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英国大学生心理障碍探析

    【英国《卫报》3月14日文章】题:泪水和恐惧增多(记者  伊莱恩·威廉斯)
    这一天,莱斯特大学法律系秘书芭芭拉·古德曼无论如何也不会料到,当她打开办公室的门时,迎面竟站着一个一丝不挂的男学生!然而,他不是在威胁别人,他只是精神完全崩溃了。芭芭拉没有害怕,相反,她对这个只是无法适应大学生活压力的“男孩”感到十分同情。
    芭芭拉把他视为日益增多的发生心理危机的学生之一。她认为,目前学生所面临的压力远远超出24年前她在法律系开始任职的时候。其中一些人找不到成熟的、能够给予安慰的人倾诉衷肠,于是他们向她求助。
    芭芭拉说:“他们进屋时会用十分轻松的口气说:‘如果你有空,我只想和你聊一会儿。’接着,突然间他们会痛哭流涕,他们再也承受不了了。他们大多数人认为,他们不是在应付学习问题,但学习会导致各种各样的问题,如人际关系、经济上的烦恼、父母的压力,以及对工作的担忧。如今,他们必须获得优等成绩学位才能得到一份培训合同。而我刚到这里工作时,不需要有优等成绩学位就可以(与单位)签订合约。”
    不过对于像芭芭拉这样直接与学生打交道的工作人员来说,学生随时可以得到帮助。
    调查结果表明,在1620名出现心理障碍的学生中,70%是二年级本科学生,72%的学生不到21岁。60%的学生感到“压力非常大”,或者由于担心他们自己缺乏管理和修完全部课程、确定任务的主次关系,以及合理安排时间的能力而感到“心烦意乱”。将近一半的学生担心自己不够自信,且在处理沮丧、压抑和情绪变化等问题方面能力不足。约有40%的学生为家庭和疾病问题所困扰。
    过去,大学辅导制度确保每个辅导教师能够与他的学生定期保持联系,并十分了解他们的状况,足以察觉他们是否有过度紧张的迹象。现在,教师与学生的比例急剧升高,这意味着辅导教师制度难以为继,学生可能在没有与辅导教师进行定期和持续的个人接触的情况下完成获得学位的整个过程。同时,经济压力迫使很多学生半工半读,以支付学费和生活费。此外,单元课程的引入导致各门课程接二连三地结束,考试纷至沓来,这就要求学生比过去更加独立,精力更加充沛。对很多学生来说,这些额外的压力会加剧心理失衡。

孤舟远航寻爱女

    【美联社圣迭戈3月24日电】孤身一人在海中搏杀的安德鲁·哈尔西希望他横渡太平洋的壮举能让他与女儿重聚。
    这位42岁的英国人是去年7月坐一条8.1米长的划艇离开圣迭戈的,本以为可以在8个月内结束1.2万公里的航行到达澳大利亚的悉尼。目前他已在太平洋上度过了9个月,但距目的地仍有8045公里。
    促使他这样做的是对女儿的思念。他已有7年未见到女儿了。为表达对女儿的思念,哈尔西把自己的划艇命名为“布里塔尼·罗斯”。
    哈尔西上次见到女儿布里塔尼时,她还是个小女孩,与母亲生活在艾奥瓦州。此后他一直未能找到她和前妻金。

奥斯卡颁奖花絮

              长篇大论
    【美联社洛杉矶3月27日电】像去年一样,人们根据开奖嘉宾就能猜出谁会在昨天赢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在西语影星佩内洛佩·克鲁斯和安东尼奥·班德拉斯念完最佳外语片的5个提名后,克鲁斯宣布奥斯卡得主是她的同胞佩德罗·阿尔莫多瓦尔执导的《母亲纪事》。出演了《母亲纪事》的克鲁斯在宣布得主时大声叫道:“佩德罗!”这一幕让人回想起去年索菲亚·罗兰在为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开奖时激动的措辞。
    阿尔莫多瓦尔用不太流利的英语做领奖发言,像他影片中的角色一样喋喋不休,他的发言超过了时限,颁奖之后的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他还在讲。班德拉斯只好用力拽了拽他的胳膊,开玩笑般地将他拖下了舞台。班德拉斯笑着说:“我把他轰下台是因为麦克风已经被切断了,而且电子提词机上还显示出‘你们滚下去’。”
              没完没了
    【路透社洛杉矶3月26日电】特里·帕克穿上了一件使人联想到珍妮弗·洛佩斯的礼服,因为礼服的开衩一直延伸到腰部,而他的搭档马特·斯通则竭力向人们炫耀他的胡须和一件粉红色的礼服,这件衣服与去年的奥斯卡最佳女演员格威尼丝·帕尔特罗当时的着装十分相似。衣着服饰最没有品味奖永远的得主谢尔穿着一件端庄、漂亮的黑色及地礼服。坦诚的谢尔负责颁发最佳电影歌曲奖。
    上述这些人在今天举行的颁奖仪式上均未得到任何奖项,但是他们滑稽的表演却缓和了闪闪发光的神殿礼堂内的紧张气氛——在长达数小时的颁奖仪式上,等待宣布获奖名单的紧张气氛使人们掌心流汗,获奖者流着眼泪向现场观众致辞,刚刚摘取奥斯卡桂冠的电影明星们则“没完没了”地念着他们需要感谢的人的名字。新旧难辨
    【美联社洛杉矶3月27日电】偷窃奥斯卡金像的盗贼不会再次得手。垃圾搬运工威利·富尔吉尔上星期在垃圾桶中找回的几十尊奥斯卡金像昨晚运抵颁奖晚会现场。金像装在一辆卡车中,由荷枪实弹的警卫押送。
    昨天颁发的奥斯卡金像新旧混合,有失而复得的,还有在第一批金像被盗后立即重新定做的。人们并不清楚哪些奥斯卡得主是带着富尔吉尔在垃圾桶中捡到的金像回家的。

奢侈广告片 贪婪摇钱树 外电认为奥斯卡宣传味太浓

    【德新社洛杉矶3月27日电】当所有那些衣着光鲜华丽、如群星般灿烂的男女演员们完成了自己的节目、赢得了该赢得的奖项、去参加各自准备的奥斯卡派对之后,全世界10多亿观众却搞不清在这三个半小时里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
    对于许多在今年收看奥斯卡颁奖典礼的观众来说,关于奥斯卡的第一印象就是精心布置的铺着红地毯的入口:全世界最伟大的明星们纷纷在这里登台,展示自己的风采和服装设计师们的杰作。
    面对着发狂的影迷和摄影师眩目的闪光灯,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谁能赢?”而是“谁为你设计的服装?”这种对形象的偏重并不奇怪。就连《华尔街日报》也把1927年设立的热衷为明星大作宣传的奥斯卡奖称作“耗资最大的电视专题广告片”。
    在宣布最佳特技奖时(许多人把这看作晚会的高潮),主持人比利·克里斯特尔唱了一段名叫《这就是奥斯卡为什么是冠军》的歌曲,以此向奥斯卡致敬。
    今年,在奥斯卡背后起主要作用的各大制片公司和著名制片人似乎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有关奥斯卡的宣传。
    这并不是偶然。尽管票房在去年创下了记录,电影业的革命却迫在眉睫:因特网和相关技术使电影人得以脱离那些传统的大公司独立拍摄电影、销售电影。
    大获成功的《女巫布莱尔》是独立电影人成功运作的第一个例子。几年之内,环球网就将提供一种新的销售渠道,从而动摇传统的电影运作方式。
    所以,已不再年轻的好莱坞需要奥斯卡能够给予的一切帮助。奥斯卡奖为制片厂和明星们带来的威望也许是他们在未来娱乐世界保住优势的关键。
    这台节目本身就是电影艺术和科学研究院的摇钱树。去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带来了3000多万美元的收入,这些钱几乎全都来自电视转播权。这就是为什么每位提名获得者和颁奖嘉宾都能获赠一个价值超过6000美元的礼包。
    如果说这场竞争因为缺少遥遥领先者或引起争议的大片而不够热闹,那么,老天就插手制造了一个值得编成剧本的故事。先是选票丢失,然后是55尊33厘米高的奥斯卡金像不翼而飞。
    不用担心,这里还是好莱坞,所以故事的结局总是大团圆。一个捡废品的老头发现了那些遗失的金像并在颁奖典礼上获得了一个荣誉席位和5万美元奖金。

乌干达焚尸案发现新证据 警方疑邪教头目蓄意谋杀

    【法新社乌干达鲁加济3月27日电】乌干达当局今天在乌干达西南部第三个邪教末日审判地的集体坟墓中挖出73具尸体,其中至少有20名是儿童。
    尸体是一具一具摞在一起埋在鲁加济临时墓地的。那片土地原属于“恢复上帝十戒运动”邪教组织的四位领导人之一多米尼克·卡塔里巴博。
    警方提供的尸体数目是66具。但法新社获取的一份文件表明:尸体数目是“26具成年女性、23具成年男性、10具未成年女性、12具未成年男性、2具身份不明”,一共是73具。
    现场一位医生说,有些尸体有刀伤,另外一些尸体的脖子上勒着打了结的布绳。
    【路透社坎帕拉3月24日电】乌干达警方今天说,他们又发现了153具尸体,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这些尸体埋在世界末日邪教使用过的一幢建筑物下面,上周该教的500名教徒葬身火海。
    警方说,这些最近被害、外形可怖的尸体是在布洪加找到的,那里距上周500名邪教教徒丧生火海的卡农古教堂约60公里。
    警方说这一发现使卡农古自焚案有了新突破,现在他们把它作为大规模谋杀案来处理,并说他们相信该邪教的头目们在逃。
    警方发言人阿苏曼·穆盖尼说:“所有的尸体都被怀疑是谋杀致死的。”他补充说,有一些是被勒死的。“其他人的腹部有伤痕,另有证据证明他
    
    穆盖尼说,“其中一些人看上去刚死不久,血还从伤口渗出,头上还有头发”。
    警方坚持认为在大火中丧生的许多儿童是被杀害的。他们说,看起来似乎是邪教头目们杀害了其所有的教徒。