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大众黑板

第1版()
专栏:

  大众黑板
去年十二月,咱们边区共产党的最高领导机关中央局,召开了全区土地会议。这个会主要解决了如何帮助咱们农民分土地闹翻身的事情。在这个会上,选举了九个代表成立了一个边区农会筹备委员会。这是因为咱们将来村里区里县里都要成立农代会,全边区的农民也都要组织到一块成立一个全边区的农代会。这件事就不简单,咱们边区地方很大,谁也认不的谁,要想组织到一@来开个大会,就得选几个真正为农民办事的人来筹办一下,这就是边区农会筹备会的来由。今天这个筹备会发表了一篇“告农民书”,告诉咱们农民怎样能翻了身。过去咱们的翻身没弄好,土地没分公,是因为咱们农民自己组织的不好,有的地方地主富农也混进来了。今后的办法是首先咱们贫雇农要紧紧组织到一@,成立贫农团,再好好把中农团结住,成立起农会来,才能把地主打倒。这篇告农民书发到村里,咱们每个农民都要好好看,特别是咱们贫雇农更要好好看,不识字要请人念。懂得了“告农民书”上面说的道理,咱们就能把彻底平分土地这件事办好。咱们自己也才能真正翻身。

通讯往来 第三号

第1版()
专栏:

  通讯往来
 第三号
最近各分社及通讯员努力揭发了各种工作上的错误及各种违犯人民利益的现象,是很好的,但是应当引起大家及时注意;我们批评及揭发各种错误,并不等于助长片面性和夸大,过去提倡表扬了,各地来的消息便一切都是好的,现在呢?又是一切都是坏的了,我们认为这仍然不是实事求是的作风,这样做,又会发展“客里空作风”,我们要求各分社及通讯员认真从实际出发,对是对,非是非,老老实实,不吹不偷不装,发扬对人民负责实事求是的精神,揭发错误,纠正错误,发扬成绩和优点。一切错误的东西,我们都要站在阶级立场上勇于批判,另一方面,一切于人民有利的好成绩,为人民服务好的作风和表率,我们同样要加以表扬,我们报导一件工作,同样也要站在雇贫利益的立场上衡量其优缺点,以便更好的改造干部改进工作。

晋冀鲁豫边区农会筹备委员会 告农民书

第1版()
专栏:

  晋冀鲁豫边区农会筹备委员会
 告农民书全边区农民兄弟姐妹们!
两年以来,我们边区曾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全边区约有一千万人口已经彻底翻身,但还约有两千万人口翻身不很彻底,翻了半个身,或者只翻了个空身。
现在好了,中共中央于去年十月十日公布了中国土地法大纲,尽美尽善,它将保证我们每个农民都彻底翻身。
过去我们边区在实行耕者有其田运动中出了毛病。有些领导机关、团体和部队的干部,或者他自己本身是地主、富农出身、或者他虽不是地主、富农出身,但是他听了地主、富农的议论,有意无意的包庇了一部分地主、富农;有些领导机关、团体和部队的干部,过分强调照顾军干烈属,因而某些军干烈属的地主、富农,没有斗或者斗的不彻底,某些军干烈属虽不是地主、富农,他们也多分了果实;有些地方曾经是按问题、按在不在农会、按斗争积极不积极分果实,结果果实分的不公道,少数人多得,多数人少得。特别有些干部积极分子,利用自己地位,多占了果实。这样一来,有些地主、富农没有斗彻底,有些地主、富农虽然斗的很彻底了,但果实分配的很不公平,贫雇农仍然没有完全彻底翻身。
土地法大纲恰恰可以纠正以上毛病,第一条至第三条明白规定,废除一切封建性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那就是说,不管你是军干烈属也好,不管你是县长、司令、大干部也好,都不准例外,只要是封建性半封建性的剥削,就都得彻底废除,不得包庇。土地法大纲第六条又明白规定,土地财产是按人口统一平均分配,办法简单明了,有问题的分一份,没有问题的也分一份,有功劳的分一份,没有功劳的也分一份,给地主也同样分一份,给富农也同样留一份,中农有一部分要拿出一些土地,有一部分要分进一些土地和财产,另一部分则大体不动。过去没有分平的要填平,多得的要退出,就是用抽多补少、抽肥补瘦的办法,真正做到填平补齐,谁也不多,谁也不少为止。
依靠谁来和地主、富农作斗争,依靠谁来公平合理的分配土地和财产呢?不用说,这是大家知道的,是靠咱们农民自己组织起来,自己去进行斗争,自己去分配土地和财产。可是在这一点上,咱们过去也出了毛病,就是咱们农民自己的队伍不纯洁,组织不好。有些地方地主、富农、流氓钻进来了,窃取了咱们的领导权,贫雇农民反而被诬蔑为“落后分子”,这样的队伍,哪里能把封建斗彻底?哪里能把土地财产分公平?有些地方农民自己不当家,全靠政府外来工作人员或者人家干部搬石头、斗封建,结果地主、富农是被斗了一阵,可是贫雇农民莫明其妙,仍未翻身。土地法大纲就能纠正这个毛病,它在第五条上明白规定,贫农团、农会、农代会为平分土地的合法办事机关,它有权有力,把大权拿在咱们农民自己手里,谁也不能限制它,谁也不能侵犯它。
如何组织贫农团、它和农会的关系怎么样?这个问题要弄清楚。简单说,贫农、雇农、乡村工人加上其它贫民,就可以组成贫农团,这是进行土地改革的骨干、领导者、也是主力。再由它串连全体中农,就可以组成农会,这是进行土地改革的联合大军。贫农团是参谋部,顶重要。选举贫农团办事人,要十分认真,要选举长年劳动的、为人正派的、大公无私的、一心给大家办事的。选举农会办事人也是一样,不过要加几个好的中农进来。对团员、会员要自报公议,互相比较,定成份,比好坏,不让地主、富农和流氓混进来。
为什么土地改革一定要依靠贫农雇农组织贫农团呢?因为,贫农雇农他们现在占乡村人口百分之五十到七十,他们人数最多,长年劳动,地是他们种的,房子是他们盖的,布是他们织的,但他们常常没饭吃、没房住、没衣穿,他们生活最苦,他们最受压迫、最受剥削、最为人所轻视,所以贫农雇农最革命,天生的是革命阶级,他们天然是翻身运动的带头人。依靠贫农雇农是天经地义。但可不可以轻视或者稍微轻视巩固团结中农的问题呢?这,坚决地不可以。中农人数也不少,他们现在占乡村人口百分之二十以上,与贫农雇农天生是一家,一样受地主剥削、压迫,他们也很赞成平分土地。没有他们来参加反对地主、富农的斗争,贫农雇农就要陷于孤立,就不能很好的打败地主、富农的反抗。过去我们就因为没有闹清楚,必须依靠谁,必须团结谁、谁带头、谁参加,也没有这样一套完整的组织,所以斗争起来没有力量。
要严防地主、富农破坏咱们农民的团结,我们这次复查土地改革贯彻平分运动,地主、富农一定会从中挑拨离间,破坏咱们农民的团结。一种人是公开的地主、富农面貌,站在咱们外面挑拨离间,破坏团结;一种人是装成自己人(如混进区村干部行列中的地主、富农及其狗腿),站在咱们里面挑拨离间,破坏团结。两种人一样坏,要时刻留神,严防上当。咱们农民更不要自己破坏自己团结,谁要挑拨农民内部不和气、不一心,就是犯罪。不准打击贫农、雇农,不准排斥中农,不准制造街与街、村与村、张家与李家、这教和那教的不和与冲突,如敢违抗,要受到严厉制裁,决不宽恕。
土地改革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事业,封建性和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一定要消灭了,如果有人反抗和破坏,决不留情,一定要送交人民法庭严厉制裁。不管他是什么人,地主、富农固不用多说,就是团体干部也好,政府干部也好,军队干部也好,共产党员也好,只要是破坏土地改革的,就把他抓起来,交人民法庭,严予制裁。
庇护和支持地主、富农,公然阻碍和破坏土地改革的要反对。表面上装着反对地主、富农的样子,暗地里进行损害农民利益勾当的人要反对。向地主富农投降妥协的要反对。替地主做防空洞的要反对。侵占、窃取和浪费斗争果实的也要反对。借口镇压地主、富农,杀乱了农民自己阵营的人更要反对。
这个大纲又明白规定,政府负责切实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保障咱们农民有批评和弹劾各方面各级的一切干部的权利。有撤换和选举政府和农民团体的一切干部的权利。不容许任何人侵犯人民的这种基本权利。我们不仅要在经济上翻身,也要在政治上翻身。不能保障人民的政治自由和民主权利的政府,我们就要起来改造它。我们不仅要把贫农团、农会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也要把乡村民兵武装、乡村政权都掌握到我们自己手里。拥护好干部,撤换坏干部。我们还要把共产党也放在我们的监督之下。我们要把我们自己的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我们高呼:“一切权力归农代会”。
土地改革完成后,还要自下而上的建立人民代表会议的政权。由各级人民代表会选举人民的政府。各级人民代表会除反动分子和被褫夺了公民权的人以外,均可参加选举,它是解放区的最高权力机关。在乡村里说,农民代表会就是乡村里的最高权力机关。这样就做到把政权掌握在咱们农民手里。农民就在政治上也彻底翻身了。
中国土地法大纲,是中共中央公布的,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发表了告党员书,边区政府出了执行中国土地法大纲的布告和补充办法,公布了破坏土地改革治罪暂行条例和惩治贪污暂行条例,军区给军队下了执行中国土地法大纲的命令,以后谁也不能阻碍和破坏土地改革了。
我们这个筹备会,是去年十二月全区土地会议推选的,专门筹备全区农民代表大会的一切事宜。这个筹备会是临时的,一俟边区农会正式成立,把全边区的事情管起来以后,我们的任务就结束了。
          一九四八年一月二十日

知错改错才是出路

第1版()
专栏:短论

  知错改错才是出路
土地法大纲发表后,边区政府又发表了破坏土地改革的治罪的办法;边区政府的这一道命令,就是说谁也不能不按土地法大纲办事;如有的人过去做了些错事,听到今天的法令,便害怕起来,怕群众依法办他们。这些人过去无法无天,目无群众,多占果实,作风不好,今天懂得了怕法令怕群众,是个转变;但害怕就应该向群众承认错误,退出果实,改变作风,只要如此,群众是可以原谅的,会给这些人以改正错误的机会的,用不着惊惶失措,疑神疑鬼。至于有的人还想趁贫农团、农代会没有组织起来以前钻空子,不想老老实实承认错误,退出果实;相反的还在那里把东西偷偷埋藏起来或者卖出去,有的大吃大喝进行破坏,还有的用的办法更巧妙,他们害怕贫农团给他们提意见,便暗中收买贫农,给贫农“捐款”。这些行动更是糊涂,以前的错误还没解决,便又来犯破坏土地改革的罪,越这样干下去,越没有好下场。今天查出,今天办罪,(有些人以为今天没有成立了人民法庭便不能办罪是不对的,应该依法制止。)将来查出,将来办罪。希望这些人立刻老实起来,不要错上加错。最后我们很恳切的告诉这些人,只有老老实实,过去做错了的认错,多拿了果实的退出,贪污了的赔偿。有了错误能老实改正,就一定有出路,只有不认错而又胡闹的人,是群众不能原谅的。

地主好地好生活贫雇缺地还挨饿 企之北召林土地改革不彻底

第1版()
专栏:

  地主好地好生活贫雇缺地还挨饿
 企之北召林土地改革不彻底
【冀南消息】企之北召林村土地改革还差的很远,地主还是好房好地好生活,贫农是缺房少地还挨饿。民国三十四年民主斗争时,这村没有发动。三十五年开展了“雇佃贫运动”,把地主富农削弱了一下。去年大动还是很不彻底。全村共三百五十户,有地主三十八户,只斗了二十户。富农三十六户,只割了十五户尾巴,并且有一半斗的很不彻底,全部都留了中农以上生活,每人都平均四亩地以上。如程德贵、冯老粗、徐贵每人还平均七亩地;被斗户还住着很多好房。于老德、张景春都是八口人,都还有二十间瓦房。于廷元、于廷杰还是原来的瓦房。徐怀还是一进二的院子。乔日章的房子斗出了,有人主张拆,他又拿钱低价换回一部分。地主被斗后,生活根本没变。如乔日章、乔日省、程德贵、张景春、徐贵、马书明等都还喂着牛,徐德学、徐金海斗后比斗前吃穿还好。全村斗了三十多户,只有两户斗出银元,地下宝全没搞出来。这村于家地主从明朝就是财主,还住着好房,浮财斗的也很轻,地下宝更没有问。斗争时于廷佐跑了,事后骑着车子,穿的阔阔的,在街上大摇大摆,说他在公家医院,和什么公安局长麻芳林是换贴来吓唬群众。因此别的被斗地主也大大抬头。漏网地主富农廿九户(他们现下分家计卅九户),共二百零九人,还有好地一千二百亩,每人平均六亩,都喂着牛。徐金镶喂着两头大牛,党全福喂着个半,于敬连喂着大骡,每人平均房子两间。张尽修八口人,还有房子二十四间,有好地四十多亩。冯廷奎、党明凤每人还平均好地八亩。这村地主封建势力在经济上还占着优势。全村一百三十户贫农,运动前共有地一千一百七十二亩五分,运动后增到一千九百零二亩。去年大动共斗出地一千四百一十四亩,贫农阶层共分了七百三十亩。贫农共四百六十八人,每人现在平均四亩稍多。现在贫农共有房子五百二十三间(内新盖一百零九间),全村共斗出一百八十二间房,(拆了一百六十一间),连贫农今年新盖土房子,每人平均一间稍多。全村马上要求解决房子问题的有六十九户。全体贫农今年共收粮食一五五八五○斤,除缴公粮二三○○○斤外,有五十户接不到今年春天。去年大动共斗出粮食三四○○○斤,贫农只分了一三○○○斤。共斗出牛二十头、骡八头,贫农只分到牛十五头。共斗出大车二十一辆,贫农只分到四辆。共斗出犁、耙、耧等五十件,贫农只分到十五件。现在一百三十户贫农,共有牛三十一头,犁二十三件,耙十七件,耧十四件,大车六辆。

要求当权彻底平分 永年东赵庄贫雇谈土地法

第1版()
专栏:

  要求当权彻底平分
 永年东赵庄贫雇谈土地法
【永年消息】一月十一号晚上,永年六区东赵庄开了一个贫雇座谈会,并宣传土地法大纲,参加的有四个赤贫(都是雇工),两个贫农,他们是刚从庙里搬来的。先谈到翻身情形,李老太太说:“我是赤贫户,分了一个柜座。”李恩成说:“我是贫农,人家只给我两个插瓶。”于是大家又抢着谈去年下半年的斗争:“从阴历六月初二斗争起,一直斗了五、六个月,开会误了生产,分了点地,秋天没打下粮食,现在早吃光了,可是到现在村农会还有两顷多好水地,三百来布袋(一布袋四斗)粮食、菜蔬和家具……没有分。十六、七条牲口,都饿成骨架了,最近还死了一头”。谈到没翻透身的原因时,大家一致说是:“穷人说话不顶事,全村贫农三十来户,一个当干部的也没有。”当把中央颁布的土地法大纲告诉大家的时候,他们非常静心的倾听,说到彻底平分土地,首先满足贫雇要求,他们说:“就该这样,那才叫真翻身哩,不然还是高低不平。”说到要农民当家,他们特别感到兴趣:“过去是中间的翻身啦,咱底下的还是没翻上来”,“穷人不当家永弄不彻底。”最后大家一致表示,这事要快点办才好。(文云)

军工处某厂 一年内增产两倍

第1版()
专栏:

  军工处某厂
 一年内增产两倍
【军工处消息】我一厂×分厂全体职工在争取刘伯承工厂立功运动和支援南线反攻中,表现出工人阶级的高度创造性和积极性,每天起早搭黑的进行生产,紧张时夜间才过了十二点,工房的风箱和铁头声都吼叫起来,晚上有的加工至八点多钟才歇。生产上如以三月份生产为百分之百,逐月增加,至十二月份增加至百分之三百,增加了二倍。质量的提高也有显著成绩,弹尾报废量由百分之一点五二减至百分之零点二,铁皮报废量由百分之二点一七减至百分之一点六。技术改进上:彭玉清同志把风箱加长,由三尺改成三尺六寸,比从前风大又好用,过去只能烧三根料,现在能烧四根,蒙炉加大,炉里两边都能通火,每次蒙弹尾比前增加百分之二百八十五。弹尾由烧炭改为烧煤面,不但减少烧化,而且大为节约经济。铁皮层数增加,由二十四层加至三十六层,产品厚薄较匀,数量增加百分之一百三十五。黄金节约义务工去年共一百八十九万三千七百六十四元。

里村武委会主任结婚大浪费 区上发觉撤职退回摊派礼物

第1版()
专栏:

  里村武委会主任结婚大浪费
 区上发觉撤职退回摊派礼物
【高邑消息】高邑里村武委会主任董新太上月廿九号在本村结婚,结婚前先在农会动员拥护,叫基本群众“带头”,然后在民校又动员,“动员”冀钞十二万八千九百元。实际是群众很不满意,是摊派式的,每户一千至二千,西里村仅三户未出钱。小学生还出大洋一万五百元。在结婚时儿童扭秧歌半天,坐群众轿,分文不给,大排酒席,吃饭的有二百余人,喝酒三十多斤。这种浪费现象,实在少有。区领导上发觉,根据以上事实,除撤职武委会主任,并将群众东西原物退还。(福保、世杰)

高平民兵野战连 清查坏分子

第1版()
专栏:

  高平民兵野战连
 清查坏分子
【太岳消息】高平五区在十二月训练民兵野战连中,进行了查阶级、查思想、查封建,就查出了牛全羊、刘计孩、申思恭等廿二个坏蛋,一齐将他们开除。牛全羊是团池西人,廿九年参加过庙道会,三十年又加入土匪姬镇魁的队伍,三十四年正月又当日寇警备队,一心一意干汉奸的事情。跟日本鬼子从高平到潞安、沁县抢东西、发洋财、还欺侮妇女。咱们打下了沁县,就逃到阎锡山的土匪队伍里,还是遭害老百姓。去年十月从平遥回来,就混进了民兵里,这次才把他查出来。郭庄武委会主任郭计孩也是个大坏蛋,也在阎锡山那里当过三年兵,回来后吃洋烟、嫖女人不正干,还包庇斗争对象,贪污斗争果实,压迫好人,破坏武器,光从民兵里就开除了八个雇贫。还仗着武委会主任威风,强奸妇女。经过这次训练就清洗了这些坏蛋,大家阶级觉悟提高了,如许像则说:“民兵是咱们穷人的武装,不让这些坏家伙混进来,咱们要彻底清洗坏蛋,自己来掌握刀把。”

“找母亲” 晋察冀日报社论

第1版()
专栏:

  “找母亲”
 晋察冀日报社论
【新华社晋察冀电】晋察冀日报日前发表题为“找母亲”社论,指出北岳区党委邀请党外雇贫农群众参加土地改革会议,对于平分土地与整顿队伍作用很大。社论首先尖锐批评了某些人关于“雇贫农既不是党员又不是干部,怎么能参加党的会议”的错误说法后,指出:“这些人想使我们党离开地面,把我们骗到半空中,捏死我们,我们不应上他们的当。”该文继列举联共党史结束语第六条及列宁斯大林同志论党和群众的联系,告诫大家,并称:“我们的党不是一个宗派,而是代表无产阶级,代表人民打先锋的革命队伍;因此要找母亲,听母亲的话,将群众好的意见当做宝贵的指示。”社论继称:“各地所召开的土地改革会议,应多请一些雇贫农积极群众参加。但雇贫农初到党的会议上,往往不敢大胆发言,领导上即应鼓励他们讲话,给他们撑腰。阜平会议由于雇贫农大胆讲话,批评了坏干部,因此在会上使好坏分清,正气上升,邪气下降,许多干部对自己的缺点、错误亦看得清楚了,反省了。侵占果实的亦自动退出。这主要是找到了母亲,心里明白了。”社论最后称“雇贫农积极群众参加党的会议,对党员和干部帮助很大,另外他们参加讨论我们党的政策、计划,使他们心里更明白了。回到村里就更积极、更进步、更提高、更能干了,就更有办法领导斗争,这就是儿女找母亲,母亲教育儿女,儿女亦教育母亲;亦就是我们的党联系群众,群众给我们上课,我们亦给群众上课,这样就培养了干部,就能正确的领导斗争,就会少犯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