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政府力推“喝砒霜防新冠”背后,遍布全球的 200 亿商业帝国

老资料网 所属频道:健康咨询

本文作者:Origami

「早上一杯小砒霜,疫情期间保健康。」

用喝砒霜来抵御新冠病毒,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政府权威对所有国民提供的官方建议。

2 月初,印度卫生部建议:预防新冠肺炎,除了要注意日常卫生细节,最好每天空腹饮用一杯「砷蛋白 30」药液。

这种官方推荐的药剂成分相当简单,就是将我们熟知的砒霜,也就是三氧化二砷高度稀释后的产物。但操作不当极易使人丧命。

至少这玩意比牛尿好喝(YouTube 视频截图)

有趣的是,和印度特产牛尿牛粪这类腌臜物不同,这瓶小砒霜是正儿八经的「西方医学」——顺势疗法。

顺势疗法:小罐药,大师造

顺势疗法(homoeopathy)自诩和临床医学这种「对抗医学」不同,讲究顺势而为,把疾病当做顺毛驴。

核心原理为原汤化原食,致病物即为解药。已经传承了近三百年,是已经被 WHO 多次警告无效的伪科学。

18 世纪时一名叫山姆·赫尼曼的德国乡村医生在翻译草药书时,无意发现一种金鸡纳树皮可以治疗疟疾。在经过尝试后,他发现常人喝下会高热头痛的树皮汁真的能疟疾患者痊愈。

赫尼曼得出结论:既然常人喝了会发烧,病人吃了会痊愈。这说明这种草药能诱发疟疾,也能治疗疟疾。

其实有效成分是奎宁(YouTube 视频截图)

就此,他提出了顺势疗法的核心原理:致使发病的物质,经高度稀释后就能治疗该病症。并用尽一生心血编写了一本《顺势治剂药典》,为顺势疗法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和实验基础。

印度卫生部提倡的「砷蛋白 30」也来自于这本著作,书中记载:「剧毒的白砷进入人体中能让人呼吸衰竭而死,那么高度稀释后就能治疗呼吸系统疾病。」

而且与传统药剂剂量越高效果越猛不同,顺势疗法主张稀释的浓度越低,药效越好

顺势疗法中将稀释一百倍称为一个 C 单位,2C 就是稀释一万倍。而大多数药剂都是 30C 起步,这浓度相当于把一撮盐扔到海里。

按照现代化学的理论,这种稀释度的溶剂里基本不含任何添加药物的分子,喝药其实就是在喝水。

30C 的稀释度(YouTube 视频截图)

一门基本喝不死人又理论貌似完整的疗法堪称忽悠典范,这也赋予了它苟到现在,传遍世界的独到属性。

印度:医疗荒漠里只会长出荆棘

顺势疗法在印度这个「神仙打架」的国度堪称如鱼得水。

为了适应国情,顺势疗法对理论进行了系统化升级。他们不再突出强调药物的治疗作用,而是更多地突出「媒介」概念:

高度稀释的药物仅是调动心灵力量的钥匙,真正治愈疾病的是你自身的能量。

「懂事」的新理论极其符合印度传统医学的口味,他们把这位小老弟儿作为「来自西方的同道」欣然纳入圈子里一起发财。

印度政府曾骄傲宣布「顺势疗法已经很好地融入了我国的根源和传统。」

顺势疗法在印度医疗中的地位堪称独一无二。印度共用七大国民医疗体系,而顺势疗法就是其中之一,与现代医学平起平坐。

阿育吠陀疗法极其强调心灵力量(图虫创意)

但它之所以能在官方民间两开花,还是因为印度的现代医疗实在有点拉胯。

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印度每 10 万人中只有 48 位医生,为数不多的医师们也都聚集在富裕的区域。

WHO 专家就曾表示:「在孟买,每 250 人拥有一名医生。但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农村,则是一个医生在负责一万人。」

在公卫系统的全面溃败下,医疗荒漠注定长满荆棘。选择廉价亲民的顺势疗法变得顺理成章:一位顺势大师的诊疗费用,还不到正规诊所的一半。印度政府官网显示,超过 10% 的国民完全依赖于顺势疗法。

同时,在印度成为一名顺势医疗医师,仅需要三年的培训就能持证上岗。哪怕是一个低种姓,只要能成为「医师」,回到乡里都可能是绝对的医学权威。

极具性价比的「财富密码」让无数人趋之若鹜。

印度的顺势疗法医生从 1980 年的 105,000 人增加到 2010 年的 246,000 人,现在还以 25% 的速度增加。顺势疗法医院的数量更是已翻了四倍。

印度顺势疗法药房(来源 Wikipedia)

甚至,这些三年毕业的大师们和临床医生拥有几乎一样的处方权。1996 年印度最高法院就裁决了一名擅自对患者使用了抗生素致其过敏死亡的顺势疗法医师。

即便有前车之鉴,印度的交叉执业现象仍极其严重。根据第 52 轮印度国家样本调查,能开具药物的医生里,真正接受过临床医学教育的不到 10%。

其实印度的魔幻医疗只是不发达国家中的较突出典型。顺势疗法在很多公卫系统落后、医疗资源窘迫的国家都混得风生水起,比如墨西哥的顺势疗法国民使用率高达 26% ,远甚于印度。

但如果单纯以为顺势疗法只能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混口饭吃,那就大错特错了。

在发达国家,顺势疗法活的更加滋润,甚至还躺在很多西欧国家的医保里。

高价水打造的 200亿商业帝国

就西方国家而言,顺势疗法换了套打法:宣称自己在临床医学以外自成一派,是来自远古的智慧,可追溯到古希腊时期的传统医学。

针对现代医学理论的发展和细化,顺势医疗则巧妙的把自己放在科学和玄学之间范畴,道高一尺,魔高一尺半就好

例如当学者们以现代化学的分子理论指出其药品与水无疑时,顺势疗法就提出「水记忆」学说,认为药品在稀释后留下比分子还小的影子,改变了水的记忆,拥有药品记忆的水就有治疗效果。而你们现代医学对水的作用一无所知。

和「水知道答案」的梦幻联动

(来源 Wikipedia)

甚至他们也会「蹭热点」。在干细胞研究有所突破后,顺势疗法就巧妙的将调动「调动心灵力量」更进一步为「激发自身干细胞活力与免疫力量」。

在自己的主场,顺势疗法玩的就是一个疗效,一个口碑。

就德国的调查报告显示,有 60% 德国人接受顺势治疗但只有 17% 的人知道它的原理。其他大都是父母亲戚朋友等介绍来的。这项调查也显示,患者普遍觉得顺势疗法医师能带来物美价廉的优质服务。

为了让患者感到舒适和物有所值,顺势诊疗往往夹杂着诸如催眠、冥想、精油按摩等其他服务,一次就诊会持续几个小时,收费也只有常规医院的一半。

顺势疗法诊所(来源 Wikipedia)

而BMJ的一个系统评价显示,德国医生在患者身上花费的诊疗时间平均 8 分钟,美国稍好些,但也仅 20 分钟。

在对顺势药剂的药效审核方面,权威机构似乎也并不感冒。

欧盟对成员国要求,确保顺势疗法产品(口服或外用)可以在没有治疗功效证明的情况下进行注册,前提是必须进行充分稀释以保证产品的安全性。

美国 FDA 对顺势疗法药物的态度也极其暧昧。一方面,FDA 申明:顺势疗法产品都没有经过批准,任何在美国销售,标有顺势疗法的产品,都未经 FDA 评估其安全性或有效性。另一方面它也声称:FDA 最关注的是患者安全,循证药物审查只能确保顺势药品生产过程中的安全性不出差错。

FDA 官网截图

换句话说就是,成分有毒,害到人请找我,卖高价白水骗傻子我管不着。

目前,美国顺势医疗产业已超 200 亿人民币。

全世界的跗骨之蛆

美国顺势疗法学会官网虽然表示顺势疗法仅可用于急性自限性疾病和慢性病,但他们也声称患者只需要接受顺势疗法就可痊愈。

就此造成的延误治疗屡见不鲜,患病儿童更会因此死亡。

2009 年,一个患有湿疹的四个月印度女婴被父母以毫无作用的顺势疗法治疗,五个月后在免疫力极度低下中因眼部感染去世,父母被判过失杀人罪。

2017 年,一位 7 岁的意大利男孩用顺势疗法的糖球塞进耳朵治疗中耳炎,最终因继发脑炎死在了救护车上。

而顺势疗法药品本身也有问题,许多顺势药品都是以剧毒物为原材料,如砒霜、水银和颠茄等。尽管宣称着 30C、40C 的稀释量,但真正稀释了多少只有它们自己清楚。

近年来美国已经出现了 130 多例使用顺势疗法感冒药后嗅觉丧失的医疗病例,根据 FDA 警告,一种含有颠茄成分的出牙片直接导致了 8 名儿童死亡。

FDA 对顺势疗法药品的警告(FDA 官网截图)

在利益面前,顺势疗法的鼓吹者们越来越激进。甚至违背「祖宗遗训」,公然搞反智主义:

顺势疗法祖师爷明确记录绝不能以顺势药物「结节」代替疫苗,但后来的从业者显然已选择性遗忘。

2019 年,《每日电讯》的一项调查性新闻报道,顺势疗法医生正在积极劝阻患者接种儿童疫苗。

今年 4 月,Nature就对疫情期间群魔乱舞的怪象发文痛批,呼吁各国应坚决反对伪科学。

Nature 官网截图

但现实总是无奈,诸如印度、墨西哥等国,一旦禁止顺势疗法势必带来大规模的医疗坍塌。但若不壮士断腕,顺势疗法就可能上演劣币驱逐良币的戏码。

在发达国家,顺势疗法也根深蒂固到尾大不掉。甚至还会出现了科学界与国民间对立的荒唐局面。

2017 年,英国国家卫生总署(NHS)明确将顺势药物划入「药品黑名单」。但一次抽查显示英国全科医生在 2019 年还是开出了 2165 份顺势疗法处方。

在瑞士,政府于 2005 年以无科学性和具体疗效将顺势疗法从医保体系踢出,但 2009 年全民公投又把它投了回来。据《瑞士资讯》,尽管瑞士科学院已经发布了顺势疗法无效的声明,但按照全民民主的政治制度,政府不得不认下顺势疗法在医保中合法药物的地位。

所幸的是,在中国,这个外来的和尚并不好念经。

2013 年 3 月 27 日,美国顺势疗法康复中心涉嫌虚假宣传,及被诉实为传销组织。但是,我们还能在一些地方发现它的蛛丝马迹。

国外传销公司产品(某电商平台截图)

说来可笑,按照顺势疗法理论,医院厕所可能会摇身一变成为最创收的「科室」:

那里富集着各种疾病患者的排泄物,可谓是包治百病的「天材地宝」。(监制:gyouza)

题图:Wikipedia

参考资料:

1)Tuomela, R (1987). "Chapter 4: Science, Protoscience, and Pseudoscience". In Pitt JC, Marcello P (eds.). Rational Changes in Science: Essays on Scientific Reasoning. Boston Studies in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98. Springer. pp.83-101.

2)Smith K (2012). "Homeopathy is Unscientific and Unethical". Bioethics. 26 (9): 508-12.

3)Baran GR, Kiana MF, Samuel SP (2014). "Science, Pseudoscience, and Not Science: How Do They Differ?". Chapter 2: Science, Pseudoscience, and Not Science: How Do They Differ?. Healthcare and Biomedical Technology in the 21st Century. Springer. pp. 19–57.

4) Ladyman J (2013). "Chapter 3: Towards a Demarcation of Science from Pseudoscience". In Pigliucci M, Boudry M (eds.). Philosophy of Pseudoscience: Reconsidering the Demarcation Problem.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pp. 48-49.

5) Hahnemann, Samuel (1833). The homœopathic medical doctrine, or "Organon of the healing art". Dublin: W. F. Wakeman. pp. iii, 48-49.

6) Shang, Aijing; Huwiler-Müntener, Karin; Nartey, Linda; Jüni, Peter; Dörig, Stephan; Sterne, Jonathan AC; Pewsner, Daniel; Egger, Matthias (2005). "Are the clinical effects of homoeopathy placebo effects? Comparative study of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of homoeopathy and allopathy". The Lancet.366(9487):72632.

7) Ernst, E. (2012). "Homeopathy: a critique of current clinical research". Skeptical Inquirer. 36 (6).

8) https://undark.org/2020/03/16/homeopathy-globuli-germany/

9)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07)61709-7/fulltext

10) https://www.fda.gov/drugs/information-drug-class/homeopathic-products

11) "Swiss recognise 'alternative' medicine – for now".

12) Swissmedic: Rules for homeopathic medicines.

相关历史文章

新研究:扔掉的垃圾会回到你的肚子里,并且影响营养吸收

新冠疫情再度席卷欧美,疫苗研发进入最后冲刺

怎么减少打呼噜?试试这套口腔肌肉“健身操”吧!

患癌20年,八旬院士至今无复发,医生:他的秘诀竟然不花一分钱

喀什地区疏附县又检出137名无症状感染者 均与三村工厂相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