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写翻身

第3版()
专栏:

  写翻身
编者
薄一波同志在新年献词中告诉我们:“一年以来,我全晋冀鲁豫区已基本上完成了土地改革,六百五十万贫雇农民已分到一千八百万亩土地,两千万农民已从封建压榨下解放出来了,………”这是一件何等惊天动地的大事!这件大事中包含多少丰富生动可歌可泣的事实,须要多少支笔把它活龙活现的刻画出来!可是,翻翻我们来稿登记簿,这类稿件却并不多,好的尤其少,别的书刊上也不见得怎么多。两相比较起来,就不能不说:作得多,写得少,翻身的文艺显得落后于翻身的运动了。
因此我们觉得应当有更多的人来写翻身。那么,什么人来写呢?
首先要请从事翻身运动的工作者来写。只有踏实的工作者,才有真实的货色,写起来才“不隔”。可是他们会说:我们事忙,没工夫写,也不会写。不错,大家真忙,可是做了工作,你是不是要写篇工作经验呢?工作经验报告固然重要,但是一篇好的翻身农民的典型描写,有时会比一篇概括的工作经验,教育的意义更多,推动的作用更大,这一点一定要在思想上搞通。重视这件工作吧:自己能写加紧写,自己写不好学着写,真正不能写的也要推动稍微能写的来写,更可以找些干部一齐商量着集体来写。不要把文艺看作专写空想的高深莫测的东西,应当坚信翻身的英雄事业比什么都更值得刻上纪念碑。大胆的抓住使自己感动的人和事迹,尽力之所及把它写出来,先可不必管它像不像什么小说、诗歌等的样子,只问是否写出了真情实感。就我们编辑者来说,我们宁可丢弃写得光堂堂的而言之无物的空论,而愿花费时间给写得字句错乱,然而却有生动事实的稿子进行修改。自然,我们更盼望工作者都能学习“王贵与李香香”的作者李寄,一面在县区工作,一面注意提高自己的文艺修养,那样翻身文艺的创造,就更有希望。
另一方面要请作家和知识分子们参加翻身工作。道理无须多说,范例倒有一个可举,那就是赵树理同志。他的作品已获得全国的荣誉。因为他真正写出了解放区的农民和农村斗争的实际。他现在还住在乡间,一面养病,一面向农民学习。现在我们作家大多住在乡间,离农民不能说是不近。但还要在生活感情上更密接一步,最好是在附近的基点村中参加一部分工作,一面搜集农民的翻身歌谣、戏剧,把他写下来,一面帮助干部写作,自己也写作。要虚心但也莫太矜持,把写作不全看做个人的成败,而作为推进翻身运动的战斗的一个方面,从写作中尽自己的力量。
无数的李寄和无数的赵树理分头并进而又携起手来,我们边区的翻身文艺也许就会突飞猛进起来,克服掉落后的现象了。是不是这样呢?我们坐在编辑室里说得未必对,大家来讨论一番吧。但,讨论是讨论,更重要的还是动笔写。副刊开着门,欢迎写翻身!

“戏还是不唱的好” ——杨主席和王村长的谈话

第3版()
专栏:

  “戏还是不唱的好”
——杨主席和王村长的谈话
毛茂春
刚出门走了二十里,天就下起雨来了。我们艰难地爬着一架大山,好容易上了山顶,仍然无处可宿,又上上下下地跋涉了十多里才到了一个村子——神头岭,这个村属山西潞城管,曾经是敌人的据点,去年才解放的。大家的衣服都湿的不成样子,污的鞋袜已分不清楚了。
村招待所的同志给拿来柴,杨主席的警卫员把火生着,饲养员和别的几个同志都烤起火来。警卫员放亮了嗓子给杨主席说:“把衣服脱下来换一换吧!把鞋也烤烤!”杨主席说:“这不要紧,还是先找村干部谈一谈吧!”
村长来了,他的名字叫王强,他说话的声音很响亮,正适合杨主席听。
王强并不知道和他谈话的是谁。杨主席很详细的问着村里的情形,还问到这会老乡一天三顿吃的是什么饭。王强从敌人统治说起,说到咱们的军队解放神头岭,群众翻了身,直到搞生产、运输,全村赚了大洋二百多万元,买了十一架轧花机………越谈越高兴,高兴的发出哈哈的笑声。
王强说:“微子镇和周围四五个村子翻了身,都叮帮叮帮的唱戏;这村的群众都说:光他们能唱!?咱也唱。翻了身啦,赚了钱啦!还能不好好乐一乐?黎明剧团要从这里路过到府(潞安府),我们已和他们订好了,戏价三万块,不是下雨时今天就唱呀!”杨主席仍然是笑嘻嘻的,两眼盯着王强,但是额上却轻轻地集起了些皱纹。这时候他轻轻地开口了:“戏还是不唱的好。你算一算吧!戏价三万块,连吃带喝又得三万块吧?这村唱戏别村一定要来看,差不多就得家家待客,待客又得吃好的,这又得三万吧?你想:这十来万拿去作运输又能赚多少?”王强说:“老百姓见别村唱就非唱不行,要不是翻了身吧,谁还有这心思!?”杨主席说:“你给大家解释解释,就说:咱们要和别村竞赛生产。竞赛节约,不要竞赛唱戏。等咱们自己搞起了村剧团,再好好唱。现在他们唱戏,我们去看看就可以乐了。我们把这笔款拿去生产、生产、再生产,等大家丰衣足食的时候,那就真乐了。让大家想想看那个合算?我想:你给大家好好说一说,要从远处着想才对。”王强满口接受。
杨主席又笑着说:“这是我个人意见,如果大家一定要唱,那也就算了。你不认识我吧?我姓杨,你把我的意见给大家说一说。”
说到这里,王强不自然起来,他立起来看了一下墙上的一张边区政府的什么布告,然后带着一种惊奇的样子说:“啊!你是杨主席吧?”杨主席笑了,屋里的人们都笑了。王强说:“这………咱就不知道,看着实在和民校挂的那像一样,可是没敢说。我给你去做点面吧!别吃这小米闷饭啦!你看这下雨天,连些豆腐也割不上,……”他把最后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大家让他还是坐着,他刚坐下又站起来。他的话停止了,杨主席说:“不要这样,我吃这个就好,我和大家一样,大家吃啥我吃啥,再说,拿上米票兑面是不允许的,执行制度应该从我先执行起。”

表翻身(快板)

第3版()
专栏:

  表翻身(快板)
梅村
俺名马春旺,今年三十三,
当了半辈子穷光蛋:
八岁殁了爹,十岁娘归天。
东流浪,西流浪,
没吃没穿为了“要饭”到处窜。
大户门上溜,小户门上串。
小户没啥要;
大户,狗咬,主人白眼翻,
恶声骂,大声喊,
唾沫星子淹瞎了俺的眼。
有一次,财主门上串,
门里放出两条狗,
把俺按倒腿朝天,
撕碎了衣裳,撕掉了肉,
财主在一旁哈哈笑的欢……。
十二岁,给王拐子家把羊拦。
一天到晚不得闲。
东山走,西山转,
光着脚板没鞋穿。
圪针扎破了脚底板,
石头碰烂了脚指尖。
肚子饥,口里干,
十冬腊月穿单衫。
北风钻进皮肉里,
全身上下打颤颤。
羊儿喂的肥又胖,
主家硬说瘦成干。
不是打来就是骂,
时常不准把饭餐,
有一天,主人说羊没吃饱,
俺说:你看肚子圆。
狗日一听发了火,
一巴掌打肿俺脸半边。
 
十八岁,当长工,
马二爷家渡过了十五年。
十五年,五千四百天,
星星没落就劳动,
星星出来才回还。
白天地里把活做,
到夜里,喂驴喂马不得眠。
累断了脊梁骨,
身上汗流干。
打下的粮食多似土,
摘下的棉花如雪山。
主家吃稠俺喝汤,
主家穿棉俺穿单。
年年到头把工钱短,
说是短下明年一起还,
掌柜不会亏伙计,
短欠给你上利钱,
一年一年赊下去,
到头来短下五年工钱没给俺。
跟他要,他翻脸,
反说俺穷疯讹他不长眼。
 
想起过往事,真使俺心酸。
多亏来了共产党,
秋天领导俺把身翻。
多年恨,一齐翻,
俺一家一家去串连,
诉了苦,伸了冤,
算了血账,退了现钱。
还分到好地五亩二,
雪瓦楼房整三间,
黄牛一头、羊一只,
麦子一石五,小米八石三,
又有桌来又有柜,
单衣棉衣新崭崭………。
 
九月里,菊花鲜,
俺红红火火把家安。
自由恋爱找对象,
娶了个老婆叫马秀娟,
手脚伶巧劳动好。
文化水准也比咱沾。
两口子,喜心间,
齐心合意种地又纺棉。
 
十月的太阳暖洋洋,
民主选举闹翻天。
俺老婆选进妇救会,
农会副主席选上了咱。
吃穿不愁成了家,
又当了干部站在人前。
东海岸升起一盆花,
花朵儿落到了俺家院,
毛主席恩德比天大,
俺一生一世要听他的话,
他说自卫俺去打仗,
他说生产俺下劲干,
打垮老蒋闹好生产,
咱翻身的日子才长远。

老百姓的心 临漳翻身杂记

第3版()
专栏:

  老百姓的心
临漳翻身杂记
在我参加翻身队去临漳发动群众的工作中,使我亲眼看到了老百姓的心:
枪毙纸人
天下着细雨,章里集,北东坊十几村的老百姓,在开联合斗争大会,控诉汉奸张兆兰的罪行。张逆曾当过伪区长,几年来仗着敌人势力,奸淫、抢杀无所不为。光南东坊的老百姓,就被残杀八十多人。当人们诉苦的时候,男女老少蜂拥在主席台上,诉成一片,哭成一堆,要求枪毙汉奸张兆兰。可是他早逃跑了——在漳河南蒋占区当老蒋的走狗,怎么办呢?大家就糊了个纸人,写上汉奸张兆兰的名字,把它拿到街上游行后,民兵们集体枪毙它,这样才算解了点人民心头之恨。
每天给毛主席磕头
三区的人一提起老张欣,没一个不知道,他讨了一辈子饭,现在翻身了,有了房,有了地,生活过的很好。他常对人说:这是毛主席救了他,一定要报报恩。可是又不能到延安去,于是就买了个毛主席像挂在家里,每天总要给磕个头,要不然他就吃不下饭。
翻身队带有“法宝”
谷子、盐食等十余村,紧靠磁县,过去是两不管地方,不纳粮,不缴款,日寇占临漳时,曾用坦克攻、大炮轰,也没打进去。土匪郭清也来打过几回,结果都碰得头破血流而去。这次该县其它各个村都翻身了,就剩下这几个村还没动,翻身队的同志们都说要去打开群运的局面。周围村的群众都说:“那地方人野蛮,不好惹,还是不要去吧!”可是翻身队还是领着人去了,也没打,也没攻,就进去了。因为翻身队的同志们能为广大受压迫受剥削的人民服务,吃苦耐劳;因而他们走到那里,那里的人民就拥护他们。只花了十几天的工夫,就把那十几个村的群众都发动起来了。老百姓说:“翻身队是毛主席领导下的,带的有‘法宝’。”

财物还家

第3版()
专栏:

  财物还家
(陵川城关翻身果实展览馆速写)
华惠
元旦那天,天气和暖得像春天一样,人们成群结队,涌进庆祝翻身胜利的会场。每一张脸上都挂满了笑容,故事在宽阔的会场上表演着。
大会开始了,人们首先给抗属行礼,然后互相团拜,接着是时事报告和翻身总结。报告完毕,人群一批批的涌进翻身果实展览馆。馆内右边一排桌上用铜元摆成了“庆祝翻身胜利”六个大字;左边三个桌上摆满了锡铜供器。走廊里正放送着悦耳的音乐,这是从汉奸杜明甫家中搜出来的那架留声机里发出来的。
走进银元银器展览室,琳琅满屋,团团的元宝,白花花的现洋在四张方桌上摆成了“翻身斗争果实”的字样。后一排桌上全是手饰。一个妇女站在摆有耳坠子的桌前,赞叹地说:“咱见也没见过呀,不用说戴了。”靠东北角的桌上,放着一挺机枪,几支插有刺刀的步枪和好些手榴弹,这都是用斗争出来的银元买的。翻身农民用它们保卫着胜利果实!
拐过一个墙门,成群的黄牛和黑驴在那里拴着,一个老汉正在端详着一只老犍说:“分到这头,犁地可顶事啦!”他又认真地数了数:“哎呀!四十八头哩!”
再往里走,一个大院里两条长绳十字交叉高高扯起,上面飘动着五颜六色的绸袍缎袄。在那件古式团花蓝缎袄旁边,一个老太太自言自语地说:“我要有这一身衣服装老就好了!”女人们都在端详着这些漂亮的衣服,脸上流露着喜悦,因为这些东西将都属于她们。
此外,还有油漆红桌、凳、椅、柜和农具、粮袋、衣物………把展览室里挤得满满的。人们出来进去,川流不息,边瞧边赞赏着议论着:“可是些好东西哩!”“狗日的老财真会享福!”“这些原本是老财们刮走咱们的,现在又该拿来还给咱们啦!”
当我走出展览馆的门口,我看见那些刚走出来的人们,脸上都像刚喝过几盅酒似的,又红又亮。是的,他们的心里充满了欢悦,他们已得到了胜利果实的酒浆。

编读谈心

第3版()
专栏:

  编读谈心
每当我们接得读者们对副刊的意见信时,高兴得如获至宝,因为那些意见给了我们很大鼓舞与教益,我们热诚而贪婪地希望着:能继续不断的获得你们的来信。
× × ×
肖健、秀山等同志说得对,过去副刊“对蒋管区比较公正的报张上的言论及通讯等转载得不够”,近来我们已在补救这一缺陷。打算今后不仅介绍一些蒋管区的公正言论,同时将转载一些国际上的公正言论及其它解放区的好文章。
× × ×
对学习及思想教育上的文章,过去确实登载得不够,我们也早已感觉到,十九日本刊已登出启事,征求这方面的文稿,望希大家共同努力把它搞起来。而且也不限于文章,讨论中有问题,学习中有好的经验,都可以和我们联系。席一根同志等问是否把学习和经济建设辟成专栏或专刊,目前尚不可能,将来看情形办吧!
× × ×
可风等同志提议使副刊成为文艺习作的园地,我们也有同样愿望,在这方面曾发表过些诗歌、戏剧、坠子、快板、小品及木刻等,只是小说不多,希望大家能创作些描写翻身和自卫战争中典型人物的短篇小说来,当然,好的长篇我们也欢迎。
× × ×
刘正一等同志都要求“书报评介”能经常有,我们要求是大家看了新的书报杂志后,能将自己的心得写来,我们自己今后也打算更多花力量去组织。
× × ×
王诚同志提出文章用地方语言来写,我们想:为了写出真实的人民生活来,在文艺作品中采用精炼的方言土语,那是可以的,也是欢迎的。但也要注意本刊是给全区看的,偏僻的土语方言太多,就容易使大家看不懂。
× × ×
排版要灵活,太“花梢”了不好。席一根同志这个意见很好,今后我们应注意,要作到清醒活泼,而不失其大方。
× × ×
我们要求来稿最好稿纸,(没有稿纸也要把行间空白留多点)字要写清楚,切忌两面写,复写的稿,希望字迹能清晰易看,作者签名不要草书连写。这样就可以使我们容易了解原稿的内容,编、改、排、校的时间都减少,也免得在你的心血之作中弄出错误。

拥护军属

第3版()
专栏:

  拥护军属(歌谣)
李帆作
锣鼓敲,秧歌跳,
拥护军属好热闹,
背的口袋担的挑,
一伙子男女过来了。
张大叔请来了,
又请来李四嫂,
王大伯、马二婶,
军属排成一条条。
妇女学生排成排,
举行敬礼喊口号,
村长就上前边跑,
担子就往面前挑。
猪肉割了一篮子,
白面拥护一大挑,
票子数了一搭子,
外带白菜和粉条。
 
张大叔、李四嫂,
你送儿子去参军,
你劝丈夫把名报,
保卫咱边区有功劳;
你不要礼物谁来要?
这不是往年送人情,
这是咱群众心一条!
说的军属们满脸的笑,
满脸红光满脸笑,
就把礼物往回抱。
 
光荣的牌牌门上挂,
又像是一朵牡丹花门前开,
又像是一杆红旗门前飘。
光荣的牌牌村村挂,
又像是鲜花遍地开,
又像是红旗满天飘。

《平原文艺》创刊

第3版()
专栏:文化消息

  《平原文艺》创刊
《平原文艺》创刊
冀鲁豫边区文联的大型文艺杂志《平原文艺》,已经在元旦创刊。这是由名诗人王亚平同志主编的。创刊号包括新诗、小说、歌剧、论文等二十余篇,颇为充实。
西满各界追悼王大化
西满文艺界及各界代表三百余人,于本月十二日假龙江县政府原址集会,痛悼人民艺术家王大化氏。又东北文工团决定设一纪念室,以纪念王氏。
(新华社西满十七日电)
东北出版事业发达
东北文化出版事业,在民主政府积极扶植下,正蓬勃发展。据东北日报上所载:出版刊物计有大型综合杂志《东北文化》,李则益主编的纯文艺刊物《文艺》,中华全国文艺协会东北总分会出刊的《东北文艺》,及专供青年、学生、店员阅读的《知识》半月刊等。此外,鲁迅文化出版社也于去冬在哈尔滨成立。该社专门推销文艺新书,并刊印文艺丛书及活叶文选等。
《北方木刻》将在上海出版
木刻家古元等集体编选的《北方木刻》,共计一百六十余幅,内容多为反映数年来之北方生活。其中包括三色六色套印十余幅,橡皮版精印,闻已在沪印刷,可于最近出版。该集将为我国出版木刻集中内容最丰富印刷最精良者。

中国军阀的赌博

第3版()
专栏:

  中国军阀的赌博
罗辛格著 刘柯译
罗辛格是美国的远东问题专家,外交政策汇报和新共和杂志的撰稿人,去年七月曾访问延安,后又来本区视察黄河故道,在美记者中观点比较公正。
——编者
在控制整个南京中央政府之国民党内部,有许多派系,彼此为个人而争权夺利。但要以中国将来之发展来说,唯一有意义的分歧是占统治地位之右翼与政治上脆弱的自由主义之一翼的分歧。国民党普通党员在这两翼之间,也有一些领袖人物对内战表示惋惜而希望和平建设,但在说他们的观点时,极端谨慎,对统治分子非常骇怕。
从南京形势的直接分析中,就可明显的看出,南京政府的领袖人物最主张对中共明张旗鼓来干的是陈立夫、陈果夫(国民党之台柱)、白崇禧(国防部长)、陈诚(参谋总长)及顾祝同(陆军总司令)等。要想使右翼领袖人物直接对报界明白表示他们的意见,非常困难,但他们在个别的问题上,有时表示得非常坦白。并且,不同意他们的消息灵通人士则可毫不迟疑的说明右派领袖人物的想法。从各方消息来源,都不难画出国民党统治集团之全貌,虽则这个图画不见得对每一个人的想法在细节上都能吻合。
极端保守分子主要论据也十分简单。他们说:“我们不能等待。打仗不好,但现在这种政治、经济及军事上的僵局连续下去,更不好。”他们以此种方法企图向反对战争或动摇的集团证明内战是对的,他们既然愿望建设,就得打破这种僵局。当问道共产党是否很快便可打败时,他们就会答复说,两个月到六个月就可结束。他们辩说,共产党虽具备他们向所未有的优良武器,但在东北败于四平街,在关里除非有时从国民党军队得到一些武器外,他们没有获得武器的地方。至于对和平解决的希望,他们说:“即使有协定,也无用处。何况,也不会有什么协定。”
实际上,可疑的是这些好战集团的领袖们,在多年经验之后,是否真正相信打败共产党会如是之快。他们大概是希望在短促的战役中,把共产党逐出华北华中的铁路区域和某些战略据点之外。这或者作为和平谈判之基础,但在巩固以后,便再接着来一次新的战役,进攻仍为共产党占有之地区。这是一种冒险的政策,谈和打互相交替,或者更正确一点说,是在同时进行只是在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程度的重点。
可是,这些军阀们并未实实在在估计一下他们自己的力量,因为他们把最近几年内即可发生苏美战争的希望作为他们战略的基础。一个反对内战的官吏对我说,军人阵营里可以分成两个集团:第一种人相信内战是确定的,但不是从苏美关系来着眼的。这些人常常是各省的高级将领或下级军官,也就是处在实际内战前线上的。也有些人只简单的把内战当作对共产党地区的抢粮或扰乱秋收。第二种人是深深的意识到苏美关系,并且认为假如中国有内战,美国和苏联就真会打起来。据说这一集团包括大多数的高级将领。特别重要的就是这些人并不简单是苏美战争的被动的受惠人,他们把以内战的威胁而引起的苏美战争,简直当作他们自己的利益。
在反内战者当中,有如立法院长孙科,国共谈判的重要人物邵力子等人,这些人知道假如内战蔓延下去,中国之经济问题便会非常严重,也有军人包括冯玉祥及其他等人。虽然在这些人中间比诸胶织在一起的右翼集团中间有着更多的分歧之点,但也可举出他们意见的全貌。虽然自由主义分子为数不少,比诸在美国一般想像者为多,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即缺乏决定的力量。文人不管位置有多高,在反动的大海中,还只是些个人,而进步的军人在过去早已被政府剥夺了军权。
他们以经济的理由反对内战,认为军事冲突扩展下去,会造成极度的紊乱。一个经济官吏对我说:“我知道工商人士觉得怎样………真正和平一旦实现,我们的困难大半便可解决。”宋子文的地位有些模糊不清。无疑问的他害怕内战,但同时,他推行为内战所必须之经济对策——如征收粮食以代地亩税,并且为军阀所统治的政府从美国获取更大的援助。
对打败共产党的可能性上,国民党自由主义分子和军阀有尖锐的不同。他们相信,即使共军从某些铁路区域及战略据点被排斥出去,但仍可在任何一地前进。而且自由主义分子更相信任何个别成功的价值,都远抵不过因大规模战争而削弱政府的结果。他们想,五六个月之后共产党的问题在中国还是依然如故。他们有一个人对我说:“中国喜欢和平民主,但不需要共产主义。假如战争继续下去,共产党是不会被消灭的。假如战争和紊乱继续下去,共产党还会更多。”
对于苏美关系将来的看法。自由主义分子和军阀也不相同,他们认为右翼分子估计错误。大多数人都认为美国会继续在内战中援助中央政府,有些人认为会停止,或表示怀疑。但是都相信即使有苏美战争的话,也要比军阀们所预料者远得很多。一个官员在接见我时,他说:“斯大林是个痛快人,假如因美国认为苏联进得太多,似乎是要发生战争,也就会让些步。也许在十五年或二十年内会发生战争,但他不会很快的。”
另一自由主义分子很肯定的对我讲:“军阀们认为继续内战就可激起苏美冲突。他们认为这样就可加强他们在中国独裁专制的力量,这是他们的一个希奇的幻想,我认为不会有苏美战争。苏联与美国之间有矛盾那是事实,不过美苏两国人民皆不愿战争。”一般的国民党自由主义分子都赞成苏联与美国有亲密关系。他们不要把中国作为两强的战场,但希望与双方皆极友好,进行和平建设。
在这种情况下,关键的问题之一即决定蒋介石的态度。一个人实在很少听到他的意见,这一方面是因为政府的首脑常常比他的属下要离得人们远些,一方面也因为在中国这个政府也没有把政纲向人民详细的说个清楚的必要。但有一个事实,不要弄错,就是蒋介石是政府的统治人物,在一切人之上。例如人们常讨论或预测马歇尔或中共代表周恩来的态度,但根本没有人问一问政府代表徐永昌想法如何?这是值得注意的。道理很简单:每个人都晓得只有蒋介石的想法才算数。
蒋介石的思想,可是也能从他属下的行动中,从他在六月中旬亲身提交马歇尔转达中共的非常强硬的条件中推论出来。一般认为今后将以现款缴税,而蒋介石却亲身决定以实物征收地亩税,这也是人人皆知的事。以实物收税为的是可以从农民获得粮食供养军队。从各种事实来看,蒋介石的观点早已就是右翼的观点,他自己和南京政府和国民党内好战分子们也是一而二,二而一,下这样的结论,大概是合乎道理的。
虽然美国声明的政策是有条件的,即在中国获得和平民主统一的程度上援助中国,但时局发展的钥匙是操在美国政府之手,因为美国的物资援助加强了主张内战的一派。国民党的两翼、共产党、第三党之自由主义分子及无党无派人士的相互行动,大都是在美国政策的框子之中。这样就使美国担负一种特殊的责任,使美国的政策能有效的促进内部和平,而不是扩大中国内战,就成为更加重要了。 (原文载美国新共和杂志)

图片

第3版()
专栏:

美国政府当局对中国人民说:“让我来扶你起来!”
(转载自美国纽约下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