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晋冀鲁豫边区文联人民美术工厂 新年画 五彩套版细工精印 欢迎零购批发九扣

第1版()
专栏:

  晋冀鲁豫边区文联人民美术工厂 新年画 五彩套版细工精印 欢迎零购批发九扣
毛主席巨像    (每张四百元整张有光纸)
分果实图     (每张二百元三开有光纸)
春耕图      (每张二百元三开有光纸)
五大奸      (每张二百元三开有光纸)
彻底平分土地   (每张一百五十元六开有光纸)
整编队伍     (每张一百五十元六开有光纸)
一切权力归农代会 (每张一百五十元六开有光纸)
翻身农历     (每张一百五十元六开有光纸)
     愿邮购者 要样品者 请寄足现款及邮票
 代销处: 武安城内衙前街一三号文化艺术合作社

中共中央发言人发表谈话 反对加拿大反动政府军事援蒋 向加拿大新加坡工人义举致谢

第1版()
专栏:

  中共中央发言人发表谈话
反对加拿大反动政府军事援蒋
 向加拿大新加坡工人义举致谢
【新华社陕北十五日电】中共中央发言人对加拿大海员工会与新加坡工会联合会向中国人民所表示的崇高的国际友谊致谢。该两工会现正在抵制加拿大反动政府运送武器及兵工器材给蒋介石匪帮。中共中央发言人称:加拿大反动政府追随美国帝国主义者之后,给蒋介石匪帮以六千万美元的借款和蚊式轰炸机一百五十架,帮助其进行屠杀中国人民的内战,已引起中国人民的很大愤怒。加拿大反动政府的六千万美元的所谓“借款”原来就是军火的代名词,其给与蒋匪的全部援助,原来都是军事援助。帝国主义者的不可告人的残暴阴谋,所谓“民主主义”面具后面掩盖着的狰狞面目,现在是揭穿无遗,而且遭受到加拿大与新加坡工人的正义的反对了。加拿大海员工会与新加坡工会联合会对于中国人民的援助,中国人民表示衷心的感谢。加拿大海员工人与新加坡工人所表现的这种崇高的国际团结的精神,大大增高了中国人民为解放而斗争的勇气,并且相信全世界人民在反对帝国主义及争取人民民主的斗争中必能胜利,因为各国人民亲密团结的精神乃是伟大无比的力量,在这个力量的面前,人民的敌人必将最后失败。

邵家村一年土地改革 坏干部独吞果实 贫雇说句话,就说要活埋

第1版()
专栏:

  邵家村一年土地改革
 坏干部独吞果实
贫雇说句话,就说要活埋
村干部贪污浪费果实每顿饭吃八大碗
【清丰消息】清丰县二区邵家村农会长邵体安、村长孙吉鸣、孙福宽、抗勤主任孙福长等村干部,在年余的土地改革和复查中,压制雇贫,贪污腐化,霸占全村大部斗争果实;约值数千万以上的浮财,群众很少分配到手。雇贫还过着非常痛苦的生活,迫切要求彻底翻身。邵家村是清丰二区比较大的村子,地主统治历来就比其他村厉害的多。地主富农共二十六户,占有全村大部土地。全村百七十余户的雇贫、中农,只有很少土地。该村经过了一年多的土地改革和复查,收回的土地、房屋、浮财特别多,可是雇贫很少分到手里,根本谈不到翻身。土地改革开始时,群众搞出地主二十九个大元宝,邵体安、孙吉鸣、孙福宽、孙福长、邵丕恩等人私自把元宝卖了数百万元(详细数目待查,可能还多),丝毫不分给群众,却自己当起老板(东家),作起买卖来了。经常到邯郸、临清、清丰、大名龙王庙贩卖货物,作了三个月以上的买卖,按一月赚百万元计,共可赚三百余万。这一大笔款,村干都享受了,每天在该村安着大锅,顿顿是猪肉、酒、菜,少不了八个碗,烧鸡、鸡蛋、猪肉饺子是家常便饭。不几天,吃了几个大猪。出力分不到果实的雇贫群众,看不下去了,大胆的选了几个代表,公开的找到农会长等干部,雇贫代表说:“咱斗争的元宝卖了多少钱呀?大家意见想分,您看看啥时分?!”农会长邵体安等人气愤地说:“妈的!特务造谣!谁给你说卖了元宝?给我报告,谁说的!”雇贫并不害怕,说:“要是没有卖,你把元宝拿出来叫俺大家看看吧!”“混蛋!你有啥资格看?!少了你敢负责不敢?!”雇贫叫村干凶走了。当天夜里,邵体安等借口“有特务嫌疑”,把最积极的雇贫开除出农会。其他比较积极的农会员(雇贫),也没分到果实,吓得再不敢说一句话,村干啥时开会,只有顺服的听。村干部想乱棍打死贫农孙吉五(军属),由于群众不同意,勉强被撵出村,一辈不准回家(因为他给村干提过意见)。
    用特务帽子压人霸占雇农宅院
邵体安的罪恶是数不完的,土地改革刚一进入深入时,他秘密给该村大地主邵登顺隐蔽了四十余亩好地。他从前是二区财政助理员,因大量贪污被开除,他的成份是富裕中农;但现在生活比地主还好得多。他冒充军属、贫农,多分配了好多果实(他孙子去薪金制的工厂工作,薪金很高),群众很不满,但谁也不敢提。邵体安想盖更好的院落,于是生了个疑点,拿着未分的坏地(斗争果实),强要换邵石成(雇贫农)的庄宅,邵石成不愿意,就给邵体安说:“我弟兄五个,不是我自己的,等俺弟兄五个商量好再说吧!”邵体安碰了钉子,就心怀暗算,公开给群众说:“邵石成是特务!五军(蒋匪)在时,他通五军,报告公粮、报告军部,都是他办的。还成天造谣,真该乱棍打死!……”他想用威胁手段达到换邵石成庄宅的目的。这话传到邵石成耳朵里,吓得邵石成胆战心惊,赶快托人讲席说和,把自己的庄宅忍气吞声的给了邵体安,又给他道了歉才算完事。
    “你要暴露了我要你的脑袋”
在上次复查中,该村斗争果实堆积如山,全清丰那个村都比不上,三座院填的满满的。村干邵体安、孙吉鸣、孙福宽、孙福长等人为了有计划的贪污,这些果实就没一点帐目,他们日夜看守着,每天夜里有计划的偷拿。雇贫不但分不到手,连存放果实的门也不准进。雇贫想看看自己亲手搬运的果实,进门就被村干撵出来了,并说:“出去!往这里边来干啥?想偷走东西?你进吧,少了东西俺村干不负责!”吓的雇贫谁也不敢去看了。不几天,这些果实就叫村干邵体安、孙吉鸣、孙福长、孙福宽、邵丕恩等人偷了一大部。十月中旬一个夜里,以邵体安、孙吉鸣十余人为首的村干,又偷了十六个大包袱(两个人还抬不动一个),里边完全是五色洋市布、绸缎布,各种好棉衣、绸衣、大衣、毛衣、皮大衣等;碰巧在街上被民兵队员邵宗理遇见了,邵体安说:“宗理!你可别给别人说,我给你几件衣服穿穿!”邵宗理耿直的说:“我不要!这是大家斗争出来的果实,我不能昧良心。我不给人家群众说中不?你拿走吧!”邵体安气坏了:“妈的!你不要算球!你要暴露了,我要你的脑袋!”村长孙吉鸣、孙福宽等人怕跑了风,主张叫邵宗理分一份,可是邵宗理坚决不要。村干部怕他暴露,偷偷的给邵宗理送到家去几件衣服,并给邵宗理家里人说:“要是您叫群众知道了,你也清不了秧!”孙富长偷的最少,但据他侄媳说:“他所偷的三大柜还装不完,完全是成匹的士林洋布、绸缎、皮衣……”有些东西不能贪污,也不能偷,因群众都知道;如牛骡牲畜、磨、牲口套等;可是村干部也生出了办法,终究也得到手了。邵体安把他的小牛卖了,以自己有功为名,“分”到大牛;把他的小磨卖了,分了大磨,大部分牲口套也被邵体安等分了。他们还怕群众得到别的果实,就生了个办法,定价出卖,定的价比市场还高,群众看了看,买不起。群众说的好:“还没有到集上买新的省钱!”村干说:“您不要,好!咱不嫌坏,咱要。”最后大减价几倍,还是村干买了。
搞来搞去,群众没分到任何果实。贫雇说:“斗争地主是俺办,分东西是村干!”对于“以雇贫为骨干”,村干部说:“骨干个吧!拉滑子是叫他当骨干,叫他多拉几下!”贫农军属邵怀勤的母亲说:“俺妇女搬东西时,绸缎衣服、成匹白洋布、五色洋布、皮衣、大衣、好被子、褥子……多着哩,三座大屋子还填不完。这会分果实时,那好东西都不见了,我前后三街都问了一遍,都没分到手里,都弄哪去啦?!不分给俺为啥?!”村里的土地都是用买卖方式由村干卖给群众,可是群众花钱买的是坏地,村干不花钱买的是好地。该村贫雇群众都知道果实是村干偷光了,贪污了,好地是他们占去了。后来,邵宗理在群众面前揭露了村干夜里偷了十六个大包袱的秘密,全村群众纷纷议论,酝酿着自己没翻了身,要想真正翻身,非叫村干退出果实不可!
以邵体安为首的村干部听到这风声以后,吓唬妇女积极分子邵怀勤的母亲说:“他妈的!县里人在这里住,这事情要是叫县里干部听到耳朵里,日你奶奶,半夜也得活埋你!”“日你娘!你要给县干部说了,非拉你的滑子不可!”这位军属妇女会员吓病了,吃了五次药,到现在还没好全。当我们访问她时,我们进了她的破烂房子,她正在北屋里睡觉,盖着一条又短又破烂的被子,全是大大小小的窟窿,小麻雀也可飞得进去。当她的儿子告诉她,我们来访问她时,她抬起头来,张嘴大哭起来:“同志!你们再晚来两天,我就吓死了!村干又要活埋我,又要拉我的滑子,你们来了,就是我死了,你们也知道我怎死的!我不怕死!你们敢给我作主,村干的啥事我都敢给你们说,在群众大会上也敢给村干提!”
当我们问她翻身情形,分了啥果实时,她说:“分了两件破衣裳,也不能穿,没洋火,就当火纸用了。俺全村贫农都是分的破衣烂套子,没一样值钱货。俺给村干提了提,叫村干大骂,还说:分给你几件破衣裳还孬呀!‘中央’军来了,还抢你的东西哩!嫌孬,你别要!……”
我们挨门逐户的检查了一下,雇贫确实是没分到果实,大部果实叫村干多分、夜里偷去了;中农也多分了果实。经我们调查结果:全村百七十余户雇贫,都是没地,没牲畜、耕具,没房子住,没饭吃……,根本说不上翻身。
  (平远、学义)
  
几个恶霸村干部压得全村贫雇不能翻身;贫雇还饿着肚子,说一句话村干部就要活埋……领导上这次摸了一下底,是好的,我们认为还应继续深入检查,发掘领导上的官僚主义,看看有没有人包庇这些胆大妄为的坏干部。同时希望别的地方也进行同样的检查,给就要到来的平分土地运动作准备。  ——编者

浮山崔茔村纺织学校成了地主的安乐窝

第1版()
专栏:

  浮山崔茔村纺织学校成了地主的安乐窝
【太岳消息】浮山四区崔茔村的纺织学校,成了地主斗争对象的安乐窝,最近把它解散了。这个纺织学校是三十四年二月成立的,里边十七个人,雇贫农妇女只有四个,中农三个,地主的闺女媳妇倒有十个。地主李奎德一家就有闺女媳妇四人。这个“学校”请过两个教员,一个是特务柏生苍,一个是大地主的闺女陕英杰(她因为是教员,还分了果实地九亩,窑二孔,九亩地去年打了六石多粮食)。这个“学校”用去群众的果实麦三石四斗,棉花八斤多,线子三斤多,占用窑洞六孔,地二十三亩(内有菜园水地一亩多,麦地二十多亩,去夏收麦六石二斗)。二年零八个月,这个“学校”中,只有一个半妇女学会拉梭机,每次算帐都是赔钱。教员柏生苍与地主的闺女媳妇陈月香、高凤香胡搞,这两个妇女又结拜为干姊妹,引诱干部腐化。这一窠毒虫藏在学校里,好吃懒做,欺压雇贫妇女,靠雇贫妇女劳动过活。如雇贫妇女张伯春、卫生每天做饭洗锅,看门扫地,还得纺四两线。常常受这些毒虫们的克制。在群众运动时,这些地主妇女想法阻止中贫农妇女参加斗争;在生产上纺的线粗,织的布不好,收入不够开支。她们把资金五万元投入贫农吴振河的杀猪坊,一月收利八千元,又把麦子六石多投入合作社生利。两年零八个月群众不但没有得了利,反而赔了许多斗争果实,养了一群地主斗争对象,继续欺压剥削群众,破坏工作。里边的一些中农雇贫妇女日子长了,受不了她们的压制,慢慢的逃出来,最后完全留下地主斗争对象。现在已经把这个“学校”解散了。
  
这个“防空洞”为什么能存在两年多?领导上应该好好检查。只解散是不够的,应该把这些斗争对象的罪过查清楚,记下来,在就要到来的平分土地运动中惩办他们。
    ——编者

党的一切宣传工作 必须提高阶级性 西北局李卓然同志检讨

第1版()
专栏:

  党的一切宣传工作
 必须提高阶级性
 西北局李卓然同志检讨
【新华社西北十三日电】中共西北局宣传部长李卓然同志在边区土地会议上检讨宣教工作说:在保卫边区的战争中,暴露了党的宣传工作是战时各种工作中最薄弱的一环,其基本错误,是在工作中脱离群众、脱离实际、缺乏明确的阶级观点。在干部教育方面,领导上对于土地改革和战争中干部思想上的缺点或严重错误,没有进行批评与斗争,或进行得很不彻底。这次大会揭露的,如包庇地主富农、敌我不分、官僚主义、军阀主义,以及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等等,就是由于过去领导上官僚主义,没有发现,或没有坚持批评到底,没有把其中的典型例子作为教材,提起全党的注意,我深感自己失职。这种自由主义的态度,也就是使干部教育脱离实际的原因之一。至于研究与总结实际经验作为教育材料,是去掉盲目性的好办法,也就是具体政策的教育,过去我们在这方面的成绩太差,也就是理论工作落后于实际运动的表现,必须克服,这点我也要负主要责任。关于农村党员教育,只有与农村具体斗争实际运动相结合才能生效,要在对敌斗争,向地主恶霸斗争,向强迫命令与贪污土地改革果实的干部斗争时去教育,要在生产组织中、担架运输队中和各种会议中去教育,要在分土地、分浮财、定成份、接收或开除共产党员时去教育,这些都是最实际的教育,只要有人领导,党员自己就可以教育自己。但有些党员干部下乡只是照例布置工作,从来不找支部,不找党员,不做任何教育党员的工作,这是犯了不可容许的错误。关于群众教育,日本投降以后,对外的民族斗争变为国内阶级斗争,但是关于打倒蒋介石消灭地主阶级的宣传,在群众中却做得很差。“全党要作宣传工作”,远在一九三九年边区党二次代表大会上就提出了,但直至今日尚未贯彻。卓然同志于检讨上述错误后,分析与产生根源说:目前宣教部门的队伍很不纯洁,贫雇农成份很少,缺乏群众情感,甚至完全看不起群众。在领导上,则是思想上缺乏群众观点,工作中缺乏具体性与严肃性,及由此而产生的官僚主义与自由主义毛病。不去掉这两个东西,工作便无法做好。这次会议后,我决心把自己身上这两件坏东西去掉,希望大家监督帮助。
关于今后工作,卓然同志提出必须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双十宣言深入传达到广大群众中去,号召他们为实现宣言中的各项政策而奋斗。对目前边区的文教队伍,必须根据土地会议精神加以整顿,并组织大批文教工作者到土地改革中去学习与锻炼。学校应大量吸收工农分子入学。报纸应加强与群众的密切联系,使它真能成为党在战争与土地改革中指导工作的武器,要继续开展反“客里空”斗争。最后卓然同志强调指出党的一切宣传工作,必须密切与群众和实际相结合,每个党员宣传工作者必须经常检讨与锻炼自己,成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战斗员。

临汾干部作的不对 斗出牲口还叫地主养着

第1版()
专栏:

  临汾干部作的不对
 斗出牲口还叫地主养着
【太岳消息】据临汾通讯员报告:临汾从去年七月闹土地改革到现在,斗出了好多牲口,可是有好多没分给没牲口的雇贫,干部倒叫斗争对象喂起来了。雇贫没牲口,种地干着急。如李家庄在八月份斗出四头牛,都叫斗争对象伙喂,他们把牛喂得连路也走不动了。还有北锅村斗出的四头驴,也弄成这个样子。李家庄雇贫农说:“牲口早分了,麦能种好,牛也瘦不了,咱们困难也得到解决,现在卖也没人要了。”

中央局、军区吊唁赵基梅同志

第1版()
专栏:

  中央局、军区吊唁赵基梅同志
【本报消息】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与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军区打电报吊唁赵赵基梅同志,原电如下:
中原前线刘司令员邓政治委员李副司令员转江汉十二纵队:
赵基梅同志自幼即献身于无产阶级与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忠勇朴实,艰苦奋斗,对我冀鲁豫区的创造建设与抗日游击战争的坚持发展,卓著勋劳。此次奉命南进,深入敌后,为中原作战建立一胜利基地。不幸竟于胜利挥师之际病于军次,噩耗传来,此间军民同申哀悼。特致吊唁。除已专人慰问基梅同志家属外,并望全体指战员同志继承赵基梅同志的遗志,继续奋斗,争取革命战争的彻底胜利。

“我们的课” 平定县长王元寿的讲话

第1版()
专栏:

  “我们的课”
 平定县长王元寿的讲话
王元寿同志平定一区郝家庄人,今年四十五岁,出身贫农家庭,从小没念过书,不识字,小时讨过饭,从九岁起干了三十多年长工,抗战后参加革命,当过村干部、区干部,去年调到平定县当县工会委员,现在是平定县县长,二十九年参加共产党。
这次听了这个会,我脑筋里面自己觉得解放了。解放了农民,也就解放了我;我解放了,农民也就解放了,这是我感觉的一点。拿我自己来说,在政治上,我想这个会,是代表全边区农民的,今天我敢上这里来说几句话,这是政治上的解放。在经济上,这时候我穿的衣服囫囵了,没有补绽,吃的饱子、大米、玉米面,这阵的生活我感觉很高兴。
其次,会上大家同志谈的我都同意,脑筋炸开很大,心也放开很宽,这时我感觉农民放开了,农民放开了,我就放开了;农民放不开,我就放不开。那一天某同志谈了一句话,他说咱们下去给农民上课,拿什么上呢?上什么课呢?后头我想农民的课就是农民的苦,农民的石头,这就是课。咱们这次下去,把咱们领会的精神给农民上课,农民也给咱们上课,课比课就是很好的课。这是我亲身感觉到的一点,农民有什么苦,就是什么课,这也是我亲身体验到的一点。
地主是罪,农民是苦。农民的苦就多了,倒不完。长工有长工的苦,租地有租地的苦,借钱有借钱的苦,吃糠苦,吃菜苦,装窑有装窑的苦,下窑有下窑的苦。当店员、当工人、剃头的、打大烟的、唱戏的……象阳泉站的那些窑上,咱都是苦人,这是谁家的孩啦,都是穷光蛋家的孩!他老子做,他孩子做,尽做这样的苦事。
还有一种罪:高兴事、受瘾事、有吃、有穿、有大老婆、二老婆、小老婆、丫环、抽大烟、喝烧酒、欺负妇女,谁做的?地主、富农、恶霸,吃人的人做的!这是我体验到的。
罪是地主、富农、恶霸做的,苦是穷人家孩受的,穷人家老子受的。
咱们这几年做的叫什么呢?叫做打石头呀!过去他们杀穷人,压迫穷人。对恶霸、对地主是怕的,心里头一寒,脸面上害怕,翻不起来。这次我听了这个会,已经往起翻了,翻天着地的!这是我这回心里想的事。说苦的事情,我再举两三个例子:放羊工人苦,夏天下大雨,冬天刮大风,他们赶上一群羊,上山放羊。他没有家,“兵不离营,马不离圈,放羊的离不了臭羊圈。”下一场大雨,刮一股大风,也得在野地。下大雹,也得在野地。这时候地主头一句说什么话呢?“我那羊没有给雨泊着吧?!放羊的靠不住!”放羊的母亲说什么呢?“俺孩子在雨地,雨下的这样大,没有泊着俺孩哇!”
奶孩做饭,地主说什么呢?“奶孩做饭。舍身一半”。奶孩做饭的就给人家做这个!
穷人,干长工的苦就说不完。夏天人家杀西瓜和白糖喝,穷长工坐在门圪牢里喝水。喝白水还得看一看,天气早了多喝一点,天不早了就得少喝一些。
长工吃白面有预决算,旁的地方我不知道,按平定来说,长工一年吃五顿白面:麦收一顿,七月十五一顿,六月六一顿,八月十五一顿,下工一顿,就吃这五顿白面。要想再吃,就是等主家和他的亲戚死了人,给人家抬死人的时候多吃一顿。长工的苦事是说不完的。这回我们领会了这个精神,下去给农民搬石头,农民的课给咱们上了,咱们也给农民上了课。课对课来把石头搬了。
   (新华社晋察冀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