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大众黑板

第1版()
专栏:

  大众黑板
去年一年,咱们边区子弟兵打蒋介石,保护咱老百姓翻身,打了好多大胜仗。打死的、活捉的敌人有二十九万多人。蒋介石的队伍不过有二百来万,光咱们边区,十停就干掉了他一停。这二十九万人里边,有三十五个将官,七千二百多个军官,把这些军官编起来,就能编成两个旅。
咱们的军队去年一年打下了九十个县城,差不多顶一个山西省。咱们缴获了两千八百多门炮,九千四百多挺机关枪,十万多支长短枪,用这些武器,能成立十好几个师。
蒋介石才打起内战,是向咱们解放区进攻,打仗的地方常常在解放区。去年的战事变了,咱们把蒋介石打进解放区的队伍消灭掉,咱们的队伍打到他的老窝去了。好比爬山,咱们上到山顶上,把蒋介石从山顶上打下去,越滚越低,摔死拉倒。咱们的刘邓大军,已经打到湖北、河南、安徽,在大别山建立了新解放区。陈谢大军已经打到河南、湖北、陕西,在伏牛山建立了新解放区。咱们是进攻,蒋介石是逃跑,蒋介石完蛋的日子快了。

通讯往来 第四号

第1版()
专栏:

  通讯往来
 第四号
各分社,各地通讯员同志,我们有如下要求供你们参考:
一、学习毛主席报告、中国土地法大纲(包括本区补充条例)及其它重要文件的情况,经验,各种问题(我们当负责解答)以及宣传土地法的经验和贫雇、中农、村干、工商业者听了土地法后的具体反映?
二、有那些破坏土地法的行为?是否制止了?如何制止的?
三、各地土地会议中各种不同出身干部的典型反省。
四、冬季生产有些啥成绩?领导上是不是充分满足贫雇要求,同时又巩固的团结中农进行生产?贫雇仍有何困难?中农利益有无被损害现象?
五、要求通讯员为雇贫及农民们代笔,写下他们的知心话、呼声、要求,他们有些什么不满意,不敢说的话,有什么大的冤枉事?都可写来,我们今后专开一栏发表。写稿的态度,建议参考第三号通讯往来的精神,发扬优点,揭露与批评缺点,不要片面,不要夸大,有啥说啥,实事求是。
六、阴历年关的准备及过年情形。

军区公布去年战绩 歼灭蒋匪二十九万 攻克与收复县城九十座。毙俘匪将官三十五名。缴获各种炮二千八百门。

第1版()
专栏:

  军区公布去年战绩
 歼灭蒋匪二十九万
 攻克与收复县城九十座。毙俘匪将官三十五名。缴获各种炮二千八百门。
【本报消息】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军区发表第十号作战公报,公布一九四七年全年战果。
(注:本公报不包括(一)刘邓、陈谢野战军进入鄂豫皖、豫陕鄂以后之战果。(二)苏鲁豫皖野战军战果。)
(一)进行大小战役二十三次,大小战斗五千九百九十余次。
(二)歼灭蒋匪正规军:
甲、整师整旅被歼者有:整三十二师(包括一四九旅、一四一旅),整五十五师(包括二九旅、七四旅),整六十六师(包括十三旅、一八五旅、一九九旅),整七○师(包括一三九旅、一四○旅——第二次被歼),快速第二纵队(即原四十九旅),整六十三师一五三旅,整七十师一四○旅全部(缺一个营)(此为第一次被歼)。
乙、整团被歼者有:整七十五师十六旅一个团,整五十五师一八一旅五四三团,整六十八师八十一旅二四三团,整八十八师六十二旅一八六团,新二十一旅六十三团,整五十八师新十旅三十团,整三十八师十七旅四十九团,整四十七师一二七旅三七九团,蒋阎匪十九军(未整编)六十八师二○四团,三十三军暂四十六师第二团,六十一军六十九师之二○五团、二○六团,整三十六师一二三旅三六九团,整十七师八十四旅二五零团。
丙、团以下营以上被歼者有:整七十五师十六旅两个营,整六十八师一四三旅四二八团一个营,整八十八师六十二旅一八四团两个营,整五十八师新十旅二十九团一个营,整十师十旅二十八团及两个营,青年军二○六师二旅三团两个营,整九师、四十师、四十一师、十五师六十四旅等各一个营,整十师八十三旅旅直、辎重营与二四八团一、二两营,整三十师三十旅八十九团第三营,整七十三师十五旅四十四团两个营、四五团及旅直各一部,整九十师六十一旅一八二团残部约一个营,阎匪三十三军七十一师一个营,三十四军暂四十五师、七十三师各两个营,四十三军暂三十九师一个营,六十一军七十二师两个营,三十四军暂四十四师二团一个营,交警二总一部(约一个大队)。在本年内两次被我歼灭之团或营:有整六十六师一九九旅五九六团及五九七团两个营,十三旅一个营,整五十五师二十九旅八十七团两个营,七十四旅二二○团两个营,整三十八师十七旅四十九团两个营。
以上共歼灭敌四个整师(包括九个整旅),另两个整旅,一个快速纵队,十五个整团三十七个整营。上述以四个营折合一个团,以三个团折合一个旅,则共歼灭敌人为二十个整旅。共毙伤俘蒋匪正规军十五万三千一百六十七人(其中毙伤敌为五万四千五百八十二人,俘九万八千五百八十五人)。
(三)歼灭蒋匪非正规军及蒋匪地方政权计:国防部暂编第三纵队(张岚峰)大部,陆军暂编第三纵队(孙殿英)全部,山东保安二十三旅(孙性斋)全部,河南人民自卫第一总队(程道生)大部、第三总队(王自全)大部、第七总队(张明卿)全部、第四总队(王三祝)一部、第八总队(张盛泰)大部,河南第三专署人民自卫第一总队(刘乐仙)大部、第四总队(扈全禄)全部,河北保安第一纵队(王泽民)全部、第二纵队(许铁英)全部,山西保安第五团、六团、九团、十五团全部、暂十总队一部、暂九总队一部、河北保五团十二团各一部,山西第五、六、九三个专署,与洪洞、赵城、霍县、灵石、浮山、翼城、新绛、河津、稷山、闻喜、夏县、曲沃、襄陵、汾城、荥河、万泉、临晋、猗氏、虞乡、解县、安邑、绛县、永济、芮城、平陆、垣曲、乡宁等县政权及爱乡团,并沁水、阳城、晋城、高平、长子、安泽等蒋阎匪逃亡县政权及还乡团等全部,河南孟县、温县、博爱、沁阳、淮阳、通许、汤阴、淇县、浚县、滑县等县政权与保安团全部,武陟、修武、内黄、封邱、延津、鹿邑、扶沟、太康、柘城、西华、宁陵、洧川、尉氏、沈邱、涡阳、毫县、陈留、项城、息县、上蔡、新蔡等蒋匪县政权及武装各一部,鲁西南定陶、郓城、曹县、城武、单县、钜野、嘉祥等蒋匪县政权及武装还乡团全部,鲁西东平、平阿、汶上、肥城等县政权武装及还乡团大部等,共歼十四万零八百一十四人(内毙伤三万五千四百八十八人,生俘十万五千三百二十六人)。
总计以上毙伤俘蒋匪正规军及非正规军与地方政权人员共二十九万三千九百八十一人(其中生俘敌二十万三千九百一十一人,毙伤敌九万零七十人),内军区地方部队歼敌人数十四万二千九百五十五人。
(四)攻克与收复城市九十座:计晋南之灵石、霍县、赵城、洪洞、襄陵、汾城、浮山、翼城、曲沃、绛县、新绛、稷山、河津、荥河、万泉、猗氏、临晋、永济、虞乡、解县、夏县、芮城、闻喜、平陆、垣曲、安邑、运城、乡宁,豫北及冀南之温县、孟县、沁阳、博爱、武陟、修武、封邱、延津、阳武、原武、滑县、浚县、淇县、汤阴、内黄、临漳、大名、南乐、清丰、濮阳、长垣、永年,鲁西南之聊城、范县、观城、濮县、东平、东阿、平阴、肥城、汶上、郓城、鄄城、定陶、曹县、单县、城武、钜野、嘉祥,豫东之宁陵、通许、洧川、扶沟、尉氏、民权、西华、太康、淮阳、沈邱、临泉、毫县、鹿邑、柘城、睢县、杞县、涡阳、蒙城、陈留、上蔡、项城、新蔡、息县。
上述县城中有曾为我反复数次攻克与收复者,仅按一次计算。
(五)攻克与收复重要镇市有:豫北之观台、水冶、鹤壁、楚旺、道口,晋南之侯马、风陵渡,豫东之周家口、朱仙镇、界首等。
(六)缴获各种口径炮二千八百一十七门(计榴弹炮四门、野炮十六门、美式化学臼炮四门、山炮九十九门、九二式步兵炮七门、战防炮二十五门、重迫炮六门、迫击炮四百一十门、火箭筒十四个、六零炮及小炮掷弹筒二千二百三十二门),各种机枪九千四百一十五挺(计轻重机枪八千零四十五挺、各式手提机枪一千三百七十架),长短枪十万零四千八百三十三支(计步马枪十万零九百六十四支、短枪手枪三千七百七十六支、战防枪五十支、枪榴弹筒四十三支),坦克五辆,汽车三百零一辆,自行车二百余辆,各种子弹一千三百七十六万余发,各种炮弹五万五千余发,电台二百四十六部,电话总机与单机八百六十二付,缴获完整蒋匪飞机四架,击落蒋匪飞机十五架,缴骡马六千零九十二匹,电灯公司四座,纺纱工厂三座,小型兵工厂四座,面粉公司二座,粮食三万万余斤,其他物资甚多。
(七)俘蒋匪正规军与非正规军将级军官三十名。计:
甲、正规军将级军官:整七十师中将师长陈颐鼎,整六十六师中将师长宋瑞珂,整五十五师中将副师长理明亚,整七十师少将副师长罗哲东,一四零旅少将旅长谢懋权、谢清华,整六十六师少将参谋长郭雨林,一八五旅少将旅长涂焕陶,一九九旅少将旅长王士,快速第二纵队指挥官兼四十九旅少将旅长李守正,少将副指挥官蒋铁雄,少将副旅长袁峙山,整三十师二十旅少将副旅长王书忱,整四十七师一二七旅少将副旅长高强斌,阎匪军六十九师少将副师长王熙明、二零四团少将团长张景瞬,以上中将三名少将十三名。
乙、俘蒋匪非正规军将级军官计:国防部暂编第三纵队中将司令张岚峰、少将高级参议祝晴川,陆军暂编第三纵队中将司令孙殿英、中将副司令刘月亭、少将参谋长邓甫喧、少将新闻处长李明彝、少将高级顾问王少箴、少将高级参议贺一吾、少将总队长杨克献、六总队长王遂庆,豫北特务头子兼博爱少将县长张恒惠,山西九专署少将专员刘函森,五专署少将专员侯频翰,永年国民党少将指挥官钟玉琳。以上中将三名少将十一名。另据不完全统计俘敌校级军官六百零七名,尉级军官六千六百五十名(战场释放者未列入)。毙敌将级军官有六十六师十三旅少将旅长罗贤达,河北保安一、二纵队少将司令王泽民、许铁英,河南人民自卫第一纵队少将司令程道生、三十二师一四九旅少将旅长周树堂等。
(八)收复并仍为我控制之铁路线七百里(其中有同蒲南段五百二十里,豫北平汉路之安新、安观段共一百八十里)。

蒋区今年第一个经济风暴

第1版()
专栏:

  蒋区今年第一个经济风暴
新华社短评
一九四八年第一个月头十天,蒋管区各大城市发生新的物价狂涨,尤以蒋匪经济中心的上海涨风更烈。以上海米价为例,一月二日每石一百万元,仅仅一周之后,暴涨至一百五十八万元,即约涨百分之六十;美金票市八日曾突涨至二十二万元,其他物品及股票市场亦莫不飞涨。合众社认此为去年二月黄金风潮以后最厉害的一次。蒋币暴跌,上海商人有的连夜提高定价还赶不上物价上涨的速度,有的干脆暂时关门,拒售货物。
这一经济风暴正在开始,虽然在十日左右蒋匪经济特务横蛮的镇压,曾使物价有小小的回跌,但造成这次经济风暴的直接的主要因素——新的巨大的恶性通货膨胀,正在而且更将起着巨大的作用。十万元大钞在一九四八年新年出现在蒋区各城市,使物价就象着了魔地向前飞跑。更多的大钞将如大海中的潮水一样被抛入蒋区市场。另外一个更大的魔鬼是蒋匪将发行新货币的威胁,匪帮已公开宣传新货币势将发行,这就是说几十万亿的“法币”将要千百倍的跌价,蒋区人民必然争先恐后地以“法币”竞购货物,物价必然更加上涨。
另一个重要的因素,而且这个因素将更加起着决定作用,是蒋介石的军事失败。满洲、华北乃至华中绝大部分农村已经不能使用蒋币,而原来集中于这些地区城市中的蒋币也大量逃向上海与华南少数大城市,在蒋家匪帮更加恐慌的基础上,这些资金也必然从事商业投机,有力的加速物价的上涨。
蒋介石匪帮的经济危机已到虚脱的程度,大批匪帮人员都感到日暮途穷,蒋匪灭亡之日不远,于是大家趁火打劫,混水摸鱼,作失败的打算。就是在蒋匪实行镇压的短时期内,也等不及躲避几天,抢着作黑市买卖,所以蒋匪上海经济特务在一月上旬中所拘捕的黑市交易者一百余人中,其中有许多就是匪帮“负责人员”。
四大家族在这三次经济危机中一面是派贝祖诒等大买办去美国哀求更大的贷款,一面是决心更残酷的掠夺中小资产阶级与广大人民。除了准备发行新币这一野蛮步骤外,匪帮更利用高利贷的贷款政策并吞中小工业,使之更直接为四大家族所奴役。去年十一月物价狂涨时,四大家族采取了停止贷款与限制汇兑的政策,十二月初并成立了金管局,专门限制一般银行钱庄的活动,这就使得许多中小工商业在去年年关紧急关头中陷于濒于破产的局面。而今年一月的经济风暴再起之后,蒋匪政府却利用这个困难进行吞并这些中小工厂,规定所有纺织、食品、皮革、食油、糖、燃料、食盐等工厂今后均须将生产品按官价交给匪帮政府,然后可以得四大家族控制下之四大银行之贷款。
蒋匪帮在愈近死亡时,愈加无耻与残暴的面貌,现已暴露无遗。蒋区广大人民与中小资产阶级要想自救,只有更加团结对蒋匪帮进行斗争。

肃清本位主义个人主义 本报采购员私运印刷机受处分

第1版()
专栏:

  肃清本位主义个人主义
 本报采购员私运印刷机受处分
【本报消息】本报采购处殷德宇同志在石家庄收复后,前往购买印刷器材。于十一月二十五日运回印刷机一架。据他说:他到石门时,正是蒋机滥炸市区,他在原铁路局印刷所看见一部对开铅印机,想道:“被敌机炸坏了是革命的损失。”于是没有请示与通知市政当局,就把这部印刷机运回来了。当时本报领导上听了殷同志这种报告,立即给予严厉的批评。指出这种行动是一个重大的错误。因为这部机器如果是商民的,私自运回就使商民受了损失。如果是晋察冀边区缴获的敌匪物资,私自运回也违犯了组织纪律。责成殷德宇同志留在当时本报正在进行的三查学习中,深入反省这种“捞一把”的思想和作风,并给晋察冀中央局黄敬同志去信,表示歉意,对教育管理干部不严作了自我批评。同时并商请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意见。黄敬同志复信证实这部机器确系敌匪物资,对殷个人行动要我区自己处理。
殷同志经过二十五天的反省,认识到自己在“被敌机炸坏了是革命的损失”的思想后面,藏着许多个人目的。自己想着出个风头,在上级、同志和才结婚的妻子面前表示自己的能干,“把印刷厂补充得完完整整,使殷德宇三个字永记在工厂同志的心目中。”在这许多个人目的的蒙蔽下,就忘记了“这是违犯纪律、盗取晋察冀边区人民流血牺牲的胜利果实的行为。”殷同志表示深为悔悟,请求党给予严重的处分,并把领导上对他的批评和这件事情的详细经过,写信报告了黄敬同志。
本报负责同志从殷德宇同志的反省中,进一步了解了事情的真象,认为这种“捞摸一把”的作风,是严重的本位主义,是只顾自己小单位的利益,不顾全局革命利益,结果破坏了党的影响和城市纪律。这是对人民不负责任,钻了战争中某种暂时的混乱现象的空子。当决定给予殷德宇同志以严重斥责、撤销工作的处分;给予采购处以警告的处分。并指出:这件事之所以从轻处分,乃因为这件事情的发生,固然主要由于殷德宇同志思想上有许多错误和缺点,但领导上过去对同志们教育不够,某些制度规定的不严也有关系。因此以此事向全馆进行教育,彻底肃清任何本位主义与个人主义思想。并规定纪律:今后收复城市,无论记者、采购、发行等一切人员,非因公奉命不得入城。奉命入城者要保持艰苦作风,廉洁自守,严守纪律,不论公私财物不得拿取一针一线,否则要受到严重的纪律处分。

平分是为咱们彻底翻身 南马庄群众热烈讨论土地法

第1版()
专栏:

  平分是为咱们彻底翻身
 南马庄群众热烈讨论土地法
【潞城消息】公布出土地法大纲后,南马庄干部认为不能向群众宣传解释,怕影响群众生产情绪,只是在广播台广播说:“大家注意,给你报告个好消息,中国共产党召开土地会议,颁布土地法大纲,要实行土地平分,抽多补少,抽肥补瘦。”囫囵吞枣的播了一下,这样把好多群众思想混乱了。政府号召运输送肥结合,讨论出办法,光说不去作。找出原因后,首先召开干部贫雇座谈会,接着第二夜召开全村群众大会(地主富农未参加),给大家念过土地法十六条及十五日新华日报上社论,展开讨论。焕昌老汉说:“这会我才知道土地法好呀,前两天听广播平分土地哩,我心想是把所有土地,堆在一块来重分一下。”姜注海老汉说:“土地法大纲真是为咱贫雇,更指明中贫农是一家人,咱要注意地主破坏。”进昌说:“我心想是把东西都拿出来平分,大家在一块吃饭,今天我才知道是将地主土地财产平分给咱,叫咱彻底翻身。”张邦路说:“给地主富农分一份,我意见是斗的彻底、低了头后,才给他分。”金双说:对呀!象咱村地主过去人家种五顷地,怎享福怎剥削咱来,现在光溜溜的比咱穿的还好,这样可不行。云锁说:“在平分时青年一人给他分上三个人的土地(结婚生子),壮老年一人分给他两人的土地,照顾贫雇真周到。”姜礼珍(公安主任)说:“共产党政策真是宽宏大量,在国民党那里办事人,其家庭也和咱一样分,可和以前社会不一样。”郭冀只老汉(富裕中农)说:“土地法大纲真好,象我一家四口人,种三十五六亩地,实在种不过来,雇人也不好雇。我情愿将我多余的土地拿出来。”经大家热烈讨论后,老汉摸着胡须笑盈盈的说:“好呀!和咱前两天想的完全不一样,这咱可安心好好送肥吧。”最后讨论,在运输送肥结合下,组织牲口,集中使用,三个人赶六个牲口,倒两班送肥。半劳力赶牲口,全劳力担肥,妇女帮助装驮。现已送到地里六百多担肥,一般的工资每工三斤米,牲口每工四斤半米,小型社共四人,也抽出二人担肥,二人卖豆腐、割白草,现已轰烈的干起来。 
   
  (金双、建文)

富农混当村干成了石板 西山卅户贫雇没吃喝

第1版()
专栏:

  富农混当村干成了石板
 西山卅户贫雇没吃喝
【太岳消息】晋城七区西山行政村经过四二年的减租减息和去年前年的土地改革,直到现在,还有雇贫农被压在石板底下,过着困苦的生活。有十七户眼下就没吃的,十三户可吃到旧历年底,其他还有的只能吃到春天二月。贫雇没有翻身,主要是因为村里大权还被富农分子掌握着。村干部里有富农十二个;只有两个贫农,还不是主要干部。去年斗争中贫雇农虽也得了一部分土地和房子,但大部分果实被少数人独占了。如去年斗出六十多个羊,贫雇农没得上一个,都被五个村干部分了。在土地改革时,村干部主张“动员”了李二富三亩地,政治主任卫德信就抢种了一亩好地,把两边的小块坏地给贫雇种了。贫雇农毛孩、宿堂说:“咱不会种好地!”村干部还给斗争对象分了果实,如富农大凤混进妇会当常委,他公公罪恶大被群众斗争打死了,去年农会主席还给她分了五个羊、一石多粮食、一亩多好地和衣服。土地改革时,卫德信得的房子多,虽给群众让出两间,可是又叫群众给他修房。农会主席李成亮在群运中打了六个基本群众,被扣过的很多。下中农李雪如对优抗上有些意见,李成亮听见,第二天开会就把李雪如斗光了。从此以后,雇贫啥话都不敢说了。村里军属很多,群众代耕都忙不过来,还得给合作社经理卫学信代耕,群众很不满意。这次贷款时,他们又把二十万贷款没有通过群众,买成盐及羊。让群众烧木炭,也不说明每斤多少钱,只说:“烧一月木炭不给钱,可以顶成股”。群众都不敢不干,干着又很没劲。过去每天能烧八十斤到一百斤,现在每天只烧二十五斤。群众说:“一碗菜,菜一碗,就是这几个人罢了”。

屯留一区检查生产 贫雇困难仍没解决

第1版()
专栏:

  屯留一区检查生产
 贫雇困难仍没解决
【太岳消息】屯留一区在三日召集全区村干部合作社经理和雇贫代表大会,检查冬季生产工作。到会四百廿三人。检查中发现贫雇农生产困难还未解决。高店村干部说:“开了油坊、粉坊,雇贫入不起股,象富农张玉堂一家就入了五石,贫农陈德星今年秋天才入了五斗。合作社开办了一年多,这样倒底谁沾了光?”东贾村干部说:“农会有油碾一套,雇贫农要闹油坊,可是拿不起本钱。斗争出的驴贱价出卖,要现钱,贫农没现钱,贱价也买不起。都叫有钱的讨了便宜。”魏村干部说:“俺村开粉坊,今年检查一下,只有三家贫雇入股,你说这是给谁干的。”经过检讨,大家才弄清楚过去说冬季生产都搞开了是不实在的,还有这么多的雇贫根本没法生产,所以大家回去要好好帮助雇贫解决生产上一些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