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大众黑板

第1版()
专栏:

  大众黑板
(供乡村黑板报、屋顶广播、读报组、工作人员采用)
边区政府下了一道命令:谁也不能破坏咱们平分土地、财产,比如说有的地主不想拿出土地,便挑拨咱农民内部闹意见,或者制造假斗争,有了这条法令,咱们就要给他办罪。如果他们组织反动武装,实行暴动,杀害咱们,他就犯了 死罪。还有一种人是过去在斗争中,多占了果实,现在不想退,便杀牲口、伐树、抽股子,破坏农具、房子,有的还想趁平分前把东西偷偷埋藏起来,有的故意浪费,大吃大喝,还想压住咱们,咱们有意见也不叫咱们在大会上说话。所有这些,现在都要按他们办的错大错小来处罚。
咱们老百姓可要留心呀!留心地主、富农、坏家伙干了什么坏事情。如见他们干坏事情,立时就卡住他,卡住人,卡住证据,送到农会、政府、人民法庭去。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公布 破坏土地改革治罪暂行条例

第1版()
专栏: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公布
 破坏土地改革治罪暂行条例
【本报消息】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于十五日公布“晋冀鲁豫边区破坏土地改革治罪暂行条例”,原文如下:
一、中国土地法大纲业经本府于民国三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接受公布。自本条例公布之日起,任何人如仍有违抗该大纲而犯有本条例所定各罪者,不论任何人一律交由人民法庭依本条例审判之。
二、破坏土地改革治罪法,分为当众批评警告,撤销公职(撤销政府或机关团体合作社等职务,开除军籍,开除法团会籍),定期取消公民权,定期劳役及死刑五种;由各级人民法庭按照真实罪状及具体情况判处之。
三、蓄意破坏土地改革而有下列行为之一者,处死刑:
(一)带头组织反动武装或勾结反动武装,对农民实行倒算,杀害农民,或有其他重大危害农民利益者。
(二)带头组织封建迷信团体、或利用封建迷信团体,实行暴动,而有杀害农民或其他重大危害群众利益者。
(三)有意向农民报复而杀害农民或干部者。
(四)重大强占或贪污果实,坚拒不退反而破坏或杀人灭口者。
(五)带头聚众或以武装干涉农民运动而置人于死、或有重大破坏行为者。
四、前条各种犯罪行为之次要分子或包庇帮助者,处一年以上五年以下的劳役。一般胁从或盲从分子,按情节之轻重,予以一年以下的劳役或其他处罚。
五、反对土地改革,而有下列行为之一者,按情节轻重处三年以下的劳役或其他处罚:
(一)阴谋破坏土地改革而造谣串通,确实有据者。
(二)阴谋制造农民内部纠纷而挑拨离间,确实有据者。
(三)利用群众制造假斗争者。
(四)以金钱财物或其他不正当利益,贿赂他人包庇者。
(五)经农民大会或农民代表会决议,应退出多占或贱买之果实,口头承认而实际不退者。
六、企图妨碍土地财产公平分配而有下列行为之一者,处二年以下的劳役或其他处罚:
(一)宰杀牲畜者。
(二)砍伐树木者。
(三)破坏农具、水利、建筑物或其他物品者。
(四)偷窃、强占、隐瞒、埋藏、分散、贩卖或私相授受各种应分配之物品者。
七、侵犯农民及其代表的民主权利而有下列行为之一者,处二年以下的劳役或其他处罚:
(一)侵犯农民及其代表在各种会议上对各方各级干部批评或弹劾之自由者。
(二)侵犯农民及其代表在各种相当会议对政府及农民团体中一切干部选举或罢免之自由者。
(三)对农民大会或农民代表会决议,故意违抗或阳奉阴违造成错误罪行者。
(四)有关政府公粮、预算、参军、参战等重要问题的方针和计划,拒绝经农民大会或农民代表会讨论,而独断独行造成错误罪行者。
八、利用职权,对群众果实及应交公之财物有强占窃取之行为者,按一月十日本府公布之惩治贪污暂行条例治罪。
九、对本条例所举各犯罪行为,任何人有权揭发检举。其未经揭发检举而很快坦白自报者,可减免处罚。
十、栽脏诬陷他人犯本条例各罪者,按所举之罪处罚。
十一、犯本条例之罪判处死刑而不服第一审判决者,准予上诉至第三审为止。
十二、犯本条例之罪判处死刑者,非经行署区人民法庭核准不得执行。判处一年以上劳役者,须经县人民法庭批准。
十三、本条例自民国三十七年一月十五日公布生效。

太行、太岳行署发出布告 严禁破坏土地法

第1版()
专栏:

  太行、太岳行署发出布告
 严禁破坏土地法
【本报消息】中国土地法大纲和边府实施土地法大纲补充办法公布后,边区广大农民,特别是雇贫农民十分高兴,衷心拥护,并准备立即彻底实行。但有不少地主富农及一切不法分子故意曲解土地法大纲,挑拨雇贫与中农的团结,转移、隐蔽与分散财产,变卖与浪费非法获得的斗争果实。这些破坏土地法大纲的罪恶行为,严重的违害了农民利益。太行行署特为此发出布告,指出:(一)土地法大纲是根据农民的要求,彻底废除封建性的半封建性的土地剥削制度,满足无地少地雇贫农民的要求。地主富农不得故意曲解、挑拨或进行转移财产及其他破坏活动。违者经政府查之有据,定当严加惩处。(二)中农的土地财产,只富裕中农多余的土地可以协商方式,由其自愿抽出,其浮财及房屋内财一律不动。其他中农的土地财产,一律不动。下中农并可分得斗争果实。不要听信斗争中农的造谣、挑拨,所有中农均应起来反对这种造谣和挑拨的行为,安心生产节约,并保持与雇贫农民的密切团结。(三)干部多占的斗争果实,在平分土地时必须将多占部分全部退出。在未进行平分土地前,不得转移、变卖、破坏或浪费。违者除平分土地时仍须将多占部分照数退出外,并按其情节轻重,给予处罚。(四)对以上各项违法行为,所有农民,一经发现后均有权利向各级政府提出控诉,各级政府定当据实查究。区村干部不得压制这种人民民主权利。违者以违背土地法大纲论罪。
太岳行署也于十三日发出布告,决定:(一)在实行土地法大纲期间,严格禁止一切违法变卖、分散、转移土地财产等不法行为。(二)不论任何个人机关或团体,不得为着妨碍公平分配之目的而任意宰杀牲口,砍伐树木,及破坏一切农具、水利、建筑等。(三)如有上述违法行为者,一经查出,除土地财产一律没收(平分时分给无地少地农民)外,买卖人员都要送交人民法庭依法严惩。(四)一切农民、农会、贫农团特别是贫农雇农立即警惕起来,严密监视地主富农的这些不法行为,如若发生此种情事,应一面干涉,一面立即向当地县区政府与农会告发,以粉碎这些不法分子的阻碍破坏。(五)各地政府、农会应接受农民的告发,并对任何非法分子予以严惩。

太行新华日报号召 克服对土地法的曲解

第1版()
专栏:

  太行新华日报号召
 克服对土地法的曲解
【本报消息】太行新华日报在十五日发表了一篇社论,题目叫作“克服对于土地法大纲的曲解和误解”。大意说:近来发现少数地主分子,在土地法大纲公布之后,利用群众尚未行动起来,宣传尚未深入的空子,企图挑拨群众团结,制造混乱现象,进行反攻;或借口地主也分一份,威胁群众说过去斗争错了;或挑拨中农和贫农的团结,说将来平分要分中农的土地财产;说平分就是把各家所有的东西都拿到街上来分;或恐吓某些过去多占果实的干部积极分子,说将来要斗争他们;甚或拉拢少数侵占群众果实的坏分子和贪污腐化分子,成立假“贫农团”、“贫雇委员会”。必须指出这都是少数地主分子的阴谋,是少数地方分子企图利用群众文化程度低或发动不充分,利用干部积极分子的某些弱点,来进行复辟的犯罪行为。对于这种阴谋诡计,全区农民和领导机关必须严密注视,如果他们不停止活动,必要时政府机关即依法逮捕,在平分运动开始之后必将加以究办。
由于少数地主及少数坏分子的造谣破坏,引起了一部分群众(特别是中农)的误解与动荡,发生大吃大喝,浪费财物,不事生产,坐待平分的现象,这是极端有害的。平分土地的政策只是没收地主的土地财产,征收富农多余的土地财产,分给缺少这些东西的农民(贫农、雇农、乡村工人及一部分中农);对于富裕中农,也只是用协商的办法,取得他们的同意,自动献出多余的一部分土地,富裕中农的财产、农具、牲口等浮财是丝毫不动的,至于一般的中农则更是不会有任何损失的,下中农还可分到一些土地财产。土地法大纲的基本精神是要彻底消灭封建,满足雇贫要求,同时是坚固的团结中农的。我们劝告这些误解土地法大纲或受了地主分子煽动的中农群众,停止这种浪费,继续安心的努力生产。
至于少数地主富农和少数侵占群众果实的坏分子,现在浪费、分散、出卖了将来应该拿出来的东西,这是犯罪行为,将来是要究办的。
还有少数干部人员,在翻身运动中,多占了斗争果实,始终坚持自己的错误,不想依法退出多占部分,并且为了保持这一部分果实,已经采取了一些不正当的办法,如侵害中农,扩大斗争面,乱杀人………等等。现在听说要平分,恐怕拿出自己多占果实,恐怕给地主富农也分一份,又想在平分以前,趁机先乱斗一阵,牺牲别人,来保存多占果实,这是对贫苦农民不利的,这也是犯罪行为,必须严厉制止。再不允许发生乱斗乱杀的现象,如果发生违法杀人的事件一定要依法严惩。
此外,现在各个村庄,都在酝酿划分阶级,在这一问题上,也发生了很多偏向,主要的问题是过份扩大了地主富农的比重——“追三代”、“掂都芦”(如一家地主分成四十家,四十家都算地主)………,甚至有些村庄地主富农占了户口百分之二十至三十,个别村庄竟占到百分之六十,这是十分危险的。由于这样的划法,引起了许多群众(甚至雇贫)的不安。我们告诉全区的农民:现在这些划法都不算数,将来平分开始以后,都按照统一的规定来划,不“追三代”,不“掂都芦”,每户的阶级成份都要在群众中讨论通过,村里划不清或自己有意见的还可以提交区、县或区县以上的农代会讨论决定。

挑动大吃大喝 就是破坏土地法

第1版()
专栏:

  挑动大吃大喝
 就是破坏土地法
【本报消息】中国共产党中央公布的土地法,他的意思是发动贫雇农起来团结中农,没收分配地主的土地和一切财产,及抽出富农的多余部分,实行彻底平分,这件事情,对全体农民都有好处。地主富农及一些坏分子却出来捣乱,故意造谣生事,挑动大吃大喝:
涉县七区大港村地主阎祝山弟兄二人看到土地法,以为要分给他们一份,可以不斗了,便砍了群众留给他生活的生产树(计有柿树一棵,木料树一棵,楸树五棵,椒树五棵)。群众发现马上便把他砍的树没收了,并且对他说:“土地法刀把子在我们手里,与你无干。”这种做法很对,如果让他发展,问题就严重了。武安田二庄就因为没有很快警觉这种阴谋,当发现谣传说:“要大平分,裹脚布都要分。”没有立即追根制止,中农就受了影响,过阳历年杀了五个羊,包饺子大吃大喝起来。后来经过对土地法大纲的解释说中农的浮财不动,只是富裕中农要拿出土地,还有的中农要分得土地,情绪才开始安定下来。
武安三王村村长他一面自己大吃大喝,一面又说:“现在是均土地,往后就房子、农具、牲口慢慢啥也得均了,就实行共产起大锅。”还说:“起大锅也好,一个小家时光可作难咧,伙起来大家不受制。”这种想法说透了就是抵抗平分,他故意曲解土地法说是吃大锅,这样说的结果,中农、贫农都要起误会;他就可以钻空子了。所以听到这种说法后,咱们不揭发就要上当。

晋绥地主富农暗杀牲畜 行署农会下令禁止

第1版()
专栏:

  晋绥地主富农暗杀牲畜
 行署农会下令禁止
【新华社晋绥十五日电】本区各地已发现地主富农暗地宰杀和虐害牲畜的严重现象。兴县李家湾富农李增良用耕牛拉炭,故意弄坏牛蹄,借此宰杀。该县杨家坡杨培基、杨秉寅等五六家地主,不好好喂养牲畜,使牲畜瘦病。该村地主并大量以饲草当柴烧,使农民分牛后无草可喂。晋绥边区行署及农会临时委员会顷特发表联合通令,号召全体农民警觉起来,击破地主阶级反抗土地改革破坏生产的毒计。通令并规定,严禁宰杀和故意弄坏牲畜,违者以破坏生产论罪,交群众处理或送政府法办。如确系有病或残废而又无法治疗之牲畜,须经农民代表会查验及政府税局批准,方可宰杀。尚未进行土地改革之村庄,地主富农之牲畜应立即交与缺乏牲畜之贫苦农民喂养使用,并附带草料,以备将来正式分配。凡尚未正式分配而正在进行土地改革之村庄,地主富农牲畜由农民代表会管制,地主富农之饲草亦应交由农会管制。凡已经土地改革之村庄,农民亦应相互监督,严禁宰杀牲畜。
【新华社晋绥十五日电】边区行政公署顷在晋绥日报公开揭发本机关几个部门和几位领导同志,由于思想不纯和官僚主义,造成宰杀耕牛,损害劳动人民利益的错误。去年七月,行署税务局发现兴县卖牛杀牛现象,但未予以严重注意,只规定凡卖牛宰牛者须持有本村农会证明信,认为这样就可防止乱杀耕牛。但从去年七月到十一月,兴县税局验准杀卖之耕牛达四十八头(往年全年仅验准十头),市场上牛肉比猪羊肉便宜很多。行署税务科长兼一分区税务局长王定民对此现象不仅未深入检查,反吩咐下级买牛改善生活。于是行署机关三个伙食单位竞相买牛宰杀。秘书室负责人孙剑峰也认为吃牛肉好,“不超过供给标准,又可改善伙食。”当时曾从牛胃中剥出铁针铜钱铁丝等物,大家对此也毫不警惕和过问,以吃牛肉为满足。九月底,行署主任武新宇同志自外归来,发现吃牛肉,立即查问,要孙剑峰警惕地主富农破坏生产的阴谋,并责成建设处农业科长陈乃君立即调查杀牛情况,草拟杀牛禁令;但孙、陈漠视此一指示,借口调查材料不够而拖延两月之久,本机关内部杀牛现象则继续发展。至去年年底,根据机关内部及兴县杀牛材料,发现这一问题已发展到严重程度,武主任立即发动整个机关进行检查,作为正在进行三查学习的具体内容之一。并已紧急电告各县,严禁宰杀牲畜。武主任亦进行了严格的自我批评。另经政务会议决定给予下列三人以处分:孙剑峰记过、陈乃君撤职、王定民警告。

西北人民解放军发出训令 解放战士同样分田

第1版()
专栏:

  西北人民解放军发出训令
 解放战士同样分田
【新华社西北十三日电】西北人民解放军司令部、政治部顷训令,予解放战士分配土地和财产。各级政治机关应编造解放战士及非解放区战士之花名册,详细写明其姓名、年龄、籍贯与土地、家庭人口等项,并负责妥为保存,一旦该战士家乡被解放,应即通知当地民主政府使解放战士与当地农民分得同样的土地和财产。对解放战争中不幸牺牲之解放战士,亦同样分配土地财产,作为该烈士之抚恤。训令并规定各级政治机关将此一决定向每一解放战士,及蒋区参加人民解放军之战士进行传达。

冶头村地主钻进合作社 统制粮布买卖专为地主发财

第1版()
专栏:

  冶头村地主钻进合作社
 统制粮布买卖专为地主发财
【陵川消息】陵川平城区冶头村合作社成立以来,已近四个月有余,每天高唱“为群众服务”,但工作上都是为地主服务,养活一群斗争对象。合作社里有十六个人,斗争对象就占十个,连奸伪地主李银龙、王原孩,富农王和保(两儿在姬镇魁那里当汉奸团长),也钻进合作社里,大吃大喝,群众碰见了,他们便掩盖说:“我们节省下白面了。”经理苏水珍在合作社吃饭,办事不负责任,住着好房,家里摆的和地主一样,种的是好地。管帐王崔玉是民国十四年的老国民党员,敌人在时维持敌人,欺压群众,因干部包庇,没啦斗透,现在盖的好花被子,铺的毡,戴着眼镜,吃的红白大胖,身不摇臂不动。群众说:“咱担挑下合涧,辛苦一冬也赚不了几千元,人家坐在合作社不愁吃穿享幸福。”合作社里的股金是用去年割尾巴斗出来的五百元银元,兑了冀票三十万元。许多好家具也放到合作社,不让群众分。村干部们私架区委县委名义,说是县区批准不能分。在今年种麦时银行贷给冶头五万元,帮助群众种麦,合作社用了做买卖,买了十四石麦种,借给群众还要生利。每斗麦要一斗三升小米,逼着群众归还。合作社开的油坊贱买群众麻籽。到市上每斗小米是一千三百元,在村只能卖一千元,强迫群众非卖不行,卖给后副经理吴文良从中捣鬼低价买到他家。副经理到长治买了弹花车,又到荫城贩麻作成私人生产。去年秋季群众正要换季时,干部禁止米布出口。河南人上来卖布,每斗米能买六尺布,可是合作社不叫群众买,合作社全部买了,又每斗米四尺卖给群众。在去年割尾巴时斗争出秋地收了将近千余斤菜,全由合作社吃了。群众对合作社极为不满,都说合作社是养活斗争对象。在合作社负责的干部,还说是“雇贫不识字,不会做买卖”,还说是“基本群众不好使唤,斗争对象叫他怎样,他怎样!”象这种专为地主办事骑在人民头上的合作社干部,应该赶快取消。  (傅芳)

北大美术工厂刻印年画 故事生动好懂

第1版()
专栏:

  北大美术工厂刻印年画
 故事生动好懂
【本报消息】最近北方大学美术工厂正刻印三种年画:一是大幅毛主席肖像,一是参军图,一是白毛女四扇屏连环画,都是精心细刻,四色套版,无论线条和配色,都很适合民间形式;特别白毛女连环画,故事生动,又刻得明显易懂,群众刚看了样子,就争着要买。现在他们正在赶着出版,不久即将大量出售。据说,原先他们曾刻印了“送饭图”、“新门神”等几种年画,经中央局宣传部指出其缺点后,他们当即召集美术组同志举行检讨,毅然决然停印了那几种有缺点的,又经悉心研讨之后才刻出新的来。他们这种勇于改正错误,宁肯牺牲自己精力物力,不愿政治上犯错误的精神值得表扬。希望他们根据本区土地改革中的故事,和中国土地法大纲的内容,创制更多的作品为群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