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大众黑板

第1版()
专栏:

  大众黑板
刘司令员带领大军打到南边去以后,在大别山建立了块根据地,就在这湖南、湖北、安徽交界地方把蒋匪军打得落花流水。从阳历八月底到十二月底,四个月里一共活捉、打死、打伤蒋匪五万多人,打下来三十三座县城。过来阳历年以后,又在汉口西边打下了随县、郧县,又把蒋匪消灭了一千多人。抗日时期咱新四军开辟的江汉军区已经恢复,新成立了十二个民主县政府,这地面上的农民也正在平分土地,消灭封建。在河南省西南角,前几天又打下邓县,捣了那一片地方上地主队伍的老窝,消灭了给地主保镖的“保安团”八千多人。给那一大片地方的农民掀掉了一块大石板。
陈毅将军和陈赓将军带的军队,阴历年前从东西两面把平汉铁路的蒋匪挤掉。过阳历年那一天,蒋匪又窜进许昌城,过了四五天就又叫咱们军队赶跑啦。平汉路西的临汝城也又拿到了咱手里。阴历年年底以前那四个月里,陈赓将军带的军队一共活捉、打死、打伤蒋匪五万六千多,打下三十六座县城。眼下已经在伏牛山站稳脚跟,成立了八个专员公署、四十多个民主县政府,群众也都正在分地翻身。陈毅将军带的军队阳历年底以前一个月就消灭蒋匪三万多,打下县城十八座。蒋匪河南省城开封已经叫咱四面包围起来,成了个白点子。

通讯往来 第三号

第1版()
专栏:

  通讯往来
 第三号
最近各分社及通讯员努力揭发了各种工作上的错误及各种违犯人民利益的现象,是很好的;但是应当引起大家及时注意:我们批评及揭发各种错误,并不等于助长片面性和夸大,过去提倡表扬了,各地来的消息便一切都是好的。现在呢?又是一切都是坏的了。我们认为这仍然不是实事求是的作风,这样做,又会发展“客里空作风”。我们要求各分社及通讯员认真从实际出发,对是对,非是非,老老实实,不吹不偷不装,发扬对人民负责、实事求是的精神,揭发错误,纠正错误,发扬成绩和优点。一切错误的东西,我们都要站在阶级立场上勇于批判,另一方面,一切于人民有利的好成绩,为人民服务好的作风和表率,我们同样要加以表扬,我们报导一件工作,同样也要站在雇贫利益的立场上衡量其优缺点,以便更好的改造干部改进工作。

中央局宣传部决定 各机关一切人员都要学习土地法

第1版()
专栏:

  中央局宣传部决定
 各机关一切人员都要学习土地法
【本报消息】中央局宣传部决定:各级党政军民机关团体,必须学习中国土地法大纲、边府关于执行土地法大纲补充办法、边府拥护土地法布告、军区给部队执行土地法的命令、告党员书、告农民书等文件;自首长至杂务人员,一律参加学习,均不得例外。指出执行中国土地法大纲,是一个革命的历史任务,要求每个同志,以严肃负责的态度,认真进行学习。“五四”指示以来,很多机关没有组织大家认真学习有关土地改革的文件,以致很多同志犯了错误还不知道,更说不上全党一致推动土地改革的进行了。这些同志之所以犯错误,固然由于他们思想上有问题,不关心土地改革,而领导同志没有对下面切实进行教育,也是原因之一。今后必须记取这一教训,结合整顿队伍,普遍而深入的进行土地改革教育,再不许有一个同志不懂得土地法大纲,不许有一个同志不关心土地改革工作。不仅自己学习,还须向群众宣传、给他们耐心的解释疑难问题。

北行头成立巡查委员会 制止地主破坏土地法

第1版()
专栏:

  北行头成立巡查委员会
 制止地主破坏土地法
【太行消息】据涉县、壶关、左权、内邱等县通讯员报导:土地法大纲到了村里,有些地主富农便乘机钻空子,大吃大喝,想法破坏;有些地方贫雇与中农自动起来揭发这种阴谋,并采取了必要的管制办法。有些地方对这个问题却还没有警惕注意。内邱北良屯的地主听说要给地主分一份,走路和以前也不一样了,翘起膀子到处跳,一时猖狂起来。贫雇为防止地主捣乱,便在讨论土地法时,提出了男女分工,大家监视地主活动的办法。涉县郭庄村的地主刘秋福听说土地法大纲颁布了,他乘村里教员不在家将报纸偷去,看了以后,连觉都睡不着,早早的就在被窝里唱起来了。女地主王巧的听说平分土地每人都有一份,便去把她妹妹叫回来等着分一份(她妹妹在去年斗争罢,就跟她奶奶另走了一家)。村内的群众指着她说:“你这家伙见空就钻,给你分一份是我们的事,你要不低头,可不行!”左权桐滩镇富农郝献芝听说要平分,忙将自己打下的麦子推成面,连着吃了七顿扁食。他这种非法的行为竟没有人管。壶关北行头群众成立了巡查委员会,登记与防止地主在平分前的偷卖浪费等破坏活动,如有地主进行破坏,除当场制止,还要在平分时和他算总帐。

黎城召开贫雇座谈会讨论正确解释土地法

第1版()
专栏:

  黎城召开贫雇座谈会讨论正确解释土地法
【黎城消息】黎城于本月七日,召开全县贫雇老实农民座谈会,研究冬季生产与土地法,并征求他们的意见。首先领导上做了动员,要求大胆暴露,不要顾虑,保证“村干部不能报复”。经过引导动员,才打破了顾虑。他们反映出的问题有:在贷款方面:上皇堂贷款五十三万元,一个地主就贷了四十三万。西骆驼贷二十万,村长和财政主任两人即“贷”完了。有的村干部借口过期归还不了不借给雇贫。组织中农冬季生产看不起贫雇,××村长勉强叫一个贫雇到合作社当经理,也不具体帮助,结果经理到社内担了一天水,顶不住出来了。××村贫雇自动组织起来,干部却说:“这是特务活动的”,吓的群众也不敢干了。五十亩贫雇贷款,干部说是投机,提高利率,吓的群众也不敢贷了。程家山百户人家,即开了四座豆腐坊,群众生活浪费,贫雇得不到利。对土地法的反映是:这样咱们就能彻底翻透身,只要咱们好好干不怕翻不透,不怕分不公。至于对地主分得一份,这是咱们的宽大。如果他把东西全部拿出来,对我们低了头,就给他分一份。一提到去冬分果实,大家意见就更多了。上桂花贫雇说:“我村去冬分果实,人家一见是贫雇进去分,就说给他拿出第几号包袱来,里边尽是些咱们农民没用的东西。”有的反映:富农当村副,不但没门,还分了果实。咱推磨没有家具使,人家家中大簸箩、簸箕都是双套。听到土地法后不但不领导生产还挑拨一个贫雇故意多贷款来破坏团结,要求马上撤换。东关干部因自家有问题或多分了果实,一听到土地法后连冬学也上起来了,每天为自己问题打算。此外还发现有个别人浪费。最后大家讨论了注意地主、富农破坏捣乱,保存果实不让地主富农与坏干部坏党员破坏果实。对于想在平分中多占便宜便故意浪费的人,大家意见是给他解释:“你如果浪费,将来分的时候,要把你浪费的也算上,你浪费了还是你吃亏。”对中农浪费解释:“中贫农是一家,你浪费什么?地少的还要给你往起补,地多的也是动员一部来帮助贫雇翻身,家财并不动,你浪费了还是你吃亏。”对地主富农坚决不许他们破坏果实或钻空曲解土地法,谁要破坏决不放松。各个贫雇回去后即召开了自己的贫雇小组来串通。总要叫贫雇了解了土地法和注意一切问题。
                            (建勋)
编者意见:黎城领导上召集贫雇开会,一块研究土地法,这个办法如果做的好,可以给村里将来平分土地作一个思想准备,把一切有关土地法的谣言和曲解都弄清楚明白。中农可以安心,多得果实的干部可以老实改错,不致再去违犯土地法,地主富农如果敢胡闹,也有人监视他。
但是,我们认为这个会议能够起了上述作用就算好极了。真正的彻底平分,必须依靠乡村广大贫雇农的整个阶层的发动,从斗争中选拔农民自己公认的领袖。千万不要再走什么少数人的“积极分子路线”。我们的路线只有一个,那就是土地会规定了的:依靠贫雇农、乡村工人及一切无地少地农民,巩固的联合中农。成立贫农团、农会、农代会,来打掉地主富农的反抗。因此,黎城的贫雇会议应该只是一临时的,为了宣传土地法而召开的会议。

长子检查官僚作风 支差不公雇贫吃亏

第1版()
专栏:

  长子检查官僚作风
 支差不公雇贫吃亏
【太岳消息】据长子群众报载:长子政府因为单纯用行政命令要差,不深入检查致使雇贫农支差繁重吃了大亏。如四区马箭村有男全劳力四十五个,半劳力七十一个,其中男全半劳力不支差的三十六个,支差的六十七个。赶牲口的十三个,不支差的占支差人数的三分之一,其中要算雇贫农支差最重。如雇贫农王永昌是个新翻身户,九个月中支差一百一十三天。中农申丑汉,九个月支差一百一十五天。可是斗争对象王和仁,九个月只支了三十三天。这三个人共支了二百六十一天,三人平均每人该支差八十七天,贫农王永昌就多支了二十六天,中农申丑汉多支二十八天,斗争对象王和仁少支了五十四天。从这一例子看,差务太不公平了,所以一区有个群众说:穷人多会也翻不了身,不管你怎样能生产,支一回差就得卖地了。这种官僚主义不光要很快纠正,还应当和检查地主富农思想联系起来,为什么斗争对象支差这样少,农民支差这样多。

好好讲解土地法才能安心搞生产 壶关四六区干部会的作法应改变

第1版()
专栏:

  好好讲解土地法才能安心搞生产
 壶关四六区干部会的作法应改变
【太行消息】壶关四、六区看到土地法大纲和大批区干部去学习后,各村干部思想上混乱不安,想赶快平分,没心领导冬季生产。六区在本月九日,召开了村长、政治主任、生产主任等干部会,着重讨论当前中心到底搞啥?南掌政治主任说:“现在还是得好好生产赚米,明春平分土地,种秋还得吃米呀。”桥上政治主任说:“咱现在掌握住依靠雇贫、团结中农、打倒地主平分土地的原则宣传,不是马上就要平分,还是好好领导生产为主,注意坏蛋破坏。”大家开始明确了当下还是领导冬产补窟窿为主。四区更为了把强的村干部组织起来,用互助研究办法,加强各村冬季生产的领导,本月六日,召开各村长、政治主任、教员联合会,具体讨论。开始,是从“去年歉收窟窿很大”这方面动员,鼓起大家继续领导生产的情绪,并纷纷对前几天的休息、自流现象作了反省,订出二十天的冬季生产计划。
干部既已对土地法发生怀疑,表现不安,就不能单从引导生产上来解决问题,应该结合本报已发表的中央局的告党员书,及土地法大纲进行解释,也只有这样,冬季生产才能继续进行。该地领导上应转变这种形式主义的作法才对。
                          ——编者

地主富农把持纺织压迫欺侮贫雇妇女 和顺等地检查纺织工作

第1版()
专栏:

  地主富农把持纺织压迫欺侮贫雇妇女
 和顺等地检查纺织工作
【太行消息】和顺、昔阳及涉县某些地区检查纺织工作时,发现好多贫雇妇女在这方面还处于被歧视和受压迫的痛苦地位。和顺二区温源村长、政治主任等干部,口说发动雇贫纺织,实际检查结果,发现一百零一个所谓雇贫纺妇中、就有两个是地主富农妇女,六十个是中农妇女;十一个所谓雇贫组长中,就有一个是封建妇女,五个是中农妇女。真正的雇贫妇女还是起不来,纺织困难没解决,也不能上机学织布。涉县七区白芟村,更发现了区村干部硬组织雇贫妇女加入小型纺织工厂;他们在雇贫妇女会上,左动员右动员,说成立小型工厂如何好,对雇贫妇女在家中生活繁杂等困难却不管;结果小型工厂虽然搞的“象个样子”,可是雇贫妇女被家事累着,思想是抵抗的。去年十二月二十五号,昔阳二区召集了一百四十多个雇贫妇女,检查两个月来的纺织;她们控诉了“女封建领导纺织,雇贫妇女受熬煎”的好多痛苦。田川的雇贫妇女赵喜云,曾经要过八九年饭,她说:“俺村妇救正副秘书都是洪水的大地主,副秘书尚凤兰专门培养着四个封建妇女学纺织,咱也想去学,人家就把咱推出门啦!后来还是村干部硬说才让咱进去,可是还由人家当权,咱啥也不会,人家也不教给,咱吭也不敢吭。人家还骂俺说:“新社会高抬你啦,学纺织哩?不看你是个刚抽起讨饭鞋后跟的,还是个啥正经人?”吓的咱混身哆嗦,就这,干部也没管过,一直受伢熬煎!”回黄村的王巴尼说:“俺村是封建王存花当教师,在机房抖威风,嘴不离纸烟,有两个贫苦妇女当学徒,还得侍候人家。反正人家封建妇女穿的好,长的漂亮,都看起人家。咱穿的坏,又生的丑,刚学纺织,笨手笨脚,谁看起咱?”以上就是雇贫妇女真实的呼声!

晋冀鲁豫统一出版条例 中央局宣传部一月十二日公布

第1版()
专栏:

  晋冀鲁豫统一出版条例
 中央局宣传部一月十二日公布
【本报消息】为统一全区出版事业,严整思想阵营,晋冀鲁豫中央局宣传部,于一月十二日公布统一出版条例,原文如下:一、为着进一步提高晋冀鲁豫出版物(书籍期刊)的毛泽东思想水平,有计划的供给晋冀鲁豫劳动人民(产业工人、贫农、雇农、中农、乡村工人)以提高阶级意识的读物,发展与提高人民大众的文化建设工作,严整思想阵营,晋冀鲁豫中央局宣传部决定施行并颁布统一出版条例。
二、中央局设出版局,各区党委设出版委员会。出版局(委员会)之主要工作,在于培育与奖励宣传毛泽东思想与提高劳动人民阶级觉悟的著作与读物,并克服目前出版工作中的投降主义,自由主义,单纯营业观点等。
三、中央局出版局,负责指导与审查所属出版机关及各区党委之出版计划、书籍、地图、图像、图书与刊物等。各区党委出版委员会,负责指导审查所属出版机关出版之书籍、地图、图像、图书与刊物等。
四、各区党委责成该所属出版委员会每三个月应制订三个月之出版方针与计划,先由区党委审阅后,再送中央局出版局审核、批准。其所出版之书籍、刊物、图书等,于出版后,仍应送中央局出版局审查。
五、中央局出版工作与各区党委出版工作之分工及其职权之规定:
甲、中央局出版机关以出版干部读物为主,群众之通俗读物为辅;各区党委出版机关以出版群众之通俗读物为主,干部读物为辅。
乙、凡有关理论及政策解释之各种著述,须先将原稿送中央局出版局审查,批准后方能出版。
丙、凡文艺书籍、马恩列斯毛已公开发行之著述,或汇辑报纸公开发表之文章、本地之工作经验、自然科学知识及生产技术等,各区党委可以审查批准其翻印出版,并须将书名篇目报告中央局出版局审核。
丁、各地举办定期刊物,须先将刊物之性质、宗旨、内容分类、主编人员、详报中央局出版局审核,批准后举办。刊物之文章内容,各区党委应审查、批准后出版。
戊、凡资本主义国家(英美等)与蒋占区之图书,及未经中央局出版局批准之所有图书,均不准翻印出版或公开发卖。
六、未经审查批准之书刊与地图等,一律禁止出版。
七、除出版局(委员会)直辖(或批准)之出版机关外,名级机关,各生产机关,各合作社等,一律不准以出版事业作为生产营利事业。
八、各区党委应管理公私书店,规定私人书店登记制度,取缔宣传资本主义之腐朽制度及文化,偷贩法西斯主义、蒋介石思想、毒害人民大众意识之读物,淫荡读物及一切有害之书籍图书等。

长治市下南街贫雇没发动 贷了款没法生产

第1版()
专栏:

  长治市下南街贫雇没发动
 贷了款没法生产
【本报消息】长治市下南街为了贯彻雇贫路线,在冬贷发放后,又进行了一次检查。因冬贷方式上简单,曾引起了中农阶层一部分人的不满,所以这次再查目的,主要是发现与解决雇贫困难,同时也解决中农不满思想,达到贫中团结共同闹发家。在方法上:是分小街召开中贫座谈会,动员大家提困难,有啥说啥。雇贫程玉山妻说:我家六口人,伙盖一条破被子,男人六十多岁,在复兴皮革工厂做饭,几个月啦也分不上个红利,玉茭没黄熟,就在地里挑着吃,现在给我贷了四万元,别的不能干,我买了两只羊,喂胖卖了打算赚几个钱。我是每天纺些毛,老的老,小的小,粮食快完啦!怎样也没法。程凤鸣娘说:我家十口人,收六石玉茭,三儿子参军,大儿子在家病了三月多,一个钱赚不上,还要零花,只有三万块投资,因吃药也抽来花了,这次给我贷两万块钱,我只能纺些毛,真是发愁呀!于友文说:我们三个男人,六个妇女(贫雇),共贷十六万块钱,新组织一个面坊,买卖也还可以,就是没一人会写帐发愁的很。郭锁则娘说:我们八户(雇贫),共贷款二十五万,只有一个五十多岁劳力,还有病,街干部帮助把二十五万块钱投到本街同顺面坊。可不敢教赔了钱,只敢见红,不敢见黑,赔了可没法,自贷上款,我连觉也睡不着。沈三孩说:我是个新中农,俞根之(民政主任)把我弄成旧中农,不让我贷款,我到底是个啥成份。申马迷说:不贷给款不说,为啥把我雇贫划成旧中农?李皮孩、刘常法、程枝的、裴富桂、沈和气等五户都是雇贫,都需贷款,没贷上。问题发现后,经干部和冬贷委会研究,裴富桂等十一户雇贫,需要贷款十九万,由本街信用合作社负责解决,利息和冬贷一样。程玉山(全街最困难者)由贫民会存粮中借给玉茭两石,被子一条。程凤鸣(全街二等困难雇贫)借给玉茭一石五斗。街干部并帮助于友文组,聘请同和面坊经理、会计帮助写算生产帐目,孤寡贷款,投资各生产部,保证赚钱,雇贫提出的问题,现都分别解决了。(长市导报)
长治市下南街对贫雇贷款后的情况作了调查很好,但调查后所采取的解决办法则有两点要考虑:第一、贫雇的困难是由干部和冬季贷委员会增发贷款、借给粮食、找个识字人等办法来解决,还是一种自上而下的包办办法,较好的办法应该是发动贫雇自己起来解决,单由上边办,村干部办,事情就一定难办好。第二、村干乱划成份,为什么?群众提出来了,应该解决才对。
                           ——编者

陕甘宁边区决定 优待军烈属新办法 一切按土地法办事

第1版()
专栏:

  陕甘宁边区决定
 优待军烈属新办法
 一切按土地法办事
【新华社西北十八日电】陕甘宁边区政府为纠正各地对军烈工属不分贫富,一律优待,加重农民负担,形成干部家属生活特殊与脱离群众的严重现象;及对退伍军人的处理,特作如下决定:(一)所有贫苦军、烈、工属及其本人在平分土地的原则下,均应分得一份土地及牲畜农具粮食等财物,对于鳏寡孤独者应经过群众同意加以照顾,帮助其打下建立家务的基础,达到生产自给。(二)一律停止对工属之物质优待(十分贫穷一时不能维持生活之老弱工属酌予救济)。(三)凡系中农以上阶层之军、烈属一律不予物质优待。(四)凡有劳动力之贫苦军、烈属在土地改革中得到土地及生产资料后亦不予物质优待。缺乏劳动力者,可酌予帮工或代耕及补助柴火等,但须经各村贫农团或农民大会审查评定,报告县政府统一实行。(五)没有安家立业的贫苦退伍军人,在土地改革中分配土地和财物时,应经过群众给以照顾,历年安置在农村的残废和退伍军人均应经群众审查,好的予以表扬,欺压群众的交群众教育,甚至没收其残废证或退伍证,取消其应享之一切优待。(六)对于贫苦军、烈属和积极生产对群众关系好的残废或退伍军人,在政治上精神上应多予鼓励和安慰。
【新华社东北十八日电】此间荣誉军人代表大会在去年十二月廿二日开幕,到本月五日闭幕。到会代表及各省、军区和县负责管理荣军的工作人员共二千零四十九人。荣军代表们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和尊敬。前方部队纷纷来电慰问。哈市工人、店员、学生与各机关代表联合向他们献旗赠送慰劳品。东北解放军副政委罗荣桓,东北政委会正副主席林枫、高崇民等均出席致词。东北解放军政治部副主任周桓同志传达“关于处理荣誉军人决定”后,即分开小组会,大家联系自己深刻反省,展开争论。由于发挥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精神,使会议得到两个重要收获:一是纠正了许多代表片面强调地方上对荣军工作的缺点,而忽略了对自己思想的检查,如某些荣军中发生的干涉农民斗争,打人骂人,变卖公物,不安心工作等。大家都表示今后一定严守政府法令和军队纪律,支持农民斗争,积极参加各种工作,能上前方的重返前线,不能上前方的,则积极参加后方生产和工作,努力支援前线。二是各省、军区和县管理荣军工作的同志也作了严格的自我检讨,如对处理荣军工作存在着的官僚主义和不负责任的态度等。经过连日讨论,各省荣军代表们签订了“荣军竞赛条约”,五日全体一致通过“荣军代表大会决定”。并决定在旧历年关,各省召开荣军代表大会,传达此次大会的决定,普遍的整顿思想和纪律。周桓同志在闭幕大会上说:今后荣军在地方上要受贫雇农的监督,农会可以定期的审查荣军。最后大会一致通过致电毛主席、朱总司令,表示今后决遵守荣誉军人的革命纪律,决心继续发挥力量,走上各种工作岗位,尽力支援前线,以争取胜利的早日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