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大学时代 《头号人物:普京访谈录》节选

    普京:我们年级共有100人,只有10个人是直接从学校录取的,其他人都在军队中服过役。当时,对我们应届中学毕业生来说,每40个人只能竞争一个名额。我的作文得了四分,其他成绩均是五分。于是我被录取了
    我的学习很好,在校期间没有承担社会工作,不是团干部。
    在大学期间,我的动因和价值观发生了变化。我将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运动已经是第二位的事情了。当然,我仍然坚持锻炼,还经常参加全国性的体育比赛。
    1976年,我得了市里的柔道冠军。在我们队训练的不只是我这样的爱好者,还有专业运动员以及欧洲、世界和奥运会冠军。可以说,桑勃式摔跤和柔道方面的人才济济。
    在校学习期间,我达到了桑勃式摔跤的运动健将标准。两年之后,我成了柔道运动健将。
    有一次比赛令我终生难忘。那是我大学里非常要好的一位朋友参加的比赛。是我说服他参加柔道训练的,他后来的水平确实不错,还参加过一些重大比赛。在那次比赛中,他做了一个前扑动作,头磕到了地毯上,脊椎被折断,导致全身瘫痪。10天后,他在医院里死去了。这是一位杰出的小伙子。我迄今非常后悔说服他参加柔道训练。
    好像是在大学三年级学习的时候,我节约下食堂的饭票,给母亲买了一张彩票。结果,她赢得了一辆“扎波罗热人”牌小汽车。
    如何处置这辆小汽车,我考虑了很久,因为我们家当时的生活并不富裕。我曾在建筑队打过一段时间的工,才买了自己的第一件大衣。这是我的第一件像样的大衣。家里的钱经常捉襟见肘。在这种情况下决定将这辆车给我用是绝对不明智的做法。如果将车出售,至少可以得到3500卢布,可以贴补一下家用,但父母决定让我奢侈一把。我开上了“扎波罗热人”牌汽车后,一直对此事守口如瓶。这辆车与我形影相随,在参加军队预备役集训班时也开着这辆车。
    问:大学时代正是浪漫的季节。您有罗曼史吗?
    答:谁没有过呢?但并不是严肃认真的。只有一次是例外。
    问:初恋?
    答:是的。我同她还考虑过结婚的问题。
    问:这是在什么时候呢?
    答:是在我正式结婚前四年。
    问:是什么妨碍你们走到一起呢?
    答:有点事。当然是男女之间的私情。
    问:谁决定分手的呢?
    答:是我。这一决定是我作出的。我们已经递交了结婚申请。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双方父母都置办齐了结婚用品:戒指、礼服、婚纱……这是我一生中最困难的决定之一。我痛苦极了。在别人看来,我简直混蛋透顶。但我决心已定:与其今后双方都痛苦,不如现在就分手。
    问:这就是说,在举行婚礼的时候,你跑掉了?
    答:是的,几乎快举行婚礼了。当然,我哪里也没有跑。我只是向她说明了我认为应当说明的真相。
    问:你不愿谈这方面的事吗?
    答:是的,这是一段非常复杂的事情。事实就是如此。当时的确非常痛苦。
    问:您不后悔吗?
    答:不后悔。
    普京:在大学的这些年里,我一直期待着我在克格勃接待室中见到的那个人能记起我。当然,他们早已将我忘到了脑后。
    四年过去了。没有得到任何音讯。我心想,这个梦想也许就到此结束了。我开始考虑其他的工作方案。
    但在大学四年级的时候,来了一个人找我,建议见见面。当时,来人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但我一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来人说:“这次来是关于你今后的分配问题。想同你谈谈这方面的问题。但我暂时不能告诉你确切分配去向。”
    我当时就猜到了。既然不能告诉分配去向,这就意味着是我梦寐以求的那个单位。
    我是从关于间谍工作的浪漫故事中了解克格勃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是苏联爱国主义教育的成功典范。我上大学的那年18岁,毕业时23岁。  (三)

英情报人员巧获俄‘免费奶酪’

    【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3月2日文章】题:最廉价的秘密  副题:俄数万名前军官为英国情报部门所利用(作者  奥莉加·鲁班)
    原编者按  俄罗斯军队最近发生的事是由军队裁员引发的。数万名军官一时间无处可去,他们当了一辈子军人。从人道主义讲又不能把他们马上赶出军营,起码得教给他们一些最基本的民用技能。但是让这么多人军转民,国家不仅缺少经验,更缺乏资金。
    1995年英国国防部主动向俄罗斯伸出援助之手。他们说,我们不能眼看着你们没钱而一筹莫展,看在上帝面上,干脆从我们这儿拿些钱吧。于是1995年底俄罗斯出现了七所由英国人出资兴建的退伍军官再教育培训中心。退下来的军官军转民国家没花一分钱。只是在得知这项俄英再教育培训计划的协调人马克斯韦尔·帕特里克·贾丁还“兼任”英国军事情报部门工作人员时,国防部才想起了这份免费奶酪……
    从这个英国人设培训中心的地点来看,他感兴趣的不是军官们的需要和贫穷,而是俄罗斯大型军事基地和战略军种驻地。太平洋舰队基地符拉迪沃斯托克、生产潜水艇的索尔莫夫斯基工厂所在的下诺夫哥罗德、波罗的海舰队旁边的喀琅施塔得、1994年从东欧撤回的两个空军师现在所在基地伊万诺夫等地如今都开设了培训班。选择顿河畔罗斯托夫也绝非偶然,那是北高加索军区(目前唯一的作战军区)司令部所在地,从那里可以了解许多他们感兴趣的有关高加索、在车臣作战的俄罗斯特种部队的情况以及俄罗斯南部边界反导弹防御系统的情况。莫斯科郊外晓尔科沃的“学员们”分别来自于兹韦兹德镇、契卡洛夫斯基军用机场、操纵宇宙探测卫星的航空航天部队、情报总局部队、国防部最大的第四研究所、加加林莫尼诺科学院、科罗列夫斯基飞行管理中心……
    国防部在谈到这位英国人如何“占领”俄罗斯时说:“他急切地冲向下诺夫哥罗德。又突入捷尔任斯基,因为旁边就是阿尔扎马斯—16——我国核弹头的生产基地。哪儿有缝,他就往哪儿钻。”
    贾丁先生从履历表上了解学员的任职情况,在哪儿当兵、有何军事技能、掌握哪些技术。而给这些学员开具的介绍信上又都有部队的番号。
    履历所提问题并不带什么恶意。但可以据此弄清许多情况。哪些军队部署在哪儿,哪些部队被裁减、解散、合并或是换防了,哪些基地废弃了。哪些技术设备装在哪儿(比如,专家们可以通过计算机判定,某部队的某位军官曾接触过哪种类型的核弹),这些设备是否正待更新等等。几十份这样的履历可能没什么用处,但成百上千份的履历经过专家的分类整理就可能变成记载俄罗斯战略军种和整个俄罗斯军队现状的详细资料。而且不只是履历表,贾丁先生本人同培训班的学员们也常来往。
    国防部是两年半以后才从联邦安全局了解到这位贾丁先生的主要职业的。在此期间有4000多名飞行部队、导弹部队、反导弹防御部队、潜艇部队等专业部队的军官接受过培训。
    最主要的是这位贾丁先生可以不受监督地出入于我们的军事基地和部队驻地,这些地方都是对外不公开的,这是任何一个“普通的”外国人可望而不可及的。
    谈到贾丁的行踪,培训班英方的组织者说:“他每月都要到所有这些地方走一遍。”
    ……四年半中英国为培训俄罗斯军官花费了大约750万美元。据贾丁先生对本报记者说:“这个数目根本不算大。”
    其实,对完全以私人身份办培训班的贾丁先生提不出任何问题。人家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只是绝好地钻了法律混乱和国家贫穷的空子。用特工部门的话说,他从事的是“合法的间谍活动”,而办培训中心则是他成功而特有的掩护身份。

普京娜选择‘奈娜式’第一夫人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