,“东西打乱平分实在不好”。在小组讨论与解释中,领导上特别着重指出:贫雇必须掌权,肯定中农不动,上中农不动浮财,干部只要站在贫雇方面,现在努力组织贫雇生产,将来努力领导贫雇翻身,多分果实的早点准备退出,还能当个好干部。对禁止地主富农及投机分子变卖破坏浪费财产等事情也作了讨论,号召大家起来监督。 (赞皇联合办公室)
这种大规模宣传土地法的方式,可使全体农民正面的接受土地法,稳定中农和一部分村干部,揭破各种曲解和谣言,这是好的。但是,有些地方许多贫雇还受着压迫,不敢讲话,只用这种方式显然不够,李村沟区干部深入贫雇访苦,宣传土地法,耐心解释,他们懂得了,才能真正说出知心话,打破各种顾虑,积极行动起来,保证土地法彻底实现。
——编者

整顿后方机关帮助前线胜利

第1版()
专栏:新华社社论

整顿后方机关帮助前线胜利
据新华社东北六日电:哈尔滨市各机关整编运动,经过两个月的民主讨论,已经结束,东北局发布了统一规定,其中有人员编制、生活制度、交通用具、娱乐工作、学习制度等项(该电载本报一月九日一版——编者)。这次整编很有意义,具体解决了进入城市之后,机关整编的问题。人民解放军转入进攻,许多城市将被解放,新民主主义政权进入城市,将要成为今后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这种情形将使我们遇到一连串新的问题,必须予以妥善解决。面对于这些问题,我们还缺乏必要的经验,哈尔滨市机关整编运动的成功,所以值得重视,其原因就在这里。
城市人口集中,交通发达,生活设备齐全,善于利用这些条件,积极方面就可以更好的为人民服务,为战争服务;消极方面,就可以减轻人民负担,并把节省下来的人力、物力、财力,用到争取战争胜利,和推进建设工作的方面去。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城市经过了帝国主义与封建势力的长期统治,那里发展了极其恶劣的糜烂的生活,如果不能坚决的在思想上和在组织上,采取步骤,克服这种罪恶的诱惑,则贪污腐化、铺张浪费、太平享乐、生活悬殊等等现象,比之在农村中更容易产生和发展,那就是取消了城市的一切好处,剩下的只有坏处。这种坏处发生作用,足以腐化革命队伍,足以妨碍战争的胜利与建设工作的进行,足以使革命失败。所以每个共产党员,在到城市里去的时候,应当有明确的认识:他的任务应该是去工作,而不是去享福,他应当与城市人民一起,并依靠城市人民来改造城市;不是使城市的取得,对于革命发生坏作用,而是使城市的取得,对于革命发生好作用。
东北局的统一规定中说:“一切干部待遇,务须做到以农村中的中农与城市中的技术工人生活为标准,不得超过”。这是一条重要的原则性的规定,不仅在城市中应当遵守,在乡村中也应当遵守;不仅在战时应当如此,任何时候都应当如此。共产党员的生活,只能随人民大众生活的提高而提高,没有权利比人民大众生活得更好,更决不允许去过官僚买办地主资本家浪费糜烂的生活。统一规定中又说:“一律实行十小时工作学习制,每天八小时工作,二小时学习”,这也是重要的原则性的规定。共产党员与革命者,应当利用城市的便利条件,多做工作,好好学习,而不是去做寄生虫。
东北局的统一规定中,关于节省人员和交通工具,关于娱乐和定时办公制度等项,在城市中实行,不但不会减少工作效能,相反的会增加工作效能,从乡村到城市,这些改变是必要的,诚如东北日报社论所说,决不能“既停留于农村生活的分散性,却又染着城市的浮华,浪费不少人力物力”。据东北去年十一月消息,民主联军(即现东北人民解放军)总部实行精简,警卫员及通讯员,减少二分之一以上,宿舍汽车及电灯电话,大量缩减,实行定时工作与定时接待制,结果上下及相互间关系更加密切。东北铁路护路军司令部,减去人员三分之一,工作效能反而倍增。这些制度,其中如定时工作、定时接待制,在乡村中是行不通的,但在城市中,在秩序既经稳定之后,是可以而且必需实行的。至于人员与交通工具的精简等,即在乡村中,亦同样可以而且必需适当的实行。
东北日报社论,指出哈市机关整编的目的是:“严密组织、统一编制、健全制度、提高工作效率、建立艰苦朴实作风,反对贪污浪费,使我们的一切人力、物力、财力的使用,一切思想、工作、生活的作风,都能适应大规模战争的要求”。这不但在哈市一地应该做到,一切解放区毫无例外都应当做到。蒋介石匪帮战略目的之一,曾是摧毁解放区的人力、物力,使之枯竭,这样来战胜人民解放军。人民解放军的转入进攻与解放区土地改革运动的开展,使蒋匪的这一阴谋失败了。蒋介石匪帮在人民解放军胜利进攻的面前,其必然覆没,已是肯定无疑的了。但还必须准备长期战争,还必须准备一切以克服蒋介石匪帮在美国帝国主义援助之下的最大限度的抵抗,才能取得彻底胜利。最近华东中央局决定精简清理办法,晋冀鲁豫正在进行同样工作,晋绥及陕甘宁边区的这项工作,则已经进行数月,这些都是很必要的。不但在老解放区是这样,在鄂豫皖新解放区,刘邓两将军亦号召人民解放军和地方干部,树立艰苦朴素、实事求是,给群众办好事的作风和风气,反对浮夸浪费、奢侈铺张,不给群众作好事的作风和风气。这种号召,对于创造新解放区与战胜蒋匪,也是完全必要的。整编清理工作与土地改革、整党运动、生产建设一齐进行,将更进一步巩固人民解放军的后方,发扬其支援前线的伟大力量,保证我国人民对蒋介石匪帮的正义战争,进行到彻底的胜利。 (新华社陕北三十一日电)

太岳行署发出通告 严禁地主破坏土地法 劝告中农勿信谣言安心生产

第1版()
专栏:

太岳行署发出通告
严禁地主破坏土地法
劝告中农勿信谣言安心生产
【太岳消息】太岳行署为了严禁地主富农破坏土地改革,给各级政府各地农民发了一个通告,上面说:自土地法大纲公布以后,本署曾经布告各地,必须贯彻执行,不许地主富农有任何破坏行为。但据最近了解,仍有不少地区,地主富农竟敢不顾政府法令,进行各种阴谋破坏,如转移、分散、偷卖、损坏财产粮食,宰杀牲畜,散布谣言,挑拨农民间团结,假献殷勤迷惑群众,甚至勾结坏的村干部,制造假斗争,对农民及干部进行反攻及暗害等等。似此阴谋罪恶手段,若不立即采取严厉措施,势必造成很大恶果。通告中规定:(一)凡地主富农进行反攻,直接杀害或暗害翻身农民及村干部者,应立即逮捕,组织人民法庭公审,予以镇压。(二)凡地主富农勾结坏的村干部,进行假斗争,或借群众之名而杀害翻身农民,或没收其财产者,除对地主富农分子立即逮捕予以法办外,对胁从的群众,应从揭发地主富农的阴谋中给以教育。(三)凡地主富农有转移、隐蔽、分散、变卖、损坏财产,屠杀牲畜等破坏行为者,应依照边府颁布的破坏土地改革治罪条例,予以逮捕处分。各公私商店合作社亦不得私自收买地主富农任何物品,违者亦给以处分。(四)对制造谣言、挑拨农民间团结的地主富农分子,亦须彻底追根,予以逮捕法办。(五)各地各村农会及农民群众,特别是雇贫农,应自觉自动起来,监视地主富农一切破坏行为。如经发现,应立即予以制止,并向当地政府告发。(六)县区应认真的教育多占果实的村干部,将多占果实在平分中如数退出,交群众平分,决不可分散破坏。否则除将来照数退出外,并按情节轻重予以处分。同时根据毛主席目前形势与任务报告中对中农政策部分,向中农作解释,说明少数富裕中农有少数多余土地者,在平分时只动其少数多余土地,不动浮财粮食牲畜。使中农安心生产,揭破地主富农之造谣挑拨阴谋。各级政府接此通告后,立即向干部群众作宣传解释,并制止地主富农的破坏行为。

中农接受了土地法 进一步靠近雇贫农

第1版()
专栏:

中农接受了土地法 进一步靠近雇贫农
【壶关消息】土地法大纲公布后,壶关六区进行了十天的宣传,中农了解了土地法对自己的利益,更加挨近了贫雇农。如树掌村李元青(旧中农)说:“地主老财可有几家?那里也是贫的多,过去地主就不理咱,现在贫雇农有什么也帮助咱。土地法没下来时,我想着老财没有了,该着斗咱中农了。土地法一公布,我心里倒稳了”。李年羊说:“去年赶的四五个牲口(大家的),种的十五亩地,咱是不上不下,每天就是卖煤送脚,时常是给咱这伙穷人在一处。中农和贫农谁也和谁说得着,谁眼里也有谁,咱都是受苦的人”。锁孩说:“那一伙子(地主富农),看不见咱们,咱看见他也不顺眼”。接着冯小年说:“找上贫人,能给咱帮忙,找地主会给咱干什么?咱靠住贫雇农什也能干,咱就是这一伙子,地主是靠钱吃,咱们是靠力量,近也是中贫农近,亲也是中贫农亲,咱去地主住的家不敢吭声,到你把作(雇工)家可有劲哩!”元青又说:“过去是搭帮就是咱中贫农搭帮,也给地主搭帮不上。现在兴了互助还是咱中贫农在一起。”冯元锁、赵喜群说:“捉镢赶牲口都是咱中贫农,非给基本人一心不行,我孩在八路军里哩,还能给他们地主富农一心!”元锁说:“我过去吃地主的亏,早就想整他,要不是基本人斗他,咱一辈子也达不到目的。咱过去给地主作生活,也是给老庄稼说着喽!就要个农具家伙,也是找着老庄稼才能办事,找见地主就不行”。
(壶关六区三完小通讯组得三、良玉)

中农不要外气

第1版()
专栏:

中农不要外气
赵树理
边府公布的实行土地法补充办法第四条乙项,有这样规定:
富裕中农的土地,得在抽多补少抽肥补瘦的原则下酌予抽出,但不得动其浮财及房屋。
这上边明明白白写着不动中农的浮财和房子,可是有些富裕中农,或者连富裕也说不上的中农,听说土地法公布出来以后,就砍树木,卖牲口,大吃大喝,好象这一次就要弄到他头上一样。
要是地主富农这样做,有他的原因,就是不想缴给农会;全村农民对他也有办法,因为他破坏了群众应得的果实,可以送人民法庭判罪。中农这样做是为什么呢?也许是听了地主富农的什么谣言,也许是自己摸不着公事瞎操心。将来全村农民对这些事有什么办法呢?说他是破坏群众果实吧,这些东西又是他自己的,法令上规定不准动他的浮财,自然不应归群众;说他没有罪吧,村里摸不着公事的中农跟着他也浪费了许多东西,弄得人心不安,也难说真正没罪。
我觉着这些中农做得太不上算了:消耗的财产是自己的,自然是自己吃亏。土地改革过后,别的中农都去犁地,你把驴卖了,看人家犁;别的中农的猪长肥了,你早把小猪杀了,看人家吃肉、卖钱;别的中农的树长大了,你的小树早做了抬杆,看人家做梁做柱………看见人家别的中农入农会,你去报名,人家嫌你顽固,不要你。这些都还是小事,要是你带了个顽固头,好多中农跟着你上了当,以后人家上当的人追究起这事来,更加麻烦。那就叫“费了东西不讨好”,两头吃苦。
这些自找苦吃的中农朋友,再不要那样做,自己找外气了。政策上是紧紧的团结全体中农,只要你确实是中农,不论富裕不富裕,在这次平分土地中间,不会动你一点浮财的,土地法上已经给你立了保状。
(转载新大众)

生产节约支援前线 军工处各厂献义务工 五厂去年超过任务百分之三十

第1版()
专栏:

生产节约支援前线
军工处各厂献义务工
五厂去年超过任务百分之三十
【本报消息】据军工处职工周报载:军工处管辖的各工厂工人努力生产,支援前线,献了好多义务工。六厂在全体职工大会上动员后,大家情绪很高。全体同志百分之百的自动提出:加三个、四个、六个义务工。有的在上月要加十个义务工。总计全厂共献义务工九百四十五个。又进行了献金,共计七十七万六千五百元。按六厂工资情形,折合七百七十六个工,与献工合计共一千七百廿一个工。比预定数超过了百分之五十七点一。
会后工人们立刻行动起来,每天作十二小时工,饭都是在工房里吃,表现出对革命的高度热情。五厂同志们献工也很积极,全体职工没有一个不参加的,共献义务工一千七百四十五个半,献金八十四万五千五百元。五厂因为迁移厂址,影响了几天工作,工友们到了新驻地,立时进行按装工作,随着展开生产大突击。因为全体工友特别努力,在十二月份不但把迁移的损失补上,还超过了生产计划百分之三十。
【又息】军工处五厂去年在创造刘伯承工厂与支援前线的号召下,全体职工从开始到最后,都是抱着空前未有的生产热情,不但胜利的完成了全年的任务,而且平均超过任务百分之二十九点六强。春夏两季,普遍超过任务百分之二十还多。秋季为了降低成本与准备搬家,全体职工在高度的政治觉悟下,自动由包工转为例工,生产情绪不但没有减低,反而超过了包工时期。产量逐月提高,最后超过了任务的百分之二十九。在最末一季,为了作到搬家不误生产,全体职工不顾疲劳,不怕困难,一面建设、一面生产,劳动强度发挥到顶点,结果半月即将搬家任务完成,并很快的复工了。冬季总结时,超过任务百分之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