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拿下运城做贺礼 王新亭纵队给党中央拜年

第1版()
专栏:庆祝新年

  拿下运城做贺礼
 王新亭纵队给党中央拜年
【本报太岳四日电】王新亭等将军率领全纵队指战员,在元旦打电报给毛主席和朱总司令,报告打下运城的胜仗,并祝新年健康,原电如下:中共中央毛主席朱总司令:我纵队全体指战员誓以最大决心和努力,要在新年前打下运城,作为给党中央的新年献礼。在你们和晋冀鲁豫中央局刘、邓、徐、滕、薄各位负责同志的英明领导下,我们终于完成了解放运城的光荣任务,胜利的渡过了一九四七年。特以胜利驰电祝贺你们新年健康。

晋察冀中央局及军区 电南线祝新年大捷

第1版()
专栏:庆祝新年

  晋察冀中央局及军区
 电南线祝新年大捷
【新华社晋察冀四日电】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及军区司令部,顷致电刘、邓、徐、滕、薄、陈、粟、陈、谢并转南线全体指战员,祝贺新年及南线之捷。原电略称:你们以排山倒海之势,在平汉、陇海获得空前大捷,联结三大解放区成为一片,打垮蒋匪整个中原作战体系,大大促进了全国革命新局面的开展。最近又在柳河集及西平附近连获两捷,并克运城、长垣、英山等城,战绩辉煌。我晋察冀党政军民闻捷鼓舞,愿努力学习你们的榜样,继续展开北线作战,消灭蒋傅匪军,配合你们的胜利。

大众黑板

第1版()
专栏:

  大众黑板
(本栏专供乡村黑板报、屋顶广播、读报组、工作人员采用,通俗给群众解释本日重要新闻,请各地注意)。
全村农民兄弟姐妹们,眼下不是过阳历年吗,咱们军队都打了大胜仗,给毛主席和咱们拜年。先说咱边区子弟兵吧,从西边说起,在山西打下了运城,消灭胡宗南军队一万多。在河南、河北搭界的地点,打下了考城和东明两县城,活捉了大土匪头丁树本。在山东西南,打下了东平县城。冀鲁豫全区,已联成了一片,往南看,在河南打下了商水县城和周家口。再往南,咱刘司令员、陈赓将军和陈毅军长的三路大军会了师,大破平汉、陇海铁路,打下了安徽潜山和湖北沔阳两县城,到了长江边,离武昌不远。别的解放区,也打了大胜仗,在江苏盐城南边,咱们军队也开始反攻了,一家伙消灭他七千多。在山东,老蒋想再占莱阳城,八个旅被咱打得稀烂、消灭他四千多。在关东,咱林彪将军的部队,十来天一气打下七座县城,消灭敌人两万多,眼下已把沈阳包围起来了。

我所见的——新波兰

第1版()
专栏:

  我所见的——新波兰
美·斯特朗著 李棣华译
新民主主义的波兰,是东欧进行土地改革最典型的国家。这个著名的大地主所有国,现在已经面目一新,受压迫受剥削的贫苦农民,完全翻身,做了土地的主人。
这本书便是用了大量篇幅,来写波兰土地改革情况的。这些事实,又是名记者斯特朗亲自看见的。她亲自看着波兰农民如何成立农民委员会;她亲自看着波兰农民如何划分阶级;如何平均分配土地。
在我们进行土地改革的今天,这是极有价值的一部参考书。全书十余万言,已由李棣华同志译出,并经多人校正,译文流畅通俗,由本店第一次出版。
这本书里并如实的叙述了波兰人民为消灭希特勒的英勇斗争,和波兰流亡政府如何在美、英的支使下,陷华沙数百万人民于悲惨死亡,所谓“波兰起义”等,作者都详细的写出了它的内幕。故本书又是一部了解近年国际情况、了解新民主主义国家情况的最好书籍。
             华北新华书店发行

肃清军阀主义宗派主义 严整军队党的队伍 中央局土地会议闭幕会上滕副司令员讲话

第1版()
专栏:

  肃清军阀主义宗派主义
 严整军队党的队伍
中央局土地会议闭幕会上滕副司令员讲话
同志们!大会开了两三个月,很成功。一波同志的总结报告指示我们的方针、任务,及完成任务的办法,都很明确,很清楚。徐向前同志向我们谈的对现阶段的任务,也讲得很清楚了。中央的方针是明确的,经过了这样长时间的学习、研究、反省、检讨,大家也应该是明确的了。现在的问题,是大家回去后,如何坚决彻底执行的问题。一波同志说的好,这是一个历史的任务,是全党目前一个最中心的任务,作得好就可以打倒蒋介石,取得革命的胜利,农民的翻身也会彻底得到胜利,作不好就要亡党亡国亡头。希望同志们回去好好的工作,以一波同志的报告,徐向前同志的讲话,共同勉励。整个问题,一波同志在总结中都说了,我们全党的同志,就照总结办事,这个总结是大家研究出来的办法。这里我就军队方面说几句话。
首先,我要说的,就是军队在这次彻底平分土地与整党的任务中,应该毫无例外地同样坚决彻底执行,根据这次大会的检讨,我们军队有两个非常错误的思想:第一个就是把打仗与土地改革分开;认为军队是管打仗的,土地改革是党务工作群众工作者的事情,所以在整个土地改革中军队未担负起应负的任务,绝大多数是采取袖手旁观,漠不关心的态度,直接参加帮助的很少,甚至还有不少的人反对土地改革,作了许多反人民反革命的事情,这是军队没有为人民服务最明显的表现。今后军队一律要积极参加帮助、拥护、保卫农民翻身运动,不准采取袖手旁观的态度。首先在思想上要明确自己是工农的子弟,是农民革命军,在前方打老蒋与在后方打地主阶级是一个任务,都是为农民翻身而战。如果遇到地主反抗农民,破坏农民的行动,军队应该责无旁贷加以镇压,如果置之不理或熟视无睹,就是背叛人民投降地主的行动;如果还要反过来干涉农民的翻身运动为地主撑腰,那就是罪大恶极的反革命行为,一定要受到严厉的纪律制裁。第二个错误的思想,就是以为军队的党要比地方的党纯洁,因而对军队整党的问题看得不十分严重。这种思想在大会前一个时期是比较普遍的,现在还不能说是就完全没有了。事实上,军队党的不纯,在某些地方是比地方党还严重的,大家都检讨出来了很多,这里不再说。但军队党的不纯,其对人民的危害将更严重得多,这是毫无问题的,因为军队手里拿有武器,他如果给地主服务,就不仅是通风报信,暗中挑拨,破坏农民的团结斗争等等而已,并且会武装镇压农民,造成非常严重的形势;冀南有一个当过连长的参谋,曾在家里隐藏许多地主和枪支准备暴动,要是他还在当连长带着一连人暴动起来,你们看应该是多么严重的情况!所以即使军队的不纯,并不比地方党还严重,但他的危害之严重是不能与地方等量齐观的,我们一定要万分的警惕。这不是什么小题大做,特别是作军队工作的同志,要明确认识这一点,不然是要犯严重错误的。谁要是忽视了这点,放松了军队的整党,因而犯了严重的错误,一定要受到党的纪律的制裁。
那么,军队党到底应该怎样整呢?政治部已经召集各军区负责同志交换了几次意见,我在上次报告中已经大概提了几点意见,中央局还要专门发出指示,这里我只着重讲两点:
第一、是要整军阀主义。军阀军队与人民军队主要的区别也是最基本的区别,就是:一方面是保卫地主资产阶级的利益,为地主资产阶级压迫人民、剥削人民、奴役人民的;另一方面是保卫人民的利益,为人民服务的。但是不管是军阀军队或人民军队,他的广大士兵都是来自工农,都是把人民组织、武装、训练起来的。军阀军队为了要使本来出身于人民的兵士去为地主资产阶级压迫、剥削、奴役人民,他就不能不把兵士与人民分开,要他忘记自己的出身,处处脱离人民,反对人民,这就形成了一套军阀制度,用尽一切欺骗蒙蔽的方法,专门教育训练士兵,变成军阀私人升官发财的工具,盲目去为地主资产阶级服务,站在人民头上为非作恶。人民的军队是始终要使他知道自己是人民的子弟,应该永远与人民结合,为人民尽忠尽孝的。根据这个标准来检查我们的军队,大家看看,到底有多少真正合乎人民军队的本质,完全配称为人民的军队?从这次大会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我们军队是怎样脱离群众,是怎样欺负人民,压迫人民,曾经作了多少反人民的事情,这些,就是军阀主义的表现。抗战以来,由于华北是在八路军来后才打开局面,建立了各种政权、民众的组织,部队有些同志就发生一种错误的思想,以为天下是军队打下来的,人民是军队解放出来的,恰恰忘记了军队本来是人民组织起来的,人民正是为了自己的解放才组织起这支军队的,因此认为军队有功,应该高人一等,站在群众的头上为所欲为,要求群众向自己报功,处处拥护自己,于是打骂群众,强迫群众,损害群众利益的各种反人民的事情都发生了。有些部队对待人民的态度,甚至和军阀军队完全一样,这就是忘本,这就是对人民不忠不孝,这就是由人民的子弟变成人民的乱臣贼子。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今后军队凡是有反人民的事情,大家都要起来干涉、反对;谁要拿武装去对着人民,这就犹如在火线上倒转枪口向自己的部队打是一样的,一定要当作反革命治罪。要是干部带着战士去作反人民的事情,战士不但不应接受这种反革命的命令,而且应将这种干部逮捕起来,送交人民法庭。只要战士觉悟提高了,那些为非作恶的反人民的命令就一定执行不通的,而且一定要受到严重的打击的。
第二,是要整军队的宗派主义。主要的表现是军队向人民向党闹独立性,成了惹不得的一窝蜂,凡是军队与人民发生了问题,军队总是不加考虑的毫无条件的站在军队方面讲话,俨然是一个与人民对立的军队帮。这种宗派主义是和军阀主义分不开的,主要的思想根源也就是认为军队有功,应该站在人民头上的错误思想作怪。有些干部还与军阀完全一样,把军队看成自己私人的,别人就惹不得。这在土改中表现得特别明显;凡是军属被斗了,军队总是毫无阶级立场毫无原则性的要求照顾,或直接袒护包庇,这种宗派主义是带着极大的盲目性的,因此被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乘隙利用,明明是人民敌对的斗争对象,一钻到部队,部队就把他当做自己人看待而袒护包庇起来,这批人明明是利用军队去欺压人民,我们军队就盲目地去支持他,还以为照顾干部和战士。例如汤阴大队和六纵队的归队营之打区村干部,都是由一两个坏分子挑拨煽动而发生的。这种与人民闹独立性的宗派主义,不管是盲目的与非盲目的,实质上都是反人民的,结果军队就会成为反人民的大集团。我们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应该全心全意,好好为人民服务,不准向人民闹独立性而自成一派。一切问题的看法和处理,都要根据人民的利益和意见,人民是军队的生身父母和养身父母,即使有功也要归于人民。今后军队与人民发生了问题,我们绝不能简单地当作一种军民关系去看,也是要用阶级的立场观点方法去加以分析,看到底是反人民的,还是内部的纠纷问题;即使是内部的纠纷,也要明确的指出,这是军队没有很好为人民服务的表现,没有尽到作人民的忠臣孝子的责任,也应该受到批评和责备。
总而言之,为人民服务,是人民军队的本质,没有这一点就不能说是人民的军队,我们以后就要根据这个标准来检查。而且为人民服务不是抽象的,应该是具体的,不只是表现在作战和土地改革中,而且也表现在一切生活行动中。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就是一个具体的标准,这可以供我们来检查自己的部队,到底为人民服务了几分,是否配称为人民的军队,如果不配称为人民的军队,我们各级带兵的同志,就要反省自己为人民作了些什么事情?是否白吃了小米饭不给人民负责任?是否是自己的立场都有了问题?这是一点也不能含糊的。
毛主席、朱总司令在七大报告的论联合政府和论解放区战场中提出建军的三大原则,即建军的三大方针,我们要以此来检查、整顿,来肃清人民解放军中严重的普遍的向党向人民闹独立性的宗派主义与军阀主义思想。
大会开的很久,讨论得很多,我完全同意一波同志的总结,我相信我区要大大前进一步。全党在土地改革中同时整党整军,这就是建军二十六年来对我们的又一大考验。历史还要继续的考验我们,我们是应该经得起考验的。

排长王明焕破坏土地改革 军民公审宣布死刑

第1版()
专栏:

  排长王明焕破坏土地改革
 军民公审宣布死刑
【本报太岳二日电】去年十二月七日,晋南人民解放军×部和驻地群众一起公审×团二连排长王明焕,他犯了偷拿群众斗争果实,刺伤捕捉他的群众,破坏土地改革,破坏人民解放军纪律的大罪过,已被军队判处死刑。十二月四日,王明焕参观驻村(闻喜下丁村)群众的斗争果实展览大会,偷了一个玻璃杯,杯中放着小佛像等物。群众看见,让他交回。他不但不认错交还,反倒破口大骂:“没有老子在前方打仗,你们还能翻身?”“东西是老财的,那个是你们的?”民运干事知道了,强迫他把东西还给村里。王明焕从此怀恨在心,想要报复,还鼓动了个别战士,准备杀害民兵。民兵很害怕,报告了民兵连长。民兵连长看着事情严重,就去扣王明焕;准备交给上级处理。王明焕看见扣他的民兵来了,一边骂,一边夺了民兵的枪,还打了几个耳光,把民兵绑起来。在门外等着听信的很多民兵和群众看见进去的人好久不出来,怕出了事,挤到里面去看,王明焕拿起刺刀,把一个老汉的肚子刺破二寸长的口子。群众赶忙把区长找来,王明焕又把区长打了几拳。这件事情发生后,部队领导上认为王明焕当的是干部、随便偷拿群众斗争果实,刺伤捕捉他的群众,殴打民主政府的区长,破坏土地改革,破坏人民解放军的纪律,罪过很大,不能饶他,就在十二月七日召开公审大会,开除了他的军籍,交军法处理。军队接受了群众的意见,按照军队的规矩,判决王明焕死刑。受他欺骗的战士王庚辰当场坦白认错,从轻处理。

贫雇带头串连穷人 渑池农民向地主复仇

第1版()
专栏:

  贫雇带头串连穷人
 渑池农民向地主复仇
【本报太岳四日电】豫西渑池农民起来,向地主恶霸诉苦复仇。渑池县解放后,反动地主还想站在群众头上统治农民。东关的反动地主头子张秉义造谣威胁群众说:“人民解放军来了,你们胡干,我张秉义在东关是有名的,谁不知道?乡公所哪次请客也离不了我,你们穷人谁去过一次?人民解放军是秋地里的蝗虫,能跳几下?中央军是几十年的中央军了。”群众不信这一套。运动刚开始,张秉义和李肃庆这伙反动地主就害怕跑了。经过开会宣传,雇贫群众知道了共产党是给穷人办事的,慢慢开始了诉苦复仇运动。群众组织起来,自动搜山,捉地主恶霸。南峪村群众调查大地主张秉义的孩子,晚上便拿着镰刀斧头上山去抓。南关抓回地主李书庆的父亲,立刻诉苦。离东关五里地的卓白村贫雇农李小走、宋和尚,参加了东关农会后,带头把本村的穷人组织起来,自动的分了地主的粮食牲口和包袱,要求东关的工作同志领导他们干。还把逃跑了的大恶霸张秉义抓住交给了东关农民。斗争地主张秉义的大会上,农民张其芝说:“天爷可晴啦,张秉义今天我可不怕你了!”张秉义的侄子张小雪又诉又打的向张秉义说:“我的地刚犁过要去种,你就逼着要卖给你,我哥怎么死的?!今天我也不怕你了。”几岁的小孩也诉说了被张秉义霸走土地,逼得和年老的奶奶讨饭,说着便狠狠的打起来。一个老太太的儿子被张秉义害死,大会上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光大声哭,喊着:“儿呀,我的儿呀!”全场农民都流下泪来。另一个老太太一面打,一面说:“张秉义,我的房子火烧了,你高兴的说应该,我今天打你也应该。”

不应带枪贱买印刷机 冀南日报社要认真检查

第1版()
专栏:

  不应带枪贱买印刷机
 冀南日报社要认真检查
【本报讯】去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石家庄市出版的新石门日报以“保护工商业”为题,登了一条消息,大略说:“本市中兴文具店代理掌柜常辅仁过去听了蒋匪胡说,石家庄解放后,他害怕生意不好干,便要把自己的印刷机器(八页铅印机等)和材料卖掉。恰巧有冀南日报的采办员去买,说定价钱四千二百万元,(实价须六百万元)立了合同,先付三十万元边币定钱,因戒严关系,机器没有运出。后来给物资管理委员会查出来,问他为什么这样贱卖掉,他说:‘一则当时想卖,一则人家穿军衣带枪的连来两次,不卖怕不行。买卖是一言为定,况且已和人家立了合同,还有什么说的?’管委会为了保护城市工商业不受损害,便叫他不用管合同不合同,把钱退还冀南日报,机器别卖了。”晋冀鲁豫中央局宣传部看到这条消息,立即通知各区宣传机关,根据这条消息认真去检查有没有同样到新解放城市抓一把,光顾自己,不顾群众,损害人民,损害工商业利益的事。并打电报给冀南区党委,让冀南日报就这件事作严格检查,公开在报上发表。

平汉陇海沿线新区 农民到处分粮分钱

第1版()
专栏:

  平汉陇海沿线新区
 农民到处分粮分钱
【新华社苏鲁豫皖前线三十一日电】平汉陇海两路破击战中,群众到处斗争地主恶霸,分粮分浮财。解放军挺进到开封西四十里的韩庄时,群众自动向一个姓韩的恶霸地主清算,收回粮食二万斤,花生一万多斤。穷人们一面分粮,一面商量组织“穷人会”。朱仙镇刚才解放,全镇群众就斗倒了镇上第一保保长、敌伪顽三朝凶手、十几年来专喝民血的恶霸杨挺臣。经过公审判处死刑。在围攻许昌四关的隆隆炮声中,许昌东十几里的同庄贫雇农就相互串连将梁姓等数家恶霸地主的粮食浮财分掉。长葛解放后,城内群众就分了伪河南省参议员陈秀峰等八家恶霸地主的粮食。解放军进驻洧川东南八里的桑树庙时,群众就将国民党书记长恶霸地主李瑞生家粮食五千斤和全部浮财分掉。原长葛县救济院被地主把持,全数孤儿吃不饱穿不暖,解放军用粮食、布匹、棉花救济他们,孩子们高兴的唱着:“穷人的队伍来了,救了苦命人。”
【新华社豫陕鄂前线三十一日电】解放军进入平汉沿线驻马店、确山、遂平等地后,立即打开蒋匪各大仓库,把堆积如山的米麦散发给贫民。我军放粮人员为了分粮给群众,几天几夜不能睡眠。仅最初三天就发粮食九十八万多斤,使两万余在蒋匪统治下快要死亡的饥民得救。

鄂豫皖我克潜山 地方武装某部歼敌四百

第1版()
专栏:

  鄂豫皖我克潜山
 地方武装某部歼敌四百
【新华社鄂豫皖前线四日电】解放军上月二十五日攻克潜山县城,全部歼灭守敌安徽保安第四总队二大队及蒋记县政府,打死打伤敌百余人,活捉伪县长以下二百五十余人。缴获迫击炮一门,机枪七挺,步枪五十余支。又:解放军于上月二十八日在商城西南之洪店击溃出犯之蒋匪十一师,打死打伤敌一百五十余名,敌狼狈北窜。
【新华社鄂豫皖前线四日电】迟到消息:鄂豫皖军区四分区地方武装,积极配合野战军反击蒋匪及土蒋匪,于上月二十三日攻克黄冈县东北之上巴河敌据点,全歼守敌四个保安中队及七个乡公所共四百余人,缴获轻机枪七挺及其他物资甚多。创该区地方武装歼敌范例。鄂豫皖军区特通令嘉奖,并号召各区地方武装向其学习。

东北我军冒大风雪打下沈阳外围据点

第1版()
专栏:

  东北我军冒大风雪打下沈阳外围据点
【新华社东北四日电】迟到消息:解放军上月二十六、七两日曾冒大风雪,横扫沈阳外围蒋匪据点马门子、李官堡,歼敌一部。该部并于二十七日夜一度进入沈阳市铁西区长春路西之于洪屯、牛屯心,歼敌骑三旅军官训练队六十余及新一军新三十师一部。我部又于二十八日夜攻占沈阳以西蒋匪据点大民屯,全歼守敌保安队长以下一百零四人,缴枪七十余支。现沈市蒋匪极度慌乱。
【新华社东北四日电】上月三十一日下午三时,我军于石佛寺西北三十五公里之团山子,击毁蒋匪战斗机一架,该机坠于团山子西南二十里之三面船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